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章【光北VS向陽 比分拉開】[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吳定華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大步走到李明正身旁,努力壓低聲音:「大混蛋,你到底是跟光耀說了什麼,為什麼他又不出手了?」

李明正轉頭看了吳定華一眼,露出了惡作劇般的笑意:「沒什麼,我只是跟他說整場比賽他只能在下半場出手,而且第三節最多只能夠出手五次,第四節則是隨便他。」

吳定華深吸一口氣,使盡全力讓自己語氣顯得心平氣和:「今天這一場比賽可是乙級聯賽的冠軍賽,悠關我們能否打進甲級聯賽,我們的對手是向陽,明正,我們很需要光耀。」

李明正笑容收斂:「我當然知道這一場比賽很重要,所以我才會決定這麼做,我比你更了解光耀,他的實力深淺、體能多寡、技術強弱,我都摸的一清二楚,所以這樣的出手次數,我認為非常合理。」

「可是我們…」

李明正對著向陽板凳區的方向抬了下巴:「還是你要光耀跟那個大個子一樣,因為體力下滑不得不下場休息,下一節可就是決勝負的第四節了,就跟你說的一樣,我們非常需要光耀,所以我希望光耀以最好的狀態進入第四節,第三節如果讓他出手太多次,一定會影響到他第四節的體能狀況,第三節只要把比數追近就夠了,第四節才是我們該傾全力逆轉比賽的時刻。」

李明正轉頭看向吳定華:「這個理由,可以接受嗎?」

〝叭──!〞,這個瞬間,紀錄台傳來宏亮的聲響,第三節比賽結束,雙方球員汗如雨下,走到各自的板凳區休息。

—–我是分隔線—–

在第三節2分50秒的時候,場上出現犯規,羅士閔依照顏書洋的安排,上場把疲累的辜友榮換下場。

辜友榮走下場,經過顏書洋身邊的時候,顏書洋說道:「好好休息,第四節球隊需要你。」

辜友榮黯淡的眼神頓時出現光亮,堅定地說:「是,教練。」

有趣又讓人意外的是,在這剩下來將近三分鐘的時間裡,在第三節展現出強大個人能力的李光耀竟然沒有趁機會大殺四方,第三節尾端沒有任何出手,而光北的防守也因為辜友榮下場而鬆懈下來,向陽利用快速的跑位與王忠軍、麥克兩個弱點,連續打進兩波攻勢,反觀光北,在比數追到個位數的差距之後,好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不管是魏逸凡的籃下強打或者是王忠軍外圍的三分投射都沒能為光北得分,所幸在第三節結束前,麥克的籃下補籃幫助光北拿到2分。

第三節比賽結束,比數50比61,雙方差距11分。

—–我是分隔線—–

在第三節與第四節之間的兩分鐘休息時間,兩邊教練把握機會,對球員下達指示。

向陽這一邊,顏書洋首先做了陣容的調配:「第四節士閔跟盈睿下來,友榮跟國良上。」

顏書洋拿出戰術板,開始畫戰術:「第四節光北還是會用縮小防守圈的戰術,他們只會那一套,國良,待會上場就發揮出你的速度攪亂光北的防守,光北沒有一個人擋的下你的切入,上磊,不管是國良的切入吸引協防,或者友榮在禁區受到包夾,只要你在外圍接到球,空檔就出手,不用追求三分線外的得分,你外圍的進攻能力是隊上最平均的,用你最喜歡的出手方式得分。」

「好。」溫上磊盯著顏書洋手上的戰術板,不斷擦汗喝水。

「友榮,你是我們向陽的王牌,你絕對是場上最強的人,不過這也代表光北會繼續對你做出針對性的防守,比賽到了現在,你應該也發現光北不是我們可以輕鬆應付的對手,如果我們輕敵很有可能會摔一大跤,大家努力這麼久,等的就是這一刻,這場比賽只能贏不能輸,我知道你很強,所以等一下你要發揮出你的影響力,遇到包夾就把球傳出去,外圍一定有空檔,信志、和淳,我知道你們很累了,不過比賽剩最後十分鐘,球隊還需要你們,你們再辛苦一下,注意友榮,如果友榮被包夾,緊接著就是你們得分的機會。」

