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零一章【光北VS向陽 光芒萬仗】[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李光耀雙腳跨過中線的時候,第四節比賽剩下8分59秒,光北落後15分,情勢非常不利於光北,加諸在光北的壓力也隨之倍增,而現在場上承受當中大部份壓力的李光耀,眼裡閃動著鬥志與自信,絲毫沒有因為遇到困境就出現挫敗與憂愁的情緒。

越是遇到困境,越是要用比平常多上數倍的決心與鬥志去面對,這就是李光耀在籃球場上學到的人生哲學。

李光耀對著禁區的隊友抬了下巴,啟動引擎,跨步向前,但是張國良與溫上磊立刻衝了上來,在距離三分線還有兩步的地方對李光耀執行包夾防守,讓李光耀不得不停了下來。

場外的顏書洋見到李光耀被困住,臉上露出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光北的王牌,你現在該怎麼辦呢,另外一個後衛隊友缺少進攻能力,就算傳球給他也無濟於事,如果想傳到禁區,更有被我們抄走的危險,你是個很強的球員,可惜的是你今天遇到的對手是我們向陽高中。

正當顏書洋認為這場比賽已經穩操勝券的時候,場上出現讓他感到驚訝的一幕。

楊真毅與魏逸凡從底線跑了上來,分別站在張國良與溫上磊身旁,聯手幫李光耀單擋掩護。

李光耀選擇往右邊切,利用魏逸凡的單擋掩護突破被包夾的困境,加大馬力朝禁區切。

向陽的反應速度不可謂不快,翁和淳與陳信志立刻上前要阻止李光耀,可是李光耀速度已經完全爆發出來,不是他們兩個專打內線的禁區大個的防守腳步可以追的上,李光耀一個晃肩就把陳信志的重心晃開,輕而易舉地從他身邊繞過去,收球跨步,高拋投出手。

辜友榮本來在籃底下等李光耀過來,要給他一點顏色瞧瞧,沒想到李光耀根本就沒有進到禁區硬碰硬的打算,一過陳信志之後就收球高拋投出手,投球幅度之高,就算是面對面防守,辜友榮也沒有把握可以封阻李光耀這種可怕的出手方式。

球飛得老高,高度甚至超過籃板,所有人抬頭看著這一顆球,隨著球抵達最高點,在空中停頓了零點幾秒的時間,被地心引力拉下來,大家的目光也跟著球往下看。

〝唰─〞,清脆的聲音響起,李光耀的高拋投得手,這種高超的投籃技巧讓觀眾席上的學生加油團與啦啦隊復活過來,爆炸性的歡呼聲再次出現。

「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才認為這場比賽的勝利已經落入口袋,李光耀卻馬上露了一手高超的投籃技巧,顏書洋深吸一口氣。

光北高中,你們還真是難纏啊!

比數52比65,雙方差距13分。

葉育誠看到李光耀展現出來的拋投,興奮地對高聖哲說:「天啊,剛剛那個拋投跟當年的明正也太像了吧!」

高聖哲放下手中揮舞的旗子,抹去臉上的汗水,坐回椅子上:「真的,他們父子倆的動作跟神情都太像了,上天真是太偏心了!」

楊翔鷹看到李光耀那個高拋投出手,不由得為李光耀所蘊含的強大潛能感到驚嘆,有接觸過籃球的人都知道,籃球是一個很講求身高的運動,身高越高越吃香,身高矮的球員要出頭天相對不容易,所以矮個子要在籃球場上生存很困難,一定要有非常突出的武器,例如說快到像是搭載一千匹馬力的超級跑車的速度、準到像是最精密的遠程導彈的外線投射,又或者是可以將高難度技巧運用自如的手感,而剛剛的李光耀,展現出來的正是那高質量的籃球技巧。

在NBA這個雲集全世界最會打籃球的怪物的殿堂,當中的競爭力可怕到令人難以置信,各隊中鋒隨便都可以找到身高超過210公分,甚至是220公分的超高長人,除此之外,大前鋒與小前鋒這兩個位置都不乏身高超過兩公尺的球員,而且除了可怕的身高,能夠在NBA立足的球員體能都非常勁爆,矮小的球員要找到一片天真的太困難,要在長人環伺的NBA戰場上別說把球投進,就連要怎麼把球投出去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高拋投這種出手快速,弧度又可以拉的很高的投球方式,正是NBA後衛必備的技巧之一。

