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九十六章【光北VS向陽 風雲變色】[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看著詹傑成的三分球應聲破網,站在場外的向陽總教練顏書洋嘖了一聲,眉頭微微皺起。

光北還真是難纏,第一節的楊真毅跳出來就算了,現在竟然出現兩個聽都沒聽過的球員。

顏書洋望向李明正,雙眼微微瞇起,我還真是小看了你們光北,不過光憑這樣就想對付我們向陽,癡人說夢!

顏書洋看向板凳區,提高音量,大聲喊道:「友榮,上場,換和淳下來!」

辜友榮扯掉身上的毛巾,站起身來,仰天大吼:「是,教練!」

辜友榮低沉的聲音就像是主宰叢林的老虎一樣,在狩獵之前總會仰天狂吼,向獵物宣示牠的到來,然後用尖銳的獠牙刺穿獵物的咽喉,踩著屍體,利用嘴裡的鮮血證明牠王者的地位。

辜友榮一站起身來,不分光北、向陽,那高大的身影頓時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尤其當他走到紀錄台申請換人時,球場上的氣氛頓時有所改變。

光北上漲的氣勢被辜友榮強大的氣場給壓制,雖然還沒有上場,但是辜友榮強大的存在感已經讓光北場上五人備感威脅,尤其是即將與辜友榮正面交鋒的麥克,名為恐懼的黑暗再次襲上心頭,不過這一次麥克沒有輕易地臣服在恐懼之下,他在場上並不是一個人,他身邊還有魏逸凡、楊真毅、包大偉、詹傑成,這些隊友都會在他身邊幫助他,雖然恐懼,但是麥克已經不是以前在恐懼面前只會低下頭的那個懦弱小子,現在的麥克心裡面充滿了勇氣,已經準備好要挑戰他打籃球以來遇到的最強對手。

麥克告訴自己:「我不怕,我也很強!」

球權轉換,替補中鋒撿起球,右腳踏到底線外,把球傳給控球後衛石祐誠。

石祐誠發揮速度,很快把球帶過半場,沒有給光北任何放鬆喘口氣的時間,一把球帶過半場就馬上發動攻勢,針對詹傑成攻擊,絲毫不畏懼地壓低重心,利用自豪的速度往詹傑成懷裡躦過去,像一條泥鰍一樣滑過詹傑成的防守。

楊真毅補防馬上過來,石祐誠眼睛往右瞄,看向楊真毅原本防守的小前鋒翁和淳,做了一個傳球假動作,把楊真毅逼回翁和淳身邊,收球上籃。

魏逸凡在一旁虎視眈眈,已經算好石祐誠的腳步,早就等著他自己送上門來,準備送他一個大火鍋。

你可別把我們光北的禁區當成你家的後花園,你給我記清楚了,這裡永遠都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在石祐誠起跳的瞬間,魏逸凡雙手舉高跳了起來,完全抓準了石祐誠的出手時機,不管石祐誠用哪一種方式出手,魏逸凡都已經想好了封阻的方式。

然而石祐誠支開楊真毅,吸引魏逸凡補防的瞬間,眼睛就已經瞄到空檔的大前鋒陳信志,把魏逸凡騙到空中之後,右手隱密地把球塞給陳信志,讓他可以輕易地在籃底下投籃取分。

在石祐誠眼裡,現在光北真正具有威脅力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第一節大發神威的楊真毅,另一個是一年級就在榮新先發上場的魏逸凡,楊真毅就不用多說了,第一節的百分百命中率已經讓他們開了眼界,但是至今表現仍舊只是平平的魏逸凡,就像是一座醞釀已久的火山一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出來,石祐誠雖然不認為光北可以威脅到向陽的王位,不過大意失荊州,都已經走到這一步,石祐誠仍然小心翼翼地用他最擅長的方法幫助向陽,利用快速的切入吸引光北禁區高個的注意力,把球交給空檔的隊友。

陳信志拿到球,少了魏逸凡的防守,籃框對他來說就像是觸手可及的天空,只要他奮力跳起來就可以輕易觸摸。

然而就在陳信志跳起,準備投入天空的懷抱時,他的世界裡面突然出現了一片黑雲。

麥克一看到陳信志拿到球,想也沒有想,直覺式地高高跳起來,陳信志才剛起跳,麥克身體就已經位於頂點,看著陳信志舉起的球,右手用力往下一拍。

〝砰─〞,麥克這一個火鍋力道之大,竟然發出了響亮的聲音,觀眾席上不分向陽、光北,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張大嘴巴,整座球館為之嘩然。

