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九十五章【光北VS向陽 意外奇兵】[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叭──〞,鐘聲響起,第一節比賽結束,比數17比20。

在第一節比賽結束之前,楊真毅再度利用個人單打能力吸引補防,小球傳給魏逸凡,讓魏逸凡在籃框兩公尺外的距離跳投出手,打板得分,從一開始雙位數的落後追到只剩下3分的差距,不過下場的時候,每一個人表情都帶著沉重。

在這一波攻勢之前,光北在防守向陽的進攻時,陳信志接獲傳球,想要利用辜友榮騙開光北的防守,卻被魏逸凡看穿意圖,為了閃躲魏逸凡的封蓋,陳信志投籃姿勢變得扭曲,球的軌道當然也完全偏移,落在籃框上彈了出來,然而就算擋下了陳信志,向陽還有一個更可怕的辜友榮。

辜友榮抓準時機,在禁區卡好位,高偉柏在辜友榮身後完全動彈不得,他知道如果被辜友榮抓到這一顆籃板球,辜友榮一定不會客氣地轟炸籃框,幫向陽再添2分。

高偉柏眼角餘光看到離自己最近的兩個裁判,一個站在底線,一個站在邊線,站在底線的裁判,視線會被辜友榮高大的身材擋住,邊線的裁判則會被自己擋住,心一橫,手偷偷推了辜友榮一把,想要藉此擠出搶籃板的空間。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辜友榮發覺高偉柏的意圖,順著高偉柏的推力,整個人往地上一倒,吸引了裁判的注意力,高偉柏的手來不及收回來,底線跟邊線的裁判哨聲同時響起。

「光北21號,推人搶球!」

這個犯規讓站在場外,面容始終保持著雲淡風清,如同不動泰山的李明正眉頭皺起,高偉柏如果深陷犯規麻煩,這一場比賽會變得更危險,高偉柏在對上辜友榮雖然沒有任何優勢,可是他的防守腳步相當優異,比賽經驗也非常豐富,高偉柏知道在禁區怎麼站位會讓向陽不敢傳球給辜友榮,也知道怎麼造成辜友榮在禁區卡位要球的麻煩,光憑這一點,高偉柏對光北造成的貢獻就完全不是數據可以呈現的。

只不過現在受限於犯規麻煩,如果高偉柏繼續積極的防守辜友榮,一個不小心又被吹犯規的話,在上半場就吞下三次犯規的他,會讓光北處境變的非常非常艱難。

李明正心裡的憂慮馬上成真,邊線發球之後,向陽的後衛知道高偉柏有兩次犯規,馬上把球塞給辜友榮,因為犯規動作變的綁手綁腳的高偉柏,只有任辜友榮宰割的份,雖然有魏逸凡跟楊真毅的補防,不過高偉柏的防守變成一個缺口,讓辜友榮的禁區強打輕鬆得手。

—–我是分隔線——

先發球員回到板凳區休息,替補球員很快遞上水,因為這一場比賽要交待的事情太多,李明正沒有給球員放鬆的時間,很快宣佈第二節的上場陣容:「大偉,你上半場辛苦一點,我們光北的防線需要你,第二節你繼續上。」

包大偉拿著毛巾抹去臉上的汗水,雖然包大偉一分未得,甚至連一個籃板球都沒有搶到,可是他在防守端拼命跑動,幾次打亂了向陽在外圍投射的節奏,跟高偉柏一樣是光北的隱形功臣。

「是,教練。」

「光耀你休息,傑成上。」

剛剛在板凳區看著隊友在場上奮戰,早已迫不及待的詹傑成,精神抖擻地說道:「是,教練!」

「偉柏,你現在身上有兩次犯規,第二節先下場休息。」

「是,教練。」高偉柏很明白自己並不適合繼續留在場上,認命地接受這個安排。

「麥克,等一下你頂偉柏的位置。」

麥克緊張地點頭。

「逸凡,真毅,這一場比賽你們辛苦一點,第二節攻防兩端都要靠你們。」

魏逸凡與楊真毅異口同聲地說道:「是,教練!」

陣容調配完成之後,李明正開始下達戰術:「按照向陽前幾場比賽的陣容配置,等一下辜友榮應該會下場兩到三分鐘,大家要好好利用這短暫的時間,這將是我們的大好機會。」

「傑成,等一下有機會就把球塞給真毅或逸凡,讓他們打禁區,沒有辜友榮的禁區根本不足為懼,絕對不是我們的對手!」

「是,教練!」

「不過向陽一定也會特別提防我們趁這段時間攻擊禁區,所以你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如果禁區沒有機會,你在外圍拿到球要果斷地出手投籃,大偉你也是,我不在乎你們有沒有把球投進,我在乎的是你們敢不敢出手、有沒有出手,只要你們在外線出手投籃,就會對向陽的防守圈造成一定的影響,會讓真毅跟逸凡在禁區裡面更輕鬆一點。」

