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嗶─〞,尖銳的哨音響起,短暫的暫停時間結束,裁判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光北與向陽的球員昂首闊步地走上場,光北已經做好準備要延續剛剛的氣勢,一口氣逆轉比賽,向陽經過教練提醒之後,決心不讓光北繼續囂張,要徹底擊碎他們的希望。

暫停回來,光北隊很快在後場擺出縮小防守圈的防守陣式,而向陽大軍壓境,發球進場之後很快發動攻勢。

林盈睿控球,右腳一跨過中線,馬上把球傳給溫上磊,自己利用陳信志的單擋掩護跑到左邊底角三分線埋伏,這時辜友榮站到高偉柏身前,把高偉柏緊緊卡在身後,高舉右手要球:「嘿,把球給我!」

辜友榮的要球頓時吸引了光北所有的注意力,為了能夠馬上對辜友榮進行包夾防守,魏逸凡與麥克不約而同地站離自己對位防守的人一至兩步,讓自己能夠更近辜友榮。

溫上磊沒有忘記顏書洋剛剛的指示,趁這個機會把球傳給大前鋒前信志。

陳信志穩穩地在罰球線左下的位置接到球,麥克反應很快,左腳一跨,站到陳信志身後,對隊友說:「我的。」

背對籃框的陳信志首先尋找外圍的空檔機會,本來想傳給埋伏在左邊底角的林盈睿,但是林盈睿卻用手勢叫他自己打。

離籃框越近命中率越高,也越容易造成犯規,這是籃球場不變的真理。

比起命中率不到三成的三分投射,林盈睿更相信陳信志可以利用進攻腳步跟經驗為向陽帶來直接的貢獻。

陳信志不會背框單打的技巧,轉身面向籃框,心中已經想好了一連串的動作要對付缺乏經驗的麥克。

陳信志首先做了要傳球給辜友榮的假動作,準備做出向右的試探步時,發現麥克整個身體已經轉向辜友榮,索性下球往右邊切。

這個黑人,也太好騙了吧!

麥克發現辜友榮手上沒有球時,心中叫糟,轉過頭看到陳信志往籃底下切,一個箭步追了上去。

陳信志切入禁區,本來想要直接上籃取分,但是眼角餘光看到麥克追上,瞬間改變心意,收球做了投籃假動作,把麥克騙了起來。

按照陳信志寫好的劇本,麥克會為了阻止他得分而下手犯規,但是當陳信志算好時間,跳起來要在籃下出手投籃時,發現麥克人竟然還在空中,身體達到最高點正要落下。

陳信志大吃一驚,麥克的跳躍力跟停留在空中的時間遠遠超乎他的預料之外,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已經跳起來的陳信志展現出豐富的經驗,身體往麥克靠過去,主動製造身體碰撞,雙手胡亂把球投出,球甚至連籃板都沒碰到,但是裁判認定這是出手動作。

底線馬上傳來尖銳的哨音,裁判高舉右手,左手指著麥克:「光北91號,阻擋犯規,罰兩球!」

一聽到哨音響起,光北場上四人馬上趕到麥克身旁,給予鼓勵與安慰。麥克最大的弱點不是球技,而是心理層面的軟弱。

李光耀拍拍麥克的肩膀,在如此重要的比賽裡,李光耀依然半開玩笑地說:「被騙了吧,而且你還連續被騙了兩次,這就是經驗的差距,不用放在心上,多被騙幾次之後就學會了,哈哈哈。」

魏逸凡則說:「麥克,下次如果陳信志再拿到球,你專心防守就好,不用擔心,還有我可以補防。」

高偉柏也說:「我剛剛不是成功守下辜友榮了嗎,不用那麼擔心我啦。」

王忠軍沒有說話,拍拍麥克的胸口,表示不要把這次的犯規放在心上。

場外的謝雅淑也站起身大喊:「麥克,沒關係,下一球守下來就好,不要再去想這次犯規,把精神集中在下一球上!」

麥克感受到眾人傳來的鼓勵,心裡感到無比溫暖,自責的情緒因而消失不見,大步站到籃框右邊,讓裁判可以執行罰球。

裁判見到兩隊球員在籃框兩側站好,把球傳給站到罰球線的陳信志:「罰兩球。」

比起辜友榮,陳信志在罰球線上的表現好上不少,命中率將近七成,穩穩地罰進第一球,不過第二球出手軌道有些微偏移,落在籃框上彈了兩下跳了出來,麥克積極卡位,運用傲人的臂長搶下籃板球,不給向陽二次進攻的機會。

