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二節比賽結束,忠明進攻端完全沒有任何起色,命中率奇差無比,在第一節的三顆三分球之後,第二節整整十分鐘裡面就沒有在三分線外得分,除了幾次零星的中距離跳投得手之外,不管是切入籃下或者五公尺外的長程炮火,不是被擋下來就是投不進,而且縱使先發中鋒整個第二節都留在場上,但不管是進攻腳步或者防守腳步都沒辦法與光北的三個鋒線球員相比,就連籃板球在魏、高、楊的夾擊之下都很難搶下來。

反觀光北,在李光耀的大灌籃之後氣勢大漲,而且內線的高偉柏與魏逸凡也被李光耀激起競爭的心態與熊熊鬥志,在籃底下不斷摧殘忠明的禁區,縱使忠明防守應對得很快,教練在一旁馬上下達指示,縮小防守圈降低三人的破壞力,但外圍卻還有個王忠軍,雖然王忠軍目前只有定點跳投的能力,不過在這一節王忠軍個人三分線外的命中率5投3中,讓忠明的防守忙得是暈頭轉向,更別說還有一個切入破壞力驚人,今天打球打的特別「積極」的李光耀。

整個第二節,光北打出一波30比6的攻勢,一口氣把比分給拉開,比數48比15,中場領先足足有33分之多。

帶著33分的領先優勢進入下半場,李明正在第三節一開始派出了之前從未嘗試過的球員組合,後場由王忠軍、詹傑成、包大偉聯手,禁區鋒線則是麥克搭配楊真毅。

「苦瓜哥,第三節的陣容,讓我看不太懂李明正在想什麼。」蕭崇瑜看著場上光北的球員,露出疑惑的表情:「場上只有楊真毅一個人有單兵進攻能力,王忠軍只會在外圍定點跳投,詹傑成切入不錯,但是他的上籃技巧還不夠成熟,包大偉就只會防守跟快攻,麥克就更不用說了。」

剛抽完菸回來的苦瓜摸摸下巴,揣摩不到李明正的心思,敷衍地說:「第三節比賽都還沒開始打,說不定一開打你就懂了。」

第三節第一波球權掌握在光北隊手中,詹傑成接過包大偉的底線發球,快步運球過半場。

因為落後的分數足足有33分,現在又是比賽中最關鍵的第三節,忠明的球員一開始就展現出想要追上比分的企圖心,防守態度比起第一二節更加積極,而且光北的陣容比起一二節都要矮小,相對的讓他們禁區的壓力更小,尤其詹傑成、包大偉、王忠軍都缺乏個人運球的切入突破能力,更讓忠明可以肆無忌憚地擴大防守圈。

詹傑成指揮著隊友走位,同時小心控球後衛不斷試著抄球的雙手,當李明正在中場休息時間宣佈第三節上場陣容的時候,他愣了一下,因為他認為這樣的陣容,是李明正在考驗他的控球組織能力。

包大偉沒有運球突破能力,王忠軍也沒有,他自己也沒有這方面的自信,內線的麥克很會搶籃板球,可是禁區的進攻腳步根本就不行,沒有持球單打的能力,現在場上擁有單兵作戰能力的就只有楊真毅,可是現在場上兩大三小的陣容,一定會讓忠明更把注意力集中在楊真毅身上。

詹傑成想不出該把球交給誰,因為不管交給誰都不太對。

「詹傑成運球也運太久了。」蕭崇瑜說:「真不像平常的他。」

苦瓜沒有說話,默默地觀察詹傑成,想要看詹傑成在這種情況之下會怎麼處理球。

詹傑成在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徘徊,不斷指揮隊友跑位,可是除了王忠軍與楊真毅之外,忠明對麥克與包大偉的跑位擺出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而且不管王忠軍跑到哪裡,附近一定會有一個忠明的球員注意著他,擺明不讓他有機會投三分,而單兵戰鬥能力最強的楊真毅,屁股後面總會有一至兩名忠明球員緊緊跟著。

詹傑成緊咬牙根,忠明果真不愧是靠著防守過關斬將的球隊,竟然完全看穿我們的弱點。

詹傑成告訴自己冷靜,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是自己的偶像,在這種情況之下會怎麼處理球?

