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九十四章【光北VS向陽 犯規麻煩】[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沈佩宜站在球館的玻璃門前,在路邊的路燈照耀之下,她看到自己的身影倒映在玻璃門上。

沈佩宜雙手放在把手上,臉上出現猶豫的神色,沒有推開門,轉身離去,踏出兩步之後,停了下來,嘆了一口氣。

沈佩宜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轉身面對玻璃門,右腳踏出去,身體頓了頓,腳步收了回來,再次嘆了一口氣。

「小翔,你說我到底該不該進去看這場球賽?」

—–我是分隔線—–

今天放學之後,沈佩宜一如往常,把學生的作業、考卷還有教科書放進包包裡,到教師停車場牽機車,在晚餐時間之前抵達溫暖的家,享用媽媽親手做的晚餐。

餐桌上,一如往常,身為前任光北高中校長的爸爸與沈佩宜聊天,聊天的內容五花八門,有關於時局的探討,養生法門,甚至也會講一些笑話,不過只有一個話題永恆不變,那就是沈佩宜上課的情形。

沈佩宜上面還有一個哥哥跟一個姐姐,不過哥哥在台北上班,姐姐結婚,跟她丈夫一起在台中打拼,所以家裡面只剩下沈佩宜一個人陪伴兩老。

沈佩宜雖然知道父母親是關心她,可是沈佩宜心裡還是不由自主地升起了一股煩躁感,心裡想著如果哥哥跟姐姐在就好,這樣爸媽至少不會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沈佩宜隨口應付幾句之後,碗裡的飯才吃了一半,就以想要先休息一下為理由離開餐桌,回到自己房間。

回到房間裡的她,把學生的作業跟考卷拿出來批改,才改了第一張作業,沈佩宜覺得一股疲憊感像是海浪般衝擊身心,不禁放下手中的紅筆,今天她有五堂課,而且身兼導師的她還要照顧好一年五班的同學,讓她現在已經疲倦不已。

沈佩宜輕嘆一聲,把手中的紅筆放下來,從衣櫃裡面拿出輕便的衣服,打算先洗個熱水澡,提振精神。

只不過手放在喇叭鎖的瞬間,沈佩宜遲疑了,因為她想起了一個人,那個她無比痛恨的楊信哲。

身兼導師、化學專任老師、籃球隊助理教練、啦啦隊召集人的楊信哲,深受學生的喜愛,而且在工作量如此龐大的情況下,還可以把事情做好。

相較於楊信哲,自己的工作量少了數倍,現在竟然就已經疲憊不已,而楊信哲現在跟隨著籃球隊,正在球館裡面陪著球隊一起奮戰,沒有休息。

沈佩宜鬆開握在喇叭鎖上的手,一股不服輸的感覺在胸口裡面燃燒,把衣服丟在床上,又坐回書桌前拿起紅筆,可是才改了十張作業,錯誤連篇的情況讓沈佩宜眉頭皺起,挫折感隨及湧上心頭,她明明已經這麼努力在教書,為什麼這幾個學生一點進步也沒有,到底是她不會教,還是這幾個學生根本沒有用心在聽她上課?

沈佩宜頹然地放下手中的紅筆,一股煩悶感在心中徘徊不去,讓她注意力沒辦法跟平常一樣集中。

沈佩宜雙手蓋著臉上,嘆了一口氣,拉開最下層的抽屜,從抽屜最深處拿出了一個相框,相框裡面是那張總是可以讓她心裡湧現出複雜情緒的照片。

輕輕撫摸著相框,沈佩宜把相框小心翼翼地放進包包裡,拿著包包走出門外:「爸,你車子可不可以借我一下?」

—–我是分隔線—–

沈佩宜站在球館玻璃門外五步的地方,從包包裡面拿出了相框:「小翔,你想要去看這場球賽嗎?」

沈佩宜看著照片,從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塊十圓硬幣:「小翔,如果是國父的話,就代表你想要進去看這場球賽,如果是反面的話,就代表你不想去看。」