陳信志不甘心地用力拍手,他本來想要製造犯規進算,沒想到結局卻只靠罰球拿到1分而已。

比數42比55,雙方差距13分。

麥克確定向陽回防,周圍沒有人試圖抄球之後,把球傳給李光耀,而在劉晏媜的帶領之下,觀眾席上傳來了鼓譟聲。

「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向陽這一波進攻只靠罰球拿下1分,所以光北只要把球投進,不管是兩分球或者是三分球,都可以繼續把比數追近,第三節比賽剩下5分3秒,到了這種時刻,每一分都至關重要,光北一定要把握住。

經驗豐富的向陽當然也知道每一波進攻與防守的重要性,努力了數年之久,今年好不容易出現進軍甲級聯賽的大好機會,一旦錯過不知道要再等幾年,他們不想輸,也不能輸,尤其對手還是光北這種第一年成軍,缺乏經驗的球隊。

辜友榮在禁區裡面對著隊友大喊:「大家守一波,禁區就交給我!」拿下冠軍,並且前進甲級聯賽的將是我們向陽!

向陽其餘四名隊友用宏亮的聲音回應辜友榮:「好!」

李光耀運球過半場,向陽感受到李光耀的威脅,全隊五個人身體都面向李光耀,以利用最快的速度對李光耀接來的動作做出反應。

李光耀不過連續投進三球,就對向陽造成這麼大的壓力,可以說透過這場比賽,李光耀正式在高中籃球聯賽綻放出驚人的光芒,對大家預言台灣即將出現一個耀眼的籃球新星。

這樣的李光耀,當然並不滿足於乙級聯賽這個地方,現在的他站在乙級聯賽的冠軍賽場上,這個名稱跟舞台感覺很大,但是完全滿足不了李光耀的胃口,他想要在鎂光燈不斷閃爍的球館、坐滿人的觀眾席、擁有電視轉播與網路直播、場邊放滿廣告看板、吸引無數球探與球迷、讓整個台灣陷入瘋狂的甲級聯賽,展現出他傲人的才華與天賦。

乙級聯賽只是一個讓他前往甲級聯賽的跳板,不是他該停留的地方。

乙級聯賽的天空太小,地面太窄,無法讓老鷹展翅飛翔,也沒辦法讓獵豹全速奔跑。

李光耀在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停下,觀察向陽的防守陣式,絲毫沒有把球傳出去的意思,在進攻時間剩下16秒,第三節比賽剩下4分56秒的時候,對魏逸凡抬了抬下巴。

在這三個月期間與李光耀培養出來的默契,讓魏逸凡馬上跑到三分線幫他單擋掩護。

李光耀隨即利用魏逸凡紮實的掩護往右邊切,小前鋒翁和淳大喊一聲:「我來!」移動腳步上前補防。

李光耀看到翁和淳衝過來,頓時停下腳步,左手準備收球,眼睛瞄向籃框,翁和淳連忙跳起來封阻,但這只是李光耀的收球假動作,騙起翁和淳之後繼續往禁區切。

辜友榮剛剛被李光耀打了一次犯規進算,心裡的不甘心還未抹去,這一次他絕不讓李光耀繼續趁心如意地把球投進,就算付出的是犯規的代價也無所謂,他要告訴李光耀禁區不是他該來的地方。

辜友榮瞪著李光耀,你休想在我頭上再拿到任何分數!

