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七十三章【縮影】[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的剎那,蕭崇瑜迅速收起錄影裝備與掛在脖子上的單眼相機,速度之快讓謝娜嚇了一跳,而在提著背包離去之前,蕭崇瑜對謝娜與福伯揮手:「我們要下去採訪兩隊教練了,下場球賽見,再見。」

「嗯,Bye Bye。」謝娜對著蕭崇瑜匆忙離去的背影揮手,然後把注意力放到球場上,看到底下的球員坐在板凳區喝水休息,而李光耀的身影卻不知何時消失了。

正當謝娜心想李光耀是不是去上廁所時,旁邊傳來了他的聲音:「謝娜。」

謝娜轉過頭,看到李光耀從樓梯間跑上來,這才明白原來李光耀不是去上廁所,而是馬上跑上來找自己。

謝娜臉微微一紅,害羞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竟然像一根柱子一樣定著不動,一旁的福伯看到謝娜低著頭的模樣,知道謝娜對李光耀已經敞開心胸,所以才會露出真實的一面,雙手放在謝娜肩膀上,輕輕地把謝娜推向李光耀:「小姐,加油。」

—–我是分隔線—–

苦瓜率先下了樓,大步走向忠明高中的總教練,遞上自己的名片:「趙總教練,你好,我是籃球時刻雜誌社的編輯,想請問可不可以跟你借一點時間做採訪。」

趙總教練接過苦瓜的名片,看了一眼,對苦瓜露出懷疑的眼神:「籃球時刻,那間很有名,專門做籃球新聞的雜誌社?」

苦瓜說:「是,沒錯。」

或許是忠明大敗給光北,趙總教練表情非常緊繃:「貴雜誌社可真是勤勞,我以為乙級聯賽這種小比賽根本不會引起你們的注意,就算今年冠軍可以打進甲級聯賽,在你們眼裡應該也只有冠軍賽才有報導的價值。」

苦瓜也不扭捏,大方承認:「趙總教練你說的沒錯,但是今年比較特別,雖然賽前大家全部預測能夠拿到這張門票的是向陽高中,可是今年乙級聯賽已經出現數次跌破眼鏡的比賽,去年的亞軍輸給了立德高中,季軍則是輸給松苑,如果說最後一刻向陽高中被拉下馬,我一點也不會覺得意外,因此每一場比賽在我們眼裡都具有報導的價值。」

趙總教練盯著苦瓜,自嘲式地輕哼了幾聲,看穿了苦瓜話語中隱含的意思:「我心想籃球時刻的編輯怎麼可能會浪費時間採訪這種小比賽,原來是看上光北高中這一匹超級大黑馬,我了解了,有什麼問題就問吧。」

得到趙教練的首肯,苦瓜拿出手機,開啟錄音功能:「在之前的賽程當中,忠明都是靠著優異的防守獲勝,可是今天對抗光北時你們引以為豪的防守卻分別在第二節與第四節失效,導致這場比賽不幸落敗,請問趙教練認為防守端出了什麼問題?」

「我們防守端沒有什麼問題,球員就是按照平常練習的方式去防守,只不過我們今天遇到的對手跟前幾場比賽不太一樣而已。」

「請問是哪裡不一樣?」

趙教練冷哼一聲:「很簡單,他們特別強,而且他們很多球員的進攻能力都相當優異,比起我們前幾場遇到的對手根本是天壤之別,我們今年能走到八強根本是靠運氣,遇到的對手都是跟我們一樣只會防守不會進攻的球隊,可是遇到光北這種不管是防守或進攻都相當優異的球隊,我們就被打回原形了。」

趙教練的說話方式雖然不是很客氣,卻非常直接,是苦瓜最喜歡採訪的類型之一:「忠明一直以來是以防守聞名的學校,今年也靠防守打進八強,可是比賽的內容卻常被外界詬病,例如說打法上太保守,進攻節奏太慢等等,在今天被光北打敗之後,請問會考慮改變球風嗎?」

出乎苦瓜意料,趙教練竟然重重嘆了一口氣,眼神複雜地望向坐在板凳區休息的球員們:「如果學校願意保留籃球隊,那麼我想我會試著改變,誰不想跟光北一樣又可以全場壓迫性防守,又可以單節拿下30分?」

