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七十五章【謝娜】[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傍晚五點半,已經進入十二月的台灣,白晝的時間縮短,太陽已經朝著西方落下,唯有一絲殘陽提供給不肯回家,在籃球場打球的學生們。

過了十幾分鐘,太陽完全西沉,四周一片昏暗,在連球都很難看到的情況之下,學生們拿起書包與丟到旁邊的制服,一邊討論要去哪裡吃晚餐一邊朝校門口走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由家長會長楊翔鷹捐贈的高大燈柱亮起,提供了明亮的光束,把籃球場照耀地沒有任何死角。

許多準備離去的學生頓時歡呼起來,不過同時也覺得奇怪,因為燈柱通常都是籃球隊開始練球的時候才會打開,怎麼才六點不到就亮起來了。

不過對於想要繼續打球的學生,這個問題的答案並不重要,把書包跟制服丟在場外,又跑到籃球場裡面打球。

而在這個時候,有一個人手裡拿著球,慢慢走到籃球場裡。

原本在專心打球的人看到李光耀走過來,開始議論紛紛,而李光耀並沒有理會那些聲音,坐在場邊把身上的制服脫掉,從後背包中拿出球衣球褲換上,接著穿上籃球鞋,開始在跑道上熱身

李光耀花了十分鐘的時間熱身,隨意掃視眼前的球場,選了一個最多人打球的球場,把後背包放在籃球架旁邊,對正在鬥牛的人說:「有沒有興趣跟我單挑?」

在與東台的友誼賽結束之後,李光耀已經被認為是光北高中的第一人,雖然如此,卻有一些對自己的球技很有自信的人認為自己並不輸給李光耀,只不過他們並不想要花時間參加籃球隊,更找不到機會證明自己,因為李光耀除了籃球隊練球時間之外,幾乎不會出現在籃球場上,一星期兩節的體育課,李光耀會在學校小小的健身房裡面鍛鍊核心與腿部肌群,或者花整整五十分鐘的時間練習運球或防守腳步,星期四下午兩節的社團活動時間,李光耀參加的是童軍社,因為他對野外求生的技巧有很濃烈的興趣,如何在野外升火,辨識食用性與有毒性的植物,判斷動物的足跡,紮營的要點…等等,都讓他覺得非常的新鮮。

因此,想要跟李光耀交手,藉此證明自己雖然沒有加入籃球隊,可是實力絕對不會比李光耀弱的人,始終找不到機會挑戰他。

在這個球場中,正好就有那麼一個人對自己的球技很有自信,認為自己絕對不會輸給李光耀,一聽到李光耀想要單挑,難得遇到這個機會的他怎麼會放過大好良機。

「好!」身穿黑色背心的高二生,同時也是場上實力最強的他示意身邊的同學與朋友,表示自己想要第一個跟李光耀單挑:「你想要怎麼打?」

李光耀站上場,走到弧頂三分線:「一球定勝負,我掌握第一波球權,進了,你就輸了,但是只要你能夠守下我第一波進攻,不管籃板球落在誰手上,都輪到你進攻,如果你投進就算你贏了,這樣清楚嗎?」

高二生點頭,馬上把手中的球傳給李光耀,雙手像是老鷹般展開,重心放低,擺出了防守架式,站在李光耀面前一步的地方。

李光耀摸摸這顆球:「這顆球打太久了,已經沒有顆粒,算了,反正還可以打。」

李光耀看著眼前的高二生,壓低重心,迅速一個晃肩之後下球往右切,爆發性的第一步直接突破高二生的防守,輕而易舉的上籃得分。

李光耀走到三分線外,面無表情地說:「下一個。」

高二生沒想到李光耀的速度這麼快,不甘心地走到場外,剛剛是自己太小看李光耀了,等一下再上場挑戰一次,我絕對會贏!

