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看著自己的子弟兵走下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副焦躁煩悶的模樣,顏書洋深吸一口氣,沒有把情緒發洩出來,他是向陽高中的總教練,在這種時候更要表現出沉穩,向陽的球員年紀尚小,心智發展還不是非常成熟,如果他把心裡的情緒透過言語吼出來,軍心更亂,對這場比賽只有更負面的影響。

顏書洋蹲了下來,看著球員的眼睛,緩緩地對球員說:「閉上眼睛,用力打自己一巴掌。」

球員愕然,但是還是照顏書洋的意思,閉上眼睛,伸出右手打了自己一巴掌。

此起彼落的啪聲立刻響起。

「大力一點。」

總教練的命令,球員不敢不從,又是一陣響亮的巴掌聲。

「再大力一點。」

於是更響亮的巴掌聲響起,球員們的臉頰被自己打的又紅又腫。

顏書洋說道:「好,可以睜開眼睛了,打了自己三個巴掌,現在大家應該都已經冷靜下來了。」顏書洋深吸一口氣,雙眼注視著剛下場的五名球員:「你們知道為什麼你們會被光北逼到這種程度嗎,答案很簡單,就只是你們沒有把實力發揮出來而已,如果把你們的實力分成十分,你們剛剛在場上只發揮了三分。」

「現在比賽還有6分11秒,我們只領先光北6分,你們應該知道就算比賽只剩下一分鐘,領先6分也並不是保險的分數,兩顆三分球就可以把比數追平了。要打贏這場比賽不難,真的不難,唯一的重點就是打出我們平常的實力就好。」

顏書洋左手拿著戰術板,右手拿著藍色白板筆:「等一下進攻不要打得太複雜,用我們最熟悉的方式去打,國良、上磊,你們把球帶過半場之後,一有機會就高吊傳給友榮,高偉柏跟魏逸凡整個下半場都在場上,他們體力消耗一定很嚴重,對抗性會下滑,不過友榮你不要急著硬打,先看隊友有沒有機會,其他人打開了,光北就不得不拉大防守圈,到時候他們就好對付了。」

「上磊,只要友榮一拿到球,你馬上跑到左邊三分線底角,就在那邊等,如果友榮受到包夾把球傳給你,有空檔就投,沒有機會就穩下來,重新組織一波進攻,把節奏慢下來,光北現在打得很快,我們不需要被他們牽著鼻子走,打出我們自己的節奏,慢下來跟光北打陣地戰,運用友榮的影響力跟他們磨,他們很怕友榮這個點,要好好運用友榮的影響力。」

「國良,你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如果友榮持球單打的時候被困在禁區,你要馬上去接應球,你的反應最快,速度最靈敏,這項工作只有你最適合。信志、和淳,等一下你們兩個人有機會就單打,我知道魏逸凡跟楊真毅防守都不錯,但是他們都很忌憚友榮,你們要好好利用友榮的影響力,試著去攻擊魏逸凡跟楊真毅,你們在球場上是互助的關係,你們利用友榮的影響力進攻,光北就必須把防守的力氣分散開來,到時候友榮會打的更輕鬆,就跟我們前幾場比賽一樣,記起來了嗎,我們前幾場比賽就是這麼打的。」

「還有,光北那個12號,他的手很快,短短幾分鐘他已經抄到三次球,等一下如果他想要抄友榮的球,你們四個人要提醒友榮。友榮,如果你知道12號要抄你的球,那就代表外圍一定都是空檔機會,不用急著得分,把球轉移出去,讓光北的防守疲於奔命,他們越累對你越有利,打得聰明一點,這場比賽我們一定會贏。」

顏書洋用手抹去戰術板的筆跡,在戰術板上寫了一個字:「穩。」

「我們是向陽高中,乙級聯賽的王者,按照我們自己的步調打,冠軍就是我們的。」

「只要打出進攻的節奏,這場比賽我們就先贏了一半,接下來就是防守端,基本上光北現在只靠24號李光耀一個人而已。」顏書洋看著溫上磊跟張國良:「上磊,從現在開始,只要是光北的進攻端,你就負責黏在李光耀旁邊不要讓他拿到球,如果他拿到球,國良,你跟上磊一起逼李光耀把球傳出去,那個很喜歡抄球的12號沒有運球切入跟外線的能力,放他空檔沒關係,第四節了,光北的禁區光是要防守友榮就累的要命,進攻效率也一定會跟著下滑,就算12號把球傳給禁區,我們在對位上也會有優勢。」

「穩紮穩打,拿下這場比賽勝利的,終究會是我們王者向陽!」

—–我是分隔線—–

另一邊,光北高中。

李明正告訴球員:「大家在場上表現的很好,不過我們現在還是落後6分,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不能放鬆。」

