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凌晨四點鐘,〝鈴、鈴、鈴、鈴、鈴…〞,床頭的鬧鐘響起,李光耀伸出手將鬧鐘按掉,坐起身來,翻開棉被,下床。

李光耀雙眼睜開的就完全醒了過來,精神飽滿,臉上找不到一絲睡眼惺忪的感覺,大步走進浴室裡面洗臉刷牙,回到房間裡面把睡衣睡褲脫下,換上長袖的衣褲。

李光耀沒有跟平常一樣穿上較便於行動的短袖衣物,原因有兩個,第一,今天晚上有一場很重要的比賽,他不會花太多體力在今天早上的自我訓練當中;第二,進入冬天了,雖然南部只要太陽一出來還是非常溫暖,可是在太陽出來之前,早晨跟晚上的風吹起來可是會讓人發抖。

李光耀走到庭院籃球場,花了五分鐘的時間簡單熱身,拿起一顆籃球,站到罰球線,右腳腳尖對著籃框,深深吸了一口氣,開始練習罰球。

今天李光耀菜單裡唯一一項練習,罰球,沒有任何的跑動式練習,也沒有任何跳投練習,因為跑動式練習有可能會扭傷,跳投也是,李光耀不願意重要的比賽之前冒任何的風險,所以罰球對今天的他來說是最合適的自我訓練,不用跳起來,不用跑動,而且還可以維持手指對球的敏銳感覺。

今天就要比賽,就算比平常多練習兩個小時也不會因此變的比較準、比較快、比較厲害,比賽是要把平常刻苦練習的成果拿出來,臨時抱佛腳是絕對沒有用的。

〝唰、唰、唰…〞,帶著後旋的籃球與籃網瞬間摩擦的清脆聲響不斷傳來,李光耀每一次出手都非常的仔細,講求細節,也讓他的命中率比平常還要高。

因為時間充裕的關係,李光耀今天總共投進了兩百顆罰球,而且李光耀認為今天手感比往常還有更好,極度滿意今天的狀況。

練習完罰球,李光耀騎著腳踏車到附近的早餐店買了兩人份的早餐,回家搭配冰箱裡面的豆漿,很快把肚子餵飽。

吃完早餐,李光耀回到房間裡穿上了制服,把代表光北高中的球衣跟球褲折好,小心翼翼地放進後背包裡面,離開房間,走到李明正臥房前,正打算敲門時,李明正剛好開門了。

李明正毫不意外地看著門外的李光耀,每次在重要比賽當天,李光耀會停止一切跑動式的練習,當中自然包含了跑步到學校去這一項。

李明正知道這是李光耀為了節省體力,把體力用在更重要的地方,而且比起坐車,跑步受傷的風險高很多。

「走吧。」李明正手裡拿著車子鑰匙,剛好他也有話要對李光耀說,到學校這一段路程是很好的機會。

父子倆一起出了家門,坐上車,李明正轉動鑰匙,引擎轟隆轟隆響,輕踩油門,車子緩緩駛離車庫。

李明正一邊認真地開車,一邊說:「今天對向陽,你上場的時間會比較多,最近訓練的份量比較辛苦,你的身體應該還好吧?」

李光耀沒有說話,伸出了大姆指。

李明正笑罵一聲:「臭小子,連說話的力氣都要省啊?」

李光耀點頭。

「你這小子太誇張了。」李明正很快轉回正題:「今天這場比賽會讓你有比較多的出手機會跟上場時間,不過有一個前提,那就是…」

—–我是分隔線—–

早上十點,校長室。

「什麼,加上啦啦隊還不到五十個人,這麼少!」葉育誠拿著話筒,從椅子上激動地站起身來,話筒的另一端則是莫名其妙把這個責任擔下來的楊信哲。

當整間學校資格最老的王伯把意見表交給楊信哲,請他幫忙發給各個導師之後,各個導師以為身兼籃球隊助理教練的楊信哲就是負責此事的人,在早自習過後紛紛把意見調查表交給楊信哲,讓措手不及的楊信哲只能利用下課十分鐘的空檔倉促地把意見調查表整理好。

