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九十七章【光北VS向陽 反攻號角】[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叭──!〞,宏亮的鐘聲響起,第二節比賽隨之結束。

一聽到鐘聲響起,苦瓜馬上站了起來,大步朝樓梯口走了出去,蕭崇瑜知道苦瓜菸癮犯了,對於苦瓜的離開沒有多問什麼,拿起相機拍攝場上球員走下場的模樣。

帶著大幅領先比數走下場的向陽球員,臉上很明顯帶著一抹輕鬆的神色,昂首闊步,抬頭挺胸,不管是表情或者舉手投足,都顯示出他們渾身上下充滿著自信,已經準備好拿下這場比賽的勝利,在比賽結束時舉起冠軍獎盃並且拿著通往甲級聯賽的門票,含笑離開這座球館。

相較於向陽球員,光北球員臉上的表情截然不同,沒有一絲光采,每一個人都微微低著頭,緩慢地走下場,他們並沒有放棄這場比賽,只不過目前的比分,讓他們很難露出愉快的笑容。

在辜友榮上場之後,向陽立刻打出一波驚人的10比0攻勢,一口氣把比分拉開,在這波攻勢裡面,辜友榮在攻防兩端展現出驚人的宰制力,進攻端不是蹂躪光北的禁區,就是利用本身的牽制力吸引包夾,讓隊友有更容易得分的機會,防守端一樣讓光北吃盡苦頭,在他坐鎮的禁區裡面,光北在第二節完全沒能拿下任何分數,只靠著楊真毅與魏逸凡在禁區外圍的中距離跳投拿下分數,不過因為受到向陽接連不斷的包夾影響,魏逸凡與楊真毅命中率下滑的非常嚴重,兩人在第二節後半段的八次出手只命中了兩球,而這兩球就是光北在第二節後段所有的得分來源。

縱觀整個第二節比賽,從辜友榮上場到鐘聲響起,向陽拉出一波可怕的15比4攻勢,第二節比賽結束時比數是26比44,向陽帶著18分的領先優勢從容進入下半場。

從光北參加丙級聯賽以來,因為內線有著魏逸凡、楊真毅,加上後期的高偉柏,禁區的巨大優勢讓他們從未在第二節結束時落後於對手的情況出現,更別提是18分這種危險的差距。

光北陣中有許多缺乏比賽經驗的球員,例如麥克、詹傑成、包大偉、王忠軍,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之下,他們的心情非常低落,整個人軟趴趴地癱坐在椅子上,沒有一絲氣力,眼中的鬥志也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魏逸凡、高偉柏、楊真毅三人雖然比較起來情況稍好一些,但是在他們的籃球生涯裡面,也鮮少遇到這種中場就落後18分的情況,臉上也找不到任何鬥志與信心。

光北隊深陷在一種愁雲慘霧的氛圍之中,他們並沒有絕望,可是他們卻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其實以光北第一年創隊,有一半球員都沒有任何比賽經驗,甚至有人才剛接觸籃球的情況下,就算有著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能夠走到這個地步已實屬不易,但是在運動競技這樣現實的環境,大家在乎的永遠只是冠軍,第二名與最後一名的差別並不大。

籃球,就是一個如此現實的世界,沒有灰色地帶,贏家拿走一切,名氣、榮耀、頭銜,還有那一張通往甲級聯賽的門票,輸者,只有一個選擇,黯然離去。

在這個時候,李明正移動腳步,站到球員面前,緩緩說道:「抬起頭來,看我。」

球員聽到李明正的聲音,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一根浮木一樣,拋開負面的情緒,目光充滿期待地望向李明正。

李明正對楊信哲抬了抬下巴:「信哲,麻煩你拿一張椅子給我。」

楊信哲從李明正的臉色看出來接下來講的話一定很重要,馬上拿了一張折疊椅,快步跑到李明正身後,把椅子拉開讓李明正可以坐下。

李明正坐下來,面對球員,身體往前傾,右手手肘放在膝蓋上,左手大姆指比向自己身後的紀錄台:「現在我們落後18分,你們好像覺得很多,但是在我眼裡,18分的分差根本不算什麼,在我預想裡面,你們在上半場一定會落後20分左右,就算偉柏沒有兩次犯規也一樣。」

