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九十二章【光北VS向陽 不利開局】[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當小巴士抵達球館時,帶領整個光北高中的校長葉育誠率先下車,環視球館一眼,本來充滿雄心壯志的他,心裡面卻突然出現了一股極端不妙的感覺。

整整十台大型巴士停在球館周圍,位於車頭與車腹的車門打開之後,穿著制服的學生們不斷走了下來,葉育誠定眼一看,發現這些學生制服的左胸處,鏽著「向陽」兩個字。

葉育誠心裡面簡單算了一下,一台大型巴士如果可以坐的下五十個人,如果十台巴士全部坐滿的話,那麼這一次向陽高中來的學生至少有五百個人!

看到向陽高中的學生如同螞蟻一樣湧進球館裡面,葉育誠臉色沉了下來,心想:「這麼大的陣仗,看來向陽高中跟我們一樣,對於乙級聯賽的冠軍寶座是勢在必得。」

在葉育誠皺起眉頭,擔心光北的氣勢會因為向陽的學生而陷入不利的情況時,一道大喊聲傳來:「葉流氓!」

葉育誠順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發現高聖哲手裡拿著一根長約兩公尺的旗杆,旗杆上繫著一面大旗子,旗子的樣式非常簡單,水藍色的底,上頭有著四個純白的大字,光北高中。

「聖哲,你怎麼來了!院長,你也到了!」葉育誠大步走向高聖哲,而高聖哲身旁還有一個面容和藹的院長。

「當然是來看我兒子表現的,怎麼樣,這旗子不錯吧。」高聖哲得意地舉起旗子:「這可是我為了這一場比賽去訂做的。」

院長李雲翔說:「我之前都沒有看過麥克比賽,今天這麼重要的一場比賽,我當然要到現場幫麥克加油。」

「我剛剛一到球館,不知道從哪裡進去,剛好遇到他,沒想到他也是球員的爸爸,你說巧不巧,對了,偉柏呢?」高聖哲語氣興奮,不斷探頭找尋高偉柏的身影。

「爸!」高偉柏宏亮的聲音傳來,快步走到高聖哲身旁:「你真的來了!」

許久不見高偉柏,看到高偉柏在這段時間身材比起以前似乎更高、更厚實了些,心裡感到欣慰,拍拍高偉柏厚實的臂膀:「好,兒子,等一下好好表現!」

「當然!」

「爸爸。」麥克看到院長,激動地大步跑了過來。

院長看到麥克身穿光北球衣的模樣,心裡面溢出了滿滿的驕傲:「等一下要加油。」

麥克大力點頭:「嗯。」

李明正這時走了過來,對高聖哲與院長說:「現在球隊要去紀錄組報到,有什麼話晚一點再說吧。」

高聖哲看了神情嚴肅的李明正一眼,從李明正臉上的表情,高聖哲知道今天的比賽一定是一場硬仗,回頭望著高偉柏:「兒子,加油,老爸我會在觀眾席上揮舞這面大旗子,為你跟光北高中大聲加油的!」

「好!」

院長李雲翔與麥克之間的情感不像像高聖哲父子一樣慷慨激昂,如果說高聖哲父子是豪情萬丈的俠客,院長跟麥克就像是溫文儒雅的君子。

李雲翔溫和地對麥克說:「加油。」

麥克大力點頭:「嗯。」

「我們走吧。」李明正帶領球員大步走進球館裡面,準備到紀錄台報到。

「你們等我一下,我帶學生過來。」葉育誠轉身,準備親自整隊帶領學生到球館裡面的時候,發現這件事已經有人代勞了。

劉晏媜站在啦啦隊員與學生加油團面前,雙手叉腰,頗有大姐頭的氣勢:「有沒有看到向陽高中人很多,至少有上百個人,你們自己想像一下上百個人一起大喊的景像,是不是覺得很可怕!?」

「……」沒有反應。

劉晏媜太陽穴的青筋頓時爆出,雙眼瞪大,深吸一口氣,大喊:「是不是覺得很可怕!!!?」

所有人被劉晏媜嚇了一跳,點頭如搗蒜。

「說出來──!!!!!」

「很可怕。」聲音小如蚊蚋。

「大聲點,聽不見──!!!!!」

所有人於是大吼:「很、可、怕──!!」

音量之大,讓劉晏媜不禁把手指塞進耳朵裡面,等到大吼聲結束之後,劉晏媜右手握拳:「很好,等一下就照這個音量幫忙加油,球員在球場上努力打球,我們也要在觀眾席上幫他們打氣!」

