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明正,你不喊暫停!?」吳定華見到場上的形勢倒向向陽,差距來到10分,心裡非常焦急,尤其比賽時間所剩不多,本來李明正已經準備邁步走向紀錄台,吳定華以為李明正要去喊暫停對球員下達指示,也趁機讓向陽高漲的氣勢降溫,心裡鬆了一口氣,沒想到李明正才跨出一步就縮了回來,神情淡然,好像場上現在領先10分的是光北不是向陽似的。

李明正輕輕地搖頭,臉上找不到一絲擔憂的情緒:「再觀察一下。」

在這場比賽大部份時間都保持沉默的楊信哲突然說道:「李光耀似乎有什麼辦法,所以才打出不要喊暫停的手勢。」

吳定華皺起眉頭,望向場上,心想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之下,又有什麼好的辦法?

向陽高中不負王者之名,短短不到兩分鐘就把氣勢從光北手中搶了回來,穩下節奏,在禁區連續造成光北的犯規,並且在罰球線上拿下分數,上一波進攻更是發揮出豐富的經驗與良好的默契,讓辜友榮上演一記精彩的空中接力大灌籃。

此時此刻,觀眾席上的向陽學生認定這一場比賽已經到了落幕的時候,就等代表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向陽高中將面露自信的笑容,接過那金光閃閃的冠軍獎盃,在明年一月底站上台灣高中籃壇最高的舞台,掀開向陽籃球隊新的史詩篇章。

每一個向陽學生臉上都帶著興奮的表情,萬分期待這一刻的來臨,而隔著球場,對面的觀眾席上,所有光北的學生心情極為沉重,臉上寫滿了擔憂,比賽的情勢極端不利,就連劉晏媜也幾乎陷入絕望,生不出力氣帶領學生加油團與啦啦隊為光北高聲加油。

然而,這時出現一道劃破寂靜的嘹亮聲音:「李光耀,加油!」

劉晏媜轉頭循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發現謝娜身子站的筆挺,雙手放在嘴巴上變成最小型的擴聲器,對著球場大喊。

一時間,一股不服輸的情緒衝上心頭,劉晏媜幾乎是從椅子上跳起來,轉身面對學生加油團與啦啦隊:「全部人都站起來!場上的球員還在努力奮戰,在場上的他們沒有認輸,我們這些在觀眾席的人也不能認輸,來,大家跟我一起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聽到劉晏媜努力大喊加油,喊到嗓子都啞了,其他人受到劉晏媜鼓舞,精神一振,全都站了起來對著球場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扛著大鼓的男生舉起鼓棒奮力敲打大鼓,發出低沉的咚、咚、咚聲響,嘴巴同時跟隨其他人一起幫光北加油。

帶起這一波加油聲的謝娜,眼眸直直盯著李光耀,心裡不斷為李光耀祈禱,希望他能夠跨過這次難關。

李光耀,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為全世界最強的籃球員,這裡只是你其中一個難關,你絕對跨的過去,我相信你!

謝娜深吸一口氣,大喊著:「李光耀,加油─!」

聽到觀眾席上的加油聲,正跑回後場防守的辜友榮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光北高中,你們真是幸運,竟然有著這麼一群到最後還不肯放棄的人在為你們加油,為了不辜負他們的期待,來吧,使盡全力試著挑戰我們,即使你們最後還是會在我們面前俯首稱臣,但是至少你們試過了,面對我們王者向陽,你們能夠拼戰到這種程度已經足以自傲!

辜友榮已經準備好迎接勝利的到來,腦海浮現球隊沐浴在掌聲與歡笑的情景,而身為球隊王牌的他,將與顏書洋總教練一起捧起那最高榮譽的冠軍獎盃。

然而,辜友榮臉上的笑容沒有維持太久,因為當他跑到後場,轉身要觀察光北攻勢的時候,光北那名身穿24號的球員竟然已經突破溫上磊與張國良的包夾防守,像隻獵豹一樣衝了過來。

—–我是分隔線—–

李光耀對場外的李明正比出不要喊暫停的手勢之後,搶在高偉柏之前拿球踏出底線,把球傳給高偉柏。

高偉柏接到球的瞬間愣住,因為不管是之前在新興高中打球,或者是現在轉到光北高中,他都不會是那個運球過半場的人。

一時間高偉柏不知該做何反應,是該傳給包大偉?又或者是他自己將球帶到前場?

不過隨著李光耀一聲大喝,高偉柏頓時醒了過來。

「把球給我!」李光耀把球傳給高偉柏之後立刻踏進場衝向他,高偉柏腦筋動的很快,察覺出李光耀的目的,也看到張國良與溫上磊從一旁要包夾李光耀,側身站立,右手把球放到身前,李光耀接到球的瞬間高偉柏轉身面向張國良與溫上磊,讓他們兩人必須繞過自己的身軀才能繼續追上李光耀。

高偉柏這個小小的轉身動作讓張國良與溫上磊錯失包夾李光耀的最佳時機,只能看著李光耀越跑越遠,衝過前場。

儘管時間不利於光北,儘管向陽還握有雙位數的領先,李光耀的眼神裡的自信光芒沒有一絲一毫的減少,這場比賽還沒有結束,你們想要高興還太早了點,向陽高中!

李光耀看到陳信志與翁和淳率先朝自己衝過來,心裡馬上做了判斷,運球往右切要從陳信志這個點突破。

陳信志知道速度上自己遠遠不及李光耀,只求能夠限制他的進攻路線,讓身後的辜友榮可以更容易預判李光耀的動作,賞給李光耀大火鍋。

陳信志往左後方退,卻突然撞上了一堵厚實的大牆,眼角餘光發現是魏逸凡的單擋掩護,心裡大聲叫糟。

李光耀在右側四十五度角三分線外停下來,翁和淳、辜友榮一前一後站在禁區想要阻止他的切入,張國良與溫上磊則還在五步以外的距離,魏逸凡則幫他擋下了陳信志,周圍完全沒有任何人防守。

李光耀收球,眼睛盯著籃框,雙膝微微彎曲,雙腿用力一跳,那經年累月鍛鍊出來的結實肌肉讓李光耀暫時抵抗地心引力,將身體帶到空中,當身體來到最高點獲得平衡的瞬間,李光耀左手扶著籃球,右手將全身的力量集中在指尖上,把球輕柔地投出。

在出手的那一瞬間,李光耀可以感受到球面上顆粒的粗糙觸感,這股觸感告訴李光耀,這一顆三分球一定會進。

〝唰!〞,清脆的唰聲傳來,李光耀這顆三分球進的乾脆俐落,最重要的是,從發球進場到投進三分球,總共只花了5秒鐘的時間。

比數63比70,雙方差距7分,比賽時間剩下4分6秒。

這一個三分球讓光北高中整個醒了過來,每一個人臉上充滿了振奮的光芒,謝雅淑在板凳區又叫又跳:「李光耀,這一球投的太帥了!再多投幾顆三分球,帶領光北獲勝,我會承認你是光北最強的球員!」

同時,觀眾席上向陽學生的表情大變,在辜友榮大灌籃之後他們已經認定這場比賽贏定了,滿心期待勝利的到來,殊不知李光耀這個讓他們恨的牙癢癢的傢伙又跳了出來,而且只花了5秒鐘就投進一顆三分球,把差距縮小到7分,在比賽還有4分6秒的情況下,7分絕對不是保險的分數。

李光耀投進三分球之後,馬上跑回後場防守,用力拍手,大喊道:「好了,比賽剩下最後四分鐘了,大家不用慌張,把防守做好,進攻就交給我。」

李光耀看著運球過半場的溫上磊,壓低身體,高高舉起右手,伸出大拇指:「我一定會把你們帶到甲級聯賽,這是男子漢的承諾,絕對不會食言!」

聽著李光耀跟平常一樣狂妄又自大的言語與口氣,場上與場外的隊友此時感受到的卻是無比的踏實與安穩。

高偉柏大吼:「好,男子漢的承諾,說好了,大家一起去甲級聯賽!」

魏逸凡隨即回應:「我們一起去甲級聯賽!」

場上唯一一個高三的楊真毅不願在此終結籃球生涯,心情激動,大聲回應:「大家齊心協力,我們一定會贏!」

包大偉跟李光耀一樣壓低身體,看著踏過半場的張國良:「好!」

在這場冠軍賽,面對成軍以來毫無疑問是最強對手的向陽高中,比賽剩下3分58秒,分數還落後7分,在艱難的時刻集結所有隊友信任的李光耀,真真正正成了光北高中的領袖,而深被眾人信任的他,已經做好準備要用實質的行動扛下「領袖」的沉重責任,以此回應隊友的信任。

溫上磊右腳踏過中線的瞬間,李光耀像是飛箭一樣往前衝,溫上磊不敢面對李光耀的防守,連忙將球傳給張國良,然而傳球的瞬間,溫上磊就後悔自己做了這個決定。

包大偉看準溫上磊怕了李光耀,認定溫上磊一定會傳球,一邊確認張國良的位置一邊注意溫上磊的動向,在溫上磊傳球的時候一個箭步往前,乾淨俐落地將球抄了下來。

「回防!」

辜友榮大喊的同時拔腿狂奔,因為他看到那隻該死的狐狸抄到球之後馬上傳給了李光耀。

溫上磊暗罵自己笨蛋,怎麼在這種時候犯了這種愚蠢至極的失誤,看到李光耀接到傳球毫不猶豫地發動快攻,想起李光耀驚天的進攻能力,牙一咬,放棄擋下李光耀快攻的念頭,雙手故意打在李光耀的肩膀與手上。

場邊馬上傳來尖銳的哨音,裁判指著溫上磊:「向陽19號,打手犯規!」

溫上磊馬上舉起右手,他知道李光耀絕對不會等到他們回防才發動攻勢,也知道自己一定守不住李光耀的快攻,唯一能夠讓李光耀停下來的辦法只有一種,那就是趁李光耀還沒有收球前趕緊犯規。

這一個犯規除了擋下李光耀之外,也讓觀眾席上準備在李光耀得分後歡呼的光北學生大失所望,不過李光耀投進三分球之後包大偉又立刻抄到球,即使溫上磊犯規阻止李光耀快攻,也擋不了光北如同鳳凰浴火重生的氣勢,本來已經落入向陽手中的氣勢與節奏,在僅僅一攻一防之間,又出現脫出掌控的情形。

溫上磊這一次的犯規非常用力,李光耀的手臂很明顯的發紅,傳來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李光耀不在意,他的心神全部放在該如何逆轉這場球賽。

李光耀跑到場邊從裁判手中接過球,傳給過來接應的包大偉,隨後踏進場衝向他,想要用同樣的方法接球並且突破向陽針對他的雙人包夾。

不過向陽可不是省油的燈,張國良與溫上磊絲毫不去管接球的包大偉,在李光耀跑出來之後就衝上去包夾,不給他任何可以接球的機會。

李光耀無可奈何,如果勉強接球可能會掉球發生失誤,只好繞過包大偉,正當李光耀苦思該怎麼把球拿到自己手上時,他發現禁區的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全都看著他,眼睛裡面閃爍著一種光芒。

一看到三人眼中的光芒,憑著幾個月共同訓練下來的默契,李光耀了解他們眼神裡的涵意。

李光耀繞過包大偉之後筆直地往禁區裡面空手切,向陽一開始還不確定李光耀想要幹嘛,但是當李光耀利用楊真毅的單擋掩護甩掉張國良,再靠魏逸凡擺脫溫上磊,最後繞過高偉柏厚實的身體從禁區跑到右側三分線外,雙手穩穩接住包大偉的傳球時,向陽終於察覺不妙。