李明正用非常堅定的口氣說道:「目前為止,整個比賽的走向都跟我的想像一樣,所以我現在告訴你們,最後帶走比賽勝利的人,一定是我們光北高中,大家注意聽到我這裡,我會告訴你們為什麼。」

李明正大姆指轉了方向,指向向陽的板凳區:「進入下半場以後,我們會擁有三個優勢,而這些優勢會帶領我們在第三節比賽結束時,把比數追到個位數的落後,然後在第四節逆轉比賽。」

「第一個優勢,心態,大意失荊州,大家應該都聽過這句話,大家看一下向陽高中,他們上上下下,不管是教練、球員、觀眾席上的學生,從他們的表情跟動作,不難發現他們覺得這一場比賽贏定了,心裡已經放鬆下來了,所以當我們下半場給他們迎頭痛擊的時候,他們一定沒辦法馬上反應過來,絕對會露出破綻讓我們可以趁虛而入。」

「第二,體能,向陽的王牌球員辜友榮上場時間不少,下半場他的體能一定會下滑,而偉柏第二節都坐在板凳上休息,所以下半場偉柏有充足的體力可以好好防守辜友榮,你們應該都有發現,偉柏很懂得怎麼牽制辜友榮,只要偉柏上場,辜友榮在進攻端的影響力會減少很多。」

「第三,進攻,進入第三節之後,向陽一定會繼續維持縮小防守圈的戰術來限制我們的得分,第二節他們這樣防守我們,把比分拉開,所以這個時候就是我們的大好機會,因為…」

—–我是分隔線—–

走出球館的苦瓜,因為菸盒裡面的菸只剩下一根,於是花了一點時間過馬路,到便利商店買了一包白大衛。

苦瓜走出便利商店門外,拆開菸盒的外包裝,馬上抽出一根菸放到嘴裡,然後把舊菸盒剩下的最後一根菸放到新菸盒裡。

苦瓜把菸盒塞進口袋,拿出打火機點菸,但是因為已經進入冬天,街上吹著冷風,苦瓜試著幾次都沒辦法順利把菸點著,只好把菸放在耳朵上,等待紅綠燈,過了馬路回到球館,推開球館的玻璃門,在球館裡面把菸點燃之後馬上踏出去抽菸。

對於抽菸這檔事,苦瓜有著非比尋常的毅力。

抽菸的同時,苦瓜回想起剛剛的比賽內容,身為一家籃球雜誌社的資深編輯,他已經學會用理性且不具任何立場的方式看球,但是今天比賽的隊伍是光北高中,不管苦瓜怎麼努力,都沒辦法不因為光北的表現而影響自己的情緒。

就算他剛剛坐在椅子上的時候臉色非常平靜,但是心裡其實深深為光北感到擔心,從比賽開始到第二節結束,光北對於辜友榮這個點就一直沒有任何解決辦法,第一節有著高偉柏還好一些,但是因為高偉柏的兩次犯規,辜友榮在第二節根本是橫行無阻。

除了防守之外,光北進攻打得亂七八糟,包大偉、麥克缺乏進攻能力早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楊真毅第一節大爆發之後,在第二節完全被包夾防守搞的狼狽不堪,魏逸凡同樣也是如此,尤其打法集中在內線的魏逸凡,因為辜友榮的牽制,完全沒辦法發揮出靈活的禁區腳步,在每一個隊友都提供不出火力支援的情況下,詹傑成就算再有如何驚人的傳球才華,都完全施展不出來。

