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人算不如天算,這句話應驗在抵達學校的李光耀身上。

李光耀踏入校門口,已經成為學校風雲人物的他馬上成為目光的焦點,但是李光耀早已經習慣,很知道該怎麼沐浴在愛慕或羨慕的眼光之中而依然感到自在。

李光耀快步走到廁所,走進廁所內第一間隔間,因為就李光耀觀察,第一間隔間十次有九次是最乾淨的,機率其高無比。

李光耀很快脫下身上的衣服,從後背包中拿出塑膠袋跟毛巾,把溼透的衣服跟褲子折好放進塑膠袋裡面綁緊,拿著毛巾把身上的汗仔細地全部擦乾,套上制服,因為等一下要去找謝娜,所以李光耀今天特別注意身上的氣味,不希望身上的臭氣讓謝娜因此對自己有壞印象。

在離開隔間之前,李光耀聞聞自己,想要最後確認自己真的沒有汗臭味時,卻有人快步走進廁所,砰一聲把門關起來,接著李光耀聽到脫褲子的聲音,當他意識過來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李光耀捏著鼻子匆匆離開廁所,踏出廁所的當下大口深呼吸,他剛剛有那麼一瞬間以為會死在廁所裡面。

李光耀呼吸新鮮空氣,等到鼻子恢復過來後,聞聞肩膀兩側,確定身上沒有任何異味,自信地跨步往教室走去。

李光耀心中已經想好,待會到教室先把後背包放好,拿出自己買的三明治,大步去一年七班找謝娜。

不過當李光耀踏進一年五班的後門時,他卻發現有一個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而且這個人,本身具有一種讓他頭痛的超能力。

這個人就是劉晏媜。

劉晏媜一看到李光耀,美麗的臉蛋綻放出笑容,馬上從椅子上跳起來,張開雙手迎接李光耀,但是李光耀卻輕輕地推開劉晏媜的雙手:「妳幹嘛?」

劉晏媜理所當然地說:「抱你啊,難道不夠明顯嗎?」

李光耀刻意迴避這個話題:「妳今天過來找我幹嘛?」

劉晏媜笑嘻嘻地說:「當然是因為想你啊,我想你,所以就過來找你,不行嗎?」

劉晏媜的坦率跟理直氣壯讓李光耀一時間啞口無言,劉晏媜拉著李光耀的手,把李光耀拉到座位上,開心地說:「你應該還沒有吃早餐吧?」

李光耀輕輕地搖頭:「還沒。」

「太好了。」劉晏媜拿起掛在李光耀椅子上的小袋子,從袋子裡面拿出保溫壺跟便當盒,吐吐舌頭:「保溫壺裡面是冰牛奶,便當盒裡面則是我自己做的吐司,有火腿蛋吐司,也有塗花生醬的吐司,這是我第一次做早餐,所以味道上就請多多包涵了。」

「為什麼特別做早餐給我吃?」李光耀看著劉晏媜可愛的模樣,還有她擺在桌上的早餐,與其他女生從早餐店買來的早餐比較,雖然李光耀心裡喜歡的是謝娜,可是也不由得為劉晏媜的心意所感動。

「為了謝謝你啊。」

「謝謝我?為什麼?」李光耀不解。

「前幾天陳紹軒過來找我,對我說他以後不會再跟以前一樣糾纏我,要我放心,不過他會開始學習用真心誠意感動我。我看他怎麼才過個幾天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覺得很奇怪,所以我就問他為什麼會突然這樣,他說是因為你,所以我就決定要好好感謝拯救我的白馬王子,今天特地早起幫你做早餐。」

李光耀點頭:「原來如此。」

劉晏媜把李光耀桌上其他女生送的愛心早餐拿在手上,淘氣地說:「這些女生太偷懶了,一點心意都沒有,我幫你收起來,你今天只能吃我做的早餐。」

李光耀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面對劉晏媜,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喂,你怎麼可以這樣。」劉晏媜拍了李光耀的肩膀,似乎想起什麼事情,興奮地說:「我跟你說,這幾天我跟我的隊員討論好了怎麼幫你們加油,這兩天就會去找你們的助理教練,怎麼樣,期不期待有人在旁邊幫你們大聲加油。」