沈佩宜把十元硬幣放在大姆指上,用力往上一彈,不過彈的太高,加上附近的燈源不足,硬幣被黑暗吞沒,沈佩宜眼睛一時找不到硬幣的蹤影,等到十元硬幣落在眼前,反射路燈的光芒時,連忙伸出右手胡亂撈了一通,但是卻抓了個空,叮一聲,硬幣掉落在地,而且敲到一顆小石頭,一路滾到玻璃門前才停了下來。

沈佩宜快步走到玻璃門前,拿出手機,開啟了手電筒功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躺在玻璃門前面的硬幣,朝上的那一面是國父莊嚴神聖的臉。

「既然你想看球賽,那我就帶你去看,先說好,不是我想要看,是你想要看的喔。」沈佩宜把硬幣撿起來,推開玻璃門,一踏入球館的瞬間,彷彿要掀翻屋頂的歡呼聲隨即傳來,讓沈佩宜嚇了好大一跳。

沈佩宜循著掛在天花板上面的指標,邁步走向籃球場,而指標很快分岔成兩個方向,一個是往籃球場,一個則是往二樓的觀眾席。

走往觀眾席之前,沈佩宜首先把相框放進包包之中,這才走上樓梯,來到位於二樓的觀眾席。

走出樓梯口,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穿著制服的向陽學生加油團,接下來才看到與之相比彷彿滄海一粟的光北學生。

沈佩宜順著走道走向光北高中那邊,此時每一個人都注意盯在底下的球賽,完全沒有人發現到她的到來。

沈佩宜站在走道往底下一看,紀錄台上的計時器讓她知道她並沒有錯過太多東西,比賽才剛進行第一節而已,時間剩下3分37秒,比數是6比12,向陽暫時領先6分。

接著沈佩宜把目光移向場上,看到李光耀把球帶過半場,指揮著隊友跑位,臉上那認真又專注的表情,跟上英文課的李光耀判若二人。

沈佩宜很快就注意到向陽的辜友榮,他的身高實在太過顯眼,光北場上最高的高偉柏站在他身邊完全矮了一截,從場上的身高差距跟落後的比分,沈佩宜這時才知道光北這一場比賽的敵人有多麼強大。

沈佩宜就這麼站在走道上,看到光北隊把球快速傳導後,交給了33號楊真毅。

沈佩宜對楊真毅有印象,楊真毅的成績很不錯,而且好像是家長會長的兒子,家室相當不錯,在很多老師眼裡,楊真毅的未來有如一條康莊大道。這讓沈佩宜感到好奇,這樣一個擁有良好家室與優良成績的孩子,在籃球場上會有什麼表現?

而楊真毅很快就讓沈佩宜開了眼界。

楊真毅在罰球線持球,下球往右切,被小前鋒翁和淳擋了下來,不過楊真毅一個轉身,像是泥鰍一樣擺脫翁和淳,收球準備跳投出手。

大前鋒陳信志眼睛一亮,從禁區衝了上來,準備送給楊真毅一個大火鍋,然而楊真毅反應更快,小球傳給魏逸凡

魏逸凡接到球,看了高偉柏一眼,這一眼把辜友榮雙腳釘在地板上,讓他不敢上前補防,魏逸凡身旁完全沒有任何人防守,輕鬆地小拋投出手,〝唰〞,空心命中。

比數8比12,暫停過後,光北找到了自己的節奏,逐漸打出氣勢。

在第一節當中,楊真毅一個人隻手把光北撐了起來,光北目前為止所得到的8分都與他有關,首先靠著個人能力得了6分,剛剛又吸引補防,助攻給無人防守的魏逸凡,整個人宛如一頭沉睡已久的雄獅,醒來之後立刻仰天怒吼,宣示這座球場是他的地盤,沒有其他人可以侵犯。

顏書洋看著楊真毅的身影,這一刻他感到非常困惑,當初拒絕向陽高中的楊真毅,為什麼現在竟然會出現在今年才剛創隊的光北高中?而且不只楊真毅,連魏逸凡跟高偉柏這兩個原本在甲級球隊的球員,現在都在光北高中裡面,這個光北高中到底是有什麼魔力,竟然可以一次吸引到這三個球員?光北到底有哪一點比向陽還要好?

