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小前鋒堅決地單打得手,還賺到加罰的機會,讓場上的隊友興奮地馬上跑過來擊掌,瑛大附中的氣勢因此稍稍上漲,可惜的是小前鋒在罰球線上的命中率一向不是很好,並沒有把握住加罰的機會,球落在籃框上彈了兩下後彈出來。

麥克發揮出逐漸成熟的卡位技巧,在人群之中高高跳起來搶下籃板球,落地後把球緊緊抱在懷裡,預防被任何瑛大附中的球員偷走。

麥克左右看了看,確認瑛大附中的球員回防後,把球傳給詹傑成,詹傑成運球快步過半場,第三節比賽開始才一分多鐘,瑛大附中已經連追5分,如果這一波進攻沒有得分,瑛大附中在下一攻勢中有可能把比分追近到3分甚至是2分差。

詹傑成可不想要比賽再次變成膠著的場面,運球往弧頂三分線走,自認是場上最強得分手的高偉柏再次在禁區卡位,向詹傑成要球,這一次詹傑成似乎也沒有要比出戰術暗號的意思,蹲低身體,想要地板傳球給高偉柏,而瑛大附中除了對位防守高偉柏的大前鋒之外,密切注意高偉柏動向的中鋒也蠢蠢欲動,高偉柏一接到球,他就會馬上過去跟大前鋒聯手包夾高偉柏,迫使高偉柏跟剛剛一樣發生失誤。

詹傑成眼睛、手、姿勢,各方面都顯露出他要把球傳給高偉柏的企圖,然而詹傑成卻沒有傳出如姿勢顯露出來的地板傳球,而是高吊傳球,而且令人驚訝的是,球飛的高度遠遠超過高偉柏可以接住的程度。

眾人看著詹傑成傳球的方向,不知道詹傑成這一球到底是要傳給誰,目光隨著球移動,當瑛大附中的中鋒意識到詹傑成想要幹什麼的時候,心裡大是叫糟,不過要回頭防守時已經來不及,一道高大的黑影就像是火箭一樣往上升空。

這一刻,大家終於知道詹傑成只是把高偉柏當作吸引注意力的誘餌,實際上傳的對象是麥克。

詹傑成這一球傳得非常高,麥克必須使盡全力跳起來才能接到球,當他接到球的時候,發現籃框就近在眼前,於是麥克雙手拿著球,直接把球地往籃框裡面塞進去。

〝砰──!〞,巨響傳來,麥克雙手把球灌進,與詹傑成合力完成一次精彩的空中接力灌籃!

這一記灌籃,除了把比分拉開之外,也把瑛大附中高漲的氣勢壓下,更是讓謝雅淑看得激動地跳起來。

謝雅淑興奮地說:「好球啊!詹傑成,傳得漂亮,麥克,灌得漂亮!」

見到這個空中接力大灌籃,謝雅淑心裡無比興奮,可是在興奮之外,還有一絲哀傷的情緒。

她也很想上場,上場跟瑛大附中的球員交手,在球場上揮灑汗水,享受跟隊友一起奮戰的感覺,享受跟隊友一起贏球的感覺,享受大家一起同甘共苦的感覺,可惜她就是一個女生。

謝雅淑微微搖頭,把這個情緒從腦中甩開,坐回椅子上,大喊:「大家加油,這一球守住!」

謝雅淑,別亂想了,現在是四強賽,贏了球隊就晉級決賽了,不要胡思亂想,做好妳隊長的工作!

