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八十三章 祝福 [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鈴、鈴、鈴、鈴、鈴…〞,凌晨四點,床頭的鬧鐘響起,正在浴室刷牙的李光耀聽到房間裡的鬧鐘響起,嘴巴含著牙刷,帶著滿嘴的泡沫回到房間裡關掉吵人的鬧鐘,右手繼續刷牙,左手放在下巴,預防泡沫落在地板上,回到浴室吐掉嘴裡的泡沫,捧水漱口。

刷牙完之後,李光耀雙手捧起一把水洗臉,雙手上下搓揉臉,一直到李光耀認為自己的大腦醒來後才抬起頭來,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對自己說:「今天繼續朝著台灣最強高中生前進吧,路還很長,不能懈怠,有很多人正在你背後追趕著你,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李光耀看著自己的眼神,對鏡子裡的自己用力地點了頭,伸手關燈,回到房間裡換上輕便衣物,朝籃球場出發。

一到籃球場,李光耀跟往常一樣開始熱身,不過因為最近天氣轉涼,李光耀花在熱身上的時間漸漸變多。

花了十五分鐘徹底熱身之後,李光耀拿著球站到罰球線,以一百顆罰球當作今天自我練習的起點。

〝唰〞,李光耀第一球出手就空心命中,感受到今天的手感不錯,李光耀加快練球的節奏。

李光耀專心地練習罰球,腦海中不禁想起昨天晚上與瑛大附中比賽的情形,但在他腦中浮現出來的畫面不是自己的表現,而是比賽結束之後,瑛大附中的球員失望地坐在椅子上的模樣。

昨天晚上,所有人坐小巴士回學校的路上,李光耀從麥克嘴裡知道瑛大附中近十年來顛簸的過去,讓李光耀不自覺地想起光北高中從創隊至今所經歷的種種。

從丙級到乙級,從剛創隊到現在,李光耀從未想過光北竟然可以在第一年就走得這麼遠,尤其球隊竟然還招到像是魏逸凡與高偉柏這種具有甲級實力的球員,簡直像是天上掉了餡餅下來,而且一次就掉了兩塊!

這讓李光耀不禁想起他從美國回到台灣讀中學的時候,他在入學東台國中的第一天就馬上報名籃球隊,然後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在國二、國三學長與教練面前說了這樣的一段話。

「我的名字是李光耀,目標是三年內帶領球隊拿到冠軍!」

說完這段話之後,四周非常安靜,過了幾秒鐘之後,所有的國二、國三學長放聲大笑,甚至有人笑到連眼淚都流出來,身為台東本地人的他們知道東台國中有好多年沒有打出像樣的成績,近幾年參加比賽最好的成績是打進第二輪,放眼整個台東地區,東台國中已經是大家公認實力最弱的學校,結果這個毛還沒長齊的國一生竟然大放厥詞,讓他們實在無法不嘲笑李光耀的不自量力。

「天啊,這個學弟以為現在是在拍電影嗎,把自己當成救世主了?」「太好笑了,你剛剛有聽到嗎,三年內要拿到冠軍,就憑這個矮冬瓜!」「學弟,你是不是卡通或漫畫看太多了?」

李光耀聽著國二、國三學長的嘲笑聲,看著他們捧腹大笑的模樣,甚至連教練都搖頭失笑,讓李光耀知道這支球隊已經喪失應有的自信心與榮譽心,不過這絲毫沒有打擊李光耀的決心,對他來說,越是困難的挑戰,越是可以激發出他的鬥志與潛力。

不過開學一周後,球隊開始正式訓練時,李光耀才知道他面臨的困境比他想像的更可怕。

球隊的集合時間到,國二跟國三的學長卻沒有半個人出現,而教練彷彿已經習慣這種情況,就叫所有準時抵達操場,又傻又聽話的國一生去跑操場。

跑完步之後,國二、國三的學長才姍姍來遲,而且絲毫沒有愧疚的感覺,嘻笑打鬧地走了過來,教練對這種行為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分組打全場五對五。

分組的方式是,國二與國三最強的五個人一組,國一新生最矮的五個人一組。

李光耀國一的時候身高雖然才158公分,並不算高,可是國一球員中還有人比他更矮,所以他一開始並沒有辦法上場打分組對抗賽。

李光耀那時候真的猜不透教練的想法,或許教練是想要藉由這種實力懸殊的對抗賽看國一新生有沒有資質不錯的球員,可是在李光耀眼裡,這個教練只是想要藉著國二與國三學長的手來下馬威而已。

