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九十章【精神講話】[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星期日,早上八點整。

躺在柔軟大床上的謝娜,在被窩裡面捲曲著身體,本來放在床頭的兩個枕頭,其中一個正輕輕托著謝娜精緻又美麗的臉龐,讓她睡得香甜,另一個則是被謝娜緊緊地抱在懷裡。這是謝娜睡覺的習慣,如果不抱著枕頭或者棉被的話,她會睡不安穩。

此時,謝娜其實已經醒了,只是在這個不需要上課的星期日早晨,她想要再賴一下床。

不過昨天晚上十一點上床睡覺的她,已經睡了整整九個小時,睡眠非常充足,一醒來精神就非常好,加上肚子開始對她抗議,逼謝娜不得不坐起身來。

謝娜打了一個呵欠,伸了懶腰,看了梳妝台上的鬧鐘,時針與分針的位置告訴她現在是早上8點05分。

謝娜翻開棉被,把窗簾拉開,溫暖的陽光立刻灑落在木質地板上,謝娜享受陽光的照耀,打開窗戶,一陣略帶寒意的涼風卻吹得謝娜微微發抖。

「好冷!」

謝娜立刻把窗戶關起來,雙手抱在胸前,走進浴室裡面刷牙洗臉,看著自己散亂的頭髮,簡單梳洗完之後就坐到梳妝台前,拿了髮圈把一頭瀑布般的深褐色長髮綁成馬尾,打開門走下樓。

福伯一聽到開門的聲音就知道謝娜起床了,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走到樓梯口:「小姐,今天早餐要吃什麼?」

「都可以,不過我要喝牛奶,冰牛奶。」

「好,我現在馬上請廚師準備。」

謝娜趁著等待的空檔走進書房之中,走到國外作家的書櫃前,隨手拿了瑞典小說家Stieg Larsson(史迪格‧拉森)的大作,龍紋身的女孩。

謝娜記得有人對她說過,如果史迪格‧拉森沒有死於心臟病的話,龍紋身的女孩這個系列的作品有可能讓他成為這個世紀最偉大的小說家之一。

謝娜翻開第一頁,雖然她早就知道這是一本被歸類在黑色犯罪的小說,可是這本小說開頭的方式,讓她即使是在這樣一個美好的早晨,也感受到一股詭異的感覺。

謝娜看書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看完了第一頁,但是當她準備翻頁的時候,門邊傳來叩叩的聲音,謝娜抬起頭來,發現福伯面帶微笑地站在門邊。

「小姐,早餐準備好了。」

謝娜知道廚師會在晚上就備好隔天早餐的料,如此一來就可以大大縮短準備早餐的時間,而且每逢週末她都會比較晚起床,廚師早就把早餐做好,只要把早餐簡單熱一下就可以上桌。

「好。」謝娜把龍紋身的女孩放回去書櫃之中,快步走到飯桌旁,拉開椅子坐下。

福伯馬上從廚房裡面把豐盛的早餐端出來,放在謝娜面前:「小姐,今天的早餐是番茄蔬菜牛肉湯搭配白飯,飯後水果有蘋果、香蕉跟木瓜,冰牛奶我等小姐把牛肉湯吃完之後跟水果一起上。」

「好。」牛肉湯的香味撲鼻,謝娜食指大動,很快拿起湯匙,舀了湯送進嘴巴裡,一時間,番茄的微酸味、蔬菜的甜味、牛肉的肉香味在嘴巴裡一次性地散發出來,讓謝娜胃口大開。

謝娜捧起乘滿白飯的碗,拿起筷子,一口蔬菜一口白飯,一口牛肉一口白飯,很快就把牛肉湯裡面的番茄、蔬菜、牛肉全部吃完,而碗裡的飯卻還剩下一半。

福伯見此,開心地說:「小姐今天食慾還真是不錯,我去幫小姐多盛一點料。」

「好,謝謝福伯。」

福伯拿起空碗,很快到廚房裡面幫謝娜裝了滿滿的一碗湯,而番茄蔬菜牛肉湯顯然很對謝娜的胃口,雖然謝娜吃飯的速度並不快,可是手中的筷子卻從未停下來過,把牛肉湯跟白飯全部吃完。