「是!」

「麥克,注意聽好,等一下你上場的工作很簡單,但是對於球隊來說非常重要,第一,搶籃板球,這是你最擅長的事情,不管是進攻或防守籃板都盡全力去搶,連一顆都不要放過!」

麥克緊張地點頭如搗蒜。

「第二,防守,如果你發現有人試圖想要挑戰你坐鎮的禁區,用你的火鍋告訴向陽,只要有你在,光北的禁區就不是他們可以撒野的地方。」

麥克一樣連連點頭,不過心裡面害怕無比,在場下看到第一節比賽過程的他,深深了解到向陽的強大,讓即將上場比賽的他感到緊張不已,尤其李明正託付給他的任務就像是裝滿了石頭的重擔一樣,讓他猛吞口水,心臟狂跳,還沒有上場就已經開始流汗,只不過流的是冷汗。

麥克眼睛左右游移,這一場冠軍賽這麼重要,如果輸了所有的努力就完全白費了,真毅學長已經高三了,這一場比賽輸了也就代表他今後再也沒有機會參加這種集結全台灣高中院校的大型比賽,他第一節表現的這麼拼命這麼好,一定很不想輸,如果因為我表現差拖累球隊,不就是間接摧毀真毅學長的努力嗎,而且這一場比賽攸關光北可不可以拿下前往甲級聯賽的門票,錯過這一次不知道還要再等多久,校長、教練一定都很期待,樓上甚至有啦啦隊為我們加油,如果因為我在場上表現不好讓光北輸了,校長、教練跟啦啦隊他們一定會非常失望;逸凡學長跟偉柏學長本來都在甲級的球隊打球,他們實力這麼強,如果要到別的球隊打球,一定很快就可以找到願意接納他們的學校,可是他們卻留在光北打球,這場比賽如果輸了,他們也等於浪費一年時間在光北,一定會影響到他們未來的籃球生涯,我不想害他們啊,怎麼辦怎麼辦,我打籃球根本沒有多久,向陽這麼強,我上場一定只會拖累球隊,不然跟教練說我身體不舒服不要上場算了,可是如果我不上場,偉柏學長已經有兩次犯規了,再讓他上場也很危險,不過偉柏學長這麼強,他一定有辦法應付這種場面,對,他一定可以應付這種場面,我上場一定會搞砸比賽,讓校長、教練、李光耀、逸凡學長、偉柏學長、真毅學長、包大偉、詹傑成、雅淑學姐、王忠軍、幫我們加油的啦啦隊失望,我不想讓大家失望,我…

就在麥克胡思亂想,把自己逼到黑暗的角落的時候,突然間一個大手放在他肩膀上,瞬間把麥克拉回現實世界之中。

麥克轉頭一看,見到李光耀如同陽光般溫暖的笑臉:「麥克,不用怕,你有沒有發現我這個全台灣最強高中生剛剛在場上完全沒有出手,你看現在的比數,我們只落後向陽3分,代表向陽根本就沒有那麼強嘛,他們完全不值得你緊張,來,你先回想一下你平常練習最多的項目是什麼?」

麥克吞了一口口水,聲音顫抖地說:「卡位搶籃板球。」

「卡位是怎麼卡位?」

麥克腦海一團亂,為了讓自己專心思考這個問題,麥克閉上眼睛,努力回想起平常練習的內容:「判斷球的落點,轉身面對籃框,移動腳步,重心放低,身體往後靠,把對手擋在自己身體後面,雙手往後擋,減少對手的起跳空間,用力跳起來,球抓下來之後不要慌張,處理球不要急,先把球保護好再看附近有沒有隊友可以傳球,注意看是不是有人要趁亂抄球,確定安全再把球傳給隊友。」