苦瓜吃了一驚:「忠明打算收掉籃球隊嗎?」

「雖然只是在討論階段,不過聽說很有可能。」

「為什麼?」

趙教練冷笑一聲,可是在苦瓜的眼裡,趙教練這一聲冷笑當中蘊含著一股悲涼。

「還能為什麼,還不是現代人不敢生小孩,小孩越來越少,學校招生困難,哪裡還有精神給你搞籃球隊這玩意。」趙教練嘆了一口氣:「就連新興都會因為轉型而廢除籃球隊,更何況是我們這種連在乙級聯賽戰績都不是太好的學校。」

趙教練看著自己帶起來的球員:「現在的孩子功課壓力大的可怕,每個家長都只在意考幾分,成績怎麼樣,課業跟不跟的上,下課還安排一大堆補習,把這些孩子逼得喘不過氣來,如果學校接下來把籃球隊廢除,學生們只能靠體育課跟社團活動可以放鬆身心,只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學校為了提升學生的成績,常常挪用社團活動與體育課的時間來上課,在他們最青春活力的時候,卻把時間全部投入死板的教科書與小小的教室當中,說真的,我很替這一輩子的小孩憂心。」

看到趙教練原本緊繃的臉轉變成擔憂的模樣,苦瓜關閉錄音功能:「他們這群小球員運氣很好,有你這麼一個教練。」

趙教練露出苦笑:「我並不是一個好教練,我的執教功力還不到家,今天面對光北完全被他們打的跟落水狗一樣,這群小朋友平常已經擠出很多時間來努力練球,今天卻輸成這樣,今天輸球是我的責任。」

苦瓜看到趙教練自責的模樣,出言安慰:「這並不是你的問題,別把錯怪在自己身上。」

趙教練看著自己的球員坐在椅子上垂頭喪氣,對苦瓜點了頭:「謝謝,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要去激勵他們,我平常告訴他們就算輸球也要抬頭挺胸,正視這一場挫敗,才能夠面對往後的挑戰。」

「好,謝謝趙教練。」苦瓜看著趙教練又繃起臉,大步走向自己的球員,心裡百感交集,雖然為了光北又取得勝利感到開心,可是又因為忠明的處境感到憂傷。

苦瓜不禁心想,忠明到底是台灣多少間學校的縮影?一味的追求學生課業上的表現,把學生鎖進一個名為讀書的監獄之中,讀書固然重要,可是學校的「學」,學生的「學」,代表的是學習,而學習是可以從各個方面去著手的,世界這麼大,難道真的靠讀書就可以獲取所有知識嗎?現在學生讀書,真的是為了他們自己的未來嗎,還是為了學校的升學率而讀,又或者是滿足父母的期待而讀?

看著趙教練站在球員前訓話,苦瓜似乎可以理解剛剛趙教練嘆了那幾口氣當中蘊含的無奈。

苦瓜想到恍神,連蕭崇瑜結束採訪站到他身邊都沒有注意到。

「苦瓜哥?」蕭崇瑜伸出手,在苦瓜眼前晃了晃。

苦瓜回過神,立刻收起心中的擔憂:「怎麼了?」

蕭崇瑜遞上手機:「李明正的訪問,你要聽嗎?」

「嗯。」苦瓜拿過手機,按下播放鍵。

「李教練你好,首先再次恭喜光北高中獲勝,順利晉級四強。」

李明正淡然地語調傳來:「謝謝。」

「今天光北的攻勢很明顯一樣集中在禁區,就算忠明有一隻193公分的中鋒也擋不下光北禁區的攻勢,配合上全場壓迫性防守讓忠明連連發生失誤,光北在第二節與第四節都拿下30分,大破忠明,拿下漂亮的一勝。」

「嗯。」

「整場比賽光北幾乎都壓著忠明打,保持著自己的節奏,唯一的例外在第三節,光北派出了矮小的陣容,但是打法上似乎呈現一團混亂,而且一開始還被忠明打出一波10比0的攻勢,請問李教練為什麼要做出這種陣容上的配置?」