然而李光耀這一次並沒有挑戰籃框的意圖,吸引辜友榮的注意力之後,利用地板傳球把球交給空手切的魏逸凡。

擁有甲級聯賽經驗的魏逸凡,觀察力比向陽的球員更好,趁李光耀吸引所有的目光,在最適當的時機空手切進禁區。

一接到球,魏逸凡馬上跳起來準備出手,辜友榮慢了半拍才跳起來,但是身高的優勢讓辜友榮充滿信心,能夠影響甚至封蓋魏逸凡的投籃。

不過就在辜友榮起跳的瞬間,魏逸凡隱密地小球傳給籃下的高偉柏。

悶了一整場的高偉柏,在完全空檔的情況下接到球,當然不會客氣,奮力跳起來,雙手把球往籃框塞。

〝砰──!〞,整場比賽都在禁區對抗辜友榮的高偉柏,是整個光北隊最辛苦的人,以他的實力,如果光北有中鋒可以抵擋辜友榮,那麼他將可以盡情地肆虐禁區,放眼向陽的內線球員,除了辜友榮之外又有誰是他的對手?然而光北的陣容卻必須讓他在禁區防守比自己高10公分、重10公斤以上的辜友榮,辜友榮確實強,但是辜友榮今天能夠在對位上佔到上風,絕大部份是因為身材上的優勢,兩人的實力不相上下,只是高偉柏身材上吃了大虧而已。

高偉柏灌籃得手,鬆開雙手,落地時仰天大吼,把累積在胸口的鬱悶一口氣宣洩出來:「啊啊啊───!!」

這一記灌籃幫助光北繼續追近比分,比數44比55,雙方差距11分,也讓高聖哲拿起旗子用力揮舞:「兒子,這一球灌得太漂亮了!」

學生加油團與啦啦隊興奮地齊聲大喊:「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場外的顏書洋緊咬牙根,眼睛盯著回防的李光耀,這個小子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只是一個高中生,打法竟然就這麼成熟,基本動作紮實到輕而易舉地突破兩個人的防守,最後還可以冷靜地把球傳給空手走位的魏逸凡。

顏書洋握緊拳頭,才第一年創隊,陣中就有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李光耀這種實力超越乙級的球員,光北啊光北,如果比賽真的被你們逆轉,那麼我們這幾年的努力又算是什麼?

顏書洋在場外大喊:「打一波,大家回想一下我剛剛的指示,穩穩地打,不用急,打出我們的節奏,現在在場上有優勢的是我們啊!」

聽到顏書洋的大喊聲,向陽場上五名球員打起精神,自從李光耀上場之後,他們的節奏就出現被光北牽著鼻子走的情形,不過剛剛暫停時顏書洋的指示,讓他們知道光北場上存在著兩個很明顯的弱點可以攻擊,而且陳信志剛剛確實也靠著罰球拿到分數了。

不需要慌張,不需要被光北影響,專心攻擊這兩個弱點,勝利是屬於向陽的。

林盈睿很快把球帶過半場:「好,穩穩地打一顆!」

話一說完,林盈睿把球傳給溫上磊,而此時站在溫上磊面前的,是光北場上防守最弱的王忠軍。

溫上磊拿到球的瞬間,向陽開始空手走位,隱隱清出空間,拉大光北的防守圈,讓溫上磊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單打王忠軍。

溫上磊沒有讓隊友失望,壓低重心向右切,突破王忠軍的防守,一路切進禁區,在籃框前兩公尺的地方遇到麥克的補防,大角轉移,把球傳給左側三分線外的林盈睿。

李光耀連忙衝過去阻止林盈睿投三分球,而林盈睿拿球往上一比,晃開李光耀之後運球往禁區切。

光北的防守被向陽內、外、內的攻勢搞的一團混亂,林盈睿切入禁區吸引魏逸凡的補防,不過切入並不是林盈睿的強項,馬上把球傳給開後門溜進禁區的陳信志。

麥克的進步幅度雖然很大,但是他接觸籃球的時間實在太短,缺乏比賽經驗,尤其是在這麼重要,球隊又是處於落後的比賽,到了關鍵的第三節,防守的缺陷完全放大開來。

當麥克轉頭一看,發現自己對位防守的陳信志在籃底下接到球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陳信志輕鬆地出手投籃,打板得分。