「好好吃。」吃完早餐之後的飽足感讓謝娜心裡出現幸福感,同時也冒出了別的想法。

福伯觀察到謝娜盯著已經被她吃完的空碗,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問道:「小姐想要再來一點牛肉湯嗎?」

謝娜回過神來,搖搖頭:「我吃飽了。」

「小姐對今天的早餐滿意嗎?」

「非常滿意。」

身為管家,察言觀色的能力是必備的能力之一,從謝娜的表情,福伯判斷:「小姐是不是希望把牛肉湯拿給李光耀吃,讓李光耀也可以吃到這好吃又富含營養的餐點?」

謝娜驚訝地望向福伯:「你怎麼知道?」

看著謝娜的表情,福伯心裡暗笑,小姐妳還小,見過的世面不夠多,幾乎都把心裡想的話全寫在臉上了。

福伯微笑不語:「小姐如果想要把牛肉湯拿給李光耀喝的話,我待會可以帶小姐去公園。」

謝娜輕輕搖頭:「李光耀今天不會在公園,明天晚上他有一場很重要的比賽,所以籃球隊今天是在學校裡面練球。」

「那我們就把湯帶過去學校給他喝。」

謝娜在腦海中想像自己提著便當盒,在眾目睽睽之下把牛肉湯交給李光耀的情景,光是想像就讓謝娜紅了臉頰,這種行為實在是太害羞了,於是謝娜搖搖頭,否決福伯的提議。

「小姐是不想去,還是不敢去?」

「我沒有不想去。」

福伯露出和藹的笑容:「所以小姐的意思是不敢去,是怕因此打擾李光耀嗎,還是提著愛心便當盒走進籃球場,在眾人的目光之下把便當交給李光耀這種宣示主權的行為實在太難為情?」

看到謝娜低垂著頭,臉色發紅的模樣,福伯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小姐現在跟李光耀進展到哪一個階段了?牽手、擁抱,還是已經…」

謝娜突然激動起來,整個臉紅的跟晚霞一樣:「福伯不要亂說啦!我跟他沒有什麼進展!」

福伯微微皺起眉頭:「李光耀的手腳還真是慢啊,想當年我可是…」

為了不讓福伯繼續在這個話題打轉,謝娜話鋒一轉:「福伯,星期一晚上我要去看球,麻煩你載我過去。」

「又要去看李光耀打球了,真甜蜜呢。」福伯正打算利用別種方式逗這個情竇初開的大小姐時,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福伯拿起手機,看到螢幕上顯示的人名,收起臉上的笑容,一本正經地按下通話鍵:「夫人好。」