楊翔鷹腦海中浮現李光耀剛剛那一球高拋投,投的又快又高,球飛行的高度完全超過籃板,現在李光耀的身高雖然不出色,可是李光耀才高一,正是處在急速長高的青春期,未來如果可以繼續長高個10公分,以如今李光耀擁有的技巧,他未來絕對能夠成為台灣籃球界最可怕的新星。

不,以剛剛李光耀高拋投看來,李光耀絕對不是以台灣籃球界為目標去練習高拋投,而是設定在平均身高更高的舞台…,楊翔鷹吞了一口口水,光是想像李光耀的未來就讓他起了雞皮疙瘩,最讓他感到可怕的是李光耀恐怕還沒有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看著底下正在防守的李光耀,楊翔鷹驀然想起二十多年前,李光耀的父親李明正,在籃球場上也是散發出這種領先所有人,一個人走在最前面這種令人折服的強大感。

楊翔鷹非常贊同高聖哲的說法,上天是偏心的,李明正跟李光耀父子倆,一樣都是令人不敢置信的怪物!

場上,向陽正發動攻勢,溫上磊、張國良、翁和淳在外圍傳導球,一開始想要利用快速的傳球跟強弱邊的轉移破壞光北的防守平衡,製造出簡單的得分機會,不過高偉柏站在光北防守中樞的位置,用他的豐富經驗指揮隊友的防守走位,沒有給向陽跑出空檔的機會。

向陽不是省油的燈,一發現沒辦法光用跑位對付光北的防守,在進攻時間剩下15秒的時候,把球交給現在場上切入速度最快的張國良。

張國良在左側三分線外的地方接到球,陳信志馬上從底線跑上來幫張國良單擋掩護,張國良對自己的速度有信心,確信自己就算是單打也一定可以突破包大偉的防守,只不過現在可不是他任性的時候,立刻利用陳信志的單擋掩護擺脫包大偉的糾纏,快步往禁區切。

然而魏逸凡早就看透張國良的意圖,在陳信志上前單擋掩護的時候就已經站在張國良的切入路徑上,張國良見到高大的魏逸凡,不敢硬切,只好把球傳給外圍的溫上磊。

溫上磊在右側三分線一拿到球,現場馬上出現了鼓譟聲:「單打、單打、單打、單打、單打、單打!!」

能夠讓向陽學生如此激動的原因,很簡單,因為現在站在溫上磊面前的,是上一波進攻中被他面對面投進球的李光耀。

向陽學生想要看到溫上磊繼續在李光耀頭上拿分,一口氣擊潰光北高中的王牌!

溫上磊當然有聽到觀眾席上的聲音,可是現在的他沒有剛剛的決絕,腦海中浮現的不是他成功在李光耀面前把球投進的畫面,而是在他投球瞬間,突然間出現在眼前的那隻手。

一想到那隻手,溫上磊心裡就浮起一股恐懼感,而且李光耀剛剛展現出高難度的技巧得分之後,身上多了一股彷彿隨時隨地都可以將人吞噬的恐怖壓迫感,讓溫上磊根本不敢出手,接連做了幾次試探步跟晃肩,可是李光耀絲毫不為所動,讓溫上磊更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辜友榮見到溫上磊陷入困境之中,主動跑上罰球線要球。

溫上磊就像是溺水的人見到浮木,馬上把球傳給辜友榮,擺脫李光耀傳來的恐怖壓迫感。

辜友榮接到球,高偉柏如影隨形地站到他身後防守,魏逸凡跟楊真毅也蠢蠢欲動準備協防,光北有一個超級王牌李光耀,向陽也有一個絕對不容忽視的辜友榮。

辜友榮身體一沉,壓低重心,運球往右切,經過五分鐘的休息,他的體力已經有所回復,他有強大自信可以運用身體的優勢成功單打高偉柏。

一見到辜友榮下球,魏逸凡與楊真毅馬上拋下自己防守的人上前包夾,如果是前三節的辜友榮,或許會想也不想地繼續往禁區打,可是經過顏書洋的提醒,辜友榮現在選擇把球傳給空手切的翁和淳。