為了拿到這顆圓滾滾的橘紅色籃球,李光耀幾乎繞了這個半場一圈。

這時,比賽剩下3分51秒。

顏書洋在場邊大喊:「守住他,包夾上去!」

顏書洋緊咬牙根,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光北這支球隊了,這場比賽向陽不知道幾次拉開比分,幾次將光北打的氣燄全失,但是光北就是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站起來,並且用令人吃驚的反撲氣勢回應。

在李光耀投進三分球以前,顏書洋真的覺得這一場比賽不會再有任何變數,他已經利用包大偉不會運球切入與控球組織的弱點用包夾防守的方式把李光耀封死,而禁區的楊真毅在第一節爆炸性的演出之後第四節還沒有得到分數,火燙的手感消失的無影無蹤,魏逸凡跟高偉柏光是防守辜友榮就耗盡力氣,在進攻端並沒有太顯著的表現。

顏書洋認為自己已經算出了這場比賽的勝利方程式,但是李光耀的表現彷彿告訴他,在這座風雲莫測的籃球場裡面,沒有所謂勝利方程式這玩意兒。

李光耀接到球往下一看,確定自己雙腳都站在三分線後面,瞄籃準備再次出手三分球,首先衝上來的張國良連忙跳起來要阻止李光耀,然而這只是李光耀的投籃假動作,將張國良晃起之後立刻運球往禁區切,溫上磊這時跑上前形成向陽的第二道防線。

面對溫上磊的防守,李光耀收球往左轉身,稍微拉開與溫上磊的距離,就要在他最喜歡的罰球線位置跳投出手,溫上磊見李光耀把球舉起來已經準備要跳起來出手,連忙撲上去,但是李光耀卻在這時候縮起身體。

溫上磊在空中想要躲犯規,雙手縮到身體兩側,想要盡可能減少身體碰撞,但還是整個人撞在李光耀身上。

李光耀在溫上磊撞上來的瞬間把球投出去,整個人被撞的退了好幾步,場邊尖銳的哨音隨即響起:「向陽19號,撞人犯規!」

球場內每個人都盯著那顆球,尤其場邊的顏書洋更是瞪大雙眼。

不會吧…

不過顏書洋不妙的預感並沒有成真,李光耀這一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場邊的裁判喊道:「罰兩球!」

李光耀抹去額頭上的汗水,他本來是想要製造犯規加罰,但是溫上磊撞的力道比他想像的還要大,出手的時候受到影響沒能將球投進,不過兩次罰球這樣的結果,李光耀可以接受。

李光耀走到罰球線上,看著隊友與對手在兩側站好,右腳腳尖對著籃框,抬頭望著籃框,深吸一口氣,接過裁判的傳球,往下運球三次,輕呼一口氣,接著專注地將球投出。

球劃過一道彩虹般的拋物線,精準地落入籃框之間,〝唰〞。

這一瞬間,觀眾席上傳來了驚人的歡呼聲:「李光耀加油─!」「光北加油,逆轉球賽!」「光北是最強的!」

「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李光耀投進之後,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包大偉走到李光耀面前擊掌,每一個響亮的拍掌聲都代表了他們對李光耀的信任。

而李光耀的回應很簡單:「我們一定會贏!」

底線的裁判拿著球,喊道:「下一球。」

李光耀對裁判點頭,表示自己準備好了,裁判傳球給李光耀,這時觀眾席上的向陽學生傳來了鼓譟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向陽學生使盡全力地叫喊,讓這座球館充斥著吵雜的音浪,不過這些聲音在李光耀接到球的瞬間通通消失不見,因為他已經將精神全部集中在手中的籃球還有眼中的籃框上。

每天早上除了下雨之外一定會練習的一百顆罰球練習,在比賽的關鍵時刻取到作用,李光耀頂住了可怕的壓力,投進第二顆罰球。

比數65比70,差距來到5分,比賽剩下3分47秒。

顏書洋心裡默默嘆了一口氣,看向一直以來都用同樣姿勢鎮定站著的李明正,他很好奇李明正為什麼到了這種時刻還可以這麼冷靜,莫非現在比賽進行的方式跟他預料的一模一樣?

顏書洋搖搖頭,叫自己不要去瞎猜李明正在想什麼,這麼做對這場比賽毫無助益。

顏書洋對溫上磊大喊:「上磊,穩下來,不用急!」

溫上磊對顏書洋點了頭,表示自己知道,這時陳信志突然大喊:「上磊,小心!」

溫上磊連忙轉回頭,看到李光耀朝自己衝了過來,心裡就想把球傳出去,可是想到剛剛就是因為這樣球才會被抄走,逼自己鎮定下來,不再退縮,加快腳步主動迎了上去。

溫上磊壓低身體硬是往李光耀懷裡鑽,甚至利用肩膀故意去撞李光耀,裁判注意到溫上磊的舉動,但是沒有吹哨,這樣的動作還在他們吹判尺度內。

溫上磊將李光耀微微撞開,馬上加速過了前場,發現李光耀不屈不撓地跟在自己身旁,溫上磊感受到極大的壓力,不過這時場上的隊友發現他的困境,馬上過來幫他。

張國良跑來為溫上磊單擋掩護,溫上磊利用張國良的單擋掩護擺脫李光耀,站在溫上磊面前的面孔換成包大偉。

雖然包大偉的快手在單節已經為光北貢獻4次抄截,但是包大偉身上並沒有李光耀那種可怕的壓迫感,面對包大偉的防守,溫上磊因此回復冷靜,慢下節奏。

豈知李光耀根本沒有放過溫上磊的意思,在溫上磊慢下腳步的時候衝上去要與包大偉包夾溫上磊。

張國良驚覺溫上磊即將面臨困境,跑過去提醒道:「上磊,球!」

溫上磊發現李光耀又朝自己衝了過來,不敢黏球,地板傳球給張國良。

張國良接到球的瞬間以為自己會有大空檔,但是楊真毅拋下了對位防守的翁和淳跑了上來,站在張國良面前。

禁區裡的高偉柏大聲指揮著防守的輪轉跑位:「大偉,那邊有空檔,你去補位!逸凡,不用太擔心我,要注意向陽的前鋒,別被他偷開後門!」

魏逸凡與包大偉同時叫喊道:「好!」

一時間,場上光北的球員防守變的非常積極,不停動著腳步,跟剛剛被向陽打出4比0攻勢時死氣沉沉的模樣有了天翻地覆的大改變,也因為光北充滿壓迫力的防守,向陽的進攻不如之前那樣順暢。

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見到球員如此賣力,在劉晏媜的帶領下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另外一邊的向陽高中則是大喊著:「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兩邊學生都知道這場比賽在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之前鹿死誰手都還很難說,拼了命地幫自己的學校加油。

比賽進行到這種地步,楊翔鷹再也不能保持那種沉穩大度的模樣,雙手緊握拳頭,渾身散發著熱氣,緊張的額頭上都冒出汗漬,而身旁的沈佩宜、高聖哲、葉育誠反應都差不多,每個人坐姿都向前傾,全身緊繃,高聖哲更是舉起大旗跟著學生一起大喊防守。

看不懂籃球的院長也感受到緊張的氣氛,跟其他人一樣緊緊盯著球場,甚至起了雞皮疙瘩,一輩子幾乎都奉獻給孤兒院的他對籃球這一項運動並不熟悉,今天才知道籃球除了讓麥克改變之外還可以有著如此巨大的影響力,讓身坐在二樓觀眾席上的他都感到緊張無比,讓他難以想像此時在場上的光北球員是怎麼抵抗那驚人的壓力與向陽高中奮戰,尤其向陽高中還有一個又高又壯的中鋒球員,辜友榮。

此時,在院長眼中又高又壯的辜友榮,看到隊友在光北的防守下找不到突破的辦法,大喊:「球給我!」

辜友榮從底線跑到罰球圈的上方,翁和淳把球傳給張國良,張國良馬上高吊給辜友榮。

辜友榮轉身面向籃框,站在他面前的一如往常是高偉柏。

辜友榮在離籃框這麼遠的地方接到球,破壞性與威脅性大大減少,光北並不急著包夾他,畢竟辜友榮切入速度並不快,高偉柏絕對可以擋下辜友榮第一拍動作,屆時在伺機包夾的效果才是最好。

辜友榮似乎失去耐性,馬上下球往右切,運用身材上的巨大優勢將高偉柏頂開,但他很快就必須面對來自魏逸凡的補防,而且楊真毅也準備放下自己防守的翁和淳與高、魏兩人形成三人包夾。

然而辜友榮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自己硬打,切入只是他吸引包夾防守的手段,確認光北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之後,辜友榮把球往左邊三分線底角的方向丟了過去。

光北的目光隨著球移動,發現溫上磊埋伏在底角,接到球的時候周圍沒有任何人防守,李光耀連忙衝上去,但是時機甚晚,根本來不及阻止甚至是影響溫上磊的投籃,只能眼睜睜看著溫上磊自信地在這個向陽三分球最準的地方出手。

球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空心進籃,激起一道清脆的唰聲。

「啊啊啊啊───!」溫上磊仰天大吼,這一顆三分球不僅激勵了向陽的士氣,也讓溫上磊找回自信。

觀眾席上頓時出現加油聲浪:「溫上磊,好球啊!」「溫上磊,這個三分球投的太漂亮了!」「就這樣一口氣把光北擊垮吧!」「溫上磊加油!」

「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大偉,你把球帶過半場!」李光耀沒有讓溫上磊的三分球影響自己的情緒,馬上把心神投入在進攻端,話一說完就跑到前場,在右邊三分線底角的地方停了下來,等待包大偉把球帶過半場,而溫上磊與張國良就這樣站在李光耀兩側,像是豺狼盯著獵物一樣。

在沒有任何防守的阻礙下,包大偉輕鬆地把球帶到前場,而當包大偉雙腳踏過中線的瞬間,李光耀動了,光北動了,向陽也動了。

李光耀開始亂竄,利用高偉柏、楊真毅、魏逸凡的重重掩護要甩開張國良與溫上磊的包夾防守,但是向陽當然不想讓李光耀趁心如意,翁和淳、陳信志、辜友榮的協防幫助張國良與溫上磊始終追在李光耀左右。

這樣的情景,讓苦瓜這位資深編輯也不得不感到驚嘆:「天啊…,我真的是在看高中聯賽嗎?」

蕭崇瑜連連按下快門,比賽到了現在這種緊張萬分的時刻,就算僅僅只是一個轉身都可能讓他錯失精彩的鏡頭,所以蕭崇瑜沒有回頭,手裡拿著相機,眼睛靠在觀景窗上專心盯著球場,就維持著這個姿勢直接問:「苦瓜哥,你說什麼?」

苦瓜深吸一口氣,說道:「我當了十幾年的編輯,這輩子還沒有看到高中聯賽打成這樣,向陽傾全隊之力不讓李光耀接到球,光北傾全隊之力要把球傳給李光耀,在高中聯賽這個講求紀律與團隊合作的戰場,我真的還沒見過這種場面。」

蕭崇瑜鏡頭對準在球場上跑動的李光耀,拿著相機的雙手不斷移動:「李光耀跑的也太快,我都快追不上了!這場比賽真的太誇張了,竟然打到這種程度,我想向陽怎麼樣都沒有預料光北竟然是一支這麼難纏的球隊吧!」

