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八十九章【心安】[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晚上九點半,李明正站在場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專心地觀看球員的練球情形。

經過三個半小時的地獄式訓練之後,體能比較差的詹傑成、王忠軍很顯然跟不上大家的腳步,在上一個練習項目中就開始落後,現在更是被遠遠甩在後面,臉上蒼白,手腳無力,任誰都看的出來他們只是在死死苦撐而已。

見到詹傑成跟王忠軍嚴重落後,李明正沒有出言呼喝,叫他們兩個人趕快跟上大家,因為根本不用他開口,場上會有人幫他做這件事。

「詹傑成,你覺得向陽高中看到你腳步慢下來的時候會怎麼做?他們會拍拍你的肩,告訴你要加油嗎?不想要在比賽的時候被打爆,現在就跟上大家,用意志力撐下去!」

「王忠軍,你現在除了定點投射三分線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進攻手段,如果連防守都不行,你要怎麼幫助球隊!?」

李光耀在最前頭大喊著,督促詹傑成跟王忠軍,兩人一聽到李光耀的聲音,心裡冒出不服輸的火燄,逼自己加快速度,可是不管是體能或者肌耐力的基礎,詹傑成跟王忠軍都是球隊裡面最差的,縱使心裡想要跟上大家的腳步,可是身體的疲勞卻已經不容許他們這麼做,憑著意志力衝刺一小段距離之後,速度又慢了下來。

其實不只是詹傑成與王忠軍,籃球隊裡面大部份的人都已經感到精疲力盡,包大偉、麥克、謝雅淑的速度都慢了下來,不過程度上沒有詹傑成跟王忠軍那麼誇張,還可以勉強撐下去,現在還可以跟上李明正訓練節奏的只有李光耀、魏逸凡跟高偉柏。

經過三個半小時的訓練,其實就連魏逸凡跟高偉柏都感到極度疲憊,呼吸的頻率已經不受他們控制,不過他們兩個人沒有慢下腳步,因為有一個人依然跑在他們前面。

高偉柏心想,談戀愛的人不是會分心嗎,怎麼李光耀完全沒有這種跡象,太可惡了,我原本以為今天有機會可以超越他,沒想到他跟之前一樣沒有露出任何空隙,太該死了,不行,我不能認輸,我一定要超越他,光北高中的王牌是我,高偉柏!

魏逸凡粗喘著大氣,不斷想要超越李光耀,但是不管他跟高偉柏怎麼嘗試,李光耀都像是一座巍峨大山,讓他們只能仰望。

看著李光耀始終跑在他們前面的背影,魏逸凡了解李光耀雖然在談戀愛,可是他並沒有因為愛情而放鬆下來,相反的,李光耀或許是整個籃球隊裡面唯一已經進入隨時都可以比賽的完全備戰狀態的球員。

魏逸凡咬牙,太可惡了,台灣籃球界什麼時候橫空出世了這麼一個李光耀,就算是在之前榮新的時候,球隊裡的王牌球員都沒有給他這種彷彿近在眼前,實際上卻是遙不可及的感覺。

看到大多數球員已經疲累不堪的模樣,李明正看了手錶一眼,把掛在脖子上的哨子含在嘴裡,吹氣,發出尖銳的嗶聲。

「結束,休息!」

聽到李明正的哨聲響起,大半的球員軟倒在地,在球場上變成一個又一個「大」字,喘著大氣,看著一片漆黑的夜空。

這時楊信哲走向李明正,對李明正說:「乙級聯賽的季軍賽結束了,瑛大附中贏了。」

李明正微微點頭:「接下來就輪到我們了。」

—–我是分隔線——

同樣的時間,籃球時刻雜誌社辦公室裡,蕭崇瑜眼睛盯著乙級聯賽的官方網站,看到比賽的時間已經歸零,按下鍵盤上的F5重新整理網頁,在季軍那一行空格裡面已經出現了瑛大附中這四個字。