苦瓜深深吸了一口菸,吐出一道淡藍色的煙霧,身體靠在球館外的牆壁上,進攻打不進,防守擋不住,中場落後18分,李明正,在這種情況下你還沉的住氣嗎,當初你跟啟南高中比賽時,可是第二節就展現出超人的進攻能力了啊,新興高中解散籃球隊,憑空掉下一張甲級聯賽的票券,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方,我不相信你會眼睜睜地看著這張票卷在你眼前被向陽高中奪走,現在情勢已經非常明顯了,向陽下半場一定會繼續縮小防守圈,所以只要外圍攻勢打開,向陽一時間一定會措手不及。

下半場,也差不多該解開李光耀的枷鎖了吧。

不知不覺間,苦瓜手中的菸已經抽完,正打算拿出另一根菸時,他看到一台頂級賓士車停在路邊,後門打開,一個擁有深褐色長髮與深遂五官的女生走出來,快步往球館的方向跑來。

苦瓜定眼一看,發現這個女生長相非常具有潛力,再給她兩到三年的時間,絕對是成語傾城傾國的最佳代言人,更重要的是,他覺得這個女生很面熟。

女生一看到苦瓜,指著苦瓜,啊了好大一聲:「很厲害的編輯叔叔!」

聽到女生大喊,苦瓜這才想起來這個女生就是當初過來看光北比賽的混血女生,似乎還跟李光耀有一腿,哦,不是,有一些超越朋友的情感交流。

謝娜喘著大氣:「編輯叔叔,比賽怎麼樣了?」

苦瓜淡淡地說:「第二節比賽結束,光北落後18分。」

「什麼!」謝娜大驚失聲,馬上推開玻璃門,跑進球館裡面。

苦瓜抽出另一根菸,他剛剛本來想要跟謝娜說第二節比賽剛結束,現在是中場休息時間,比賽還有一陣子才開始。

然而,就在苦瓜準備點燃另一根菸時,突然想起自己花了十分鐘的時間過馬路買菸,回到球館抽菸也至少花了五分鐘,尤其白大衛又比其他的菸還要長,就在他抽菸的時候,第三節比賽可能已經開打。

苦瓜面色一變,把手上的菸塞回菸盒裡,跟謝娜一樣用力推開門,跑進球館裡面。

此時,同樣來到這座球館的謝娜母親,看著謝娜與苦瓜都著急地推門跑進球館裡頭,不解地喃喃自語:「籃球,真的是這麼有趣的東西?」

謝娜照著指標不斷往籃球場的方向跑,然後順著指標跑上樓梯,從樓梯口出來之後,看到向陽壯觀的加油團微微嚇了一跳,不過這並沒有阻擋她的腳步,謝娜很快利用階梯走下觀眾席,整個人幾乎是撲在欄杆上,發現第三節比賽正準備開始,光北、向陽兩邊球員從板凳區走上球場,而在光北五名球員裡面,謝娜找到了那一個身穿24號的背影。

謝娜把雙手當成最迷你的麥克風,放在嘴巴上,大喊:「李光耀,我來了!」

李光耀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抬頭往上一看,發現謝娜在觀眾席上對他揮手,看到謝娜的瞬間,李光耀心裡面除了堅定的信心之外,又出現另外一股溫暖的感覺,讓李光耀覺得自己又變的更強壯,原本就已經對自己非常有自信的他,一時間信心多到差點滿出來。

李光耀對謝娜舉起大姆指:「妳來的正是時候!」

—–我是分隔線—–

〝嗶──!〞,在紀錄台的示意下,底線的裁判吹出響亮而尖銳的哨音,把球交給向陽的控球後衛,林盈睿。

向陽第三節的上場陣容跟第一節一模一樣,由控球穩固,外線較為精準的林盈睿與溫上磊擔綱後衛,內線的鋒線組合則是翁和淳、陳信志、辜友榮。

林盈睿從裁判手中接過球,把球傳給辜友榮,右腳一跨進場,辜友榮立刻把球交還給林盈睿。

辜友榮跟其他兩名前鋒率先跑過前場,而辜友榮在跑進禁區之前,特別瞄了李光耀一眼,他覺得很好奇,在落後18分,對手又是他們強大的向陽,為什麼李光耀臉上沒有任何緊張的表情,眼神裡面…似乎還閃耀著期待的光芒?