顏書洋把目光轉向李明正,你又是何德何能,竟然能夠鎮的住這三名球員?

場上,球權轉換,控球後衛林盈睿接過陳信志的底線發球,把球帶過半場,比出戰術暗號,向陽隊頓時動了起來,不過不管向陽隊怎麼跑動,光北始終把注意力集中在辜友榮身上。

林盈睿知道光北隊十分忌憚辜友榮,在這一波進攻反而不把球交給他,與陳信志、翁和淳、溫上磊聯手,先是把球塞給在籃底下與魏逸凡對抗的陳信志,接著與溫上磊兩人開始空手切。

兩人同時到了兩側三分線外的底角,持球的陳信志把球傳給了位於左邊底角的得分後衛溫上磊,包大偉撲了出去,但是溫上磊做了一個假晃,騙起包大偉的重心,運球往禁區切,一個大跨步之後跳投出手,球落在籃框內緣,彈入籃框之間。

溫上磊中距離得手,比數8比14,又把比分拉開到6分的差距。

沈佩宜看著向陽隊剛剛的進攻,從頭到尾向陽都沒有把球交給場上最高的辜友榮,而且知道光北非常不希望辜友榮接到球,利用辜友榮的牽制力讓光北的防守疲於在補防當中。

光是一波進攻,沈佩宜就知道向陽是一支非常成熟的球隊,光北這一場比賽要贏,相當不容易。

此時,觀眾席上有一名學生憋尿憋得受不了,站起身來要去上廁所,轉身見到沈佩宜站在樓梯口看著球賽,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揉揉眼睛,發現真的是沈佩宜,興奮地大叫一聲:「老師!」

沈佩宜轉頭,發現自己班上的學生注意到自己的存在,臉色微微一紅,而葉育誠也被這一聲老師所吸引,抬頭一看,發現沈佩宜竟然來到現場,心裡大是訝異,不過在驚訝之餘,很快對沈佩宜招手:「沈老師,過來坐啊!」

沈佩宜利用連接走道與觀眾席的階梯,走到視線最好的第一排,來到第一排最旁邊也是僅剩的位置,在坐下之前,沈佩宜有些疑惑隔壁坐的中年人是誰,而葉育誠很快向沈佩宜介紹:「沈老師,妳身旁這位就是我們光北高中的家長會長,也是正在場上的球的楊真毅的父親。」

楊翔鷹對沈佩宜點了頭:「沈老師,妳好。」

沈佩宜很快回應:「會長你好。」

楊翔鷹的形象跟沈佩宜想像的不太一樣,她以為楊翔鷹會是一個大胖子加大禿頭,沒想到身穿合身西裝的楊翔鷹,留著俐落又幹練的油頭,整個人散發出身居上位的霸氣,而且身材保養得宜,跟她想像中的有錢人完全不一樣。

沈佩宜心裡面一時間浮上許多問題。

為什麼你願意讓楊真毅打籃球?你不是掌管一家大公司的老闆嗎,通常你們這種人不是會好好栽培自己的小孩,送到貴族學校或者國外唸書,為什麼你會同意讓你的小孩把時間浪費在籃球這種事情上?

沈佩宜當然沒有把心裡的疑問真的問出來,跟楊翔鷹一樣,把目光投注在場上的比賽。

在沈佩宜被學生發現,進而在觀眾席上坐下時,李光耀已經帶球過半場,並且展現出良好的團隊默契,球在幾次快速流動之後,又到了楊真毅的手裡。

李光耀完全抓住了有高偉柏跟魏逸凡的存在,向陽絕對不敢分出人手包夾楊真毅的心態,始終把球權交給楊真毅。

李光耀堅定的眼神看著楊真毅,來吧,使出你的渾身解數,讓我看看你的厲害!

雙手拿球的楊真毅,覺得自己好像回到國中聯賽,自己是球隊裡面絕對王牌的時候,當時因為球員的實力落差太大,所以球隊的戰術幾乎只有一種,那就是把球傳給他,把一切都交給他處理,因此他在國中聯賽時候的數據非常可怕,平均可以繳出25分、8籃板、5助攻的成績,那時的他,就是球場上的王者。

現在的楊真毅覺得自己穿越了時空,回到了無所不能的那個時候!