接下來上場的人,個頭矮小,大概才170公分上下,面對這人的防守,李光耀並沒有利用身高或者身材上的優勢在籃下取分,而是在三分線外出手,〝唰〞,空心進球。

「下一個。」

下一個上場的人身材略胖,可是動作算的上靈活,身高也將近180公分,比李光耀矮一點,身材上的差距並不大,不過李光耀一個投籃假動作就把他晃起來,輕鬆上籃打板得分。

「下一個。」

穿著黑色背心的高二生再度上場,想要證明剛剛被李光耀得分只是他一時大意,其實他的實力絕對不會比李光耀差。

李光耀再次面對高二生的防守,直接向右切,高二生往後退,心想這一次別想突破我的防守,但是李光耀一個運球之後直接拔起來,乾淨俐落地帶一步跳投出使。

〝唰〞。

「下一個。」

本來在四周打球的人,因為李光耀的出現而紛紛放下原本的三對三鬥牛,跑來想要跟李光耀單挑,成為那個擊敗他的人,讓自己在光北高中一舉成名,因此,人越聚集越多,散落在各個場地打球的人全部跑了過來,等著與李光耀單挑。

後來因為人太多,甚至出現爭吵的情況,不過李光耀提出了解決的辦法,那就是排隊,不過高中生畢竟血氣方剛,忿忿不平的人無法接受,李光耀於是把這些人叫上場,很快解決掉他們,然後叫他們排到隊伍的最後面,讓他們連話都說不出口。

在球場上,李光耀大部份時間都是利用切入解決對手,厲害的是李光耀不論切左邊或右邊速度都很快,就算偶爾被擋下來,也可以利用轉身或者背後運球甩開防守者,輕而易舉的上籃得手。

當上來的人怕被李光耀切入突破,把防守距離拉遠時,李光耀卻又利用優異的中距離跳投能力把球投進,對付這一群防守實在破綻百出的人,李光耀幾乎沒有花費什麼力氣對付他們。

一連二十個人,根本沒有人守住李光耀。

不過在第二十一個人上來挑戰時,李光耀在罰球線左邊的帶一步跳投失手,力道過大,讓第三次上場,身穿黑色背心的高二生有了機會。

高二生抓下籃板球,運球到三分線外,心想自己絕對要成為那個擊敗李光耀的人。

李光耀站在高二生面前,蹲低身體,把重心壓低,而高二生馬上使出他最引以為傲的過人招式,胯下變向運球,這是有一次他在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一個NBA矮個子球員的獨特招式,覺得實在太帥就把它學起來了,運用在三打三的街頭籃球,還真是說不出的好用。

高二生由左往右切,認為這個無往不利的招式可以幫助自己上籃得手時,球卻被李光耀撥掉。

李光耀一個箭步搶到往後滾的球,然後直接在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出手。

〝唰〞。

連續三次被李光耀擊敗,高二生低著頭走下場,這時才肯面對李光耀或許真的比他強的事實,不過高二生很快轉念一想,那是因為李光耀有參加籃球隊接受訓練,如果他也加入籃球隊,一定可以比李光耀更強!