蕭崇瑜轉過頭,興奮地看向正在辦公室裡面抽菸的苦瓜:「苦瓜哥你太厲害了,跟你預測的一模一樣,拿下季軍的是瑛大附中,而且不只比賽結果,比數78比73,連分差在5分以內都被苦瓜哥你猜中了!」

相較於蕭崇瑜的興奮,苦瓜的表情非常淡定,把菸捻熄,站起身來:「既然跟我預測的一樣,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輕鬆多了,好了,時候也不早了,剩下的之後處理,走了。」

「是,苦瓜哥!」

苦瓜與蕭崇瑜整理好公事包,苦瓜提議:「肚子有點餓了,等一下去吃個宵夜吧。」

蕭崇瑜大聲應好:「苦瓜哥,可不可以再去上次那一家串燒店,他們的飲料雖然不好喝,可是燒烤真的好好吃!」

苦瓜微微點頭:「嗯。」

蕭崇瑜面露興奮,關燈鎖好門之後,跟苦瓜一起搭電梯到了地下停車場,坐上副駕駛座,離開了辦公大樓。

往燒烤店的路上,苦瓜說:「週末兩天好好休息,星期一的乙級冠軍賽結束之後會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做,到時候會很忙。」

「是,苦瓜哥,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還有,這一篇瑛大附中的報導給你寫,剩下的資料自己要處理好。」

蕭崇瑜精神一振:「是,苦瓜哥!」

「今天我已經跟總經理知會過了,星期一我們到公司打完卡之後就可以直接開公務車下台南紀錄球賽。」

蕭崇瑜開心地說:「想當初苦瓜哥你獨排眾議,一直追光北高中的比賽,現在終於得到總經理的認可了,感覺真是不錯。」

「獲得認可的不是我,而是光北高中,別搞混了。」

苦瓜冷淡的語氣絲毫沒有減弱蕭崇瑜的興奮,蕭崇瑜臉上笑意不減:「可是除了苦瓜哥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人注意到光北高中啊,只有苦瓜哥你慧眼識英雄,我猜現在其他同業一定都在查光北高中的資料,可是除了光北高中是今年才剛創立的球隊,還有陣中有高偉柏跟魏逸凡之外,他們一定什麼都查不出來,如果光北拿下冠軍,那麼擁有豐富資料的我們,一定可以做出與眾不同的報導。」

苦瓜左手操控方向盤,右手從菸盒中挑出一根菸,放到嘴唇中間,拔出點菸器,將菸點燃,按下開關把車窗拉下,深深吸一口菸,把淡藍色的煙霧往窗外吐。

「你想像的太美好了,乙級聯賽太小了,根本不會有人在乎,就算你做出有質量又精緻的報導,也比不上NBA球星轟下50分的話題性,光北高中真的要讓大家注意到,或者我們真的要靠光北高中提高銷售量,那麼星期一的冠軍賽,只能算是一個起點而已。」

與苦瓜思考的現實面相比,蕭崇瑜的想法顯的浪漫多了:「苦瓜哥你這麼說是沒錯,可是我覺得不管結果怎麼樣,就算光北星期一輸給向陽高中,我們這幾個月的努力等於丟進水裡,可是這不代表我們就沒有任何收獲,陪伴光北高中一起成長的日子讓我覺得很有意義,而且看著光北一路從丙級聯賽打到乙級聯賽,當中加入了王忠軍與高偉柏,一晃眼他們就要打冠軍賽,跟向陽爭奪前往甲級聯賽的門票,讓我覺得好像經歷了一段只有在故事書看到的劇情。」

苦瓜專心開著車,靜靜地抽著菸,忽然說:「我們來打個賭吧。」

「什麼賭?」

「賭這一場比賽誰會獲勝。」

「苦瓜哥,這種賭法不好,我跟你都會賭是光北拿下勝利。」蕭崇瑜提議:「不如來賭光北會贏幾分,跟真正的比分越接近的人就算賭贏了,簡單說,我猜光北贏5分,苦瓜你猜10分,而光北贏7分,就是我贏了。」