「主要是因為家長不同意,擔心學生的安全問題。」楊信哲說。

葉育誠嘆了一口氣:「好吧,我當初也有想過這個問題,只是沒想要不贊成的家長這麼多。」

楊信哲直接說:「其實是因為這只是乙級聯賽的關係,如果今天是甲級聯賽的冠軍賽,情況又會不一樣。」

葉育誠深吸一口氣,壓下激動的情緒:「意思就是我們籃球隊走的還不夠遠,對吧。」

「沒錯,甲級聯賽有電視轉播也具有知名度,家長會比較放心,學生也會比較嚮往,願意到現場幫球隊加油的人數一定會多很多,而且這一次準備的時間太匆促了,就意見調查表上面的名單統計,今天要去現場加油的全部都是球員的同班同學,如果有多一點時間準備,我有把握可以把人數提升到一百人左右。」

「沒辦法,乙級聯賽的賽程就是這麼一回事,如果我們太早對學生說我們要打冠軍賽,卻在之前就輸給了別的球隊,那麼籃球隊在學校就成了笑柄。」

楊信哲點頭,同意葉育誠這個說法:「這麼說也是沒錯。」

「算了,確切人數有多少人?」

「四十一個人。」

「好,那就先這樣吧。」

楊信哲語氣驚訝:「什麼!?就這樣?」

「不然呢?」

「我還以為你會叫我去處理巴士的問題,我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你什麼時候這麼大發慈悲了?」

葉育誠笑罵一聲:「你是覺得我這個校長是專門來壓榨你的嗎?」

「是不到專門,但就之前…」

「你給我閉嘴,專心上你的課,這件事我自己會想辦法,不會麻煩你這個助理教練。」

這時,〝噹、噹、噹、噹…〞,鐘聲響起,楊信哲突然想起自己這一節有課,語氣急促:「不說了,我這個萬人迷化學老師要去上課了。」

話一說完,楊信哲直接掛掉電話,讓葉育誠沒辦法把已經到喉頭的話一口氣吐出來,只能用力掛上電話:「造反了,這年頭的老師真的是目無尊長,也不知道為了他的教學評鑑我把自己搞的一身腥,真的是!」

葉育誠哼了幾聲,馬上拿起了話筒,撥了租車公司的電話:「你好,我這裡是光北高中,對對對,今天有比賽,不過是這樣的,今天人數比較多,可以多租兩台小巴嗎?」

—–我是分隔線—–

「嗯,我覺得這個提議不錯,就這樣辦。」楊翔鷹坐在會議室裡面,對等待他最後決議的下屬們點了頭:「會議結束,大家辛苦了。」

有資格參與這場會議的至少都是經理級以上的管理階層,平常都是站在高位指揮自己小組做事的他們,這時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楊翔鷹是一個很不錯的老闆,他很願意傾聽不同的聲音,也可以接受批判,更重要的是薪水給的很不錯,可是就算這些主管知道楊翔鷹是一個明君,楊翔鷹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威嚴跟霸氣還是讓他們每當開會的時候都不禁繃緊了神經,上台報告的時候總是口乾舌燥,更別提是跟楊翔鷹做眼神交流了,楊翔鷹的眼神就跟他的名字一模一樣,跟飛翔在天空的老鷹一樣銳利。