當第二十二的人想要上來時,李光耀卻說:「今天就到此為止,不打了。」

在場外排隊等候的人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而這時李光耀的隊友們前後抵達了球場。

謝雅淑站上場,指著李光耀說道:「李光耀,欺負弱者很有趣是嗎,來,我很久沒有跟你單挑了,換我跟你打!」

李光耀卻不想理會,一句話都沒說,默默地走出場外,從後背包裡拿出水瓶喝水。

若是平常的李光耀,一定會大笑幾聲,自信地說:「好,上場!準備受死吧!」可是今天的李光耀,卻悶著頭地一股腦喝水,表情沉悶不已,頭頂上好像籠罩著一大片烏雲

本來也想要跟李光耀單挑的高偉柏,與謝雅淑面面相覷,不知道李光耀發生了什麼事。

「他今天有點怪怪的。」

「對,跟平常的他根本判若二人。」

因為已經接近練習的時間,籃球隊的隊員們相繼來到球場,在跑道上拉筋暖身,或者拿球練習外線投射。

一直到六點五十五分,李明正、吳定華與楊信哲三人從一旁走了過來。

李明正大喊:「集合!」

聽到李明正的聲音,籃球隊所有人很快放下手邊的事務,跑到李明正面前集合,李明正感受到球員們積極的態度,點點頭,心中很滿意。

李明正對球員說:「大家應該都知道了,明天晚上有比賽,對手是瑛大附中,今天跟明天的訓練都會針對瑛大附中擅長的進攻模式做防守練習。」話說完,李明正對楊信哲點頭示意。

楊信哲手上拿著筆記本,取代李明正的位置,站在球員面前:「大家注意聽到我這邊,瑛大附中的籃球隊在今年創隊滿二十年,算是一支有歷史的球隊,隊史曾經打進甲級聯賽,不過因為連續三年都拿到墊底的成績,所以被降到乙級聯賽,近幾年在乙級聯賽的成績不錯,連續五年都至少打進八強,是不可小看的對手。」

「瑛大附中不管是進攻或是防守的節奏都掌控的很好,是一支很穩的球隊,防守端以二三區域聯防為主,禁區的中鋒跟大前鋒身高都超過190公分,很多球隊因為這樣而不敢切入禁區,攻勢過於集中在外圍,可是球投不進之下又搶不到籃板球,最後導致輸球,這一點可以讓我們做為借鏡。」

「進攻端方面,就我觀察,瑛大附中雖然在禁區有兩個具有身高優勢的鋒線球員,可是不管是中鋒或者大前鋒的進攻腳步都不是很靈活,擁有比較強大進攻能力的反而是小前鋒,具有不錯的中距離跳投能力,切入的第一步也很快,防守時要特別注意他。」

「除了小前鋒之外,外圍的兩名後衛也有不錯的得分能力,控球後衛的外線跳投命中率有四成三,得分後衛則有著不錯的切入腳步,尤其兩名後衛的默契相當不錯,得分後衛時常靠著禁區鋒線的掩護開後門,而控球後衛也可以適時的把球交給跑出空檔的得分後衛。」

「總體說起來,瑛大附中各方面都算是一支很完整的球隊,不過他們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他們的三分球命中率,全隊命中率最高的得分後衛只有二成一,而平均命中率只有一成五。」

楊信哲話說完後,對李明正點頭示意,退到一旁。

李明正站到球員面前:「開始熱身,光耀,你來帶操。」

李光耀面無表情,站到隊友面前,按照平常的順序與節奏開始帶熱身操。

若是平常的李光耀,一定會精神飽滿地帶隊友暖身,可是今天的李光耀,卻是一臉無精打采,這反常的模樣讓場邊的吳定華留上心。

「明正,你有沒有覺得光耀今天怪怪的,有種陰沉的感覺,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吳定華看著李光耀臉上的表情,開始與李明正交頭接耳。

李明正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感覺不像,而且如果他身體不舒服,他不會勉強自己練球,他是非常保護自己的身體的球員,所以應該是有別的煩惱吧。」

吳定華皺起眉頭:「他會有什麼煩惱,既然是你生的兒子,應該不會為了成績苦惱才對,臉上也沒有長青春痘啊…」

「你講的好像我當年很不喜歡讀書一樣。」

吳定華嗤笑一聲:「你是啊,成績爛的跟什麼一樣,要不要我提醒你當初你是怎麼跟老師求情的?」

李明正嘖了一聲:「光說我,你自己還不是差不多,作弊王。」

這時,一旁的楊信哲湊了過來:「我知道是為什麼。」

李明正與吳定華同時問:「為什麼?」

「這個答案很簡單,你們自己想想,你們在李光耀這種青春期的時候,會為了什麼事情煩惱就好了。」

李明正與吳定華對看一眼,又看向李光耀那鬱悶的臉,得到了答案:「戀愛!」

楊信哲點點頭。

吳定華說:「至少不是身體上的不舒服,不然明天就要比賽了,影響到比賽的表現可不好。」

李明正搖搖頭,持不同看法:「身體不舒服有很多醫生可以醫,可是心病只有心藥醫,解鈴還須繫鈴人,沒有那麼簡單。」

—–我是分隔線—–

晚上十點,李明正的地獄式訓練告了一個段落,九名球員喝水、休息完之後,由三名教練負責載回家。

李明正的車上,王忠軍坐在副駕駛座,麥克與李光耀坐在後座,車上除了電台播放的音樂與主持人的聲音之外,車內安靜的很詭異。

如果是平常,李光耀一定會在車裡面與李明正、麥克、王忠軍聊天,王忠軍雖然安靜,但偶爾會臣服在李光耀的煩人攻勢,說一到兩句話打發他,更不用說麥克,整個光北高中只有李光耀可以給他十足的安全感,在李光耀面前,麥克可以安心地做自己,大膽說話,可是今天的李光耀卻很反常,一句話都不說,甚至從後背包裡面拿出一個三明治慢慢吃起來。

