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九十八章【光北VS向陽 王牌對決】[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這是誰的曲子?」

謝娜緊張地說:「Ludovico Einaudi,一個義大利的作曲家。」

謝昱婕看著謝娜侷促不安的模樣,緩緩地說:「妳真的想去看籃球賽?」

謝娜咬牙,輕微但是堅定地點頭:「想。」

謝昱婕深思一會,輕微地點了頭:「既然如此,把小提琴放下,我們出發吧。」

半個小時前,謝娜當時臉上浮現出來的真誠喜悅,讓謝昱婕感到無比驚訝,沒想到半個小時後她又看到更驚訝的一幕,經歷過家裡長輩的歧視還有綁架過後的童年陰影,不會隨便把情緒表露出來的謝娜,竟然在觀眾席上又叫又跳,跟著別人一起大聲歡呼。

謝昱婕往籃球場的方向看去,目光定在剛剛投進三分球,背號24號,名為李光耀的男孩身上。

看著謝娜臉上的表情還有舉手投足間散發出來的興奮與雀躍,謝昱婕幾乎可以百分百確定這個李光耀就是讓謝娜陷入愛情旋渦,有了天翻地覆大改變的男生。

謝昱婕看不懂籃球,不了解為什麼光北會像是發瘋一樣拼命歡呼,只能找上楊翔鷹:「楊總,怎麼這群小孩叫的這麼大聲,光北要贏了嗎?」

楊翔鷹搖搖頭:「沒有,現在比數是35比50,光北落後15分,對手非常強,這一場比賽要贏很不容易,不過剛剛光北落後的分數一度高達20分,現在已經追了5分回來,這一場比賽還有希望!」

「原來如此。」謝昱婕微微點頭,看著楊翔鷹穩重的臉龐,心裡對楊翔鷹的印象開始有所轉變,雖然楊翔鷹極力隱藏,但是她可以聽出楊翔鷹言語間的激動,讓她再次浮現一個疑問。

籃球這種遊戲,真的這麼有趣嗎?

光北在李光耀投進三分球之後氣勢大漲,不論場上、場下的球員,臉上的陰霾消失的無影無蹤,第三節比賽才進行兩分鐘,比數差距15分,這一場比賽還有機會,尤其球隊裡面的靈魂人物終於出手了,只要李光耀發威,還有王忠軍聯手在外圍開火,向陽就不能隨心所欲地縮小防守圈,外圍打出來,裡面就會有空間可以讓魏逸凡跟高偉柏發揮!

李光耀一邊跑回後場防守,一邊大喊著:「好了,真正的王牌出手了,大家都知道接下來要做些什麼了吧,好好拼防守,我會把你們帶到甲級聯賽!」

李光耀感到興奮,比賽進行到關鍵的第三節,球隊落後15分,禁區沒有優勢,而向陽也不打算繼續讓王忠軍投三分球,在這種關鍵時刻,光北隊能夠依靠的只有他,在這一場贏了就是拿下冠軍並且前往甲級聯賽,輸了就打包回家明年再來的重要戰役,李光耀臉上出現了一抹笑容。

這種重責大任,當然就是交給我這個超級進攻武器,光北的靈魂人物兼最強球員一肩扛起,我就是那個終極王牌!