楊真毅下球往右切,對位防守的翁和淳猜到楊真毅的切入路徑,擋下了楊真毅,楊真毅收球準備轉身,翁和淳心想同一招別想甩開我第二次!左腳用力一踏,身體往右後方退,沒想到楊真毅技高一籌,這個轉身只是一個假動作。

完全晃開翁和淳的楊真毅,簡單地利用一記翻身跳投,輕而易舉又瀟灑無比的再次拿下2分,第一節的命中率目前為止是驚人的百分百。

比數10比14,光北落後4分。

楊真毅跳投得手,讓場邊的謝雅淑不禁跳了起來:「好球啊!」,觀眾席上的劉晏媜也站起身來,指揮啦啦隊與學生加油團,增添光北高中現在高漲的氣勢。

「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始終安安靜靜坐著看球的楊翔鷹,看到楊真毅光彩奪目的表現,右手握起拳頭,心裡面湧現出無比的驕傲。

葉育誠轉頭,這一次他用的是比較親暱的稱呼:「學長,你剛剛有看到嗎,真毅那個翻身跳投,可真是乾淨俐落!」

楊翔鷹壓下心裡的激動,淡淡地說道:「還算可以吧。」

坐在楊翔鷹身旁的沈佩宜,眼角餘光發現楊翔鷹右手握緊拳頭,知道楊翔鷹心裡一定非常激動,只不過硬是忍下來而已,就連許久沒有現場看球賽的她,剛剛都感染到現場緊張又刺激的氣氛,心跳加速跳動。

此時林盈睿接過辜友榮的底線發球,快步過半場,而光北高漲的氣勢似乎激發了辜友榮的腎上腺素,讓他積極地在籃下卡位,向林盈睿要球。

辜友榮眼睛裡面似乎冒著一團火,對林盈睿表示,把、球、給、我!

辜友榮強烈的要球欲望連光北隊都感受的到,高偉柏與魏逸凡合力守著辜友榮,不讓辜友榮有輕易接到球的機會,而林盈睿再度利用辜友榮強大的牽制力,把球傳給了小前鋒翁和淳。

林盈睿與溫上磊分別跑到左側底角與弧頂三分線外的位置,翁和淳一開始想要討回面子,他不甘心楊真毅竟然在他的頭上連續拿下8分,果斷地運球切入。

然而自信心高漲的楊真毅,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可怕的壓迫感,縱使身高上翁和淳有著些微優勢,可是兩人的實力存在差距,翁和淳的每一步都被楊真毅看穿,翁和淳運球差點被楊真毅下手抄走,只好以大局為重,放棄單打的念頭,把球傳給繞到弧頂的溫上磊。

因為翁和淳已經切到非常接近籃框的位置,光北隊擔心翁和淳會把球交給辜友榮,防守圈縮得很小,溫上磊接到球的時候附近根本沒有人防守,也因為李明正說過不需要在左側四十五度角與底角的地方撲出去,光北隊就這樣放任溫上磊出手三分球。

球在空中劃過拋物線,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光北知道這是他們追上比分的大好機會,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努力卡位,想要把籃板球搶下來,不過辜友榮就像是一隻裝了翅膀的怪獸一樣,在眾人眼裡高高跳了起來,雙手把籃板球牢牢抓在手裡,落地時發出大吼聲:「喝呀─!」

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馬上包夾辜友榮,辜友榮理也不理,雙手把球高高舉起,雙腿強壯的肌肉隨即把身體帶到空中,高偉柏賭博性地下手抄球想要阻止辜友榮,這個動作被裁判抓個正著,哨聲響起,而辜友榮完全沒有受到高偉柏影響,雙手用力把球塞進籃框之中。

砰一聲,巨響傳來,裁判同時指著高偉柏:「光北21號,打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這個瞬間,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從向陽的學生加油團傳來:「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這一記灌籃也讓辜友榮的情緒得以抒發,鬥志旺盛的他,想要靠著自己在籃下的主宰力痛宰光北隊,可是卻遲遲拿不到球,這已經讓他憋到極限,三個人的包夾算什麼,我還是可以在你們面前搶下籃板球!