比數51比44,雙方比數回到7分差。

場邊的瑛大附中總教練看到詹傑成這一記漂亮的助攻,暗自咬牙,才覺得這個控球後衛變不出什麼把戲而已,竟然馬上傳出這種讓人意想不到的助攻。

雖然詹傑成是光北的球員,可是瑛大附中的教練也不得不承認,詹傑成這個傳球,真的很有創意。

「苦瓜哥,剛剛詹傑成的傳球真是精彩!」蕭崇瑜轉頭對苦瓜說道,不過苦瓜的反應一如往常,相當平淡。

苦瓜輕啜燙口的黑咖啡,簡單回了一聲:「嗯。」

蕭崇瑜早就習慣苦瓜的個性與說話習慣,繼續興奮地說:「詹傑成剛剛做出好像要把球傳給高偉柏的模樣,其實是利用高偉柏吸引瑛大附中的注意力,瑛大附中的中鋒很明顯已經準備要補防,這個時候抓準時機,把球傳給麥克,完成一記超級漂亮的空中接力灌籃,天啊,詹傑成真的太帥了,可惜我剛剛沒有拍下那精彩的瞬間。」

在蕭崇瑜說話的當下,瑛大附中的控球後衛運球過半場,把球傳給上中的中鋒,得分後衛傳球之後立刻啟動引擎,執行傳切戰術(give and go),從三分線外空手往禁區切,不過包大偉與高偉柏都有注意到得分後衛的動向,沒有讓他有上籃的機會。

中鋒在高位拿著球,進攻腳步不強的他,沒有逞強硬打,把球交給罰球線左側的小前鋒。

小前鋒單手接球,看著楊真毅,剛剛面對楊真毅的防守,小前鋒切入強打取分並且造成楊真毅的阻擋犯規,雖然罰球沒有投進,不過小前鋒心裡因此有了強烈的自信,再次選擇自己上。

小前鋒下球往右切,想要直接切入禁區的心臟地帶,但是這一次切入並未如上一波攻勢般順利,被楊真毅擋了下來,麥克看準時機也過來補防,小前鋒反應極快,立刻往左轉身,收球,把球交到左手,要利用籃框當掩護打板得分。

但是小前鋒的動作被楊真毅預測到,甚至連要利用左手上籃爭取出手空間都被楊真毅算的一清二楚。

楊真毅在小前鋒球出手的瞬間跳起來,送給小前鋒一個火鍋,球幾乎是被楊真毅的右手釘在籃板上。

「球!」包大偉的叫喊聲傳來,在小前鋒出手的那一瞬間,包大偉見到楊真毅隨即跳起,頭也不回地往前場偷跑。

因為包大偉相信楊真毅絕對可以守下小前鋒。

楊真毅抓下球,右手拿球往後拉就要把球甩到前場,瑛大附中的兩名後衛馬上衝回去防守,中鋒則跳到楊真毅面前不斷揮舞雙手,阻止楊真毅在第一時間把球傳給包大偉。

「球!」第一時間失去傳球的時機,瑛大附中又有三名球員回防,詹傑成知道已經沒辦法打快攻,在一旁對楊真毅要球。

楊真毅把球遞給詹傑成,接到球的當下,詹傑成瞄了前場一眼,發現瑛大附中除了中鋒之外已經全數回防,於是放慢運球的節奏,讓隊友有一些喘息的時間,花了足足6秒鐘才過半場。