李雲翔看到麥克這個大火鍋,更是激動地站起來,不斷拍手,對場上的麥克大喊:「麥克,好球!漂亮!」

就在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感到無比振奮,向陽的學生瞪大雙眼不敢置信時,場上的球員不受影響,依然認真奮戰著。

看著球被麥克打飛,光北與向陽的球員馬上衝去搶球,光北想要一舉追平甚至反超比數,而向陽則想要繼續衝擊籃框,拉開比分。

包大偉離球最近,奮力往前衝,見到向陽得分後衛張國良也衝過來,心一橫,直接往前一撲,把球抱在手中,整個人跌到地上去,張國良不肯就此放棄,整個人幾乎是撲到包大偉身上搶球,雙手抱住包大偉手中懷裡的球,兩個人在地上滾在一起,這時尖銳的哨音響起。

〝嗶─!〞,裁判手指著張國良,大聲喊道:「向陽7號,打手犯規!」

張國良不敢置信,從地上跳起來,雙手握拳,舉起大姆指,做出爭球的手勢:「裁判,剛剛這一球是爭球吧?」

裁判搖頭,一邊對紀錄組比出犯規的手勢,一邊解釋:「你犯規了,剛剛光北已經先掌握球權,你過去搶球有出現犯規動作。」

「可是…」張國良還想爭辯,其他向陽球員知道張國良個性比較衝動,連忙過去拉住張國良。

「國良,沒關係,你搶球搶的很漂亮!」「我們要冷靜,現在光北把比分追上來了,別為了這一球而失去鎮定。」「接下來討回來就好,別太執著在這一次犯規上。」

在隊友的安慰下,張國良忿忿不平的情緒很快緩解下來,而因為他這一次的犯規,紀錄組宏亮的笛聲響起,裁判大聲喊道:「向陽,換人!」

坐在紀錄台前方的辜友榮,站起身來,手指著翁和淳,充滿自信地邁步走上場,翁和淳則是走下場,兩人身影交錯的瞬間,翁和淳拍拍辜友榮的肩膀。

翁和淳說道:「交給你了,友榮。」

辜友榮給了翁和淳一個自信萬分的笑容:「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你們帶到甲級聯賽的。」

辜友榮走到隊友面前,拍拍張國良的頭:「小良啊,犯規犯得好,知道我已經等不及要上場了,所以故意犯規,嗯,我喜歡。」

辜友榮眼睛掃視自己的隊友,露出一股惡作劇般的笑容:「看來你們被那個黑人整得很慘啊,籃板球搶不贏他,還被他蓋了一個大火鍋,你們之前還一直想否認,你們看,現在事實證明了你們就是不能沒有我。」

辜友榮右手靠在張國良的肩膀上,左手放在石祐誠頭上:「好啦,我現在上場,大家不用怕了,都已經努力這麼久,應該已經做好準備了吧。」

替補中鋒羅士閔搞不懂辜友榮的意思,現在不是已經在比賽了嗎,是要準備什麼?

「學長,你說的是要準備什麼戰術嗎?」

辜友榮哈哈大笑,眼中閃過無比的自信:「不是戰術,而是準備好拿下冠軍!」

—–我是分隔線—–

蕭崇瑜拿起手中的相機,拍下辜友榮眼神閃耀著自信的瞬間,放下手中的相機,抬頭望向旁邊的苦瓜,發現苦瓜臉上的表情十分沉重。

「苦瓜哥,你怎麼了?」

苦瓜緩緩說道:「顏書洋總教練很厲害,竟然在這種時候把辜友榮換上場,這下子光北皮就要繃緊一點了。」

蕭崇瑜疑惑:「為什麼現在把辜友榮換上場很厲害?第二節比賽已經進行了將近兩分鐘的時間,以辜友榮的體能,現在應該休息的差不多了,現在讓他上場是一般教練都會做的決定啊。」