「大偉,你一上場就為球隊貢獻三個抄截,表現的很好,但是你要記得,如果你沒有抄到球,就會讓我們的防守出現一個大漏洞,等一下除非很有把握,否則不要冒險抄球,先用你的防守腳步阻擋對方的攻勢,接著才伺機抄球,比賽剩六分多鐘,每一分都非常重要,我們不能給向陽任何輕鬆得分的機會。」

「再來,大家一定要注意辜友榮,他就是向陽的王牌,不管向陽的戰術怎麼變,一定都還是圍繞在他身上,偉柏,比賽只剩下六分鐘,你這場比賽再辛苦一下,重點在於擋下辜友榮第一個動作,讓逸凡跟真毅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幫你補防。」

李明正轉向魏逸凡跟楊真毅:「逸凡、真毅,你們一定要幫忙分擔偉柏的防守壓力,辜友榮這一點對付的好,我們防守端就可以打的更輕鬆,不過還是要小心其他人,向陽會被稱之為乙級的王者,絕對不是辜友榮一個人的功勞而已,你們經驗都很夠,臨場反應很快,找出協防辜友榮跟注意其他人的平衡點,打亂他們的進攻節奏。」

「進攻端,向陽一定注意到我們現在都把球交給光耀處理,等一下絕對會對光耀重兵看防。光耀,不要硬打,這樣對球隊沒有任何幫助,用頭腦打球,思考怎麼樣處理球最好,運用你的牽制力打亂向陽的防守,這樣才可以打的輕鬆省力又有效率。」

「大偉、逸凡、偉柏、真毅,我不知道向陽會怎麼對付光耀,我們沒有人能夠預測向陽的戰術,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把我們最好的表現拿出來,正面迎擊,如果光耀陷入危機,你們要幫他,幫他擋人,幫他掩護,或者利用你們自己的牽制力吸引向陽的注意力,不要讓光耀一個人面對向陽的防守,就算你們手上沒有球,你們在場上還是可以發揮你們的影響力。」

「籃球是一種很有趣的運動,場上有五個人,但是球只有一顆,這告訴我們籃球是團隊的運動,想要把球打好,不能只光靠持球那個人的能力,而是要靠場上所有人共同努力。」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光耀一個人沒辦法對付向陽全體的防守,但是只要大家齊心協力,我們絕對能夠逆轉這場比賽,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

李明正堅定地對著球員說:「記住,你們是最強的!」

李明正話一說完,謝雅淑從椅子上站起來,激動地說:「大家加油,我們已經把比數追到剩下6分差,大家再拼一下,贏下這場比賽,我們大家一起去甲級聯賽!」

「我們一路從無到有走到了現在,在外人眼裡一定會覺得是只是運氣好,但是我們都知道這跟運氣沒有任何關係,我們咬牙撐過了教練的地獄式死亡訓練,每一次訓練我們都積極地投入其中,我們不曾偷懶,我們努力地想要進步,為了贏球,別人放學回家看電視吃飯,我們在球場上流汗練習,別人週末去看電影逛街,我們照常到球場報到,我們一路走到這裡,絕對不是運氣好,是因為我們很努力!」

「這一場比賽就是一個證明我們的大好機會,贏下這場比賽,用我們的實力告訴所有人,我們光北一路走來不是運氣好,而是我們光北,本來就是最強的!」

謝雅淑高舉右手:「這是整場比賽最後一次隊呼,在比賽結束之後,我們大家會聚在一起歡呼。」

光北的球員們站了起來,圍繞著謝雅淑,伸出手放在謝雅淑的手上。

謝雅淑大喊:「光北!」

「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此時此刻,光北的球員上下一心,為了這場比賽的勝利以及光北的榮耀,下定決心要在比賽最後的六分鐘把潛藏在體內的所有能量擠出來,跟隊友一起帶領光北迎向勝利,前往甲級聯賽,品嚐在經過無數辛苦與努力之後摘下的甜美果實。

〝嗶──〞,尖銳的哨音響起,暫停時間結束,裁判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我是分隔線—–

光北與向陽的球員抬頭挺胸,昂首闊步地走上場,整場比賽經過將近三十五分鐘的激戰,雙方的體能都有所下滑,但是此時閃爍在十名球員雙眼裡的,是無比閃亮的鬥志與決心。

兩邊球員都想要贏得這場比賽,都想要拿下冠軍皇冠,都想要前進甲級聯賽,不過在籃球這個賽場上,贏家永遠只會有一個,而在球賽剩下的6分11秒裡,光北與向陽已經下定決心要竭盡全力拿下這場比賽的勝利!