場上,就在苦瓜與蕭崇瑜各自為李光耀與光北高中感到驚嘆時,李光耀總算利用隊友的單擋掩護拉開與張國良與溫上磊的距離,在左側三分邊線的地方接到球。

但是李光耀還沒辦法放鬆,才剛接到球張國良與溫上磊就撲了上來,要逼他把球傳出去。

李光耀趁著兩人包夾防守還沒有完全到位的情況下運球往左切,選擇張國良做為突破點。

從場外顏書洋的角度來看,現在光北高中的進攻打的是亂無章法,毫無戰術可言,若真要冠上戰術之名,只能勉強地用「24號戰術」形容。

然而這樣一個單調到極點的戰術,卻讓顏書洋現在表情緊繃,暗咬牙根,手心出汗。

李光耀切入重心放的非常低,並且運用肩膀頂開張國良,兩次運球來到底線的位置,收球瞄籃,這時光北的進攻時間只剩下6秒,向陽每個人都認為李光耀這一球一定會出手,溫上磊也不管李光耀這球會不會又是假動作,跟張國良一起朝李光耀撲了過去。

李光耀奮力跳起來,身體跟籃板呈現平行,幾乎沒有任何出手角度,如果要把球投進勢必要拉高球的弧度,把球投到不會被籃板擋下來的高度,而這樣的出手難度之高,加上又有兩名球員撲上來防守,幾乎是不可能投進的出手方式。

翁和淳、陳信志、辜友榮認定李光耀再怎麼厲害這一球都絕對投不進,馬上在禁區卡位準備搶籃板,但是李光耀自己也知道這種出手方式實在太過勉強,雙手把球往下壓,傳給了楊真毅。

楊真毅在他最喜歡的四十五度角位置背對籃框接到球,進攻時間只剩下4秒,轉身就要後仰跳投出手,翁和淳心知自己已經失去防守先機,只能奮力跳起來,心想楊真毅第四節手感這麼糟糕,就算沒辦法封阻他的投籃,只要舉高右手擋在他的面前,應該就足以讓楊真毅因為猶豫而失手。

然而楊真毅並沒有出手投籃,在進攻時間所剩不多的緊繃情況下,楊真毅依然保持著超乎常人的冷靜,將翁和淳騙起之後轉回原本的位置,連看都沒有看,右手小球傳給這時衝進禁區的魏逸凡。

光北高中默契最好的兩人,在此時詮釋何謂小組配合。

魏逸凡穩穩地接到傳球,此時進攻時間只剩下2秒,魏逸凡沒有任何猶豫地跳起來攻擊籃框,陳信志與辜友榮當然不會讓魏逸凡趁心如意,兩人同時跳起,像是兩道高聳的牆壁一樣擋在魏逸凡身前。

魏逸凡絲毫不懼,雙手穩穩地抓著球直接迎了上去,繃緊全身的肌肉,與陳信志在空中碰撞之後仍然保持平衡,挺腰拉桿,躲過辜友榮的大手,在24秒進攻時間到之前把球投出。

〝嗶─!〞,魏逸凡球投出的瞬間尖銳的哨音響起:「向陽25號,阻擋犯規!」

陳信志落地的時候抱著頭高喊:「裁判,我這球直上直下,雙手沒有往下壓,沒有犯規吧!?」

裁判搖頭,完全不理會陳信志的抗議,這時所有人抬頭看著球在籃框上左彈右跳,在一度似乎要彈出籃框外的時候偏偏又在籃框上多擦了一下,而這一下改變了魏逸凡這一次禁區強攻的結局。

球在眾目睽睽之下滾進籃框裡,裁判右手往下一比,大喊道:「球進算,加罰一球!」

「吼啊啊啊啊啊─────!」魏逸凡激動地仰天大吼,他曾經是甲級聯賽的球員,他有著一身足以驕傲的實力,但是他在這場比賽為了補防辜友榮耗費絕大的心神,在進攻端幾乎沒有任何貢獻,他無法接受自己在這場至關重要的冠軍賽竟然會表現的這麼可有可無,藉由這一次的犯規進算跟仰天大吼,魏逸凡一次性地將囤積已久的鬱悶發洩出來。

「逸凡,好球!」傳出漂亮助攻的楊真毅伸出右手與魏逸凡擊掌,發出響亮的啪聲,而高偉柏甚至激動地將魏逸凡整個人抱了起來。

「魏逸凡,你這一球投的太漂亮了!」

觀眾席上的光北加油團也因為魏逸凡這一次犯規進算而爆發出驚人的歡呼聲:「魏逸凡─、魏逸凡─、魏逸凡─、魏逸凡─、魏逸凡─!!」

李光耀用力拍了魏逸凡的屁股,魏逸凡痛的大叫一聲,轉頭看見罪魁禍首是李光耀:「你幹嘛!?」

李光耀向魏逸凡伸出拳頭,露出大咧咧的笑容:「好球,進的漂亮。」

高偉柏將魏逸凡放下來,魏逸凡哼了一聲,與李光耀碰拳:「那當然!」

魏逸凡走到罰球線上,對裁判點頭,表示自己準備好可以罰球。

裁判輕吹哨聲,地板傳球給魏逸凡:「罰一球。」

魏逸凡接著球,觀眾席上傳來吵雜的聲音:「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魏逸凡雙手感受球面上顆粒的觸感,深呼吸,吐氣,瞄準籃框,膝蓋彎曲,舉起球,輕柔地將球投出,然而魏逸凡出手過於用力,投出瞬間「啊」了一聲,而這球果真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辜友榮高高跳起來,替向陽抓下這顆防守籃板。

魏逸凡沒能完成三分打,此時比數67比73,差距6分,時間剩下3分08秒。

謝雅淑在場外揮動毛巾:「大家加油啊!!這波防守把向陽守下來!!」

詹傑成同樣站了起來,對場上的隊友大喊:「我們一定會贏,把防守做好,大家一起去甲級聯賽!」

王忠軍跟麥克不擅長說話,但是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用力甩動毛巾,除了他們之外,一道低沉渾厚的聲音突然間從他們後面衝了出來,楊信哲激動地大喊:「大家加油!守一波!」

成為光北籃球隊的助教,楊信哲從未缺席任何一場比賽與球隊訓練,在這三個多月的日子裡面他陪伴籃球隊成長,看著籃球隊用著難以置信的速度成長茁壯,現在更是抵達了乙級聯賽最高的舞台,只差一步就可以攀上台灣高中籃球的最高峰。

陪著球隊比賽與練球的過程中,楊信哲發覺到球隊裡面有著許多充滿天賦才情的球員,他們各自散發出屬於他們的迷人魅力,陪伴這些球員一步步成長,看著他們認真地投入在每一次訓練當中,感受到隱藏在他們小小身軀裡面的巨大潛力,楊信哲不希望他們在乙級聯賽就停下腳步,他相信這一群球員絕對夠格到更高的戰場,與來自台灣各地最強的高中籃球員交手。

楊信哲大喊:「防守─!防守─!防守─!」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也帶領著學生加油團大吼著:「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場上,溫上磊把球帶過前場,雙腳踏過中線的瞬間,李光耀跟饑渴的猛獸一樣衝上去要對溫上磊施加壓力。

溫上磊在心裡面提醒自己不能被光北跟李光耀影響,要打出向陽自己的節奏,穩下來,贏的一定是我們!

溫上磊右手運球,用身體與左手保護好球,眼睛瞄向翁和淳,後者會意,立即跑上來幫忙單擋掩護。

溫上磊利用翁和淳的單擋掩護從右邊試圖擺脫李光耀,本來楊真毅要交換防守,但是李光耀卻大喊:「不要換,他是我的!」

李光耀一個箭步追上溫上磊,看準溫上磊是向陽球場上的控球後衛,雙手不斷試圖抄球,利用積極的防守打亂溫上磊的運球節奏,不讓他組織向陽這一波進攻。

這種防守方式非常累人,可是現在比賽只剩下2分58秒,到了這種時刻如果還想要保留體力根本就是白癡的行為。

但是李光耀的防守過於積極,裁判認為有兩人手部有接觸,馬上吹響哨音,指著李光耀:「光北24號,打手犯規!」

李光耀沒有多說什麼,舉起右手,眼睛依然盯著溫上磊,眼神裡面充滿著熊熊鬥志。

溫上磊覺得自己就好像被老虎盯上的綿羊,怎麼樣都沒有逃離那可怕的血腥大口。

溫上磊吞了一口口水,自從他加入向陽高中的籃球隊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在球場上感受到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

溫上磊不得不承認,他並不是跟李光耀位於同一個檔次的球員。

李光耀,真的太強!

溫上磊站到最靠近犯規位置的邊線外,從裁判手裡接過球,地板傳球給上前接應的張國良。

顏書洋這時候大喊:「國良,注意一下進攻時間!」

張國良瞄了紀錄台一眼,看到進攻時間只剩下13秒,知道能夠組織一波進攻的時間不多,突然對包大偉發動攻勢。

張國良壓低重心,一個由右向左的變向換手運球鑽進包大偉懷裡,包大偉沒能夠擋下張國良的切入,但是卻聰明地利用身體壓縮張國良的進攻路線。

張國良切到罰球線,發現楊真毅已經準備好要協防,知道自己繼續硬切只會遇到一堵牆,右腳往前一踏,緊急煞車,將球傳給左邊底線的陳信志。

「我來!」魏逸凡大喊一聲,告訴隊友他盯住陳信志,也透過這聲大喊提振自己的氣勢,帶給陳信志壓迫感。

陳信志沒有被魏逸凡的大喊聲嚇到,不過也沒有進攻的企圖心,把球舉高傳了出去。

「喝啊!」陳信志這一球傳的非常高,辜友榮需要全力跳起伸長右手才能把球抓下來,落地的瞬間辜友榮大吼一聲,轉身切進禁區,趁著光北包夾還沒有到位的情況下強攻籃框。

高偉柏立即貼了上去,壓低重心擋下辜友榮龐大身軀的撞擊,但是體重上的差距讓高偉柏被辜友榮撞的連連後退,辜友榮兩個跨步就到籃框前,收球就要拋投出手。

不過在出手瞬間,高偉柏憑著一股不服輸的意志力跳起來,右手伸到辜友榮臉上遮擋住他的視線。

這場比賽以來高偉柏還是第一次採取這種方式防守,辜友榮一時間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大手嚇了一跳,這簡單的籃下拋投竟然因此失手,出手力道過小,球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

辜友榮暗罵一聲可惡,不過球正對著他彈過來,讓他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地抓下進攻籃板,再次要拋投出手,不過這一次楊真毅即時補防,在辜友榮出手瞬間從一旁跳了過來,右手一揮,食指與中指的指尖微微碰到球,改變球的軌道,讓這顆本來會空心命中的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

辜友榮心裡大罵該死,想要再次把進攻籃板球抓下來,然而高偉柏不讓他趁心如意,在他抓下籃板球之前把球奮力往外圍拍走。

一見到高偉柏把球拍出來,外圍的光北與向陽球員馬上衝上去要搶球,離球最近的是包大偉,但是速度飛快的張國良也衝了過來。

包大偉眼角餘光發現張國良,心一橫,左腳一踏,整個人朝著球飛撲過去,硬是搶在張國良之前把球抱在懷裡,整個人撲倒在地。

張國良不願放棄,伸手到包大偉懷裡想把球搶過來,這時李光耀跑過來接應:「大偉,球!」

包大偉本來緊緊抱著球,聽到李光耀的叫喊聲,把球從張國良跨下之間丟給李光耀。

李光耀彎低身體接到球就要衝去前場打快攻,卻沒發現不知不覺從後面靠近的溫上磊,魏逸凡大叫小心時已經來不及,溫上磊手一撈把球抄走,馬上回頭要打光北個措手不及。

溫上磊從三分線外衝進禁區,楊真毅立刻上前補防,而這就是溫上磊想要看到的結果,小球傳給開後門溜進禁區的翁和淳。

然而楊真毅打從一開始就算準溫上磊一定不會自己上,在溫上磊傳球的瞬間往球撲了過去,雖然沒有順利抄到球,但是跟剛剛一樣,指尖撥到球,改變球的方向,讓球往邊線飛了過去。

