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八十四章【liebe dich】[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劉晏媜的出現跟離去都太過突然,讓李光耀跟謝娜一時間愣住,第一個反應過來的還是謝娜最好的朋友,小君。

小君輕輕搖了謝娜的肩膀:「好了,人都出現了,證明李光耀沒有對妳說謊,現在呢?」

謝娜看了小君一眼,深邃的雙眸裡面蘊含著許多情緒,看著謝娜的眼神,小君和緩地說:「不用顧慮我,我是喜歡李光耀,可是我的喜歡是偶像崇拜的喜歡,跟妳對他的喜歡是不一樣的兩回事,我看的出來妳是真的喜歡她。」

「我…」李光耀就在眼前,謝娜急著想要解釋,但是小君不給謝娜機會,馬上開口打斷她。

「少否認了,妳這幾天魂不守舍的模樣大家都看在眼裡,妳連我們都騙不過,還想騙妳自己啊?別擔心,不管待會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妳身邊,畢竟我們是好姐妹嘛。」

這時,李光耀回過神來,深吸一口氣,努力壓下緊張不安的情緒,輕輕說道:「謝娜,那一天真的是意外,就跟劉晏媜剛剛說的一樣,我不會對妳說謊,所以妳應該還記得吧,我一分鐘之前對妳說,我喜歡妳。」

李光耀的話語就像重磅炸彈,炸的謝娜腦袋一片空白,看著李光耀認真的臉龐,謝娜臉上佈滿紅霞,身體像是被施了咒語一樣動彈不得,心臟砰砰亂跳,一股異樣的感覺衝上心房,把謝娜衝的暈頭轉向,讓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僅謝娜,李光耀現在也非常緊張,緊張到大腦裡面掌管語言的布洛卡區似乎過熱當機,讓他的語言能力大幅下降。這時候李光耀才知道,原來電視劇跟電影演得都是騙人的,在自己深深喜歡的女生面前告白,什麼甜言蜜語都說不出口,腦袋裡面只剩下最簡單的語言。

李光耀真誠地看著謝娜,用德語將這三個字說出口:「Ich liebe dich。」

謝娜的臉更紅了,如果是平常的她,一定會因為身邊這一群喜歡亂傳流言蜚語的朋友存在而將李光耀趕走,可是心裡面甜滋滋的感覺已經衝上她的腦袋,打亂她所有思考,讓她的世界當中只有李光耀的存在,現在她只想要聽李光耀接下來要說的話。

「這幾天沒有看到妳,讓我每天都花很多時間在想妳,昨天晚上教練派我上場的時候,我站上場第一件事是抬頭往上看,看妳有沒有在觀眾席,但是妳沒有,當下我很失望,因為我好希望妳來看我打球,就算妳只是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球,我的心裡都會湧現出一股很強大的力量,讓我在場上可以更專注。」

「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對我而言,妳是一個很特別的女生,一直以來我的世界就只有籃球,籃球跟家人是我生命的全部,曾經我以為這種情況會一直持續到很久很久以後,但是妳卻闖進我的生命之中,而且就這麼硬生生地在我的世界跟心中佔據了無人可以取代的位置,說起來妳也很可惡,因為妳根本沒有問過我的意見,就像是惡霸一樣在我的心裡住了下來,只要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可以輕易地影響我的情緒。」

「謝娜,妳知道嗎,就算只是遠遠地看到妳,都可以讓我覺得很開心,每一天睡前躺在床上,只要閉上雙眼,妳的身影就會浮現在我的腦海當中,陪伴著我入睡,我真的很喜歡妳,而且喜歡妳的程度一天一天加深,已經到我沒辦法克制的地步。」

李光耀吞了一口口水,接下來說的話要鼓起的勇氣,不亞於在第四節最後10秒鐘執行最後一擊時來的少。

「謝娜,我…」

正當李光耀要把最重要的話說出口的瞬間,上課鐘聲響起,〝噹、噹、噹、噹、噹…〞,一時間把李光耀的聲音壓了過去,也因為如此,謝娜沒能聽到李光耀說的話。

「你說什麼?」謝娜心裡著急,大聲問道。

李光耀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把這輩子最難為情的話說出口,沒想到謝娜竟然沒聽到,這種結果他想都沒想過,一時間勇氣跑的連影子都沒看到,更別提要把剛剛的話再說一遍了。