苦瓜微微搖頭:「你看的太淺了,能夠當上向陽的總教練,顏書洋沒你想的這麼簡單,在這一節比賽裡面,向陽對光北縮小防守圈的戰術非常成功,光北目前為止得到的5分都帶點運氣成份,首先是向陽小看了麥克,在籃下沒有紮實的卡位,所以麥克才可以利用他驚人的跳躍力補籃得分,再來是詹傑成的三分球,詹傑成的外線把握度本來就不高,那一球投進可以算是光北撿到的,除了這兩球之外,光北對向陽的防守根本束手無策,就我看來,在防守端向陽做的很成功,而且高偉柏身上有兩次犯規,李明正或許第二節都不會讓他上場,就防守端這一點來說,辜友榮還可以在場下坐久一點。」

「除了防守端之外,向陽進攻端打出自己的節奏,也知道詹傑成防守不好,主動攻擊詹傑成這個弱點,而且包大偉打滿第一節,隨著比賽進行體能一定會下滑,接下來光北的外圍防守狀況只會越來越糟,向陽這一節派出兩隻切入能力見長的後衛,之後一定會把包大偉跟詹傑成打的潰不成軍,而且這兩個後衛不只有切入突破的能力,他們的傳球視野也相當不錯,表面上看起來現在兩隊情勢是五五波,甚至光北氣勢上還壓過向陽,可是隨著時間過去,向陽一定會把光北壓著打。」

「就算顏書洋現在不把辜友榮換上場,向陽也一定可以帶著領先進入第三節,顏書洋這麼做,除了加強攻守兩端的能力之外,還有一個更深層的理由。」

好奇心已經被苦瓜完全勾起來的蕭崇瑜,馬上開口問道:「什麼理由?」

「他要打壓光北的氣勢,辜友榮在場上的存在感太強大,只要他站到禁區,就算他什麼都不做,他的存在本身就可以對光北造成牽制力,不管進攻或防守,光北都將因為辜友榮而大受影響,你看,現在辜友榮一上場,剛剛光北因為詹傑成的三分球跟麥克的火鍋所帶起來的氣勢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苦瓜看著場上辜友榮跑到禁區,雙手高舉的模樣,繼續說道:「越是重要的比賽,氣勢這種看不見的東西越有可能左右一場比賽的結果,現在顏書洋把辜友榮換上場,其實也代表一件事。」

蕭崇瑜馬上問:「什麼事?」

「他怕了光北,怕到他不顧向陽場上的優勢,在這種時候派辜友榮上場,顏書洋的意圖非常明顯,他不打算給光北任何機會,要在這個第二節剩下的八分鐘一口氣擊潰光北。」

「什麼!?」蕭崇瑜張大嘴巴,望著詹傑成運球過半場,而向陽再次擺出了縮小防守圈的戰術,絲毫不因為詹傑成剛剛投進了三分球而有所提防:「那光北怎麼辦,辜友榮上場了,現在沒人對付的了他啊,高偉柏兩次犯規在場下休息,麥克接觸籃球的時間太短,進攻跟防守都還不成熟,這樣光北的禁區一定會被打爆!」

蕭崇瑜吞了一口口水,心裡面出現了一個可怕的念頭:「苦瓜哥,該不會…光北真的會就這樣輸掉這一場比賽吧…?」

「我不知道,不過我有一件事是知道的。」

「什麼事?」

苦瓜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沉重地說道:「光北這一節會很難過。」

—–我是分隔線—–

觀眾席上,除了苦瓜與蕭崇瑜之外,看的懂場上形勢的葉育誠、高聖哲、楊翔鷹、沈佩宜,眉頭同時深深皺起,他們知道辜友榮上場即將對光北造成多麼可怕的衝擊,就連學生加油團跟啦啦隊都感受到緊繃的氣氛,不自覺地握緊雙拳,緊張地望著光北這一波進攻,葉育誠甚至站起身來,身體趴在欄杆上,看著底下的李明正是不是也要準備換人或者叫暫停重新佈署戰術。

讓葉育誠失望的是,李明正似乎是光北最老神在在的人,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動也不動地站在場邊觀看場上的情勢,完全沒有因為辜友榮上場而有任何反應。

葉育誠心裡出現一個疑惑,明正這種胸有成竹的模樣,難道說是我太緊張了,其實辜友榮上場影響沒有我想像的這麼大?