李光耀腦海中幻想那個場面,點頭說:「感覺應該會不錯,真是辛苦妳了。」

劉晏媜對李光耀拋了媚眼:「不辛苦,只要是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李光耀不知該做何反應,看著掛在牆壁上的時鐘,心想美好的早晨就被劉晏媜破壞了,趕快打發她,說不定還有時間找謝娜。

「早自習快到了,妳是不是該準備回教室去?」

劉晏媜點頭:「時間確實差不多了。」

正當李光耀鬆了一口氣,心裡想著等到劉晏媜離開,馬上拿著三明治找謝娜時,劉晏媜面對他張開了雙臂,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你知道意思的。」

李光耀一心只想趕快去找謝娜,看著劉晏媜期待的俏臉,嘆了一口氣。

「好吧。」李光耀踏前一步,雙手輕輕抱著劉晏媜,身體上沒有任何接觸,不過劉晏媜當然不會就這樣放過李光耀,雙手環抱住李光耀的後背,把臉貼在李光耀的左胸上,聆聽著李光耀的心跳。

「這才叫擁抱。」

—–我是分隔線—–

謝娜看著後照鏡上福伯露出的笑臉,已經被心中的煩惱折磨了一整個晚上的她,只能向福伯求救:「我之前在大家面前說我絕對不會喜歡李光耀,而且我私下也有對身邊的朋友說我很討厭他,他很自大,又很自以為是,看了就討厭。」

福伯哦了一聲:「但是小姐妳現在應該不這麼覺得了吧?」

謝娜搖頭:「不會。」

「那小姐妳現在憂愁的地方在於?」

「就是剛剛說的那些,我怕如果我跟李光耀走的太接近,我的好朋友會覺得我很可惡,之前信誓旦旦說的李光耀是個大混蛋,可是現在卻…」

福伯看著謝娜糾結的模樣,覺得疑惑:「為什麼妳的好朋友們會這麼覺得?」

「因為在我的朋友群裡面,有很多人都暗戀李光耀。」

福伯想忍住笑意,可是卻不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小姐,不好意思,可是妳喜歡李光耀,跟妳的朋友們有什麼關係?」

謝娜噘起嘴,手指不斷玩弄自己的髮尾:「我怕他們會覺得我很奇怪,前陣子只要她們一提到李光耀我就不會理她們,覺得她們很花癡,甚至還會叫她們不要再提到李光耀這三個字,可是如果我卻跟李光耀走的太近,我擔心她們會不想理我。」

「所以妳就是為了這個拒絕李光耀早餐的邀約?」

謝娜無可奈何地點頭。

「原來如此,好,沒關係,我們先把這個問題放一邊,小姐妳剛剛說之前妳很討厭李光耀,因為李光耀很自大又很自以為是?」

「嗯,我之前是這麼認為。」

「為什麼?」

「因為他就是給我自大狂的感覺,不管講話、走路、說話的方式都讓我覺得這個人很囂張,不知道在自信什麼。」

「那現在呢?」

謝娜臉微微一紅:「現在覺得他其實…還滿厲害的,他的自信並不是無中生有,是因為他的實力比別人強,而且他的實力是從練習中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週末我起床吃早餐的時候,他可能已經在球場上練球,很辛苦很辛苦地用努力換來實力,所以他對自己有自信也是應該的。」

「那小姐現在猶豫的地方在於朋友對你們關係的想法嗎?」

謝娜輕咬下唇,緩緩地點了頭:「嗯。」

「原來如此。」說完這四個字,福伯沉默下來。

福伯與謝娜同時間安靜下來,車上唯有那優美的鋼琴聲流盪著,謝娜的雙手絞在一起,眼睛四處游移,經過幾分鐘,小心翼翼地問:「福伯,你覺得我該怎麼辦才好?」

福伯在心裡面偷笑,小姐果然只是個可愛羞澀的小女孩,面對愛情傻傻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在回答小姐這個問題之前,我想要先問小姐一個問題。」