李光耀臉色大紅,說:「我們下星期一晚上要比冠軍賽,這場比賽非常重要,妳一定要過來看,上課了,我先走了!」

話一說完,李光耀逃也似的跑回一年五班。

—–我是分隔線—–

早上第二節課,導師辦公室內,上課鐘聲已經響起,在這一節課要上課的老師抱著厚重的書本紛紛離開辦公室,至於空堂的老師們,有些利用機會吃早餐、喝咖啡、喝熱茶補足精神,享受這寧靜的時刻,有些拿著紅筆埋首於考卷與作業之中,有些老師則戴著耳機,聽著音樂放鬆自己。

在偌大的辦公室裡面,卻有一個人與眾不同,同樣埋首於辦公桌上,做的卻是與「老師」這份工作沒有半點關係的事情。

楊信哲坐在座位上,在昨天晚上就把向陽高中所有影片跟數據都下載好的他,眉頭緊皺,雙眼盯著筆記型電腦的螢幕,右手拿著筆,筆的正下方是一本已經寫滿無數註記的筆記本。

「向陽高中平均勝分32.3分,乙級聯賽歷史最高。」

「平均得分92.2分,今年乙級聯賽最高。」

「禁區得分效率非常驚人,命中率高達69.2%。」

楊信哲專心看著影片,不斷在筆記本上添加新的註記,雖然早就聽說向陽高中很強,但是楊信哲不知道向陽高中竟然這麼強。

楊信哲眉頭緊緊皺起,向陽高中不管是先發或者板凳都擁有非常好的團隊默契,而且打法可快可穩,可以利用堅強的防守擋下對手的攻勢,接著在陣地戰蹂躪對手的防守,也可以利用全場壓迫防守一口氣摧毀對手的防線與士氣。

不管是外圍或者禁區的攻勢,向陽高中都擁有非常高的水準,尤其是禁區,攻擊力更是光北從未遇過的強悍。

楊信哲食指在滑鼠右鍵點了一下,暫停影片,也讓酸澀的雙眼略微休息。

楊信哲靠在椅背上,身體放鬆,雙眼閉上,腦海中浮現出向陽高中那可怕的禁區三人組,小前鋒、大前鋒身高都在190公分以上,中鋒更是來到203公分,而且三人除了身高之外,不管是進攻腳步、防守能力、搶籃板球都擁有傲人的表現,尤其是中鋒,帶著嚇人的身高、手長、禁區腳步,平均每場比賽只上場25分鐘就輕鬆拿下20分10籃板3阻攻的驚人數據,絕對是今年乙級聯賽最可怕的禁區怪物。

楊信哲深深地感到擔憂,因為光北即將在參加比賽後首次面對禁區的劣勢,麥克的進步雖然很快,但是憑麥克的能力絕對守不住向陽的中鋒,如果叫高偉柏去守,高偉柏要面對10公分的身高差距,如果因此陷入犯規麻煩,那麼光北的處境會更加艱難。

要贏下這場冠軍賽,禁區的身高劣勢是光北首先必須要克服的地方,楊信哲現在就可以預見到時候禁區一定會陷入苦戰,不管是進攻、防守、籃板球,光北都必須全力以赴才有一拼之力。

然而除了禁區之外,向陽的後衛同樣也不容小覷,一想起向陽的後衛群,楊信哲的表情顯得更加憂愁。

比起禁區的不動先發三人組,向陽在每一場比賽都會按照對手的弱點與打球特性派出不同的後衛組合,就楊信哲觀察,主要有四名後衛球員在輪替。

其中兩名身高超過180公分,屬於外線很準,組織進攻有一定水準的後衛,而另外兩名身高大約只有170出頭,但是速度很快,是向陽高中採取全場壓迫防守時一定會派出的兩名後衛。