「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光北的!」

「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向陽的!」

光北與向陽的球員走上球場,瞪視對方,在名為鬥志與決心的眼神接觸下,空中擦出了無形的火花。

暫停回來之後,球權在向陽這一方。

辜友榮從裁判手中接過球,在裁判吹響哨音,代表比賽開始的那一剎那,把球傳給溫上磊,而溫上磊接到球的時候,觀眾席上傳來了加油聲浪。

「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

對於期待向陽在最後一場比賽繼續用王者之姿碾壓對手的向陽學生,現在比賽進行的方式跟他們想像中的落差極大,尤其在他們的印象裡,向陽在比賽中從未被逼到如此緊繃的程度,總教練顏書洋甚至不得不喊出暫停。

這不是他們想要看的比賽,這場比賽是向陽從此離開乙級聯賽的告別賽,在這樣的告別賽,向陽應該要整場比賽領先對手,現在已經用極大的分差準備迎接冠軍以及甲級聯賽到來才對。

觀眾席上的學生們利用加油聲提醒球場上的球員,告訴他們趕快擺脫光北的糾纏,王者向陽,應該要用睥睨的目光嘲笑所有妄想染指王座的愚昧挑戰者,而不是被挑戰者逼到險象環生。

聽著觀眾席上的加油聲,向陽球員眼神中的鬥志更是旺盛,溫上磊很快將球帶過前場,心裡面不斷提醒自己剛剛顏書洋寫在戰術板上的字,穩。

在顏書洋叫他們自打巴掌的時候,溫上磊就有自我檢討為什麼會被光北逼到這種程度,而溫上磊得出的原因是,他們沒有打出屬於向陽的節奏,更糟糕的是被光北牽著鼻子走,光北打的快又明確,他們卻打的亂又著急,此消彼長之下,比數被追近也是很正常的事。

在暫停之後,溫上磊恢復冷靜,顏書洋暫停時所下的指示跟戰術非常明確,他清楚地抓到顏書洋說的重點跟期望他們在場上做到的事。

溫上磊望著擺出防守陣式的光北高中,哼,我們不會讓你們繼續囂張下去!

「球!」辜友榮從底線跑到罰球圈上緣,幾乎跑到弧頂三分線的位置向溫上磊要球。

正當光北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辜友榮身上時,張國良空手往禁區切,陳信志與翁和淳往底線走,拉開與辜友榮之間的距離,讓辜友榮接到溫上磊的高吊傳球之後,可以擁有開闊的空間做動作。

辜友榮背對籃框,雙手緊緊抓著球,利用寬厚的身材跟肩膀保護球,等到溫上磊跑到左邊底角三分線的時候,轉動鑰匙,啟動引擎。

辜友榮以左腳為軸心轉身面向籃框,從離籃框這麼遠的地方發動攻勢並不是他的強項,不過在高位接球,他更可以看清楚光北的防守布陣,也不會立刻就面對光北的包夾防守。

辜友榮首先做了晃肩跟試探步的假動作,見到高偉柏重心微微被他騙走,身體一沉,下球往右切,不過他厚實的身材相對影響到速度,辜友榮的切入未能擺脫高偉柏的防守,在罰球線就被擋了下來。

魏逸凡看準時機,一個箭步就要上前包夾辜友榮,楊真毅則留在禁區,以防有人開後門溜進來,上場不到五分鐘就貢獻3次抄截的包大偉盯著辜友榮,只要他確定自己進入辜友榮的視線死角,就會馬上衝上前抄球。

面對高偉柏與魏逸凡的包夾,辜友榮不慌不忙,往後退到三分線,把球傳給站在籃框左側的陳信志。

楊真毅放下自己對位防守的翁和淳,連忙跑到陳信志身旁,而魏逸凡很有默契地跑到翁和淳身邊,補住楊真毅的位置。

單論默契,魏逸凡跟楊真毅絕對是光北最強的二人組。

陳信志看到光北的補防這麼快,也不著急,把球傳給左邊三分線底角的溫上磊。

溫上磊一接到球,一股讓他感到脊椎發涼的恐怖感隨及襲來,李光耀站在他面前,雙手張開,擺出防守架式。

溫上磊努力壓住心裡的躁動,做了一個投籃假動作,暗自祈禱李光耀會被自己騙起來,但是李光耀完全不為所動,雙眼像是獵豹一樣緊緊盯著他手中的球。

溫上磊暗自吞了一口口水,李光耀散發出來的壓迫感跟存在感實在太強烈,就好像一道十公尺高的海嘯,隨時都可以將他吞沒,實力上巨大的差距讓溫上磊放棄切入的念頭,運球往弧頂三分線走,對隊友說道:「沒關係,穩一波!」