辜友榮心想,這個穿著24號球衣的人,不是腦袋有問題,就是實力強到跟怪物一樣,不過看他第一節比賽完全不敢出手,一直把球傳給楊真毅,實力應該不怎麼樣才對。

辜友榮在心裡這麼說服自己,可是莫名其妙的是,辜友榮卻沒辦法忽略心裡面那一股揮之不去的不安感,腦海浮現出賽前練習時間,在他的挑釁之下光北每一個球員都不約而同地看向李光耀的情景。

不可能,如果這個李光耀真的比魏逸凡、高偉柏厲害,我們不可能沒有聽過他的名字,魏逸凡跟高偉柏已經是甲級聯賽很有名的球員,這個憑空冒出的李光耀不可能比他們厲害,我們可以鎖死高偉柏跟魏逸凡,一樣可以鎖死這個李光耀。

沒錯,進軍甲級聯賽的一定是我們向陽!

辜友榮冒出熊熊鬥志,半場領先18分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件新奇的事情,這一場比賽之後他們就要離開乙級聯賽,既然如此,在離開之前,就要幹下一件轟轟烈烈的事情。

辜友榮在禁區裡面大喊:「大家聽好了,這一場比賽我們要贏40分以上,從今以後我們就不會在乙級出現,所以在這最後一場比賽,我們一定要贏得特別精彩!」

辜友榮的豪言讓觀眾席上的學生加油團沸騰起來,不斷大喊著:「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李明正望向辜友榮,雖然辜友榮是向陽的王牌球員,光北奪冠道路上最大的阻礙,但是如果沒有光北執行助理教練這個包袱,李明正會非常欣賞辜友榮這個球員,在李明正的眼裡,辜友榮幾乎具備了所有擔當球隊領袖所需的條件,不論是過人的進攻手段、防守封阻嚇阻力、自信的領袖魅力,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凝聚球隊向心力的能力。

辜友榮自己一定也察覺到在18分的差距下,自己的隊友出現鬆懈的情況,所以才用最後一場比賽要打的特別精彩這種方式,重新提起隊友的好勝心,讓光北沒有任何機會趁虛而入。

李明正摸摸下巴,心想這麼棒的球員,如果是來光北那該有多好啊…

在辜友榮的「精采」宣言之下,觀眾席上的向陽學生沸騰起來,場上的球員也冒出了火一般的鬥志,辜友榮說的沒錯,在這最後一場比賽,不僅要贏,更要贏的精采!

林盈睿帶球過半場,看到站在自己身前的是李光耀,馬上把球傳給得分後衛溫上磊,因為此時溫上磊面對的,是現在光北場上身高最矮的王忠軍。

第三節比賽,李明正大膽地做了陣容上的調配,讓楊真毅下場休息,禁區交給魏逸凡、高偉柏、麥克,後衛的組合則是李光耀與王忠軍。

吳定華看到溫上磊接到球,而防守的人是王忠軍,坐在椅子上的他,馬上露出焦躁不安的神情,坐立難安,最後屁股好像坐到一塊燒紅的鐵板,整個人從椅子上跳起來。

吳定華快步走到李明正身邊:「明正,我們現在落後18分,結果你竟然把全隊防守最弱的王忠軍換上去,這樣實在太危險了,趁現在還沒有失血,趕快把忠軍換下來。」

李明正看都沒有看吳定華,反問道:「那你告訴我,如果把忠軍換下來,誰可以代替他投三分球?」

吳定華還想反駁:「可是…」

李明正回頭瞄了吳定華一眼,堅定地說:「向陽不是普通的對手,以我們現在的陣容,用一般常識的方法是贏不了這場比賽的,你就坐下看這場球賽就好。」

聽到李明正最後一句話,吳定華突然間愣了一下,聲波經由空氣傳入吳定華的耳朵裡,在腦海中激盪出了那深埋了二十多年的記憶。二十多年前,李明正對他說過類似的話,那時候他們以球員的身份站在台灣高中籃球最大的舞台上,而對手是更強大可怕的啟南高中。