李光耀看著林盈睿運球過半場,右手食指對他勾了勾,非常明顯地做出挑釁:「來吧,我這個人很大方的,如果你想要挑戰我,我隨時隨地都可以給你機會。」

林盈睿臉色沉了下來,被李光耀這個連聽都沒聽過的傢伙在頭上投進三分球,對他來說根本是一種恥辱,不過這一場比賽太重要,球隊的勝利,永遠都要放在個人的榮辱之上。

林盈睿把球傳給溫上磊,就算光北連續投進三顆三分球又如何,光北的弱點還是存在。

溫上磊一接到球,馬上針對王忠軍發動攻擊,而王忠軍成為光北場上的防守大黑洞,根本阻擋不了溫上磊的切入,讓魏逸凡必須向前補防,防守陣式頓時出現缺口。

小前鋒翁和淳看準機會,空手往禁區切,就在溫上磊的切入與翁和淳的空手走位吸引了光北的目光時,辜友榮大步一跨,在禁區裡面向溫上磊要球。

見到辜友榮展現出強烈的要球欲望,翁和淳馬上轉頭跑到底角三分線外,而溫上磊也趁光北包夾沒有到位,把球傳給辜友榮。

辜友榮把高偉柏死死卡在身後,背對籃框接到球,身體就站在籃框前面半公尺的地方。

光北隊看到辜友榮竟然在這麼危險的地方接到球,麥克、魏逸凡、王忠軍連忙撲了過去,幾乎傾全隊之力要去封阻辜友榮,全然不顧向陽外圍的空檔,辜友榮在禁區的可怕破壞力與牽制力,由此窺知一二!

在身後有著高偉柏,其他三名防守者朝自己撲過來,外圍四個隊友有著幾乎可以喝一杯咖啡再出手的空檔的情況下,辜友榮似乎吃了秤砣鐵了心,竟然選擇自己單打。

辜友榮下球往右切,身體用力一頂,把高偉柏擠到籃框底下,壓縮他的防守空間,眼角餘光看到離他最近的麥克的補防過來,收球轉身,利用籃框當掩護,趁王忠軍跟魏逸凡還來不及包夾,左手輕巧地將球挑進籃框。

辜友榮籃下強攻得手,壓下光北高漲的氣燄,讓向陽的學生發出尖叫聲,替林盈睿討回顏面,回頭跑回後場防守,而辜友榮在跑過李光耀身邊時,舉起雙臂,繃緊肌肉,似乎藉此對李光耀展現驚人的宰制力,更故意撞了李光耀一下。

被辜友榮這麼一撞,李光耀退了一大步,但是李光耀臉上找不到一絲憤怒,相反的,李光耀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李光耀對著麥克大喊道:「麥克,把球給我!」

對於李光耀的要求,不管多麼不合理,麥克也從來沒有拒絕過,馬上撿起球,踏出底線外把球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運球過半場,而就算他沒有比出那招牌的手勢,光北的隊友全部都知道受到辜友榮挑釁的他,這一球一定會選擇自己出手,過了半場之後馬上散開來,讓李光耀有足夠的單打空間。

林盈睿彎曲膝蓋,壓低重心,眼睛盯著李光耀,剛剛被李光耀正面投進三分球,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讓李光耀在他頭上拿分,進攻端有辜友榮幫他討回來,不過防守端他還是要讓李光耀瞧瞧他的厲害。

場上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李光耀的身上,光北希望李光耀的個人能力可以幫助球隊再度拿分,向陽則是在心裡面不斷詛咒李光耀會發生失誤,會被辜友榮蓋火鍋,會被林盈睿抄球,會自己跌倒,會把球運出界…

位於觀眾席上的向陽學生,甚至發出噪音想要影響李光耀:「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然而此時眼裡只有籃框的李光耀根本聽不到這些聲音,面對林盈睿的防守,壓低重心,展現出快如閃電的第一步,彷彿視林盈睿的防守於無物,一個大跨步就擺脫林盈睿,而辜友榮大腳一跨,站到籃框底下張開雙手,等候李光耀的到來。

有種就過來,看我怎麼賞你一個大火鍋!