辜友榮站到罰球線上,接獲裁判的傳球,做了兩次深呼吸,用非常彆扭的姿勢把球投出。

罰球,一直都不是辜友榮的強項。

球彈框而出,魏逸凡在一陣混亂之中抓下籃板球,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的時候,看了紀錄台一眼,比數10比16,第一節還剩下1分56秒。

辜友榮開局的表現太搶眼,引領向陽打出的一波10比0攻勢實在太傷了,就算楊真毅馬上以爆炸性的個人能力回應向陽,傷害還是難以彌補。

運球過半場的同時,李光耀心想在第一節結束之前至少要把比分追到4分差,否則詹傑成、包大偉、麥克將在第二節承受非常可怕的壓力,恐怕會因此在比賽中驚慌失措。

要追分,就要把球交給手感最火燙的男人,楊真毅!

全場的人,不分教練、球員、學生,心裡面都認為李光耀這一球一定會傳給楊真毅,可是李光耀做了一個出乎大家預料的事,他把球傳給了高偉柏。

李光耀看著高偉柏,來吧,光北隊最不服輸的球員,剛剛才被辜友榮犯規進算,你現在一定很想討回來,就讓我看看你的實力能不能夠突破這13公分的身高差距!

高偉柏自己並沒有料到李光耀竟然會傳球給他,不過他馬上點燃了胸腔裡面的鬥志,瞬間啟動引擎。

高偉柏在籃框右側接到球,身體一矮,重心壓得極低,面對辜友榮,下球大跨步往右切,利用速度與爆發力彌補與辜友榮之間的身高差距,爭取多一些的出手空間跟時間,跨出一步後收球往左大轉身,利用籃框當掩護,右手護球,預防辜友榮封阻,左手輕柔地將球挑向籃框。

球落在籃框上滾了一圈,緩慢地落入籃框之中。

高偉柏上籃得手,這波進攻只花不到10秒鐘的時間就得到2分,辜友榮對高偉柏方才展現出來的速度完全反應不及,比數12比16。

高偉柏一得分,觀眾席上的高聖哲立刻站起來,用力揮動手中的大旗,吆喝著:「兒子,好球啊!剛剛那一球太漂亮了!繼續加油!」

沈佩宜看到高偉柏的進攻技巧,微微點頭,在禁區這個狹小的範圍,要做出複雜的動作擺脫對手基本上不太可能,而高偉柏在身高跟身材都沒有任何優勢的情況下,沒有做出太過花俏的動作,下球之後一個大跨步轉身,利用籃框當掩護上籃得手,動作紮實又快速,看的出來是一名實力堅強的球員。

「沈老師,妳是這附近的人嗎?」這時,楊翔鷹突然開口與沈佩宜聊起天。

沈佩宜微微吃了一驚,搖頭道:「不是。」

「下課之後還特地過來看學生比賽,妳還真是一個認真的老師。」

沈佩宜沉默,她怎麼說的出口自己是經過一番掙扎才過來看球賽的,而且她之前還是全光北高中最反對籃球隊的老師。

沈佩宜意會到自己的沉默不太禮貌,正想虛應楊翔鷹時,楊翔鷹又問:「沈老師,妳看的懂籃球吧?」

「嗯,看的懂。」

「我就知道。」楊翔鷹露出笑容:「妳很認真地看球賽,卻沒有跟後面的學生一樣隨便一個傳球跟假動作就很激動,憑這一點我就知道妳是來看門道的,坐在我們後面的大部份都是看熱鬧的。」

沈佩宜扯了一個謊:「之前唸大學的時候,身邊很多人都有在看籃球,我偶爾也會跟著大家一起看,所以稍微看的懂。」

為了不讓楊翔鷹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打轉,讓她回想起那些悲傷的過去,沈佩宜轉移話題:「會長,剛剛真毅的助攻非常漂亮,時機抓的很準。」