「大家跟我走!」劉晏媜轉身,瀟灑地走向球場。

葉育誠仔細看著劉晏媜,沒想到學校裡面還有這麼一個有趣的女學生,光北高中還真是一如往昔,學校裡面總是充滿了許多可以給人驚奇的人。

就在葉育誠打量劉晏媜的時候,劉晏媜停下腳步,轉頭對他說:「校長,你站在這邊做什麼,趕快跟我們進去了!」

—–我是分隔線—–

「哇塞,苦瓜哥,向陽高中來的學生也太多了吧,好險我們提早過來,不然我看我們這個好位置就被搶走了。」蕭崇瑜調整好了錄影機的角度,正準備把相機跟鏡頭結合時,向陽高中的學生突然湧了進來,瞬間佔據了球館裡面三分之二的座位。

苦瓜翹著腳,看著向陽高中的學生每一個人臉上充滿著期待的表情,很多學生已經拿起手機在拍照,男同學在拍球場,女同學則是聚在一起自拍,少數人手裡還拿著醒目的板子,上面有著「辜友榮最強」、「辜友榮加油」、「向陽加油」等等的字樣。

「撇除軟硬體的設備,光是向陽高中對於籃球隊的態度,真的值得非常多學校學習。」看著向陽高中的學生不分男女,皆為這一場即將到來的比賽露出了興奮期待的表情,不管向陽今天究竟可不可以拿下冠軍,晉級甲級聯賽,在苦瓜的眼裡,向陽高中對於籃球的態度早已經達到甲級的水準。

蕭崇瑜拿起相機,對著向陽高中的學生按下快門,拍下了這難得一見的景象:「從丙級聯賽就開始追光北高中,到目前為止也不知道幾場比賽了,當中到現場觀看比賽的觀眾,全部加起來也沒有向陽高中這一次來的學生的一半。」

蕭崇瑜看了相機機背上的三吋螢幕所顯示出來的畫面,覺得照片不夠銳利,又連續拍了幾張,看著對面坐滿了向陽高中的學生,而自己這一邊卻空空蕩蕩:「就不知道光北會不會也來這麼多學生了。」

蕭崇瑜話一說完,就看到一個頭髮微禿的中年人拿著一面醒目的大旗子走了上來,而且在他身後還有一群光北高中的學生。

「苦瓜哥,光北也有學生過來!」蕭崇瑜興奮地指著樓梯口的方向,不過這樣的情緒沒有維持很久,因為他很快就發現光北這一次來的學生,比起向陽高中根本少的可憐。

葉育誠、高聖哲、李雲翔走在前頭,帶領著學生們走進球館內,看到向陽高中的學生已經占據了大半的位置,心裡一沉,雙方加油團的人數差距在十倍以上,一定會對氣勢造成影響。

這座即將進行乙級冠軍賽的球館不大,不過觀眾席還是有著接近八百人的座位,在向陽高中佔領了當中五百個座位之後,剩下三百個座位對光北高中來說還是綽綽有餘。

只不過剩餘的三百個座位當中,位置最好的地方除了苦瓜跟蕭崇瑜之外,還有一個身穿全身西裝,留著俐落油頭的中年男子,跟現場觀眾相比,這個中年男子的存在顯得非常突兀。

然而當葉育誠看到中年男子的背影,移動腳步,進而看到側臉時,葉育誠驚呼:「會長!」

葉育誠連忙走下階梯,來到楊翔鷹面前,伸出手:「會長,你也來了!」

楊翔鷹站起身,也伸出手跟葉育誠握手:「我之前太忙了,沒有時間到現場看真毅看球,我知道今天的比賽很重要,所以不管再怎麼忙,我今天都不會缺席。」

「如果真毅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的。」話說完,葉育誠馬上招呼大家坐下:「大家找到位置就坐下來!」

學生們帶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坐了下來,看著相隔三十公尺外,像是海洋一樣的向陽高中加油團,覺得自己好像是大海裡的一葉扁舟,隨時會被淹沒。

就連劉晏媜看到向陽高中人數眾多,心裡也出現了一絲擔心的情緒,正打算利用賽前的精神喊話鼓舞士氣時,向陽的學生加油團爆出了熱烈的呼聲:「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向陽高中的球員身穿鮮紅色的球衣,由總教練帶領,昂首闊步地走進球場之中,球員們臉上充滿了必勝的自信,眼神裡閃爍著睥睨眾人的王者之氣,渾身散發出狂霸的氣勢,似乎在對現場所有的人說,他們不是過來比賽,而是過來拿冠軍的!