李明正非常直接地說:「我想要看看最弱的光北是什麼模樣,從這一場比賽中我終於看到,原來光北可以弱的不像話。」

「請問李教練這麼做的目的是?」

「秘密。」

蕭崇瑜在這裡顯然愣了一下,停頓了一會。

「只要再打贏兩場比賽光北隊就可以擁有甲級聯賽的出賽資格,請問球員們會感到興奮或緊張嗎?」

「他們不會,因為我平常的訓練讓他們累到沒有力氣想這件事。」

「那李教練你呢?」

「有,不過大部份時間我們把重點放在打贏下一場比賽,只要持續贏下去,進入甲級聯賽只是遲早的事。」

「好,謝謝李教練。」

「謝謝。」

苦瓜把手機還給蕭崇瑜:「李明正這個說法,根本就是在說光北已經準備好要進軍甲級聯賽了,很好,向陽再怎麼有自信,現在應該也注意到光北這匹大黑馬了,很好,走了。」

「是,苦瓜哥!」

—–我是分隔線—–

「這是妳第一次看球嗎,感覺怎麼樣?」李光耀知道自己渾身冒著臭汗,雖然很想靠近謝娜,可是怕被謝娜聞到身上的汗水味,逼自己站離謝娜三步。

謝娜看著李光耀臉上大咧咧的笑容,心臟砰砰亂跳,尤其李光耀剛打完球賽,身上還冒著熱氣,臉上不斷有汗水流下,那種青春活力的樣子搭配上黝黑的皮膚,讓李光耀充滿了一股野性的魅力。

謝娜微微點頭:「很刺激。」

聽到謝娜的回答,李光耀更是露出開心的笑容,用手指抹去臉上的汗水:「那就好,今天的比賽對手實力不算強,所以對付起來還算容易,不過接下來的四強賽與冠軍賽會更緊張刺激,尤其是冠軍賽,我們只要在這個乙級聯賽拿到冠軍,明年就可以參加甲級聯賽,都打到四強了,每一支球隊當然都會想要取得參賽資格,所以接下來兩場比賽一定是硬仗,比賽會更刺激更好看。」

謝娜點點頭,看到李光耀不斷冒汗,從口袋中拿出袖珍包的衛生紙,抽出一張,往前踏了一步,來到李光耀身前,伸出手,溫柔地幫李光耀擦去臉上的汗水,這本來是一個自然而然的舉動,可是謝娜擦到一半,覺得自己的舉止似乎有點過於親密,好像是女朋友在幫辛苦打完比賽的男朋友擦汗一樣,手突然僵在空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李光耀看著謝娜尷尬的表情,微微一笑,右手輕輕抓著謝娜的手:「謝謝妳。」

謝娜感受到李光耀大手傳來的體溫,心臟加速到不行,兩邊臉頰浮現兩朵紅雲,而看到謝娜這個模樣,李光耀不知道為什麼也害羞起來。

兩人目光偶有交會,卻很快移開,羞澀的模樣讓一旁的福伯大嘆青春真好。

「今天有比賽,球隊明天早上不會練習,我明天可以早一點到學校,我們一起吃早餐,好嗎?」

謝娜本來想要點頭說好,可是在這個瞬間,謝娜突然想起自己當初在大家面前大聲說出她這輩子絕對不會喜歡李光耀的話,表情一變,驚恐地把手縮回來:「不行!」

李光耀大感愕然,正想問為什麼的時候,底下傳來高偉柏的聲音:「李光耀,別再談戀愛了,我們要走了!」

「哦,馬上來。」李光耀眼神複雜地看了謝娜一眼:「我明天去找妳。」

謝娜輕咬下唇,看著李光耀離去的背影,心中左右拉扯。

—–我是分隔線—–

光北球員個人表現。

高偉柏,15投8中,罰球6投4中,得到20分,12籃板,1助攻,3阻攻,2抄截。

魏逸凡,14投8中,罰球5投3中,19分,9籃板,2助攻,1抄截。

楊真毅,20投7中,罰球3投1中,15分,8籃板,6助攻,2抄截。

李麥克,3投2中,4分,18籃板,0助攻,2阻攻,3抄截。

詹傑成,3投1中,2分,2籃板,7助攻,1抄截。

包大偉,3投2中,4分,3籃板,0助攻,2抄截。

王忠軍,三分球5投3中,9分,1籃板,0助攻。

李光耀,5投4中,罰球1投1中,9分,8籃板,3助攻,2抄截。

—–我是分隔線—–

隔天,星期二,凌晨三點五十分,李光耀在溫暖被窩的懷抱下睜開雙眼,坐起身來,打了一個大哈欠,把設置在四點整的鬧鐘取消掉,伸了一個懶腰,下了床,走到浴室裡面洗臉刷牙。

