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噹、噹、噹、噹、噹…〞,放學鐘聲響起,在老師宣佈下課之後,學生們很快整理好書包,帶著興奮與期待的心情快步走出教室,與感情比較好的朋友一起走向校門口,在校門口按照搭校車、步行、腳踏車、家長接送的順序排隊。

相較於這些開心等著放學的學生,光北籃球隊的球員就像是少數的異類,等到同學離開教室,走廊上的人潮變少之後才開始整理書包。

魏逸凡拿起書包,把背帶掛在寬闊的肩膀上,拿著裝有球衣、球褲、球鞋的提袋走出門外,而高偉柏已經靠在走廊的欄杆上等他。

高偉柏的頭往樓梯的方向微微一偏:「走吧。」

魏逸凡點頭:「好。」

高偉柏與魏逸凡兩人肩並肩往樓梯口的方向走去,這時楊真毅剛好從樓上走下來,看到高偉柏與魏逸凡,立刻加快下樓的腳步,高、魏兩人也站著等他,三個人聚在一起走下樓,離開了這一棟他們今天已經待了超過8小時的教學大樓。

三個人走在一起,超過180公分的身高還有籃球隊隊員的身份招人注目,不過三人顯然已經很習慣別人投射過來的目光,學會不去理會與在意,跨著大步往教練辦公室走去。

教練辦公室的門是關著的,楊真毅並沒有直接闖進去,擁有良好家教的他伸出手輕輕敲了門,門內頓時傳來吳定華的聲音:「進來。」

楊真毅轉開喇叭鎖,三人先後進到辦公室之中,謝雅淑早他們一步抵達辦公室,已經坐在椅子上吃便當。

「便當跟湯都在助教的桌上,自己拿。」吳定華說。

楊真毅、高偉柏、魏逸凡三人把書包跟手中的袋子靠牆放著,拿了便當跟筷子,走出辦公室外面,靠在欄杆上吃晚餐。

高偉柏扒了一大口飯,口齒不清地說道:「這一次教練的態度跟之前不太一樣,感覺他們有點緊張。」

魏逸凡不在意地說:「畢竟向陽的禁區高度很嚇人,教練會擔心也很正常。」

楊真毅這時突然說:「其實當初我國三畢業的時候,向陽高中有邀請我進去他們的籃球隊,而且還開出全額的獎學金,三年學雜費全免,提供宿舍,非常大方。出於好奇,我當時有去他們學校看過,結果他們跟我想像中的乙級球隊有很大的差別,他們的設備很好,師資優良,總教練跟助理教練都是前國手,訓練內容很紮實,球員練球的態度也很正面,更重要的是學校非常支持籃球隊。」

「原來你也有。」魏逸凡也說:「我當初也有被向陽高中邀請,不過向陽高中是乙組的學校,而且還在台中,我當時打定主意讀家裡附近的榮新,所以就直接拒絕向陽。」

高偉柏揚起眉頭:「向陽倒是沒找過我。」

楊真毅解釋:「那是因為你住在台北的關係,我記得我當初去向陽的時候,他們找的都是中南部的球員。」

高偉柏點頭,表情釋然:「原來如此。」

魏逸凡望向楊真毅,問:「對了,真毅,我一直覺得奇怪,為什麼你當初國中畢業之後就不再繼續打籃球了?憑你的實力,就算是眼高於頂的啟南高中一定也會有興趣。」

高偉柏也對這個問題抱持著很大的疑問:「對啊,為什麼?」

楊真毅沒有馬上回答問題,把嘴巴裡面的飯菜吞下去之後才說話:「因為在我國三畢業的時候,我媽說她只生我這個兒子,不能讓我繼續玩下去,高中要開始培養我當我爸公司的接班人,我也很清楚我將來要背負的責任,所以就沒有繼續打籃球。」

