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八十一章【光北VS瑛大附中 六】[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光耀脫掉身上用來保暖的長袖衣物,昂首闊步地走到紀錄台:「請求換人。」

紀錄台對李光耀點頭,李光耀隨及在紀錄台前面盤腿坐下,雙眼發光,觀看球賽,等待自己可以上場的那一刻。

場上,詹傑成運球過半場,瑛大附中的板凳區不斷傳來讓他覺得吵雜的聲音,讓他覺得越來越煩躁。

詹傑成努力忽視旁邊的聲音,指揮隊友跑位,把球傳給在罰球線左側卡位要球的魏逸凡,魏逸凡轉身面對籃框,首先看隊友有沒有容易得分的機會,不過包大偉的空手切沒有跑出空檔,麥克擔心再次犯下籃下三秒的愚蠢失誤,所以站的離禁區遠遠的,高偉柏則是被中鋒與大前鋒嚴密看防。

魏逸凡發現隊友沒機會,這一次進攻決定自己來,做一個向右的試探步,發現小前鋒防守重心有所偏移,立刻下球往左切,一個大跨步就擺脫小前鋒的防守,魏逸凡本來打算直搗禁區,但是大前鋒這時放下高偉柏朝自己衝了過來,魏逸凡立即收球,瞄準籃板,後仰跳投出手。

大前鋒在這一刻終於見識到甲級聯賽等級的實力,魏逸凡也沒有使出什麼特別的招數,僅僅一個試探步之後的切入就輕而易舉地突破小前鋒的防守,大前鋒自認自己的反應也算快,馬上丟下高偉柏要過去補防,補防的時機抓得非常準確,但是魏逸凡在他補防還沒有到位就做出反應,收球後仰跳投出手,這種觀察比賽的能力,完完全全表現出甲級與乙級之間的差距。

魏逸凡非常滿意出手那一瞬間手指跟球的觸感,看著球完全按照他想的那樣朝籃板飛過去,認為這兩分已經落入他的口袋,但是當球落在籃板往下彈往籃框時,球竟然沒有照魏逸凡所想的一樣直接落入籃框之中,反而落在籃框前緣。

魏逸凡雙眼瞪大,看著球在籃框與籃板之間反覆彈跳,然後這個被他認為一定會進的球,最後彈出籃框。

魏逸凡在心中大罵一聲,不過並沒有花費時間去想為什麼這一球沒有進,而是向前衝搶這一顆籃板球,不過在一開始就認定這一球一定會進的他,早就失去搶籃板球的最佳時機,這一顆籃板球被努力卡位的瑛大附中中鋒抓了下來。

場邊瑛大附中的替補席傳來了無比的歡呼聲,大喊:「學長加油,時間還夠!」「學長加油,逆轉比賽!」

加油聲不斷傳來,在精神給與場上的瑛大附中球員支持,中鋒很快把球交給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飛快地把球帶過半場,快速傳球給得分後衛,跑到得分後衛身旁單擋掩護,利用在這一場比賽不知道用過幾次的戰術,讓得分後衛單打詹傑成。

包大偉很清楚詹傑成防守上的弱點,大喊:「不要換!」

包大偉不允許瑛大附中用同樣的戰術一直拿分,可是瑛大附中的反應比包大偉更快,當包大偉喊不要換的剎那,得分後衛把球交還給控球後衛,幫控球後衛單擋掩護,而根本猜不透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想法的詹傑成,雙腳像是被釘在地板上一樣,眼睜睜看著控球後衛在自己面前把球投出。

〝唰!〞,控球後衛再次投進三分球,這一顆價值連城的三分球幫助瑛大附中把比分拉近,69比68,比數的差距來到下半場最接近的1分。

在控球後衛投進三分球之後,瑛大附中的板凳區大聲歡呼,這一刻,他們認為冠軍賽已經離他們不遠了。

麥克撿起地上彈跳的球,踏出底線外,把球傳給詹傑成。

詹傑成快速過了半場,場邊的加油聲無比吵雜,瑛大附中散發出像是海嘯般要把他們吞沒的氣勢,詹傑成感受到龐大的壓力,在加入光北高中以來,詹傑成第一次在場上茫然無措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壓力幾乎把他擊垮。

包大偉、魏逸凡、高偉柏全部等著詹傑成比暗號,但是詹傑成表情茫然,他現在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傳球,又該把球傳給誰。