麥克看著李光耀手上的三明治,怯怯地問:「你怎麼會有這個三明治?」

麥克這個問題似乎觸碰到李光耀的開關,讓他深深嘆了一口氣。

「你…你怎麼了?」

李光耀搖搖頭:「沒事。」對麥克勉強擠出一個笑臉,大口咬了三明治:「原來冷掉的三明治,味道還是不錯呢。」

看到李光耀的表情,麥克就算再笨也看的出來李光耀一定是發生什麼事了,可是麥克卻不敢問,怕自己的關心會造成李光耀的二度傷害。

跟麥克不一樣,王忠軍倒是很喜歡反常安靜的李光耀,因為李光耀平常真的太煩人了,每次問問題一定要得到答案,不然死都不肯罷休。

李明正專心駕著車,王忠軍看著窗外,麥克時不時偷瞄李光耀,而李光耀則一臉心事重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經過十五分鐘,李明正熟練地把車子停在麥克家門口,踩住煞車,轉頭對麥克露出微笑:「麥克,辛苦了,明天見。」

「好,謝謝教練。」關上車門之前,麥克看了李光耀一眼,平時這個時候,李光耀會興奮地揮手對他說:「麥克,回家好好休息,但是可別睡過頭而遲到囉。」

只不過今天的李光耀,卻只是勉強勾起一抹笑容:「麥克,拜。」

「嗯,拜拜。」麥克擔心地看了李光耀一眼,關上車門,看著李明正的車子往前駛,消失在前面的街角。

李光耀左手手肘靠在車窗上,手掌托著腮,看著窗外熟悉的街道,想起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讓他感到一陣煩躁。

早上,當李光耀看到謝娜的瞬間,立刻把緊緊抱著自己的劉晏媜甩開,衝出教室,大步追上離去的謝娜,抓住謝娜的右手。

「等一下,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妳聽我解釋!」

「我不要,放開我的手!」

「我不放,除非妳願意聽我解釋。」李光耀緊緊抓著謝娜的手,不讓謝娜離去。

謝娜轉過身,瞪了李光耀一眼,〝啪〞一聲,賞給李光耀一個大巴掌。

「滾開,這輩子我都不想再看到你,男生果然都一樣,你們都是一群混蛋!」謝娜用力一扯,把李光耀的手甩開,大步離去。

李光耀看著謝娜消失在一年七班的背影,愣在當場,摸著傳來火辣辣感覺的右臉頰,腦海中浮現的是謝娜剛剛含淚的雙眼以及傷心欲絕的表情,在這瞬間,李光耀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混蛋,竟然讓自己喜歡的女生為了自己傷心流淚。

李光耀緊握雙拳,渾身顫抖,怒氣爆發,大步走回教室,看到劉晏媜依然站在自己的位置旁邊,滿腔的怒氣似乎找到了出口,李光耀表情猙獰的像一隻惡鬼,可是當來到劉晏媜面前時,李光耀卻想起如果今天自己拒絕劉晏媜擁抱的要求,或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更可能謝娜見到他拒絕劉晏媜而接受他。

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錯,能怪的了誰?