向陽高中球員的氣勢讓劉晏媜倒吸一口氣,這時她才知道光北高中面對的敵人有多麼可怕,就在這個時候,光北高中也在李明正與吳定華的率領之下,走進球場之中。

劉晏媜霍然站起身來,對著加油團大聲喝道:「球員進場了,我們也要幫他們加油!大家看我的手勢,跟我做同樣的動作,鼓手打鼓,大家一起喊加油!」

劉晏媜右手握拳,高舉右手:「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劉晏媜身後的學生跟啦啦隊隊員如夢初醒,扯開了喉嚨幫忙光北高中加油,但是十倍以上的人數差距,讓他們的加油聲完全被淹沒,現場只聽的到向陽高中的加油聲。

「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在比賽正式開始前的第一場較勁,光北高中輸的一塌糊塗。

—–我是分隔線—–

李明正跟向陽高中的總教練顏書洋,各自率領自己的子弟兵在紀錄台完成了賽前登錄的手續。

李明正完成登錄手續之後,準備帶領球員到板凳區,讓他們把身上的背包放下來,開始為這場比賽拉筋熱身,做一些簡單的跑位跟投籃練習,不過令李明正意外地是,顏書洋卻叫住了他:「李教練。」

「顏教練。」李明正轉身,並沒把訝異表現在臉上,對顏書洋點頭致意。

顏書洋對李明正伸出了手:「光北高中今年才創隊就可以有這樣的成績,我非常佩服。」

李明正也伸出手,簡單地說道:「謝謝。」

兩個男人的大手在空中相握,這一個畫面被蕭崇瑜完整地補捉下來。

顏書洋說:「今天這一場比賽,我很期待。」

李明正嘴角上揚,顏書洋話語裡面充滿了上位者的驕傲,李明正知道這個賽前的握手只是顏書洋對他們即將拿下冠軍金盃前的致意而已,就好像是老虎在撲殺獵物之前總會大吼一聲,利用這聲大吼顯示自己的王者地位,不管接下來獵物採取的行動是逃走、反擊、示弱,都不會改變最後死亡的結局。

這是顏書洋對於球隊的自信與驕傲,而向陽高中確實也具有這樣的實力,不過李明正打從心裡認為光北絲毫不弱於向陽,而且自己的球員都在看著,他絕對不能因為禮貌的關係,而讓球員覺得他示弱。

本來李明正想要禮貌性地回應顏書洋,不過他後來改變主意。

「我也是,我相信這一場比賽對於我們球員來說,絕對是明年二月前最好的經驗。」

顏書洋臉色微變,每一年的二月份是甲級聯賽開打的時候,李明正的說辭中隱藏的意思就是,能夠前進甲級聯賽的是我們光北高中,而不是你們!

看著李明正臉上的笑意,顏書洋也勾起笑容,兩人眼神在空中碰撞,激盪出無形的火花,暗潮洶湧無比,隱藏在兩人笑容背後的是對勝利勢在必得的鬥志,同時鬆開手,不發一語,雖然鐘聲還沒有響起,但是這一場比賽在一刻就已經開始。

光北與向陽的球員把身上的背包放下之後,很快到場上練習投球,一踏上球場,向陽的當家中鋒辜友榮馬上仰天大吼,吸引了全場的注意,右手抓著球,大步奔跑,在籃框前奮力跳起,右手把球往後一拉,然後重重地塞進籃框裡面。

〝砰───!〞,巨響傳來,籃球架止不住地搖晃,辜友榮瀟灑的灌籃引起了向陽學生的歡呼,尖叫聲不斷,而辜友榮落地之後眼睛緊緊盯著另一個半場的光北高中,眼神裡冒出了熊熊的鬥志,而在光北球員的眼裡,這樣的鬥志完全可以解讀成挑釁。