在溫上磊往上走的同時,內線動了起來,翁和淳利用陳信志的單擋掩護擺脫楊真毅的防守,溫上磊看準時機,地板傳球給翁和淳。

楊真毅在翁和淳接到球的瞬間即時回防,沒有給翁和淳空檔瞄籃的機會。

翁和淳身體一沉,運球鑽進楊真毅懷裡,楊真毅擔心過於積極的防守會被吹犯規,第一時間沒有跟上翁和淳的腳步,最後賭博性的抄球也沒能得手,只能眼睜睜看翁和淳切進禁區。

眼看翁和淳切進禁區,高偉柏無可奈何,一個跨步擋在翁和淳的行進路線上,同時注意辜友榮的動向。

翁和淳等的就是這一刻,把球往上拋向辜友榮的方向,隨即跑出禁區。

辜友榮高高跳起來,正如向陽所期待,光北所害怕地在空中接到球,落地的瞬間,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馬上貼了上去,不去管向陽其他人,讓辜友榮在禁區接到球的危險性,比起放其他人空檔還要可怕太多。

辜友榮運球用厚實的身材頂開高偉柏,經過充份休息之後他的體能狀況有所恢復,渾身充滿力氣,頂開高偉柏之後一個跨步來到籃下,收球做假動作將魏逸凡騙起,這才跳起來出手投籃。

楊真毅心一橫,右手用力一揮,重重打在辜友榮手上,把辜友榮這一記籃下投籃毀掉,用這樣的方式把辜友榮帶來的傷害減到最低。

場邊跟底線的裁判同時響哨,指著楊真毅:「光北33號,打手犯規,罰兩球!」

楊真毅認命地舉起右手,在這種情況下,他認為這樣的結果是最好的,如果不犯規,辜友榮一定會把握住這次機會,把這顆球投進甚至是灌進,如果犯規的不夠堅決,更有可能會發生犯規進算,加罰一球這種最糟糕的局面出現。

兩隊球員很快在籃框兩邊站好,等待辜友榮執行罰球,而位於觀眾席上的劉晏媜發現辜友榮的罰球命中率並不高,站起身來,對學生加油團跟啦啦隊喊道:「來,跟我一起大喊,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一時間,球館充斥著光北學生的呼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第一球,辜友榮沒能投進,球落在籃框後緣遠遠彈出,劉晏媜與其他學生見到干擾似乎有效,更是拼盡全力大喊:「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然而辜友榮第二球調整好力道,漂亮地投進第二顆罰球,清脆的唰聲傳來,替向陽拿下1分。

比數60比67,雙方差距7分,比賽時間剩下5分55秒。

向陽的學生傳來了歡呼聲,儘管只得到1分,但是比賽已經進入第四節,現在每一分都致關重要,都具有改變比賽結局的可能性:「辜友榮好球啊!」「辜友榮加油!」「辜友榮,帶領向陽拿下冠軍吧!」

球權轉換,高偉柏拿球站到底線外,魏逸凡、楊真毅、包大偉頭也不回地往前場跑,李光耀伸出雙手準備接球,然而此時向陽採取的防守戰術,讓高偉柏根本沒辦法把球傳給李光耀。

球場上,一向給人至尊王者形象的向陽高中,一直以來都是用高傲的姿態迎接別人的挑戰,但是在今天,為了贏得這場重要的比賽,他們摘下了皇冠,脫下華貴的衣袍,放開權仗,把自己轉化成挑戰者的身份,要把光北隊身穿24號的球員徹底扼殺。

溫上磊與張國良兩個人一前一後地跟著李光耀,不給李光耀任何接球的空間跟機會,見到這種情況,高偉柏著急地大喊:「嘿,快回來接應!」

聽到高偉柏的大喊聲,包大偉回頭一看,發現情勢不太對,連忙跑回後場接球,深怕犯了發球進場的違例,平白把球權還給向陽高中。(籃球規則中,若是未能在5秒鐘內發球進場,視為違例,球權轉換。)

高偉柏連忙把球傳給包大偉,讓包大偉運球過半場,而即使包大偉已經把球帶到前場,張國良與溫上磊依然不放過李光耀,亦步亦趨地跟在李光耀身旁。

李光耀試著用各式各樣的方法擺脫兩人的防守,想要從包大偉手中把球拿過來,繼續把進攻的重責大任攬在自己身上,但是張國良與溫上磊不給李光耀逃脫的機會,死命地包夾李光耀。

「把球給我!」高偉柏見李光耀遲遲未能突破夾擊,知道時間不能這樣拖下去,跑到右側三分線對包大偉要球。

包大偉如釋重負地把球傳給高偉柏,他在球隊裡面的定位很明確,防守是第一要務,若是能夠在防守時直接抄到球是大功一件,在進攻端努力空手跑位,偶爾能夠擾亂對手的防守就可以記上一筆功勞,要他像是李光耀一樣持球進攻,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高偉柏接到球,毫不猶豫地往禁區切,不過辜友榮已經站在禁區外面等他,在體能下滑,速度不像前三節那樣充滿爆發力的情況下,高偉柏的切入被辜友榮擋了下來,讓高偉柏只能把球傳給外圍的楊真毅,擺脫困境。

楊真毅在接近左側三分邊線的地方接到球,瞄了李光耀一眼,發現張國良與溫上磊依然不離不棄地「守護」李光耀,而包大偉的空手跑位根本吸引不了向陽任何的注意力,楊真毅隨即決定這一波的進攻由自己操刀,在第一節比賽裡,他可是以一人之力撐起了光北隊。

楊真毅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翁和淳,你們可別以為光北只有李光耀而已!

