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七十六章【光北VS瑛大附中 一】[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鈴、鈴、鈴、鈴、鈴…〞,設置在凌晨四點的鬧鐘響起,李光耀右手關掉鬧鐘,艱難地翻開棉被,坐起身來,卻沒有像平常一樣馬上下床到浴室梳洗。

李光耀盤腿坐在床上,雙手撐著頭,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雙眼乾澀不已,讓他連睜開眼睛都成了一件困難的事情,最糟糕的是,身體軟趴趴的一點力氣都沒有。

李光耀知道這是他昨天整天只吃一個三明治,晚上又失眠造成的後果,全身乏力。

李光耀揉揉雙眼,身處在黑暗之中,他的意識逐漸變的矇矓,不過這時他的肚子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表達強烈的抗議。

李光耀苦笑一聲,翻身下床,開燈,走下樓,到廚房打開冰箱,拿出豆漿,然後一口氣把剩下一半的豆漿喝光。

李光耀打了一個嗝,拍拍自己的肚子:「這下子你滿意了吧。」

用豆漿灌飽肚子之後,李光耀依然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頭腦似乎過熱當機,運轉的速度比平常慢了一半以上。

李光耀嘆了一口氣,苦笑一聲:「我李光耀在籃球場上叱吒風雲,沒想到現在擊敗我的,竟然是一個連球沒摸過的女生…」

李光耀臉上的苦澀顯而易見,回到房間裡面拿了一支藍筆與白紙,寫下:「爸,我今天身體不太舒服,今天球隊的訓練讓我請假。」

寫好之後,李光耀把紙塞進李明正臥室的門縫裡,把鬧鐘訂在六點,蓋上棉被,任由大腦被瞌睡蟲攻佔。

不到數秒鐘,李光耀就沉沉地睡著了,呼吸聲變的均勻,不過對他來說,這兩個小時的睡眠時間實在太短了,當鬧鐘響的時候,他覺得他好像才剛睡著而已。

〝鈴、鈴、鈴、鈴、鈴…〞,李光耀覺得身體還是很累,可是至少頭腦沒有那麼昏昏沉沉,關掉鬧鐘,到浴室洗臉刷牙,看到鏡面上自己憔悴的面容,自嘲式地苦笑一聲。

原來這就是愛情…

李光耀梳洗完,回到房間,並沒有急著到學校去,因為現在才六點,他今天的狀況絕對不適合練球,如果到籃球場站在那邊看隊友練球實在太奇怪,若是到教室早自習更是奇怪,因為同班的麥克與王忠軍在練球,同樣是籃球隊的他卻坐在教室裡。

因此李光耀決定在家吃完早餐,算好時間之後在騎腳踏車上學。

李光耀走下樓,聞到一陣食物的香味,看到林美玉剛好提著一袋早餐回來:「媽,妳去買早餐?」

「是啊,你今天不練球也不早說,不然我就可以幫你煮早餐了,來,這些是給你的。」

「謝謝媽。」李光耀拿著林美玉買的早餐,到餐桌上大快朵頤。

林美玉拉開椅子,坐在李光耀對面,看著兒子大口吃早餐的模樣,問:「兒子,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我記得你上次請假不去練球是因為發高燒,上上次是腳扭到,這次我看你沒有生病也沒有外傷,怎麼突然不去練球?」

聽著林美玉關心的話語,李光耀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實話,自己是因為一個女生而把自己搞的很憔悴,睡不好,昨天一整天吃不下飯,所以今天全身無力,沒辦法練球。

謊話,就覺得身體不太舒服,一早起來就全身不對勁,可能最近練球練的太凶,偶爾讓自己休息一下也不錯。

實話李光耀真的說不出口,而李光耀從小到大也不是一個擅長說謊的人,一時間,李光耀失去說話的能力。

林美玉看著兒子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模樣,換了一個話題:「你爸之前跟我說你談戀愛了,對方是一個怎麼樣的女孩子?」

這個問題,讓李光耀更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林美玉看李光耀表情變的更奇怪,又換了一個問題:「你們進展怎麼樣了?」

林美玉一連問了三個問題,不過李光耀卻一句話都答不上來,悶著頭吃早餐,看到李光耀這個模樣,林美玉笑說:「唉呀,看你這個模樣,擺明就是為情所苦啊,也是,你也到了這個年紀了。」

李光耀臉整個垮下來:「有這麼明顯嗎…」

林美玉看到李光耀鬱悶的模樣,呵呵笑了出來:「當然明顯,你們這個年紀的孩子,能有什麼煩惱?不就是課業跟愛情,就算你在打籃球,但是你跟你老爸一樣,在籃球這個領域有絕對的自信,所以不會是煩惱籃球,就算有煩惱,也只是煩惱自己受傷生病,沒辦法站在籃球場上,但是你今天又沒不是這麼一回事。」林美玉手一攤:「我也從來沒看過你為了課業煩惱,學校的課業有的很弱,有的領先同學,你有你的強處,那我也就放心了,以刪去法來想,不是籃球與課業,那就是愛情啦,而且看你這種憔悴的模樣,實在太明顯了,都寫在臉上了。」