光北高中的球員目光不約而同地落在李光耀身上,而李光耀是全場唯一一個沒有理會辜友榮的人,始終維持著自己的節奏練習罰球。

個性較為衝動的高偉柏眼見李光耀不為所動,就要衝向籃框完成一記大灌籃,但是這時候李光耀卻說話了。

「在練習的時候灌籃誰都做的到,不用理會他,不要浪費體力在這種根本不重要的事情上。」李光耀又投出一球,唰,空心命中。

高偉柏停下腳步,用奇怪的目光看著李光耀,今天的李光耀實在太詭異了,不僅比平常沉默,就連在這種時候都不為所動。

光北全隊上下都感受到李光耀散發出與平常不同的感覺,那股狂放的不可一世的自信完全消失不見,不過這樣的李光耀卻讓他們感到一陣壓抑,就像是一座醞釀已久的火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出來。

李光耀接著麥克傳給他的球,對全隊說:「我們來這裡是為了贏球,這是一場非常重要的比賽,對方是我們不可以輕視的對手,所以我們要把注意力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回應對方的挑釁我認為只是浪費力氣。」

李光耀的解釋讓高偉柏放下灌籃的意圖,重新開始練習禁區腳步。

辜友榮注意到在他灌籃之後,光北隊包含魏逸凡跟高偉柏在內,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身穿24號球衣的球員身上,這個發現打破了他對光北原先的想像,他以為擁有魏逸凡跟高偉柏的光北高中,王牌球員一定是他們其中之一,但是從光北隊剛剛的反應,他看的出來王牌球員是那一個始終沒有回過頭來,一直專注地練習罰球的24號。

辜友榮緊緊盯著李光耀的背影,將李光耀投籃的身影完全烙印在腦海裡。

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原因當上光北的王牌,不管你是我們冠軍路上的小石子或者大石頭,我都會一腳把你踢開!

—–我是分隔線—–

〝叭───〞,鐘聲響起,紀錄組人員拿起麥克風,宣佈:「比賽五分鐘後開始!」

光北跟向陽的球員離開球場,兩邊的教練趁著這五分鐘的時間,對先發球員做最後的提醒。

李明正對圍繞在他身邊的先發球員說道:「記得,不管等一下向陽上場的後衛是誰,只要他們一把球傳給禁區的辜友榮,我要看到至少三個人去包夾他,除非是左側底角跟四十五度角,否則不用撲出去防守他們的三分線攻勢,進攻的時候找到機會切入,不要怕,去挑戰籃框,就算被辜友榮蓋火鍋也不要畏懼。」

「還有…」李明正看著球員,沉著地說:「你們是最強的!」

李明正一說完話,謝雅淑馬上跳起來:「隊呼!」

謝雅淑高高舉起雙手,光北全隊把手放在謝雅淑的手上,以謝雅淑為中心圍成一圈,見到這個景像,劉晏媜馬上站起身來,對鼓手示意。

場上的球員與觀眾席上的啦啦隊,雖然沒有事前演練過,但是此刻展現出了無比的默契。

謝雅淑在圓圈裡面,劉晏媜則是在所有啦啦隊跟學生面前,兩人同時高喊:「光北!」

球員、啦啦隊、學生加油團大喊:「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球員猛然大喊:「捨我其誰───!!!」

啦啦隊及學生加油團高喊:「加油、加油、加油───!!!」

呼聲結束,光北的先發球員抬頭挺胸地走上球場,先發陣容由高偉柏、魏逸凡與楊真毅聯手坐鎮禁區,後衛的搭配則是李光耀與包大偉,跟之前的先發陣容比起來,因為高偉柏成為中鋒的關係,光北的禁區身高稍稍變矮,但是不管進攻或者防守的威力都提升了不只一個層次,而李光耀與包大偉聯手的外圍防線,雖然犧牲了詹傑成的所帶來的控球組織能力,不過防守能因此大大提升。

在光北高中之後,向陽高中的先發球員也踏進球場,引來了觀眾席上五百人的歡呼聲:「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向陽的先發陣容,禁區一如往常,由36號辜友榮率領25號陳信志跟12號翁和淳,外圍的搭配則是兩名較高,擅長外線投射與控球組織的後衛,15號林盈睿、19號溫上磊。

190公分的高偉柏與203公分的辜友榮走到中圈,面對面,兩人13公分的身高差距在這個時候完全顯現出來。

裁判拿著球,踏進中圈之中,左手托著球,眼神看向紀錄台,紀錄組人員點了頭,裁判奮力吹哨,尖銳的哨聲迴盪在球場內,同時間把球高高一拋。

比賽正式開始!