在這一波進攻中,向陽徹底利用王忠軍跟麥克這兩個弱點,順利拿到2分。

比數44比57,向陽展現出多年培養而出的團隊默契與實力,再次把比數拉開為13分。

這個進球也稍稍撲滅了光北炙熱的氣勢,只不過向陽知道他們還不能放鬆,這一波進攻打進並不算結束,接下來還有更重要的任務,那就是守住那個背號24號的球員。

觀眾席上,學生加油團與啦啦隊因為沒有守住向陽的進攻而露出失望的神情,但是當他們看到李光耀接到球,失望的表情馬上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期待與雀躍。

在光北這一邊,每一個人都在期待著李光耀的表演,在他們眼裡,只要李光耀手上有球,他就可以為光北帶來奇蹟,讓他們興奮地大喊:「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光北的對面,五百名向陽的學生見到可惡的李光耀又接到球,一股不安的情緒在眾人心中漫延開來,聽到光北傳來加油聲,發出了更勝數倍的噪音要影響李光耀:「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李光耀跨過半場,此時的他聽不進觀眾席上傳來的聲音,大腦快速運轉,思考這一波進攻要怎麼打。

不過場邊的顏書洋顯然不打算給李光耀任何思考的空間,當李光耀來到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時,顏書洋在場外下達指示:「盈睿,上去守他!」

林盈睿立刻移動腳步,上前貼身防守,雙手不斷揮舞,干擾李光耀的運球跟視線,不過林盈睿的防守對李光耀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脅,運球往左切,再加上一個變向換手運球,簡單地甩開林盈睿的防守,切入禁區。

向陽的第二道防線很快到來,陳信志擋在李光耀的進攻路線上。

面對陳信志,李光耀右腳往前一跨,想要從右邊突破陳信志的防守,然而李光耀動作做的太早,讓陳信志可以即時做出反應,身體往左擋,眼見就要逼李光耀停下來,讓已經準備好要包夾的隊友可以將他困住,迫使他發生失誤時,李光耀收球轉身,閃過陳信志的防守,跳起來準備上籃取分。

見李光耀跳起來,坐鎮禁區的辜友榮右腳一跨,舉起雙手盡可能封死李光耀的出手空間,翁和淳也從一旁撲過來,兩人心中此時閃過一模一樣的念頭:「絕對不讓你繼續得分!」

這時魏逸凡在底線出現空檔,是傳球的好時機,不過李光耀的野心更大,面對辜友榮與翁和淳的夾擊,在空中把球往外傳,把球交給在弧頂三分線無人防守的王忠軍。

一看到王忠軍拿到球,為了包夾李光耀而走到罰球線的溫上磊暗自叫糟,拼了命地往王忠軍衝過去。

感受到溫上磊的氣勢,王忠軍不等他過來,很快跳投出手。

然而似乎是受了溫上磊的影響,王忠軍出手的節奏太快,球離手的瞬間王忠軍就知道這一球不會進,連忙提醒隊友:「籃板球!」

聽到王忠軍的預警,禁區馬上擠成一團,因為防守方站位比較靠近籃框,籃下卡位對向陽較為有利。

籃底下辜友榮與翁和淳搶到最好的位置,最後由辜友榮把這顆籃板球搶了下來。

「球!」溫上磊一看到辜友榮在禁區卡位,馬上往前場衝,確定辜友榮抓下籃板球,馬上大喊出聲。

辜友榮連看都沒看,轉身就把球往前場甩,麥克跟高偉柏想要阻止都來不及。

為了求快,辜友榮這一個傳球並沒有傳好,溫上磊慣用手是右手,所以他跑在球場右側,一接到球就可以用右手上籃,但是辜友榮卻把球丟到左邊,讓溫上磊必須跑到左邊接球,用不熟悉的左手上籃。