不過李光耀在突破林盈睿之後,並沒有持續往禁區切,而是收球,帶一步後仰急停跳投出手。

〝唰!〞,在沒有人防守的情況下,這個急停跳投對李光耀來說根本與練習無異,中距離空心命中,比數37比52,把差距拉回到15分。

就在光北隊準備往後場回防時,站在場邊的李明正對著場上的球員說道:「縮小防守圈!」

場上五人立刻了解李明正在這個指示背後的意圖:放棄外圍防守,盡全力把辜友榮封死。

球權轉換,林盈睿接過大前鋒陳信志的底線發球,快步把球帶過前場,看到光北擺出的防守陣式,舉起右手指揮跑位。

在林盈睿的授意之下,除了依然留在禁區周圍,只要接到球就可以馬上發動強攻的辜友榮,翁和淳與陳信志兩名前鋒都跑上罰球線兩側,開始執行戰術。

溫上磊利用陳信志的單擋掩護空手切入禁區,翁和淳則跑到左側三分線外做出接球的手勢,向陽全隊對光北擺出的防守陣式,利用快速的跑位做出回應。

謝雅淑此時從板凳區跳起來,大喊:「防守要講話,別只顧自己,提醒隊友啊,怎麼又沒有聲音了!」

在謝雅淑這麼一提醒,光北的防守頓時間「吵雜」起來。

高偉柏大喊:「辜友榮交給我,你們不用擔心,專心守其他人!」

魏逸凡大喊:「麥克,後面有我在,不用怕有人切進來,你專心在罰球線那裡守住你那隻就好!」

麥克努力突破心裡的障礙,用宏亮的聲音說道:「好,又有人要空手切了,禁區小心!」

向陽以快速的跑位做出回應,光北則展現出防守默契,讓向陽沒辦法跑出空檔,球始終留在林盈睿手上。

辜友榮看不下去,從禁區跑到罰球線,高高舉起右手:「把球給我!」

林盈睿立刻把球高吊給辜友榮,拿到球的辜友榮成為目光的焦點,翁和淳把握機會,溜進禁區,只不過辜友榮卻沒有把球傳出去。

辜友榮其實有看到翁和淳,也知道只要把球傳給翁和淳向陽馬上就可以多2分進帳,可是辜友榮牛脾氣犯了,這一球就算是天皇老子過來要球,他都不會給!

辜友榮轉身面對籃框,下球往左切,速度並不是他的球項,高偉柏很快擋在進攻路線上,但是辜友榮很清楚知道自己的優缺點,利用自己身高與體重優勢,沒有堅持切入,而是收球轉身,肩膀故意頂了高偉柏一下,擠出出手空間,最後用傲人的身高拋投出手。

高偉柏抓準辜友榮的出手時機,努力跳起來,但是在被辜友榮頂開,兩人之間還存在著10公分的身高差距的情況下,就算是擁有甲級實力的高偉柏,也沒辦法擋下辜友榮的出手。

然而高偉柏的存在依然產生影響,辜友榮這一記出手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只不過光北隊還來不及高興,出手一瞬間就覺得力道過大的辜友榮反應最快,腳步一踏,把籃板球抓下來,麥克與高偉柏根本來不及防守,只能眼睜睜看著辜友榮雙腿一沉,用力跳起,雙手把球塞進籃框裡。

〝砰──!〞,辜友榮雙手猛力灌籃,落地時,仰天大吼:「啊啊啊───!」

辜友榮灌籃得手,引來了觀眾席上向陽學生的尖叫,球館內充斥著歡呼聲,而這一計灌籃也把比數拉開到37比54,差距回到17分。

辜友榮望向李光耀,重重哼了一口氣,光北的王牌,怎麼樣,比數又被我拉開了。

第三節比賽剩下六分鐘,在辜友榮繼續稱霸禁區的情況下,即使王忠軍與李光耀先後跳出來,向陽依然把比數控制在15分以上的差距。

為此,觀眾席上的蕭崇瑜憂心忡忡地說:「光北至今對辜友榮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比數差17分,就算李光耀終於開始出手,但是如果不想辦法解決辜友榮這個點,光北要贏球還是比登天還難啊。」

苦瓜沒有說話,但是他心裡很贊成蕭崇瑜,高偉柏真的是一名很強悍的球員,可是以他的身材要扛中鋒實在是太勉強了,完全被辜友榮壓著打,然而除了高偉柏,光北只有麥克身高突破190公分,在這種大場面要叫缺乏經驗的他去守辜友榮,情況只會更慘。

光北一定要想出辦法對付辜友榮,否則必敗無疑!