沈佩宜說話的時候,楊真毅差點把向陽的傳球抄走,不過得分後衛溫上磊整個人撲到地面上救到球,馬上傳給控球後衛林盈睿。

楊翔鷹終於:「助攻再多,個人表現再亮眼,比賽輸了就一點意義也沒有。」

好嚴格的父親啊,沈佩宜心想。

場上,林盈睿把球塞給了禁區的大前鋒陳信志,陳信志巧妙地做了傳球假動作,支開了魏逸凡,挑籃出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魏逸凡的存在感太強烈,陳信志簡單的挑籃出手竟然沒有進,從籃框上滾了出來。

「籃板球!」謝雅淑在場外大喊一聲,陳信志這一球失手根本算是他們賺到,只要把籃板球抓下來,光北有希望在第四節末段把比分追到2分差。

然而謝雅淑的激動之情很快就消失不見,因為她看到了一道龐大的身影又升空了。

辜友榮高高跳起來,甚至沒有把球抓下來,在空中直接把球往籃框一撥,球在籃框裡面彈了幾下,最終還是落入籃框之間。

辜友榮補籃得手,比數12比18,雙方差距又回到6分,比賽時間剩下1分鐘整。

落地之後,辜友榮舉起右臂,繃緊肌肉,展現出肌肉線條,眼神望著謝雅淑,左手指著青筋浮起的肌肉,似乎是在對謝雅淑說,抱歉,禁區是我的天下,籃板球什麼的,光北一旁吃癟去吧!

謝雅淑被辜友榮氣的牙癢癢的,偏偏她沒有辦法上場,只能在場邊生悶氣。

「在籃球場上面對這種身高有優勢的對手,真的很難打。」楊翔鷹看著辜友榮在沉寂一會之後又開始肆虐禁區,微微皺起眉頭。

「籃板球搶不下來真的影響太大了。」沈佩宜說道。

「就看光北這裡可不可以適時回應了。」楊翔鷹微微點頭。

在李光耀把球帶過半場,光北隊還在傳導球的時候,沈佩宜問:「會長,真毅今年也高三了吧?」

「是,沒有錯。」

「距離明年1月底的學測就快要到了,會長你不擔心打籃球會影響到真毅嗎?」

「如果沈老師妳指的是學業的部份,我確實曾經擔心過籃球隊會影響真毅的學業表現,事實上也是有些許的影響,可是真毅是一個很清楚自己要什麼的孩子,所以我尊重他的決定。」

說話的時候,楊真毅在罰球線左側拿到球,而得分後衛溫上磊發現包大偉從頭到尾都沒有持球進攻過,認定包大偉的進攻能力一定很差,大膽地過去包夾楊真毅。

楊真毅見到溫上磊從右側跑過來,立刻下球往左邊切,翁和淳完全了解楊真毅想要趁包夾到來之前進攻,拼了命地防守,擋下了楊真毅的切入,等待溫上磊的到來。

翁和淳心想,我就不相信你可以在我們的包夾防守下照樣拿分,只要逼你把球傳出去,光北隊就沒輒了!

然而楊真毅彷彿鐵了心要出手,切入被翁和淳擋下來之後直接收球,眼睛瞄向籃框,舉起球準備出手投籃。

翁和淳以為楊真毅要在溫上磊防守到位之前趕快出手,連忙跳起來封阻楊真毅的跳投,沒想到這只是楊真毅的假動作,當翁和淳暗叫糟糕的時候,整個人撞上了楊真毅,而楊真毅在這個瞬間硬是把球丟了出去。

尖銳的哨音響起:「向陽12號,阻擋犯規!」

此時全場的人盯著被楊真毅胡亂丟出去的球,球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彈起,接著落在籃框前緣,彈到籃板上,球在這麼在籃框與籃板之間來回彈跳,最後幸運地落入籃框之間。

「進球算,加罰一球!」

「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現場頓時傳來了如雷的喝彩聲,整個光北的啦啦隊與加油團,因為楊真毅的表現再次發狂。