當球抵達最高點的瞬間,高偉柏與辜友榮同時跳了起來,不過13公分的身高差距加上手長,讓辜友榮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幫向陽高中取得了整場比賽第一波球權。

辜友榮把球往後一撥,15號控球後衛林盈睿穩穩地接到這顆球,舉起右手:「好,打一波!」

林盈睿快速把球帶到前場,右手比了戰術,場上隊友接收到指示,按照平常練習的方式跑位,辜友榮在比賽一開始就展現出了好勝心,在罰球線右邊卡位,舉高右手要球。

辜友榮身高加上體重的優勢,讓高偉柏完全動彈不得,光是要頂住辜友榮就使勁了全力,魏逸凡連忙過來補防,站到辜友榮身旁,只要控球後衛一把球傳過來,他就可以馬上把球抄走,發動快攻。

林盈睿思量之後,認為辜友榮雖然有身高優勢,不過具有甲級實力的高偉柏跟魏逸凡並不是好對付的角色,把球傳給得分後衛,溫上磊。

溫上磊在右邊四十五度角三分線外接到球,很快傳給被楊真毅防守的小前鋒翁和淳。

魏逸凡擔心自己的補防會造成大前鋒的空檔,小前鋒溫上磊一接到球,魏逸凡馬上回到自己對位防守的大前鋒身旁,不過魏逸凡的動向被溫上磊看穿,立刻把球高吊傳給辜友榮。

辜友榮高高跳起來,右手把這一顆高吊球抓下來,馬上展開攻勢,下球往左切,雖然速度不是特別快,不過憑著身高跟噸位上的優勢,高偉柏完全被辜友榮頂開,大步一跨,魏逸凡跟楊真毅要補防時已經來不及,辜友榮左手勾射出手,高偉柏連球都摸不到,只能眼睜睜看著帶著側旋的球落在籃板上,彈入籃框內。

辜友榮在比賽一開始就展現出過人的得分能力,在高偉柏頭上左手勾射得手,幫助向陽高中取得領先,比數0比2。

高偉柏撿起球站到底線外,臉色很臭,額頭上寫著不甘心三個大字,不禁抱怨:「太可惡了,竟然把我擠到籃底下,讓我根本沒有防守的空間!」

李光耀接下高偉柏的底線發球,對他說:「想要把這兩分討回來嗎?」

「廢話!」

「那就不要把力氣浪費在抱怨上,用你的實力把剛剛兩分討回來。」

話一說完,李光耀快速過了半場,高偉柏也閉上嘴,眼神冒出鬥志,跑進禁區裡面卡位。

李光耀本來想要舉起戰術的手勢,可是高偉柏用眼神告訴他:「把球給我!」

高偉柏死死把辜友榮卡在身後,剛剛被辜友榮得兩分的他,不打算跑戰術,而是利用本身的單打能力拿回兩分。

李光耀知道高偉柏牛脾氣犯了,鐵了心要單打辜友榮,就算叫他跑戰術也不會理會,只好把球傳給高偉柏。

高偉柏接到李光耀的地板傳球,轉身往禁區切,爆發性的快速第一步突破了辜友榮的防守,但是辜友榮大腳往籃底下一跨,馬上追上高偉柏,高偉柏眼角餘光發現辜友榮追上來,肩膀順勢往辜友榮一頂,按照他的劇本與過往經驗,對位防守他的球員會被他頂開,他將有足夠的空間可以收球上籃,但是當高偉柏用肩膀頂辜友榮的時候,卻像是撞上一面牆壁一樣被彈開。

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的高偉柏,在慌亂之間收球,可是人在底線的他很快被辜友榮跟大前鋒陳信志包夾住,完全動彈不得。

「球!」魏逸凡連忙跑過去接應,高偉柏反應也很快,從辜友榮的胯下之間把球傳出去。

然而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小前鋒翁和淳等的就是這一刻,眼明手快地將球抄走,而且抄到球的瞬間就把球奮力往前甩,得分後衛溫上磊跟控球後衛林盈睿早已往前場偷跑。