雙腳踏過中線的瞬間,詹傑成高舉右手,對隊友比出戰術的暗號。

瑛大附中的總教練見到詹傑成的手勢,心裡冷哼一聲,又是一樣的戰術,到底有多小看我們。

場上四名隊友這時也覺得奇怪,怎麼詹傑成從頭到尾都使用同一套戰術,不過畢竟詹傑成是場上的指揮官,四名隊友很快照詹傑成的意思跑戰術。

楊真毅從禁區要跑到弧頂,但是還沒跑到罰球線,詹傑成就把球傳給他,而且詹傑成傳球之後,立刻加入包大偉空手切的行列,兩個人一左一右從三分線外往禁區切。

詹傑成與包大偉完全吸引了瑛大附中所有的注意力,這時背對籃框的楊真毅突然發動攻勢,轉身下球直接往禁區切,踏出一步之後在罰球線左側突然收球,拔起來跳投出手。

對位防守的小前鋒反應完全跟不上,只能眼睜睜看著楊真毅把球投出,雙腳像是被釘在地面上動也不動。

球劃過美妙的拋物線,〝唰〞,空心破網。

楊真毅帶一步跳投得手,在小前鋒的頭上取分,抱了剛剛被小前鋒進算加罰的仇,把比數拉開到53比44,差距回到9分。

「苦瓜哥,楊真毅的中距離好穩,而且動作好順暢,身體協調性真好,雖然他打球沒有高偉柏的激情、魏逸凡的靈巧、李光耀的瀟灑,可是他打球給我一種很穩固的感覺,看他打球真是一種享受。」上一次沒有補捉到麥克的空中接力灌籃,這一次蕭崇瑜漂亮地拍下楊真毅跳投的英姿。

「所以李明正才不敢把他換下來。」

經苦瓜這麼一說,蕭崇瑜才赫然想起楊真毅整場比賽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下場休息過,皺起眉頭:「李明正該不會要讓楊真毅從頭打到尾吧?」

「應該不會,下一節比賽楊真毅應該就會在場下休息了,不過光北的禁區太需要他,沒有他,高偉柏跟魏逸凡配合默契差,更別說缺乏進攻能力的麥克,在這一場重要的比賽裡,李明正不得不倚賴楊真毅的策應能力,現在光北場上除了詹傑成這個控球後衛之外,還有楊真毅這一個控球小前鋒。」

蕭崇瑜點點頭:「原來如此,這麼說來,光北運氣還真好。」

「嗯?」苦瓜好奇為什麼蕭崇瑜會突然有這樣的想法。

「楊真毅自從國中聯賽之後就沒有繼續打籃球,現在卻可以有這樣的表現,如果楊真毅當初繼續打下去的話,現在應該是台灣高中籃球界最強的前鋒之一,只能說光北運氣真的很好,學校裡面竟然藏有楊真毅這樣的球員。」

苦瓜看著場上努力奮戰的光北隊,淡淡地說:「或許神也是偏心的,所以才會特別眷顧光北高中。」

在蕭崇瑜與苦瓜說話的同時,瑛大附中的控球後衛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單打詹傑成,從右側三分線外硬切,一個跨步之後收球,往上一比,做一個投籃假動作把詹傑成晃起來,接著後仰跳投出手。

〝唰〞,控球後衛中距離得手,這波進攻只花了短短不到10秒鐘,比數53比46,光北領先7分。

詹傑成心裡嘖了一聲,他本來還認為這一球守得不錯,雖然被騙起來,可以他相信高舉的雙手可以對控球後衛造成壓力,沒想到控球後衛竟然還可以漂亮地將球投進。

帶著這份不甘心,詹傑成接過麥克的底線發球後,飛速地把球推進到前場,這一次沒有做出戰術的暗號,直接指揮隊友的跑位。

詹傑成傳球給從禁區繞到右側三分線前的楊真毅,楊真毅接球做出投籃假動作,但是防守他的小前鋒不為所動,楊真毅下球往左切,不過楊真毅體力明顯下滑,比起上半場,切入第一步少了瞬間爆發力,沒辦法擺脫小前鋒的防守。

這時包大偉抓準時機,從底角三分線空手切進禁區,楊真毅注意到包大偉,一個隱蔽的地板傳球把球傳了過去。

包大偉接到球就踏步上籃,不過瑛大附中的中鋒時機抓得剛剛好,跳起來送給包大偉一個大火鍋,雙方身體在空中有碰撞,不過裁判並沒有吹犯規,讓球賽繼續進行。

得分後衛在所有人之前衝過去把球搶下來,運球跑快攻,而光北來得及回防的只有詹傑成,面對詹傑成的防守,得分後衛當然不會客氣,眼神閃過堅決之意,直接收球上籃。

見得分後衛收球,詹傑成讓到一旁,放棄犯規的意圖。得分後衛已經收球,就算犯規可以阻止得分後衛上籃得手,可是一定會被裁判認定是連續動作,讓得分後衛有兩次罰球的機會。

得分後衛在詹傑成讓開的情況下,上籃打板得分,比數53比48,瑛大附中將比賽拉回到5分差。

球權轉換,在下一波進攻當中,詹傑成終於把球交給不斷在禁區要位的高偉柏,讓高偉柏可以在禁區橫衝直撞,發揮驚人的單打能力,硬是在大前鋒面前拿到2分,把領先優勢再度拉回到7分。