魏逸凡又問:「我記得像你們這種富二代,家裡不是都會送出國外唸書嗎,你怎麼會留在台灣?」

楊真毅說:「因為我國中花太多時間打球,成績沒有很好,很多科目都要重新打基礎,我高一跟高二的時候過得超痛苦,每天在學校上八堂課,回到家要繼續上兩堂家教課,就連週末兩天都不能休息,我媽都幫我安排好了老師,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都有排課,中午只有給我一個小時吃飯時間休息,都快累瘋了。」

高偉柏說:「那你還蠻厲害的,球技還是有維持住。」

楊真毅苦笑,想起高一高二的日子,眼神中露出滿滿的痛苦:「高一的時候,我其實打定主意要放棄籃球,專心在學習上。為了不讓自己分心,我把房間所有的球星海報、籃球雜誌、報紙剪貼下來的球星照片全部都丟掉,就連籃球跟球鞋都放在看不到的角落,讓我自己不去想籃球,可是我後來發現根本做不到,我媽對我的深切期望轉化成巨大的壓力,加上每一天都要讀書上課,搞的我內分泌失調,臉上長滿了青春痘,胸口裡面好像悶了一股氣發洩不出來,難受的很。」

「我後來真的受不了,在週末晚上八點下課之後,拿出被我藏起來的籃球跟籃球鞋,把籃球鞋上面的灰塵擦乾淨,拿出打氣筒把已經扁掉的籃球灌飽了氣,騎腳踏車到附近的破爛籃球場自己一個人打球,一打就是兩個小時,說起來很神奇,我本來上課已經上到很累了,但那時候一踏上籃球場,精神跟氣力就來了,而且打完球之後,胸口裡悶著的那一口氣消失不見,心裡的壓力也莫名其妙地跑走了。」

楊真毅的雙眼閃爍著亮光,說道:「在那一次之後,我才發現我太天真了,以為把雜誌、剪貼簿、海報丟掉就可以忘記籃球,這根本就是異想天開。在那次之後,我才了解到我這一輩子已經離開不了籃球了,而且就算我曾經放棄它,它也從未放棄過我。我當時就靠著在週末晚上跟體育課的時間打籃球抒發壓力,才度過了高一跟高二那段極為痛苦的時光。」

說著,楊真毅突然感嘆起來,沒有繼續吃便當,對高、魏兩人抒發壓抑在心裡已久的情緒,而兩人也認真地聽楊真毅說話。

「一直以來,我以為我爸跟我媽一樣,反對我繼續打籃球,所以當初教練找我加入籃球隊的時候,我心裡面其實是悲傷大於開心,因為我認為我爸媽根本不會給我機會加入籃球隊,沒想到教練真的說服我爸,讓我可以在高中最後一年加入籃球隊,為光北籃球隊盡一份力。」

魏逸凡問:「你爸同意,但是你媽呢?」

楊真毅露出笑容:「基本上我家的事情是我爸說了算,而且我爸在我小時候有透露過我媽喜歡大男人,因為我媽覺得大男人有一種霸氣的感覺,所以我爸都支持我加入籃球隊了,我媽就算有意見也不會反對。」

魏逸凡點頭:「原來如此。」

高偉柏說:「說起來也很有趣,如果你當初跑到籃球名校打球,我們現在也不可能當隊友,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緣份。」

楊真毅哈哈大笑,點頭說道:「是啊,緣份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就算你一開始是去籃球名校打球,最後也是到了光北。」

高偉柏看向魏逸凡:「不只我,逸凡也一樣啊。」

魏逸凡說:「或許老天爺就是要我們三個人聚在一起,讓光北擁有全台灣最強的禁區鋒線組合,昨天教練加強弱邊補防的練習,很明顯是擔心向陽的身高優勢,可是教練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我們三個人只要同時在場上,就是最強的禁區三人組!」

魏逸凡左手捧著便當盒,伸出右手,高偉柏看到魏逸凡眼神中的光亮,也伸出右手,疊在魏逸凡手背上,楊真毅最後伸出手,放在高偉柏的手背上。

三人看著彼此,很有默契地說道「我們是最、強、的!」

三個大男孩眼睛裡閃爍著自信與堅定,相信他們三人的組合將在三天後向大家證明,就算面對身高的劣勢,他們一樣可以擊垮向陽高中的禁區,帶領光北高中迎向勝利!