對於李光耀來說,這是種非常可惡的行為,尤其他從小就一直在李明正身邊耳濡目染許多關於籃球教練的職責與義務,更是讓他打從心裡不認同這位教練的作法。

分組對抗才開始沒有多久,雖然李光耀不記得確切的比數,但是他很確定國二、國三的學長馬上拉開超過20分的差距,而且身兼裁判的教練,判決很明顯倒向國二、國三學長那方,國一的球員上籃除非被撞倒在地,否則國二、國三的學長永遠不會被吹判犯規,反觀國一的新生在防守的時候只要輕輕碰到學長,教練就會立刻吹哨,極為不公平的待遇讓第一節比賽的差距輕而易舉就來到30分以上。

第一節比賽結束,場上所有的國一新生好像受盡折磨之後解脫一樣,失魂落魄地走下場,從眼神裡李光耀看的出來他們對這個籃球隊已經喪失任何期待與熱情,失落、失望、挫敗等等的負面情緒在這短短的十分鐘之內將他們全數擊倒。

李光耀非常憤怒,而教練似乎發現他的熊熊怒火,在第二節一開始把他換上場,用挑釁的語氣對他說:「來吧,讓我看看你要怎麼帶領這支球隊奪冠。」

這句話,讓李光耀心中對教練的最後一絲敬重完全消亡,而且一踏上場,國二、國三的學長紛紛傳來嘲諷:「唉呀,這不是上個星期說要拿冠軍的學弟嗎,想必實力一定很強!」「嘿,學弟,別對我們手下留情,讓我們見識一下你過人的實力啊!」「是啊,學弟,我想要拿冠軍,快點帶領我,我實力很弱的,萬事拜託了!」

李光耀沒有多說話,在籃球場上,實力才是一切。

第二節比賽一開始,李光耀只對隊友說一句話:「把球給我。」接下來,他真的讓這一群國二、國三的學長,還有場邊的教練見識到他的實力,紮實的基本動作、快速的切入第一步、成熟的跳投技巧、驚人的觀察力,讓他幾乎是以一人之力在第二節逆轉了這場對抗賽,原本大聲嘲諷他的國二、國三學長跟等著看好戲的教練完全說不出話來。

只不過在第二節結束之後,教練直接把他換下場,讓國二與國三的球員繼續在場上「屠戮」國一的新生,而且這樣的情況持續了整整一年的時間,不管是出外比賽或者是球隊裡的分組對抗賽,李光耀永遠都坐在板凳上,完全被教練給冷凍起來,而教練的理由是很可笑的:「你的個性太衝,坐在板凳上好好反省自己。」

李光耀就這樣在板凳席反省了整整一年的時間,這一年之間他比誰都努力練球,他的努力所有人都有看見,可是國二、國三的學長更是不停的嘲諷,而同樣國一的球員大部份都退出籃球社,留下來的僅僅三個人,這三個人雖然很欣賞李光耀的努力,也很喜歡李光耀這個人,卻不敢違抗學長與教練。

這種情況一直到李光耀升上國二那一年才有了改變,因為東台國中叫原本的教練打包走人,聘請另一位擁有豐富執教經驗的教練。

這位教練的名字是,李明正。

李明正手掌執教符,第一件事就是改正籃球隊的風氣,首先要求的就是準時練球,遲到一分鐘多跑一圈操場,這麼要求一個星期之後,國三的球員全部都退出籃球隊。

改正球隊的風氣之後,李明正接下來要求的是態度,他很清楚明瞭地表示自己只要真正想打球的球員,為了贏球,之後的訓練會非常的辛苦,如果沒有足夠的決心最好趕快退出籃球隊。

讓李光耀非常慶幸的是,跟他同年級的三名國二生都選擇了留下來,而國一新生也有很多鬥志高昂的學弟,不到一個月,籃球隊在李明正的帶領下散發出與之前完全不一樣的氣息,每一個人都非常努力地投入在籃球隊裡面,服從指示,認真練球。

在這種情況之下,球隊的實力提升的非常快,不過李明正畢竟不是神,沒有扭轉現實的能力,所以東台國中儘管在東部國中聯賽的成績突飛猛進,但是最後止步八強。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帶領東台國中從一支吊車尾的球隊打進八強,東台國中的校長非常滿意,知道籃球隊本來模樣的球員也很高興,但是卻有兩個人非常不滿意,這兩個人分別是李明正與李光耀。