第三節比賽一開始,瑛大附中努力打出強而有力的攻勢,想要一口氣逆轉比分,在得分的效率上明顯壓過光北,但是光北也發揮出十足的韌性,每次瑛大附中想要把比數壓過去時,總可以適時的回敬一波攻勢回去,始終保持5到7分的領先。

在第三節比賽剩下四分鐘的時候,瑛大附中喊出暫停,因為總教練發現場上的先發球員開始顯露出疲態,必須讓球員喘口氣。

趁著暫停的時間,瑛大附中的總教練鼓勵球員:「只差一步就可以把比分壓過去,大家加油,待會防守特別注意光北的控球後衛,看緊他,不要給他輕鬆傳球的機會,光北的內線體力撐不住了,剛剛連續幾球都沒有投進,大家再加把勁,離第三節結束還有四分多鐘,你們一定可以把比分壓過去!」

另外一邊,李明正看著球員,說:「瑛大附中幾乎是同一套陣容在打,體力下滑得很明顯,他們叫這個暫停絕對是為了讓球員休息。傑成,把球塞籃下,讓真毅跟偉柏攻他們的禁區,投不進沒關係,消耗他們的體力,而且麥克會幫忙搶進攻籃板,大家放膽投,麥克,你剛剛進攻籃板搶的很積極,表現的很好!大偉,繼續空手切,破壞瑛大附中的防守陣式,他們累了,我們讓他們更累一點,第四節會是我們的天下!」

暫停時間很快過去,紀錄台對裁判示意,裁判用力吹哨,用哨音與手勢叫兩邊球員上場。

在第三節最後四分多鐘的時間裡,瑛大附中在暫停回來之後,得分後衛利用空手切從底角三分線開後門溜進禁區上籃得手,馬上替球隊再添兩分,比數57比52。

不過在得分後衛開後門得手後,接下來瑛大附中的命中率急遽下滑,不管是控球後衛的外線投射、得分後衛的切入,或者是小前鋒的禁區攻勢,都沒辦法將球投進,反而是不擅長進攻的大前鋒與中鋒跳出來,幫助球隊拿到分數。

類似的問題也在光北這裡出現,楊真毅連續打三節比賽,對手又是實力強悍的瑛大附中,體能的消耗非常大,防守上成功擋下小前鋒,但是進攻端卻沒辦法貢獻任何分數,三次出手全部落空,而高偉柏也是一樣,大前鋒與中鋒的包夾影響到手感,禁區強打失敗,包大偉幾次利用空手切想要得分,不過時機拿捏還不是太恰當,詹傑成在最後這段時間則沒有出手投籃,整個光北隊,在第三節末段僅僅靠著麥克的補籃得到4分。

第三節比賽結束,比數61比56,雙方帶著5分的差距進入第四節。

—–我是分隔線—–

第四節一開始,雙方都做了陣容上的調整,瑛大附中派了全板凳陣容,疲累的先發全部坐在場下休息,光北則是只做了小幅的變化,整整上場三節比賽的楊真毅總算下場休息,魏逸凡上場,其他四人持續留在場上。

〝嗶─〞,在裁判的哨音示意之下,兩邊球員上場。

第四節第一波球權掌握在瑛大附中手裡。

瑛大附中的替補陣容明顯比先發球員還要矮小許多,而且進攻節奏放得很慢,控球後衛接過中鋒的底線發球,雙腳一踏過中線就停了下來,看著擺在紀錄組桌上的進攻計時器,一直等到24秒進攻時間剩下8秒鐘時才運球發動攻勢。

