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八十二章【光北VS瑛大附中 七】[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光耀在中線前運著球,雙眼盯著紀錄台上的計時器,一直等到進攻時間剩下6秒,比賽時間剩下1分43秒的時候才啟動引擎。

李光耀一上場除了利用急停後仰跳投拿下2分之外,更大的貢獻是吸引補防之後把球傳給空手切的高偉柏與魏逸凡,讓他們兩人輕輕鬆鬆地在籃下得分,因為如此,在這一波的防守當中,瑛大附中五名球員不斷暗自提醒自己,千千萬萬不能亂補防,否則光北其他球員就會趁虛而入。

得分後衛看著李光耀,雙手往兩旁展開,膝蓋蹲低,不管是心裡還是身體,都已經做好了防守的準備。

來吧,這一次,我絕對會守下你!

在得分後衛身後的三名禁區鋒線,心裡不斷為得分後衛加油打氣。

「加油,你一定守得下來!」「加油,把他守住!」「加油,擋下他!」

李光耀兩個跨步來到三分線前,換手運球,把球交到左手,面對得分後衛的防守,身體一沉,壓低重心猛然往左切,得分後衛猜到李光耀的企圖,雙腳馬上往右退,心裡在這瞬間閃過信心與興奮。

擋下了!

得分後衛心想,進攻時間所剩不多,李光耀接下來若是退後再重新發動攻勢,一定會在倉促下出手,命中率絕對不高,而如果傳給隊友也會是相同的結局。

得分後衛已經想好了,不管是李光耀或是其他人投球,他一定要馬上轉頭衝搶籃板球,不給光北隊二次進攻的機會。

還有希望,還有時間,還有機會,我們一定可以逆轉這場比賽,前進決賽的是我們瑛大附中。

然而,正當得分後衛心中閃過眾多紛亂的想法的瞬間,李光耀並沒有跟他想的一樣往禁區切,右腳重重一踏,身體往後跳,雙腳退到三分線外,收球,眼睛瞄籃,雙手舉球至額頭前方,雙腿彎曲跳起,目光始終盯著籃框,在身體在空中達到最高點獲得平衡的瞬間,出手投籃。

李光耀這個後撤步跳投完全出乎得分後衛的預料之外,距離被拉開至少有一步半,得分後衛心中叫糟,連忙奮力撲上去想要影響李光耀的跳投,但是他們兩人之間的距離實在太遠,讓得分後衛不禁在心裡大叫。

不要進,千萬不要進啊!

李光耀右手高舉,維持著出手姿勢,眼神充滿自信,不過上天似乎聽到得分後衛心中的祈禱,李光耀這一次出手球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彈了出來。

見此,瑛大附中總教練心中一喜,扯開喉嚨大喊:「籃板球,快把籃板球搶下來!」

瑛大附中的替補席這時沒了聲音,所有的替補球員全部都緊張地看著在空中的球,他們知道只要把這顆籃板球搶下來,盡快打出一波攻勢,那麼這一場比賽絕對還有希望。

場下的替補球員知道這個道理,場上的球員也知道,當球高高彈起的瞬間,小前鋒、大前鋒、中鋒馬上衝到籃底下卡位,控球後衛往禁區衝,要去衝搶這顆很可能影響整場比賽結果的籃板球。

然而就在中鋒與大前鋒同時跳起來要抓下籃板球的瞬間,他們頭頂上出現了一道黑影,他們一開始心想難道是掛在天花板的燈被什麼東西遮住了嗎,但是他們很快明白,並不是天花板的燈被擋住,而是有一個人跳的比他們還要高。

麥克驚人的爆發力與彈跳速度在這無比關鍵的時刻展現出來,硬是在中鋒與大前鋒頭上把整場比賽最重要的籃板球抓下來,落地之後立刻把球往李光耀的方向高高丟了過去。

李光耀看著球,腳步往後退,在三分線與中線之間接到球,看到比賽時間剩下1分38秒,而進攻時間還有22秒,冷靜地拿著球,盯著計時器。

李光耀心中雪亮,只要繼續拖時間並且將這一球投進,瑛大附中的氣勢與士氣將一口氣熄滅。

瑛大附中總教練臉色緊繃,這一顆籃板球沒有搶下來實在太傷了,對於比賽的情勢非常不利,而且場上的球員士氣一定會被這一顆籃板球影響。

總教練緊咬牙根,剛剛那一球守下來了,這一球一定也可以,大家加油啊……

李光耀盯著計時器,瑛大附中的球員則是盯著李光耀,場上瀰漫緊張的氣氛,瑛大附中與光北的板凳區沒有繼續幫自己球隊加油,眼睛盯著場上,就算只是在板凳區坐著都受到氣氛的影響,心臟加快,手掌冒出冷汗,光北希望李光耀可以把這球投進,瑛大附中則希望守住這一球。