這個時候,王忠軍與麥克一起走了過來,魏逸凡沒看到總是最早到球場熱身的李光耀,覺得奇怪,皺起眉頭問:「李光耀呢?他是不是忘記昨天教練說今天要提早練球,所以叫大家統一過來辦公室吃便當?」

麥克當然知道李光耀現在在校門口跟謝娜上演卿卿我我依依不捨的劇情,但是這種害羞的話他實在說不出口,低著頭,不敢面對魏逸凡的目光,吱吱嗚嗚地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而身旁的王忠軍指著校門口的方向,留下了三個字:「談戀愛。」

話一說完,王忠軍就走進辦公室裡面,麥克鬆了一口氣,低著頭,跟在王忠軍身後逃離現場。

魏逸凡發出嘖嘖兩聲,搖頭說:「最近是有聽說李光耀跟一個女生在談戀愛,這傢伙也真是厲害,重要比賽就在當前,他還有興致交女朋友。」

高偉柏在一旁附和:「到時候因為女朋友分心,就別當成是被我超越的藉口。」

楊真毅發現魏逸凡跟高偉柏說話的口氣很明顯非常不服輸,笑道:「你們兩個人是怎麼回事,怎麼一說到李光耀整個人都變了。」

高偉柏說:「我只是很討厭他囂張的態度而已。」

魏逸凡說:「跟向陽的冠軍賽近在眼前,如果因為交女朋友分心,導致球隊輸球該怎麼辦?」

楊真毅知道高、魏兩人心裡想的跟嘴裡說的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搖頭苦笑:「你們真是不誠實。」

—–我是分隔線—–

下午六點,因為冬天的來臨,白晝的時間縮短,太陽已經在西方落下,天空一片漆黑,吳定華打開位於跑道四周的高大燈柱,燈柱帶來了光亮,把位於跑道中間的籃球場照得沒有任何一絲死角。

因為燈柱打開的關係,本來準備要離開球場的學生又留了下來,想要繼續打籃球,不過吳定華馬上大聲宣佈接下來是籃球隊的練習時間,要打籃球請到角落的籃球場。

學生們覺得很奇怪,因為籃球隊的練習時間是七點,怎麼今天突然提早到六點,不過雖然覺得疑惑,學生們尊重籃球隊,相繼離開操場。

他們當然不知道,為了向陽這個強敵,籃球隊決定把訓練時間提前到六點。

在學生離開籃球場之後,李明正很快叫李光耀出來帶隊熱身,花了十分鐘拉筋熱身之後,李明正叫球員跟之前一樣開始跑步,不過跟以往不一樣的是,計算球員跑步速度的助理教練,到現在還沒有看到人影。

吳定華瞄了手上的手錶,手錶上的指針顯示出六點二十分:「信哲怎麼這麼慢,你有跟他說今天會提早練球嗎?」

李明正說:「有,我今天下午有傳簡訊給他。」

「嗯,那就好,你今天打算怎麼練?」

「還是一樣加強防守,就我看來,就算是面對向陽的防守,我們球員還是有能力可以有效率的得分,重點就在於我們可不可以壓制向陽的進攻,這就是下一場比賽的關鍵。」

吳定華點點頭,他的想法跟李明正一模一樣:「所以今天一樣是弱邊補防嗎?」

「弱邊補防、包夾防守、擋拆換人,但是這些都只是觀念而已,最重要的還是繼續加強球員的基本防守腳步。」李明正露出笑容:「今天就讓球員知道,就算只練防守腳步,還是可以把他們操到腿軟吧!」