苦瓜點頭:「好。」

蕭崇瑜想了想,很快說出自己的預測:「5分。

苦瓜不假思索地說:「2分。」

—–我是分隔線——

〝鈴、鈴、鈴、鈴、鈴…〞,放在床頭的鬧鐘響起,李光耀手從棉被裡面伸出來,關閉設置在四點整的鬧鐘,坐起身來,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李光耀跟平常一樣到浴室梳洗,花了五分鐘的時間洗臉刷牙,走回房間裡面,脫掉睡衣,換上短褲,從衣櫃中拿出一條毛巾,赤裸著上身走下樓,到廚房倒了滿滿一杯冰豆漿,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完,喝完豆漿之後,李光耀走進放置綜合型健身器材的小房間裡面。

為了準備星期一跟向陽高中的比賽,李明正在昨天晚上訓練結束的時候說星期六、日都要到學校練球,集合時間是早上八點,雖然現在距離八點還有一段時間,李光耀昨天晚上也曾考慮過要不要讓自己多睡一點,可是最後決定跟平常一樣在四點起床,到小房間裡面做一些核心肌群的重量訓練。

不過考量到等一下李明正的訓練菜單一定會很可怕,李光耀並沒有讓自己太累,只在健身房裡面待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到浴室沖掉一身臭汗,穿上球衣球褲,上半身套了一件棉質外套,整理好後背包,在五點半這個天色剛亮的時間點出門。

李光耀騎著腳踏車先在家裡附近的早餐店吃了兩人份的早餐,接著才慢慢地騎往光北高中,抵達學校的時間是早上六點十五分。

李光耀一進到光北高中就牽著腳踏車往操場的方向走,把腳踏車停在跑道外面,踏進球場裡,輕輕跳了跳,用雙腳感受球場的觸感,然後將後背包放在籃球架後面,拿出籃球,脫掉棉質外套,走上籃球場。

在六點二十分這個時候,光北高中空無一人,四周除了麻雀吱喳的聲音跟飛躍的身影之外,幾乎沒有任何人、事、物的打擾,讓李光耀可以完全把心神投注在籃球上。

李光耀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微笑:「這種寧靜的感覺,真好。」

李光耀站到罰球線上,右腳腳尖對準籃框,閉上雙眼,想像自己正在比賽中準備罰球,睜開雙眼,膝蓋微蹲的同時將球舉起,眼睛盯著籃框,緩緩將球投出。

〝唰!〞

感受到指尖對籃球的觸感,李光耀非常滿意,大步走到籃底下撿起球,走回罰球線上。

李光耀今天的手感非常好,以九成的命中率完成投進一百顆的罰球練習,接著站到弧頂的位置,練習左右兩邊的帶一步後仰跳投。

兩邊各投完五十球之後,李光耀站到弧頂的位置,低頭看了自己的雙腳,確定自己沒有踩到三分線,開始練習投射三分球,而這時候有人跟他一樣,提早抵達球場。

七點三十分,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三個人一起走來,遠遠就看到有人在籃球場裡面練習投籃,光從投籃的動作跟姿勢三人就知道,比他們早來的人是李光耀。

知道正在練球的人是李光耀,高偉柏與魏逸凡馬上加快腳步,其實他們也不是沒想過更早一點到學校練球,可是一想到今天的訓練時間一定會比平常更久,為了保留體力,他們打消了原本的盤算,沒想到到了學校卻發現李光耀已經在練習三分球,而且從李光耀身上流的汗量看來,很明顯李光耀抵達學校已經有一段時間。

高偉柏與魏逸凡兩個人很快到了另一個球場,互相幫助對方拉筋暖身,馬上開始練球。

楊真毅看到兩人的模樣,不禁搖頭失笑,同時也不禁佩服李光耀,他這一輩子還沒有看過比李光耀更認真練球的人,而且練習量又是如此的龐大,除此之外,李光耀練球也非常講求細節,不是一股腦的亂練,每一個動作都做的非常紮實。