在高度緊張的氣氛當中,時間的流速似乎變慢了,場上定格不動,一直到進攻時間剩下6秒鐘,比賽時間剩下1分22秒,李光耀開始移動的那一剎那,時間的流速才恢復正常。

李光耀走向剛剛失手的地方,得分後衛亦步亦趨地跟著李光耀移動,同樣是身體壓低,雙手往兩旁張開的模樣,眼神裡面有一團火在燃燒,而這團火的名字,叫作自信。

剛剛三分球沒有進,這一次一定是切入了,來吧,剛剛我可以擋下你一次,就可以擋下你第二次!

然而,李光耀本身所具有的實力與膽識,是得分後衛難以想像的。

在離剛剛失手的地方足足有一步的地方,李光耀突然收球拔起來,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與表情之下,毫無猶豫地跳投出手。

這一個旱地拔蔥式的跳投,讓預想李光耀會切入的得分後衛根本反應不及,雙腳像是被釘在地上一樣動也不動,只能眼睜睜看著李光耀把球投出。

球脫手而出的瞬間,李光耀覺得這一球手感絕佳,到了完美無比的境界。

李光耀看著球往籃框飛,眼神閃爍著自信的亮光。

瑛大附中,你們不用看了,甚至不用祈禱,我李光耀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失手兩次!

下個瞬間,後旋的球落入籃框,與籃網激出清脆的唰聲。

李光耀三分球命中!比數80比72,差距來到8分,比賽時間剩下1分19秒。

李光耀的三分球就像是一道海嘯,把瑛大附中反撲的氣燄一口氣吞沒,場邊替補球員完全沒了聲音,原本在眼睛裡面跳動的火燄瞬間熄滅,臉上黯淡無光,但是球場上的小前鋒在此時大聲喊道:「比賽還沒有結束,還不到放棄的時候!」

聽到小前鋒的大喊聲,看到他臉上的堅定與信心,場上的球員受到鼓舞,眼神裡面又重新冒出火花。

見此,小前鋒雙手放在胸前:「快把球給我!」

中鋒馬上彎腰把球撿起來,跳到底線外把球發給小前鋒。

見到場上的隊友絲毫沒有放棄的模樣,場邊的板凳球員自覺不能在比賽結束前如此垂頭喪氣,心中一振,深吸一口氣,胸口鼓起,努力地在椅子上大喊:「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感受到瑛大附中的氣勢,剛投進三分球的李光耀沒有鬆懈下來,對著隊友大喊:「守一波,只要把這一波進攻守下來我們就贏定了,冠軍賽就在前面了,大家繃緊神經!」

場上的隊友眾心一志,齊聲大喊:「好──!」同時場邊的詹傑成、王忠軍、謝雅淑也傳來加油聲:「你們加油,只剩下一分多鐘了,撐下去!」「做好防守,不要漏人!」「大家加油!」

比賽剩下一分多鐘,在落後8分的情況下時間並沒有站在瑛大附中這一邊,小前鋒拔腿狂奔,飛快地把球帶過半場,而要在最短的時間拿分,就要從光北最弱的一端突破。

小前鋒運球奔向包大偉,身體直接撞了過去,肩膀一頂,稍稍撞開包大偉的防守,接著利用速度上的優勢擺脫包大偉,不過高偉柏的補防很快過來,逼小前鋒不得不停下來,而包大偉這時從後面跟過來。