「是,教練。」辜友榮、陳信志、翁和淳齊聲說道。

辜友榮明白顏書洋言語中隱含的意思,這一場比賽不容他繼續任性,在明明看到包夾的情況還硬打禁區,這一場比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前三節比賽可以利用身高強打,但是在決勝負的第四節就要融入團隊,向陽的勝利才是最重要的目標,其餘的個人表現都要放到一邊去。

顏書洋把戰術板上的筆跡直接用手抹去,畫上防守的戰術:「第三節我們一度領先光北20分,但是光北竟然在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把差距追到只剩下9分,他們的得分爆發力非常可怕,尤其是那個24號球員,他的個人單打能力很強,待會光北發球過半場之後,上磊你別管其他人,直接上去貼身防守他,不要讓他有輕鬆接球或運球突破的機會,以不要犯規為前提去干擾他,等一下我們守二二一,只要上磊被過,信志跟和淳馬上去補防,裡面還有友榮這道最後的防線,不用擔心其他人,專心堵住24號。」

「是!」

「友榮,守二二一你會變的很辛苦,防守一定要講話,指揮隊友,讓隊友分擔你的壓力,只要守住24號,第四節比賽我們就先贏了一半,高偉柏跟魏逸凡都不是你的對手,他們沒有一個人守的住你。」

「這一場比賽,贏的一定是我們!」

—–我是分隔線—–

光北這邊。

李明正對球員說道:「麥克,第三節比賽辛苦你了,等一下真毅上場,偉柏,待會要繼續辛苦你扛中鋒的位置。」

高偉柏飽足中氣地說:「包在我身上!」

「好!」李明正繼續說:「忠軍,你第三節一開始兩顆三分球對球隊的貢獻很大,辛苦你了,等一下你下場休息。」

王忠軍點點頭,接受這個調度的安排,他知道自己的防守能力實在太差,第四節如果繼續留在場上,一定會被向陽當成箭靶攻擊,他在第三節已經投進兩顆三分球為光北敲響反攻的鈴鐘,他的任務已經達成,可以功成身退。

「大偉,球隊需要你的防守,11分的差距不算多,我們知道,向陽也知道,他們第四節一定會繼續狂轟猛打,外圍的防守就交給你了。」

在板凳區休息很久的包大偉精力充沛地對李明正說道:「是,教練!」

陣容調整完之後,李明正開始下達戰術:「第四節,光耀,不用有所保留,把你所有的實力展現出來,向陽整體的防守雖然強,可是單論他們後衛的個人防守能力,我認為沒有人可以守的了你。」

李光耀露出笑容,眼神閃爍著自信:「當然,我是最強的。」

「大家聽好,辜友榮第三節後面加上現在,他足足在板凳上休息五分鐘的時間,等一下他一定會上場,禁區的人要繃緊神經,他們剛剛知道光耀個人能力很強,待會絕對會針對光耀防守,這個時候,真毅、逸凡、偉柏,你們要幫光耀分擔壓力,幫光耀單擋掩護或者空手走位,你們三個人的經驗非常豐富,對比賽的理解能力也非常強,就算你們沒有持球,光是空手走位就可以造成向陽的防守壓力,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不要讓向陽可以肆無忌憚地傾全隊之力防守光耀。」

「是。」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齊聲說道。

「光耀,你的單打能力很強,但是雙拳難敵四手,只有你一個人得分絕對沒辦法幫助球隊取得勝利,你的數據會很好看,可是光北會輸,所以你等一下除了打爆向陽的後衛之外,還要全力發揮你的影響力,吸引包夾,找尋有空檔的隊友,製造容易得分的機會,多傳球,讓向陽的防守疲於奔命,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不僅可以讓隊友打的更輕鬆,你自己也不會被向陽的防守逼的喘不過氣來。」