控球後衛知道詹傑成防守能力不好,並沒有把球傳出去,運球往右硬切,靠在詹傑成身上把球投出,想要獲得哨音的青睞,不過控球後衛的切入速度並不快,詹傑成根本不需要下手犯規,高舉雙手,利用防守腳步跟著控球後衛身旁就足以影響到他的出手節奏。

哨音沒響,控球後衛這一球也沒投進,麥克高高一跳,大手抓下籃板,馬上把球交給詹傑成,詹傑成彷彿加裝了馬達,往前場狂奔。

現在瑛大附中在場上的是實力較弱的板凳陣容,詹傑成認為現在是一口氣拉開比數的好機會,刻意加快比賽的節奏,要擾亂榮新的防守。

其他人也知道詹傑成打得算盤是什麼,並沒有在後場拖拖拉拉,很快跑到前場,而詹傑成等高偉柏與魏逸凡都到達禁區之後,執行李明正剛剛說的指令,把球塞給魏逸凡。

整個第三節都在場下休息的魏逸凡,精力充沛,下球硬切防守自己的小前鋒,一個跨步就擺脫小前鋒的防守,看到中鋒的補防過來,收球做了一個假動作,中鋒高高跳起,魏逸凡很有耐心地等到中鋒身體往下掉,後仰跳投出手。

〝唰〞。

魏逸凡在籃框兩公尺外的跳投得手,擦板進籃,比數63比56,光北領先7分,在詹傑成刻意加快進攻節奏的情況下,這一波進攻僅僅只花了8秒鐘的時間。

攻守轉換,中鋒彎身撿起球,站到底線外傳球給控球後衛。

奇怪的是,控球後衛運球過半場之後,跟上一波攻勢一樣,再次停下腳步,一直等到進攻時間剩下8秒的時候才動了起來。

蕭崇瑜搔搔頭:「苦瓜哥,怎麼瑛大附中一副就是要把時間拖完的模樣,現在他們落後7分,如果這樣拖下去比賽都要結束了。」

苦瓜微微嘆了一口氣,說:「你以為這個道理瑛大附中會不知道嗎,這麼做是為了給先發有比較多的休息時間。」

「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先發等一下就會上場了。」

瑛大附中的控球後衛這一次把球傳給得分後衛,得分後衛跟控球後衛一樣,硬切包大偉,想要找包大偉的犯規,但是包大偉當然沒有讓得分後衛得逞,甚至沒有給他投球的機會,眼明手快地把球抄走,一個人完成快攻。

包大偉的一條龍快攻上籃得手,把比數拉開到9分,65比56。

第四節比賽才過去不到一分鐘,光北就把比數拉開到9分,讓場邊瑛大附中的總教練感到不安,可是先發球員需要更多時間休息,就算現在把先發派上場立刻止血,但是比賽末段一定會大崩盤。

瑛大附中總教練暗自咬牙,我要忍!

球權轉換,控球後衛把球帶過半場,一樣過了中線就停下腳步,依然等到進攻時間剩下8秒才發動攻勢。

控球後衛不敢把球塞給擁有高偉柏與魏逸凡坐鎮的禁區,這一球又找上了詹傑成,往左邊硬切,同樣硬靠在詹傑成身上想要賴犯規,把詹傑成撞倒。

〝嗶──〞,哨音響起,控球後衛反應非常快,馬上把球投出,想要賺取兩罰的機會,不過讓他更是驚喜的是,這胡亂投出的一球竟然打板進了!