楊真毅下球往右切,一個運球之後拔起來跳投,翁和淳使盡全力跳起來要封阻楊真毅,不過楊真毅在這一次跳投加了一點後仰的成份,讓翁和淳的封阻無功而返。

在球脫手而出的瞬間,楊真毅的指尖甚至可以感受到球面上顆粒的觸感,他有十足的信心,這一球一定會進。

球就照他希望的落在籃板上,彈向籃框正中間,不過球沒有跟楊真毅所預料的直接空心進籃,而是落在籃框前緣,儘管只是擦到一點點,卻導致了光北這一波進攻最終的結局。

球彈了出來,辜友榮啊哈一聲,跳起來一把將籃板球抓在手裡,落地的瞬間陳信志大喊:「小心後面。」

辜友榮立刻把球舉高,讓包大偉的抄球無功而返,辜友榮露出笑容,對包大偉說:「同一招對我來說,是沒用的。」

包大偉沒有理會辜友榮,直接轉身跑回後場防守。

這時,第四節比賽剩下5分38秒。

向陽的觀眾席上傳來了鼓譟聲:「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

向陽的學生不顧聲音已經啞了,對著球場上的球員大喊著,如果這一波防守打進,向陽將把比數拉開到9分,甚至10分,比賽來到尾端,若是能夠擴大領先的優勢,將對光北造成巨大的壓力。

這個道理觀眾席上的向陽學生知道,場上的向陽球員當然也知道,辜友榮把球傳給溫上磊,讓溫上磊帶球過半場之後,馬上積極地跑到罰球線右邊卡位要球:「上磊,球!」

辜友榮感受到背後傳來一股推力,是高偉柏,兩邊則有虎視眈眈的眼神盯著自己,是魏逸凡跟楊真毅,辜友榮心裡咧開笑容,你們三個人,真是辛苦了,整場比賽都要這樣隨時隨地準備包夾我,你們放心吧,這場比賽過後你們就可以脫離苦海了,在乙級聯賽裡面你們不會再遇到我們,憑你們的實力,絕對可以成為下一個乙級的「向陽」。

溫上磊並不急著把球傳給辜友榮,首先把球傳給跑上三分線外的翁和淳,翁和淳接到球,把球舉到頭頂上,想高吊傳給辜友榮,這當然讓高偉柏跟魏逸凡感到神經緊繃,但是翁和淳很快將球回傳給弧頂三分線的溫上磊。

溫上磊做了同樣的動作,不給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喘息的空間,讓他們必須不斷緊繃心神,隨時做好準備防守辜友榮,而溫上磊依然沒有把球傳給辜友榮,而是給了邊線的張國良。

速度最快的張國良,接到球並沒有運球切入,而是跟溫上磊還有翁和淳一樣,看著辜友榮,找尋傳球的機會。

見到這種情況,在觀眾席上的苦瓜心裡出現不妙的預感,不自覺地脫口而出:「糟了。」

蕭崇瑜聽到苦瓜的聲音,愕然地轉過頭:「苦瓜哥,怎麼了?什麼事情糟了?」

苦瓜說:「向陽不急了。」

蕭崇瑜感到困惑:「苦瓜哥你在說什麼,怎麼我越聽越糊塗?」

苦瓜只好耐下性子解釋:「剛剛光北之所以能夠這麼快就把分數追上,就是因為他們除了打出自己的節奏還牽著向陽的鼻子走,讓向陽打的亂無章法,可是現在向陽已經穩了下來,而且上一波防守完全沒讓李光耀接到球,楊真毅在第一節大爆發之後,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有經歷過這種高強度的比賽,沒辦法維持住火燙的手感,魏逸凡與高偉柏下半場到現在都還沒有休息,體能狀況一定有下滑,防守腳步會變慢,對抗性會變差。」

苦瓜皺起眉頭,眼神中顯示出憂慮:「光北的不利因素一個一個浮現出來,向陽又是一支非常成熟的球隊,若是光北不能阻止向陽這一波攻勢,那麼他們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氣勢與節奏,將會全部轉移到向陽手裡,屆時…」

光北一定會輸!