利用自己的影響力讓隊友有更好的得分機會,比起自己一個人在包夾中硬打,不僅可以打的更輕鬆,也可以令光北的防守陣式崩潰,奪走他們逆轉比賽的希望。

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都在包夾辜友榮,翁和淳在絕佳的時機點溜進禁區,如入無人之境,心中已經想好接到球之後要怎麼上籃得分,不過翁和淳才準備接球,一個黑影突然從身邊掠過,在他眼前把球抄走。

整個第三節的時間都坐在板凳上,包大偉並沒有閒著,而是細心觀察向陽每一個球員的動作與特性,他很清楚知道自己沒有詹傑成的控球天賦,沒有麥克的身體條件,沒有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的經驗,沒有王忠軍的外線神射,沒有謝雅淑幾可亂真的假動作,沒有李光耀的驚天實力,他要在籃球場上生存就只能靠防守,這是他口袋裡面唯一一把槍。

包大偉告訴自己,既然只有一把槍,更要加倍觀察場上的風吹草動,再微小都不能放過,因為他能夠幫助球隊的地方有限,更要抓準哪怕是最微小的機會,把槍舉起,瞬間瞄準,扣下板機。

包大偉一看到辜友榮被包夾,翁和淳空手往禁區切,明顯有開後門的企圖,雖然李明正有說過辜友榮就算被包夾也不太會傳球,但是包大偉跟隨心裡面的直覺,大膽放下對位防守的張國良,像隻飛箭一樣衝進禁區,把這顆球抄了下來。

光北這一邊,一見到翁和淳突然開後門,心裡馬上閃過不妙的預感,沒想到包大偉突然展現出過人的判斷力將這球給抄下來,而且完全沒有沉浸在抄球的喜悅之中向大家邀功,很快把球傳給李光耀,之後飛奔跑到前場,讓向陽為了他必須要更快回防,無形間消耗向陽的體力。

包大偉苦幹的精神與積極防守的態度影響了觀眾席上的啦啦隊,劉晏媜站了起來,剛剛李光耀投進一顆高難度的高拋投,現在包大偉展現出快速的防守判斷力抄到球,讓她又有機會提升光北的氣勢。

劉晏媜舉起右手,學生加油團的鼓手馬上拿起鼓棒,包含謝娜在內的其他學生馬上深吸一口氣,當劉晏媜右手落下的瞬間,鼓手用力打鼓,發出低沉的咚、咚、咚聲響,而其他人則用盡全力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球館裡面一時間充斥著滿滿的加油聲,向陽學生見到李光耀又拿到球,緊張感漫延開來,對面的光北又開始幫忙加油,馬上就有人大喊:「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激動的情緒像是幅射一樣散開來,每一個向陽學生都對著場上大喊著。

光北與向陽之間的戰爭,已經從球場上球員的對抗,延伸到觀眾席上學生們的互不相讓。

現場的分貝吵雜的彷彿要把天花板掀翻,可是場上的球員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他們的專注力完全集中在李光耀手上的橘紅色籃球。

李光耀大步把球帶過前場,向陽使出了同樣的防守策略,溫上磊與張國良等到李光耀運球來到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時,同時衝上去包夾李光耀,而光北也祭出同樣的破解戰術。

這一次不用李光耀的暗示,魏逸凡與楊真毅馬上跑到高位分別在左右兩邊幫李光耀單擋掩護,而這一次李光耀選擇往左邊切,繞過張國良的防守,但是向陽的反應速度非常快,翁和淳看穿李光耀的動向,馬上上前要困住李光耀。

然而李光耀在第三節啟動引擎之後就沒有停下來的打算,而且李明正在休息時間也說過要他盡情地展現出全部的實力,現在觀眾席上有謝娜看著,場邊有隊員期待著,場上有隊友盼望著,李光耀準備引爆所有隱藏在他體內的驚人能量,帶領球隊走向勝利。

李光耀右腳往前一踏,肩膀往右邊移動,翁和淳馬上往左後方退要擋下李光耀的切入,不過李光耀以左腳為軸心,展現出乾淨俐落的轉身,擺脫了翁和淳的防守,筆直地朝禁區切。

陳信志連忙要過去協防,然而李光耀收球之後的傳球假動作,讓陳信志馬上退回魏逸凡身邊防守,少了陳信志的干擾,李光耀可以不受任何干擾的瞄籃,踏兩步準備拋投出手。

不過辜友榮抓準李光耀的出手時機,一個箭步衝了上來,眼睛緊緊盯著李光耀,我就知道你又會來這招,故技重施!同一招在我面前是不管用的!