然而當葉育誠坐回椅子上,觀看比賽的發展時,卻看到在向陽縮小防守圈的情況下,詹傑成始終沒辦法把球傳給魏逸凡與楊真毅,而包大偉的空手切根本造成不了威脅,最後在進攻時間快到的情況下,詹傑成又在弧頂三分線外出手。

不過因為辜友榮的存在,詹傑成潛意識認為麥克已經沒辦法像剛剛一樣,利用驚人的彈跳力在禁區搶下籃板球,出手少了信心,多了猶豫,在這種情況之下,詹傑成這一次出手未能命中,球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

詹傑成出手的瞬間,辜友榮就馬上在籃底下卡位,心道這種軟趴趴的出手,用膝蓋想也知道絕對不會進。

麥克也看出詹傑成這一次出手少了一點果決,連忙想要卡位搶籃板,但是與辜友榮碰撞的瞬間,麥克身體重重晃了一下,麥克的彈跳力跟爆發力雖然驚人,但是他與辜友榮之間存在著將近二十公斤的體重差距,這讓麥克根本沒辦法跟辜友榮抗衡,只能眼睜睜看著辜友榮高高跳起來,雙手抓下這一顆籃板球。

這一次卡位,讓麥克發現自己與辜友榮之間的巨大差距,而這種差距,根本不是現在的他可以用「努力」彌補的。

高偉柏霍然站了起來,在場邊對麥克大喊:「麥克,重心壓低一點,越低越好,辜友榮很重,你重心一定要放的比平常低,不然會被他擠出去,卡位的時候利用速度跟腳步去干擾他!」

麥克對高偉柏連連點頭,表示自己有聽到他說的話,邁開腳步回防。

辜友榮抓下籃板球之後,馬上把球傳給控球後衛石祐誠,石祐誠也不管自己的隊友有沒有跟上,像是啟動引擎的跑車一樣往前場衝,此時詹傑成與包大偉已經回到後場,分別站在弧頂三分線與禁區。

在這種一打二的局面,通常帶球的人會停下來,等待自己的隊友跑到前場再開始進攻,詹傑成跟包大偉心裡也都同時出現這個想法,然而出乎他們意料的是,石祐誠完全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更是壓低重心,一個大跨步就突破詹傑成的防守,包大偉沒有做好心裡準備,只好採取下策,趁石祐誠還沒有收球,上前故意犯規,左手大動作拍向石祐誠運球的右手。

〝嗶─〞,尖銳的哨音響起,石祐誠在聽到哨聲的瞬間收球,整個人靠在包大偉身上把球胡亂往上一丟,球連籃框都沒沾到,落在籃板上遠遠彈開。

包大偉心想雖然付出犯規的代價,但是至少有把向陽的快攻擋了下來。

然而,裁判大聲宣判:「光北12號,打手犯規,罰兩球!」

包大偉簡直不敢置信自己聽到了什麼,雙手抱頭,大步走到裁判面前喊冤:「裁判,我剛剛是在他收球之前犯規的,應該不算是連續動作吧?」

裁判明確地對包大偉說:「他剛剛很明顯是上籃動作。」話一說完,裁判對紀錄台比出包大偉的背號,再次大聲宣佈:「罰兩球!」

謝雅淑站起來,對包大偉大喊:「沒關係,別放在心上,專心在球場上!」

詹傑成也走到包大偉身邊,拍了包大偉的屁股:「抱歉,這一球是我的錯,我太容易被他過了。」

包大偉激動的情緒這才稍稍舒緩下來,知道自己再怎麼爭辯都不會改變這個吹判,看著眾人已經在籃框兩旁站好,自己也找了罰球線右邊的位置站好。

底線的裁判拿著球,說道:「罰兩球!」接著把球地板傳球給石祐誠。

石祐誠罰球的節奏就跟切入一樣快,一接到球,沒有做任何準備動作,蹲低、舉球、出手,〝唰〞。

石祐誠第一球順利罰進,裁判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對石祐誠比出食指,表示還有一次罰球,再把球傳給石祐誠。

石祐誠投進第一次罰球之後信心大增,接到球之後立刻出手,不過這一次出手反而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

禁區裡面頓時擠成一團,詹傑成與包大偉已經往前偷跑,魏逸凡、楊真毅、麥克努力卡位想要搶籃板球,他們很清楚在辜友榮上場之後,光憑陣地戰要在向陽頭上取分更是難上加難,但是如果加快攻防轉換的節奏的話,或許還有一絲快攻得分,打亂向陽節奏的機會。

只要搶下這顆籃板球,把球往前場丟,詹傑成跟包大偉一定可以把球投進!