謝娜點頭:「嗯。」

「對妳來說,誰比較重要?李光耀,還是那一群朋友?」

這個問題就像是一把利劍,直接穿進謝娜的心中。

從後照鏡上看到謝娜愣住的模樣,福伯相信謝娜雖然還小,而且沒有任何戀愛的經驗,可是她會懂得做出為自己好的決定。

在謝娜思考的時候,福伯穩穩地開車,不多時,光北高中的校門口已經近在眼前,福伯打了右轉燈,緩緩把賓士車停在路邊:「小姐,學校到了。」

「好,謝謝你,福伯。」謝娜感激地說,在這聲謝謝當中,除了感謝福伯載她到學校之外,還有感謝福伯點醒她的意謂存在。

謝娜左手拿起書包,打開車門,跨步走向校門口,臉上有了一種雨過天晴的開朗表情。

對,朋友的看法很重要,可是身邊除了小君之外,其他的朋友我都不是很喜歡也不是太看重,如果小君願意支持我跟李光耀在一起,這樣就已經足夠,我只需要獲得自己在意的人認同就好了,其他人愛說什麼閒言閒語就讓他們去說吧。

帶著這樣的心情,謝娜突然覺得肚子好餓,希望李光耀那邊有早餐可以吃。

謝娜踏著輕快的步伐,臉上帶著期待又愉悅的笑容,深褐色的長髮飄揚,這幅美麗的風景讓許多昏昏欲睡的男同學看了瞬間醒了過來,而且當中有一個男學生因為眼睛全部聚焦在謝娜身上,不僅腳踩了一坨新鮮的狗屎,整個人還撞到學校種植的七里香,差點栽進七里香後面的花園裡。

男學生本來覺得自己怎麼這麼丟臉,可是當謝娜發現身後有一些奇怪的聲響,因而回頭看到他狼狽的模樣,不禁對他露出笑臉時,那名男學生瞬間覺得今天自己這麼丟臉卻換來謝娜一個回眸一笑,實在太值得了。

謝娜腳步輕快,想要趕快到一年五班對李光耀為昨天自己的反應道歉,然後跟李光耀說自己很餓,想要吃一點東西。

當謝娜沉浸在美好的幻想,很快走上樓梯時,卻從一年五班敞開的後門看到李光耀與劉晏媜熱烈相擁著。

一時間,謝娜呆住了,不知道該做何反應,而李光耀也看到剛爬上樓梯,站在門外的謝娜。

李光耀雙眼瞪大,謝娜雙眼瞪大,而在李光耀懷中的劉晏媜,正在享受李光耀溫暖的胸膛。

—–我是分隔線—–

〝鈴、鈴、鈴、鈴、鈴…〞,早上七點半,李明正家中的電話鈴聲大響,正在吃早餐的李明正放下手中的碗,站起身來。

「老婆,妳吃,我來接。」

李明正按下林美玉,讓今天早上辛勞做早餐的她可以坐下來好好休息一番,走到電話前,看到電話小螢幕上所顯示的號碼,拿起話筒:「喂,天才李明正,你好。」

電話另一頭傳來葉育誠的冷冷的聲音:「不好笑。」

李明正哈哈大笑:「我覺得還不錯啊!」

葉育誠嘆了一口氣,李明正完全可以想像葉育誠臉上無奈的表情,笑的更開心了。

葉育誠很是無奈地說:「你可以不要這麼幼稚嗎,都幾歲了?」

李明正理直氣壯地說道:「幼稚不好嗎,要想好好享受生活,第一件事就是要分清楚哪個時候要嚴肅,哪個時候可以幼稚,每天繃著一張臉你不累嗎?」

葉育誠不想跟李明正討論這個問題:「算了,你今天早上有沒有收到雜誌?」

「雜誌,什麼雜誌?」

「籃球時刻。」

「我不確定,我出去看一下,你等我一下。」李明正把話筒放在旁邊,走出家門,撿起地上的報紙,檢查信箱,發現有一個牛皮紙袋塞在信箱裡。

李明正回到家裡面,把報紙放在桌上,拆開牛皮紙袋,把裡面的雜誌拿出來,看到封面上籃球時刻四個大字,重新拿起話筒:「我有收到。」

葉育誠語氣略帶興奮地說:「翻到第148頁,你自己看就知道,我有事,先忙了。」

聽到電話另一端傳來嘟、嘟、嘟的聲音,李明正把話筒放回電話上:「就這點事情還特別打電話過來,看來校長這玩意一定很無聊。」

林美玉問:「誰啊,怎麼講那麼久,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葉流氓打來的,叫我翻開這本雜誌的第148頁。」李明正拿著雜誌回到椅子上坐下,把雜誌放在桌上,拿起碗繼續吃林美玉的愛心早餐。