但是前方沒有任何人防守,用左手上籃對溫上磊來說也不是難事,但是就在他以為這將是一個輕鬆得分的機會時,場邊的隊友連忙對他大喊:「上磊,小心後面!」

溫上磊往後一看,發現李光耀像一隻全力奔跑的獵豹,疾速向他衝了過來,溫上磊感到一陣心慌,深怕被李光耀從後面蓋火鍋的他,選擇繞出三分線外,等待隊友過來。

李光耀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其實剛剛他根本沒有把握可以追上溫上磊,好險溫上磊被他嚇到,選擇把節奏慢下來。

向陽其餘四名球員很快來到前場,光北也按照二三區域聯防的位置站好,這時第三節比賽剩下3分59秒,時間正一分一秒無情地流逝。

向陽在成功守下光北的進攻之後,心裡的壓力頓時變少了,光北剛剛追分的氣勢實在太可怕,尤其只要李光耀一拿到球,整個光北就會散發出一股逼人的銳氣,讓他們不得不繃緊十二萬分精神來防守,不過現在他們終於可以稍微喘一口氣。

溫上磊故意放慢節奏,讓隊友可以緩一緩,在進攻時間剩下16秒的時候把球傳給林盈睿。

林盈睿在弧頂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接到球,高舉右手,指揮隊友跑位,現在比數差距13分,在第三節剩下三分多鐘的情況下,如果這一波進攻順利投進,那麼向陽將再次把比賽的控制權握在手上,氣勢也會完全壓過光北。

在這種時刻,當然要用最保險的方法得分,而最保險的辦法,就是攻擊光北最顯而易見的弱點。

林盈睿運球往左切,用肩膀頂開王忠軍想要抄球的手,整場比賽到目前為止,王忠軍都像是五分熟的肋眼牛排,令人垂涎而且一切就開。

光北的防守出現缺口,讓麥克必須放下陳信志上前補防,而站在外圍的翁和淳與溫上磊同時往禁區空手切,對光北的禁區施加壓力。

面對高大的麥克,林盈睿選擇把球傳給從左側三分線衝過來的翁和淳,翁和淳接到球就起跳準備上籃,不過禁區的魏逸凡抓準時機補防,讓翁和淳只能放棄出手的念頭,小球交給禁區的陳信志。

陳信志在狹小的禁區裡面接到球,立刻出手投籃,因為他跟辜友榮都在禁區待的太久,如果不出手辜友榮一定會被吹籃下三秒。

就在陳信志出手的瞬間,一道黑影從旁邊飛了過來,陳信志眼角餘光發現是麥克,心裡面想起剛剛自己強攻禁區,本來打算犯規進算賺一次三分打,卻因為麥克驚人的體能天賦而只在罰球線上拿到1分。

腦海中充滿剛剛麥克驚人滯空能力的畫面,陳信志擔心這一球會被麥克封阻,馬上加快出手的速度。

然而在別人眼裡,陳信志這一球出手的動作卻是突然變的又怪又扭曲,場外看不懂籃球的學生以為陳信志哪裡抽筋,只有看的懂籃球的楊翔鷹、沈佩宜、高聖哲、葉育誠等人,才知道陳信志是受到麥克的影響,擔心被麥克蓋火鍋才會出現這樣看似詭異的動作。

上天是不公平的,麥克在這場比賽用這一球證明這句話,接觸籃球僅僅三個月,散發出來的嚇阻力就足已影響打球超過三年的陳信志,彷彿在對大家說,只要給這個害羞的小子多一點時間,台灣的籃球界將出現一個新生代的禁區魔神。

