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九十三章【光北VS向陽 關鍵人】[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停!」

偌大的書房裡,謝娜手裡拿著小提琴,臉上露出頹喪的表情,一位面容有著些許歲月刻劃的痕跡,可是絲毫沒有減損半分美麗,反而更帶來一股神秘韻味的中年婦人坐在史坦威鋼琴前,纖細的手指放在琴鍵上,眉頭深鎖,斥責的眼光望著謝娜,目光之犀利,讓謝娜低垂著頭,不敢與中年婦女做眼神接觸。

「謝娜妳今天是怎麼回事,莫札特的土耳其進行曲,韋瓦第的四季,蕭邦的夜曲,就連妳最喜歡的德布西的月光都表現的一塌糊塗。」中年婦女盯著謝娜,銳利的眼神讓謝娜害怕地微微發抖。

「媽…媽,對…不起。」謝娜偷偷瞄了牆壁上的時鐘,晚上7點10分。

比賽七點就開始,結果我今天狀況這麼差,不管怎麼拉媽媽都不滿意,跟媽媽的鋼琴根本搭配不起來,看來今天是沒有辦法去現場幫你加油了,對不起…

謝娜輕咬下唇,她好想要坐在觀眾席上看李光耀打球,尤其今天光北的對手很強,讓她更想要在現場為李光耀加油,利用自己的加油聲給與李光耀心靈上的力量,讓李光耀知道不管過程怎麼樣,她都會一路陪伴到最後,可是現在她卻…

謝娜強忍住鼻子的酸意跟眼眶裡的熱意,右手舉起琴弓,輕輕放在弦上,準備繼續演奏時,中年婦女盯著謝娜精緻的臉龐,說道:「妳今天看時鐘的次數比平常還要多了兩倍以上,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所以今天的表現才這麼糟糕?」

謝娜微微搖頭,中年婦女臉色和緩下來,手指離開琴鍵:「別騙我了,就算我最近生意版圖擴大,跟妳相處時間比以往更少,但是我還是分的清楚有沒有心事的差別,妳一定有什麼事情悶在心裡。」

「有什麼心事就說,趕快解決,不然妳的琴藝就會永遠停留在這個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階段。」

謝娜握著琴弓的右手顫抖著,眼神裡出現猶豫,心中有兩道聲音在拔河:「跟媽媽說,媽媽一定可以理解的,她會讓妳去看球賽的,現在出發的話還來得及,再遲就什麼都沒有了!」「謝娜,別天真了,家裡雖然對『那件事』絕口不提,可是當時造成的傷害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消除的,大家那麼保護妳,結果妳現在卻跟飛蛾一樣繼續撲火,媽媽絕對不會允許的!」

就在謝娜心中左右搖擺不定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夫人。」

中年婦女聽聲音就知道門外是福伯,說道:「進來。」

「謝謝夫人。」福伯拉開門,走進書房之中,在距離謝娜與中年婦女兩步的地方停下,三個人的位置形成一個三角形。

「夫人,其實小姐確實是有一些煩惱,如果夫人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替小姐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不過我希望夫人妳聽到之後,不要怪罪小姐。」

中年婦女瞄了謝娜一眼,輕輕哼了一聲,點頭說道:「好,你說。」

「今天光北高中有一場非常重要的比賽,身為學校的一份子,小姐很想要到現場幫學校加油。」

中年婦女皺起眉頭:「什麼比賽?」

福伯停頓了一下,輕吸一口氣,緩緩地說:「籃球比賽。」

「籃球比賽?」中年婦女語調上揚,一臉不敢置信地望向謝娜:「謝娜,福伯說的是真的嗎?」

籃球比賽這四個字,讓謝娜腦海裡出現了李光耀自信的身影,一想起李光耀,謝娜心裡就湧現出一股力量,讓她鼓起勇氣,極輕微地點了頭:「嗯。」

中年婦女深深吸了一口氣,從德國畢業帶著謝娜一起回台灣之後,她的生活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大變化,從一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變成了必須獨力打拼的社會菜鳥,一路到現在上市高科技公司的老闆,當中的過程完全沒有倚賴過身為大地主與議員雙重身份的爸爸的幫助,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她,很快就把心裡的驚訝壓下來,用理性的角度思考這件事。