李光耀滿腔的怒火轉化成無止盡的自責與失落,彷彿一頭戰敗的雄獅,渾身無力地坐倒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著劉晏媜親手做的早餐,無力地說:「妳拿回去吧,我吃不下。」

劉晏媜本來以為自己將承受李光耀的怒火,可是李光耀的反應卻遠遠超乎她的預料之外,看著李光耀又是失望又是傷心的表情,心中湧現出龐大的酸澀,默默收起自己做的早餐,把別的女生買來給李光耀的早餐放在桌子上。

劉晏媜把自己做的早餐放進袋子裡,一句話都沒說就離開了一年五班,在這之後,王忠軍與麥克才先後走進教室。

李光耀把桌上的愛心早餐分別給了麥克與王忠軍,之後就趴在桌上不說話,好像坐在椅子上的是一具靈魂已經被抽走的空殼。

李光耀一整天就維持著這樣的狀態,早餐、午餐、晚餐都沒有吃,雖然肚子餓,可是他卻一點食慾都沒有。

一直放學的鐘聲響起,李光耀才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拿起後背包,直奔籃球場。

發洩式地在籃球場上電爆二十一個人,又在接下來的練習中把自己逼到極限,運用這種方式暫時擺脫心中的煩悶與煩躁,帶著疲累又飢餓的身軀躺在床上的李光耀,無法入睡,因為只要一閉上雙眼,腦海中就會自然而然地浮現出謝娜那傷心欲絕的表情以及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

—–我是分隔線—–

同樣的時間,同樣輾轉難眠的夜晚。

雖然有空調在天花板上不斷送來舒服的涼風,可是謝娜卻覺得燥熱不已,用力地把棉被甩開,可是身上只穿一件絲質睡衣的她依然感到全身不舒服,而且只要一閉上雙眼,腦海中就出現李光耀擁抱劉晏媜的情景,讓謝娜根本無法入眠。

謝娜在床上翻過來翻過去,思考著明天早餐要叫廚師做什麼,放學後要不要去剪個頭髮,或者燙個頭髮,又或者買一些新衣服,但是不管謝娜再怎麼想別的事情,最終就是跳回李光耀擁抱劉晏媜的畫面,不管怎麼努力就是關不掉,讓她雙眼充滿淚水,鼻頭酸的好像塞了一整顆的檸檬。

「混蛋,才覺得你跟別的男生不一樣而已,結果呢,大混蛋,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可惡,大混蛋!」

「如果我理你的話,我謝娜就是大笨蛋!大白癡!大蠢豬!大傻瓜!」

「可惡可惡可惡!我真的再也不相信打籃球的男生了,全部都是大混蛋!」

「煩死了,我為什麼要為了一個混蛋而把自己搞的這麼狼狽!我是笨蛋!」

這時,謝娜隱隱聽到位於一樓的時鐘傳來的聲響,〝噹、噹、噹、噹、璫…〞。

這提醒著謝娜,現在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

「氣死我了,我到底為什麼要因為一個混蛋失眠兩個小時!」

這不禁讓謝娜想起今天上小提琴課的時候,不管怎麼努力都沒辦法拉出自己想要的音色,而且拉的曲子還是自己最愛也最熟悉的月光,這讓謝娜氣的差一點把手中價值六位數的小提琴砸爛。

今天謝娜上課的情況糟到連家教老師都說:「謝娜,我們先把琴放下來,妳今天身體太過緊繃,手指太僵硬,這樣絕對拉不出妳想要的感覺,而且只會越拉越糟。」

「可惡,你算是什麼東西,憑什麼把我的生活搞的一團糟!」

「說什麼喜歡我,結果呢,結果呢!以為我不會發現就去抱別的美女,這樣就叫喜歡我!莫名其妙!混蛋!怪人!壞透了!可惡!」

謝娜把自己所知道的髒話全部用在李光耀身上,可是一些實在是太過火,例如問候別人爸媽的髒話她怎麼樣都沒辦法說出口。

把心中的怒火利用髒話發洩完之後,緊緊抱著棉被,喃喃自語地說:「不是說要解釋,等了一整天連人影都沒看到,也沒有過來道歉,真是個大混蛋,休想我原諒你。」

謝娜氣的牙癢癢的:「可惡的混蛋!」


這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一章,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或許有著同樣的煩惱,而離青春期已經有一段距離的紳士淑女,想起當初那一段青澀的時光,嘴角勾起的,會是已經釋然的微笑,或者是帶著微酸的苦笑呢?

這一章,同樣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