光北的禁區三人抱持這股希望,眼睛往上看著彈出的球,然而就在他們起跳的瞬間,卻看到有一隻大手突然間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裡。

辜友榮憑藉著高人一等的身高跟手長,硬是在光北禁區三人的頭上把籃板球抓下來,落地的瞬間發出大大哈的一聲,馬上高舉高打,也不管前面是不是有人準備蓋他火鍋,直接跳起來把球塞進籃框。

〝砰─!〞,辜友榮雙手灌籃,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太過驚人,光北禁區三人直接讓到一旁,當辜友榮跳起來的時候,憑他們的能力跟身材,要阻止辜友榮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犯規。

辜友榮灌籃得手,落地前還故意拉扯籃框,讓籃球架搖晃不已,發出劇烈的聲響。

辜友榮鬆開雙手,落地後仰天大吼:「告訴我,你們做好準備了嗎?」

場上四名隊友這一次非常明確地大喊回應:「準、備、好、了!」

辜友榮一邊跑回後場防守,一邊指著二樓的向陽學生加油團:「再大聲一點!」

在辜友榮的灌籃之後,本來已經在雀躍歡呼的學生,因為辜友榮的舉動更是全部站了起來,有些學生甚至用力揮舞自己做的加油牌,用力大喊著:「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一時間,向陽的氣勢大漲,向陽學生發出的歡呼聲幾乎把球館的屋頂給掀翻了,反觀光北一方卻是一片靜悄悄,在辜友榮上場之後,就算啦啦隊跟學生加油團裡面有不曾接觸籃球的人,都看的出來光北完全被向陽壓著打,進攻打不進,防守擋不住。

劉晏媜發現光北整個籠罩在一片烏雲當中,知道這樣下去不行,立刻站起身來:「來,大家一起幫籃球隊加油,他們正辛苦地在球場上奮戰,我們也要在這裡幫助他們!」

啦啦隊與學生加油團精神一振,正要隨著劉晏媜的手勢大喊時,球場上卻又出現讓他們震撼的一幕。

接過麥克底線發球的詹傑成,快步把球推進到前場,跨過中線之後,慢下腳步,在中線與弧頂三分線中間停了下來,舉起左手要比出暗號的手勢時,壓低重心,出乎所有人意料地發動奇襲,控球後衛石祐誠沒有預料到詹傑成會切入,一時間沒有做好準備,被詹傑成突破防守。

詹傑成順利突破石祐誠,對自己外線沒有信心的他,一路切到禁區,在罰球線收球,跨大步想要上籃。

詹傑成心裡的念頭很簡單,就算沒辦法得分,我也要製造你們的犯規,爭取上罰球線的機會!

然而詹傑成錯估了向陽禁區的能耐,替補中鋒羅士閔動也沒動,看到詹傑成球脫手的瞬間,雙腳奮力一跳,直接送給詹傑成一個大火鍋。

包大偉連忙衝過去把這一顆火鍋撿起來,在罰球線左側跳投出手,但是包大偉外線把握度跟詹傑一樣不穩定,這一球落在籃框前緣,彈框而出。

辜友榮再次跳了起來,但是這一次他沒能順利拿下籃板球,麥克發揮出驚人的彈跳力,拼了命地把球往上撥,讓辜友榮沒辦法抓下籃板球。

球就這麼在空中被一群長人撥來撥去,最後魏逸凡抓準時間,把球往外圍一拍,而追到這一顆球的又是包大偉!

包大偉在左側三分線外把球抓下,看到周圍沒有任何人防守,想起李明正在第二節比賽開始前說的話,心一橫,直接跳投出手。

然而包大偉跟詹傑成出現一樣的問題,對自己的出手少了自信,多了猶豫,這樣缺乏果斷的出手,想當然爾再次彈框而出。

這一次辜友榮沒有再給光北把球從他手中撥走的機會,在擁擠不已的禁區展現出王者的氣魄,在光北禁區三人頭上把這一顆籃板球摘下來。

「友榮!」石祐誠與張國良像是飛箭一樣往前衝,辜友榮聽到隊友的叫喊聲,右手把球往後一拉,就要把球傳過半場,這時麥克激動地在辜友榮身前跳上跳下,雙手不斷揮舞,阻止辜友榮傳球。