這個時候,楊信哲大步走到操場,從臉上的黑眼圈跟走路時散發出來的疲累模樣,李明正與吳定華看的出來楊信哲昨天一定熬夜了,不過這樣的楊信哲,眼睛裡面卻散發著令人無法忽視的光芒。

楊信哲揮一揮手中的筆記本,走向李明正跟吳定華:「我能做的,都在裡面了。」

因為做的資料跟數據量太龐大,楊信哲擔心兩人不知道要從哪裡看起,翻開筆記本,直接開始對李明正跟吳定華說:「向陽高中今年平均一場比賽可以得92分,實際上是92.2分,但是為了簡單跟方便說明,我筆記本裡面所有的數據都去掉了小數點後面的數字。」

見到李明正跟吳定華點頭,楊信哲繼續說:「在這92分裡面,平均有50分來自禁區,12分來自於對手失誤之後的快速攻守轉換,也就是快攻得分,剩下的30分則是外圍的三分線與中距離的炮火。」

「禁區跟快攻得分暫且不提。」楊信哲指著手畫的半場示意圖:「上面這裡是我統計出來的數據,藍色數字代表向陽高中的命中率,紅色數字則是代表出手數量,數據說明了向陽高中最喜歡在左邊的底角跟左側的四十五度角出手三分球,命中率也最高,分別是三成八跟三成七,除了這兩個地方,向陽在其他位置出手三分球命中率都在三成以下。」

「在三分線以內跟禁區以外的中距離出手,命中率最高的地方是罰球線兩側,都有接近四成五的水準,不過向陽在中距離出手的數量並不多,進攻主要還是集中在禁區。」

「說完了外圍的命中率,接下來是向陽在禁區的命中率,很可怕,非常可怕,高達六成五,簡單說就是把對手的禁區當成自家後花園一樣肆虐,在平均50分當中,向陽的當家王牌,36號中鋒辜友榮,一場比賽可以輕而易舉拿下20分;25號大前鋒陳信志則是有平均12分的表現;12號小前鋒翁和淳可以拿下10分,剩下的8分則是替補球員得到。」

「簡單的數據說完了,接下來我就直接說我從這些數據跟影片中看到的向陽高中的缺點跟弱點。」

楊信哲把筆記本翻到下一頁,手指指著上頭斗大的字眼,「最不穩定的禁區怪物」。

「向陽高中的弱點,首先,辜友榮,他的實力非常驚人,上場不到30分鐘就可以拿下20分10籃板3阻攻,是乙級聯賽最可怕的禁區怪物,可是他也有一些小缺點,第一,失誤多,整個向陽高中裡面,平均失誤次數最高的就是辜友榮,一場比賽有接近4次的失誤,當然,這跟他持球時間最長有關係,但是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不喜歡傳球,除非在籃底下遇到三個人或以上的包夾,否則他絕對不會把球傳出去,因此他在禁區常被吹禁區三秒跟走步違例;第二,犯規多,據我觀察,辜友榮很喜歡蓋火鍋。以他的身高跟手長,就算只是站在籃底下舉高雙手都可以造成可怕的嚇阻力,可是他就是喜歡把對手的上籃狠狠拍到場外去,所以他很常被裁判抓打手跟阻擋犯規;第三,缺乏傳球能力,我剛剛說過,向陽高中三分線外最準的是左邊的底角跟左側四十五度角,只要辜友榮一遇到包夾,他最喜歡把球傳到這兩個地方,我猜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向陽高中在這兩個位置的命中率才會比較高,我認為我們可以針對這一點做出防守陷阱,尤其辜友榮傳球真的沒什麼技巧可言,就是把球丟出去給隊友而已。」