「來,跟媽說說,是什麼樣的女孩子,竟然可以讓我兒子這樣一副茶不思飯不想的模樣。」林美玉興致勃勃地問。

李光耀臉微微一紅,林美玉看到了,說:「還有竟然可以讓我厚臉皮的兒子臉紅,這個女孩子真的太厲害了。」

「好啦,妳等一下,我肚子很餓,我先把早餐吃完。」

李光耀大口大口地把手中的早餐吃完,在林美玉期待的目光之下簡短說了他與謝娜之間的事,林美玉專心地聽著,偶爾點頭表示自己有跟上李光耀的思路。

李光耀一講完,苦惱地問:「老媽,以女生的觀點,你覺得我該怎麼辦?」

林美玉想了想,說:「其實不難,這個叫謝娜的女生反應這麼大,代表她很在意你,雖然現在是講求男女平權的社會,可是大部份的女生其實還是希望男生可以主動一點,尤其這件事錯的是你,所以你一定要積極一點,昨天她在氣頭上,所以不管你說什麼她都一定聽不進去,過了一個晚上,她應該已經冷靜一點,你找機會跟她好好談談,真心誠意地道歉,解釋清楚整件事情的經過,然後想個辦法讓她開心,我想她如果真的喜歡你,一定會願意原諒你的。」

李光耀問:「要怎麼做才能讓她開心,女生會喜歡什麼東西,花?巧克力?」

林美玉對李光耀搖了手指:「這個問題不應該問我,我連這女孩子的臉都沒看過,怎麼可能會知道該怎麼做她才會開心,這個問題要問你自己,而且不是每個女生都喜歡花跟巧克力,不過,記住一個原則,老媽讓你無往不利。」

李光耀看林美玉一臉神秘的模樣:「什麼原則?」

「兒子,我告訴你,鑽石與黃金,比不上真誠與真心,女孩子最重視的不是物質上的東西,而是心意,展現出你的心意,她會感受到的。」

李光耀點頭:「真誠與真心,心意,好,我知道了。」

林美玉滿意地說:「很好,早餐吃完收一收,換好衣服之後我載你上課。」

—–我是分隔線——

下午六點,光北高中的球員吃完便當,坐上小巴士往球館移動,而早上經過林美玉開導之後的李光耀,終於回復他原本的模樣,渾身散發著自信,雙眼帶著銳氣,舉手投足間讓人難以忽視他的存在。

今天早上,光北隊的隊員發現李光耀缺席球隊訓練時,每個人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尤其是練習到一半,每一個人都被李明正操的沒力的時候,李光耀平常特別喜歡在這種時候用言語「激勵」大家撐過去,但是今天卻沒有這樣的聲音出現,讓光北隊的隊員覺得練習時好像少了一點什麼東西,渾身不太對勁。

不過這種感覺在李光耀放學後出現在教練辦公室時頓時煙消雲散,眾人看到李光耀大步走進教練辦公室,挑了排骨便當,就跟以往一樣靠在走廊的欄杆大口吃飯,都不自覺地鬆了一口氣。

雖然光北隊裡面全是一些不服輸的傢伙,可是在他們心中,早已經把李光耀視為這支球隊的領袖,不只是因為李光耀超人的實力,更多的是因為李光耀對於籃球的態度,無庸置疑是球隊裡面最執著的。

在每一次的練習當中,不管是進攻或者防守,李光耀總是那個最投入在練習中的人,而且一定都是第一個完成訓練的人,不過李光耀不會因為這樣就停下腳步,會持續練習到最後一個人完成為止,球隊裡沒有人可以否認,李光耀的自我要求已到高到一種令人必須要仰視的程度。

今天早上李光耀的缺席,讓光北高中的訓練陷入一種古怪的氛圍當中,因為少了李光耀,每個人都覺得自己雖然盡了全力,卻不像之前那樣有突破極限的感覺,甚至還出現了一股不安的氛圍,少了一個雖然很煩,可是卻會不斷用言語與自身表現督促他們的李光耀,所有人都覺得這支球隊缺少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而那個東西是什麼,他們卻又說不出來。

只不過他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個東西一定跟李光耀有關,因為當他們一看到李光耀,那個東西就出現了。

李光耀後腰靠著欄杆,看著一樣吃著便當的隊友,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今天早上我沒有來練球,你們應該很開心吧,少了一個史上最強的高中生,應該讓你們多了一點自信,少了一點自卑,而且沒有我一直逼你們,今天的練習你們應該覺得很輕鬆吧。」