陳信志本來想要擦板得分,但是受到麥克的影響,出手過於用力,球雖然落在籃板上,但是反彈而下時連籃框都沒碰到,直接落到另一邊去。

不過光北還來不及高興,一個高大的身影高高躍起,辜友榮抓準時機,在人群之中抓下了進攻籃板,落地之後馬上跳起來出手投籃。

在這種情況下,高偉柏根本沒辦法阻擋辜友榮,眼見辜友榮就要輕鬆地在籃下投籃得分,李光耀從外圍衝了進來,像隻老鷹一樣展翅高飛,把辜友榮投出的球釘在籃板上。

「哇啊──!」現場一片嘩然,就連光北都沒有想到李光耀可以用這種令人振奮的方式賞了辜友榮一個大火鍋。

李光耀直接把辜友榮投出的球抓下來,但是向陽經驗豐富,翁和淳、辜友榮、陳信志馬上把落地的李光耀團團圍住。

被三個身高都比自己高的人圍在中間,李光耀再強也找不到傳球的機會,但是現在他掌握球權,如果8秒鐘內沒有把球帶過前場,會被裁判抓8秒違例,到時候球又會回到向陽手上。

李光耀心一橫,把球往上一丟,想碰碰運氣,看隊友會不會接到他亂傳的球。

但是其他四名隊友連搶球的機會都沒有,李光耀的傳球被陳信志撥到,最後被辜友榮撈下來,一個箭步來到籃下,高高跳起,又要雙手灌籃。

辜友榮緊盯著籃框,這一次,我看還有誰能夠擋我!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辜友榮正要把球重重地塞進籃框裡面時,又有一道黑影從旁邊飛了過來。

麥克心裡面害怕不已,辜友榮比他高又比他壯,氣勢又那麼可怕,如果要把他擋下來自己說不定還會被彈飛,可是麥克知道如果不把辜友榮擋下來,這一場比賽光北會很危險。

我要保護籃框,我要保護李光耀的夢想,我要跟他一起到甲級聯賽打球!

勇氣擊敗恐懼,讓麥克正面面對辜友榮,右手用力地把辜友榮手中的球拍飛。

「哇啊──!」嘩然聲再次響起,短短不到五秒鐘,辜友榮這個王牌球員竟然就被連續蓋了兩次火鍋,任誰都沒想到向陽這波進攻竟然會出現如此狼狽不堪的局面。

然而向陽沒有人在乎這件事,因為被拍飛的球好死不死竟然落在李光耀手上,他們現在一心只想著要衝回去後場防守。

李光耀像是離弦之箭一樣往前場衝,速度快的匪夷所思,明明還要分心運球,但是卻跑的比任何一個回防的向陽球員還要快。

李光耀衝到前場,身邊沒有任何人防守,向陽的球員全部都跑在他後面,李光耀當然不會放過這難得的機會,深吸一口氣,在罰球線收球,用力踏兩步,左腳用力往下踩,常年訓練的腿部肌肉讓李光耀抵抗地心引力,像是火箭一樣往上升空,左手似乎想要觸碰天空一樣伸起,右手把球往後拉,用力塞進籃框之間。

〝砰───!!〞,球館內傳來了一道驚天炸響,李光耀這一球灌的非常用力,讓大家以為他要把籃框整個扯下來似的,整個籃球架止不住地搖晃,而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隨即傳來。

觀眾席上的啦啦隊與學生加油團激動到站起來,不用劉晏媜指揮,很有默契地齊聲大喊著:「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見到李光耀這個灌籃,葉育誠、楊翔鷹、高聖哲、李雲翔、沈佩宜同時起了雞皮疙瘩,不論是運球推進的速度,彈跳的高度,最後灌籃時散發出來的霸氣,李光耀在這場比賽中展現出來的一切,一次又一次地推翻他們對他真正實力的猜想。

在他們心中的李光耀已經很強,但是現實中的李光耀,竟然更強!