辜友榮高高跳了起來,心想著李光耀剛剛的出手速度跟角度,就要送給李光耀一個大火鍋,不過李光耀就是在等這一刻。

在辜友榮跳起來的瞬間,李光耀隱蔽地把球往下送,傳給籃底下的高偉柏。

高偉柏一接到球,向陽全場最具威脅的辜友榮已經被李光耀騙起,身體還在空中,身邊根本沒有人防守他,輕鬆地在籃下投籃,打板得分,比數54比65,差距回到第三節結束的11分。

從包大偉的抄截,李光耀的突破切入,到高偉柏的籃下投籃,光北這一波攻防轉換行雲流水,讓觀眾席上向陽學生安靜下來,光北的歡呼聲頓時充斥著整座球館。

坐在觀眾席上的沈佩宜,看到李光耀先是以高難度的高拋投得分,接著又運用自己的能力吸引補防,把球傳給隊友製造輕鬆得分的機會,在她進到球館,坐在觀眾席上看比賽之後,李光耀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有了天翻地覆的大改變。

開學第一天,李光耀就在她點名的時候與坐在旁邊的王忠軍聊天,第一次見面就在她心裡面留下不乖的標籤,接下來的籃球隊就更不用說了,李光耀在她心裡就像是做著無謂夢想的小孩,將來如果遇到社會的現實馬上就會後悔自己為什麼花這麼多時間在籃球上。

可是在這十幾分鐘的時間裡面,沈佩宜彷彿聽到李光耀用高超的實力對她說,籃球員雖然是一種聽似接近天馬行空的夢想,可是他用比任何人都還要多的努力,用力、奮力地去追尋這個夢想,而現在他在籃球場上正用日以繼夜的努力換來的實力,帶領光北一步一步地追近比分。

滾燙的淚水充斥在沈佩宜的眼眶裡,強烈的情緒不斷衝擊沈佩宜脆弱的內心,小翔,你就是希望我看到這一幕吧,看到我的學生在場上奔馳的模樣,看到他們為了遙遠的夢想,為了學校的榮譽,為了那一顆充滿魅力的籃球,在場上拼命努力著…

晶瑩的淚水從眼角流下,沈佩宜當然不會允許被別人看到自己脆弱的模樣,伸手把淚水抹去,這一刻,她終於了解自己為什麼會那麼抗拒學生追求籃球這個夢想,現實的困難,大環境的阻礙都不是真正的原因,隱藏在沈佩宜內心裡的,其實是一個空洞虛無的世界,所以當她看到李光耀那麼執著的追求夢想,看到楊信哲在訴說教書的理念時,她才會那麼的生氣憤怒,因為在他們的身上,沈佩宜看到自己所沒有的東西,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從哪裡找到李光耀與楊信哲所擁有的東西,所以她恐慌又害怕,然而這兩種情緒就轉化成憤怒與不理解,把自己變成一個連自己都討厭的人。

只不過看到球員在場上奮戰的模樣,沈佩宜想起了被她深埋的夢想,這一刻她覺得自己獲得重生。

小翔,謝謝你,你又再一次的把我拉起來,從那個深不見底的深淵之中;小翔,對不起,我竟然忘記我們當初一起做的那個夢想,我現在想起來了,我不會再疑惑了…

小翔,我會連著你的份一起往前邁進的。

晶瑩的淚水不斷流出來,沈佩宜雙手抹去臉上的淚痕,站起身來,對著場上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一旁的學生見到身為老師的沈佩宜都站起來高喊防守,跟著沈佩宜一起站起來,大吼著:「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向陽的球權,辜友榮底線發球給張國良,張國良用傲人的速度把球帶過半場,感受到光北上漲的氣勢與壓迫感,肩膀跟心裡面似乎多了一股隱形的重量,讓他不敢隨意發動攻勢,把球傳給場上控球能力最好的溫上磊。

溫上磊一接到球,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上太久,傳給站在左邊四十五度角三分線外的翁和淳。