聽到李光耀這種猖狂卻又熟悉的言語,光北高中的球員心中的大石全都放了下來,這樣囂張狂妄的李光耀,才是李光耀。

謝雅淑馬上反擊:「我才要問你是怎樣,人好好的也不來練球,怎麼了,該不會是覺得練球太辛苦就不敢來了吧。」

高偉柏緊接著說:「我看你是發現實力已經被我超越,所以想要逃避這個事實吧。」

魏逸凡說:「球隊不是你家,不是你說要來就來,不來就不來的地方。」

詹傑成則是說:「今天就因為你沒有來,全場防守的時候少了一個進攻點,造成大家的麻煩。」

包大偉說:「可以別這麼任性嗎?」

隊中唯一一個高三生,也是最成熟的楊真毅說:「我們是隊友,有事可以說出來,大家可以幫你分擔。」

王忠軍沒有說話,只對著李光耀冷哼一聲。

麥克也沒有說話,可是臉上開心的笑容已經是最簡單也是最有力的語言。

李光耀笑著看著自己的隊友,一群非常不可愛卻又可愛的傢伙。

—–我是分隔線——

「苦瓜哥,那個女生今天沒有來呢。」蕭崇瑜架設好了錄影機,左右觀望:「比賽都快要開始了,難道她今天不來嗎?」

苦瓜斜了蕭崇瑜一眼:「拍你的照,管那個小妮子幹嘛?」

蕭崇瑜拿起全片幅單眼相機跟望遠鏡頭,說:「上次我有拍到一張照片,李光耀站在籃球場,那個女生則趴在欄杆上,李光耀看著女生,女生看著李光耀,兩個人眼裡只有彼此,不是我自誇,那個畫面實在太唯美了,雖然我們雜誌的封面不適合放這種照片,可是我覺得這就是高中籃球應該有的畫面,太青春了!」

「說到封面,苦瓜哥,我們雜誌創立以來,封面有放過除了NBA球星之外的照片嗎?」

苦瓜說:「有,Allen Iverson,當他宣佈他要棄學參加NBA選秀會的時候,那個月封面是他。」

蕭崇瑜反駁:「那不算啊,Allen Iverson是選秀狀元,而且他在大學時期早就吸引了無數NBA球探的注意。」

苦瓜很確定地說:「那就沒有。」

蕭崇瑜把鏡頭與機身結合,開始拍攝在場下練球準備比賽的光北與瑛大附中的球員:「太可惜了,如果籃球時刻的封面是一個台灣球員,感覺應該棒透了。」

苦瓜嗤笑一聲:「很難,就連當年陳信安挑戰NBA都沒有被選為封面了,當今台灣球員要成為封面人物,根本不、可、能。」

蕭崇瑜聽到苦瓜這麼一說,放下手中的相機:「所以只要有球員做到我們認為『不可能』的事,就會被入選為封面人物,對吧?」

苦瓜愣了一下,不過蕭崇瑜這種說法基本上是對的,便同意地點頭:「嗯,這麼說沒錯,不過縱觀這三十年來才出現那麼一個陳信安,要等到下一個陳信安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蕭崇瑜把相機對著正在觀看球員練球的李明正,啪嚓一聲,拍了李明正的特寫:「如果當年李明正沒有受傷,隻手遮天帶領光北擊敗如日中天的啟南高中的他,應該有機會成為我們的封面人物吧。」

苦瓜又愣了一下,眼神中頓時出現了複雜的情緒:「當然,當年如果他沒有受傷的話,我相信台灣除了陳信安之外,還會有一個李明正。當年啟南的強悍,在賽前早早被認為是冠軍,比賽甚至只是他們拿下冠軍的一種形式,但是卻不知道從哪裡殺出李明正這麼一個球員,可惜,如果他能夠帶領光北高中一路拿下冠軍,他絕對會成為台灣最炙手可熱的高中生,幹下這種驚天動地的事績的他,一定可以成為我們第一個非NBA球星的封面人物。」

苦瓜嘆了一口氣,每次只要一說起李明正,總是可以勾起他最深層的情緒:「可惜,一切只是如果。」

蕭崇瑜皺起眉頭:「是嗎?可是我怎麼覺得場上有一個球員,就有可能辦到當年李明正沒有辦到的事情,然後成為我們籃球時刻史上第一個非NBA球星的封面人物。」

苦瓜眼睛睜大,他知道蕭崇瑜說的是誰,那一個傳承了李明正的瘋狂基因,體內充滿了無限的精力,只要球在他手上,彷彿場上沒有任何「不可能」的事情,跟李明正一樣,潛藏著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能力。