球權轉換,球想當然爾,來到李光耀的手上。

李光耀把球帶過半場,比賽時間剛好過了5分59秒,而光北還落後向陽17分,不管是進攻或防守端都沒有光北出錯的空間,每一球都至關重要。

這時,向陽觀眾席上又開始干擾李光耀:「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在這種神經繃緊,手心冒汗的時刻,李光耀承擔著來自隊友、教練、學生加油團的期望,還有向陽球員與啦啦隊施與的壓力,在冠軍賽這個場面,李光耀肩膀上的擔子,重到令人難以想像。

這一把重擔,唯有球隊裡面實力最強,無庸置疑的靈魂人物,才有那個資格與能力一肩扛起。

而李光耀,正準備用自身的實力向球館內的所有人證明,這一把重擔,交給他就對了!

面對林盈睿緊迫盯人的防守,李光耀一個由左往右的變向換手運球甩開林盈睿,這一次他沒有選擇在外線出手,而是堅決地切入籃下,要挑戰由辜友榮鎮守的禁區。

辜友榮盯著李光耀,完全不去管光北會不會有人趁機溜進禁區得分,也不去理會身旁的高偉柏,囤積能量,就等李光耀上門,然後送他一個大火鍋。

兩隊的王牌球員,腦海中出現了幾乎是一模一樣的想法。

辜友榮緊緊盯著李光耀,你總算是來了,這一次應該不會逃了吧,來吧,讓我送你一個大火鍋,徹底粉碎你們的氣勢與希望,進軍甲級聯賽的,是我們向陽!

李光耀毫不畏懼地往禁區衝,抱歉了大隻佬,你是一個很棒的球員,可是你今天是我的敵人,你的結局就注定是輸給我,拿下冠軍前往甲級聯賽的,是我們光北!

李光耀收球跨大步,整個人像是老鷹一樣展翅高飛,辜友榮也高高跳起,宛如老虎縱跳撲擊,兩人在空中碰撞,王牌與王牌的對決,辜友榮盯著被李光耀保護在懷裡的球,等著李光耀出手的瞬間就把球狠狠拍飛,而李光耀繃緊腰部與背部的肌肉,身體撐在空中,挺腰挑籃出手,辜友榮手往下一拍,打在李光耀的手上,發出響亮的啪聲。

出手的瞬間,尖銳的哨音響起:「向陽36號,打手犯規!」

李光耀整個人被辜友榮撞倒在地,而球落在籃框上左彈右跳了好幾下,在光北教練、球員、學生的期盼之下,落入籃框之間。

「進球算,加罰一球!」

觀眾席上頓時爆出驚人的歡呼聲:「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好球啊!」葉育誠激動地握緊雙拳,高聖哲則是站起來,用力揮舞大旗,大喊著:「明正的兒子,打的漂亮!」

就連楊翔鷹也激動地站起來,右手緊握拳頭,沈佩宜努力克制自己,沒有做出任何激動的反應,但是心臟狂跳,雙手抓緊褲子的她,手心已經冒汗,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現場看過球賽,曾經她以為自己不會再看籃球,但是她現在竟然坐在乙級冠軍賽的觀眾席上,而且看的還是原先她非常不喜歡,認為只是做著無謂夢想的學生的比賽。

重點是,那一名學生,正在球場上綻發出驚人的光芒。

謝昱婕眼睛看著幾個半大不小的中年男人反應如此激動,而學生像是瘋了一樣大喊李光耀的名字,從小被她教導行為舉止要優雅的謝娜也又叫又跳,讓她把目光放在走上罰球線,準備執行罰球的李光耀身上。

才不過一個小毛頭,竟然可以讓這麼多人為你歡呼,更讓我的寶貝女兒神魂顛倒,我就來好好看一看,你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

場上,裁判手拿著球,站在底線後面,把球傳給李光耀:「罰一球。」

李光耀雙手穩穩接住裁判傳來的球,深呼吸,彎曲膝蓋,將雙腿的力量透過膝蓋傳達到上半身,長年練習罰球的柔軟協調性跟手感,讓手指輕柔地將力量傳遞到籃球,讓籃球以美妙的拋物線朝籃框飛去。