控球後衛注意到詹傑成的異狀,心中一喜,知道這是一個幫助球隊逆轉比數的大好機會,衝上前去抄球,這時詹傑成回過神來,連忙往後一退,煞車不及的控球後衛撞上了詹傑成。

場邊哨音響起:「瑛大附中36號,推人犯規!」此時,紀錄台鳴笛,裁判見到李光耀,大喊:「光北高中,換人!」

在比賽剩下5分23秒的時候,李光耀走上場,手指著詹傑成,在詹傑成把球交給裁判之後走過自己身邊時,細聲地對他說:「放心吧,接下來交給我。」

李光耀看著身上冒出大汗的隊友,輕輕跳了跳,讓雙腳感受球場的彈性,整整第三節都坐在板凳區的他,身體已經完全冷卻下來,儘管如此,李光耀臉上依然勾起自信的笑容:「不用擔心,我會把你們帶到冠軍賽的。」

李光耀一走上球場,光北的氣場立刻有了改變,麥克站到邊線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開心又放心地把球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一接到球,觀察瑛大附中的區域聯防,而場邊瑛大附中的替補球員繼續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李光耀運球來到右側三分線外,看著擺出防守架勢的控球後衛,壓低身體往右邊切,一個運球之後停下來,眼睛瞄向籃框,左手準備拿球做帶一步跳投,控球後衛連忙跳起來要阻止李光耀,沒想到這只是李光耀的收球假動作。

李光耀騙起控球後衛之後,繼續運球往禁區切,瑛大附中的人在第二節見識過李光耀的切入能力,中鋒馬上高舉雙手踏前補防,面對十公分以上的身高差距,李光耀絲毫沒有任何畏懼地往禁區衝,收球上籃。

中鋒高舉雙手,垂直起跳,封住了李光耀的上籃路徑,但是李光耀在空中把球傳給不知何時溜進禁區的高偉柏手中。

在李光耀的切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之後,高偉柏趁機開了後門,接到球,高偉柏奮力跳了起來,雙手用力地把球塞進籃框之中。

為了宣洩心裡的鬱悶,高偉柏這一次的灌籃特別用力,大大的砰一聲傳來,高偉柏沒有掛在籃框上太久,雙手放開,雙腳落地後仰天大吼,利用這聲大吼把心裡面的負面情緒一口氣吐出來。

「呀啊啊啊───!」

「好球。」李光耀舉起右手,見此,高偉柏立刻伸出右手與李光耀擊掌。

高偉柏大聲說道:「那當然。」

李光耀看著發洩情緒之後的高偉柏,說:「比賽剩下五分鐘,是時候告訴瑛大附中最終能夠拿下這場比賽勝利的人不是他們,而是我們。」

高偉柏大力點頭:「廢話。」

高偉柏的灌籃得手後,光北隊快速回防,在後場擺出二三區域聯防,瑛大附中的板凳區繼續提供言語上的支援:「學長加油、學長加油、學長加油──!」

這個時候,同樣坐在板凳區的謝雅淑忍受不了,站起身來,對楊真毅、詹傑成、王忠軍說:「來,我們也要幫場上奮戰的隊友加油,輸人不輸陣,輸陣難看面!一起幫他們加油!」

謝雅淑率先大喊:「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在比賽只剩下五分鐘,雙方差距只有3分的關鍵時刻,剛剛在場上奮戰的詹傑成知道場邊的加油聲確實可以對比賽產生影響,立刻加入謝雅淑的行列:「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坐在詹傑成身旁的楊真毅也站起來大喊:「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身為球隊唯一高三生的他,早已決定在高三畢業之後要到國外求學,他知道自己可以在籃球場上跟隊友並肩作戰,與來自各個不同學校的對手競爭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尤其乙級聯賽又是單淘汰賽,只要輸一場就要打包回家,都走到這種程度,楊真毅真的不想輸,他想要跟更強的對手交手,他想要到甲級聯賽去,感受那最高殿堂的景象,這個渴望推動楊真毅,讓他聲嘶力竭的扯開喉嚨大喊,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表現出心裡面不想輸的渴望,他真的很喜歡籃球,他不想要這麼快就離開這個他摯愛的地方。

他想要繼續打球!

平常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王忠軍也站起身來,他不想要輸,他想要繼續在球場上投三分球,他還要繼續享受那帶著後旋的籃球與籃網摩擦所傳來的唰聲,而且很神奇的是,那道天堂之音在球賽中傳來的音量遠遠比球隊練習或者自我練習時還要更響亮與清脆。

因為家庭的關係,本來王忠軍以為自己永遠都只有孤獨投三分球的份而已,沒想到上天眷顧他,派出了楊翔鷹這個使者來幫他,讓他可以成為光北籃球隊的一份子,而他還想要繼續在籃球場上投三分球,他還想要在比賽的時候聆聽比任何時候都還要好聽的天堂之音,他不想要就此結束!