「球只有一顆,可是不代表沒有拿球的人就沒有任何作用,防守全隊一起防守,進攻也是全隊一起進攻,單擋掩護、空手跑位、外線埋伏,全部都是一種進攻的方式。」

「現在比賽只剩下第四節最後的十分鐘,11分的差距算不了什麼,我們一定追的回來,辜友榮待會絕對會上場,防守的時候一樣縮小防守圈,全力封死他們的禁區,如果他們把球傳到三分線外,貫徹我們整場比賽的防守方式,除了左邊底角跟四十五度角,否則就讓他們投,最後十分鐘了,大家拼一下!」

「第四節籃板球非常重要,防守全隊一起防守,進攻全隊一起進攻,籃板球也是一樣,全隊一起搶,決定比賽勝負的第四節,不要給向陽任何第二波進攻的機會,禁區的努力卡位,外圍的衝搶籃板,要搶到籃板球,最重要的不是你爸媽給你的身高,而是你自己有沒有把籃板球搶下來,捨我其誰的決心。」

李明正注視著球員,目光無比自信,用堅定的口吻說:「我現在會派你們上場,就是我相信你們五個人有這個能力可以幫助球隊逆轉比賽,取得這場比賽的勝利,把冠軍帶回光北,記住我說的話。」

「你們是最強的!」

謝雅淑眼睛看向紀錄台,休息時間還有十五秒鐘,把握這最後的時間,站起身來:「大家加油,最後的十分鐘,讓我們一起逆轉球賽,拿下冠軍!」

謝雅淑舉起手,圍繞在謝雅淑身旁,圍成一個圓,將手放在謝雅淑的手上。

謝雅淑大聲說道:「今天這一場比賽只是一個起點,明年一月我們要站在更大的舞台上,成為最閃耀的星星,讓大家知道光北高中的存在,讓大家知道我們是最強的,大家一起拼,讓我們一起拿下冠軍!」

謝雅淑深吸一口氣,用她這輩子最大的音量大喊:「光北!」

「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叭──!〞,紀錄台鳴笛,裁判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觀眾席上爆發出了驚人的加油聲浪,在劉晏媜的帶領之下,學生加油團與啦啦隊站起來高喊著光北加油,可是儘管他們已經盡了全力,還是無法推翻人數上的巨大差距,另一邊向陽五百人的嘶吼聲,完全壓過光北的加油聲,環繞在球館內。

「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向陽加油─!!」

場上,球賽準備進行,光北擁有第四節第一波球權。

包大偉站在底線外,接過裁判遞來的球,在嗶聲響起的時候把球傳給李光耀。

第四節比賽,正式開始。

李光耀運球過半場,溫上磊按照顏書洋的指示,李光耀雙腳一跨進中線,馬上衝上去貼身防守。

李光耀見到溫上磊這麼快就展現出防守決心,馬上用精湛的運球突破能力回應,快速的跨下運球加上轉身,擺脫溫上磊的防守,堅決地朝籃下切。

剛剛李明正在休息時間所下的指示,雖然沒有明確地講出來,但是大家都知道第四節比賽進攻的戰術就是把球交給李光耀,讓李光耀決定要自己出手還是傳球給隊友,讓李光耀控制光北的進攻節奏,讓李光耀承擔這個重責大任。

李明正等於把整支球隊交給李光耀,不過沒有任何人有意見,因為李光耀早已經用努力跟實力獲得隊友的認可,在這最重要的時刻,只有最強、最被信賴的人才能夠扛著這沉重的責任,帶著大家的期待與盼望往前邁進。

像是要回應眾人對他的期待,李光耀絲毫不懼向陽擺出的防守陣式,見到陳信志與翁和淳已經準備好要包夾他,依然運球往禁區切,散發出一騎擋千的強大氣勢。

翁和淳與陳信志同時上前一步,籃下的辜友榮也盯著李光耀,準備好要在李光耀受到包夾,胡亂出手之際送出一記大火鍋,在第四節比賽一開始就提升向陽的氣勢。

然而吸引包夾的李光耀並沒有勉強出手,而是把球傳給外圍的楊真毅。

楊真毅在籃框右側四十五度角,距離三公尺的地方接到球,是他最喜歡也是最拿手的擦板出手位置。

向陽的防守被李光耀的切入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現在接到球的又是第一節大發神威,中距離準到可怕的楊真毅,翁和淳心想這一球絕對不能放掉,連忙衝過去要阻止楊真毅出手。