〝唰!〞

李光耀順利完成三分打,比數40比54,把差距拉近到14分。

李光耀挑戰辜友榮成功,還造成辜友榮的防守犯規,雖然光北目前落後14分,可是比賽在這一刻,光北的氣勢完全超越了向陽。

辜友榮不甘心,快步奔跑到前場,雙眼冒出熊熊鬥志,這座球館每個人都看的出來辜友榮即將在這一波進攻中做出回應。

林盈睿把球帶過半場之後也在找機會傳給辜友榮,不管是實質上的牽制力或者對於氣勢上的影響力,辜友榮都是向陽的第一人,要把比分拉開,要把光北上漲的氣勢壓制下來,把球交給辜友榮就對了。

林盈睿並不著急,現在向陽領先14分,該著急的不是向陽,而是光北,他不能急中生錯。

林盈睿指揮隊友跑位,接著把球傳給溫上磊,利用快速的傳導球還有空手走位吸引光北的注意力,在進攻時間剩下12秒時,在底線接到球的大前鋒陳信志總算抓到機會,地板傳球給辜友榮。

辜友榮背對籃框,在籃框左邊接到球,魏逸凡與麥克馬上衝過來要包夾,辜友榮不等包夾過來,下球轉身往籃底下切,想要利用噸位跟身高擠開高偉柏之後,在籃下快速取分。

然而這一次辜友榮寫好的劇本沒辦法順利劃下句點,高偉柏判斷辜友榮故技重施,在辜友榮轉身要靠上來的瞬間,身體往後退,讓辜友榮沒辦法把他撞開,並且失去重心。

失去重心的辜友榮差一點跌到地上,在慌亂之間連忙把球抓在手上,這麼做雖然可以減少球被抄走的風險,卻也讓他自己困在禁區裡面動彈不得。

辜友榮站穩身子,高舉著球,想要把球傳到外線,但是魏逸凡與麥克包夾過來,舉高雙手阻擋住他的視線,讓他一時間不敢隨意地把球傳出去。

「友榮!」

「球!」

「傳球!」

外圍的隊友看到辜友榮被困在禁區裡面,連忙大叫出聲,提醒辜友榮自己的位置,辜友榮很想把球傳出去,但是面前有六隻手,讓他傳球變得困難重重。

這個時候,哨音響起,底線裁判指著辜友榮:「走步違例,球權轉換!」

謝雅淑興奮地站了起來:「這一球守的漂亮,高偉柏,厲害!大家把握這次機會,繼續把比分拉近,時間還夠,大家加油!」

吳定華也從板凳上站起來,用力拍手:「很好,打一波!」

辜友榮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手中的球交給裁判,裁判就站在自己正後方,自己確實有小碎步,這一次的判決沒有任何問題,可是這更讓辜友榮感到不甘心,自己非旦沒有把球打進,還是以失誤收場,在這個王牌對決裡面,不就代表李光耀比自己強嗎!?

這樣的結局,讓辜友榮難以接受。

站在場邊的顏書洋總教練,似乎感受到光北上漲的氣勢與李光耀散發的壓迫感,對著場上球員大喊:「和淳、信志,注意24號!」

接到麥克底線發球的李光耀,聽到向陽總教練的大喊聲,臉上出現微笑,甚至還發出了詭異的嘿嘿嘿笑聲。

正準備跑到前場的麥克聽到李光耀的笑聲,嚇了一跳:「你…你怎麼了?」

「我太興奮了,你剛剛沒聽到嗎,向陽的總教練因為我改變了防守陣式,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李光耀止不住臉上的笑容,眼神裡面透露出極為狂傲的自信心:「不過我會讓他知道,不管他們怎麼做,都絕對守不住我。」