中年婦女看著謝娜的表情,綁架這種事情,就算是大人遇到一定也會嚇的屁滾尿流,更別提是當年還是一個小小孩,心智發展還不成熟的謝娜,當時發生的事情一定會造成一輩子的陰影,而籃球又是與綁架有直接相關的事情,所以謝娜這時候說要到現場看籃球賽,還分心的這麼嚴重,光是要幫學校加油這個理由,對她來說實在不夠有說服力。

中年婦女輕輕嘆了一口氣,她也曾經是謝娜這個年紀的女孩兒,知道世界上只有一種神奇的東西能夠讓一個女孩子在突然間有極端的變化。

愛情。

「傻孩子,上次受的傷還不夠重嗎?」

謝娜一愣,抬起頭來,看到媽媽臉上心疼的表情,很快又低下頭,視線左右游移:「他…不一樣。」

謝娜說話的音量雖然很小,可是中年婦女卻聽的一清二楚,這讓她感到極度驚訝與好奇,在童年就遭受綁架這種極為可怕的事情,對小孩心裡造成的陰影她光想就覺得可怕,可是今天卻出現了那麼一個人,竟然驅趕了謝娜心中的陰影,還讓她重新擁抱了籃球。

這一個具有神奇魔力的男孩子,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中年婦女沉思一會,雙手重新放回琴鍵上:「如果真的很想要去看球賽,那就把琴拉好。」

謝娜雙眼閃過欣喜的光芒,望向福伯,福伯右手握拳,接著雙手做出握著方向盤的動作,表示自己先去備車,相信她這一次一定可以把琴拉好。

謝娜對福伯點了頭,雙眼充滿了堅定的光芒。

李光耀,等我!

—–我是分隔線——

開局就陷入10分的落後,吳定華與楊信哲皆露出緊繃的表情,他們雖然在賽前就知道向陽高中很強,但是到了現場之後才知道向陽高中這麼強,一開局就打的他們毫無招架之力。

向陽高中的學生在觀眾席上不斷歡呼,坐在他們對面,人數相較之下十分稀少的光北高中則是安靜無比,兩邊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苦瓜哥,雖然向陽真的很強,可是一開賽就…這樣,光北很危險啊。」

苦瓜仍然是那副天塌下來都無所謂的淡定表情,右腳交疊在左腳之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身體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比賽才剛開始,10分的差距並不算多。」

「可是…」

苦瓜在蕭崇瑜話還沒說完就打斷:「不用緊張,現在是比賽開始兩分鐘,不是比賽最後兩分鐘,等一下暫停過後如果光北隊還是一樣處於挨打的局面,才是你真的該緊張的時候。」

光北先發球員大步走回板凳區,本來以為李明正會緊繃著臉,對他們說等一下在場上該做什麼,該注意些什麼,沒想到李明正竟然對他們說:「你們做的很好,都有按照我說的去挑戰籃框、包夾辜友榮,戰術執行得很徹底。」

球員、吳定華、楊信哲瞬間愣住,他們萬萬沒想到李明正第一件事竟然是稱讚球員的表現。

不過李明正話鋒一轉:「可是比賽開始到現在你們1分未得,向陽卻已經拿到10分,你們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嗎?」

球員沉默,等待李明正的答案。

「答案很簡單,就是你們並沒有把向陽當作向陽在對付,向陽是一支你們必須拿出比以往更多力氣去應付的球隊,你們戰術執行的很好,可是你們拿出的鬥志、決心、意志力都還不夠,向陽跟以前你們遇到的球隊都不一樣,他們比松苑、立德、瑛大附中都還要強大很多!」

「你們剛剛上場應該感受到辜友榮的實力了,基本上向陽就是以辜友榮為攻守重心的一支球隊,在場上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辜友榮守好,被得到的10分當中全部都跟他有關聯,所以第一要務就是要對付辜友榮。」

「到目前為止向陽已經投進兩顆三分球了,沒關係,就讓他們投,數據表示他們並不是一支擅長投三分球的球隊,就跟賽前說的一樣,唯有他們在左側四十五度跟底角的三分線外接到球在撲出去就好,其他的就不用去管他們。」