於是在國中聯賽結束之後的暑假,李明正做了一張意見表,詢問球員是否有意願在暑假兩個月裡面參與練球,同時也詢問球員家長的意見,讓李明正意外的是,他得到的全部都是正面的回應,有的家長甚至在意見表上寫了感謝他的話語。

「我兒子加入籃球隊之後,就不會成天到處亂跑惹事生非讓我們擔心,李教練,真的非常謝謝你。」

「太棒了,李教練,我正煩惱這兩個月不知道該送兒子去哪裡好,打籃球很好,我聽說打籃球的孩子不會變壞,我兒子就交給你了,萬事拜託了。」

「李教練,我兒子自從加入籃球隊之後整個人都變的不一樣了,他變的更有自信,走路會抬頭挺胸,真的很謝謝你的教導,暑假也麻煩你了,謝謝。」

李明正看著一張又一張意見表,獲得家長的支持與認同讓他十分感動,馬上著手了這兩個月的訓練計畫,不過他也當過國中生,他知道暑假對於任何一名國中生的意義都是重大的,因此他放了球員「三天」暑假,三天過後,暑假結束,地獄開始。

在這兩個月的球隊訓練期間,李明正打穩球員的基礎,加強球員的體能,根據球員打球的特性與習慣增進球員的能力,整支球隊宛如脫胎換骨,而在這兩個月的時間裡,李光耀整整長高了10公分,身高來到175公分,肌肉、骨骼的發育讓他擁有更強大的爆發力、彈跳力、滯空力、肌耐力,讓李光耀統治比賽的能力整整往上提升了一個台階。

不過李明正明白這樣還是不夠,在開學之後不斷報名比賽,增加球隊的經驗,利用比賽磨合團隊默契,然後在連續拿下三座小比賽的冠軍之後,再度報名了國中聯賽。

這一次,帶著絕無僅有的氣勢,東台國中不再是以前那一隻又病又瘦的狗,而是仰天怒吼的雄獅,一路橫掃擋在面前的敵人,以狂風掃落葉之勢登上了冠軍寶座,闊別十六年之後再次拿下冠軍。

因為東台國中的經驗,入學光北高中的時候,李光耀一知道光北高中沒有籃球隊,以為自己要花非常多心力組一支籃球隊,沒想到新生演講的時候剛上任的校長就說要創立籃球隊,省了他很多麻煩。

雖然之後的導師沈佩宜反對班上的人參加籃球隊,不過相較於組籃球隊,沈佩宜帶給李光耀的麻煩小到幾乎可以視而不見。

不過當初東台國中至少還有籃球隊,所以可以吸引到一些想要打球的學生,但是光北高中是開學當天校長才說要創立籃球隊,光北一直以來都是升學取向的高中,就算創立籃球隊,但是短時間內絕對吸引不到有經驗、球技的球員。

李光耀當時心想,自己在光北面臨的處境比起東台國中時還要糟糕好幾倍,但是過沒有多久,天上掉了第一塊大餡餅下來,上面寫著魏逸凡。

李光耀怎麼想也想不到,光北高中竟然藏了一個魏逸凡,親自與魏逸凡交手過後,李光耀發現魏逸凡的實力非常強,是一個如果他不使出渾身解數對付就一定會被擊敗的球員,而且除了他之外,還有打球冷靜的楊真毅,資質潛力絕佳的詹傑成,認真苦練的包大偉,死不服輸的謝雅淑,身體條件嚇人的李麥克,三分神射的王忠軍。

漸漸的,籃球隊的雛形出來了,讓李光耀更驚訝的是,校長、總教練都是老爸的好朋友,因此李明正很快進到籃球隊,帶領球隊前往丙級聯賽,過了不久,天上掉了第二塊餡餅下來,上面寫著高偉柏。

比起魏逸凡,高偉柏的打法更有爆炸性,傲人的身體條件可以讓他像是一隻蠻牛一樣在禁區裡面左衝右撞,有了高偉柏的加入,光北的禁區攻防兩端的能量瞬間提升。

有著擁有甲級實力的魏逸凡、高偉柏,控球天才詹傑成,防守達人包大偉,三分神射王忠軍,籃板專家麥克,冷靜全能楊真毅,精神支柱謝雅淑,球隊一路走的非常順利,雖然也有遇到像是蔣思安這種超越乙級聯賽等級的球員,不過光北依然過五關斬六將,彷彿只是過了一眨眼的時間,光北距離乙級聯賽的冠軍寶座只有一步之遙,而這是李光耀剛進到光北高中的時候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都已經走到這種地步,李光耀不想輸,他想要登上冠軍寶座,並且繼續往上爬,到更高的地方跟更強的球員交手,從過程中吸取經驗,變得更強,然後跟更強的對手交手!