「跑───!」就在所有人以為球一定會這麼飛出界外的時候,球場上突然傳來一聲大吼,高偉柏拔腿狂奔朝球衝了過去,整個人跳到場外,在球落地出界之前抓到球,右手奮力把球往前場甩,下一秒鐘整個人跌倒在地上,發出了砰一聲大響。

顏書洋看到高偉柏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還可以把球丟向前場,心頭一驚,轉頭一看,發現一道飛快的人影就要搶在眾人之前追到球,讓他倒吸一口氣的是,這道人影身穿光北高中的球衣,背號24。

顏書洋著急地大喊:「追,不要讓他得分!」

不用顏書洋提醒,張國良早已經追了上去,但是李光耀在高偉柏衝出界外的那一刻就已經往前場衝,就算張國良速度再快也沒辦法搶在李光耀前面追到球,不過張國良腦筋動的很快,直朝禁區飛奔,想要在李光耀收球上籃前截住他。

但是張國良一方面對自己的速度太過自信,一方面太小看李光耀這個人的實力。

李光耀在中線前一步的地方接到球,右手用力把球往下一甩,球落地之後往前彈到三步之外的地方,李光耀就這麼以這種半是追球半是運球的方式把速度催發到最高點,僅僅兩次運球就到了籃框之前。

張國良看到李光耀已經收球準備上籃,眼中閃過令人膽寒的厲芒,心一橫,從後面朝李光耀飛撲過去要把李光耀整個人拉下來,寧願犯規讓李光耀投罰球也不要讓他輕鬆完成這一次快攻。

然而事情卻有一個地方跟張國良想的不太一樣,那就是李光耀跳的比他想像的還高了太多太多。

以兩步上籃做為快攻的結尾並不是李光耀的風格,看著籃框,李光耀深吸一口氣,全然不去管身後的張國良,奮力跳起來,像是老鷹一樣展翅高飛,右手把球往右邊拉,用力把球塞進籃框裡發出一道〝砰〞聲巨響,同時身後傳來一道劇烈的撞擊力,把李光耀撞的整個人重重地跌倒在地上,還差一點撞到底線的裁判。

尖銳的哨音響起,裁判接著做出顏書洋萬萬不想看到的手勢,高舉雙手,右手抓著左手手腕,指著張國良:「向陽7號,違反運動道德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球館內頓時歡聲雷動,只要是支持光北的人全部都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雙手舉高,大聲歡呼:「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重摔在地的李光耀馬上跳了起來,甚至還做了好幾個伏地挺身,用這樣的方式對大家表示他依然生龍活虎,沒有因為這次犯規而受傷,看到李光耀這個模樣,現場的歡呼聲浪更大。

此時此刻,就連從未接觸過籃球這項運動的謝昱婕都起了雞皮疙瘩,本來她只是抱持觀察讓謝娜如此心醉的人是誰的心態來看球賽,沒想到這一場球賽竟然讓她這個經歷過無數商場大風大浪的人都心跳加速,甚至為了李光耀剛剛的灌籃犯規進算而寒毛豎起。

這時候,謝昱婕不得不承認李光耀這個男孩,確實有他特別且迷人的一面。

聽著場邊的光北學生不斷歡呼著李光耀的名字,謝昱婕心想這個叫李光耀的男孩子確實有著超脫同儕的魅力,難怪謝娜會因為他打開封閉已久的心靈,不過比賽尚未結束,比數也還沒有超過對手,我就看看你到底可不可以帶領光北高中打贏這場比賽。

如果你做到了,我會承認你是個能夠讓我女兒依靠的男人!

場上,李光耀站上罰球線,接過裁判傳來的球,做了一次深呼吸,在比賽的關鍵時刻,即使只是站在罰球線上,那恐怖的壓力都是旁人無法想像的。

狂妄自信如李光耀,自然也感受到這份從四面八方而來的無形壓力,但是他沒有被壓力擊垮,刻苦的練習在這時起了作用,李光耀往下運了三次球,吐了一口氣,眼睛盯著籃框,舉起球,輕柔地將球投出。

球隊練習時,在結束某一項疲累的項目後,李光耀常常喝了兩口水之後就馬上拿著球站到罰球線上,閉上雙眼,幻想自己處於比賽的重要時刻準備執行罰球,渾身緊繃,在身體還是處於疲累狀態下,臨場感十足,而這樣的幻想式練習方式,為的就是今天這種場面。

〝唰〞,李光耀穩穩地投進罰球,完成一次三分打,這一次罰球更是拉近比數,70比73,雙方差距僅僅3分,比賽時間剩下2分40秒。

不管是站在球場上的球員,場外的隊友、教練,或者觀眾席上的光北人,此時都充滿了信心,心裡面浮現出了同樣的想法。

我們一定會贏!

因為違反運動道德犯規的規則,在罰球結束後原進攻方持續掌有球權,代表李光耀投進罰球之後光北將可以繼續進行一波進攻,這樣的規則讓光北的氣勢更是上漲,像是海嘯一樣要將向陽一口氣淹沒,而向陽在張國良的違反運動道德犯規之後好像被光北迎面痛擊一般,氣勢整個消沉下來,就連觀眾席上的啦啦隊都失去氣力,沒有人發出聲音幫向陽加油。

這時候,向陽陣上的領袖深吸一口氣,大喝出聲:「大家抬起頭來,光北都要攻過來了,認真守一波!」

場上向陽球員回頭望向站在禁區裡的辜友榮,只見辜友榮用力拍手,雙手張開,像是一尊壓迫感十足的魔神:「不要想太多,把這波防守做好,我會帶領你們拿下冠軍,你們就做好防守就好,進攻交給我來!」

聽到辜友榮的大喝聲,場上其他四名向陽球員心裡瞬間鎮定下來,繼辜友榮之後,溫上磊也大聲對隊友說:「大家回想教練剛剛說的話,穩下來!」

這時,光北隊在中線發球進場,李光耀接到球,溫上磊決定用表現告訴在這座球館內的向陽人,不管過程如何驚險,那座金光閃閃的冠軍獎盃最後還是會落在他們手上。

溫上磊上前緊緊貼著李光耀,雙手不斷干擾李光耀的運球,而張國良也衝了過來,兩人合力要逼李光耀把球傳出去。

類似的場面繼續上演著,包大偉、楊真毅跑來幫李光耀分別在左右兩邊單擋掩護,李光耀這一次選擇溫上磊做為突破點,利用包大偉的掩護往左邊切,溫上磊不讓李光耀趁心如意,很快追了上去,不過李光耀的實力徹徹底底地在這場比賽中爆發出來。

李光耀發現溫上磊不屈不撓地追著自己,而禁區的向陽球員也對他的切入有所反應,繼續硬切絕對不會有好下場,在三分線之前緊急煞車停了下來,溫上磊見狀馬上站到李光耀面前,張國良也追了上來,要繼續與溫上磊聯手夾擊李光耀。

李光耀當然不會傻到呆呆等著溫、張兩人夾擊自己,一個跨下運球之後向右切,緊接著背後運球變換方向,要從左邊突破溫上磊。

下半場比賽幾乎可以說被李光耀耍的團團轉的溫上磊,從之前的經驗吸取教訓,知道李光耀的運球技術非常純熟,認為李光耀一定不會單純的向右切,接下來絕對會有不同的動作,而溫上磊賭中了,在李光耀背後運球的瞬間整個人撲向右邊,右手伸出,腦海裡已經出現他抄到球,並且與張國良完成快攻上籃的畫面。

不過溫上磊沒有想到的是,李光耀的運球技術,不,李光耀這個人的實力,比他想像的還要強大的太多。

李光耀在背後運球之後又接上變向換手運球,讓溫上磊撲了空,運球往右切,見到向陽的球員已經在禁區築起厚實的防線,在罰球線外一步的地方收球,做了投球假動作,將追上來的張國良騙起,等到張國良整個人從眼前飛躍而過之後,彎曲膝蓋,跳投出手。

不知道是不是剛剛的重摔影響,又或者是李光耀太急於對向陽進一步施加壓力,李光耀這一球出手的節奏過快,球的弧度雖然漂亮,但是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

光北學生發出惋惜的〝噢〞聲,而接下來他們看到一道巨大的身影從人群中跳起來,抓下了這顆籃板球。

辜友榮落地的時候,雙手緊緊抱住球,瞪著周圍的光北球員,禁區是我的天下,這顆籃板球,誰也別想從我手中偷走!

見到辜友榮抓下籃板球,光北學生的心臟開始加快,下半場比賽光北很明顯地壓制住辜友榮在禁區的發揮,甚至有幾次漂亮的火鍋封阻的出現,但是每一個人都看的出來辜友榮在禁區的宰制力絲毫不亞於在下半場比賽爆發的李光耀。

只要辜友榮還在,光北高中就沒有鬆懈的本錢。

辜友榮把球傳給過來接球的溫上磊,溫上磊瞄了紀錄台的計時器一眼,離比賽結束還有2分28秒,雙方差距僅僅只有3分,光北隊只要投進一顆三分球就可以把比分追平。

溫上磊眼神露出堅定的光芒,這一球,一定要打進!

溫上磊將球帶過半場,見到場邊的顏書洋雙手往下壓,用唇語對他說:「上磊,穩下來。」

溫上磊對顏書洋點頭,深呼吸,把躁動的情緒壓下來,伸出右手指揮隊友跑位,這一刻,場上十名球員根本聽不到觀眾席上的歡呼聲跟鼓譟聲,精神全部投注在比賽裡面。

「球!」在比賽關鍵時刻,身為王牌球員的辜友榮想要一肩扛起球隊的勝負,跑到高位向溫上磊要球。

溫上磊將球傳給來到三分線的辜友榮,正當每個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辜友榮身上的時候,溫上磊往辜友榮跑了過去,從辜友榮手中把球拿回來,直接運球往禁區切,一時間光北竟然沒有人擋下溫上磊,就連溫上磊自己都沒想到竟然會這麼順利,長驅直入切進禁區,收球就要上籃。

魏逸凡在最後一刻撲了過去,不過因此放了陳信志一個大空檔,溫上磊小球傳給空手切進禁區的陳信志,溫上磊這個突如其來的切入搞的光北防守大亂,陳信志周圍沒有任何人防守,速度飛快的李光耀這時從外圍衝進禁區,明知自己來不及封阻陳信志,卻依然高高跳起來,抱著一絲希望想要嚇一嚇陳信志。

然而就跟溫上磊的切入出乎光北預料,陳信志這一球簡單的上籃失手也出乎向陽預料。

看著球在籃框上轉了一圈後滾了出來,陳信志幾乎想要殺了自己,在這種關鍵時刻這兩分沒有拿到對向陽來說實在是太傷了!