李光耀右手拿牙刷,左手拿牙膏,把牙膏擠滿在牙刷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開始刷牙。

李光耀從鏡面上看到自己眼睛裡面的血絲,想起昨天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情景,不由得嘆了一口氣,一直以來他都是一個躺在床上就可以立即入睡的人,可是昨天他卻小小失眠了一會。

而造成他失眠的罪魁禍首就是,謝娜。

昨天在離開球場前,謝娜驚恐的反應讓李光耀有些訝異與受傷,而且在回程的路上,他始終想不通到底自己做錯了什麼事,約吃早餐對於女生來說難道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嗎?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每天早上總會有不同的女生送愛心早餐給自己?

沒有談過戀愛的李光耀,對於謝娜的反應,苦惱的得不到任何結論。

李光耀把泡沫吐掉,捧起水漱口,洗臉,雙手拍拍自己的臉,快速回到房間換上短袖的衣物,跑到籃球場上,想要靠自我訓練來甩開腦海中紛亂的念頭與想法,心中下定決心,不管怎麼樣,今天到學校之後就馬上去一年七班找謝娜。

李光耀站在場上,開始熱身,五分鐘之後,李光耀認為自己的身體已經準備好了,開始進行防守腳步的練習,在場上用最基本的螃蟹步跑動。

比起投籃、運球等等的練習,防守腳步無趣多了,尤其李光耀是那種更喜歡用進攻擊潰對手的球員,所以防守腳步的訓練,對他來說相對性地枯燥了些,不過李光耀並沒有因此而偷懶,因為他太明白防守的重要。

進攻能力強的球員,會被稱為明星球員,可是進攻能力強,防守能力也強的球員,才有機會被稱為偉大的球員。

李光耀不想要只成為明星球員,他想要成為偉大的球員,在攻守兩端都可以為球隊帶來貢獻。

而且在籃球場上流傳著這麼一句話,進攻贏得比賽,防守贏得總冠軍,李光耀是一個很貪心的人,他不只要成為全世界最強的球員,他還要贏,贏得比賽,贏得總冠軍,贏得榮耀!

在這個近乎是瘋狂的念頭驅使之下,李光耀練習過程毫不馬虎,在防守腳步這個項目瘋狂練習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全身散發著熱氣,綠豆大小的汗水不斷從臉上滑落而下。

李光耀略微休息了五分鐘,接著從籃子中拿出兩顆籃球,開始練習運球。

想要成為一個偉大的球員,一定會經歷來自對手的嚴格考驗,進攻時絕對會成為對手看防的重點,如果運球沒有練好,根本沒辦法應付重重的防守,因此要成為偉大的球員,把運球練好是必要的。

要成為一名偉大的球員,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太多小細節要注重,進攻方面,有投籃的技巧,帶一步跳投、後仰跳投、後撤步跳投、空中橫移跳投、轉身跳投…等等,上籃的技巧,挑籃、小人物上籃(拋投)、騎馬射箭、勾射,而上籃的技巧又可以包含進攻腳步,轉身、變向、橫移、後撤,進攻腳步配合上不同的運球方式又有不同的效果。

光是進攻,就有太多的東西需要透過努力練習才能夠熟練,若是加上防守,要想成為一名偉大的球員,不是只有努力兩個字就能夠辦到,前面還要加上五個字。

「堅持不懈的」努力。

李光耀想要成為一名偉大的球員,所以他每天都一定會訓練自己,而且是嚴格的訓練自己,這是一條極為漫長的道路,全世界每一天都有人放棄繼續朝著這條道路邁進,每一天都有人跌倒,每一天都有人受傷,在數百萬人當中能夠站上充滿閃光燈的舞台的人少之又少。