「進攻方面,剛剛雅淑說的沒錯,辜友榮不是用之前方法就可以對付的人,可是你們忽略一個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地方,那就是你們禁區的進攻能力是比向陽還要強的,除了辜友榮之外,向陽的大前鋒跟小前鋒根本不是你們的對手,逸凡剛剛輕而易舉就連續突破大前鋒跟小前鋒的防守,在最後一刻才被辜友榮擋下來就是最好的證明,動動你們的頭腦,想一下該怎麼樣才可以打爆向陽的禁區!」

「不要把向陽跟我們之前遇過的對手相提並論,向陽真的很強,你們要拿出所有的能耐才能夠贏球,每一次防守,每一次進攻都要使出全力,不要想說要保留體力,如果有這種想法馬上丟掉,在場上一定要去拼,把你們腦袋裡面關於之前贏球的記憶全部刪掉,把這一場比賽當成第一場比賽一樣!」

李明正話說完的瞬間,暫停時間結束,尖銳的哨聲響起:「暫停結束,兩邊球員上場。」

李明正大喊:「好,大家上場,去逆轉比賽!」

「是,教練!」先發球員齊聲大喊,昂首闊步地走上場。

高偉柏走到後場的底線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穩穩地接住球,在運球過半場的同時思考李明正說的話,沒錯,縱使向陽有著辜友榮這個強大的中鋒,但是整體的進攻能力,一定還是擁有高偉柏與魏逸凡的光北比較強,既然如此,關鍵就在於該怎麼讓他們兩個人發揮出影響力。

一想通這個道理,李光耀開了竅,快步運球過半場。

他知道現在場上的陣容當中,有一個關鍵人物可以發揮出禁區最大的威力,而他必須馬上把球交給這個關鍵人物手中。

李光耀過了半場的瞬間,馬上舉起右手比出暗號,包大偉從左邊三分線外往禁區空手切,高偉柏幫他單擋掩護,同時楊真毅也上中,來到罰球圈頂端的位置,李光耀立刻用力地把球傳給楊真毅。

〝啪!〞,在楊真毅雙手接到球的瞬間,出現了響亮的聲音,李光耀傳球力道之大,甚至讓楊真毅雙手感到微微發麻。

楊真毅訝異地看了李光耀一眼,而李光耀對他大力的點頭,眼神交會的瞬間,楊真毅明白李光耀想要透過這一次傳球表達的意涵是什麼。

楊真毅以左腳為軸心,轉身面對籃框,下球往右邊切,小前鋒翁和淳往後退,在他心裡只要楊真毅繼續往禁區切,那麼辜友榮將會抓準時機,送給楊真毅一個大火鍋。

然而楊真毅一個跨步之後,左腳用力一踏,身體往右跳,拉開與翁和淳之間的距離,收球,在他最喜歡的四十五度角位置跳投出手。

翁和淳連跳都沒有跳,楊真毅拉開的距離太遠,就算他使勁全力跳也根本沒辦法影響到楊真毅的投籃。

球在空中劃開一道美妙的拋物線,就按照楊真毅寫的劇本,落在籃板上,彈入籃框之間。

〝唰〞。

楊真毅中距離跳投命中,幫助光北把比分追到個位數的落後,比數2比10。

李光耀用力拍手:「好,大家守一波,慢慢把比分追回來!」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再次站起來,對自己的啦啦隊員示意,對學生加油團說:「你們聽我們的口號,跟我們一起喊,鼓手,準備!」

劉晏媜右手握拳,往下一點,鼓手右手抓著鼓棒,往大鼓重重一敲,〝咚〞,低沉的鼓聲傳來,啦啦隊員大喊:「防守─、防守─、防守─!」

隨著學生加油團加入啦啦隊的行列,觀眾席上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大,這時控球後衛林盈睿接過辜友榮的底線發球,把球帶過半場,指揮隊友跑位,目光始終注意著辜友榮,只要辜友榮一卡好位,他將毫不猶豫地馬上傳球過去。

樓上光北的學生真是有夠吵,不過你們就盡量鼓噪吧,反正只要我們得分之後你們就會閉上嘴巴!