觀眾席上的向陽學生抱著頭不敢置信地看著球滾出來,陳信志為了彌補過錯,連忙想要把籃板球搶下來,但是光北隊豈會給他這個機會,魏逸凡跳起來一把將滾下來的球抓在手裡,順手將球傳給李光耀。

「走!」李光耀一接到球大喝一聲,提醒隊友向前衝,想要趁亂打出一波讓向陽來不及反應的快攻。

包大偉頭也不回的往前衝,速度飛快的張國良立刻追了上去,向陽全隊也趕緊回防,除了溫上磊之外。

溫上磊不去管往前飛奔的包大偉,貼上運球的李光耀,但是沒有張國良幫忙的他根本對李光耀產生不了任何威脅性,李光耀沒有做任何變換方向的動作,重心壓低直接往右切,加上楊真毅的單擋掩護,輕而易舉地把球帶過前場。

不過溫上磊不放棄,在李光耀跨過中線速度慢下來的時候追了上去,張開雙手站在李光耀面前,張國良這時也拋下包大偉,過來與溫上磊聯手包夾李光耀。

李光耀被兩人困在中線與邊線的角落無法動彈,楊真毅見此馬上過來接應。

李光耀把球傳了出去:「直接打掉!」

楊真毅點頭,下球筆直地往禁區切,上前防守的是翁和淳,楊真毅面露決絕之色,身體一沉,加速往右邊切,進攻路徑卻被翁和淳預料到,身體擋在楊真毅面前。

楊真毅反應速度很快,收球大轉身擺脫翁和淳,擔心翁和淳會在最後一刻撲上來,雙腳奮力往左邊跳,做出高難度的空中橫移跳投。

不過楊真毅上場至今還沒有找到手感,這一球又是高難度的出手方式,這一投再次失手,球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

幸運的是球直接彈向高偉柏,辜友榮與陳信志的籃下卡位變的徒勞無功,高偉柏雙手穩穩地抓下球,此時站在他面前的是高他十公分的辜友榮,高偉柏明白面對這樣的敵人不能隨意出手,否則只有被封蓋的份。

高偉柏把球往上舉,做出假動作,但是辜友榮不為所動,高偉柏在狹小的禁區下球往右切,一個運球之後往左轉身,跨步收球用左手上籃,利用籃框當掩護防止辜友榮的大手。

然而高偉柏整場比賽下來消耗了太多體力,爆發力跟速度有著明顯下滑,雖然聰明地利用籃框當掩護,但是辜友榮把他的動作都算計在內,腳步移動,舉起右手跳了起來,送給高偉柏一記大火鍋。

向陽學生爆出如雷的歡呼聲,不過他們高興的時間沒有太久,因為被辜友榮拍飛的球直接落在包大偉手裡。

場邊的謝雅淑見到楊真毅跳投失手,高偉柏又被辜友榮賞了一個大火鍋,雖然球落在包大偉手裡,她卻忍不住站了起來:「你們打這麼急幹什麼!?還有時間啊!不要被緊張控制你們的腦袋,在場上要思考!」

謝雅淑的話語宛如當頭棒喝,讓場上急於追分的隊友冷靜下來,李光耀望向計時器,看到時間還有2分15秒,分差只有3分,時間上絕對綽綽有餘,還不是需要著急的時候。

身為執行助理教練,實質上就是總教練的李明正這時開了金口:「冷靜下來,還有時間。」故意大聲說道:「向陽已經進入加罰了,好好運用這一點!」

顏書洋瞪著李明正,心裡暗罵李明正狡猾,他明白李明正這時故意提起加罰,除了提醒場上的光北球員之外,也是為了對向陽球員施加壓力,利用這種方式告訴他們:「向陽的小伙子們,你們現在團隊犯規已經四次了,如果再犯規,不管是不是出手時的犯規,都會把我們光北的球員送上罰球線!」

顏書洋正打算開口大聲下達指示,但是李光耀突然啟動引擎,李明正說的話提醒了他,以他目前百分百的罰球命中率向陽絕對不會笨到送他到罰球線,也代表張國良與溫上磊的包夾防守沒辦法像先前一樣緊迫逼人。

李光耀直接衝破兩人的防守跑向包大偉,包大偉正煩惱不知道該把球傳給誰,見到李光耀甩開溫、張兩人,馬上把球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一接到球就直接往禁區切,積極又明顯的意圖讓向陽備感壓力,李明正的話語對向陽的球員造成影響,讓他們的防守變的綁手綁腳。

李光耀就利用這一點切入禁區吸引向陽所有人的注意力,收球起跳,把辜友榮、陳信志騙到空中,雙手用力地把球傳給外圍空檔的楊真毅。

楊真毅在右側四十五度角的位置接到球,是最適合擦板的地方,但是楊真毅在第四節的投籃命中率是零。

楊真毅心裡出現猶豫,不過李光耀一道大吼聲馬上把這個情緒趕走:「投啊!」

楊真毅望向李光耀,後者正用堅定且自信眼神望著他,楊真毅被李光耀的眼神感染,信心充滿了胸口,膝蓋微蹲,舉球,跳起,出手。

球劃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落在籃板上反彈而下,精準地落入籃框之間,激出一道清脆的唰聲。

楊真毅中距離擦板投進,在比賽剩下2分07秒的時候,雙方差距僅僅1分,比數72比73。

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不斷歡呼:「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歡呼聲之可怕,直接把顏書洋現在的大吼聲給淹沒,顏書洋發覺場上的球員根本沒有聽到自己的聲音,雙手舉高,吸引正控球運過半場的溫上磊注意。

顏書洋見到溫上磊望向自己,馬上把雙手往下壓,唇語說:「穩!」指指籃下,又說:「給友榮!」搖搖頭,雙手在胸前交叉變成一個X:「別急。」

溫上磊點頭,了解顏書洋的意思,慢下節奏,高舉右手比出戰術,其他四名隊友馬上動了起來,本來溫上磊沒有馬上傳球的意思,指揮隊友跑位只是為了打亂光北的防守陣式,但是李光耀再次衝了上來,對溫上磊的運球施加壓力。

溫上磊不想正面跟李光耀交鋒,把球傳給張國良。

張國良剛剛也有看到顏書洋的手勢,知道他希望球隊穩下節奏,不要著急發動攻勢,在左側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接到球之後壓低身體,雙手把球放在身體右後方,用肩膀與身體保護球,包大偉若是想抄球,這樣的姿勢可以讓他馬上往左邊轉身擺脫包大偉的防守。

包大偉心裡想抄球,又擔心張國良會趁機溜走,兩相權宜之下,包大偉決定跟張國良一樣壓低身體,只要張國良有任何動作他會馬上做出反應。

張國良瞄了計時器一眼,眼珠轉動,望向包大偉雙眼,在進攻時間剩下12秒的時候下球往右切,包大偉馬上往左後方退,但是包大偉隨及撞上了一堵牆,整個人差點被反作用力弄倒在地。

張國良利用陳信志的高位掩護擺脫包大偉之後更是加快速度往禁區切,但是他很快遇到魏逸凡,快如脫兔般的腳步停了下來,把球傳給左側三分邊線外的翁和淳。

翁和淳一接到球就下球往右硬切楊真毅,魏逸凡擔心楊真毅被過,一個跨步過去協防。

兩人默契絕佳地把翁和淳擋了下來,但是翁和淳與陳信志的默契也不差,翁和淳不慌不忙地地板傳球給從三分線外空手切的陳信志。

陳信志接到球之後沒有跟大家想的一樣直接切入禁區,正當高偉柏鬆一口氣的時候,陳信志將球往右邊傳了過去。

眾人眼睛隨著球移動,看到接到球的是球場上最龐大的球員,光北球員心中一涼,楊真毅、魏逸凡頭也不回地直接衝了過去。

辜友榮在絕佳的時機空手切,陳信志也在絕佳的時機傳球,辜友榮雙眼冒著火燄,這一球他勢在必得!

辜友榮跨大步,一個運球就到了籃框之前,收球做假動作將高偉柏騙了起來。

到了關鍵時刻辜友榮變的更加謹慎,高偉柏畢竟是擁有甲級實力的球員,今天在防守端也有傑出的表現,辜友榮可不想因為自己的著急而錯失了得分機會。

然而這個假動作也給與魏逸凡跟楊真毅足夠的時間撲過來,辜友榮鼻子哼了一口氣,再做一個假動作將楊真毅跟魏逸凡雙雙騙起,靠在他們身上主動製造身體接觸,同時將球丟了出去,打板投進。

尖銳的哨音響起,然而辜友榮還來不及發出興奮的吼聲,底線裁判雙手握拳,在胸前來回揮轉:「走步違例,進球不算,球權轉換!」

高偉柏右手緊握拳頭:「好耶!」

這個判決讓辜友榮非常不滿,本來是一次漂亮的進算加罰提升向陽氣勢與拉開比數的大好機會,卻變成球權轉換的走步違例,光北甚至可能在這一波進攻中把比分壓過去,這讓辜友榮非常不能接受。

辜友榮對底線的裁判抗議:「裁判,是犯規進算吧!?」

裁判搖頭:「你在做第二次假動作的時候軸心腳有移動,我看的清清楚楚。」

辜友榮還是不甘心,這場比賽的意義對他跟向陽高中來說太重大,尤其比賽到這種時刻,進算加罰與走步違例之間的差距很可能就是決定這場比賽勝負的關鍵。

場邊的顏書洋心裡也感到萬分可惜,但是他知道現在絕對不能把脾氣發洩在裁判身上:「友榮,回防,把精神放在防守上!」

辜友榮聽到總教練的訓斥聲,就算再怎麼不服氣也只能扭頭跑回後場防守。

辜友榮大步跑到後場的籃框底下,心裡的鬱悶還是揮散不去,深吸一口氣,大吼:「啊啊啊────!!!」

大吼完之後,辜友榮大口呼了幾口氣,心裡的氣憤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拍拍手,對隊友喊道:「大家加油,一起守一波!」

其他四名隊友馬上回應:「好!」

見到辜友榮用自己的方式冷靜下來,顏書洋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瞄了計時器一眼,比賽只剩下1分50秒。

顏書洋腦海中浮現出最壞的場面,深吸一口氣,如果光北隊這一波進攻又打進的話,我就要用掉這場比賽最後一次暫停了。

顏書洋看著場上,暗自希望事情的走向別跟他想像的一樣。

此時,張國良與溫上磊亦步亦趨地守著李光耀,運球過半場的是楊真毅。

在把比數追到只剩下1分差的時候,光北反而不急了,這一波進攻的節奏明顯慢了下來,不過這並沒有讓向陽感到鬆懈,反而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襲來,這一波進攻的光北就像是一座火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噴發出吞噬萬物的灼熱岩漿,不說別的,光是李光耀這個人的存在就足以讓向陽感到不安。

李光耀的身高並不是太突出,但是他的存在感對於向陽來說就跟巨人一樣恐怖。

楊真毅雙腳一跨過中線之後就停了下來,一時間球館安靜的嚇人,但是在安靜之中有著一股劍拔弩張的緊繃氣氛瀰漫整座球館,不分光北向陽,場外的隊友皆捏緊了拳頭,眼睛注視著場內眨都不敢眨,而觀眾席上的人手心冒著冷汗,心跳加速。

計時器顯示的時間不斷減少,但是球場好像靜止下來,場上的球員除了運球的楊真毅之外動也不動,一直到進攻時間剩下12秒的時候,李光耀動了。

李光耀往禁區衝,包大偉、魏逸凡、高偉柏準備好要為李光耀單擋掩護,幫他甩開張國良與溫上磊蒼蠅般煩人的防守。

楊真毅看著李光耀在人群之間不斷竄動,而張、溫兩人似乎找到防守訣竅,這一次沒有輕易地讓李光耀擺脫防守,但是當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李光耀身上的時候,楊真毅將球傳給魏逸凡。

向陽每個人都認定李光耀將會再次承擔進攻的責任,因此對其他人疏於防範,這時見到魏逸凡在罰球線接到球,本來已經被李光耀攪的一團亂的陣形更是沒辦法馬上做出反應。

魏逸凡下球往禁區切,收球上籃,在起跳的瞬間辜友榮回到禁區,但是這並沒有阻止眼裡只有籃框的魏逸凡,他絲毫不懼地朝著辜友榮迎了上去,現在向陽只要再犯規就進入加罰狀態,魏逸凡信心膨脹,認為這一球辜友榮不是放他上籃,就是只能用犯規阻止他而已。

辜友榮深吸一口氣,眼神噴發出熊熊意志,你、太、小、看、我、了!