林盈睿在中線接到球,傳給往前場飛奔的溫上磊,輕鬆兩步上籃得手。

向陽高中展現出了絕佳的防守能力跟默契,快速的攻防轉換能力讓光北高中完全措手不及,比數0比4。

謝雅淑此時從板凳上跳起來,對高偉柏大喊道:「高偉柏,你在幹什麼,辜友榮跟我們之前遇到的對手不一樣,用之前的方法對付他是沒有用的!」

高偉柏心裡暗恨,卻不得不承認辜友榮實力比他想像中的還強,之前無往不利的招數顯然在辜友榮面前行不通。

在新興高中的時候,高偉柏大多數時間都是擔任小前鋒跟大前鋒的位置,因為先發跟替補都有200公分以上的長人,中鋒這個位置怎麼樣都不會輪到他打,不過來到光北之後,他在比賽的某些時刻必須扛下中鋒的位置,對他來說是嶄新的挑戰,不過遇到的對手實力都不強,所以之前他還是可以在禁區肆虐,一直到現在遇到了辜友榮,不管是進攻或者防守腳步都很優異的辜友榮,就連身高跟噸位都比他具有優勢,就跟謝雅淑說的一樣,用以前的方法絕對對付不了辜友榮。

對高偉柏而言,除了在新興高中因為個性引發的問題之外,辜友榮無疑是他在高中生涯遇到的最強大挑戰。

在認知到這個事實之後,高偉柏反而冒出了熊熊鬥志,冷靜地思考自己跟辜友榮之間的差別,藉此釐清自己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戰術才能夠對付他。

這個時候的高偉柏,還沒有發現自己在進到光北之後的變化,以前的他如果遭遇到這樣的狀況,心裡一熱,越打越急,接著就會變成越打越糟糕,但是現在的高偉柏,在李明正的教導之下已經開始學習怎麼用頭腦打球。

球權轉換,李光耀帶球過半場,在詹傑成不在場上的時間,他暫時擔任控球後衛的角色,高高舉起右手,比出了戰術的手勢。

隊友們接收到李光耀的指示,很快動了起來,包大偉從三分線外空手切進禁區,魏逸凡與楊真毅輪番幫他單擋掩護。

李光耀運著球,看著跑位的情況,心想現在場上在對位上擁有絕對優勢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天才無人敵的自己,另外一個就是…

李光耀把球用力傳給魏逸凡,魏逸凡在罰球線右側接到球,毫不猶豫地往右切,一個跨步就突破大前鋒的防守,小前鋒見此馬上過來補防,但是魏逸凡早就有心理準備,收球大轉身,甩開小前鋒的同時籃框就近在眼前。

「好…」謝雅淑已經準備好要從椅子上跳起來替魏逸凡歡呼,可是在這個當下,卻有一個人影高高跳起來,把魏逸凡投出的球狠狠拍走。

辜友榮再次展現出驚人的防守能量,守護向陽高中的籃框,不讓光北有機會趁虛而入,送給魏逸凡一個大火鍋!

被辜友榮拍走的球落在小前鋒翁和淳手上,有了剛剛被快攻的經驗,李光耀跟包大偉快步回防。

翁和淳把球傳給得分後衛溫上磊,即使李光耀與包大偉已經回防,在中線接到球的溫上磊完全不等自己的隊友,毫不猶豫地運球往前衝。

李光耀與包大偉對視一眼,眼神交會的瞬間,了解彼此心中的想法,身高比較高的李光耀往禁區退,包大偉則站在罰球圈頂點的地方,兩人已經做好準備擋下溫上磊。

然而出乎李光耀與包大偉預料的是,溫上磊沒有選擇切入,而是在弧頂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停下,收球,跳投出手。