被撞倒在地上的楊真毅,看著球幸運地進了,握緊雙拳,高偉柏與魏逸凡馬上衝到楊真毅身旁,把楊真毅拉了起來:「好球!」「漂亮!」

謝雅淑更是在替補席又叫又跳:「楊真毅,好球啊!讓向陽嘗嘗你的厲害,打爆向陽的禁區!」

楊真毅的犯規進算讓光北這一邊完全沸騰起來,當中最冷靜的卻是楊真毅本人,默默地走到罰球線,準備執行罰球,光北加油團此時稍微安靜下來,讓楊真毅可以專心地罰球,但是楊真毅的表現引來了向陽加油團的不安,在其中一個人大喊投不進之後,漣漪效應發作,五百人開始大喊:「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在楊真毅準備罰球時,在比賽中非常沉默的楊翔鷹,此時轉頭找上沈佩宜:「沈老師,有一件事我想要請教妳。」

「是,會長你請說。」

「妳支持學校成立籃球隊嗎?」

沈佩宜沉默,她不知道該不該在楊翔鷹面前說實話。

「說實話沒關係。」楊翔鷹說話的同時,楊真毅不受吵雜聲浪的影響,在罰球線上穩穩地把球投進,一口氣連投帶罰拿下3分,幫助光北再次追近比數,15比18,第一節比賽還剩下40秒。

沈佩宜深吸一口氣,微微搖頭:「我不支持,因為我認為學生的本份就是讀書,不該去打籃球,而且台灣的運動環境太差,未來要靠籃球生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為了孩子著想,把籃球當作消遣可以,但是成立籃球隊參加比賽就有點太超過了。」

楊翔鷹面露微笑:「即使如此,沈老師妳還是到現場看學生打球了,這證明妳是一個好老師,即使不支持籃球隊,還是過來幫學生加油。」

「其實妳的觀點十分正確,台灣的運動環境太差了,年輕人要往這一個方向走真的很危險,而且運動這個領域非常現實且殘酷,打不出好成績或者受了傷,都可能讓好幾年的努力白費掉。以大人已經被社會現實洗禮過的心態看籃球隊,我想很少有人會反駁這個論點。」

沈佩宜鬆了一口氣,這個家長會長是一個明理的人,不過沈佩宜又疑惑了,既然你都這麼想,為什麼你會允許真毅加入籃球隊?

沈佩宜並沒有把心裡的疑惑說出口,然而楊翔鷹似乎看穿沈佩宜的心裡,繼續說道:「只不過小孩看事情的角度往往跟我們大人不一樣,他們就是很單純地喜歡籃球而已,沒有想太多。」楊翔鷹笑了,眼尾的魚尾紋皺了起來,增添了一股歷經風霜之後的睿智笑容:「我很羨慕他們,出社會多年的我,已經沒辦法回到他們這種純真的時候了,偶爾我會思考一個問題,這樣的長大成人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沈老師,我之前也是光北高中的學生,當時,光北有一個叫做李明正的學生說要組籃球隊,這個學生現在站在底下,是光北隊的執行助理教練,那時候的校長非常嚴厲,大家都以為李明正瘋了,沒想到這一個瘋子似乎具有某些特別的魔力,竟然吸引了一群人加入他的行列,現在的校長葉育誠,他身邊那個拿著旗子的高聖哲,還有現在同樣站在下面,球隊的總教練吳定華,都是當初被李明正吸引的球員,而李明正也不知道施展了什麼魔法,竟然讓校長答應他的請求,當時的我也是一個喜歡打籃球的毛頭小子,很想要參加籃球隊,可是家庭狀況出問題,讓我必須放棄打籃球這個夢想。」

楊翔鷹對沈佩宜露出一抹複雜的笑容:「李明正、高聖哲、葉育誠、吳定華他們這幾個人全部的財產加起來的十倍,說不定都沒有我的一半多,可是儘管我有這麼多的錢財,我卻買不到他們共同擁有的一樣東西,回憶,他們在光北隊打球的時光就是這麼珍貴,已經到了無法用錢財衡量的地步。運動這一條路有多麼難走,我相信底下那一群努力想要打球的球員一定會比我們更了解,可是他們依然拼了命的想要靠努力突破困境,就算我們可以預見他們大部份的人會失敗,不過他們獲得了珍貴的回憶陪伴他們一輩子,而且比起我們這些只會叫他們放棄的大人,他們在球場上拼命的精神不是更值得學習嗎?」