當時第一節比賽結束,他們帶著10分的領先進入第二節,原本興奮的情緒卻因為啟南高中先發上場之後的狂轟亂炸而生變,而吳定華深深記得李明正在情況陷入危急的時候,對他說了這麼一句話。

「你就把球傳給我就好。」

然後,李明正真的帶領光北贏了比賽,那一次的對手是全台灣最強大的高中,而現在光北的對手,只不過是乙級最強的球隊而已。

吳定華捏緊拳頭,一語不發地走回椅子上坐下。

此時,本來想利用與王忠軍之間的十公分身高差距傳高吊球給辜友榮的溫上磊,發現高偉柏正利用站前防守的方式擋住高吊球的傳球路線,而且旁邊還有虎視眈眈的魏逸凡跟黑人,溫上磊見狀,放棄把球傳給辜友榮的意圖,持球單打王忠軍。

跟替補的石祐誠與張國良相比,溫上磊的速度並沒有那麼快,跟林盈睿相比,溫上磊的外線沒那麼準,可是在人才濟濟的向陽擁有一席之地的溫上磊,擁有比林盈睿快的進攻腳步,比石祐誠與張國良更準的外線,所以才能夠擔任得分後衛這個角色。

溫上磊做了一個向右的試探步跟投籃假動作,發現王忠軍被他騙去重心,判斷王忠軍防守能力並不強,更不是一個有豐富經驗的防守者,馬上壓低重心,硬切王忠軍。

溫上磊簡單一個大跨步就甩開了王忠軍,還利用肩膀微微頂開他,一個運球之後在罰球線右側停了下來,收球,做出漂亮的帶一步跳投。

球劃過一道優美的拋物線,落入籃框之間,激起一道清脆的唰聲。

比數26比46,雙方差距來到可怕的20分,向陽的學生又開始歡呼,在他們眼裡,這一場比賽勝負已分,差別只是向陽在比賽結束時贏了幾分而已。

從落後18分到20分,雖然只是簡單的2分之差,可是就心理層面上的影響卻等同於從單位數的落後到雙位數,有時候光是這種巨大的比分差距,就足夠摧毀一支球隊。

不過,光北顯然不是這麼容易被擊倒的球隊。

麥克撿起球,右腳跨出底線,把球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接過球,快步運球過半場,這時二樓的啦啦隊與學生加油團寂靜無聲,從未看過王忠軍打球的他們不懂為什麼籃球隊這時候要派他上場,身高矮,防守又不強。

樓上的學生們此時出現一個想法,莫非光北已經放棄,這場比賽就這樣完蛋了?

就在他們這個想法出現,觀眾席上的氣氛降到這場比賽的最低點時,李光耀快步把球運過半場,看到向陽果然如李明正所預料,只留一個控球後衛林盈睿防守外圍,其他四名球員全部都退到罰球線以下時,李光耀立刻把球傳給跑到左側三分線外的王忠軍。

王忠軍穩穩地接球,此時他身邊周圍三公尺都沒有任何人防守,讓他可以以平常練習的節奏出手投籃,而在左側三分線這一個他命中率高達恐怖七成的地方,在無人防守的情況下,王忠軍出手過後,右手維持著投球姿勢,眼睛閉了起來。