李光耀滿意地摸摸麥克的頭:「說的很好嘛,代表搶籃板球這件事已經溶入你的血液跟基因裡面,你這輩子是忘不掉的,而且你別忘了..」

李光耀食指指向魏逸凡與楊真毅:「你還有非常可靠的隊友在啊,你在場上不是孤軍奮戰,我們是一支球隊,你在場上絕對不是一個人在面對向陽。」

謝雅淑這時候站了起來,走到麥克面前:「李光耀說的沒錯,你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們!」

魏逸凡說道:「麥克,別擔心,有我在。」

楊真毅馬上說:「大家都會幫你,你專心搶籃板球就好,說到搶籃板球,我可以保證就連辜友榮都比不上你。」

黑暗,退散。

麥克胸口被溫暖填滿,而這一股溫暖的來源是,勇氣。

見到這一幕的李明正與吳定華,心裡面充滿了欣慰與驕傲,一支球隊就是要互相扶持,兄弟同心,其力斷金,而球隊齊心,其力逆天。

李明正瞄了紀錄台一眼,休息時間只剩下十秒鐘,趁著這個短暫的時間,李明正做最後提醒:「向陽待會很有可能換上矮小的後衛,加快攻守轉換的節奏,等一下防守端要特別注意到這一點。」

「防守要說話,補防要快,這場比賽向陽的壓力比我們更大,把他們節奏打亂,你們一定會贏。」李明正再次強調:「記住,你們是最強的。」

〝嗶──!〞,尖銳的哨音響起,休息時間結束,裁判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李明正大聲喝道:「好,上場享受這場球賽吧!」

「是,教練!」

—–我是分隔線——

就如同李明正所預料,向陽第二節比賽的陣容有所調整,林盈睿與溫上磊下場休息,上場的是身高較矮的9號石祐誠與7號張國良,辜友榮同樣也下場休息,換上替補中鋒,3號羅世閔。

因為辜友榮開局的跳球幫助球隊取得第一波球權,因此第二節一開始,球權掌握在光北隊手裡。

麥克雙腳踏出底線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傳給詹傑成。

詹傑成接到球,基因裡的傳球因子開始活躍起來,思考場上的情勢。

第一節比賽楊真毅學長表現的那麼精彩,可是這一節不能繼續這麼倚賴他,對手越強、越是重要的比賽,體力的消耗就會越大,如果繼續把球交給真毅學長,到了第四節他一定撐不下去,而且向陽不是笨蛋,接下來一定會加強對真毅學長的防守,偉柏學長又下場休息,換上沒有進攻能力的麥克,基本上禁區的局面就是二打三,向陽在第一節末端也開始故意不去防守大偉,顯然是看出大偉缺乏單兵攻擊能力。

詹傑成把球帶過半場,心想,教練,你可真是給我出了個絕大的難題啊。

詹傑成一把球帶過半場的瞬間,控球後衛石祐誠馬上衝上前干擾詹傑成的運球,而得分後衛張國良則是沉退到罰球線的位置,只要詹傑成把球傳給楊真毅或魏逸凡,他就可以馬上與禁區的隊友合力包夾。

李明正看著向陽的防守陣式,望向向陽總教練顏書洋,顏總教練,你還真是大膽啊,竟然完全放棄外圍的防守,擺明就是不想要我們把球塞到禁區是吧。

詹傑成一邊注意虎視眈眈的石祐誠,一邊指揮隊友跑位,叫禁區的隊友拉開距離,應對向陽縮小的防守圈。

詹傑成首先把球傳給右側三分線外的包大偉,包大偉接到球,身邊完全沒有任何人防守,得分後衛張國良完全沒有上前防守的意圖,擺明就是讓包大偉投也無所謂。

然而外線跳投一直以來都不是包大偉的強項,有著四名向陽球員在的禁區也不是他敢染指的地方,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球的他,很快把球傳回給詹傑成。