「你不看嗎?」林美玉看李明正沒有翻開書的意圖,好奇地問。

「晚一點看,我肚子餓,想要先吃親愛老婆煮的早餐。」李明正扒了一大口林美玉今天做的茶泡飯,微微的茶香味配合上海苔與魚鬆的海味,讓李明正大呼過癮。

林美玉看到李明正吃的開心,心裡充滿了成就感與滿足感,放下手中的碗,吃完一碗,雖然肚子還有點餓,可是她可沒有李明正那種魔鬼般的身材,如果不注意熱量,自己的小腹很容易就凸起來,手腳肥一圈,這樣跟李明正站在一起實在太不登對了。

林美玉認為李明正暫時不會把筷子放下來,拿起被李明正放到一旁的雜誌,翻到第148頁,驚呼一聲:「老公,有你們的報導耶!」

李明正臉色很平淡:「我想也是,不然他們不會沒事寄雜誌給我們,葉流氓也不會特別打給我。」

「老公,我唸給你聽。」李明正點頭,林美玉清清喉嚨:「今年新興高中沒有預兆地突然宣佈解散籃球隊,對於台灣高中籃球界無疑是投下一顆重磅炸彈,因為新興高中的退出,甲級聯賽因而出現了一個空缺,許多乙級聯賽的球隊蠢蠢欲動,對這個空缺虎視眈眈,當中呼聲最高的是近幾年稱霸乙級聯賽,被稱為乙級聯賽王者的向陽高中。向陽高中不負各界的期望與預測,幾場比賽下來以平均勝分高達32.1分的可怕成績展現出王者風範,利用驚人的表現對眾人宣告甲級聯賽的空缺他們勢在必得。」

林美玉講到一個段落,吞了一口口水,繼續說:「除了向陽高中之外,去年的亞軍與季軍,長憶高中與弘益高中,也被視為進軍甲級聯賽的熱門球隊之一,可是今年的戰況異常激烈,兩間學校先後被立德高中與松苑高中擊敗,爆了大冷門,跌破眾人的眼鏡,不過今年乙級聯賽精彩的程度還遠遠不僅如此。」

「接下來就是你們的報導了。」林美玉仔細看著報導,口齒清晰地將報導一字不漏地唸出來:「光北高中,一間二十年來都是以升學為取向的公立高中,在今年創立了籃球隊,報名丙級聯賽,之後勢如破竹地拿下冠軍,升上乙級聯賽。對於一支剛創立的球隊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值得自傲的成績,不過光北高中的企圖心遠遠不僅於此,沒有滿足於丙級聯賽的成績,雖然是一支剛創立的球隊,在乙級聯賽單淘汰的賽制中卻表現出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利用禁區的優勢打敗每一支站在他們前面的球隊,甚至接連把立德與松苑這兩匹黑馬擒下,把自己化身成襲捲乙級聯賽的風暴,如果說向陽高中是乙級聯賽的王者,那麼光北高中就是以驚人的韌性逐一突破難關的鐵甲武士,雖然球是圓的,在籃球場上會發生什麼事很難預測,不過我們似乎已經可以預見乙級聯賽的決戰組合。」

林美玉輕呼一口氣:「就這樣,篇幅不算多,才佔了四分之一頁而已,不過怎麼會放在這種地方,幾乎已經是這本雜誌的最後一頁了,而且連張照片都沒有。」

李明正說:「有報導已經算不錯了,現在是NBA的例行賽期間,以銷量作為考量,是我也會把重點的篇幅拿來報導最多人關注的NBA上。」

林美玉點點頭,把第148頁攤在李明正面前。

李明正隨意掃了一眼,臉上露出笑容:「寫的真不客觀,很明顯偏袒我們,他們兩個人真是有種。」

「他們?」

「就是我之前跟妳提過,從北部特地南下採訪光北的兩個編輯,這一篇報導就是他們寫的。」李明正輕哼一聲,臉上露出笑容:「如果冠軍賽不是光北打向陽,或者光北沒有打進冠軍賽,他們可會成為別間籃球雜誌社的笑柄,不過他們應該沒在怕就對了,哈哈哈,很好,我欣賞!」