每一個星期一,楊翔鷹都會在中午休息時間前招開長達一個小時的會議,而這一個小時對這些管理階層來說是整個星期最痛苦的時間,不過一旦熬過了,接下來就舒服多了。

楊翔鷹站起身來,邁開大步離開會議室,在他離開之後,其他人輕呼一口氣,才敢交頭接耳,慢慢地離開會議室。

回到辦公室的楊翔鷹,拿起電話話筒,按下米字鍵,響了兩聲,話筒另一端馬上傳來渾厚的男聲:「總經理好!」

「黑咖啡,牛奶,匯報下午行程。」

「是。」

「嗯,別急。」

「是。」

楊翔鷹掛了電話,把鼻樑上的眼鏡拿下來,年紀有了,老花眼越來越嚴重,已經到了楊翔鷹必須服老,去配一副老花眼鏡的情形。

趁著助理還在泡黑咖啡的空檔,楊翔鷹靠在椅背上,閉眼稍微休息,但是他掛上電話之後還不到五分鐘,門外傳來叩叩的敲門聲。

楊翔鷹戴上眼鏡,臉上疲累的模樣瞬間消失不見:「請進。」

啪嚓一聲,門被推開,助理右手端著托盤,上面有一杯冒著熱氣的黑咖啡,還有一杯冰涼的牛奶,這是楊翔鷹喝咖啡的習慣,在黑咖啡裡面加牛奶,比較不傷胃。

助理小心翼翼地把黑咖啡、冰牛奶、湯匙放在楊翔鷹桌上,翻開行程表:「報告總經理,今天下午的行程基本上沒有任何變動,不過今天晚上六點在大億麗緻飯店裡面的法式餐廳有一場餐敘,市長跟議長都會到場。」

楊翔鷹把牛奶倒入咖啡裡,拿起湯匙攪拌,很快喝了一口:「不去。」

助理愕然,從他進到公司被楊翔鷹相中擔任助理的這六個月裡面,一般只要有餐敘,不管與會人員的來頭是大是小,楊翔鷹一定會到場,沒想到今天楊翔鷹竟然反常,而且參與來賓赫然有許多在政商界擁有實質影響力的人物。

楊翔鷹隨手拿了一張紙,寫下了一個地址:「告訴司機今天晚上要去這個地方,請他先查好路線。」

「是。」助理偷偷瞄了地址一眼,總經理就為了要去這個地方所以推掉飯局?

把地址交給助理之後,楊翔鷹看了手錶一眼:「午休時間到了,你先去休息吧。」

「是,謝謝總經理。」

—–我是分隔線—–

沈佩宜坐在講桌前,盯著學生寫考卷,但是心思卻是飄到遠方。

今天收回聯絡簿之後,沈佩宜抽出意見調查表,看也沒看就在早自習結束之後直接丟給楊信哲,沒想到楊信哲竟然馬上驚訝地對她說:「沈老師,妳的班上有二十個人要到現場加油耶!是目前所有班級最多的!」

沈佩宜對此沒有任何反應,楊信哲又問:「沈老師,妳今天會到現場加油吧?」

沈佩宜看了楊信哲一眼,沒有回應,回到位置上坐好,埋首於批改學生的作業當中,不過楊信哲問的話,始終在她心裡徘徊不去。

她相信在學校的老師裡面,如果她說她是抗拒籃球隊的第二名,絕對不會有老師說自己會站出來說自己是第一名。

然而諷刺的是,討厭又抗拒籃球隊,認為籃球隊只是浪費學生時間的她,所帶領的一年五竟然出了三個球員,冠絕光北高中,現在要到現場幫籃球隊加油的學生也是所有班級裡面最多的。

沈佩宜臉上泛起一絲苦笑,或許她始終在逃避現實吧,曾經她不准班上的球員參加籃球隊,除了認為籃球會浪費學生寶貴的時間之外,隱藏在她內心底層的聲音是,她不想要籃球這該死的東西再次進入她的生命之中。

這輩子籃球帶給她的痛苦遠遠大於喜悅,而且痛苦讓她難以承受,她這輩子不想要再跟籃球有任何的關聯,可是她越是想要脫離籃球,籃球卻好像影子一樣始終追著她跑,不管她跑到哪裡都緊緊地跟在她的身後,甩都甩不掉。

跑到現在,沈佩宜覺得自己已經很累了,她已經沒有力氣了,她只希望籃球可以放過她,讓她可以過想要的生活,讓她的生命可以擺脫籃球帶來的陰霾,她只想要安安穩穩地當一個老師,簡簡單單地度過這一生,平平凡凡地當一個普通人就好。

她想要的人生就是這麼簡單,不用住大房子,不用穿名牌,不用開好車,不用吃大餐,除去籃球這該死的東西,她非常滿意目前的人生。

沈佩宜輕輕嘆了一口氣,眼神黯淡無光,她不知道上輩子到底是得罪了籃球什麼,為什麼現在籃球要這樣苦苦逼她。

從大學時代的劉裕翔,剛開學的李光耀,後來的王忠軍跟麥克,一直到現在的學生加油團,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她明明已經使盡全力在擺脫籃球了,為什麼籃球就是不肯放過她?