看到王忠軍這個模樣,李光耀毫不猶豫地跑回後場防守,因為王忠軍只要在投籃之後閉上雙眼,那就代表他已經準備好聆聽那籃球場上最美妙的聲音。

〝唰!〞

王忠軍三分球進,比數29比46,雙方差距17分。

這一個三分球,讓吳定華緊張的情緒稍稍安定下來,也為觀眾席上的學生注入活力。

這個時候,謝娜的母親從樓梯口走了出來,跟謝娜一樣,看到向陽驚人的學生加油團時,心裡微微驚訝,她從未想過籃球這種遊戲竟然可以吸引這麼多人。

謝娜的母親見到謝娜已經找到位置坐下,正要走過去時,卻看到一個身穿西裝,梳著油頭的背影,這一個背影讓她覺得非常熟悉,於是腳步轉了個方向:「楊總?」

場上,球權轉換,控球後衛林盈睿接過辜友榮的底線傳球,運球到中線的位置時就傳給右側三分線的溫上磊。

這時溫上磊面前的防守者是李光耀,溫上磊一樣很快做了試探步跟假動作,發現李光耀不為所動,很快回傳給到了前場的林盈睿。

林盈睿接到球,右手舉起,比出戰術的暗號。

向陽全隊動了起來,但是林盈睿沒有把球傳出去,而是運球切入,在上一波進攻當中,王忠軍的防守顯而易見的差,他有自信可以突破王忠軍的防守。

就如林盈睿自己所預料,即使沒有做出特別的動作,王忠軍的防守就像是紙糊的一樣,不用花太多功夫就可以突破。

王忠軍的防守變成光北的大缺口,讓魏逸凡必須放下翁和淳,上前補防,而林盈睿正是希望這樣打亂光北的防守。

吸引到魏逸凡的補防,林盈睿小球傳給無人防守的翁和淳,光北目光隨著球移動,麥克一個跨步來到翁和淳面前,但是翁和淳一個地板傳球,把球交給從外圍空手切的大前鋒陳信志。

向陽轉移球的速度實在太快,光北的防守完全跟不上,翁和淳傳球的時間又抓的很巧妙,讓陳信志一接到球就可以馬上出手挑籃。

魏逸凡在外圍補防,麥克則站在翁和淳面前,唯一來得及擋下陳信志的就只有高偉柏,不過高偉柏身上有著兩次犯規,現在他沒有任何冒險的本錢,只好任由陳信志不受干擾地將這顆球投進。

比數29比48,差距來到19分。

球權轉換,麥克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底線發球給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高高舉起右手,伸出食指:「沒關係,穩穩打一波!」

當李光耀運球過半場的同時,謝娜的母親走到楊翔鷹身邊,而楊翔鷹聽到有人在叫喚他,回過頭來,看到謝娜的母親,驚訝地馬上站起身來:「謝總!」

楊翔鷹與謝娜的母親同樣身為商界的頂端人物,雖然彼此公司的業務沒有任何往來,不過偶爾會在大型政商餐會上遇到,曾經交換名片,寒暄幾句,有數面之緣。

而謝娜媽媽特別記得楊翔鷹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在她見過的所有政商大人物之中,就屬楊翔鷹長的最帥,頭髮最多,身材維持最好,而且總是把自己打理的乾乾淨淨,渾身上下舉手投足充滿了成熟男人的魅力。

「楊總,這麼巧,你也來看球賽。」

「是啊,我是光北的家長會長,我兒子也是籃球隊的球員,這一場比賽是冠軍賽,非常重要,所以就過來了,妳呢,是什麼風把百忙之中的謝總吹來了?」

謝娜母親隨便說了個謊:「我的女兒想要過來看球賽,最近比較忙,很少跟女兒相處,所以今天就陪著她一起過來看球賽,她就坐在那裡。」

楊翔鷹順著謝娜母親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看到擁有深邃臉孔的謝娜,一時間他心裡面閃過了他聽過的傳言。

楊翔鷹知道謝娜的母親,謝昱婕,這一輩子沒有結過婚,卻有一個女兒,有人說這是謝昱婕在德國求學時在德國未婚懷孕,還說當時謝昱婕家裡為此十分不開心,不過這些話楊翔鷹並沒有放在心上,他不喜歡閒言閒語,不過這時意外遇到謝昱婕,讓這些話突然間在腦海冒了出來。

「楊總,你看得懂籃球嗎?」謝昱婕陪著謝娜到球館的原因,主要是為了看讓謝娜有所轉變的男孩子是誰,她對籃球本身並沒有太大的興趣,最大的原因是,她根本看不懂籃球,在她眼裡,籃球不過就只是一大群人搶那一顆橘紅色的球而已。