高偉柏與包大偉聯手包夾住小前鋒,小前鋒沒有因此慌亂,冷靜地運球往旁邊退,目光看到一道人影從弧頂三分線空手切,立刻把球從高偉柏的胯下傳了過去。

得分後衛接到球就要直接上籃出手,但是麥克適時地從旁邊補防,算好得分後衛的腳步與出手時機,只要他一出手就可以送出一個大火鍋。

得分後衛見識過麥克驚人的彈跳能力,連忙把球轉移到左側三分邊線的控球後衛手裡。接到球的控球後衛,看著李光耀站在自己身前兩步的位置,完全沒有要上來防守他跳投的意圖,直接拔起來出手。

在控球後衛跳起來出手的那一瞬間,李光耀馬上回頭跑到禁區準備衝搶籃板,而控球後衛這顆三分球落在籃框內緣咚、咚彈了兩下之後,從籃框裡面跳出來。

在比賽關鍵時刻,控球後衛心裡的龐大壓力讓他在出手的瞬間有所遲疑,投球力道過大。

麥克眼睛一亮,高高跳起,又抓下了籃板球,在比賽最後的關鍵時刻,麥克利用籃板球對光北提供僅次於李光耀的貢獻。

麥克把球穩穩抓下來,不過瑛大附中的人並沒有回防,而是想要從麥克手上抄走這顆球,麥克心裡緊張,在數隻手之間見到外圍有人穿著光北的白色球衣,也不管那個人是誰,直接把球丟了過去。

而接到球的人,赫然是見到麥克跳起來搶下籃板球,就準備往前場偷跑的李光耀。

看到李光耀接到球,瑛大附中的總教練心裡大驚,見到時間剩下不到一分鐘,大喊:「犯規,用犯規戰術!」

可惜,李光耀沒有給瑛大附中這個機會,見到控球後衛跟得分後衛衝了過來,把球甩到前場,一道人影這時像是飛箭一樣往球衝過去。

在瑛大附中的球員全部都在後場的情況下,包大偉追到球之後遭遇到任何阻礙,沒有任何壓力地完成了這次快攻上籃。

比數82比72,差距回到雙位數,比賽時間只剩下53秒。

這一刻,小前鋒再也說不出任何鼓勵隊友的話語,心中的鬥志在包大偉快攻上籃得手之後完全消失,場邊的板凳球員也全部都閉上了嘴,雙眼無神,心裡已經認定這一場比賽已經輸了。

這時,總教練大喊:「你們在幹什麼,比賽還沒有結束,快去發球!」

場上的球員如夢初醒,是啊,在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之前,比賽就還沒有結束,不能放棄任何希望,還不行!

中鋒跟控球後衛跑回後場,中鋒撿起球,站到底線外把球發給控球後衛,控球後衛飛快過了前場,利用得分後衛的單擋掩護在三分線外跳投,但是這一次出手反而太小力,球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不過這一球彈的又高又遠,就連麥克都沒能拿下這一個籃板球,。

彈出來的球落在大前鋒手裡,大前鋒馬上把球回傳給三分線外的控球後衛,要追分,三分球絕對比兩分球更有效率,不過當控球後衛要再次出手的時候,包大偉衝了過去,在控球後衛面前猛然揮舞雙手。