「球!」翁和淳接到球的瞬間,辜友榮上到罰球線左側要球,但是高偉柏很快跟了上去,站前防守,身體側在辜友榮身旁,右腳往前踏在辜友榮身前,整個人幾乎貼在辜友榮身上,伸出右手不斷揮舞,干擾辜友榮也讓翁和淳不敢傳球。

辜友榮見翁和淳不敢傳球,當機立斷,以左腳為軸心轉身往禁區跑,高偉柏連忙要追上去,但是陳信志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他的身後幫辜友榮單擋掩護,把他擋下來,讓高偉柏只能眼睜睜看著辜友榮準備摧殘無人防守的禁區。

翁和淳把球往上一丟,辜友榮看準球的來向,身體往下沉,全身肌肉繃緊,奮力跳起來,抵抗地心引力,準備要來一個技驚四座的空中接力灌籃。

然而辜友榮寫好的劇本沒有畫下句點的機會,楊真毅在他身後出現,在他接到球的瞬間用力地把他的手給扯下來,毀掉這個可能是整場比賽最精彩的空中接力灌籃。

底線與邊線的裁判同時吹哨,高舉右手,左手指著楊真毅:「光北33號,打手犯規,罰兩球!」

楊真毅馬上舉手承認犯規,這一球要阻止辜友榮,只有這種野蠻的辦法。

罰球線上,辜友榮的命中率跟影響力大幅下降,第一球出手力道過大,彈框而出,第二球辜友榮記取教訓,調整投籃力道,但是反而投的太小力,球落在籃框前緣,禁區裡面頓時擠成一團,不過球在籃框上彈了幾下之後,幸運地跳進籃框裡面。

辜友榮罰球兩投一中,比數54比66,差距12分。

對光北來說,算是可以接受的結局。

球權轉換,魏逸凡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踏出底線外傳給李光耀。

一看到李光耀拿到球,光北這一邊出現一種雀躍感,另一邊的向陽則是備感威脅,觀眾席上的戰爭再次開始。

「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李光耀快步運球過半場,雙腳踏過中線,做了一次胯下運球,停了下來,深吸一口氣,往前邁進,準備發動攻勢。

溫上磊與張國良依照顏書洋的指示,上前包夾李光耀,而魏逸凡與楊真毅同樣到高位幫李光耀單擋掩護。

連續兩次被李光耀用同樣的方法「逃」掉,溫上磊與張國良心裡已經想好對策,下定決心不讓李光耀逃掉第三次,要把他死死困住。

張國良與溫上磊身體往後踏一步,眼睛緊盯著李光耀,不管李光耀要切哪一邊,他們都會馬上退到魏逸凡或楊真毅身後把他給擋下來,在單擋掩護的時候,魏逸凡跟楊真毅不能移動,否則就會構成非法掩護的違例,球權轉換。

這個規則張國良、溫上磊知道,魏逸凡、楊真毅也知道,李光耀當然也是。

李光耀察覺兩人的意圖,用眼神給予讚賞,你們兩個人反應蠻快的嘛,不愧是向陽的球員,不過光憑這樣就想困住我,沒有那麼容易。

李光耀利用魏逸凡的單擋掩護運球往右切,溫上磊立刻繞過魏逸凡的身體,要在左邊擋下李光耀,李光耀一個變向換手運球,要從魏逸凡跟楊真毅中間鑽過去,張國良馬上站在中間堵住李光耀的去路,然而李光耀右腳用力一踏,身體往後退,利用楊真毅的單擋掩護往左切,擺脫張國良跟溫上磊的防守。

不過向陽的考驗還沒有結束,陳信志與翁和淳的防守接踵而至,翁和淳站位最接近李光耀,立刻上前防守,李光耀一個背後運球往右切,速度飛快,翁和淳連忙往左後方退,但是李光耀的速度實在太快,他的防守腳步追不上,左腳沒有踩好,重心不穩,差一點跌倒在地。

翁和淳還來不及慶幸自己身體還是有穩下來,可以擋下李光耀快速的切入,李光耀在背後運球之後緊接著一個變向換手運球,讓翁和淳腳步打結,整個人往後仰,跌倒在地。

見到翁和淳被李光耀晃倒在地,觀眾席上一陣嘩然,不過這沒有影響李光耀的專注力,擺脫翁和淳之後,李光耀突然煞車,雙腳的腳後根踩在三分線上停了下來,眼睛瞄籃準備收球出手,從斜後方追趕李光耀的陳信志連忙跳起來要封蓋李光耀,卻被李光耀的投籃假動作所騙。

李光耀接連擺脫溫上磊、張國良、翁和淳的防守,現在又把陳信志騙起來,如今在他眼前的敵人就只剩下一個。

向陽的禁區魔神,辜友榮!