王忠軍放聲大喊:「加油啊!加油──!」

聽到隊友在場邊傳來的加油聲,李光耀感到熱血在胸腔裡面沸騰,深吸一口氣,大喊:「放心好了!我會把你們帶到更遠的地方!」

兩邊的氣勢同時來到這場比賽的最高點,都已經走到這個離冠軍賽只有一步之遙的地方,誰都不想把勝利拱手讓人,誰都不想輸!

因為李光耀的上場,控球後衛已經沒辦法繼續利用錯位防守幫得分後衛製造機會,而光北的內線又有高偉柏與魏逸凡的存在,控球後衛清楚知道,就場上的對位來說,情勢對他們是較為險峻的。

不過有了這種自覺,控球後衛很清楚地知道利用個人能力突破光北的防守已經是不可行的,現在要確實得分就要靠團隊合作。

控球後衛指揮隊友跑位,把球交給上中的小前鋒之後,與得分後衛對看一眼,兩人開始空手跑位,中鋒與大前鋒幫忙單擋掩護,伺機而動,如果光北的注意力被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吸引走的話,他們雖然進攻能力不強,可是以這場比賽裁判的尺度,他們有信心自己可以在籃底下製造光北的犯規,站上罰球線取分。

光北的防守密切注意著瑛大附中的空手走位,也發現大前鋒與中鋒蠢蠢欲動,可是卻忽略了拿球的小前鋒。

小前鋒忽然發動攻勢,在罰球圈頂端的地方下球往禁區切,一時間竟然沒有人擋下小前鋒,讓小前鋒兩個跨步就切入了心臟地帶,收球踏步上籃。

不過就在小前鋒準備放球的這一刻,一道黑影從旁邊飛了過來,完全抓準他的出手時機,小前鋒心一驚,連忙把球往外傳給控球後衛,躲掉了麥克的火鍋。

控球後衛接到球,立刻傳給得分後衛,想要利用快速的傳導球破壞光北的防守陣式。

得分後衛在三分線外右側的地方接到球,面對包大偉的防守下球往左切。

包大偉跟上得分後衛的切入,但是得分後衛壓肩撞了包大偉,把包大偉頂開,硬是切入禁區,雖然光北的禁區擠滿了人,不過得分後衛打定主意就算沒辦法把球投進,也要在光北內線球員頭上要到犯規。

得分後衛堅決地切入,不過在收球準備硬上,把球舉起來的瞬間,球被從後面跟防的李光耀拍走。

李光耀一看到被自己拍掉的球彈向魏逸凡,立刻轉身往前場飛奔,而包大偉反應比李光耀更快,當他一看到李光耀把球拍走的瞬間就頭也不回的往前跑。

魏逸凡撿到球直接把球往前場甩,包大偉速度飛快,在罰球線前追到球,直接踏兩步上籃得手,比數73比68,光北把比數差距拉開到5分,是瑛大附中至少要花兩次進攻才能追上或者超前的分數。

比數的差距,讓光北肩上的壓力輕了一些,而消失的重量,則重重地壓在瑛大附中身上。

場邊的吳定華看到包大偉快的驚人的快攻腳步,心裡感到非常滿意,光看包大偉這一次快攻,吳定華就知道包大偉對快攻一定下了非常多的苦工,才能夠趕在所有人之前反應過來,完成這一次看似輕而易舉的快攻上籃。

瑛大附中總教練見到比分又被光北隊拉開,對著控球後衛大喊:「別急,時間絕對還夠,穩一顆!」

控球後衛浮動又緊張的心情頓時因為總教練的言語而安穩下來,接過得分後衛的底線發球,快速過半場,大喊:「大家別急,打一波!」

控球後衛話一說完,運球靠近三分線,看到李光耀的防守過來,利用得分後衛的單擋掩護造成錯位防守,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換成包大偉。

得分後衛掩護完之後馬上往禁區跑,不過麥克注意到得分後衛的空手切,站到禁區之中,讓得分後衛只能飛快離開。

控球後衛把球傳給右側底角的大前鋒,隨即空手切進禁區,包大偉想要跟防,但是在轉身的剎那好像撞到一道牆一樣,小前鋒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他身後,幫控球後衛單擋掩護,完全把他擋了下來。

大前鋒立刻把球還給控球後衛,控球後衛接到球的時候籃框已經近在眼前,這時高偉柏靠了過來,控球後衛眼睛看了高偉柏原本防守的中鋒,高偉柏以為控球後衛打算傳球,退開回到中鋒身邊,殊不知他中了控球後衛的眼神假動作,讓控球後衛可以簡單地完成一次上籃。