詹傑成與包大偉很快回防,不讓向陽有任何快攻的機會,而楊真毅與魏逸凡此時也跑到後場,四個人組成了堅強的防線。

這時,場上又發生一件令人驚訝的事情,辜友榮在發現沒有快攻機會之後,竟然就直接運球,自己把球帶過半場。

一個兩公尺高的巨人像是後衛一樣把球帶過半場,這樣的景象對球館裡面大多數人來說前所未見,向陽的情緒更加高漲,滿心期待辜友榮帶來的表演。

感受到辜友榮強大的氣勢,詹傑成與包大偉同時迎了上去,就是要把辜友榮擋下來,而辜友榮吸引兩人的防守之後,把球傳給左側三分線的張國良,包大偉擔心向陽禁區打出來之後,連外線手感也開始加溫,連忙衝過去要阻止張國良,沒想到張國良完全沒有在三分線外出手的意圖,馬上把球傳出去。

包大偉順著球的方向一看,心裡馬上出現極為不妙的預感,而包大偉這個預感很快變成了現實。

辜友榮把球傳出去之後,直接從弧頂三分線空手切,在罰球線接到張國良的回傳球,跨大步,右手高高舉起球,像隻狂牛一樣衝進禁區,奮力跳起,右手就要把球塞進籃框裡面。

魏逸凡不想再讓辜友榮趁心如意,雙腳用力跳了起來,眼神冒出熊熊鬥志,就算犯規,我也不會再讓你灌籃得手!

魏逸凡帶著一往無回的決心要擋下辜友榮這一計灌籃,辜友榮則是充滿霸王之氣地要徹底粉碎光北奪冠的希望,兩個大男孩在空中碰撞,魏逸凡整個人被辜友榮撞倒在地,辜友榮完全不受影響,右手重重地把球塞進籃框之中。

〝砰──!〞,爆炸般的聲音響起,同時間底線裁判吹哨,手指著跌倒在地的魏逸凡:「光北32號,阻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彷彿要衝破天花板的歡呼聲再次出現,辜友榮這一計灌籃,讓向陽的氣勢達到這一場比賽的最高點,板凳區的球員紛紛跳了起來,對辜友榮大喊:「學長好球!」「這一記灌籃太漂亮了!」「學長,我們都準備好了!」

光北氣勢完全被粉碎,不管是板凳區或者樓上的學生加油團跟啦啦隊,都出現了焦躁擔心的氣氛。

此時,吳定華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走到李明正身邊:「明正,先喊個暫停吧?」

李明正看了吳定華一眼,指著紀錄台:「告訴我,你看到什麼?」

吳定華看著紀錄台,比分無情地顯示出在辜友榮上場之後,向陽馬上打出了一波5比0的攻勢:「22比29。」

李明正又問:「還有呢?」

「第二節比賽還有6分07秒。」

李明正微微點頭:「那還好。」

吳定華瞪大雙眼:「什麼叫那還好,你沒看到辜友榮一上場就…」

李明正舉起左手,阻止吳定華激動的言語,鎮定地說道:「相信我,相信我們一手帶出來的球員,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有讓你失望過嗎?」

李明正維持著同樣的姿勢,表情淡定:「第二節就讓向陽囂張一會,真正決定勝負的,是下半場的二十分鐘。」

—–
今天是Kobe跟Lebron再一次對決,老實說,雖然我是死忠Kobe迷,但是經過幾次大傷加上年紀有了,我不認為Kobe在這一場比賽會有什麼好表現,沒想到Kobe竟然打我臉阿!!!

不僅命中率高,幾次出手都讓我想起Kobe年輕時期,那種遇神殺神,遇鬼殺鬼的超強進攻能力,看得我是激動不已,熱淚盈眶,我時常想,若是Kobe當初阿基里斯腱沒斷的話,那年的季後賽,他是否可以帶領湖人至少在馬刺手上贏一到兩場,或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帶領湖人翻盤?

2013-14球季,是我看過最精彩的賽季,那年Kobe真的燃燒自己的小宇宙,每一場比賽都奮力拼搏,綻放出來的光亮讓在台灣的我都覺得耀眼不已。

今天,Kobe的表現雖然優質,但是很明顯的,他已經失去以往那種一個人接管比賽的能力與霸氣。

或許這麼說不是很妥當,可是在Kobe之後,我大概不會繼續天天夜夜關注NBA,因為少了Kobe的NBA,對我來說是殘缺的。

謝謝你,Kobe,你教會我的東西,太多太多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