「沈老師,我會支持真毅打球,就是因為我希望在他最純真的歲月留下最珍貴的回憶,更希望他在籃球場上可以學到書本上學不到的精神,我相信他在籃球場上學到的東西絕對不會比書本上少,籃球也可以是一種教育。」

沈佩宜默然,楊翔鷹又說:「沈老師,抱歉了,我在就讀高中時期家裡發生一些比較不好的事,那時候我的班導師幫助我很多,因為這位老師,我得以度過人生最艱難的時期,至今我都非常感謝他,所以也讓我對老師有特別的好感,不管是在哪一種場合遇到老師,總會變的特別多話。」

沈佩宜搖搖頭,輕聲說道:「沒關係。」

這個時候,尖銳的哨音響起,吸引了楊翔鷹與沈佩宜的注意力。

只見辜友榮龐大的身軀躺在地板上,裁判指著高偉柏:「光北21號,推人搶球!」

這一個吹判,讓高偉柏在第一節剩下22秒的時候,吞下了個人第二次犯規。

——
早上起床,看到湖人贏勇士17分,瞬間醒過來,還以為自己看錯,沒想到湖人還真的贏了…
事實證明,球真的是圓的阿…
本來想要看這一場比賽,但是凌晨四點半,我真的爬不起來,現在想想真是覺得太可惜啦!!!


文末,我又刻意稍稍提到關於教育的問題,因為我個人非常重視教育這一塊。

我很喜歡台灣,在出國那麼多次之後,我認為台灣真的是一個非常美麗又可愛的國家,可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我,看到了許多問題,教育就是其中之一。

在台灣的教育體制當中,各種形式的運動,不管是籃球、棒球、網球、桌球、羽球…,似乎成了教育的敵人,不管有沒有要往運動員這一條路發展,運動在台灣人眼裡成了一種傷害成績與學業的負面影響,當然,除了運動之外,藝術、音樂都是如此,因此體育課、美勞課、音樂課常常被老師挪用來「上課」

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行為跟思想,舉凡台灣人所認定的先進國家,日本、美國、歐洲各國,他們在運動、藝術、音樂的發展十分傲人,也常常成為台灣人嚮往羨慕的特點,為此台灣人甚至不惜花費金錢出國聆聽音樂會、歌劇,造訪藝術博覽會、欣賞國外畫家的大作,然而台灣人自己對於國內運動、藝術、音樂的發展,卻常常抱持著反對態度,認為這些東西會浪費小孩的時間?

我對藝術跟音樂涉獵不深,容我在此只能用我最喜愛的籃球反應出我對於現時教育的不滿與反思。

就像是我在文末所提的,籃球也是一種教育,運動家精神始終為世人所崇敬,可是台灣的教育卻幾乎沒想過利用體育運動來教育學子,一味的讀書、考試、讀書、考試、讀書、考試,這是一件多麼不公平的事情,在運動場可以學習到的運動家精神、勝不驕敗不餒、團隊合作、謙卑有禮,在書本上學的到嗎?

台灣的教育體制已經僵化太久,教育應該從各方面著手,台灣人具有的潛力絕對不輸給任何國家,只是台灣的教育沒辦法讓學子們綻放出他們應有的光芒而已。

上面說的這些,依然只是淺談而已,或許有人持著反對意見,我也歡迎你們提出來,一起討論。

籃球不只是籃球,小說也可以不只是小說,我想要成為作家,想靠文字與你們交流,不敢說對社會提供貢獻,只希望成為一顆小小推動社會進步的齒輪,別的不談,若是你們當中有人壓力過大,讀了我的小說可以稍微喘一口氣,我這顆小小齒輪就算是有轉動了。


然後不免俗地老話再一句,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