除了苦瓜與蕭崇瑜之外,在觀眾席上的沈佩宜、楊翔鷹、高聖哲、葉育誠同時皺起眉頭,他們看的出來向陽正逐步掌握這場比賽的流動,就連不懂籃球的院長跟謝昱婕都感受的出場上不對勁的氣氛。

謝昱婕不解地詢問楊翔鷹:「楊總,現在發生什麼事了?」

楊翔鷹沉重地回答:「場上的節奏跟氣勢被向陽奪走了。」

謝昱婕依然不懂:「節奏跟氣勢很重要嗎?」

楊翔鷹緩慢而確定地點了頭:「非常重要,尤其是在第四節比賽,球員體力消耗的七七八八的時候,影響更為深遠,在第四節掌握節奏跟氣勢的球隊,十有八九會贏得勝利。」

謝昱婕說:「意思是這一場比賽光北輸定了?」

楊翔鷹緩緩搖頭:「球是圓的,現在比賽還有五分多鐘,勝負還很難說,只要光北守住向陽這一波進攻,繼續打出自己的節奏,還是有希望。」

楊翔鷹把話說的很簡單,可是楊翔鷹知道說的永遠比做的容易,在瞬息萬變的籃球場上,對手又是向陽高中,在對方穩定陣腳的情況下,要打出自己的節奏談何容易,尤其向陽陣中又有名為辜友榮的怪物存在。

場上,向陽經過幾次快速的傳導球還有佯攻切傳,在進攻時間剩下12秒的時候,終於發動真正的攻勢。

溫上磊將球傳給站在罰球線右後方的陳信志,因為大部份的注意力都在辜友榮身上,陳信志不受干擾地接到球,轉身面向籃框,看到魏逸凡站到自己面前,做出傳球給辜友榮的假動作,使得魏逸凡有那麼一瞬間出現了破綻,讓陳信志得以運球切入,突破魏逸凡的防守。

魏逸凡心中叫糟,連忙跟上去要阻止陳信志,而楊真毅也衝過來協防,陳信志為了不被兩人封阻,加速上籃的節奏,然而魏逸凡甲級的實力對陳信志還是造成出手瞬間的壓力,陳信志放球的瞬間對球施加過多的力氣,球落在籃板上彈向籃框,在籃框上來回彈了兩下後跳了出來。

光北高中還來不及為陳信志這球沒進感到開心,一道高大的人影飛進禁區裡。

「呀喝──!」辜友榮在空中擠開所有人,為向陽搶下了進攻籃板,落地後展現出進攻企圖心,馬上舉球準備攻擊籃框,高偉柏立刻跳起來要封蓋辜友榮,但這只是辜友榮的假動作,把高偉柏騙起之後,運球硬是擠開協防的魏逸凡跟楊真毅,又做了一次假動作,把魏、楊兩人同時騙起,接著再做一次假動作,把剛落地的高偉柏再次騙到空中,第四下才跳起來投籃。

這時李光耀從三分線外衝了進來,在辜友榮出手的瞬間高高跳起,用力地把辜友榮手中的球拍飛。

觀眾席上的光北加油團還來不及發出開心的喝采聲,場邊馬上傳來尖銳的哨音:「光北24號,打手犯規,罰兩球!」

李光耀舉起右手,他雖然算準了辜友榮的出手時機,但是起跳的時候慢了半拍,兩人的手確實有接觸,裁判這個犯規吹的合情合理。

觀眾席上傳來向陽高中的呼喝聲,有人甚至做出惡意犯規的手勢,對場上的裁判大喊:「裁判,這球要吹惡意犯規啊!」「惡意犯規、惡意犯規,這一球犯的太用力了!」「違反運動道德啊,根本不需要犯的這麼用力,裁判,至少要給他一個惡意犯規啊!」

裁判完全不理會觀眾席上的聲音,對紀錄台比著李光耀的背號,接著走到底線後方,宣佈道:「罰兩球!」

見到辜友榮準備執行罰球,光北傳來了鼓譟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這些聲音影響,辜友榮第一次罰球又沒有進,懊惱的表情在辜友榮臉上顯露而出,但是辜友榮在執行第二次罰球的時候很快調整好情緒,精神集中,將球罰進。

辜友榮罰球兩投一中,比數60比68,雙方差距8分,比賽時間剩下5分24秒。

球權轉換,高偉柏拿球站到場外,準備發球進場,而向陽又使出一樣的戰術,溫上磊跟張國良一前一後守著李光耀,讓高偉柏只能再次選擇把球傳給包大偉。

場外的顏書洋嘴角勾起了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12號,我必須承認你的防守腳步十分不錯,判斷力精準,手也夠快,但是控球組織這一點,你還有得學呢。