李光耀如同全力奔馳的獵豹往禁區衝,辜友榮則像是守護巢穴的巨熊往前迎敵,李光耀似乎感受到辜友榮的氣勢,在罰球線下方停了下來,眼睛看向禁區的高偉柏,左手則是準備收球,讓人分不清楚他是要傳球給高偉柏還是自己投籃。

然而辜友榮眼裡沒有任何疑惑,朝李光耀衝了過去,用身體擋住李光耀的傳球視線,如果李光耀要跳投,他絕對來得及蓋火鍋,如果李光耀只是做收球假動作,他也可以即時停下來阻止李光耀的下一步動作,如果李光耀要地板傳球給高偉柏,他雙手已經準備好往下撈。

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把你擋下來,來吧,李光耀!

辜友榮緊緊盯著李光耀,想要正面對決,但是李光耀卻做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李光耀把球往另外一邊傳。

辜友榮順著球的方向看去,發現包大偉趁著所有人都忽略他,抓準時機溜到籃下,接到球的瞬間,包大偉在辜友榮眼裡成了一隻狡猾的狐狸。

在完全沒有人防守的情況下,包大偉籃下投籃,輕鬆打板得手,幫助球隊把差距拉近,比數56比66。

這時,場邊的顏書洋對溫上磊下達新的指令:「上磊,等一下你不要回防,全場盯防李光耀!」

溫上磊對顏書洋點頭:「是。」

顏書洋深吸一口氣,李光耀的表現讓他感到非常心煩,縱使現在還領先10分,可是如果不解決李光耀這個點,他實在沒辦法安心。

在李光耀啟動引擎之後,無論向陽怎麼做都沒辦法讓他停下來,最可怕的是繼第三節的超人表現,李光耀第四節竟然還可以加大馬力,一個高難度的拋投帶起光北的氣勢,隨後兩次傳球幫助隊友製造得分機會,即使是現在,顏書洋也不敢確定他看到的是李光耀實力的全貌,或者只是一小部份而已。

顏書洋以為他對李光耀的評價已經很高,沒想到李光耀的表現竟然能夠繼續超乎他的想像,在他心裡,只有四個字足以形容李光耀現在所展現出來的能量。

深不可測。

顏書洋看著場上向陽的進攻,他實在沒有想到會在乙級冠軍賽遇到李光耀這種球員,本來他以為魏逸凡跟高偉柏是光北最具有威脅性的球員,而第一節的楊真毅的發揮已經夠讓他驚訝,沒想到光北竟然還有一個李光耀,顏書洋緊咬牙根,這一個球員,到底他媽的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場上,溫上磊將球帶過半場,一過半場之後就把球傳給張國良,張國良接到球,翁和淳立刻空手跑位往禁區切,而陳信志則是上到高位幫他單擋掩護。

張國良利用陳信志的掩護往右切,魏逸凡一樣將張國良擋了下來,不過陳信志趁此機會轉身往禁區空手切,張國良立刻把球傳了過去,魏逸凡為了擋下張國良,防守的站位已經離開陳信志太遠,只能眼睜睜看著陳信志接到球,運球如入無人之境地往禁區切。

然而就在陳信志認為他將完成這次簡單的上籃時,溫上磊與辜友榮同時大喊:「小心後面!」

陳信志警覺,往後一看,發現包大偉無聲無息地從後面追上來要抄球,連忙把球收在手中,但是這麼一來,雖然避免掉被包大偉抄球的危險,卻也亂了上籃的節奏,在沒有信心將球投進的情況下,陳信志冷靜地把球傳到外圍。