話說完,楊信哲翻到下一頁,同樣指著標題,「板凳球員」。

「弱點之二,板凳球員,相較於禁區先發三人組,他們的禁區替補球員實力落差很大,所以向陽高中最多只會一次換上兩個禁區替補球員,如果辜友榮在上半場就遇到犯規麻煩,先發大前鋒跟小前鋒就會打滿整個上半場。因為少了辜友榮,禁區的進攻跟防守效率差很多,如果大前鋒或小前鋒又下場休息,替補中鋒絕對扛不住禁區。」

李明正跟吳定華專心聽著楊信哲說話,眼睛還來不及看楊信哲蒐集的資料跟統計的數據,楊信哲又翻到下一頁。

「弱點之三,過於倚賴禁區,向陽高中的四名後衛實力非常不錯,攻守均衡,可以根據對手的特性不同來做先發或替補的輪替調整,基本上我在他們身上看不太到什麼可趁之機,不過,他們的靈魂人物卻會讓他們出現弱點。辜友榮今年高三,而在今年出現了一個進軍甲級聯賽的機會,可想而知辜友榮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所以他在場上會很積極向後衛要球,後衛也很樂於把球分給他,因為辜友榮破壞力實在驚人,目前為止的結果都是好的,可是如果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在辜友榮開始出現不斷要球的時候突然施加壓力,以辜友榮不愛傳球的個性,說不定可以造成出乎意料的效果。」

楊信哲再次翻到下一頁,吳定華跟李明正看到楊信哲寫滿資料跟數據的筆記本,心裡的驚訝已經無法用言語說明,光北有一個這樣的助理教練,根本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楊信哲眼睛發著光,對李明正與吳定華說:「弱點之四,防守。整體來說,他們的防守還算不錯,可是我剛剛說過了,辜友榮會因為想要蓋火鍋而犯規,在辜友榮下場之後,他們的防守就會出現漏洞,雖然他們之前的對手還是打不進他們的禁區,可是我相信只要想辦法把辜友榮逼下場,魏逸凡、楊真毅、高偉柏一定有這個能力把向陽高中的禁區打得落花流水。」

「關於向陽的總結,簡單說,要贏得這一場比賽,我們一定要對付好辜友榮這個關鍵人物,只要他在禁區拿到球,馬上包夾他,不要下手抄球,讓他自己發生失誤,鼓勵球員挑戰籃框,製造他的犯規,逼他下場,到時候禁區就會是我們的天下。」

話一說完,楊信哲把他的心血結晶闔上,認真又嚴肅地看著吳定華跟李明正:「大概就是這樣,不過就算知道了這些弱點,這場比賽一定還是場硬仗,向陽一定很清楚自己的弱點,所以一定會叫辜友榮注意我剛剛說的地方,要打贏這一場球賽,除了對付辜友榮之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重點。」

吳定華問:「什麼?」

楊信哲斬釘截鐵地說:「李、光、耀。」

「要把辜友榮逼下場,光靠內線的球員是不夠的,需要一個具有切入能力的後衛從外線撕裂向陽高中的防線,逼辜友榮補防,製造他的犯規,不過在我們的後衛群裡面,目前只有李光耀能夠做到我剛剛說的事,這一場比賽要贏,光北真的非常需要李光耀。」

「我蒐集向陽的資料,向陽一定也會蒐集我們的資料,他們一定看的出來我們後衛群的弱點,不管是防守或者單兵切入能力,以詹傑成、包大偉、王忠軍三個人的能力絕對沒辦法對付向陽高中,向陽高中跟我們以往碰到的學校都不一樣,他們真的很強,我們這一場比賽不可能繼續隱藏不管是進攻或者防守都是球隊無庸置疑第一人的李光耀。」

「李教練,這一場比賽真的太重要了,不能繼續藏著李光耀,否則我們一定會輸。」

看著楊信哲的表情,李明正微微一笑:「我有我的安排,你放心吧。」


If your dreams don’t scare you, they are not big enough.
如果你的夢想沒有讓你感到害怕,那就是做的夢太小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