見到李光耀這個模樣,楊真毅胸口也湧現出熱血,馬上加入高偉柏與魏逸凡的行列。

在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三人之後,籃球隊的其他人也紛紛在集合時間前抵達球場,看到李光耀、高偉柏、魏逸凡等人已經在球場上練球,熱完身想要加入他們時,李明正、吳定華、楊信哲一同走了過來。

吳定華大喊一聲:「集合!」

不管是在場上投球的,或者是剛熱身完準備上場練球的,聽到這一聲集合,馬上放下手邊的動作,跑到吳定華面前站好。

李明正看著球員們精神抖擻的模樣,心裡感到滿意,大聲問:「都熱身好了嗎?」

「熱身好了!」

李明正點點頭:「很好,直接開始跑步,十圈!」

「是!」所有的球員早有心理準備,馬上往前衝,雙腿好像加裝渦輪一樣,很快就跑完了十圈。

跑完十圈之後,球員們喘著大氣,站在李明正、吳定華、楊信哲面前,眼神散發出一種野性,看到這種眼神,李明正知道球員已經準備好接受今天的訓練,同時也感受到球員對於「強」的深切渴望

不過在訓練開始之前,李明正有些話要說:「下一場比賽的對手是向陽高中,他們的實力很強,比我們之前遇過的對手都還要強,所以下一場比賽先發的陣容會有一些調整…」

李明正說了下一場比賽的先發陣容之後,沒有讓球員有交頭接耳的機會,用力拍手,大聲說:「今天的訓練內容,早上會集中在防守,下午則是空手跑位的練習。」

「等一下麥克、光耀、大偉、傑成、忠軍一組,真毅、偉柏、逸凡、雅淑一組,光耀這一組防守,逸凡這一組進攻…」

—–我是分隔線——

三個小時之後,時間來到接近正中午的十一點,李明正吹哨,宣佈上午的訓練結束。

經過三個小時的訓練,球員們各個流了滿頭大汗,拿著楊信哲帶來的水,很快跑到樹蔭底下乘涼休息,同時也討論起剛剛李明正說的先發陣容。

討論不到十分鐘,楊信哲雙手提著便當,對大家大喊:「吃飯了,大家過來拿便當!」

在球員們排隊拿便當的同時,李明正與吳定華合力從教練辦公室裡面把移動式的白板搬了出來,放在跑道上,推到球員面前。

「大家邊吃飯邊注意到我這裡。」李明正拿起藍色的白板筆,簡單畫出了半場的圖形:「大家都知道向陽高中有一個很可怕的中鋒辜友榮,如果要贏得下一場比賽,你們要做好一件事,那就是限制辜友榮的發揮,我現在就告訴大家星期一該怎麼做。」

「首先,不管場上的人是誰,只要辜友榮在禁區拿到球,包夾他,我說的包夾不是指禁區的球員而已,弱邊的後衛也要馬上過來包夾,他是一個對自己很有自信的球員,所以就算被包夾,他還是不太會傳球,因此星期一個時候,只要辜友榮一拿到球,我要看到至少三個人過去包夾他,讓他發生失誤,記住,不要下手抄球,我們禁區人數不多,負擔不起這種雞毛蒜皮的犯規麻煩,所以讓辜友榮自己發生失誤,不要下手。」

「如果他把球傳到外線,除非他是把球傳到左邊的底角跟四十五度角這兩個位置,否則不用撲出去,待在籃底下搶籃板球,我們身高沒有優勢,要搶下籃板球就要靠決心跟人數,他們籃底下有三個人在搶籃板,我們全隊五個人都去跟他們拼,一定搶得贏!」