—–我是分隔線—–

「苦瓜哥,黑咖啡。」蕭崇瑜手裡拿著苦瓜帶來的馬克杯,馬克杯裡是苦瓜要求的黑咖啡。

「嗯,找個地方放著就好。」苦瓜盯著電腦螢幕,右手操控滑鼠,左手按壓鍵盤,正在整理資料。

「苦瓜哥,你還好嗎?」蕭崇瑜從苦瓜面無表情的臉上猜測不出他的心情,但是苦瓜剛從總編輯那裡離開,蕭崇瑜擔心對苦瓜有偏見的總編輯會趁機責難。

苦瓜斜了蕭崇瑜一眼:「你哪一隻眼睛看出我不好?」

「剛剛總編輯找你,通常他找你都不會有好事發生,我擔心他認為我們關於光北的報導寫的太不客觀…」

苦瓜點點頭,無所謂地說道:「他確實是這樣覺得。」

「那…」

苦瓜身體往後靠,躺在椅子上:「那又怎麼樣?光北跟向陽確實是最有機會晉級甲級聯賽的球隊,印刷的時候才八強賽,現在已經四強了,光北跟向陽一樣在贏球。」

「可是苦瓜哥,明眼人都看的出來我們偏向光北啊,這樣帶有立場的報導,適合嗎?」

蕭崇瑜的言語中隱約暗示著苦瓜,我知道你是李明正的大粉絲,光北重歸高中籃球確實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可是工作歸工作啊,當光北的球迷時可以享受球賽,可是當編輯的時候就要拿出專業素養。

苦瓜瞪著蕭崇瑜,猛然站起身來,嚇了他好大一跳。

苦瓜說:「你說得很好。」

蕭崇瑜愣了一下,因為他以為苦瓜會罵他,但是苦瓜非但沒有這麼做,反而還出言稱讚他。

「菜鳥,你過來,陪我抽根菸。」

蕭崇瑜愣了一下,因為苦瓜已經很久沒有叫他菜鳥了,看到苦瓜已經快步離開辦公室,連忙跟上苦瓜的腳步。

離開辦公室之後,苦瓜腳步不停,走出位於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358巷裡的其中一棟辦公大樓,很快拿出一根菸,點燃。

「菜鳥,你進到籃球時刻大概有多久了?」

「快一年了。」蕭崇瑜感嘆一句:「時間過的真快。」

「你認為來這裡有趣嗎?」

「很有趣啊,而且學到很多東西,尤其是跟在苦瓜哥身邊,讓我覺得每一天都很充實。」蕭崇瑜真誠地說。

苦瓜點點頭,吐出一口淡藍色的煙霧:「你剛剛說的是對的,可是在寫光北隊報導的時候,我永遠都不可能保持客觀,因為光北隊就是把我拉進籃球這個世界的恩人,沒有光北,今天也不會有我,你懂嗎?」

跟在苦瓜身邊,蕭崇瑜每一天都可以感受到苦瓜對於光北高中與李明正的執著,可以體會苦瓜心情的他,點頭:「懂。」

苦瓜把目光從蕭崇瑜臉上移開,看著天上的藍天白雲深吸了一口菸,緩緩地說:「明天就開始試著寫稿吧,你跟著我,該學的都學了,不該學的也都學了,可以開始試著獨當一面。」

蕭崇瑜看著苦瓜,心裡出現了一股激動與感動,這些日子以來始終跟在苦瓜身邊學習的他,每一天都覺得很累,真的很累,苦瓜的要求很高,丟出來的東西又很多,可是當蕭崇瑜發現他的能力很快超過比他早一、兩個月進公司裡的前輩,他就知道苦瓜對他的要求雖然嚴格,可是嚴師確實是會出高徒,所以他後來拼了命的學習,就是希望可以成為苦瓜這樣全面性的編輯。

「是,苦瓜哥!」蕭崇瑜看著苦瓜,眼中蘊含著太多情緒,有感動、感謝、感激,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跟著苦瓜,絕對是他生命中最充實的一段時間。

「苦瓜哥,其實有一件事是不該學,而我沒有學的。」

苦瓜揚起眉毛,露出疑問的表情。

蕭崇瑜伸出右手的食指與中指,放在嘴唇上:「抽菸。」

苦瓜哼了一聲:「菜鳥。」

不知道為什麼,聽著這一聲菜鳥,蕭崇瑜覺得特別開心。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