比數73比70,比賽剩下三分鐘,雙方比數差距只有3分。

高偉柏大大嘖了一聲,在心裡責怪自己怎麼會中了這麼明顯的傳球假動作。

麥克本來要撿起球,但是高偉柏卻搶先一步,拿球跨出底線,把球傳給李光耀,似乎要用這種舉動稍稍彌補剛剛犯下的愚蠢誤判。

李光耀一接到球,幾個跨步就把球推進到前場,一跨過中線之後就站著不動,舉起右手,由左往右一揮。

包大偉、魏逸凡、高偉柏、麥克看到這個手勢馬上往兩旁退開,而李光耀盯著紀錄台上的進攻計時器,學第四節開局時瑛大附中替補球員的舉動,一直到進攻時間剩下8秒鐘才發動攻勢。

看到李光耀充滿自信地運球準備進攻的模樣,瑛大附中的總教練心中一緊,直覺告訴他這個身穿24號的球員很危險,如果說這個球員只是單純想要拖延時間就還好,3分的差距,就算比賽只剩一分鐘都綽綽有餘,可是如果被拖延時間的情況下又被投進球,對球員來說心理上會承受難以想像的壓力。

總教練祈禱這名在第四節最後五分鐘上場的球員是腦子燒壞了才會這麼做,可是其實他心裡知道,在球隊有著高偉柏與魏逸凡這種甲級聯賽等級的球員還能夠在關鍵時刻要求單打,而且球隊裡面沒有任何一個人反對,全部讓到兩邊,彷彿已經很習慣他這麼做的情況,可能性只有一種。

這個24號,是光北隊最強的球員。

李光耀面對瑛大附中場上防守腳步最快的得分後衛,壓低身體向右切,得分後衛往左退,不讓李光耀切進禁區,不過李光耀一個跨步之後收球,在罰球線右側急停,後仰跳投出手。

李光耀充滿彈性的膝蓋就像是彈簧一樣,把雙腿的力量轉化成抵抗地心引力的能量,將身體往上帶,而脊椎兩側的後背肌與核心肌群幫助李光耀在空中保持完美的平衡,在身體到達最高點的時候,全身上下最精密的手指把球施與動能,讓橘紅色的籃球帶著後旋以拋物線的方式朝籃框飛過去。

球一出手,李光耀眼中就閃過自信的光芒,知道這一顆球一定會進,落地時右手仍然高舉著,維持出手姿勢,看著球落入籃框之間。

〝唰─〞,李光耀急停後仰跳投命中,比數75比70,差距5分,比賽時間剩下2分40秒。

瑛大附中總教練擔心球員因此士氣大落,挺身鼓勵球員:「比賽還有2分40秒,時間絕對還夠,穩下來,打出一波攻勢!」

在總教練開口喊話之後,板凳區也傳來了呼喝聲:「學長加油、學長加油、學長加油、學長加油、學長加油──!」

光北隊不甘示弱,也大喊著:「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瑛大附中的控球後衛把球帶過半場,心想總教練說得對,比賽剩下兩分半鐘,要追回5分的差距絕對還夠。

不需要著急,真的不需要,穩下來,好好思考該怎麼打這波進攻。

身為場上的指揮官,控球後衛不斷在心裡對自己精神喊話,幫助自己抵抗可怕的壓力。

控球後衛伸出右手,指揮隊友跑位,接著把球交給球隊裡面的靈魂人物,攻擊能力最強的小前鋒。

小前鋒在罰球圈上緣,弧頂三分線內半步的地方拿到球,四名隊友本來打算開始空手切跑戰術,但是小前鋒一拿到球就往晚身禁區切。

小前鋒這個切入完全打亂了瑛大附中的進攻節奏,但是小前鋒突如其來的切入也讓以為他會先觀察隊友跑位狀況的魏逸凡猝不及防,一個閃身就被突破防守。

小前鋒堅決地往禁區切,看到高偉柏與麥克同時補防站到自己面前,眼中燃燒著名為鬥志的火燄,收球奮力跳起來,帶著捨身的決心挑戰籃框。

高偉柏與麥克同時跳起來,雙手高舉,完全封阻小前鋒任何可能的出手方式,不過小前鋒挺腰拉桿躲過高偉柏與麥克,在空中撐了一段時間後,靠著手指輕柔地挑籃出手。

球落在籃板上,彈進籃框內,小前鋒精彩的切入拉桿上籃馬上把比分追回來,而且這波進攻所花的時間才短短的8秒,比數75比72,距離比賽結束還有2分32秒。

這一次,高偉柏沒有搶走麥克的工作,小前鋒能夠上籃得手,是因為過人的膽識與憑努力得來的實力,高偉柏自認在這一波防守中,在不犯規的前提下已經做到一切所能做與該做的了。