控球後衛心裡大大嘖了一聲,把球傳給跑到弧頂三分線的小前鋒手裡。

小前鋒感受到時間緊迫,接到球就立刻出手,可是遠距離的三分線一直以來都不是他最擅長的出手位置,球的軌道明顯偏移,落在籃框上彈了出來。

不過光北又沒能拿下這一顆籃板球,中鋒在亂軍之中搶下籃板球,傳給小前鋒,但是小前鋒對自己的三分能力沒有信心,控球後衛又被包大偉盯住,左右看了看,把球傳給得分後衛。

得分後衛在左側三分線拿到球,不等李光耀的防守撲過來,馬上出手投籃,可惜這一球又沒進,球落在籃框上彈出來。

連續三顆三分球都沒有投進,這對瑛大附中的氣勢有嚴重影響,尤其這一顆籃板球被麥克拿下來,讓他們失去繼續進攻的機會。

麥克搶下籃板球,想要找傳球的對象,可是中鋒與大前鋒這時包夾麥克,讓麥克沒辦法馬上把球傳出去。

「麥克,趕快傳球,不然沒辦法8秒過半場!」謝雅淑在場邊提醒,就在此時,場邊裁判哨音響起。

「光北91號,走步違例,球權轉換!」

麥克睜大雙眼,臉上露出做錯事的小孩會出現的表情,垂頭喪氣地把球交給裁判。

瑛大附中的中鋒立刻站到邊線外,從裁判手中拿過球,光北的球員幾乎全部擠在籃底下,不給瑛大附中的球員有空手切的機會,然而瑛大附中也不想只拿兩分。

為了彌補剛剛那個不該犯的走步違例,麥克站到中鋒面前,努力地跳上跳下,揮舞雙手,影響中鋒的視線跟傳球路徑,逼中鋒要用過頭傳球把球高高地傳出去。

中鋒的傳球對象是弧頂三分線外兩步的控球後衛,但是中鋒傳得實在太高,讓控球後衛必須跳起來才能接到球,加上球在空中飛的時間,這一波進攻至少浪費了1秒鐘的時間,而且也讓防守的光北高中有更多反應的時間。

李光耀馬上站到控球後衛面前,不讓控球後衛有投三分球的機會。

控球後衛咬牙,把球傳給從左邊底角上來接應的得分後衛,得分後衛在左側三分線接到球,想要馬上拔起來出手,但是包大偉防守到位,不給得分後衛任何出手的空間,擺明就是放切不放投。

場上的隊友看到兩名外線最準的後衛都被封住,小前鋒與大前鋒馬上過來幫忙單擋掩護,得分後衛利用小前鋒的掩護繞過包大偉的防守,但是等著他的卻是魏逸凡,而且同樣擺出放切不放投的企圖心,讓得分後衛根本沒機會在三分線外出手。

得分後衛沒有自信在有人防守的情況下投進三分球,把球傳給三分線更準的控球後衛,控球後衛利用大前鋒的單擋掩護繞過李光耀的防守,但是高偉柏同樣在另一邊守著。

控球後衛見真的沒有機會出手,重心壓低往禁區切,不過高偉柏連切入的機會都不給控球後衛,跟著控球後衛的腳步往後退,然而控球後衛踏前一步後收球,急停跳投出手。

球劃過一道美妙的弧線朝著籃框飛去,唰一聲,兩分球進,82比74,控球後衛幫助球隊把比分拉近到8分。

麥克撿起球,站到底線外,正想要發球給李光耀的時候,瑛大附中突然擺出了全場壓迫性防守,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黏著李光耀,小前鋒盯著包大偉,顯然是想要靠全場盯防來快速取得球權。

魏逸凡反應很快,在控球後衛投進三分球之後本來已經往前場跑,跨過中線回頭看球有沒有傳過來時,發現瑛大附中突然使出全場盯防,而麥克又一時找不到防守對象,連忙跑回去接應球。

麥克如獲特赦般把球傳給魏逸凡,而瑛大附中的小前鋒不肯放棄,馬上衝過去要防守魏逸凡想要抄球,不過就在這個瞬間,〝叭───〞,無情的鐘聲響起,裁判哨音隨即傳來:「時間到,比賽結束!」

瑛大附中的球員愣住,結束了?怎麼可能,他們才剛剛投進一顆兩分球而已,正要吹響反攻的號角,怎麼這麼突然就結束了?

瑛大附中的球員不想相信這個事實,可是擺在紀錄台上的計時器告訴他們,這場比賽確實已經走到終點了。

瑛大附中的五名球員雙眼無神,相較於光北隊在場上歡呼慶賀,瑛大附中的球員失魂落魄、垂頭喪氣,如同靈魂被抽走般走下場。

不過一道大喝聲隨即傳來:「搞什麼東西,你們全部把頭抬起來!」

瑛大附中的球員嚇了一跳,連忙抬起頭來,總教練繼續說道:「後天還有季軍賽要打,憑你們這副德性想贏球,作夢啊!」

瑛大附中的總教練目光堅定地看著自己的球員:「我之前對你們說過了,五年前,瑛大附中是一支在乙級聯賽第二輪就落敗的球隊,學校考慮要廢除籃球隊,沒有任何人看好我們,可是我們今年卻走到了四強賽,就算我們今天輸了,你們一樣創造了歷史,今年是瑛大附中被踢出甲級聯賽之後,在乙級聯賽成績最好的一年,你們該為你們自己感到驕傲,把這場比賽當成成長的養份,準備好後天的季軍賽,知道嗎!?」