楊真毅當然不會給翁和淳任何封阻他的機會,一接到球就馬上跳起來出手,瞄準籃板,手指輕柔地將全身的力量均勻的傳到橘紅色的籃球上。

然而似乎是在場下休息太久,一上來楊真毅還沒有找到手感,球脫手的瞬間,楊真毅馬上大喊:「籃板球!」

球就跟楊真毅想的一樣,落點偏高,從籃板反彈而下,掉在籃框前緣,高高跳了出來。

「吼啊!」辜友榮沒有讓光北有二波進攻的機會,在禁區一柱擎天地把這顆籃板球抓下來。

「球!」一見到辜友榮抓到籃板球,向陽場上最矮但速度最快的張國良立刻往前場飛奔,想要跑快攻。

在場下休息很久的包大偉精力充沛,馬上追了上去,眼睛緊緊盯著張國良,你想要快攻得分,就得先過我這一關!

不過辜友榮也沒能把球一口氣傳到前場,一抓到籃板球就受到高偉柏與魏逸凡的干擾,在不發生失誤的前提下,辜友榮決定安穩地把球傳給溫上磊。

溫上磊接到球,沒有急著把球推進到前場,首先把節奏穩下來,對隊友大聲喊道:「好,穩穩打一顆!」

話說完,溫上磊用力把球傳給前場的張國良,張國良在三分線外左側的地方接到球,眼睛瞄了禁區的辜友榮一眼,認為光北防守圈縮的太小,傳球給辜友榮也不會獲得太好的進攻機會,按照顏書洋的指示,準備把光北的防守攪亂。

張國良下球,壓低重心往右切,包大偉知道張國良切入很快,站位時故意與張國良保持兩步的距離,增加反應時間,讓他現在可以往左後方退,擋下張國良的切入。

張國良切入被包大偉擋下,雖然心裡感到意外,不過並沒有慌亂,繼續做動作想要甩開包大偉,接連做了轉身與背後運球,連續變換兩次方向,但是都被包大偉擋了下來,這時楊真毅看準時機,打算過來補防。

張國良暗自嘖了一聲,把球傳回給外圍的溫上磊。

溫上磊在弧頂三分線外的地方接到球,站在他面前的是第三節大殺四方,無人可擋的李光耀。

「球!」陳信志這時跑到左側三分線要球,打著接到球的瞬間就傳給辜友榮的算盤。

但是溫上磊並沒有把球傳出去,相反的,他做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決定,他要單打李光耀。

剛剛你打的很威猛嘛,我現在就要證明給大家看,其實你根本不足為懼!

溫上磊心想,現在球隊領先11分,就算我投不進籃下也有友榮可以搶進攻籃板,如果被我投進了,我們的氣勢馬上就會壓過光北。

溫上磊眼神閃爍著堅定之意,不去管陳信志的要球,也不去管其他人有沒有在跑位,壓低重心,下球往左切,一個運球之後拔起來,做出乾淨俐落的帶一步跳投。

溫上磊非常有自信,認為自己一定可以把球投進,李光耀絕對會以為他要切入而來不及封阻他的投籃。

然而就在溫上磊出手的瞬間,一隻手像是鬼魅一樣冒了出來,突然間出現在他的視線裡,讓他嚇了一跳,有那麼半秒鐘的時間,他以為這一隻手會蓋他火鍋,但是最後他還是順利地把球投了出去。

溫上磊直覺認為這一球一定不會進,高喊:「籃板球!」

令溫上磊自己都意外的是,球進的非常漂亮,落入籃框正中間,與籃網激出清脆的唰聲。

觀眾席上頓時歡聲雷動,向陽的學生見到溫上磊面對面單打吃掉光北的王牌球員,精神為之一振,紛紛舉起精心製作的加油牌,開心地大喊:「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溫上磊中距離得手,比數50比63,雙方差距13分。