「是,是,好,夫人我跟您確認一次,今天下午三點四十分,嘉義高鐵站,是,沒問題,我會請廚師準備,好,謝謝夫人。」

謝娜看著福伯,臉上露出沉重又失落的表情:「媽媽要回來了?」

福伯看著謝娜失望的表情,心裡有所不忍:「是的,夫人今天晚上回來。」

謝娜嘟起嘴:「本來不是說下星期才要回來的嗎?」

「應該是比預期還要早完成合約內容,夫人剛剛已經抵達桃園機場,不過會先在台北跟一些商界的朋友吃完午餐,下午才會回來,而且夫人還說今天晚上要在家裡用餐。」

謝娜心情瞬間沉到谷底:「這樣我下星期一怎麼去看球…」

福伯馬上安撫謝娜:「小姐,妳最近不是有在拉新的曲子嗎,說不定只要妳把最近練習的曲子拉給夫人聽,夫人覺得很滿意,就會同意妳去看球賽。」

謝娜站起身來,福伯的話語讓她想起了李光耀,為了去冠軍賽的現場幫李光耀加油,還有為了讓李光耀聽到她的美妙琴音,她決定放下擔心的情緒,認真地練習小提琴。

看著謝娜往樓梯口的方向走去,福伯連忙說:「小姐,還有水果跟冰牛奶。」

「我先去練琴,晚點吃。」

—–我是分隔線—–

在謝娜回到房間拿出小提琴練習時,光北高中已經開始了今天的訓練。

在今天的訓練之中,李明正的對於細節的要求依然嚴謹,不過跟以往不一樣的是,每一個球員都順利了完成訓練,沒有任何人落後。

這並不是上蒼看到光北的這一段時間的努力起了惜才之心,施了魔法讓光北的球員在一夕之間變強,而是因為今天李明正刻意減少訓練的份量,並且拉長了每一組訓練之間的休息時間,所以就連體力最差的王忠軍跟詹傑成都跟的上大家的腳步。

然而,球員們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放鬆下來,因為以往練球的經驗告訴他們,李明正是一個可以輕而易舉地把他們推到極限的教練,一時的寧靜說不定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徵兆,每一個人都繃緊了神經,上緊了發條,沒有一絲一毫的懈怠。

然而一直到十一點,李明正大聲吹哨,宣佈今天早上的訓練結束之前,球員們腦海中想像的可怕訓練都沒有成真。

球員們到場邊拿起楊信哲帶來的水,因為今天雲層比較厚,陽光沒有昨天那麼毒辣,所以球員就直接坐在場上喝水休息。

「便當來了!」球員們屁股還沒有坐熱,楊信哲雙手提著便當,對大家吆喝。

球員馬上站起身來,排隊拿了便當,不過因為才剛結束訓練,肚子並不餓,一時間球員們只是把便當拿在手中,依然咕嚕咕嚕地大口大口喝水。

這個時候,李明正站到樹蔭底下,對大家招手,大聲說道:「大家過來這裡。」

李明正的音量雖大,可是語氣卻沒有任何威嚴,而且球員很清楚知道李明正的執教風格,在訓練的時候,他所說的一切就是命令,可是當結束訓練的時候,就算要跟李明正開黃腔都沒關係,因此球員沒有像訓練前的集合一樣很快衝到李明正面前,而是慢慢走向李明正。

李明正負手而立,對球員說:「大家坐著吧,在樹蔭底下休息比較舒服,別以為今天陽光比較弱,其實眼睛看不到的紫外線還是強的很,曬久了對身體不好。」

李明正用溫和地語氣對球員說:「今天大家應該都有注意到訓練的份量比平常減少很多,我跟大家說,下午的訓練份量會更少,明天早上更不用訓練,大家睡飽一點,明天晚上就要比賽了,我希望大家以最好的狀態迎接這一場比賽。」

「現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們,大家注意聽好了。」李明正深吸一口氣,看著每一位球員臉上純真又清澈的眼神:「你們是我這輩子教過最棒的球員,你們的實力有強有弱,接觸籃球的時間也不太一樣,有些人到光北之前已經打下很深厚的基礎,有些人則是剛進入籃球這個迷人的世界之中,可是不管是誰,你們對於籃球的態度都很正面積極,身為一個教練,這是我最看重的地方,而你們沒有任何一個人讓我失望過,你們真的很棒。」

「我自己很久以前也是球員,我很了解在重要比賽之前心情會變得很緊張、興奮,尤其你們即將面對的又是向陽高中,大家都知道他們是一支很強的球隊,沒有任何人看好我們,大家一致認為拿下冠軍的一定是向陽高中,可是現在我要告訴你們,在我的眼裡,你們比向陽高中強多了。」

李明正目光注視著魏逸凡,說道:「逸凡。」

魏逸凡大聲回應:「是,教練!」

「我一直有在觀察你的禁區腳步,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你的禁區腳步是我看過最靈活的,就算你在禁區陷入包夾,你還是可以利用腳步擺脫防守,輕巧地把球挑進籃框裡,縱觀台灣高中籃球界的禁區球員,你的身高並不算高,可是憑你的禁區腳步跟柔軟的放球手感,不管我們的對手是誰,只要禁區有你在,就可以讓我感到放心。」