小翔,你之前說過,因為遇到了籃球,你的人生找到了目標,伴隨而來的是喜悅與歡笑,可是為什麼籃球帶給我的卻是這種無止盡的痛苦?

小翔,你覺得我該到現場加油嗎?

小翔,我覺得好迷茫,你可以告訴我該怎麼做嗎?

小翔,我如果現在辭職,是不是就可以徹底擺脫籃球,還是籃球又會以另外一種形式闖進我的生命當中?

小翔,我真的已經逃的很累了,我不知道我到底還有沒有力氣繼續躲下去…

—–我是分隔線—–

「苦瓜哥,我們是不是有點太早到了?」跟台北相比,台南的豔陽高照讓蕭崇瑜脫下身上的外套,原本車上運轉的暖氣也變成了冷氣。

坐在副駕駛座的苦瓜,右手靠在車窗上,不同於蕭崇瑜,怕冷不怕熱的體質讓他喜歡上台南的陽光,讓他覺得非常溫暖:「你對台南有什麼印象?」

蕭崇瑜不假思索地說:「熱。」

「還有呢?」

「大家只把紅綠燈當參考用。」

苦瓜噗嗤一聲,不禁笑了出來:「好,除了這兩樣呢?」

「聽說台南古蹟跟美食很多,可是我這輩子還沒有在台南好好玩過,所以不知道大家說的是真的假的。」

「等一下你就會知道了。」

蕭崇瑜眼睛發光:「苦瓜哥你的意思是!?」

苦瓜說:「每天都吃便當你不會膩嗎,現在才中午十二點半,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六個半小時的時間,趁比賽開始之前在台南市區晃晃,放鬆一下身心應該不為過吧。」

「天啊,苦瓜哥你是認真的嗎?」蕭崇瑜實在太過驚喜,油門越踩越深,時速一不小心就飆破一百五十公里。

「開慢一點,如果被開罰單可是我們要繳錢的。」苦瓜問:「你東西準備好了吧?」

「是,苦瓜哥,不管是資料或者攝影器材都準備好了!」

「嗯,既然我們已經做好最充份的準備,那麼就要好好利用這一段時間,在今天這場比賽結束之後,會有很多事情要做,到時候就沒有太多機會可以休息。」苦瓜在GPS上輸入一段地址,機器傳來聲音:「GPS已定位,路線更改,請在前方五百公尺處下交流道…」

「聽說這家的牛肉涮涮鍋非常好吃,今天午餐就去那裡吃吧。」

「是,遵命!」

—–我是分隔線—–

〝噹、噹、噹、噹、噹…〞,第八節課的下課鐘聲響起,對於大部份的學生來說,這道鐘聲讓他們可以擺脫學校跟學業的束縛,回到溫暖的家裡放鬆,可是對於籃球隊的隊員而言,鐘聲響起代表的不是結束,而是提醒他們晚間的戰事即將來臨。

李光耀站起身來,離開一年五班,邁開大步走進了一年七班,看到謝娜坐在位置上,正在整理書包。

李光耀走到謝娜面前,說:「今天我就不陪妳去等車了,我們今天集合的時間比較早。」

謝娜看著李光耀,她發現李光耀今天散發出來的感覺跟平常不一樣,平常的李光耀就好像太陽一樣,渾身上下散發出了耀眼的自信,可是今天李光耀身上的自信消失不見,好像全部躲進了李光耀的身體裡面。

這樣的李光耀讓謝娜感到一絲害怕,雖然那一股自信消失不見,但是謝娜感覺這些自信並不是真的消失,而是被李光耀儲存起來,等待時機成熟就會像水庫洩洪一樣一口氣爆發出來。

謝娜拿起書包,站起身來,搖搖頭,用德文說:「沒關係,小君會陪我。」

李光耀看著謝娜,溫柔地說:「在比賽前看看妳,心裡踏實多了。」

謝娜臉色一紅,心裡同時出現一股複雜的情緒,她要怎麼跟李光耀開口,說她今天比賽可能沒有辦法到場為他加油?