聽到總教練的斥喝聲,瑛大附中的球員深吸一口氣,集體仰頭大喊:「是,教練!」

回應完總教練之後,在瑛大附中球員眼眶裡面打轉的淚水,緩緩地順著臉龐璃下,隨著抽涕聲不斷響起,球員們更是忍不住心中的情緒,眼淚止不住地掉了下來,球員們圍在一起,靠在彼此的身上大哭。

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他們真的不想輸,他們想要打冠軍賽,就算輸,他們也只想要在冠軍賽輸。

身為靈魂人物的小前鋒第一個壓抑不下心中洶湧的情緒,雙手捧著毛巾蓋在臉上,雙肩顫抖,他今年高三,現在已經十二月了,離一月份的學測所剩的時間不多,他不是那塊料,他知道自己以後可能再也沒有機會在正式的聯賽打球,今年的乙級聯賽大概是他人生最後可以盡情在籃球場上揮灑汗水的機會,他本來希望至少可以帶領球隊走到冠軍賽,要輸也要輸給乙級最強的向陽高中才甘心,可是現在卻僅僅在四強賽就輸給今年才創立籃球隊的光北高中,不甘心、自責、失落的情緒混雜在一起,成了滾燙的淚水,不斷從小前鋒的臉上落下。

小前鋒一哭,其他的球員也受不了,紛紛痛哭出聲,他們真的好想贏球,為了乙級聯賽,為了不在球場上留下遺憾,在朋友討論假日要去哪裡玩的時候,他們說假日要到學校練球,不能跟你們一起去玩,在同學邀約放學一起吃晚餐的時候,他們說晚上球隊要練球,你們去吃就好。

放棄了所有娛樂,咬牙撐過一天又一天可怕的魔鬼訓練,因為他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要贏球!

看著球員痛哭流涕,瑛大附中的總教練心裡也有著許多感慨,為了這次前往甲級聯賽的門票,他用非常「狠」的方式訓練球員,他本來以為自己有點過火,但是沒有半個球員抱怨,所有人為了這次的乙級聯賽全力以赴,不管多苦的訓練都撐了過來,沒想到連這張車票的邊都沒摸到,這趟旅程就結束了。

總教練讓子弟兵在椅子上好好的發洩情緒,把時間跟空間留給他們,這時候突然有人在他身後說:「不好意思。」

總教練轉過身,看著眼前陌生的人,皺起眉頭,但是在開口說話之前,陌生人遞出名片:「言總教練,你好,我是籃球時刻的編輯,想要做賽後採訪,不知道言總教練可否給我一點時間。」

言總教練看著手上的名片,又看了苦瓜一眼:「籃球時刻,是那間很有名的雜誌社嗎?」

苦瓜點點頭:「正是。」

言總教練點頭:「好。」

苦瓜拿起手機,開啟錄音功能:「今天的比賽非常的精彩,可惜在籃球場上一定會有勝負之分,今天球員拼戰精神非常感人,到最後一刻依然沒有放棄,在我眼裡,今天這場比賽不管誰獲勝都值得大家的掌聲。」

言教練微微頷首:「我代替球員謝謝你。」

苦瓜切入正題:「先發球員除了中鋒之外,其他四個位置在這場比賽都上場了超過三十五分鐘的時間。在第四節一開始讓先發球員休息兩分鐘之後,他們上場面對雙位數的落後,一度把比數追到只剩1分落後,可是之後比數又被光北拉開,請問言教練認為造成這場比賽勝負的關鍵,是因為先發球員體能耗盡的關係嗎?」

言教練篤定地搖了頭:「不是,決定這場比賽勝負的就只是光北比我們技高一籌,還有在關鍵時刻抗壓性比我們好,不管是最後五分鐘才上場的24號球員,或者是魏逸凡、高偉柏,他們都展現了大將之風,三個人聯手在最後拉開比數,而且他們的中鋒也跳出來搶下了幾個非常重要的籃板球,第一年創隊就有如此驚人的表現,我們輸得心服口服。」