就這麼不斷重覆這種過程,不斷地變強──這就是李光耀的計畫,成為台灣最強高中籃球員的計畫!

〝唰〞,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李光耀投進了第一百顆罰球,撿起球,看著東方的天際露出曙光,面對陽光,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

「向陽高中,抱歉了,這個冠軍寶座我是絕對不可能讓給你們的。」

—–我是分隔線—–

結束今天早上的自我訓練,李光耀很快回到家中冲了澡,拿起後背包,到門口換上慢跑鞋,把籃球鞋塞進後背包之中,走到附近的早餐店幫自己買了一個豬肉三明治,接著開始一段長達十公里的路跑。

冒著一身大汗抵達學校之後,李光耀很快跑到廁所裡面把身體擦乾,穿上帶著一絲熊寶貝香氣的制服,快步走到一年五班,一想到等一下要做的事情,李光耀本來已經降下的心跳又加速起來。

李光耀心裡不斷想著等一下去找謝娜的時候,一定要穩定住緊張不安的情緒,不要把事情搞砸,好好解釋事情的經過,獲得謝娜的原諒。

就在李光耀一邊思考待會要對謝娜說的話一邊走進一年五班時,他看到他的座位再一次被霸佔,而坐在他座位上的正是讓他與謝娜陷入冰點的凶手,劉晏媜。

李光耀一看到劉晏媜,整個臉沉了下來,而劉晏媜則是緊張地馬上站了起來,把座位還給李光耀:「早啊。」

李光耀輕輕點頭,很冷淡地說:「早。」

李光耀的回應讓劉晏媜鬆了一口氣,雖然李光耀不論是語氣或表情都表現出不開心的情緒,可是至少李光耀沒有不理她,把她當空氣。

劉晏媜很快從袋子裡拿出保溫瓶,放到李光耀的桌上:「香蕉牛奶,給你的,恭喜你們又贏了。」

李光耀看了劉晏媜一眼:「不用。」

李光耀的拒絕像是一把匕首,輕而易舉地在劉晏媜心上劃了一道傷痕。劉晏媜輕咬下唇,並沒有把保溫瓶拿回去,而是說:「對不起。」

李光耀驚訝地看著劉晏媜,劉晏媜咬著牙繼續說:「我知道因為我的關係,讓你跟謝娜之間出現一些誤會,可是你要我怎麼辦?我喜歡你,就算我知道你喜歡的是謝娜,我也沒辦法因為這樣就不喜歡你,我只能竭盡所能的討好你,做一些我之前不曾做過的事情,希望你會喜歡上我。」

劉晏媜拿起保溫瓶:「就像這個香蕉牛奶,我這輩子進廚房除了煮泡麵跟翻冰箱之外還不曾做過其他的事情,但是為了你,我學會用果汁機打香蕉牛奶,因為我知道香蕉牛奶可以補充營養,我親手煮早餐給你,因為我要和其他去早餐店買早餐的女生有所分別,還有擁抱,你以為我不懂矜持嗎?還是你以為我是很厚臉皮的女生?我只是希望藉由擁抱讓你記住我的味道,希望可以在你心中擠出一點點位置,我所做的一切是讓你喜歡我,不是讓你討厭我。」

聽著劉晏媜一口氣把這些話說完,李光耀沉默一下子,嘆了一口氣,看著劉晏媜:「謝謝妳。」

聽到這聲謝謝妳,劉晏媜臉上微微露出一絲笑容,因為她知道這聲謝謝妳,代表李光耀原諒她了,不過李光耀接下來說的話,卻讓她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但是對不起,就跟妳說的一樣,我喜歡的是謝娜。」李光耀看著笑容在劉晏媜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失落,心中出現了不忍的情緒,可是現在比起安穩劉晏媜的情緒,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李光耀把後背包放在椅子上,大步離開一年五班,昂首闊步地走進一年七班,見到謝娜安靜地坐在座位上,身邊同樣圍繞著一群人,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大步走向謝娜。