「偉柏。」

高偉柏立即挺起胸膛:「是,教練!」

「在球員裡面,你是比較後期才加入球隊的人,一開始你的脾氣比較衝,我曾經因為這樣擔心過,可是我很快就發現那是因為你非常投入在籃球裡面,不管是練球或者上場比賽都一樣,這一點我非常喜歡,而之後你向我證明你是一名很懂事的球員,在我略加提點之後,你的脾氣跟情緒很快就有改變,並且展現出讓我驚豔的球技,你跟逸凡不同,你的打法少了一點靈巧,但是多了野獸般的爆發力,如果沒有你的加入,光北絕對沒有辦法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麥克。」

麥克沒有跟魏逸凡還有高偉柏一樣大聲回應李明正,反而低下頭,不敢面對李明正的目光,怯怯地舉起手。

李明正知道麥克害羞的個性,對他露出理解與寬容的笑容:「我這輩子看過很多很多球員,在這裡我可以很明確地對你說,你是我見過最有天份的球員,沒有之一,不管是天生的身體條件,或者是對於籃球的敏感度,你都是我看過最適合打籃球的人,才幾個月的時間而已,你就從一個籃球初學者變成了球隊裡面的籃板機器,而且不只是籃板球,連防守腳步都有很明顯的進步,在我眼裡,你未來一定可以成為比辜友榮更強的禁區球員,只要你把你唯一缺乏的東西找到就好。麥克,你知道要成為一個最強的禁區球員,你缺少了哪一個要素嗎?」

麥克搖搖頭。

「自信。」李明正把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相信自己,看看你的身邊,你的隊友不管是誰接觸籃球的時間都比你長,可是你跟他們一起撐過了我嚴格的訓練,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證明你是一個很棒的球員,星期一的比賽裡面,幫球隊、幫我、幫隊友搶下籃板球,大家需要你。」

「為了大家,你做的到嗎?」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聚集在麥克的身上,麥克臉色發紅,不敢面對大家的目光,可是卻堅定地點了頭。

「真毅。」

「是,教練!」

「在我們的禁區球員裡面,你的禁區腳步沒有逸凡這麼靈巧,身材也不像偉柏厚實,身高跟彈跳力更是比不上麥克,可是你的數據卻是球隊裡面四個禁區球員最全面的,只要你一上場,不管禁區裡面搭配的隊友是誰,你都可以幫助他們發揮出最大的能力,你的身體素質並不出色,可是你的籃球智商跟對比賽的理解能力毫無疑問是隊上最高的,成熟的打法、令人放心的中距離能力,真毅,你是我見過唯一一片比紅花更鮮豔的綠葉。」

「傑成。」

「是,教練!」

「我是一個很看重球員品行的教練,所以在我知道你過去的一些行為之後,我曾經考慮過要把你踢出球隊,可是後來我並沒有這麼做,原因有兩個,第一,你讓我看到你的改變,進入籃球隊之後,你的態度跟別人一樣非常正面,把心力全部投入在籃球裡面,而我相信在我的訓練之下,你絕對沒有體力繼續做之前的事情。第二,你在控球方面展現出來的才華實在太令人驚豔了,讓我根本捨不得叫你離開,在來到光北之前,我在東台國中執教,那時候東台國中跟現在的光北情況有點類似,東台國中籃球隊處於百廢待興的狀態,光北則是剛創立籃球隊,球隊有很多問題要解決跟克服,可是當初東台國中整整花了兩年的時間才打到冠軍賽,而光北卻只花了不到一年。」