比起禁區,向陽的四名後衛表現並沒有那麼突出,可是讓楊信哲擔心的是,光北的禁區還有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但是外圍就只有李光耀,其他人的弱點都太過明顯,王忠軍、詹傑成防守腳步慢,包大偉除了快攻上籃之外就幾乎沒有任何進攻能力,相較於禁區,楊信哲更擔心光北的後衛群會成為向陽高中狂轟猛炸的目標。

楊信哲擔心的不僅於此,防守上光北處於劣勢,不管禁區或外圍都是如此,可是除了防守之外,楊信哲也看不到光北在進攻上具有任何的優勢。

禁區雖然有魏逸凡跟高偉柏,但是楊信哲知道魏逸凡跟高偉柏在榮新與新興的時候打的位置都是小前鋒,雖然偶爾會因為陣容上的調整打到大前鋒,可是大多數時間都是打小前鋒,因為光北禁區身高的關係,他們總是會有一個人打到大前鋒甚至中鋒的位置,雖然在之前的比賽中光北不斷摧殘對手的禁區,但那是光北具有身高的優勢跟實力的差距所造成的結果,如果對上向陽高中,楊信哲擔心高偉柏與魏逸凡實力上的優勢會被身高的劣勢抹煞掉。

外圍後衛更不用說了,目前有足夠的防守能力擋下向陽後衛的只有兩個人,李光耀跟包大偉,可是包大偉的進攻能力近乎零,在進攻端幾乎可以直接把包大偉視而不見。

而擁有外圍三分線能力的王忠軍防守實在太弱,如果擺上場,王忠軍所帶來的貢獻絕對不足以彌補防守時造成的傷害,詹傑成則與包大偉一樣,在向陽高中的防守面前根本不用指望能夠在進攻端帶來任何貢獻。

在外圍攻勢沒辦法造成向陽威脅的情況下,楊信哲非常擔心向陽會肆無忌憚地縮小防守圈,完全封死魏逸凡跟高偉柏。

楊信哲睜開雙眼,看著螢幕,喃喃自語地說:「下一場比賽這麼重要,對手又是擁有甲級實力的向陽高中,李教練總該解開李光耀的限制了吧。」

話一說完,楊信哲搖搖頭:「不行,我不能認輸,我一定要找出向陽高中的弱點。」楊信哲眼神散發出一道名為堅定的光芒:「我一定要幫助光北拿下冠軍,走向台灣高中籃球界的最高舞台!」

—–我是分隔線—–

早上九點鐘,李家庭院籃球場,有兩個身影正在籃球場上揮灑汗水,一個人持球進攻,一個人蹲低身體防守,場上正在進行一對一單挑。

持球進攻的人是李明正,防守的赫然是楊翔鷹。

李明正運球,似乎在思考該用什麼進攻方式得分,楊翔鷹則不斷試著要抄李明正的球,但是李明正基本動作非常紮實,護球的動作也做的很好,讓楊翔鷹根本抄不到球。

李明正左手運球,一個壓肩往左切,楊翔鷹往後退,但是李明正一個運球之後拔起來急停跳投出手,球劃過彩虹般的美妙弧線,空心命中,進得瀟灑俐落。

楊翔鷹走到籃框底下撿球,把球丟給已經站到三分線外的李明正,李明正穩穩地接住球,等待楊翔鷹的防守過來。

楊翔鷹走向李明正,在李明正身前一步的地方停下來,蹲低身體,展開雙手,右手不斷在李明正眼前亂晃,想要干擾李明正的視線,不讓他可以輕易瞄籃,但是李明正絲毫不受影響,球舉起來直接旱地拔蔥跳投出手。

球劃過美妙的拋物線,精準地落入籃框之間,與籃網摩擦的瞬間激起了清脆的唰聲。

「10比0,還要繼續打嗎?」李明正流著大汗,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看著楊翔鷹。