圍繞在謝娜身邊的人本來在吱吱喳喳七嘴八舌地說話,一看到李光耀走進來,瞬間閉上了嘴,而謝娜的好姐妹小君點了謝娜的肩膀:「他來找妳了。」

小君看著李光耀大步走過來,叫圍繞在謝娜身邊的人讓開,讓李光耀可以面對面地與謝娜說話。

李光耀看著謝娜,心臟猛然加速,腦袋一片空白,之前想的台詞好像長了翅膀,全部從他腦袋裡面飛走,李光耀努力壓下緊張的情緒,暗罵自己是怎麼了,之前在球場上不管面對如何險峻的時刻他都不曾如此緊張,現在只是要跟謝娜道歉而已,怎麼心臟好像快從胸腔裡面跳出來似的。

李光耀艱難地吐出一個字:「早。」

謝娜坐在椅子上,神色緊繃地看著李光耀:「早。還有什麼事嗎,沒有事的話請不要打擾我們聊天。」

李光耀吞了一口口水,逼自己鎮定下來,要獲得謝娜原諒,首先從這三個字開始:「對不起。」

謝娜眉頭皺起:「為什麼要說對不起,你又沒有做出任何對不起我的事情。」

謝娜的回應讓李光耀愣住,因為這代表謝娜否認他們之間的心靈上的碰觸,否認之前眼神裡只有彼此的深情,否認自己在她心中占有一定的位置。

李光耀頓時手足無措,舌頭像是打結一樣說不出話來,心裡面慌亂的情緒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這是他生平第一次遇到這種控制不了心跳跟舌頭的情況,腦袋有一堆話想說,可是卻不知道從何說出口,看著謝娜的臉,李光耀心一橫。

管他的,反正按照老媽說的真心誠意就對了!

李光耀深吸一口氣,對著謝娜大聲說道:「我喜歡妳,我、喜、歡、妳──!」

瞬間,角色互換,因為李光耀突如其來的告白,本來打算繼續欺負李光耀的謝娜舌頭像是打結一樣說不出話來,心臟砰砰亂跳,暗自惱恨自己,這幾天他害妳失眠妳都忘了嗎,這幾天因為他妳連飯都吃不下,整天六神無主,害妳走路踢到椅腳,刷牙擠到洗面乳!難不成妳都忘了!?

妳不是說當他來找妳的時候,妳一定要讓他難堪,妳一定不會原諒他,妳絕對不會理他的嗎,怎麼現在他才說了幾個字妳就說不出話來了,妳這個沒用的女人,他才說八個字,才八個字而已,妳就心軟了!

李光耀看到謝娜臉紅,表情和緩下來,心裡的緊張也跟著舒緩一些,走到謝娜身邊,蹲了下來,近距離看著謝娜那完美無暇的臉龐,溫柔地說:「其實我早就想過來找妳,可是因為我…對這種事沒有任何經驗,也要準備比賽,所以一直到今天才提起勇氣過來,我知道妳一定很生氣,妳要打我或罵我都沒關係,可是請妳先讓我把話說完。」

李光耀見謝娜雖然沒有說話,可是也沒有拒絕他,告訴自己冷靜,用最簡短地方式將那天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那一天跟今天一樣,都是前一天晚上有球賽,所以早上沒有練球,讓我有時間可以過來找妳,可是那天當我一到教室的時候,劉晏媜就在我的教室等我,她帶了香蕉牛奶跟她自己做的早餐,我心裡想要過來找妳,所以隨便找了一個理由叫她離開,但是她對我張開雙手,要我抱她,如果我不抱她,她就不走,為了趕快過來找妳,我就抱她,然後就是妳看到的那樣…」

聽著李光耀的解釋,謝娜臉色又變得緊繃:「你騙人,最好…」

謝娜聽了李光耀的解釋,不相信這種無限於接近電視劇的事情會在現實生活中發生,一定是李光耀在騙她,火氣冒了上來,正想要反駁時,卻被一道聲音打斷:「他沒有騙妳,事情就跟他說的一樣。」

李光耀與謝娜同時往聲音的方向看去,發現劉晏媜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一年七班,語氣哽咽,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李光耀說的是真的,妳認識他這麼久,他哪時候對妳說過謊?」

劉晏媜的出現讓李光耀跟謝娜都愣住了,劉晏媜眼中的淚水滴落臉龐,看著李光耀跟謝娜,逼自己露出微笑:「你們看起來很登對,祝福你們。」

話一說完,劉晏媜摀著嘴,跑出一年七班。

—–我是分隔線—–
新的一年,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