辜友榮彎曲膝蓋,高高跳起來,舉起右手,在魏逸凡放球的瞬間用力往下一揮,〝啪〞,送給魏逸凡一個大火鍋。

球飛了出來,翁和淳離球最近,一個箭步把球抓在手裡,而張國良與溫上磊頭也不回的往前場衝,光北唯一衝回去防守的只有李光耀。

翁和淳雙手把球往後一拉,蓄力把球丟到前場,但球在脫手瞬間眼前卻突然飛來一道黑影。

包大偉就像排球攔網員一樣跳起來高舉雙手,將翁和淳這一個傳球攔下,讓向陽的快攻胎死腹中,但是被包大偉並未能夠把球抓下,被他攔下的球直接落在翁和淳手裡,危機還沒有解除。

「走!」翁和淳運球往前場衝,見到陳信志已經衝過中線,直接把球傳了過去,但是李光耀這時像是飛箭一樣竄了出來把這個傳球抄走。

「球!」魏逸凡高舉雙手對李光耀要球,李光耀立刻把球傳了過去,同時加快腳步往禁區空手切,手往上一指,示意魏逸凡把球往上丟。

李光耀速度快的驚人,而且意圖非常明顯,他要跟魏逸凡合力來一次技驚四座的空中接力灌籃!

李光耀就像聞到血腥氣味的鯊魚,潛藏在體內的獵殺細胞沸騰,猛吸一口氣,已經算好腳步要展翅高飛,他要利用這一次灌籃把比分壓過向陽,並且一口氣擊碎向陽的氣勢與士氣!

李光耀算盤打的漂亮,可是最後卻落了一場空,因為辜友榮在這種時候竟然大膽地離開禁區,在球將要落到魏逸凡手裡之前把球抄走。

辜友榮抄到球就往前場衝,像是一台坦克一樣爆發出誰敢擋在我前面就把你們碾碎的狂爆氣勢。

光北沒有人想到辜友榮在比賽尾端竟然還有這種驚人的體能,加上認為他一定會在中途把球傳出去給運球能力比較好的隊友組織進攻,一時間竟然沒有人擋在他面前,讓他一路毫無阻礙地衝到前場。

謝雅淑心裡大驚,在場外大喊:「快把他擋下來啊!不要讓他出手!」

高偉柏、翁和淳、李光耀、魏逸凡、包大偉馬上往辜友榮衝了過去,高偉柏、楊真毅跑到籃下一左一右站定,李光耀、魏逸凡與包大偉則從辜友榮身後包抄過去,所有人目光都放在辜友榮身上。

溫上磊與張國良分別在左側底角跟四十五度角三分線外埋伏,只要辜友榮一傳球,他們將會送上遙遠又美妙的祝福,翁和淳與陳信志則從後面拖車跟進,不管辜友榮最後傳給誰,他們都有把球放進籃框的決心與信心。

但是辜友榮眼裡此時只有籃框,心裡的念頭唯有得分,左腳踏過罰球線的瞬間收球往前跨了兩大步,奮力跳起,雙手把球舉高,就要完成一次霸氣衝天的雙手灌籃,光北當然不讓辜友榮如願,高偉柏與楊真毅垂直起跳,四隻手擋在辜友榮面前,而李光耀直接從後面飛撲而上,右手使勁一揮,打在辜友榮的右手上,不惜以犯規的代價來毀掉辜友榮這一次灌籃。

然而辜友榮的手像是鐵條一樣緊緊綑住球,被李光耀這麼一打之下雙手歪掉,但是手還是穩穩抓著球,去勢不減。

〝砰──!〞,辜友榮雙手把球用力塞進籃框之中,身體在空中與高偉柏與楊真毅碰撞,將兩人撞倒在地。

尖銳的哨音隨及傳來,裁判手指著李光耀,做出打手犯規的手勢:「光北24號,打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辜友榮、辜友榮、辜友榮、辜友榮、辜友榮──!!」

觀眾席上的向陽學生全都興奮地跳了起來,又叫又跳地呼喊辜友榮的名字,神情狂喜近乎瘋狂,板凳上的隊友也坐不住,全部站了起來用力揮動毛巾:「學長,太帥了!」「學長,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大家一起去甲級聯賽!」「學長,你是最強的!」

溫上磊、張國良、翁和淳、陳信志衝到辜友榮面前,在他面前歡喜慶賀,但是被他們圍繞在中間的辜友榮粗喘著大氣,神態顯得疲累。

整場比賽下來堅守在籃下,形成向陽最堅實的最後一道防線,進攻端又受到光北最緊迫盯人的嚴密防守,辜友榮剛剛那一記灌籃已經把體內僅存不多的體力榨乾,但是在顯露出疲憊的臉上,卻有一雙閃爍著堅定之意的雙眸。

辜友榮深吸一口氣,緩和呼吸,對四名隊友說道:「我們大家,一起去甲級聯賽。」

圍繞在身旁的張、溫、翁、陳四人重重點頭:「好!」

辜友榮站到罰球線,這時候光北學生發出了驚人的鼓譟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辜友榮用手抹去臉上的汗水,心臟像是大鼓一樣在胸口發出沉悶的咚、咚、咚聲響,辜友榮長吐一口氣,又深吸一口氣,讓心跳稍稍平緩下來,若不是第三節末端顏書洋讓他下場休息,辜友榮相信剛剛那一記灌籃會被身後的李光耀直接毀掉。

裁判對辜友榮伸出食指,輕吹哨音:「罰一球!」

辜友榮微微點頭,表示自己準備好了,雙手接過裁判的傳球,又深呼吸一次,快速跳動的心臟又變的更和緩一點。

罰球,被許多人視為籃球場上最輕鬆的得分方式,因為面前沒有任何人防守,而且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瞄準籃框。

然而罰球並不是大家所想的這麼簡單,尤其比賽現在來到第四節尾端,比分咬的非常緊,就算一次罰球只有一分的價值,但是這一分就足以讓向陽把分差拉開到4分,光北至少要用兩波進攻才能夠把比數追平。

這一次罰球對於向陽來說非常重要,也因為如此,辜友榮肩膀上的責任非常沉重,加上他又是一個不擅長罰球的球員,粗重的氣息、狂跳的心臟、周圍無形的壓力,讓辜友榮拿球的雙手微微抖動著。

夠了!不要亂想,專心在這一次罰球上,現在比賽已經快要進到倒數階段,只要把這一次罰球投進,光北就完了!

辜友榮在心裡對自己精神喊話,微微搖頭,甩去負面的想法與念頭,眼睛看著籃框,用他獨特的姿勢將球投出。

球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直直朝著籃框落下,辜友榮在罰球線上從未有過那麼好的出手感覺,他認為這一球一定會進。

但是球卻落在籃框後緣,在辜友榮期待的目光注視下無情地彈了出來。

高偉柏深知這個籃板球的重要性,搶在所有人之前卡到最好的位置,跳起來將這球抓下來。

這時,比賽剩下1分29秒,比數72比75,差距3分。

李光耀趁著張國良與溫上磊還沒有過來包夾,跑到高偉柏身邊將球拿到手中,一個人飛快地把球推見進到前場,逼得向陽全隊為了他一個人全速跑到後場防守。

李光耀這麼做不是要自幹,而是打亂向陽的防守節奏,他看的出來辜友榮非常疲憊,而且翁和淳跟陳信志上場時間也非常多,體力消耗非常劇烈,只要能夠多消耗他們一點體力,就能夠為光北帶來多一點優勢。

在決勝期,只要能夠為球隊帶來更靠近勝利的機會,就算叫他負責在場外幫隊友加油,他都會去做。

只要球隊最終能夠獲勝,那麼一切都值得。

張國良與溫上磊深怕李光耀真的會一個人如同鬼神般殺進殺出,連忙衝上去聯手擋下李光耀,這個時候光北其他人也衝到前場,幫忙李光耀設下了一道又一道堅固的掩護。

李光耀運用純熟的運球技巧在隊友的單擋掩護中試著找出一條可以通往禁區的小徑,但是向陽的防守嚴密,讓他找不到一絲空隙,只能把球傳出去給沒人防守的包大偉。

包大偉接到球馬上看向李光耀,想要把球回傳給他,但是李光耀身邊有著溫上磊與張國良,包大偉不敢把球傳回去。

「大偉,球!」

楊真毅跑到包大偉身邊將球拿了過來,見到向陽所有人注意力都還在李光耀身上,身體一沉運球往底線切,不過翁和淳很快跟了上來,跟在楊真毅身邊壓縮他的切入空間。

楊真毅突然在罰球線左側停了下來,收球準備急停跳投,翁和淳連忙撲上,但是楊真毅在中途把球傳了出去。

從弧頂三分線空手切的魏逸凡接到傳球,沒有下球,跨步往禁區切,辜友榮提前一步站到籃框底下不讓魏逸凡有輕易上籃的機會,心想如果魏逸凡想要主動製造犯規,他會直接把魏逸凡這個上籃給毀掉。

然而魏逸凡也沒有出手,把球傳給站在外圍的高偉柏。

高偉柏在右側三分邊線外接到球,看向李光耀的方向,這時李光耀硬是從張國良與溫上磊的夾擊掙脫而出,但是陳信志注意到李光耀的動向,擋在李光耀的面前,讓溫上磊與張國良可以追上他。

陳信志這個舉動順利影響到李光耀,但是也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他放高偉柏空檔。

高偉柏低頭一看,確定自己站在三分線後面,膝蓋蹲低,眼睛瞄向籃框,他已經很久沒有在三分線外出手過,沒想到再次出手三分球竟然是在乙級冠軍賽,球賽進行到第四節末端,比數落後三分的情況。

在新興高中的時候,總教練陳正義曾叫他除了禁區腳步之外要多練習其他不同的進攻技巧,於是他有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在練習外線跳投,但是後來他發現禁區那種單純力與力的對抗才是他最喜歡的戰場,外線投射什麼的就被他擱在一旁。

而在這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他練習外線投射最多的地方,就是他現在站立的右側三分邊線的位置。

高偉柏跳起,雙手大開,用著不管是哪一個教練都會叫他修正的投籃動作將球投了出去。

球在空中劃了一道彩虹般的拋物線,落在籃框後緣,筆直地高高彈起,楊真毅、魏逸凡、李光耀、包大偉、溫上磊、張國良、翁和淳、辜友榮全部衝進籃下,禁區頓時擠成一團,看著那很可能彈出來的籃球。

高高彈起的球落在籃框上,但是並沒有彈出籃框外,而是在籃框上左彈右跳,每一次與籃框輕微碰撞都減弱了反彈的力道,球在籃框上的彈跳幅度越來越小,最後落入籃框之中。

裁判右手對紀錄台比著三分球的手勢,他就站在高偉柏旁邊,非常確定高偉柏雙腳都站在三分線後面。

「吼啊啊啊啊───!」高偉柏興奮地仰天大吼,右手不斷用力地揮舞,心情激動不已,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也全部都跳了起來,大喊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而光北人現在如此激動的原因很簡單,在比賽剩下1分09秒的這個時候,高偉柏的三分球幫助光北把比分追平,比數75比75,在比賽進行38分51秒之後,雙方回到原點。