辜友榮在禁區裡把高偉柏卡在後面,高舉右手,林盈睿立刻把球傳過去,這個瞬間,魏逸凡跟李光耀馬上衝過去協防,讓辜友榮一接到球就必須面對三個人的包夾。

三個人的包夾讓辜友榮連運球的空間都沒有,這時得分後衛翁和淳高舉雙手,在左邊底角對辜友榮大喊:「球,這裡!」

辜友榮聽到隊友的呼喚,馬上把球傳了過去,包大偉放下自己原本注意的控球後衛林盈睿,大步跑向翁和淳。

翁和淳眼角餘光發現包大偉朝自己跑過來,接到球的瞬間直接傳給包大偉本來防守的控球後衛林盈睿手上。

「我的!」李光耀大喊一聲,像是一隻獵豹一樣從禁區衝出去,要阻止林盈睿弧頂的三分線出手。

林盈睿做一個投籃假動作,把李光耀晃起來,下球,往前跨了一大步,做一個漂亮的帶一步跳投。

「短了,籃板球!」林盈睿出手的瞬間就知道自己投的太大力,這一球一定不會進,連忙大喊提醒隊友。

禁區頓時擠成一團,高偉柏與辜友榮互相推擠,辜友榮想要憑著自己的身高與體重的優勢擠開高偉柏,高偉柏絲毫不畏懼,與辜友榮不斷碰撞,籃框另外一邊的魏逸凡則馬上搶到好位置,把陳信志擋在自己身後,準備搶下籃板球。

球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彈起,彈往辜友榮與高偉柏,辜友榮與高偉柏同時跳起,憑著身高與手長的優勢,辜友榮雙手抓到籃板球,打著落地之後就馬上把球放進籃框的算盤,不過高偉柏雖然搶不下籃板球,但是擁有甲級實力的他可不是省油的燈,右手用力往上一撈,把辜友榮手中的球撈到空中去。

辜友榮心裡暗罵一聲可惡,沒想到高偉柏竟然這麼難纏,不過辜友榮並沒有因此慌亂,他很清楚知道自己擁有的優勢,高偉柏這麼做只是延緩他得分的時間而已。

辜友榮雙腳落地,馬上又跳起來準備把空中的球抓下來,高偉柏也奮力跳起,不過起跳時機很明顯落後於辜友榮。

就在辜友榮認為他將抓下這一顆籃板球,為向陽再得兩分的時候,他的視線裡突然出現了一隻手,而這隻手在他面前把屬於他的籃板球偷走。

「快攻!」李光耀從三分線外助跑衝進禁區之中,抓準時機,使盡全力跳起,在辜友榮頭上硬是把這一顆籃板球搶了下來,激起了觀眾席上不分向陽與光北學生的驚呼聲,落地之後大吼一聲,馬上運球往前場衝。

包大偉反應最快,在李光耀抓下籃板球的瞬間就往前場衝,但是向陽不愧是被稱為乙級聯賽的王者,展現出快速的防守應變能力,兩名後衛林盈睿與溫上磊很快回防,陳信志與翁和淳兩名前鋒在李光耀落地大吼的時候拔腿狂奔,搶在李光耀之前到抵達後場,四名球員擺出了防守陣式。

向陽回防的速度太快,讓李光耀選擇停下腳步,其實現在辜友榮還沒有回防,李光耀有十足的自信可以自己一個人跑快攻,製造向陽的犯規,爭取上罰球線取分的機會,但是李明正已經很明確地跟他說過今天制約的內容,所以李光耀只能放棄快攻的念頭。

李光耀把球帶過半場,高舉右手:「好,我們再打一波!」

在李光耀比出戰術的手勢之前,楊真毅很罕見地繞出禁區,在左側罰球線與三分線之間的地方,積極地利用肢體語言跟眼神向李光耀要球。

「看來關鍵人物出現了。」這時,坐在觀眾席上的苦瓜一改慵懶的模樣,交疊的雙腳放下,身體離開椅背,微微向前傾:「來吧,就讓我看看你真正的本領。」

蕭崇瑜回過頭來,疑惑地說:「苦瓜哥,難不成你當初說的那個關鍵人物,指的是楊真毅?」

「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是,但是我知道楊真毅一直以來都是光北隊裡面最被小看的球員,大家總是把焦點放在高偉柏跟魏逸凡身上,根本不在意國中聯賽時期,曾經被喻為台灣最具有潛力的小前鋒的楊真毅。」