李光耀快步過半場,瞄了向陽的防守陣式一眼,發現小前鋒跟大前鋒站的位置十分接近罰球線,擺明了就是要阻止他的切入。

在向陽的防守意圖如此明顯的情況下,李光耀沒有任何猶豫,立刻發動攻勢。

面對林盈睿的防守,李光耀壓低重心往右切,被李光耀連續在頭上取分,林盈睿非常不爽,這一次防守重心壓的更低,擋下了李光耀的切入,甚至伸手想要抄球,不過李光耀的單打能力不是現在的林盈睿能夠守住的。

李光耀一個轉身,乾淨俐落地擺脫林盈睿,在罰球線收球準備跳投出手。

然而林盈睿儘管又被突破防守,但是擋下李光耀第一拍進攻的他,讓翁和淳可以預判李光耀接下來的動作,抓準出手時機,跳起來用雙手封住了李光耀的出手空間,不管李光耀怎麼投,他都有把握可以封下李光耀的投籃。

這畢竟是一場冠軍賽,而且光北現在落後14分,就算李光耀心裡真的很想要靠個人能力來逆轉這場比賽,可是他自己心知現在不是他可以任性妄為的時候,球隊裡面還有很多值得信賴的球員,只要把每一個隊友連結起來,發出的能量絕對會比他自己單打獨鬥還要強。

李光耀吸引翁和淳的補防之後,在空中把球傳給魏逸凡,在底線接到球的魏逸凡,周圍沒有任何人防守,就要出手投籃,大前鋒陳信志連忙撲過來要阻止魏逸凡,沒想到魏逸凡這一下只是假動作。

晃開補防的陳信志,魏逸凡眼中透露堅決之意,運球往禁區切。

辜友榮看到魏逸凡跟剛剛的李光耀一樣要挑戰禁區,站前一步,張開雙手,怒目一瞪,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了?

魏逸凡看到辜友榮,非但沒有退縮,反而更堅決往禁區切,在魏逸凡的眼裡,現在只有籃框的存在!

魏逸凡收球,奮力跳起,而在這個瞬間,辜友榮退縮了,第三節比賽還有五分多鐘,他身上有一次犯規,如果這時候又被吹犯規,說不定會對戰局難以預測的影響,為了大局起見,這一次他就忍了下來。

沒有辜友榮的阻擋,魏逸凡輕鬆地上籃得手,幫光北再得兩分。

比數42比54,在第三節比賽剩下5分31秒時,光北隊把差距縮小到12分。

這個差距讓顏書洋感受到危機,大步走到紀錄台面前,比出暫停的手勢:「請求暫停。」

尖銳的哨音頓時響起,裁判指著向陽隊:「向陽高中,請求暫停!」

這一個暫停,讓光北的球員走下場時獲得了如同英雄式的歡呼,劉晏媜帶領著啦啦隊與學生加油團大喊:「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雙方球員一回到板凳區,顏書洋與李明正抓緊時間對球員下達指示。

顏書洋拿著戰術板,低沉地說道:「你們剛剛應該都有注意到光北的24號,等一下防守的時候要特別小心他,不要因為我們現在還有雙位數的領先就粗心大意,這一場比賽還沒有結束,今天這一場比賽是冠軍賽,大家都知道冠軍賽代表的意義是什麼,你們已經努力了這麼久,今天一口氣把你們之前努力的成果拿出來,防守的時候不要偷懶,移動你們的腳,如果24號拿到球,盈睿跟上磊,你們兩個人馬上上去包夾他,20號三分球很準,他在外圍被包夾很有可能傳球給20號投三分,這個時候就是抄球的好機會!」

顏書洋直接用手擦去筆跡,重新畫戰術:「如果他把球傳給魏逸凡或者高偉柏,不要去管那個黑人,那個黑人除了搶籃板球之外什麼都不會,和淳跟信志你們兩個人合力包夾,禁區還有友榮在不用怕,現在光北戰術打的非常單調,憑你們的能力要把他們守死絕對不是難事,記住,防守的時候大家要溝通。」

「進攻端,待會光北一定會針對友榮進行重點防守,這個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盈睿、上磊,等一下繼續針對光北20號做攻擊,他的三分球很準,可是防守跟紙糊的一樣,除了他之外,信志、和淳,等一下盡全力對黑人進攻,他的表現很明顯就是沒什麼經驗的球員,打爆他。」