比數46比57,差距回到11分,第三節比賽還有3分41秒,要照李明正預測的在第三節結束把比分追到個位數的差距,時間上綽綽有餘。

李光耀這一記灌籃帶給光北隊無窮的希望,只要是支持光北隊的人,此時心裡面都出現了光北逆轉向陽,拿下冠軍在球場上歡喜慶祝的畫面。

拍下李光耀灌籃瞬間的蕭崇瑜,興奮地說:「苦瓜哥,我覺得這一場比賽光北有很大的機會可以逆轉,李光耀實在太強了!」

「還早,光北現在落後11分,他們的對手可是向陽高中,一個灌籃根本算不了什麼。」苦瓜極力壓下激動,可是顫抖的聲音背叛了他,太像了,真的太像了,李光耀在第三節的表現,不論是動作或者散發出來的氣勢,都跟當初的李明正一模一樣,看著李光耀,就好像是看著當年帶領光北對抗啟南的李明正一樣,回憶不斷湧上,熱血流入胸腔,直接衝擊心裡的感動,讓苦瓜有種時光倒流的感覺。

當初他第一次在現場看球賽,就見證了李明正驚人地帶領光北擊敗啟南,而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李明正雖然已經沒有辦法繼續在球場上翱翔,但是他的兒子李光耀,彷彿繼承他的籃球智慧與天賦,繼續在籃球這一條路上選擇用最艱難的方式前進著。

看著李光耀,想著李明正,感動變成淚水,衝上苦瓜的眼眶,但是他畢竟是個成年人,強忍住了淚水。

李明正,當初你的消失,讓我覺得台灣的籃球界越來越無聊,好險你的兒子跟你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籃球痴,而且不管能力或者風範都跟當年的你如出一轍,去吧,擊敗向陽,到甲級聯賽去,那個地方才是屬於你的舞台!

整座球館充斥李光耀跟光北的喝采聲與加油聲,彷彿現在領先11分的是光北而不是向陽。

顏書洋深深皺起眉頭,這一刻他確切感受到危機,稱霸乙級聯賽的這幾年來,沒有任何一支球隊能夠像是光北一樣,在追分的時候散發出如此可怕的氣勢,也沒有任何一支球隊跟光北一樣,落後20分還臨危不亂,更沒有一支球隊跟光北一樣,擁有李光耀這樣的球員。

儘管心裡出現焦急的情緒,顏書洋卻沒有將這樣的情緒表露出來,在場外對球員喊道:「穩下來,不要被影響,注意節奏。」

場上不論是個性或者打球風格都是最沉穩的林盈睿立即放慢腳步,比起在這一波進攻中拿分,更重要的是讓大家起伏不定的情緒安穩下來。

於是林盈睿雙腳跨過中線之後,就再也沒有移動腳步,利用這樣的方式讓隊友知道現在該好好的穩下來,別被光北影響。

林盈睿運著球,眼睛盯著紀錄台上的計時器,大膽地等到進攻時間剩下10秒的時候才發動攻勢。

按照顏書洋剛剛的指示,現在應該繼續攻擊王忠軍跟麥克這兩個弱點,可是林盈睿沒有這麼做,因為在他的想法裡,認為在這種光北氣勢不斷上漲的時候,要把球交給當家王牌處理,讓他帶領球隊走出困境。

林盈睿運球到三分線前兩步的地方停下,高吊球傳給辜友榮,辜友榮知道現在正是球隊需要他的時候,在罰球線下面一步的地方接到球就馬上發動攻勢,魏逸凡與麥克當機立斷,放下自己防守的翁和淳與陳信志,馬上包夾過去。

辜友榮注意到魏逸凡與麥克,但是他不打算把球傳出去,他有自信可以在包夾來之前,利用自身的單打能力在高偉柏頭上取分。

辜友榮厚實的身軀用力一靠,讓高偉柏整個人後退了一大步,擠出空間之後,收球轉身,籃框就近在眼前。

然而就在辜友榮準備出手的瞬間,麥克即時站到辜友榮面前,讓辜友榮沒辦法在第一拍就把球投出,而且在麥克之後,高偉柏站穩腳步,馬上貼了上來,逼辜友榮必須後仰跳投出手。

「嗯?」這樣的出手方式,讓顏書洋皺起眉頭,心裡面有了不妙的預感。

辜友榮心中還存在被麥克蓋火鍋的陰影,這一球為了閃躲麥克跟高偉柏,投球弧度拉的很高,雖然閃過兩人的封蓋,不過球卻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而魏逸凡就是等這個時候,眼明手快地把籃板球抓了下來。