苦瓜眼睛看著接到李光耀的傳球,準備持球單打的楊真毅,開始分析場上的情勢:「高偉柏跟魏逸凡主要進攻手段都是離籃框一到兩公尺的禁區強打,雖然兩人的打法略有不同,但是基本上他們最喜歡出手的地方就是籃框附近,在禁區裡面只有楊真毅擁有令人放心的中距離跳投能力,只要楊真毅今天的中距離跳投手感不錯,那麼就算辜友榮的禁區補防能力再強,他都守不住在禁區外圍跳投出手的楊真毅!」

楊真毅下球往右切,翁和淳立刻往左後方退,不讓楊真毅輕易突破,同時注意楊真毅的帶一步跳投,而坐鎮禁區的辜友榮密切注意楊真毅的動向,只要楊真毅敢切到禁區,他絕對不介意送給楊真毅一個大火鍋,讓楊真毅跟光北隊知道禁區是他的天下。

楊真毅切入被擋了下來,不過他本來就沒有打算利用切入突破取分,左腳煞車,收球,以右腳為軸心往後轉身,後仰跳投出手。

翁和淳連忙跳起來封阻,不過楊真毅利用轉身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又用後仰跳投確保這一球絕對不會被翁和淳影響到。

楊真毅這一次的出手,球再次落在籃板上,精準地彈入籃框之中,中距離再次命中,個人連得4分,比數4比10。

謝雅淑整個人從椅子上跳起來:「楊真毅,好球啊!」

觀眾席上的啦啦隊跟學生加油團頓時爆出激動的喝彩聲,葉育誠對坐在身旁的楊翔鷹說道:「會長,今天真毅表現的很強勢啊。」

楊翔鷹看著楊真毅跑步回防,腦海裡面轉的都是剛剛楊真毅跳投得分的模樣,心裡面激動不已,一股名為驕傲的情緒流淌在心裡,不過嘴裡卻說:「比賽剛開始而已,要維持下去才好。」

在打出一波10比0的攻勢之後,顏書洋以為光北會跟以前他們遇到的對手一樣,面對他們恐怖的禁區攻勢不知所措,讓他們可以在上半場就拉開比數,好整以暇地拉開那道通往甲級聯賽的大門,只不過暫停之後光北竟然回敬了一波4比0的攻勢,這讓顏書洋收起了小覷之心,看著連續投進兩顆中距離的楊真毅,皺起眉頭:「楊真毅、楊真毅,這個名字好耳熟啊…」

球權轉換,控球後衛林盈睿接過大前鋒陳信志的底線發球,把球帶過半場,很快傳給得分後衛溫上磊手中,溫上磊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中太久,把球傳回給林盈睿。

林盈睿接到球的瞬間,溫上磊空手往禁區切,小前鋒翁和淳跑出禁區,整個向陽高中開始積極跑動,球的傳導也加快非常多,讓光北的防守也跟著快速輪轉,以應付向陽的節奏。

在這種情況之下,光北沒辦法花費太多心思在辜友榮身上,向陽想要的也是這樣的效果,分散光北對辜友榮的注意力,讓辜友榮可以在禁區一對一單打。

在球快速傳導與幾次切入禁區又傳出外圍的佯攻之後,控球後衛林盈睿認為時機已經成熟,接到傳球之後直接把球塞給辜友榮。

然而在辜友榮拿到球的瞬間,向陽預想中一打一的局面並沒有發生,光北的球員像是不要命地奔跑,魏逸凡跟楊真毅很快靠了過來,把辜友榮團團包圍住,雖然被向陽的快速傳導拉開了防守圈,不過他們兩人始終密切注意著辜友榮。