「不可否認的是,我們球隊裡面確實有很多有實力又天賦異稟的球員,可是一支剛創立的球隊要完全融合在一起是需要時間的,可是因為你的存在,把這一段時間縮到最短,你在控球跟傳球上面的才華讓球隊很快融合在一起,讓我不敢相信光北是第一年才創立的球隊,傑成,正是因為有你,光北才能夠以最短的時間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忠軍。」

王忠軍沒有用言語回應李明正,而是跟麥克一樣舉起手,不同的是,王忠軍舉手的速度很快,而且把手舉的很高,顯示出自信。

李明正微微一笑,他明白王忠軍是球隊裡面的省話一哥。

「每一次看到你都會讓我想到一個東西,石頭。你對於三分球的執著就像是石頭一樣堅定不移,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完全把心力投注在三分球上面,不去在意其他的進攻方式,其實這樣很好,非常直接,只要投得進三分球,你就可以為球隊帶來貢獻,可是只要投不進,你對於球隊就沒有任何價值,明天的對手是向陽高中,你有信心對球隊帶來貢獻嗎?」

王忠軍依然沒有說話,不過非常肯定地點了頭。

李明正滿意地說:「很好,身為一名射手,就是要對自己有自信,這樣在面對強大的敵人時才能克服恐懼,投進三分球。忠軍,射手有分兩種,第一,可以把球投進的射手;第二,偉大的射手,兩者的差別在於,在連續九次出手投不進之後,第一種射手會選擇把球傳給隊友,但是第二種射手還是會繼續出手,因為一個偉大的射手,即使前九球沒有進,依然不會失去信心,會勇敢並且自信地出手第十球。」

「大偉。」

「是,教練!」

「如果我說,你是整個籃球隊裡面我最欣賞的球員,你相不相信?」

包大偉愣了一下,突然間喪失說話的能力。

李明正說:「你看一下身邊的隊友,你會不會覺得自己是一個異類?」

「你沒有麥克的身高跟彈跳力、沒有逸凡的禁區腳步、沒有偉柏的身材、沒有真毅的籃球智商、沒有傑成的傳球天賦、沒有忠軍的三分能力,如果把打籃球的天份用一到十作為標準來衡量的話,你打籃球的天份可能不到一,可是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一樣東西,堅持不懈的努力。你在進入光北之前沒有接受過任何正規的訓練,而在這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你的防守能力提升的比任何人都多。」

「防守這個東西跟天份沒有任何關係,要把防守練好就只有一種方法,就是每日每夜毫不懈怠的苦練,大偉,如果把苦練用一到十作為標準衡量的話,你絕對是十分,我欣賞的球員永遠都不是最強的那一個,而是最認真、努力練習的人。」

「雅淑。」

「是,教練!」

「因為規定的關係,所以我沒有辦法讓妳上場比賽,即使如此,妳在板凳上還是用妳的方式幫助球隊,不管是聲音、手勢,或者肢體動作,在球隊落後時,妳總是奮力鼓舞隊友,在球隊領先時,妳是第一個歡呼的人。妳是光北隊的隊長,更是光北的精神支柱,我很謝謝妳,在比賽的時候,妳就像是漆黑大海裡面的燈塔,在心靈上引領著大家。」

「光耀。」

「是!」李光耀滿懷希望地看著李明正,期待李明正的稱讚。

「你的話我就不說了,你整天都對大家說你是最強的球員,還說大家一直在逃避事實,如果我現在繼續說下去,我看大家會直接暈倒給我看。」

李明正此話一出,惹的眾人哈哈大笑。

李明正臉上帶著笑容,掃視球員一眼:「大家看一看你們身邊的隊友,每一個人都擁有獨特的能力,逸凡的禁區腳步、偉柏的厚實身材、真毅的籃球智商、麥克的籃板球、傑成的控球天份、大偉的防守能量、忠軍的三分球、隊長雅淑的精神支柱、光耀的無比自信,有你們在,星期一的比賽,贏的一定是我們,因為我們是最、強、的!」


下一章就要對上向陽高中了,接下來的內容會很精彩,敬請期待,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