球來到右邊底角三分線的翁和淳手上,翁和淳想也不想地下球往左切,毫不猶豫地往禁區衝,楊真毅沒能來得及把翁和淳擋下來,只能跟在翁和淳身邊防守。

然而翁和淳運了兩次球之後突然停了下來,收球做了楊真毅來不及反應的急停跳投。

不過楊真毅的防守還是造成一定的壓力,翁和淳這一次出手太過用力,球落在籃框後方彈了出來,可惜的是光北沒辦法把握這一顆籃板球,縱使高偉柏已經很努力卡位,魏逸凡衝進來要搶籃板,但是現在的禁區存在一個名為辜友榮的巨人,這一個巨人利用自己的身高跟臂長優勢,在高偉柏與魏逸凡頭上把這一顆籃板球摘下來。

辜友榮在空中抓到籃板球的瞬間,已經想好落地之後運一次球把高偉柏擠開,利用身體當掩護在籃底下投籃。

就在辜友榮落地,打算執行心裡面的念頭時,啪一聲,原本被他抓緊緊的球卻飄在空中,包大偉從下往上把他的球給拍走。

辜友榮大怒,該死的狐狸!

辜友榮連忙舉起雙手要抓被拍上的球,但是楊真毅剛剛看到包大偉要抄辜友榮的球,已經做好心裡準備,一看到球被包大偉拍起來,反應最快,一個箭步助跑跳起來把球抓了下來。

一看到楊真毅掌握到球,包大偉頭也不回地拼命往前跑,楊真毅落地之後見到前場沒有向陽的防守球員,馬上把球往前場送。

向陽速度最快的張國良立刻追了上去,但是包大偉的油門已經踩到最深,張國良才剛發動引擎,縱使張國良的速度比包大偉還要快,現在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包大偉早他一步衝過中線,追上那一顆落地之後仍用很快的速度往前跑的籃球。

包大偉算準球的落地時機,在球落地之後往前一躍,右手穩穩接住球,跨兩步準備直接上籃。

這時,場邊的謝雅淑傳來大喊聲:「包大偉,小心後面!」

原來張國良並沒有放棄,看到包大偉接到球,根本不打算放任包大偉上籃,往前衝準備把包大偉這次上籃毀掉。

包大偉回頭見到張國良來勢洶洶,缺乏經驗的他心裡一陣慌亂,竟然胡亂地把球投出,而這樣子的出手想當然爾落在籃框上彈了出來,不過就在包大偉自責沒有把球投進,張國良竊喜不需要付上犯規的代價,這個12號自己把球還回來的時候,一道黑影從後面飛了過來。

李光耀身體飛在空中,右手抓著彈出來的籃球,用力地把球塞到它應該去的地方,〝砰───!〞。

「哇啊───!」李光耀這一個補籃讓光北的觀眾席為之瘋狂,所有的學生都激動地跳了起來,不斷高喊著:「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場外的謝雅淑也站了起來,大喊著:「李光耀,補的漂亮!」

詹傑成、王忠軍、麥克也無法坐在椅子上,不過只有詹傑成用力甩動毛巾,對著場上的隊友大喊加油,王忠軍跟麥克只有大力拍手,嘴巴仍是緊緊閉著。

蕭崇瑜興奮地雙手發抖,就算相機有防手震的功能,拍出的照片仍是模糊:「苦瓜哥,李光耀真的太強了!」

苦瓜也激動到差點跟旁邊的學生一樣站起來,他覺得李光耀這個名字取的實在太貼切了,李光耀在籃場上的表現,就跟名字一樣光芒萬丈,閃耀著刺眼奪目的光華。

李光耀補灌得手,勢如破竹地把差距縮小,比數58比66,差距來到下半場最少的8分。

這一刻,顏書洋考慮走到紀錄台喊暫停,可是他忍住了,他選擇相信場上的球員,他相信被他一手帶起來的他們一定可以馬上做出回應,回敬一波漂亮的攻勢。

對,不用急,我親手帶起來的球員沒有那麼弱。

顏書洋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但是看著場上的情勢,顏書洋馬上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

防守守不住李光耀,進攻還打不進,這就算了,這一節光北又突然冒出一個12號,像是狡猾的狐狸一樣總喜歡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抄球,諸多不順讓向陽場上的球員感到煩躁,這一波進攻打的亂無章法,場上的氣氛烏煙瘴氣,球員們單打獨鬥,看不出任何的團隊默契。