辜友榮面對三個人的包夾,這一次沒有把球傳出去,選擇了自己硬打,下球往籃底下切,利用身材的優勢把楊真毅頂開,做了一個投籃假動作把魏逸凡晃起來,第三下才跳起來出手投籃。

「少看不起人了!」高偉柏抓準了辜友榮的出手時機,膝蓋彎曲,像是火箭升空一樣,高高跳起來,紮紮實實地賞給辜友榮一個大火鍋。

〝嘩啊───!〞,觀眾席上頓時傳來了驚呼聲,向陽高中萬萬沒有想到辜友榮竟然會被蓋火鍋,而光北高中則是驚訝於高偉柏竟然能夠突破13公分的身高差距,送出這麼一計漂亮的封阻。

從高偉柏手中飛出的球幸運落在包大偉的手裡,不過包大偉運球能力並不出色,很快把球交給李光耀。

向陽立刻回防,不給光北任何快攻的機會,李光耀也沒有任何加快節奏的念頭,接到包大偉的傳球之後,雙手緊緊抱著球,確定向陽五名球員全部回防,周圍沒有人試圖要抄球之後才把球帶到前場。

在這一波進攻之中,李光耀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把球交給在罰球線右側卡位要球的楊真毅。

連續得了4分的楊真毅再次拿到球,讓向陽的防守緊繃起來,不過禁區裡面還有高偉柏跟魏逸凡,讓辜友榮跟陳信志不敢貿然上前包夾楊真毅,包大偉空手切入禁區,李光耀馬上跑到左邊三分線底角,吸引了向陽兩隻後衛的注意力,讓楊真毅可以放心地單打翁和淳。

楊真毅深吸了一口氣,自從國中畢業之後,他就沒有像現在這樣成為球隊的進攻重心,光北裡面有三個進攻能力比他還要強的球員在,李光耀、高偉柏、魏逸凡,不管是比賽或者練習時,他都不會是那個掌管球權的人,可是今天對向陽的情況卻不同,高偉柏跟魏逸凡受限於辜友榮,李光耀則是受限於李明正,讓他必須跳出來為光北拿分。

這種感覺讓楊真毅感到熱血沸騰,他也曾經是一支球隊的王牌球員,他也有非常強大的自信心,他也是一個可以利用本身的實力改變比賽情勢的男人!

楊真毅晃肩,做了切入的試探步,連續幾次的假動作之後,突然間拔起來跳投。

翁和淳根本搞不清楚楊真毅下一步要做什麼,怕楊真毅又跳投出手,又怕楊真毅會利用這一點切入籃下取分,被楊真毅的假動作搞的暈頭轉向,根本來不及封阻楊真毅這一次旱地拔蔥的跳投出手。

球劃過一道彩虹般的軌跡,在籃框中心落下,激起了清脆的唰聲。

〝唰!〞。

楊真毅中距離再次命中,個人連續得了6分,翁和淳的防守在他面前有如虛設,比數6比10,在楊真毅展現出過人的能力之後,光北吹起了反攻的號角,觀眾席上傳來了激動的喝彩聲。

這一記跳投,也讓場邊的顏書洋總教練靈光一閃,想起為什麼他會覺得楊真毅這個名字很耳熟的原因。

「他不就是當初我們極力要招來的球員,那個在國中聯賽叱吒風雲,被認為是最有潛力與全能性的小前鋒,未來絕對能夠成為某間甲級球隊王牌球員的楊真毅!」


我是故事的主人,在我的作品之中,我就是神。

身為故事的神,我一直告訴自己,要寫出屬於「冰如劍」風格的小說,有了網路之後,這個世界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不管是什麼東西,保鮮值都縮短好多好多。

文字、音樂、圖畫,轉變的速度都是以往的數倍。

我是個音癡,對圖畫也沒有什麼太敏銳的感覺,我就是一個深愛文字的人。

就我自己的觀察,網路小說興起之後,小說這玩意兒變得很速食,快,多,可是缺乏恆久的經典。

許多成名或者未成名的網路小說家,深怕自己會被淹沒在快速的資訊洪流之下,跟隨潮流而寫出的小說,喪失靈魂。

我不想要這樣子,我認為文字是一種更深層的東西,而我要努力讓我的文字,充滿靈魂。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