顏書洋神情緊繃,快步走到紀錄台前:「請求暫停。」

紀錄台鳴笛,裁判吹出尖銳的哨音:「向陽請求暫停!」

顏書洋手上拿著戰術板,對著用疲憊的步伐走下場的球員說道:「大家趕快坐下,把握時間回復體力,不要說話,注意聽我說就好。」

顏書洋蹲在球員面前,在戰術板上畫著戰術:「待會大家一樣,穩下來,不要急。剛剛大家在場上感受應該最明顯,每一次只要友榮拿到球,他都一定可以吸引光北的補防,至少會有兩到三個人去包夾友榮。」

「所以說我們等一下繼續利用友榮的牽制力,上磊,等一下你控球過半場之後把球傳給國良,跑到左邊底角埋伏。上磊一傳完球之後,友榮你直接到高位,國良,把球傳給友榮,傳完球就跑,空手切進禁區。」

「友榮,如果光北沒有注意到國良的空手切,把球給他,讓他切進禁區,你直接拖車跟進,如果光北注意到國良的空手切,你自己持球單打,和淳,你上來幫友榮掩護,造成光北的錯位防守,楊真毅體型最小最好打。」

「我再說一次,穩下來,不用急,光北第一年創隊,我們的經驗比他們豐富太多,他們等一下一定會心浮氣躁,我們不需要跟著他們一樣著急。」

「防守端,注意李光耀這個人,但是也不能因此放掉其他人,大家剛剛都受到教訓了,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都是很有實力的球員,不要輕易放他們空檔。」

「現在光北進攻打的很亂,基本上光北沒有戰術可言,他們一心只想要把球交給李光耀而已,所以他們在場上會不斷用單擋掩護幫李光耀。等一下不管是誰,只要遇到李光耀朝自己切,故意露出左邊的空隙,讓李光耀往右邊去,我們防守往邊線縮,把李光耀夾死在右邊底角,他到時候一定會傳球,你們抓準機會去抄球。」

「還有…」

顏書洋話還沒有說完,紀錄台鳴笛,裁判吹出尖銳的哨音,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顏書洋深吸一口氣,直視球員的雙眼,用堅定不移的口氣說:「這場比賽你們一定會贏,我知道,因為你們是我教出來的球員,我知道你們的實力比光北強。」

五名球員感受到顏書洋口氣中的堅定,心裡鎮定下來,站起身,昂首闊步地走上場。

辜友榮拍了顏書洋的肩膀:「教練,我一定會把向陽帶到甲級聯賽,這是男人的約定。」

顏書洋點頭:「男人的約定。」

顏書洋看著五名球員的背影,是那麼的高大,那麼的厚實,心裡湧現出強烈的念頭,這場比賽,我們一定會贏!

暫停回來,向陽發底線球。

辜友榮從裁判手中接過球,把球傳給溫上磊,溫上磊小跑步地把球帶過半場,按照顏書洋所下的指示,一過半場就把球傳給張國良,自己跑到左邊底角三分線埋伏。

張國良接到球,瞄了計時器一眼,進攻時間還有18秒,時間綽綽有餘。

辜友榮從底線跑到三分線的位置要球,張國良立刻高吊傳過去,傳球的同時壓低身體往禁區衝了過去,不過這一次光北吸取教訓,包大偉緊緊黏著張國良,不給他接球的機會。

張國良切到中途就往右側三分線跑,不讓自己的存在影響了辜友榮的單打。

辜友榮轉身面對籃框,高偉柏蹲低身體,後退一步,他不怕辜友榮投,只怕辜友榮會運用那個厚實的身材跟兩公尺的身高硬切。

高偉柏眼裡閃爍著沉著,來吧,放馬過來!

辜友榮身體一沉,下球往左切,高偉柏馬上往右後方退要擋下辜友榮的切入,不過翁和淳的單擋掩護來的及時,替辜友榮擋下了高偉柏。

高偉柏心頭一驚,馬上繞過翁和淳,一邊追著辜友榮一邊大喊:「幫忙防守!」

在光北禁區當中楊真毅是體型最瘦小的人,辜友榮的切入對他造成了莫大的壓力,而辜友榮利用體型上的巨大差距,右邊肩膀對著楊真毅微微一頂,龐大的衝擊力讓楊真毅頓時後退了兩步,辜友榮順勢收球大轉身,籃框已經近在眼前。

這時高偉柏與魏逸凡雙雙貼近辜友榮,形成一前一後的包圍網,然而辜友榮理也不理,跳起來就要轟炸籃框。

高偉柏與魏逸凡跟著跳起來,四隻手高高舉起,不過辜友榮這時候把球傳給外圍的張國良。

辜友榮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張國良在右側三分線接到球面前完全無人防守,膝蓋彎曲舉起球就要出手投籃,包大偉一個箭步撲了上去,但是卻因此被張國良的假動作所騙。

張國良下球往左切,順勢躲過撲來的包大偉,但是現在禁區擁擠不已,切進去絕對不會有好下場,一個運球之後停了下來,急停跳投出手。

顏書洋見到張國良的出手,心裡一緊,暗叫糟糕!

正如顏書洋所想,張國良出手太倉促,這一球投的太大力,球落在籃框邊緣彈了出來,高偉柏、魏逸凡卡位搶到好位置,告訴自己一定要把這一顆籃板球搶下來。

但是在他們後面,有一個身高兩公尺的巨人並不想讓他們稱心如意。

辜友榮體能下降,被高偉柏與魏逸凡擠在身後,但是他還是奮力跳起來,在高偉柏與魏逸凡之前把球往後撥。

球好巧不巧地撥到陳信志面前,讓他輕而易舉地將球抓在手裡,運球切進禁區,要完成剛剛張國良沒有完成的事,把球投進。

陳信志在籃框前面一公尺半的地方停了下來,拔起來跳投出手,然而這一記看似簡單的跳投卻沒有得手,因為原本被辜友榮頂開的楊真毅衝了上來,在陳信志出手瞬間奮力跳起,右手努力往上一伸,竟然碰到球的屁股,改變了球的軌跡。

楊真毅暗叫一聲僥倖,看著球落在籃框後緣後正對著自己彈了回來,球來的太快,楊真毅根本來不及反應,球就擦過楊真毅的肩膀往右邊邊線飛去。

「我的!」包大偉大喊一聲朝著球追了過去,球最後是碰到楊真毅的身體,如果出了界是向陽球權,而且是發邊線球,不用運球過半場,整整24秒的進攻時間讓向陽發揮,這種狀況實在太危險了。

包大偉現在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他一定要把這顆球救回來!

包大偉拔腿狂奔,見到球落地之後彈往界外,心一橫,左腳一踏,整個身體像是青蛙一樣往前撲,在球落地之前抓到球,但是整個人已經快趴倒在地上的他,沒辦法像先前高偉柏那樣把球往前場甩,只能勉強把球往後丟,希望接到球的是自己的隊友。

然而包大偉丟的位置非常不好,球竟然直接落在辜友榮的頭上。

辜友榮興奮地大吼一聲,跳起來將球抓下來,腦海裡已經想好落地之後就馬上用拋投把球放進籃框。

但是事情的走向跟辜友榮想像的不太一樣。

辜友榮落地的時候,李光耀從一旁靠近,右手從下往上一拍,把球從辜友榮手中拍走。

球高高飛起,高偉柏反應最快,跳起來將球抓下來,這時候楊真毅往前場跑,大喊:「球!」

高偉柏利用每一個打籃球的人都會學到的胸前傳球把球傳了過去,球傳的又快又精準,美中不足的是傳的不夠遠,楊真毅為了等球在中線的地方停了下來,但是一道黑影卻從旁邊竄了出來。

溫上磊助跑之後跳起來,硬生生地在楊真毅面前攔截到球,落地之後對著隊友大喊:「不要急,我們穩一波!」

話一說完,溫上磊瞄了計時器一眼,離比賽結束還剩下40秒,進攻時間則是重新計算,有整整24秒的時間。

溫上磊粗喘著氣,見到楊真毅退到禁區內防守,鬆了一口氣,比賽到了最後他的體力也已經燃燒到了盡頭,綠豆大小的汗珠不斷從額頭上流下,心臟砰砰亂跳。

然而溫上磊沒有辦法休息太久,因為他看到一個身穿24號的男人朝他衝了過來。

溫上磊心裡暗罵一聲,這時張國良跑到左側三分線外接應,溫上磊立刻把球傳了過去,自己空手跑到左側底角三分線外埋伏,辜友榮則再次上到高位要球。

乍看之下,向陽這一波進攻又要用同一種戰術。

高偉柏心想,接下來你拿到球就會往左切,隊友就會過來幫你掩護讓你可以單打楊真毅是吧,哼,同一招對我可不管用!

就在高偉柏這麼想的時候,辜友榮突然轉身往禁區空手切,完全把他甩在後面。

張國良見狀立即把球塞給了辜友榮,高偉柏暗叫一聲不妙,回頭馬上追了過去,所幸魏逸凡站位離禁區不遠,又密切注意著辜友榮的動向,在辜友榮轉身的一瞬機就站到籃下,楊真毅也拋下翁和淳從左邊衝了過來,甚至連李光耀都要衝進禁區。

光北的每一個人都想辜友榮剛剛把球傳出去,但是張國良卻沒有投進,這一球絕對不會再傳,一定會選擇自己上,紛紛撲了上去。

然而辜友榮就是抓準了這一點,在空中又把球傳了出去,而這一次他選擇的對象是埋伏在左邊底角的溫上磊。

幾分鐘之前溫上磊才在同一個地方投進三分球,現在離他最近的李光耀甚至在三步以外的地方,溫上磊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按照平常練習的節奏跟速度穩穩地將這顆球投出。

李光耀知道自己絕對來不及蓋溫上磊火鍋,可是他不肯放棄,對自己的彈跳力極有信心的他,打著溫上磊如果這一球投籃弧度不高,說不定有機會可以碰到球的算盤,往前踏兩步之後奮力跳起來,不過溫上磊經過整場比賽下來早就知道李光耀彈跳力非常驚人,出手時故意拉高弧度,李光耀就算突然長高十公分也絕對沒辦法碰到這顆球。

溫上磊落地的時候依然保持著出手姿勢,右手高舉著,眼睛緊緊盯著籃框,臉上露出自信之意。

這一球,會進!

球完完全全按照溫上磊所希望的方向跟角度往籃框飛,不過溫上磊這個完美的劇本卻沒辦法畫下最精彩的句點,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

溫上磊雙眼瞪大,怎麼可能!?

籃底下頓時擠成一團,高偉柏使勁把辜友榮卡在自己後面,魏逸凡也把陳信志擋著,不過這一顆球彈的角度卻比他們任何人想像的都還要低,而且速度非常快,就像是朝自己臉上射來的子彈,高偉柏來不及反應,雙手才準備要接球,球就從他的右手指尖溜走,球的軌道也因此改變,本來往弧頂三分線飛的球在高偉柏手裡拐了彎,朝左邊飛去。

包大偉與張國良離球最近,加足馬力追了上去,兩人同時判斷出球會在接近中線的地方出界,憑自己的速度絕對可以在這之前追到球,唯一的問題是怎麼比對方更快搶到球!

包大偉與張國良眼角餘光盯著對方,心裡不約而同地浮現出同樣的想法:絕對不讓你搶到這顆球!