球劃過一道美妙的軌跡,清脆的唰聲傳來,球空心命中,觀眾席上的向陽學生頓時爆出了彷彿要衝破屋頂的歡呼聲:「向陽、向陽、向陽、向陽、向陽!!!」

這個三分球幫助向陽在比賽一開始就取得了0比7的領先優勢,在這種情況之下,吳定華焦急地走到李明正身旁:「明正,你看是不是先喊個暫停比較好?」

李明正鎮定地說:「等一下,再看一下。」

一開局就陷入這種不利的局面,球場上跟坐在板凳區的球員各個面容緊繃,從他們成軍報名丙級聯賽以來,從未發生過開局就陷入0比7的落後。

坐在觀眾席上的啦啦隊跟學生加油團安靜的像是樹木一樣,就連少數從未接觸過籃球的學生都看的出來向陽高中實力非常強,而光北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反擊的能力。

就在這個時候,李光耀運著球,在場上大喊:「沒關係,不要急,穩穩打一波,還有一大把時間可以讓我們逆轉比賽,現在不是緊張的時候!」

李光耀的話語就像是定神丸,讓場上跟場下的隊友頓時間安定下來,不過李光耀自己也清楚向陽真的是一支與眾不同的球隊,乙級的王者這個名號得來不虛,要擊敗他們真的要繃緊神經,發揮出比平常更強的實力。

李光耀跨過中線,一邊指揮球隊,一邊思考該怎麼把場上的劣勢最小化,優勢最大化。

謝雅淑心知氣勢完全倒向向陽,這一波進攻至關重要,站起身子大喊:「加油啊,跑位要跑快一點,禁區的要幫忙掩護!」

包大偉、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在場上不斷輪轉,不過向陽的防守中樞辜友榮同樣指揮著隊友防守的跑位,讓光北的跑位徒勞無功。

李光耀瞄了紀錄台上的計時器,發現進攻時間只剩下10秒鐘,無可奈何之下,再次把球傳給魏逸凡。

魏逸凡在左邊三分線側翼內一步的地方接到球,做了投籃假動作,把大前鋒晃起來,下球切入禁區,見到辜友榮跟小前鋒的補防過來,瞬間做出判斷,地板傳球給籃下完全沒有人防守的高偉柏。

魏逸凡傳球的時機非常巧妙,全場的人都認為高偉柏接到球之後將為光北拿下這寶貴的2分,沒想到辜友榮身子一矮,右手往下一撈,直接把魏逸凡的傳球抓在手裡。

辜友榮嘴角勾起一絲笑意,眼神似乎是對魏逸凡說,你剛剛才被我蓋一個大火鍋,我就不相信你在我面前還敢繼續投籃!

辜友榮馬上把球傳給場上運球能力最好的控球後衛林盈睿,大吼一聲:「快攻!」

向陽五名球員很快往前場衝,但是光北的回防速度也很快,不給向陽快攻得分的機會。

然而像是箭頭一樣的林盈睿似乎沒有看到光北的防守,面對李光耀的防守,重心壓的更低,硬是往禁區切,李光耀往後退,壓縮林盈睿的切入空間,讓禁區的大個子可以輕而易舉的看出他的切入動向,進而形成底線包夾,造成林盈睿的失誤。

「球!」就在林盈睿即將陷入重重包圍的瞬間,辜友榮大吼一聲,從弧頂三分線外拖車跟進,林盈睿連看都沒有看,直接把球往辜友榮聲音傳來的方向一丟。

林盈睿這一球傳的並不好,但是辜友榮大手一抓,把球牢牢地掌握在手中,拿到球的瞬間,李光耀、魏逸凡、楊真毅、包大偉四個人衝過去包夾,但是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的辜友榮,在這時把球傳給了站在左側四十五度角,三分線外的得分後衛溫上磊。

溫上磊接到球,周圍兩公尺的範圍完全沒有人防守,讓他可以按照平常練習的節奏將球投出。

溫上磊將球投出之後,右手在空中維持出手的姿勢,眼神充滿自信地望著球精準地往籃框中心落下,激起了清脆的唰聲。

溫上磊三分球進,幫助向陽高中把領先優勢拉開到雙位數的差距,比數0比10。

比賽進行到現在過了2分36秒,光北高中陷入了非常不利的局面,這時李明正大步走到紀錄台,比出手勢:「暫停。」

尖銳的哨音響起,裁判大聲說道:「光北高中,請求暫停!」


寫最後一擊的初衷,一直以來都是透過劇情與人物角色的努力,帶給所有看這部小說的人力量!
而我可以抬頭挺胸地說,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背離這個初衷。
追夢雖然很苦,可是我從來沒變過,這是我最自豪的地方。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