可是,李光耀相信終有一天,他將站上一個屬於他的舞台,而且在那個舞台上,不管是對手或者是觀眾,都會將焦點放在他身上,只要他每一天都持續努力,他相信這一天一定會到來。

李光耀眼神裡面閃爍著堅定的光芒,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在運球上,接著練習罰球線左右兩邊的帶一步後仰跳投,兩邊各投進五十球之後,站在罰球線上練習罰球。

李光耀很快以九成的命中率投完一百顆罰球,結束今天早上的自我訓練,回到家中把身上的臭汗沖掉,換上一身輕爽的衣物,背上在前一天晚上就整理好的後背包,在門口穿好慢跑鞋,出門買早餐。

今天李光耀沒有像平常一樣買豬肉三明治,而是挑了所有三明治中最貴的炸雞腿三明治,因為這一個三明治是要給謝娜吃的,所以要特別一點。

李光耀今天還特別在後背包裡面多塞一件衣服,就是要包著三明治,預防三明治跟後背包裡面的球鞋跟球碰撞之後爛掉。

李光耀裝好三明治,邁開腳步,朝光北出發。

—–我是分隔線—–

同一個時間,謝娜穿好一身整齊乾淨的制服,坐在椅子上,面前是廚師精心烹調的歐姆蛋,可是謝娜左手撐著頭,右手拿著湯匙翻弄黃金色的歐姆蛋,偶爾才舀一小口放進嘴裡,更多時候是喝著溫熱的牛奶。

「我吃飽了。」謝娜把玻璃杯裡的牛奶喝完,放下手中的湯匙,可是餐盤中的歐姆蛋卻還剩下一半。

站在旁邊的福伯揚起眉毛,看到除了牛奶之外,歐姆蛋大概只吃了兩口的份,羅宋湯更是一口都沒喝,這樣就吃飽?鬼才相信。

福伯知道謝娜跟之前一樣心裡面又有煩惱,而且福伯很確定造成謝娜食欲不振的是一個人,更準確的說,是一個叫做李光耀的男生。

福伯並不打算立刻揭穿謝娜,而是在謝娜耳旁說:「小姐,妳吃這麼少,到學校可能會餓,不如我請廚師準備一點水果讓妳帶到學校吃。」

謝娜搖搖頭:「不用,福伯,出發吧。」

福伯見謝娜堅持,只能說:「好。」

福伯拿起謝娜的書包,快步走出門口備車,謝娜臉帶愁容,走路很明顯沒有精神,打開鞋櫃,手裡拎著鞋子,打開門,在門口穿上鞋,看著福伯開著賓士車過來,走向前,拉開車門,坐上車,渾身癱軟地坐倒在椅子上,頭靠在窗戶上,眼神渙散地看向窗外。

福伯輕踏油門,雙手握著方向盤,駛向光北高中,車上依然播放著謝娜最喜歡的鋼琴曲,德布西的月光。

「小姐,妳知道嗎,我跟妳一樣,昨天也是第一次在現場看籃球賽,雖然我已經是老頭子了,可是看到一群年輕人在球場上奔跑著,讓我也覺得熱血沸騰呢。」福伯試著與謝娜聊天,可是謝娜反應卻很平淡。

「嗯。」

福伯微微一笑,如果謝娜在這麼下去,戀愛這個學分肯定會被當掉。

「小姐,妳相不相信,男生是很脆弱跟懦弱的一種生物。」

謝娜揚起眉毛,看著後照鏡上福伯和藹的笑臉,連話都沒有說,搖了頭。

「那妳真的太遲鈍了,難道妳都沒有發現昨天在籃球場上大殺四方的李光耀,在小姐面前是小心翼翼,而且昨天在小姐拒絕他早餐的邀約時,他臉上的失望顯而易見,顯然妳已經傷了他的心了。」

謝娜的臉整個垮下來,福伯卻繼續說:「小姐,有人說女人的心是水做的,可是卻沒有人知道男人的心是玻璃做的,輕輕一敲就會出現裂痕,尤其是在自己喜歡的女孩子面前,簡單的一句話就可以讓男生放在心裡面很久很久。」

謝娜輕咬下唇,眼神裡出現猶豫,煩躁感一直在心中徘徊,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小姐如果有什麼煩惱,說不定我這個老頭子可以給妳一點意見。」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