楊翔鷹心裡感到洩氣,在他的防守之下,李明正竟然十投十中,但是這不代表他認輸:「當然,我還沒打贏你。」

李明正哈哈大笑:「學長,我怕這一天永遠不會出現。」

楊翔鷹撿起球,用力地傳給李明正,又開始另一輪激烈的對抗。

李明正與楊翔鷹在籃球場激鬥了整整一個小時,身為上市公司的董事長,楊翔鷹雖然平常事務非常繁忙,但每個星期一定會抽出三天運動半個小時以上,體能跟體態都維持在一定的水準,所以在這一個小時的一對一單挑裡,楊翔鷹的腳步始終沒有慢下來,儘管如此,兩個人實力的差距實在太大,楊翔鷹在這一個小時只在李明正頭上拿下1分,而李明正似乎把楊翔鷹當作幫忙撿球的小弟,進攻方式永遠都是外線跳投,帶一步跳投、轉身後仰跳投、後徹步跳投、空中橫移跳投、旱地拔蔥跳投,命中率奇高無比,籃球場不斷傳來唰聲,而楊翔鷹也一直跑到籃底下撿球,傳給李明正。

這場一對一單挑一直持續到林美玉打開落地窗對兩人吆喝:「西瓜切好了,趕快過來吃。」

李明正聽到親愛老婆的叫喊聲,對楊翔鷹說:「我們應該打了有一個小時了,休息一下吧,學長。」

楊翔鷹心中暗恨自己竟然只拿1分,不過時間上的因素,讓他就算想要復仇也只能改天,點頭贊同:「好,你家浴室借我一下。」

李明正露出爽朗的笑容:「那有什麼問題。」

李明正很快回到家裡,到臥房裡的浴室速速沖了一個冷水澡,換上一身乾爽的衣服,到客廳享受林美玉切的西瓜,打開電視,觀看現場直播的NBA賽事。

李明正一口接著一口把西瓜吃下肚,眨眼間盤子裡的西瓜只剩下一半,林美玉連忙阻止李明正:「客人還在,你不要一個人把水果全部吃完了。」

李明正哈哈大笑,這才放下手中的叉子,而楊翔鷹這時候換上一身正式的白襯衫與黑色西裝褲,梳好油頭,渾身上下充滿了身為一家上市公司領導者的幹練威嚴,從二樓走了下來。

李明正看著楊翔鷹的模樣,笑道:「學長,打完球還有力氣管理公司嗎?」

楊翔鷹露出笑意:「等一下有飯局,先運動一下消耗一些熱量,不然有了年紀,肚子一不小心就變大了。」

李明正做出請的手勢:「來,西瓜很甜,而且剛從冰箱裡面拿出來,冰冰涼涼的,吃起來很爽快。」

楊翔鷹也不推辭,對李明正與林美玉點頭致意:「好,謝謝。」

楊翔鷹把手中的行李放到一旁,在沙發上坐穩後對李明正說:「球館的事情我處理好了,之後如果有需要,你們隨時可以使用。」

李明正開心地說:「太棒了,有一個建設公司的董事長當靠山,感覺真好。」

坐在李明正身邊的林美玉推了李明正一把:「你正經一點,不要這麼沒禮貌。」

楊翔鷹擺擺手,臉上帶著笑意,顯得無所謂,完全沒有被冒犯的模樣:「沒關係,他從以前就是這副德性,我已經習慣了,如果他突然變的太客氣我還會覺得奇怪。」

李明正哈哈大笑,轉頭看向林美玉:「妳聽到了吧。」

楊翔鷹看著李明正爽朗的模樣,心裡面出現一絲羨慕的情緒,這麼多年來李明正完全沒變,始終是他記憶裡的模樣,那樣的爽朗與自信,可是經過商場這將近三十年的歷練,爬到今天這個大多數人羨慕的地位的過程中,他已經不知道犧牲了多少「自我」,偶爾回想起來,楊翔鷹不確定這樣的犧牲到底值不值得。

楊翔鷹很快把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桌上的西瓜上,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就算再怎麼想時光都沒辦法倒流。