球脫手的一瞬間,包大偉暗叫糟糕,這一球他傳的太大意,傳球的瞬間力量放的太少,導致球不夠高也不夠快。

控球後衛石祐誠豈會放過如此大好時機,身高只有175公分的他,展現出超人的爆發力,奮力一跳,把球抓在手中,落地之後馬上往前場衝。

詹傑成馬上回防,但是石祐誠的速度實在太快,雙腿好像加了馬達一樣,詹傑成根本追不上,只能眼睜睜看著他上籃得分。

比數17比22,第二節向陽率先得分。

場外的謝雅淑忍不住站起來,雙手叉腰:「包大偉,教練剛剛說的話你這麼快就忘記了!空檔出手啊,怕他啊!籃下有麥克幫你搶籃板球,你儘管投就對了!」

向陽總教練顏書洋聽到謝雅淑的聲音,臉上不禁浮起一絲笑容。

儘管投就對了?別傻了,你們的弱點已經完全曝露出來了,只要封死你們的禁區,你們就像是一隻待宰的羔羊,根本沒辦法改變你們即將被割斷喉嚨的命運。

顏書洋用憐憫的眼神看著場上的魏逸凡跟楊真毅,真是可惜了這兩個球員啊,不過比賽就是這麼殘酷的一回事,你們可不能怪我們,要怪,就怪你們當初選擇的是光北,而不是向陽吧!

詹傑成拿球踏出底線外,傳球給過來接應的包大偉,包大偉沒有接球,右手把球用下一拍,球在經過一次彈跳之後,回到詹傑成手裡。

詹傑成與包大偉一起快步過半場,見到向陽跟剛剛一樣,除了上前防守的控球後衛石祐誠之外,其他人都聚集在罰球線以下的地方,全力防阻他們的禁區攻勢。

詹傑成暗自咬牙,向陽做的這麼絕,讓他跟包大偉承受龐大的壓力,如果他們兩個人沒辦法在外線發揮的話,第二節球隊只有任向陽宰割的份而已。

「球!」楊真毅也看出情況險峻,不想坐以待斃的他,從禁區跑到右側三分線要球。

詹傑成立刻把球傳了出去,腳踩在三分線上接到球的楊真毅,馬上面對小前鋒翁和淳與得分後衛張國良的雙人包夾。

兩人張開雙手,一左一右守住楊真毅,不讓楊真毅有進攻的機會,但是楊真毅的目的並不是持球單打,而是要拉開向陽的防守圈,破壞向陽的防守平衡,這樣禁區就只剩下兩名防守者,以魏逸凡的能力一定可以把球打進。

然而,就在楊真毅準備傳球的瞬間,他看到一個驚人的景象,原本在外圍防守的控球後衛石祐誠,竟然退到禁區,禁區內依然擁擠,向陽竟然完全放棄外圍的防守!

楊真毅萬萬沒想到向陽會如此大膽,不管怎麼樣都要封鎖禁區,無可奈何之下,把球傳回給無人防守的詹傑成。

詹傑成在弧頂三分線外接到球,而沉退到禁區的石祐誠腳步動都沒動一下,根本不打算上前防守,整個向陽的防線對詹傑成在三分線外出現大空檔擺出無所謂的態度,眼神甚至透露著:「趕快投,我們等著搶籃板!」

詹傑成暗罵一聲可惡,硬是拔起來出手投籃,可是在缺乏信心與出現猶豫的情況下,這一球當然沒有進,落在籃框後緣遠遠彈了出來,讓在禁區努力卡位的球員都做了白工。

彈出的球筆直地彈往詹傑成,詹傑成心想這是一個大好機會,連忙衝向前想要趕快把球掌握在手裡發動奇襲,然而原先在包夾楊真毅的得分後衛張國良也衝了過來,速度比詹傑成更快,把球往上一拍,讓球高高越過詹傑成頭頂,詹傑成雙手往上撈球,卻只能眼睜睜看著球從指尖上溜走。

張國良往前場衝,在中線的地方追到球,包大偉急速回防,防守腳步有著驚人進步的他竟然完全追不上張國良,只能看著他輕鬆地兩步上籃得手。

向陽快攻再次得手,第二節比賽進行不到1分鐘,向陽連得4分,將比數拉開到17比24,7分差距。

連續兩次快攻得手,讓向陽的學生加油團爆出轟雷般的喝采聲浪:「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此時,拍下張國良上籃英姿的蕭崇瑜,放下手中的相機,面露憂慮地說:「苦瓜哥,怎麼我才覺得光北找到節奏,有機會逆轉比賽而已,怎麼比數又馬上被拉開了,李明正也差不多要喊個暫停或換人了吧,不然向陽這個戰術根本就把光北吃死死。」