包大偉運球過半場,看到李光耀再次被纏住,把球傳給楊真毅,現在場上除了李光耀之外,楊真毅的進攻範圍最廣,傳球的能力也是最好。

楊真毅在左側三分邊線的地方接到球,儘管他在第四節還沒有任何分數進帳,上一波進攻的中距離跳投也失手,但是在球隊需要得分的情況下,展現出捨我其誰的企圖心,身體一沉,壓低重心往左邊切,一個運球之後飛快往右轉身,來到籃框正前方兩公尺的位置,收球就準備要跳投出手。

翁和淳連忙撲上來要阻止楊真毅投籃,然而楊真毅把球放回胸前,以左腳為軸心轉身閃開翁和淳,眼前一片開闊,這才跳起來出手投籃。

不過楊真毅的視線中很快出現一道人影,陳信志放下魏逸凡,一個箭步來到楊真毅面前,舉高右手跳起來,右手伸到楊真毅臉上,想要靠遮擋視線這種方式影響楊真毅這一計跳投。

陳信志想的很美,然而楊真毅一看到他過來補防的時候就沒有打算要自己出手,雙手用力把球往下壓,傳給在籃下出現空檔的魏逸凡。

魏逸凡穩穩地接到球,右腳往前一踏直接跳起來投籃,然而辜友榮龐大的身軀撲了過來:「休想!」

辜友榮龐大的身軀與狂霸的氣勢迎面而來,但是魏逸凡不慌不忙,右手小球傳給高偉柏。

在辜友榮選擇補防的時候,就代表高偉柏有著大空擋,魏逸凡在這時展現出豐富的經驗,在最適當的時機球傳給高偉柏。

高偉柏一接到球就奮力跳起來,打算來個大灌籃提振光北的氣勢:「喝啊─!」

不過向陽也展現出怎麼樣都不讓光北得分的決心,翁和淳在最後一刻即時補防,送給高偉柏一個大火鍋,落地時仰天大吼:「我們向陽的禁區不是你可以來的地方!」

觀眾席上傳來驚呼聲,向陽歡聲雷動:「翁和淳,這個火鍋蓋的漂亮啊!」「翁和淳,好球!」「光北你們有沒有聽到,我們的禁區不是你們可以來的地方!」「你們認命吧,這場比賽的勝利是屬於我們向陽的!」

被翁和淳打飛的球一個彈跳之後往界外飛,光北認為這球不可能救的回來,最後又是翁和淳碰球,出界後球權還是他們的,打算讓球就這麼彈出界外,但是一道人影撲了過去,陳信志在球落地前硬是把球救了回來,而且還傳到溫上磊手裡。

陳信志奮力救球又激起另一陣加油聲:「陳信志救的漂亮啊!」「加油,比賽只剩下五分鐘了,把這波進攻打進,勝利一定是屬於向陽的!」「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光北隊連忙回防,此時此刻,向陽已經徹底掌握了場上的氣勢與節奏,溫上磊絲毫不著急,緩緩地把球帶過前場,臉上自信的表情彷彿在述說經過一番驚濤駭浪,這場比賽的勝利最終還是屬於向陽似的。

溫上磊踏過中線之後停了下來,目光看著紀錄台上的計時器,一直到計時器上的時間來到4分59秒才踏步向前。

溫上磊首先將球傳給跑到右側三分線的翁和淳,翁和淳試著切入,但是被楊真毅擋了下來,不過翁和淳不慌不亂,運球退回三分線外,把球傳回給溫上磊。

溫上磊接到球,立刻傳給左側三分線的張國良,張國良壓低重心往左切,一個運球之後大轉身,然而包大偉踩死張國良的切入路線之後早已預料到他會利用轉身試圖擺脫防守,提前一步擋在張國良面前,左手準備抄球。

張國良心生不妙,連忙退開,險些被包大偉抄到球,把球回傳給溫上磊。

溫上磊穩穩地接球,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李光耀,感受到李光耀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心裡依然覺得可怕,他想都沒想過要突破李光耀這個點,但是溫上磊眼神充滿了自信,我承認你很強,或許我再怎麼努力都沒辦法像你這麼強,但是很抱歉,不管你再強,這一場比賽的勝利都是屬於我們王者向陽的!

溫上磊把球傳給上到罰球線的陳信志,在陳信志接到球的瞬間與張國良同時空手往禁區切擾亂光北的防守,陳信志轉身面對籃框,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魏逸凡,把球傳給當家王牌,辜友榮。

辜友榮在籃框左邊側身接到球,立刻發動攻勢,運球往右邊切,利用自己厚實的身材把高偉柏擠到籃框下方,而魏逸凡剛剛被陳信志傳球假動作所騙,這一次補防來的較慢,沒辦法在第一拍就幫助高偉柏,加上高偉柏體力有所下滑,對抗力也隨之減弱,兩次碰撞之後就被辜友榮擠到籃框後方,頭上就是籃板跟籃框,讓他根本沒有封阻辜友榮的空間。

辜友榮眼角餘光看到魏逸凡從右邊衝過來,收球往左邊轉身,左手小勾射出手,然而他太小看高偉柏的能耐,在他轉身的瞬間,高偉柏就預測到他的出手方式,一個箭步離開籃底下,奮力跳起來,努力地伸長右手,要阻擋這一記小勾射。

高偉柏眼神冒出熊熊鬥志,你少在那邊小看我了,本大少爺沒你想的這麼好對付!