吃了兩塊西瓜之後,楊翔鷹看了手中的錶,拿起電話,打給司機:「過來接我。」

李明正說:「這麼快就要走了?」

「等一下的飯局在高雄,所以要早一點出發。」

「你這個貴人,平常這麼忙,今天怎麼會有空過來找我打球?」

「上個星期剛從日本回來,回來之後馬上處理公司的事情,一大堆會議要開,已經有兩個星期的時間沒有好好運動一下,剛好葉校長跟我說光北打進冠亞軍賽,讓我想起你之前對我說你家有籃球場,想要打隨時可以過來,今天剛好有空檔就過來了。」

「哈哈哈,很好,以後如果想要打球,隨時過來。」

楊翔鷹含笑點頭:「這可是你說的。」

李明正大方允諾:「當然。」

「昨天校長跟我說光北打進冠亞軍賽的時候,我有上網關心光北下一場比賽的對手,雖然只是瞄一下,但是似乎是一支很強的球隊,你怎麼看?光北有機會嗎?」

一談到這個話題,李明正玩世不恭的笑容從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自信的表情:「向陽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是當年我們都可以擊敗啟南了,在籃球場上,決定比賽勝負的永遠不單只有實力強弱的因素而已。」

「那就好,什麼時候比賽?」

「沒有什麼地震、淹水意外的話,下星期一晚上。」

「好,我會親自去看球賽的。」

「你是該來,真毅的表現非常的出色,如果沒有他,光北一路走來會更辛苦,他的打法非常成熟,非常清楚自己在球隊的定位,是一個少見的全能型球員,我相信他不管到哪一種球風的球隊打球都可以提升球隊的戰力,我真的很開心球隊裡面有他。」

身為人父的楊翔鷹,聽到李明正稱讚楊真毅,臉上不由得露出開心的表情:「聽你把真毅說的這麼好,難道他有比當年的我強嗎?」

李明正露出一抹微笑:「這個問題我沒有辦法回答你,真的想知道答案的話,找個時間跟真毅單挑一場,用你的身體體會一下真毅的實力。」

「哈哈哈,你存心想讓我這個老爸丟臉啊!」

李明正攤開雙手:「我只是提供一個最簡單可行的方案而已。」

這時,楊翔鷹口袋裡的手機響起,看了來電的人名,馬上接起電話,點頭說道:「好,我知道了。」

楊翔鷹掛上電話後,站起身來,拿起一旁的行李:「司機到了,我該走了。」

李明正也站起身來,送楊翔鷹到門口:「有空多過來打球,我隨時歡迎。」

楊翔鷹點頭:「我會的,下星期我一定會到場加油,上一次我親眼見證光北擊敗啟南,這一次我也會全程觀看光北拿下冠軍。」

「那你要趕快準備一筆錢。」

「什麼?」楊翔鷹面露疑惑。

李明正露出微笑,解釋:「準備錢舉辦光北的慶功宴。」

楊翔鷹打開門,對李明正露出笑容:「那有什麼問題。」


我知道極力誌裡面很多香港讀者,我雖然身在台灣,但是也有看到香港的新聞,對於過年期間發生的衝突事件實在深感憂慮。

其實有一件事我想對所有的香港讀者說,那就是警察都只是基層人員,真正擁有權力的人都在更上面的地方,不要把警察當成罪惡的源頭,他們只是執行上面的命令而已。

至於上面的人是誰,我相信不需要我多說。

前陣子發生的書商綁架案,我相信絕對不是新聞所說得那樣,背後的原因我相信也不用我多說。

身為台灣人,我很開心台灣是一個可以自由選擇國家領導人的地方,很可惜香港離真正的普選還有一段距離,我想要在這裡跟各位香港讀者說的是,團結就是力量,

只要大家手牽手,心連心,就可以發揮出驚人的力量。

雖然才發生這麼一件事,但是我還是要祝大家新年快樂,希望新的一年,一切令人擔憂與不安的事情,都會有所好轉。

祝福香港,香港加油!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