「不要被光北的氣勢影響,他們跟別的球隊一樣,只是阻擋在你們前面的石頭,差別只是這個石頭比較大顆而已,他們的缺點跟弱點非常明顯,只要集中攻打這些弱點,勝利絕對是屬於我們的,友榮,等一下上場,好好運用你的影響力跟牽制力幚隊友製造機會。」

「記住,不要輕敵,這一場比賽是冠軍賽,非常重要,把光北往死裡打,不要客氣,不要讓他們有喘息的空間,讓他們知道你們真正的實力!」

另外一邊,李明正也對球員下達指示。

「光耀、逸凡,你們兩個剛剛做的非常好,勇敢挑戰禁區,等一下有機會繼續積極進攻籃框,逼他們縮小防守圈,這樣忠軍就有機會投三分,內外都打出來,我們一定可以逆轉這場球賽!」

「偉柏,你今天做的防守非常好,辛苦你了,這一場比賽還沒有結束,我們還需要你。」

「是,教練!」

「逸凡,你剛剛的禁區強攻我非常喜歡,待會有機會就這樣打,只要你敢衝,以你的能力要得分或者製造犯規都不是難事。」

「是,教練!」

「麥克,回想一下你這三個月學到的東西,等一下把這些東西一口氣發揮出來,不管是籃板球或是防守,把你所學的一切展現出來。」

「是。」

「忠軍,你一上場就馬上幫助球隊投進兩顆三分球,現在能夠把比數追近到12分,你是最大的功臣,等一下如果在外線有機會,只要你認為有把握,你儘管投沒關係,你這個點一打出來,向陽就不敢縮小防守圈,對於我們的進攻端會有非常大的幫助。」

「是。」

「光耀,現在向陽一定注意到你,等一下上場之後,你要好好運用你的單打能力跟牽制力,幫助隊友用更輕鬆的方式得分。」

李光耀對李明正用力點頭:「是,教練!」

李明正看著球員,語氣堅定地說:「記住,你們是最強的,齊心協力,這個難關,你們一定跨的過!」

謝雅淑這時候站了起來,舉起右手:「大家加油,讓我們一起拿下冠軍,明年的一月,我們一起站上更大更高的舞台,來,隊呼!」

「好!!!」光北所有球員從椅子上站起來,以謝雅淑為中心圍了個圈,伸出手,放在謝雅淑手上。

「光北!」

「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
前幾天有一個香港的讀者告訴我,香港現在學童自殺的人數,已經來到20人。

20人阿,這是一個多麼驚人的數字,尤其都是發生在青春年華,本來還有好長一段未來的路要走的人。

真的讓我感到悲傷與可惜,我雖不是香港人,可是聽說香港人對於成績的追求比台灣更瘋狂,國小幼稚園就猛把小孩送到各式各樣的補習班,為了不讓小孩「輸在起跑線」。

可嘆,真的可嘆。

學習應該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世界太大太美好,我真的不懂為什麼社會跟長輩總喜歡用成績來衡良學生的成就,我真的不懂為什麼大家對於學生還處於相同的迷思。

華人的教育真的停滯太久了…如果有一天,我成為一個成功且知名的小說家,我一定會用自己作為例子,告訴社會跟家長,讓我變成一個成功人士,不是名校,不是成績,不是補習班。

而是我走在一條我熱愛的道路上,並且堅持不懈的努力著。

對我來說,華人的學校總是教導學生要追求成績、追求卓越、追求成就。

但是卻忽略了所有的功成名就,背後都來自一次又一次的失敗與挫折。

學校從來沒有告訴學生,如何學著從失敗中學習,如何從挫折中獲取經驗,學校總是說,讀書讀書讀書,然後考試考試考試,考高分就會成功,考低分就會失敗。

但是真是如此嗎?

我真的很不認同。

我會拼命努力的,到了那一天我證明自己之後,我會用我的能力,告訴大家,我們的教育需要改格!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