楊翔鷹露出笑容:「我之前就是打籃球的。」

謝昱婕微微點頭,心想趁這個機會跟營建業的大總裁多交流也是一件不錯的事,之後拓展生意版圖,說不定哪天會出現合作的機會。

「我看不懂籃球,可以麻煩楊總你解說一下嗎?」

正當楊翔鷹準備開口說話時,他與謝昱婕同時被光北學生突然爆出的歡呼聲給嚇到了,楊翔鷹直覺場上有什麼事發生了,馬上回頭往底下看,發現光北隊往後場回防,而場上的比數是32比48,雙方差距16分。

楊翔鷹向葉育誠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葉育誠興奮地說:「剛剛王忠軍又投進一顆三分球了!」

此時,本來已經準備等待向陽拿下勝利的顏書洋總教練,牙齒暗咬,看向自始自終都用同樣的姿勢站在場邊的李明正。

李教練,真是有膽識,看準了我們現在採用的防守戰術,竟然在這種時刻派上了防守這麼弱的三分射手,你是想要賭一把是吧,不過你是不是有點太小看我們向陽了?

控球後衛林盈睿接過大前鋒陳信志的底線發球,快步把球帶過半場,看著球場上身高最矮,防守最弱,可是卻已經連續投進兩顆三分球的王忠軍,決心給他一點顏色瞧瞧,繼續針對王忠軍做攻擊,壓低重心往禁區切,再次突破王忠軍的外圍防守。

光北的防守陣式再次被打亂,尤其林盈睿切到有著辜友榮的禁區,更是讓光北大感麻煩。

麥克上前補防,林盈睿眼睛瞄到空檔的陳信志,就要把球傳給他,高偉柏觀察到林盈睿的眼睛看向陳信志,做好準備要衝過去抄球,他有自信憑他的反應速度跟判斷力,一定可以把球抄到。

然而,辜友榮趁高偉柏注意力都放在林盈睿手上的球,一個轉身,像是泥鰍一樣衝向籃框,而林盈睿則是看似隨意地把球往上一拋。

高偉柏暗叫糟糕,但是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

辜友榮奮力跳起,在空中接到球,雙手把球重重塞進籃框裡。

〝砰───!〞,炸響傳來,這一計灌籃再次把向陽的氣勢帶起來,觀眾席上又傳來向陽的歡呼聲,辜友榮輕而易舉地就把王忠軍那兩顆三分球帶來的傷害抹平,用這一記灌籃對光北說,不管你們再怎麼掙扎,都是沒用的!

比數32比50,差距又被拉開到18分,回到原點。

在辜友榮完成灌籃之後,顏書洋在場邊大喊:「等一下守二三,外面站兩隻,封死他們的三分線!」

話一說完,顏書洋目光轉向李明正,李教練,這下子無技可施了吧。

讓顏書洋些微感到意外的是,李明正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就算差距又回到18分,就算他絕對有聽到向陽準備要封死那個投三分球的射手,李明正卻好像不動泰山,看著比賽的進行,不管是動作或者表情,都讓顏書洋看不出他的想法。

顏書洋別過頭,不去看李明正,因為他越看李明正,越分不清楚李明正究竟只是在故弄玄虛,又或者是真的有所憑仗。

場上,球權轉換,李光耀接過高偉柏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看著向陽擺出了二三區域聯防,不讓王忠軍繼續投三分球,而禁區依然密切注意著高偉柏與魏逸凡,不讓他們兩個有輕易得分的機會。

這時,李光耀做了一件讓在場除了光北球員與教練之外的人,感到無比驚訝的舉動。

李光耀運球到右側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眼睛先瞄了王忠軍一眼,再看向禁區,發現向陽的防守都到位,而現在防守他的林盈睿此時說:「不用看了,我們不會再給你們任何機會。」

李光耀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機會這種東西,永遠都不是別人給予的,而是自己要去主動找尋跟把握。