苦瓜說道:「別鬧了,換人?現在光北板凳區有誰可以換上來?兩次犯規的高偉柏?防守能力比詹傑成更差的王忠軍?還是不見棺材不出手的李光耀?」

「可是至少喊個暫停吧,第一節李明正也有喊暫停,暫停回來之後立刻就把比分追上了。」

苦瓜臉上完全找不到任何一絲擔心或者緊張的表情:「那是被打出10比0的攻勢才喊的暫停,向陽現在才得4分,還不到緊張的時候,你不用替光北擔心,李明正會派出這樣的陣容一定有他的理由在。」

場上,球權轉換,包大偉底線發球給詹傑成,連續兩次被向陽快攻得手,詹傑成與包大偉肩膀上的擔子變的更重了,只要他們兩個沒辦法在外線開火,那麼向陽就會繼續有恃無恐地完全把防守圈縮到最小,封死他們的禁區。

這一瞬間,詹傑成與包大偉覺得光北的命脈就繫在他們手上,從參加丙級聯賽以來從未面臨過真正危機的兩人,心臟開始劇烈跳動,手腳發冷,這一刻,他們終於體會到剛剛麥克上場前感受到的恐怖。

會輸!

這兩個字同時出現在詹傑成與包大偉心裡,恐懼感蔓延開來,蠶食兩人的心靈,讓兩人失去了平常的判斷力與冷靜。

運球過半場的詹傑成,竟然在弧頂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突然拔起來跳投出手。

看到詹傑成的出手,顏書洋臉上再次露出笑意,光北慌亂了,我還以為光北會是一支更難纏的球隊,沒想到這麼快就開始自我毀滅了。

缺少信心的出手,讓這一顆球落在籃框前緣,彈到籃板上,在詹傑成希望球彈回籃框裡面時,球卻如顏書洋所預期的彈出籃框以外的位置。

這一瞬間,詹傑成跟包大偉兩人已經回頭準備回防,沒辦法把球投進,至少也要守下向陽的進攻。

向陽全部的球員都擠在禁區裡,中鋒羅世閔、大前鋒陳信志、小前鋒翁和淳、得分後衛張國良、控球後衛石祐誠,所有人齊心合力準備搶下這一顆籃板球。

顏書洋心裡認為這一節比賽已經沒有讓辜友榮上場的必要,或許…辜友榮已經不需要上場了。

現在禁區裡面羅世閔、陳信志、翁和淳身高都超過190公分,而光北的魏逸凡與楊真毅身高都不到190公分,任他們兩個人再厲害,都絕對沒辦法從現在的長人陣裡面搶到籃板球,至於替補上場的麥克,更是完全不被顏書洋放在眼裡。

然而,正當顏書洋準備坐到椅子上,好整以暇地迎接向陽邁向冠軍的時候,現場的光線經過角膜、虹膜、水晶體,折射到視網膜上,視網膜將訊號沿著視神經傳送到腦中,讓他出現了張大嘴巴的反應。

在向陽五個人的包夾,禁區甚至有三個超過190公分的長人的情況下,光北那個黑人球員竟然以他此生見過最誇張的彈跳速度與爆發力,在人群之中把這一顆籃板球抓下來!

麥克雙手抓到球的時候,發現手還在籃框上面,心想禁區裡面向陽的球員實在太多了,落地之後一不小心球可能會被抄走,還是直接得分比較安全,於是小心翼翼地將球「放」進籃框之中。

此時,苦瓜對蕭崇瑜說:「你知道乙級聯賽目前的籃板王是誰嗎?」

蕭崇瑜對苦瓜露出茫然的表情。

苦瓜手指著場上:「麥克。」

麥克搶下籃板之後立刻出手得分,比數19比24,雙方差距5分。

謝雅淑整個人從板凳上跳了起來,她知道麥克這一顆進攻籃板跟2分對於光北來說有多麼重要,在板凳區對麥克大喊:「麥克,好球啊!」

觀眾席上的院長李雲翔雖然看不太懂籃球,不過他還是知道麥克得了分,幫助光北把比分追近,從椅子上站起來拍手,雙手放在嘴巴上大喊:「好球!」

除了院長之外,葉育誠、高聖哲、楊翔鷹、沈佩宜等人都看出麥克這一個籃板球的重要性,葉育誠站起來跟著院長一起幫忙喝采,高聖哲更是揮舞手中的大旗子,加油的聲音比葉育誠加院長還要高亢。