苦瓜問:「最後兩分鐘比數被拉開的時候,言教練為什麼沒有喊暫停?」

言教練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因為我認為沒有必要,球員不管是進攻或防守都是按照平常我教他們的那樣去執行,我相信球員可以把比數追回來。」

言教練沒說的是,他認為光北高中是一支比他們更成熟出色的球隊,若是喊出暫停對瑛大附中反而是比較不利的,因為這一個暫停帶給光北高中的效用絕對比瑛大附中還要大,兩隊實力上的差距很明顯,瑛大附中要贏,就要趁著那股不服輸跟不想輸的氣勢與光北周旋。

「整體上,瑛大附中今天的防守做的非常出色,可是最後卻敗在光北高中的個人單打,對於這一點,言教練有什麼話要說嗎?」

「我確實沒有想到在高中聯賽會看到這樣的場面,這在台灣非常罕見,不過他也讓我見識到台灣新生代球員的無限潛力,雖然我不記得那名24號球員的名字,但是我期待他未來可以往更高的地方走,台灣籃壇即將面臨嚴重的斷層,我希望這些具有非凡潛力的球員可以不畏時局的艱難繼續往籃球這條路前進。」

「好,謝謝言總教練。」苦瓜結束採訪,關閉錄音。

「謝謝。」

看著言教練的背影以及依然在哭泣的球員,苦瓜心中其實有一個問題沒有問出口,請問言教練對於光北第一年創立球隊就打進冠軍賽有什麼樣的看法?

可是苦瓜想了想,覺得這個問題對於言教練以及瑛大附中實在過於殘忍,瑛大附中經歷了那麼多才走到這個地方,今天卻輸給光北高中,他實在不忍心在傷口上灑鹽。

苦瓜轉身,走向正好結束採訪的蕭崇瑜,蕭崇瑜看到苦瓜朝自己走過來,把手機遞了過去。

苦瓜拿過手機,馬上播放錄音,蕭崇瑜與李明正的聲音隨及傳來。

「李教練,雖然同樣這句話我不知道已經說幾次了,還是要再次恭喜光北隊贏球,拿到了爭奪冠亞軍以及甲級聯賽門票的資格,光北才剛創隊就拿到這樣的成績,讓人非常驚豔。」

李明正淡淡地說:「謝謝。」

「冠軍賽五天後才會開打,請問李教練在這之間有打算做什麼特別的準備嗎?」

「明後天我們會根據向陽高中的特性擬定戰術,其餘的部份就是用平常心去面對,照平常的方式練球,幫助球員建立心理準備。」

「今天在第四節比賽當中,詹傑成跟麥克明顯出現抗壓性不足的情況發生,請問李教練會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會幫助他們提升自信心,不過抗壓性的提升是一種過程,不可能在一夕之間就達到魏逸凡或者高偉柏這種擁有許多比賽經驗的高度,但是經過今天的比賽,我相信他們會有所成長。」

「光北第一年創隊,能夠直接打進冠軍賽真的很讓人覺得驚奇,不過光北也有一些很明顯的缺點與弱點,與向陽高中相比,光北在防守上缺乏了一些穩定性,進攻上也有一些隱憂,五天後就要打冠軍賽,李教練會怎麼去處理這些問題?」

李明正沉默一段時間,緩緩說道:「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好,謝謝李教練。」

「謝謝。」

錄音結束,苦瓜咀嚼李明正話語中的含意:「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我是分隔線—–

光北隊個人表現。

高偉柏,罰球3投0中,14投8中,16分,5籃板,2助攻,1阻攻。

魏逸凡,15投9中,18分,6籃板,1助攻,1阻攻。

李麥克,4投4中,8分,16籃板,0助攻。

楊真毅,9投6中,12分,5籃板,4助攻。

詹傑成,2投1中,2分,2籃板,8助攻。

包大偉,6投4中,8分,0籃板,1助攻,1抄截。

李光耀,5投4中,9分,0籃板,5助攻,2抄截。

王忠軍,三分球3投3中,9分,0籃板,0助攻。


瑛大附中這一戰,是我寫最後一擊以來寫得最艱苦的比賽。

之前寫的時候有太多細節沒照料到,重新校稿之後,我個人認為有比較好一點。

接下來就是與向陽高中的冠軍賽了,敬請期待,謝謝!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