就在謝娜心裡情緒亂的讓她感到無比煩悶的時候,李光耀牽起謝娜的手,把她往自己一拉,把謝娜困在自己的懷裡。

李光耀緊緊抱著謝娜,輕輕把頭低下,謝娜的髮香頓時竄入鼻子當中,讓他感到一陣放鬆,雙眼閉上,享受從內心深處傳來的平靜。

因為小君就在旁邊看著,謝娜羞紅了臉,可是卻捨不得推開李光耀,頭靠在他厚實胸膛之中,享受李光耀傳來的溫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光耀終於鬆開了手,對謝娜露出笑容:「今天我絕對會帶領光北拿下比賽的勝利,妳一定要過來看。」

話一說完,李光耀對謝娜露出了溫柔的笑容,大步離去,而在小君想像中,謝娜現在應該會露出幸福的表情,但是當她目光從李光耀離去的背影移到謝娜臉上時,謝娜此時臉上卻顯露了濃濃的不安與猶豫。

小君察覺事情有些不太對勁:「娜娜,怎麼了嗎?」

謝娜搖搖頭,拉著小君的手:「走,陪我去等車。」

—–我是分隔線—–

李光耀回到教室的時候,王忠軍跟麥克都已經不在教室裡面,李光耀知道他們兩個人早自己一步先去集合。

李光耀往上看了掛在牆壁上的時鐘一點,4點53分,距離集合時間還有十五分鐘左右,時間絕對來得及。

李光耀拿起後背包,走進男廁裡面,在馬桶隔間裡面把身上的制服脫了下來,換上了一身代表光北高中的水藍色球衣,套上了一件棉質外套保暖,穿上了球鞋,這一刻,他的身份已經從光北高中的學生,變成了光北籃球隊的球員。

李光耀走出廁所,一路離開了教學大樓,少許還沒有到門口排隊等候放行的學生,看到了李光耀身穿的球衣還有臉上緊繃的表情,心裡湧上了一股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勇氣,對著李光耀大喊:「李光耀,比賽加油!」

這一聲大喊就好像投入寧靜湖水裡面的石頭一樣,頓時激起了數道漣漪,其他人也紛紛對李光耀喊道:「比賽加油!」「你們是最棒的!」「李光耀加油!」「光北加油!」「要拿冠軍回來!」

對於這些加油,李光耀只用一個動作表示回應,伸出右手,對他們比出大姆指。

在走向教練辦公室的路上,加油聲此起彼落,這時學校傳來廣播聲:「學務處報告,學務處報告,有參加籃球隊加油團的學生,請到學務處領取便當。有參加籃球隊加油團的學生,請到學務處領取便當,報告完畢。」

在廣播聲結束之後,李光耀發現有一群學生帶著興奮的表情正往學務處走去,心想沒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要到現場幫我們加油。

李光耀加快腳步,走進教練辦公室的時候,看到所有的隊員都已經在辦公室裡面,而且除了球員之外,啦啦隊的隊員也都在辦公室裡面,當中包含了劉晏媜。

「光耀,來,這是你的。」吳定華指著桌上剩餘的便當。

李光耀點點頭,把後背包靠牆放著,不過他沒有馬上拿起便當吃,而是走到移動式的白板前,把白板拉出來,拿起藍色白板筆,在白板寫下了幾個大字。

「我們是最強的!」


光北vs向陽,這個系列是我覺得寫得最滿意的橋段之一。
接下來就要開始比賽了,希望大家會喜歡接下來的劇情!
可以的話,也希望大家在看完最後一擊之後,在極力誌那邊給我一點鼓勵,不知道為什麼,最後一擊的按讚數不斷減少,讓我有點小失落…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