溫上磊進的這一球,除了讓觀眾席上的學生歡呼之外,也讓場上跟場外的隊友大感驚喜,場上的四名隊友馬上跑到溫上磊身邊。

辜友榮用力拍了溫上磊的屁股:「上磊,這一球投的太漂亮了,帥翻天!」

陳信志右手用力搓著溫上磊的頭,把溫上磊的頭髮整個弄亂:「上磊,好球呀!」

翁和淳則是推了溫上磊一把:「好小子,竟然這麼輕鬆就把光北的王牌吃掉了!」

張國良在溫上磊後面大喊大叫:「上磊──!帥、呆、了!第四節就靠你了!」

場外的顏書洋雖然也被溫上磊在李光耀頭上投進中距離而感到高興,不過比賽還有九分多鐘,還不是可以如此高興放鬆的時候,繃起臉來大聲提醒場上球員:「夠了,趕快回防,光北攻過來了!」

在顏書洋的提醒之下,向陽很快在後場擺出了二二一的防守陣式,在溫上磊中距離投進之後,向陽的氣勢高漲,加上比數進一步拉開,向陽信心大振,每一個人臉上都顯露著興奮期待的光芒。

李光耀發現向陽的氣勢大盛,心中大是懊惱,剛剛那一球李光耀其實來得及蓋火鍋,但是李光耀擔心被吹犯規,才改把手伸到溫上磊的臉上,遮擋住溫上磊的視線,心想憑溫上磊的實力這樣就足以讓他投不進,而且李光耀也確實發現溫上磊有被嚇到,沒想到他竟然投進了!

聽著向陽的歡呼聲,李光耀不滿的發出悶哼聲,接過高偉柏的底線發球,帶球過半場,觀察向陽的二二一區域防守,你們別高興的太久,我馬上就討回來。

李光耀才剛踏過中線,正準備運球靠近三分線準備發動攻勢時,溫上磊跟張國良同時衝了上來,一左一右包夾李光耀,逼他要把球傳出去。

李光耀冷靜地運球往後退,高超的運球能力讓溫上磊跟張國良幾次想抄球都無法得手,這時包大偉跟楊真毅跑到三分線外的位置接應,李光耀看到向陽的防守圈已經被他拉開,抓準時間把球傳給楊真毅。

楊真毅在右側四十五度角三分線接到球,準備切入籃下時,眼角餘光看到一個人影從後面跑來,楊真毅定眼一看,發現李光耀像是一隻獵豹一樣快速地空手切進禁區,馬上把球傳回給李光耀。

李光耀穩穩接到傳球,連運球也省了,直接跨兩大步,高高跳起來,要挑戰由辜友榮坐鎮的禁區。

進攻端,溫上磊在李光耀面前投進中距離,防守端,辜友榮奮力跳起,準備要狠狠地擋下李光耀,親手了結這場王牌對決,第四節一開始就帶領球隊打出一波決定比賽勝負的攻勢。

不過李光耀這一次依然沒有選擇自己出手,吸引向陽的注意力之後,右手把球往身後一勾,傳給了魏逸凡。

魏逸凡一接到球,抓準辜友榮正從空中落下,來不及防守的時機點,往前跨一步,讓自己更靠近籃框,跳投出手。

然而就在魏逸凡出手的瞬間,陳信志從旁邊跳了出來,送給魏逸凡一個火鍋。

陳信志這一球用的力道之大,蓋火鍋的瞬間發出啪一聲,球像是子彈一樣往後飛,而這個精彩的火鍋又激起觀眾席上的歡呼聲。

「哇啊──!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魏逸凡往後一看,看到包大偉跟張國良正衝去追球,緊咬牙根,這一球他實在投的太大意,自以為抓準辜友榮落地時機,這一球絕對不會被辜友榮影響,卻忽略向陽其他的球員。