李光耀突然壓低重心,左腳往前跨,林盈睿以為李光耀被自己激怒,在落後18的情況下開始亂打,往後退準備擋下李光耀的切入。

然而李光耀完全沒有切入的意圖,左腳跨出後停了下來,右腳接著往前踏,雙腳的位置接近平行,身體微微往下沉,雙腿用力,膝蓋像是彈簧一樣把身體帶到空中。

李光耀將球舉起,身體在空中達到最高點獲得平衡的瞬間,將球投出,林盈睿衝上前封阻時已經來不及,球劃過一道宛如彩虹般的美妙拋物線,精準地落在籃框中間,帶著後旋的球與籃網摩擦的瞬間,激起了清脆的聲音。

〝唰!〞

李光耀三分球命中,第三節比賽一開始,光北連續投進三顆三分球,比數35比50,雙方差距拉近到15分,這一個三分球同時也讓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站起來歡呼,而且歡呼聲比起王忠軍連續投進兩顆三分球還大聲。

「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辜友榮看向李光耀,從李光耀大膽又果決的三分球,辜友榮這一刻確定了,光北的王牌不是高偉柏,不是魏逸凡,也不是楊真毅,而是這一個有種在進攻時間剩下20秒,全場第一次出手就選擇在三分線外,而且面前還是有人防守的情況下投籃的24號,李光耀。

顏書洋深深吸了一口氣,每一次他覺得光北被逼進死路的時候,總會有球員跳出來得分,把比數追近,一開始是王忠軍,現在又是這個李光耀,而且光北學生正大聲歡呼著球員的名字,這種現象跟待遇,代表李光耀這名球員其實才是光北隊的看板人物。

顏書洋看向李明正,雙手握緊拳頭,這就是你的底牌吧,藏的可真是久,你可真能忍!


今天早上看到一個新聞,內容是,台灣大約有九成的年輕人,對於自己的未來並沒有明確的方向。

看到這則新聞,我內心真的感到深深的憂慮。

在這個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世界裡,年輕人要出頭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因為不管是資源或者權力,一切都在早已經有所成就的那一群人手裡,我們的機會並不如以往的多。

在這種情況之下,若是年輕人不清楚自己未來的路在哪裡,不確定自己的志向,對未來依舊迷茫,我真的覺得那是一件很需要擔憂與憂慮的事。

很多老一輩的人對我們說,夢想不能當飯吃,找一個穩當的工作比較安穩。

可是我想,在這一個物價、房價日益上漲的世界,一個穩當的工作,現在可以餵飽你,但是五年十年後呢?

而且一味的追求安穩,反而會讓人缺乏危機意識,因為沒經過挫折的磨難,會讓人缺少快速的反應能力。

大家想,在平靜的湖面,造得出抵抗大風大雨的堅固之船嗎?

不可能,人,同理也是如此。

透過極力誌這個地方,我想跟大家說,如果有夢,就去追吧。

追夢並不美好,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辛苦的事情,可是我想跟大家說,只要你努力去追夢,努力去學習,把自己當成一張白紙,你將會在過程中學到太多太多東西。

失敗了又如何?哪一個成功的人不是從一次次的失敗與挫折中蛻變而來的?

哪一個球員天生就會投Buzzer Beater而從不失手?

沒有!

我最喜歡的球員Kobe Bryant,讓我極度欣賞他的原因,不單只是因為他的強悍,而是他永不服輸的態度,這一次最後一擊沒投進,沒關係,明天更努力練球,讓自己下次再面臨相同的情況下,可以投進至關重要的一球。

不管現在閱讀這部作品的你是台灣、香港、澳門、馬來西亞、新加坡,或者是別國的人,我希望你們記住一句話,安逸,是當你經過無數挫折與失敗的磨練後,才能夠達到的境界。

想要成功,訣竅說出來真的很簡單,就是努力再努力,從挫折中學習,從失敗中成長,如此而已。

我們都不是天才,但是我們一定都可以靠努力成為眾人口中的「天才」。

大家一起加油!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