高偉柏快步跑向前場,麥克彎腰撿起球,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雙手接住球,而在這種萬分緊繃的時刻,李光耀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微笑。

事實上,李光耀最喜歡這種緊張刺激的時刻了,在比賽最後不到三分鐘的時刻,任何一個進球都可能是主宰比賽勝負的關鍵,在這種情況下,李光耀的腎上腺素飆升,讓他渾身上下充滿了力氣。

李光耀把球帶過半場,又做出一樣的手勢,而且又在中線前等待時間的流逝。

瑛大附中的總教練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看似穩如泰山的模樣,其實手掌已經微微冒出冷汗,如果這一波進攻又被這個李光耀投進,他擔心球員會抵擋不了可怕的心理壓力。

李光耀眼裡綻放出懾人的光芒,對自己具有百分百自信的他,一直等到進攻時間剩下6秒的時候才啟動引擎,往前一個跨步,面對得分後衛的防守,利用一個變向換手運球像是熱刀切牛油一樣擺脫掉得分後衛,筆直地朝禁區衝,大前鋒與中鋒這時站到禁區準備封住李光耀的切入,而李光耀就像瑛大附中的小前鋒一樣,無所畏懼的跳起來要挑戰籃框,不過當中鋒與大前鋒跳起來的瞬間,李光耀把球交給這時空手切進來的魏逸凡。

在李光耀吸引所有人注意的情況下,根本沒有人發現偷溜進來的魏逸凡,魏逸凡接到李光耀的傳球,在籃底下投籃,打板得分。

比數77比72,差距又回到5分,而比賽時間只剩下2分10秒。

瑛大附中的球員明白時間所剩不多,中鋒用最快的速度拿球站出底線外,傳球給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飛奔地把球推進到前場,比賽到了末端,球隊依然處於5分落後,場上瑛大附中的球員正承受旁人難以想像的心理壓力,紛亂的念頭在他們腦中轉著。

如果這一波進攻打不進怎麼辦,那個24號太強了,下一波防守沒有守下他我們就完蛋了,都已經走到這裡了難道我們又要輸了嗎,這一波進攻到底要怎麼打才能進球,不趕快把比分拉近的話,比賽就要結束了啊……

瑛大附中每一個人都努力地把這些念頭與聲音踢出腦海之外,專心地投入在球賽當中,可是這些黑暗的聲音就像是在天空中盤旋的禿鷹,如果他們露出一點破綻就會毫不留情地馬上俯衝而下,啃蝕他們的內心。

控球後衛努力頂住這股壓力,指揮隊友跑位,正要把球傳給得分後衛時,一個人影突然衝了出來,控球後衛心中暗自叫糟,但是手卻來不及收回來,球依然從手中飛了出去,但是速度奇慢無比,讓包大偉更可以好整以瑕地把球抄下來。

包大偉順利抄到球,很快把球推進到前場,瑛大附中唯一來得及回防的人只有控球後衛,包大偉瞄了控球後衛一眼,沒有停下來,繼續往籃下衝想要完成快攻上籃時,心想就算你犯規,我也會在瞬間收球做出出手動作,爭取裁判的哨音,到罰球線拿分!

然而,就在包大偉眼神閃過堅定之意,要收球上籃的瞬間,李光耀卻在後頭大叫:「等一下!」

包大偉緊急煞車,沒有繼續往籃下切,疑惑地看向李光耀,而瑛大附中的控球後衛心裡則大大鬆了一口氣,他剛剛也才準備下手犯規而已,好險李光耀主動喊停。

看著包大偉的臉上的表情,李光耀快步跑到包大偉身邊,伸手把球拿過來時解釋道:「現在比賽剩下1分59秒,你完成快攻把比數拉開到7分沒錯,可是你快攻只花3秒,你還是給了他們1分56秒可以逆轉比賽。」

李光耀盯著計時器,說:「要徹底掌握這場比賽,就要把時間利用到極致,給他們最致命的一擊!」


上個星期我自己在台北圓山舉辦了讀友會,當天的氣氛非常棒,每位讀者都很有趣與主動,大家互動起來幾乎就是跟老朋友一樣~

我在讀友會上也承諾,除非有什麼不可逆的因素,否則我每年都會在一月底的時候舉辦讀友會。

如果大家覺得我寫的小說很好看,也想要跟我交流的話,請大家在臉書上搜尋「冰如劍」,來我的讀者專頁找我玩,有機會我們明年一月底見。

然後老話一句,希望大家會喜歡這一章!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