張國良運球硬切包大偉,想要利用速度擺脫防守,但是包大偉就賭張國良不會出手跳投,站位總是離張國良一到兩步,如此一來就有更多的反應時間可以擋下張國良的切入。

張國良做出一個又一個動作,不過就是擺脫不了包大偉的防守,心裡焦躁,在罰球線左側收球,做了投籃假動作,但是包大偉跳也不跳,一個箭步舉高雙手,擋在張國良面前。

張國良接連做了兩次投籃假動作,包大偉不為所動,這時翁和淳跑來接應球,張國良不甘心地把球傳了過去。

翁和淳接到球就發動攻勢,運球硬切楊真毅,楊真毅雖然沒辦法擋下翁和淳的切入,可是楊真毅運用經驗與籃球智慧,身體靠著翁和淳,不給翁和淳太大的空間,限制翁和淳的切入路徑,讓隊友可以幫忙包夾。

魏逸凡大膽地放下陳信志,跨步站到翁和淳面前,擋住他的切入,與楊真毅合力包夾他。

翁和淳陷入包夾之中,把球保護在懷裡,利用肩膀頂開魏逸凡,勉強擠出一點空間,地板傳球給陳信志,然而令向陽恨的牙癢癢的狐狸再次出現,翁和淳傳球的意圖實在太明顯,加上魏逸凡跟楊真毅限制出他傳球的方式,大大降低抄球的難度,包大偉怎麼可能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在翁和淳被包夾的時候就衝了過去,傳球的瞬間右手往下一撈,把球抓在手上。

李光耀見到包大偉抄到球,大叫一聲,提醒包大偉他的位置,做出接球的手勢,包大偉聽到呼聲,立刻把球傳給站在弧頂三分線的李光耀。

張國良試圖去抄這個傳球,但是慢了一步,球從指尖前溜走,而且也因為這個賭博性的抄球,讓張國良沒辦法適時地衝回去防守。

李光耀接到球,馬上轉身下球往前場衝,而現在唯一跑在李光耀前頭的只有溫上磊一個人,李光耀更是毫不猶豫地加速,一個人跑快攻。

李光耀速度比溫上磊快,溫上磊雙腳踏過中線,回頭想要看李光耀在哪裡,發現李光耀像是全力奔馳的獵豹衝了過來,連忙側身想要擋下李光耀,不過李光耀晃肩加上換手運球,不斷變換方向,讓溫上磊根本判斷不出李光耀到底要切左邊還是右邊,更遑論是擋下李光耀的切入。

李光耀讓溫上磊始終沒辦法穩下重心防守,衝過三分線的時候壓肩往右切,溫上磊立刻往左後方退,心想都已經快到籃框底下,我就不相信你還可以做出什麼複雜的動作!

李光耀發現溫上磊擋在進攻路線上,眼睛裡面找不到任何猶豫,表情顯露著無比自信,右腳用力一踏,身體往左邊跳,雙手在空中牢牢地把球抱在懷裡,溫上磊早猜到李光耀會在最後變換方向,左腳一踏,準備擋下李光耀的上籃,但是李光耀的動作再次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李光耀雙腳落地,身體微微一沉,雙腿用力,身體往右邊跳過去,溫上磊像是被釘在地上一樣,根本跟不上李光耀的動作,只能看著李光耀輕柔地用把球放進籃框裡。

「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爆炸性的歡呼聲再次出現,光北這一節進攻有超凡脫俗的李光耀,防守有小兵立大功的包大偉,一口氣打出了10比1的攻勢。

比數60比66,雙方差距6分。

場邊的顏書洋表情緊繃,大步走向紀錄台:「請求暫停。」

紀錄台鳴笛,尖銳的哨音隨之響起,裁判大喊:「向陽高中,請求暫停!」

這時,第四節比賽還剩下6分11秒。


就在昨天,比利時的布魯塞爾機場發生爆炸事件,很不幸的10人死亡。

在此為這些不幸喪生的人,還有他們處於巨大哀傷的親人默哀。

只不過有一件事我希望請大家思考一下。

那就是:「為什麼會有這件事情發生?」

這些人肉炸彈客,是一生下來就志願當人肉炸彈客嗎?一生下來就想殺人?

而媒體所謂的「恐怖」攻擊,是以自己國家的立場寫的,那麼對於那些炸彈客本身呢?他們的立場又是什麼?為什麼要採取這種極端的方式?

如果把這些問題想一想,再去上網google一下,我相信你們或許會對人肉炸彈事件,會有不同的看法。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