包大偉與張國良誰也不讓誰朝著球衝了過去,兩人手部都有推擠的動作,邊線的裁判有注意到,但是比賽到最後一刻裁判想要讓球員以自己的實力分出勝負,而且兩人手部動作都很明顯,不管吹誰犯規都對另一方不公平,如果吹了雙方犯規會讓比賽變的更複雜,於是場上執法裁判非常有默契,都沒有吹哨。

就速度上張國良比包大偉快一點,經驗也更豐富,在這一場追逐戰之中占上風的應該是他,但是張國良卻突然在即將追到球的時候停了下來,包大偉心中一喜,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張國良有什麼意圖,但是包大偉把握住機會,衝上前把球抓了下來,而這個時候他才理解為什麼張國良會停下來。

包大偉使勁全力跑去追球,速度在最高點的情況下根本沒辦法瞬間煞車,包大偉雖然追到球,但是眼前就是邊線,只要再踏出一步就會出界。

包大偉在無可奈何之下往前跳,但是他在空中想到辦法,腰部用力,身體轉了半圈,看著張國良,右手用力把球往張國良腳邊砸了過去。

然而包大偉現在的反應在張國良的預料之內,張國良身體一側,躲過包大偉砸來的球,轉身馬上去追球。

張國良的判斷力非常精確,可是當他轉身的瞬間臉色大變。

場上,楊真毅跟張國良一樣將包大偉的動作全部計算在內,但是楊真毅比張國良更高明的地方在於,他同時也算準了張國良的反應。

楊真毅從人群中衝出來追球,張國良牙一咬,拼了命地衝上去,兩人一左一右地衝向球,誰都不讓誰,為了早一步追到球兩人皆伸長了手,但是兩人都太過心急,手太早伸出來,指尖同時撥到球,兩人指尖的力道加諸在球上,讓球從他們手中飛走,直接落到界外。

邊線的裁判此時吹響哨音,指著張國良:「向陽碰出界,光北球權!」

張國良不敢置信地望向裁判,喊冤道:「裁判,是他碰出界外的。」

裁判非常確信地搖頭:「我就站在旁邊,我確定是你最後碰出界的。」裁判指著光北進攻的籃框:「光北球!」

顏書洋心裡一緊,這一次球權判給光北,對向陽來說是極為不利的一件事。

當了十數年教練的顏書洋,也因為這個判決而不安地吞了口口水,因為他知道這很可能是一個決定比賽勝負的判決。

顏書洋咬牙,望向計時器,發現在一團混亂之中,距離比賽結束只剩下17.8秒。

這時,李明正跨步走向紀錄台,顏書洋鬆了一口氣,馬上蹲下撿起戰術板跟白板筆,要對球員下達這一波防守的戰術,而場上的向陽球員也因此鬆了口氣,紛紛準備走下場,但就在這個時候,高偉柏從裁判手中接過球,從剛剛球出界的地方發球進場。

至於高偉柏傳球的對象,自然是那個身穿24號的王牌球員,李光耀。

李光耀一接到球就往前場衝,顏書洋發現不對,連忙對著場上的球員大喊:「注意李光耀,他攻過來了,快去防守他!!!!!」

向陽球員這才發現李明正竟然沒有喊出暫停,而李光耀來的太快,一時間向陽防守陣形大亂,場上五名球員全部朝著李光耀撲了上去。

顏書洋握緊拳頭,緊咬牙根,眼中噴發出夾雜憤怒與驚訝的光芒,望向已經站回原本位置的李明正。

李教練,好大膽的作風啊!第一年創隊而已,你就這麼相信場上球員的能耐嗎!?

顏書洋回過頭來看著場上的情勢發展,此時觀眾席上鴉雀無聲,兩邊都知道這一波進攻將是整場比賽下來最重要的一球,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音,專注地看著球賽。

場上,李光耀只花不到兩秒鐘的時間就衝過半場,毫不停留地往籃下衝,吸引到向陽五人包夾防守,身體在空中跳起來把球往外傳,此時光北其他四名隊友也跑到前場加入進攻行列,接到李光耀傳球的是拖車跟進的高偉柏。

翁和淳與陳信志同時迎了上去,辜友榮則坐鎮禁區,張開雙手,宛如禁區魔神般站立著,張國良與溫上磊則分別找上了楊真毅與魏逸凡。

高偉柏見到有三人擋在自己眼前,身體壓低,硬是從翁和淳與陳信志中間突破防守,但是他很快看到辜友榮這道向陽最後也是最堅實的防線,沒有硬上,馬上把球傳了出去。

楊真毅在接近左側三分邊線的地方接到球,面對張國良的防守,做了投籃假動作之後下球往右切,張國良沒有被楊真毅的假動作所疑惑,腳步往左邊退,剛剛與楊真毅追球導致球權轉換,張國良沒辦法接受這個判決,可是裁判不可能改判,張國良因此下定決心要利用自己的防守把球權要回來。

就算身高上有著十公分以上的差距,但是張國良毫無懼色,甚至緊緊跟著楊真毅,沒有被楊真毅甩開。

楊真毅一路切到罰球線,煞車停了下來,雙手把球舉起準備急停跳投,但是楊真毅並沒有跳起來,這一下只是想把張國良騙起來的假動作,但是讓楊真毅訝異的是,張國良完全沒有被他騙起,甚至趁他停下來的時候貼上來,左手下手抄球。

楊真毅連忙將球往後高舉,上半身突然做出劇烈動作,導致楊真毅下半身重心不穩,右腳往後一退,而張國良的防守變的更加積極,楊真毅擔心會被裁判吹走步,立刻把球傳了出去。

接到楊真毅傳球的是魏逸凡,站在右側三分線外的他沒有做任何的假動作,直接下球往右切,試著走底線切進禁區。

溫上磊第一步沒能擋下魏逸凡,不過禁區的辜友榮馬上站到魏逸凡的切入路徑上,他要讓魏逸凡知道想從底線切進他鎮守的禁區,是一件再愚蠢也不過的行為。

只不過曾經在甲級聯賽擁有先發上場經驗的魏逸凡也知道切底線的箇中風險,兩次運球之後轉身往左切,要從左邊切到禁區。

然而辜友榮早已看穿魏逸凡的意圖,右腳一跨,又站在魏逸凡必經的進攻路線上。

關鍵時刻,魏逸凡沒有硬打,把球傳給站在弧頂三分線外的包大偉。

「大偉,球!」魏逸凡傳球的瞬間,楊真毅馬上跑到他身旁要球。

翁和淳連忙追了上去,但是包大偉卻沒有把球交給楊真毅,而是趁著向陽在高偉柏、楊真毅、魏逸凡輪番進攻,防守還是處於雜亂狀態的時候把球傳給一道從底線界外跑上來的人影。

場外的顏書洋對著場內的球員大喊:「小心李光耀,不要管其他人,快去包夾他!!!」

顏書洋知道李光耀是場上進攻能力最強的球員,誰都可以,但絕對不能是由李光耀執行最後一擊!

聽到顏書洋的大喊聲,向陽球員如夢初醒,見到李光耀像是鬼影一樣從他們後面衝出來,跑到包大偉身邊接到球,這才反應過來,張國良與溫上磊馬上衝上去夾擊。

這個時候,離比賽結束還有8.3秒。

李光耀接到球,眼睛盯著籃框,不去看朝自己衝來的張國良與溫上磊,蹲低身體把球舉起,準備出手三分球,張國良與溫上磊連忙飛撲上去,但是讓他們後背一涼的是,這竟然是李光耀的投籃假動作。

李光耀下球往右切,在罰球線停了下來,收球瞄籃,舉球跳了起來。

翁和淳從一旁撲了上來,從李光耀騙起溫上磊與張國良那時候,他就賭李光耀一定會自己出手,拋下對位防守的楊真毅衝了上來,而結果正如他所預料。

翁和淳右手伸高,封出李光耀的出手角度,在翁和淳心裡,算準李光耀意圖的他將送給李光耀一個永生難忘的火鍋。

然而李光耀看著翁和淳,想蓋我火鍋,你還不夠格。

李光耀雙手往下壓,把球傳給無人防守的楊真毅。

楊真毅在右側四十五度角的地方接到球,離比賽結束還剩下6.4秒。

「哇啊啊啊啊啊!!!」見到楊真毅在最拿手的地方接到球,陳信志馬上衝了過去,雙手胡亂揮舞,發出一連串的怪聲。

楊真毅沒有被陳信志的怪聲嚇到,冷靜地做出投籃假動作把陳信志騙起,運球往左邊移一步,閃過撲來的陳信志,這才收球準備出手。

「哇啊啊啊啊啊!!!」怪聲再次出現,楊真毅眼角餘光發現張國良朝自己衝了過來,知道時間所剩不多,現在已經收球不能移動,就算繼續做假動作也沒有意義,而這時候一道人影吸引他的注意,讓他立刻把球傳出去。

從左側三分線空手切的魏逸凡接到球,沒有下球,直接跨步往禁區衝,這個瞬間,離比賽結束剩下4.9秒。

辜友榮眼睛緊緊盯著魏逸凡,翁和淳也從後方接近魏逸凡,算好魏逸凡的腳步,要在魏逸凡上籃的時候賞他一個火鍋,把比賽逼進延長賽。

魏逸凡跨兩步收球跳起來,辜友榮與翁和淳也同時跳起來要封住他。

吸引兩人包夾的魏逸凡,腹部用力,身體一矮,在空中把球丟給從左側三分線底角溜進來的高偉柏,這個瞬間,比賽剩下3.8秒。

高偉柏接到球就往禁區切,眼角餘光瞄到朝自己衝來的溫上磊,一個運球之後停下,收球跳起來。

溫上磊跟剛落地的辜友榮見狀同時跳起來,但是個性高傲的高偉柏沒有搶著當這場比賽的英雄,在空中把球傳給站在外圍,球場上實力最強,球館內被所有支持光北的人信賴的李光耀手上。

李光耀在罰球線上面一步的地方接到球,離比賽結束剩下2.4秒。

顏書洋雙眼瞪大,焦急地大叫:「不要讓李光耀出手!!!」

向陽五名球員同時往李光耀衝了過去,李光耀運球往後跨了一大步,雙腳踏在弧頂三分線外,膝蓋蹲低,眼睛瞄向籃框,左手準備收球,這個動作騙起第一個撲過來的翁和淳。

李光耀閃開翁和淳之後往右切,見到張國良、溫上磊、陳信志接連衝過來,左腳用力一踏,身體往右跳,拉開與他們三人的距離,雙腳奮力跳起來,身體往後仰。

張國良、溫上磊、陳信志同時跳起,但是在李光耀多踩一步拉開距離,身體又往後仰的情況下,他們三人連李光耀的衣角都摸不到。

李光耀身體在空中撐一下,在感受到地心引力開始把他往下拉的瞬間,右手輕柔地把球投了出去。

在這一個瞬間,比賽剩下1.1秒,球場內靜的彷彿連一根針掉落都可以聽的一清二楚,此時此刻每一個人都屏著呼吸,瞪大雙眼看著李光耀投出的這一球。

在緊繃的氣氛下,時間的流速好像變慢了,這一球在空中緩慢的飛著,每一個人的眼球隨著球拋物線的軌跡而移動著。

然後,球場上最振奮人心,卻也是最無情的聲音出現。

〝唰〞。

〝叭───!〞,球進的同時,比賽時間歸零,代表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


向陽這個系列賽,是我寫比賽的一個重大轉折點。
在最後一擊這本小說當中,也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多達三萬字的一章,希望大家可以享受在文字的世界之中!

寫作這一條路很辛苦,但是我始終相信,只要寫出好作品,只要用下去寫,並且堅持下去,一定會有我出頭的一天。
而我常把這一股信心,注入在最後一擊這一本小說,讓它充滿正面的能量,希望可以幫到遇到困境的讀者。

遇到困難,不要害怕,可以逃避,讓自己休息一下,但是休息之後,抬起頭,深吸一口氣,勇於面對困難!
讓我們一起加油!

最後,如果大家喜歡最後一擊這一部小說,請按一個讚,tag朋友過來看,或者分享這部小說讓更多人知道!
這是我第一次在極力誌提出這個請求,在我用了最多心力寫成的一章,希望大家可以幫我,謝謝!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