「再來是進攻的部份,辜友榮他的防守能力還不錯,平均每一場比賽可以送出3次火鍋,可是他有一個缺點,就是他太喜歡蓋火鍋,下星期一的時候,不管是誰,只要有機會就去挑戰籃框,不要害怕辜友榮,只要他一陷入犯規麻煩,向陽高中的教練把他換下場,接著就是我們的機會。」

「記住,對付辜友榮是我們下一場比賽的重點,只要我們可以逼他離開球場,這一場球賽的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

—–我是分隔線——

下午五點,在李明正的大喊聲之下,今天的訓練結束了,球員們疲累地坐在地上喝水,李明正隨即詢問有沒有任何人需要他們載回家,不過因為時間還沒有很晚,所以球員們反而是討論要一起去哪裡吃晚餐,而不是回家方法。

除了一個人之外。

因為進入冬天的關係,所以現在太陽已經西沉,天色慢慢暗下來,李光耀補充完水份之後,站起身來,打開了燈柱的開關,拿起球,再度站上球場。

本來已經討論好要去哪裡吃飯的光北球員們,看到李光耀在訓練結束之後馬上開始練習投籃,已經放鬆下來的身心又緊繃起來,眾人對視一眼,從其他人的眼中皆看到了名為鬥志的火燄,瞬間放棄原本的計畫,跟李光耀一樣開始自我訓練。

吳定華站在李明正身旁,嘖嘖說道:「光就練球這一點來說,他們已經超越當年的我們。」

「沒有我們,是你們,我那時候的練習量可是他們的數倍。」

「是是是,你練習量最多,我們幾個最少。」

吳定華的反應引來了李明正的哈哈大笑,看著李光耀正在練習切入的動作,吳定華問:「你有跟他說你的想法了嗎?」

李明正搖搖頭:「現在還太早了。」

吳定華點點頭:「懂得自我練習是很好,可是後天就要比賽了,如果平常還無所謂,可是我擔心他這樣練下去會過勞,你要不要叫他休息一下。」

李明正搖搖頭:「這只是他一般的練習量而已,他可能覺得今天團隊的訓練不太夠。」

吳定華驚訝地說:「今天這樣還不太夠?」

「對他來說確實不太夠。」李明正露出笑容:「不用替他擔心,他可是非常愛護自己身體的,他現在繼續練球,是因為他覺得他的身體可以承受的住,還可以為星期一的比賽多做一點準備。」

「意思是現在該擔心的是其他的球員嗎?」

「照理說是這樣沒有錯,可是你也知道他們全部都是不服輸的小伙子,就算我們現在這時候阻止他們,他們說不定會自己另外找地方練球,所以呢,我們就在這裡靜靜看他們吧,如果有發生什麼緊急的事情也可以馬上處理。」

「我不擔心會發生什麼緊急的事情,只擔心他們明天沒有力氣練球。」

「別擔心,就算明天完全不練球,也不會對球技造成什麼影響,到了這種時候,我現在叫球員練球的目的已經不是提升他們的默契或者球技,而是讓他們覺得心安。」

「心安?」

「沒錯,你想想,以前月考的時候,雖然你知道你的數學很爛,不管怎麼樣都沒辦法拿到高分,可是不把書拿起來翻一翻看一看,心裡面就會有一種很奇怪的心虛感揮之不去,我現在就是做一樣的事情,重要的比賽就在眼前,如果不把他們好好的操一下,他們一定會非常不安,想東想西。」

「有道理。」

「乙級聯賽是單淘汰賽,是非常簡單又直接的賽制,能夠走到最後這一步,已經證明我們球隊擁有一定的實力,下一場比賽要贏,我認為心理層面反而比實力影響更深,要讓球員放開手腳上場比賽、徹底執行戰術、挑戰籃框、衝搶籃板球,首先就是要穩定住他們的心理狀態,就高中生而言,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讓他們有踏實感,讓他們覺得他們對於比賽已經做好了充份的準備跟努力,這樣他們下星期一就算感到緊張,還是可以全力以赴。」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