控球後衛臉色大喜,但是還來不及與隊友擊掌,裁判指著控球後衛,大聲喝道:「瑛大附中50號,進攻犯規!」

控球後衛愕然,不過他知道剛剛自己肩膀往前頂的動作確實有些明顯,摸摸鼻子,舉起右手,承認犯規。

「沒事吧?」魏逸凡走向前,對詹傑成伸出右手。

「有點痛,但沒事。」詹傑成抓住魏逸凡的右手,在魏逸凡的幫助下站起身來。

「球。」高偉柏站到裁判身邊,接過裁判遞來的球,傳給詹傑成。

詹傑接到球,拍拍自己胸口,疼痛正逐漸遠去,呼吸時也沒什麼異樣,安心地運球過半場。

過了半場,詹傑成就看到高偉柏在禁區卡位要球,眼神散發著一股驚人的氣勢,詹傑成完全可以聽到高偉柏藉由眼神對他說:「把、球、給、我!」

詹傑成這一次沒有忽略高偉柏,立刻地板傳球給他。

高偉柏接到球,以左腳為軸心轉身面對籃框,下球往右切,運用身材上厚度的優勢在禁區裡面左頂右撞,硬是在大前鋒以及補防的中鋒頭上出手,球雖然彈框而出,但是高偉柏自己又把進攻籃板球搶到手,沒有因為第一次的失敗而膽怯,落地之後馬上又攻擊籃框,這一次球在籃框上跳了幾下,落入籃框內。

高偉柏禁區強打得手,幫助光北把比分拉開到雙位數的差距,67比56。

這時第四節比賽才過去一分半鐘,瑛大附中的總教練心裡真的是恨透了詹傑成。

撇除包大偉抄截後的一條龍快攻上籃,在光北的兩波進攻當中,詹傑成刻意加快進攻節奏,利用禁區的優勢連連取分,雖然瑛大附中總教練沒有對著手錶計算時間,不過他相信光北完成這兩波進攻所花的時間可能不超過20秒。

瑛大附中的教練本來打算讓先發球員休息兩分鐘,希望在這兩分鐘的時間裡替補球員可以控制失分,在先發球員上場前把比分壓制在10分以內,不過很顯然替補球員根本沒辦法擋下魏逸凡與高偉柏的進攻。

瑛大附中的總教練在心裡嘆了一口氣,這就是甲級與乙級之間無法橫跨的差距,就算已經補防,魏逸凡與高偉柏還是可以靠著實力把球放進,光北高中到底是何德何能,才第一年創隊而已,竟然就可以延攬到魏逸凡跟高偉柏這種充滿才情的鋒線球員。

只不過現在是比賽的關鍵時刻,對於瑛大附中來說情勢無比險峻,總教練很快就把這種無聊的想法丟到一邊,看著替補球員在這一波進攻的表現。

替補的控球後衛一樣跨過中線之後就停了下來,等待時間流逝,而現在光北高中場上的球員只有魏逸凡在第三節坐在板凳休息,其餘的麥克、高偉柏、詹傑成、包大偉都打滿了整個第三節,而且現在比分的優勢在他們這一邊,光北沒有著急的理由,也趁機緩口氣。

等到進攻時間剩下6秒,控球後衛發動攻勢,這一次他想靠著團隊的跑位尋求外線空檔的機會,不過時間對他們實在太過不利,剛把球傳給在左側底線跑出空檔的小前鋒,紀錄台鳴笛,同時哨音響起。

「24秒進攻時間違例,球權轉換!」

這個瞬間,瑛大附中的總教練瞥了紀錄台上的計時器,第四節比賽剩下七分五十四秒。

總教練認為時候到了,對先發球員示意:「在最後的八分鐘,讓光北見識我們瑛大附中的厲害,去逆轉比賽吧!」

「是,教練!」

五名先發球員充滿鬥志地站起來,走到紀錄台,對紀錄台說:「請求換人。」

紀錄台點頭,對場上的裁判示意,而當麥克把球發給詹傑成的瞬間,場上替補控球後衛馬上抱住了詹傑成。

哨音立刻響起:「瑛大附中6號,阻擋犯規!」接著說:「瑛大附中,換人!」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在這一章之中我對詹傑成這個控球後衛多有琢磨,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種寫法。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