李光耀。

在苦瓜與蕭崇瑜討論封面人物時,比賽即將開始。

〝嗶──!〞,尖銳的哨音響起,裁判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而在上場之前,按照慣例,謝雅淑跳了出來。

「隊呼!」

謝雅淑高高舉起右手,其他人把她當作中心,團團圍繞著,伸出手靠在謝雅淑的手上,形成一個圓圈。

謝雅淑大喊:「光北!」

「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光北高中第一節先發陣容,禁區鋒線,麥克、楊真毅、魏逸凡,後場組合,詹傑成、包大偉。

瑛大附中的先發陣容也維持不變,仍是一路打到四強的最強先發陣容。

麥克與瑛大附中的中鋒走到中場,在中圈裡面站好,膝蓋彎曲,壓低重心,盯著裁判手上的球,想要幫球隊搶下第一波的球權。

裁判見到兩邊球員已經站好,對紀錄台微微點頭示意,輕吹哨聲,把球高高拋起。

麥克與中鋒同時往上跳,不過麥克的彈跳力與彈跳速度略勝一籌,搶先在中鋒之前把球往後撥。

在李明正賽前的指示之下,麥克今天的跳球沒有把球往前拍,反而是往後撥,整個光北的站位也做了改變,麥克後方站了詹傑成、包大偉,前方則是魏逸凡、楊真毅,一反常態。

這是因為李明正認為今天的對手瑛大附中,實力是光北目前遇到的對手中最強大的,球員的實力平均,各司其職,除了是一支默契良好的球隊之外,每個人對於自己的定位都很清楚,攻守兩端都具有很高的水平,所以李明正認為比起一開始就跳球搶攻,第一波進攻不如穩紮穩打比較妥當。

麥克撥球時力道有點過大,詹傑成往後退到三分線才追到球,見瑛大附中已經在擺出二三區域聯防,快步過了半場,扮演起場上指揮官的角色:「好,打一波!」

詹傑成運球到中線與三分線之間的距離,左手運球,右手高高舉起,比出了暗號。

一看到詹傑成比出的暗號,光北隊員馬上動了起來,反應最快的是楊真毅與魏逸凡,其次是包大偉,接著是麥克。

楊真毅上到罰球線,通常詹傑成會把球交給楊真毅處理,因為光北在乙級聯賽一直以來都有著禁區的優勢,所以只要把球交給楊真毅,楊真毅與魏逸凡的連線在大部份時間之下都可以為光北帶來貢獻。

只不過今天光北在禁區的優勢並不明顯,瑛大附中禁區有兩個190公分以上的長人,如果現在在場上的是高偉柏而不是缺乏進攻能力的麥克的話,詹傑成會把球交給楊真毅,不過就現在場上的陣容,詹傑成做出了不一樣的選擇。

詹傑成收球,傳出了地板傳球,球從瑛大附中大前鋒的胯下穿過,所有人的視線跟著球往後一看,發現包大偉利用魏逸凡的單擋掩護開後門,接到詹傑成的傳球,輕鬆上籃取分。

詹傑成出人意表又大膽無比的助攻,讓光北隊率先取分,比數,2比0。

瑛大附中的總教練看到詹傑成這個助攻,輕輕嘖了一聲,賽前他對球員說要特別注意光北高中的兩個前鋒,可是偏偏55號的控球後衛好像猜透了他的想法,竟然利用開後門的戰術取分,在剛剛那種情況下,他通常都會把球交給上中的小前鋒才對。

瑛大附中的總教練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看著回防的詹傑成,這個控球後衛,雖然得分跟防守都不太行,但是傳球到是有幾把刷子,剛剛那個傳球實在是太大膽了,不過也真的是非常精彩,難怪光北的教練要把他放上先發。

球權轉換。

雖然在詹傑成的精彩助攻之下被光北先取得兩分,可是瑛大附中的球員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控球後衛接到中鋒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大步來到三分線兩步的位置。

在昨晚練球時,楊信哲有說瑛大附中的兩名後衛具有不錯的進攻能力,控球後衛擅長外線投射,得分後衛擅長切入,於是詹傑成站前兩步,預防控球後衛突然拔起來跳投。

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控球後衛看穿詹傑成防守的意圖,毫不猶豫往右邊切,詹傑成往後退,想要擋下控球後衛的切入,不過就跟詹傑成所知道的一樣,控球後衛擅長的是跳投。

一個運球之後,控球後衛拔起來跳投出手,球落在籃框側緣,在籃框上彈了左彈右跳後,帶著一眼幸運成份地彈進籃框之中。

紀錄台馬上改變比數,不過場邊的裁判對著紀錄台說道:「腳踩到三分線,兩分球。」

控球後衛帶一步跳投命中,雙方第一波攻勢都順利得分,比數2比2,暫時平手。


最近寒流來,絕對會很冷,請各位讀者要注意保暖,別感冒著涼了。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