高偉柏的努力獲得成果,中指指尖微微碰到球,稍稍改變球的軌道,而在籃球的世界裡,這輕輕的一碰,就足以改變這一個小勾射最後的結局。

球落在籃板上彈向籃框時,在辜友榮的劇本裡面應該是要直接落入籃框中間,發出清脆的唰聲,但是因為高偉柏手指碰到的關係,球彈在籃框側邊,而且高偉柏的手指讓籃球出現側旋,讓這顆球在籃框上轉了一圈之後滑了出來。

「籃板球!」謝雅淑激動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對場上的隊友大喊。

魏逸凡就站在籃框旁邊,正打算把這顆球抓下來的時候,張國良從外圍衝了進來,奮力跳起來把球往上一撥,讓魏逸凡眼睜睜看著本來就要抓下的球又往上飛。

魏逸凡咬牙,落地之後馬上跳起來要把早該屬於他的籃板球抓下來,然而這時向陽展現出對籃板球的強烈企圖心,繼張國良之後,陳信志衝了過來,利用助跑高高跳起來,搶在魏逸凡之前抓下籃板球,腰部用力,在空中轉身把球甩給站在三分線外,本來已經準備要回防的溫上磊手上。

陳信志的拼命演出贏得了觀眾席上的歡呼聲,向陽學生大喊著:「陳信志,這顆籃板球搶的太漂亮了!」「好球啊,我們向陽贏定了!」「在這種關鍵時刻搶到進攻籃板,陳信志,你太帥了!」

「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

這一刻,向陽的氣勢徹底壓過光北,來到第四節比賽的最高點。

在整座球館充滿向陽加油的歡呼聲的情況下,溫上磊冷靜地等待時間流逝,要贏得這場比賽,現在最不需要做的事就是著急。

李光耀不想讓溫上磊浪費時間,主動跑到溫上磊面前要抄球,溫上磊知道李光耀防守功力了得,把球傳給張國良,而包大偉跟李光耀一樣,上前貼身防守張國良。

然而包大偉這個舉動,讓張國良找到了可趁之機。

張國良眼神閃過自信的光芒,太靠近我,我馬上就讓你付出沉重的代價!

張國良身體一沉,壓低重心運球往右切,展現出驚人的第一步爆發力,突破包大偉的防守,像是一把刀一樣切向禁區。

張國良在罰球線收球,往前跨了兩大步,無懼於補防的高偉柏,將球高高往上一拋。

高偉柏心裡生出不妙的預感,轉頭往後一看,見到辜友榮就像是火箭升空一樣跳起,接到張國良的高拋傳球。

這一次,再也沒有人能夠用犯規阻止辜友榮得分。

辜友榮雙手用力,使盡全力把球塞進籃框裡。

〝砰──!〞,炸響聲傳來,整座籃球座止不住地搖晃,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

辜友榮落地之後繃緊全身肌肉,仰天大吼:「吼啊啊啊啊啊啊啊─────!!!」

場邊的隊友全部跳了起來,揮動手上的毛巾,大吼著:「學長,好球啊!」「我們贏定了!」「學長,我們都準備好了!」

觀眾席上的學生也都站了起來,揮動手上的加油牌,興奮地大喊:「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這時,比賽時間剩下4分24秒,比數60比70,差距回到雙位數的10分差。

李明正皺起眉頭,走向紀錄台想要喊暫停,但是場上的李光耀卻對他伸出右手,搖搖頭,右手握拳,伸出大姆指,指著自己,用眼神跟手勢對李明正說,老爸,放心,有我在!


鋒面到,冷就算了,還一直下雨,真的很令人覺得厭煩。

這是我最討厭台北的地方….

或許是因為我是台南人的關係吧,雖然不怕冷,但是卻討厭冷。

現在好想要享受一下南部的陽光阿,在繁忙的北部生活,會讓人錯失身邊的美好。

或許,該找個時間好好回南部休息一下了

有讀者說希望看到最後一擊變成動漫,老實說有機會的話我當然也希望,但是要走到這一步,最後一擊的人氣勢必是要高到某一個程度,這就仰賴各位的幫忙了!

請大家多多幫我分享最後一擊,tag身邊所有喜歡籃球的朋友,讓他們過來看這本小說!

感謝大家!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