魏逸凡心裡暗恨,可是一切只能怪自己,怪自己太大意,怪自己太小看向陽其他球員,怪自己還是自持甲級球員的身份,怪自己還沒有全心全意投入在比賽當中。

為了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魏逸凡一發現張國良先追到球,第一個往後場衝,知道張國良對自己的速度非常有信心,一定會選擇自己快攻上籃,拔腿狂奔,像是獵豹般衝向他,而張國良完全沒有想到後面有追兵,心想這兩分拿得真是太簡單了,心中毫無警戒,到禁區輕鬆地跨兩步準備上籃。

然而,當張國良出手的瞬間,卻發現天空中有一道巨大的黑影,不過當他意會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魏逸凡算準了張國良的腳步,在張國良收球的瞬間加快速度,提前一步跳起,雙手舉高,封死張國良的進攻角度,完全抓準張國良出手節奏的魏逸凡,雙手竟然在空中把張國良投出的球直接抓下來,激起現場的驚呼聲,然而當魏逸凡落地準備帶球往前場衝時,出乎他預料的事情發生了。

尖銳的哨音響起,站在邊線的裁判手指著魏逸凡,大聲宣告:「光北32號,阻擋犯規,罰兩球!」

魏逸凡不敢置信,雙手抱頭,走向裁判:「裁判,我沒有犯規啊!」

裁判解釋道:「剛剛在空中你們身體有碰撞,確實有犯規。」

魏逸凡更是傻眼:「裁判,我是算準他出手時機跳起來封蓋的,我連他的頭髮都沒有碰到!」

裁判搖頭,不理會魏逸凡,對紀錄台比出魏逸凡的背號。

楊真毅大步走到魏逸凡身旁,右手搭著魏逸凡的肩膀,出聲安慰:「別想了,裁判不可能改判,這只能算你運氣差。」

高偉柏也走到魏逸凡身邊,右手搓揉魏逸凡的頭髮,把魏逸凡的頭髮弄的跟鳥巢一樣亂糟糟:「真毅說的對,這一球你時機抓的很漂亮,就是運氣差了一點。」

李光耀忿忿不平地說:「我之前比你更慘,要灌籃結果被抓走步,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場邊看球的女生都已經準備為我尖叫了!」

包大偉拍拍魏逸凡的胸口:「現在最重要的是球賽,別被這次犯規影響專注力。」

李光耀贊同道:「沒錯,走吧,準備執行罰球了,不管向陽罰球有沒有投進,我們都把專注力集中在下一波進攻上。」

魏逸凡揮散不悅的情緒,點頭說道:「好!」

光北與向陽的球員在籃框兩側站好,裁判輕吹哨音,把球傳給張國良:「罰兩球!」

張國良知道這兩次罰球將幫助球隊擴大領先,把握機會,穩穩地將兩球罰進。

比數50比65,第四節開始一分鐘,向陽把差距拉開到15分。

魏逸凡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踏到底線外,發球進場,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看向已經擺好防守陣式的向陽,哼,你們別囂張,我馬上就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我相信每一個人心中都有夢想。

但是基於種種理由,大部份人選擇將夢想深埋在內心之中,甚至不敢提起,只怕親戚長輩朋友會說出一些令自己失望的言語,澆熄自己追夢的熱情。

這兩三個月,有不同的朋友對我述說他/她的困擾,我給了他們建議,而我認為或許這些話對某一些讀者們也會有幫助。

如果覺得自己缺乏追夢的勇氣,那麼就慢慢訓練吧,從生活之中,去做一些從很久以前就想做,但是卻始終不敢做的事情。

想要環島,就去環島,想要淋雨跑步,就去淋雨跑步,想要去流浪,就去流浪。

這些事情跟追求夢想比起來,難度根本不值一提,對吧。

但是當你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之後,你就會發現,真正阻撓你的,並不是外在的因素,而是你自己給自己畫了一個圈。

踏出去吧,你會很不一樣的,相信我,每一個人都具有令人眼睛發亮的潛力。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