「辜友榮沒力了!」高聖哲在觀眾席上大叫。

葉育誠隨即附和:「經過三節比賽的激戰,他只有在第二節休息兩分鐘,看的出來他動作變慢,體力下滑了!」

另外一邊,蕭崇瑜興奮地說道:「辜友榮身為向陽的靈魂人物,不管進攻、防守、搶籃板球都樣樣兼顧,受到光北重兵看防,現在光北的氣勢又打起來,他承受的壓力會加速體能的消耗,現在正是光北一口氣追上比數的大好機會!」

「苦瓜哥,我說的對不對?」

苦瓜沒有理會蕭崇瑜,身體往前傾,注意力全部放在場上。

就連場外的人都發現辜友榮體力下滑,更何況是在球場上奔跑的球員,高偉柏在與辜友榮對抗之中,就發現辜友榮頂來的力氣變小,轉身的速度也變慢,顯而易見就是沒力了。

不用任何人提醒,光北場上五名球員上緊發條,決心要把這球打進,因為不管是兩分球或者三分球,都將幫助球隊把比數拉近到個位數的差距。

這波進攻如此重要,球當然交給能夠肩負如此重責大任的人手上,而那個人,自然就是光北在對位上最有優勢,單兵攻擊能力最強的李光耀。

魏逸凡在搶下籃板球之後,馬上把球交給李光耀,在這種時刻,誰都想當英雄,魏逸凡也不例外,他曾經是榮新高中的先發,他有他的驕傲與自尊,可是現在他是光北高中的球員,他在場上所做的決定就要以光北高中為考量,他必須放下他的驕傲與自尊,無私地為光北高中付出,用這樣的方式帶領光北高中踏上更高的舞台。

李光耀快速地運球過半場,手上的球承載著無數人對他的期望,而這些期望轉化成壓力,放在他的肩膀上,不過李光耀沒有被這些期望壓垮,相反的,他還要帶著這些期望,繼續往前走。

林盈睿站在李光耀面前,吞了一口口水,心臟加速,比賽到了現在,就算他極度不想承認,但是李光耀的實力就像是一台坦克,可以輕而易舉地將他碾碎,他根本守不住李光耀,現在的他,只希望多少能夠影響李光耀的動作,讓身後的隊友可以包夾李光耀。

李光耀深吸一口氣,加快運球節奏,跨步往左切,雙腳踏進三分線內的瞬間,向陽也動了起來,翁和淳、陳信志完全不管魏逸凡與麥克,形成第二道防線,而辜友榮高舉雙手,在籃下等待李光耀的到來。

這一球絕對要守下來,不能再被李光耀投進!

見到重重防守,李光耀腳步停下來,收球,以右腳為軸心向右轉身,林盈睿心中一喜,認為李光耀不敢往禁區切,現在要轉身跳投取分。

自認為看穿李光耀動作的林盈睿,腳步往左邊一跨,準備擋下李光耀的跳投,但卻撲了空,李光耀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轉身跳投,這一個轉身只是要晃開林盈睿的假動作而已。

李光耀左腳一踏,身體轉回原處,面對籃框,林盈睿完全被他晃開,面前無人防守,穩穩地後仰跳投出手。

球劃過彩虹般的美妙拋物線,隨後激起的清脆聲音,讓觀眾席上的學生陷入瘋狂。

〝唰!〞。

「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比數48比57,比分回到個位數的差距,第三節比賽還有3分12秒,光北隊急起直追,讓向陽倍感壓力。

就在這個時候,顏書洋做了一個讓大家吃驚的決定:「士閔,去把友榮換下來!」


為什麼我要這麼堅持我的夢想,理由其實有很多,但是當中一個最簡單的想法是:「如果連我最喜歡的事情都堅持不下去,都無法付出時間去努力實現,那麼我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又可以堅持多久,付出多少努力?」

不是有機會才堅持,是因為堅持了才有機會。

共勉之!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