劉晏媜看到前排的校長都起身幫球隊加油,也站起身來,右手舉了起來,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已經跟學生加油團培養出默契,把啦啦隊跟加油團連結在一起,右手往下一揮,所有人大喊:「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球權轉換,控球後衛石祐誠快步帶球過半場,觀眾席上傳來的加油聲浪對他來說完全不造成任何影響,面對詹傑成的防守,重心壓低,一個跨步就突破了詹傑成的防守,像是一把刀一樣切入禁區。

楊真毅知道這兩個後衛速度很快,早就有所提防,放下自己防守的小前鋒翁和淳,擋在石祐誠的進攻路線上。

石祐誠不黏球,一看到楊真毅就把球往外圍傳,得分後衛張國良在三分線外接到球,眼睛瞄向籃框,膝蓋彎曲,把球舉起,不熟悉張國良打法的包大偉立刻跳了起來,張國良當然不會客氣,下球往禁區切。

防守出現缺口,讓光北的防線必須做出輪轉,這種時候最是考驗一支球隊的防守默契與能力,而麥克在搶下進攻籃板與得分之後,找到了一絲自信,知道現在正是球隊需要他的時候,展現出平常沒有的魄力,高舉雙手,把防守總指揮的重擔扛在自己身上。

「逸凡學長,底線有一隻偷溜過去你那裡!」

「真毅學長,不用怕被他過,你後面有我!」

「傑成,小心對方空手切!」

持球進攻的張國良似乎感受到光北上漲的氣勢,在切到禁區前突然煞車,回頭往外圍跑,經驗不足的麥克頓時鬆懈下來,而張國良右手往後一勾,背後似乎長了眼睛,把球精準地傳給中鋒羅士閔。

羅士閔一接到球就進攻籃框,麥克沒有做好準備,失去防守先機,重心沒有壓低,整個人被羅士閔頂開,只能眼睜睜看著羅士閔在籃底下出手投籃。

然而羅士閔出手投籃的瞬間,突然覺得眼前一黑,一隻大手直接把他的球釘在籃板上。

魏逸凡直接把球抓下來,落地之後,吃到高偉柏的口水,大聲吼道:「禁區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魏逸凡抓到球的瞬間,包大偉頭也不回地往前場跑,魏逸凡右手往後一拉,就想把球丟給包大偉,不過羅士閔反應很快,站到魏逸凡面前揮舞雙手,阻擋魏逸凡的視線與傳球路線,張國良與石祐誠也快步回防,讓包大偉這一次的偷跑以失敗收場。

謝雅淑在場外用力拍手:「沒關係,穩紮穩打,不急!」

魏逸凡把球傳給詹傑成,詹傑成快步運球過半場,顏書洋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眉頭微微皺起。

才覺得光北完蛋而已,光北竟然就展現出這種韌性,算了,畢竟是魏逸凡,這種精準的判斷力才不失他甲級的水準。

顏書洋看著場上的形勢,試圖安慰自己向陽在場上還是有著絕對的優勢,光北的表現只是曇花一現而已,不足為懼,但是顏書洋心裡面卻浮現出了一股讓他煩躁的不安感,而這個不安感,在詹傑成把球帶過半場之後變的更強烈。

詹傑成看到麥克站在籃底下,腦海中回想起麥克驚人地在人群之中把籃板球抓下來的景象,心裡面的害怕與猶豫頓時跑的無影無蹤。

我有一個這麼會搶籃板球的隊友,根本不用擔心球投不進,麥克一定會幫我把籃板球搶下來!

詹傑成在弧頂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停下腳步,瞄籃,收球,膝蓋彎曲,起跳,出手投籃。

球劃過一道彩虹般的美妙拋物線,落在籃框之間,激起了一道輕脆的聲音。

〝唰!〞,詹傑成三分球進,比數22比24,雙方差距2分,這是比賽開打以來,雙方比數最接近的一刻。


因為最後一擊有些許來自香港、澳門、馬來西亞、新加坡的讀者,所以有些時候用的字會引起大家的疑惑,上次的「七里香」應該是其中之一,而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透過最後一擊跟在國外的你們交流。

在這一章中,我有寫到魏逸凡吃到高偉柏的口水,跟高偉柏一樣仰天怒吼。

在台灣,如果你聽到有人說A吃到B的口水,指的是A某一個行為、舉動或者說話方式,突然變的跟B一樣,並不是指A真的吃到B的口水。

來源不可考,但是我一直覺得這種說法很有趣~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