與此同時,光北的板凳區傳來了宏亮的大吼聲:「詹傑成,進攻時間快到了,你要傳球還是自己來趕快決定啊,反正我們現在領先忠明33分,就算投不進也沒關係,他們防守強,可是進攻跟下雨天過後的泥巴一樣爛,根本不可能像我們一樣一節就拿30分,你不需要猶豫!」

聽到謝雅淑的叫喊聲,加上他在心中已經得到問題的答案,詹傑成注視著楊真毅,微微抬了下巴,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會,楊真毅了解詹傑成眼神裡的含意,邁開腳步,跑到三分線外幫詹傑成單擋掩護。

詹傑成利用掩護往左切,楊真毅牢牢地擋下控球後衛,讓詹傑成可以往心臟地帶走,不過詹傑成很快遇到小前鋒的補防,這時楊真毅轉身往禁區空手切,詹傑成看了楊真毅一眼,小前鋒擔心詹傑成會把球傳給楊真毅,往後退想要擋下楊真毅,但是在別人眼裡,卻好像小前鋒讓開了一條康莊大道給詹傑成一樣。

詹傑成如入無人之境地運球往禁區切,吸引大前鋒的補防,做了一個給麥克的傳球假動作,卻小球給偷偷溜進底線開後門的包大偉。

包大偉一接到球,面前沒有任何人防守,不管上籃或在籃下投籃都是很好的得分選擇,但是包大偉在踏兩步上籃時,心中太想要拿下這兩分,放球時過於小心,手指太過輕柔,球竟然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

忠明的中鋒把麥克卡在後面,搶下這顆籃板球,接著忠明發動了這場比賽第一次快攻。

因為忠明擴大防守圈,兩名後衛離前場的位置更近一些,光北還來不及執行全場壓迫性防守,忠明的控球後衛就接到傳球,一個跨步就把球帶過前場,面前光北回防的只有同樣是後衛的王忠軍與詹傑成。

控球後衛面臨一打二的情況沒有絲毫怯懦,重心壓低,切入突破王忠軍的防守,想要挑戰籃框時造成詹傑成的犯規。

「光北55號,拉手犯規,罰兩球!」

詹傑成不敢置信地望向裁判:「裁判,我是在他運球的時候犯規的,他沒有做出投籃動作。」

裁判對詹傑成搖頭:「你犯規的時候他已經收球了,是連續動作。」

這時,球場外的謝雅淑又發出宏亮的聲音:「詹傑成,尊重裁判!」

詹傑成雖然不甘願,但也只能摸摸鼻子,舉起右手,承認犯規。

忠明的進攻能力很弱,罰球命中率卻相當不錯,控球後衛兩罰皆中,替忠明添上2分,比數48比17,差距31分。

球權轉換,詹傑成接過麥克的底線發球,快速過前場,然後做了驚人的舉動。

詹傑成對楊真毅與麥克示意,叫他們兩人同時上來幫他單擋掩護。

觀眾席上的蕭崇瑜看到這個景像,皺起眉頭:「詹傑成以為他是在打NBA嗎,竟然把兩個禁區鋒線全都叫上來幫他卡位,就算他對自己的傳球有信心,可是他的切入能力並沒辦法幫他吸引補防來執行擋拆戰術啊。」

苦瓜在一旁沒有說話,可是心裡面也有同樣的疑惑。

謝娜看著籃球場,深棕色的眼眸中露出疑惑:「我怎麼覺得我又看不懂籃球了?」

詹傑成利用麥克的掩護往右切,不過忠明的防守很快把他擋下來,詹傑成這時選擇把球傳給外線的王忠軍。

王忠軍一拿到球就馬上出手,不過受到忠明的防守干擾,這一球出手力道過大,球彈框而出,忠明的小前鋒、大前鋒、中鋒早已衝到籃底下準備搶籃板球,卡位動作紮實,把麥克跟楊真毅擠在身後,在籃下站到好位置。

忠明大前鋒高高跳起,搶下籃板球,馬上把球交給控球後衛,控球後衛看到防守自己的是包大偉,馬上把球往前傳給得分後衛。

控球後衛這一球傳的太高,得分後衛需要跳起來才順利接到球,落地之後果斷地下球向右切入,擺脫詹傑成的防守,一股腦地往前衝,過了前場沒有等待隊友,一個人挑戰已經回防到禁區的楊真毅。

楊真毅知道忠明的進攻能力都不強,雖然得分後衛對自己衝過來,心裡卻沒有任何緊張擔心的情緒,算好得分後衛的腳步,垂直起跳,雙手高舉,完全沒有任何下壓的動作,楊真毅認為只要舉高雙手,就足以對得分後衛產生相當大的壓力。

得分後衛奮力一跳,身體直接撞向楊真毅,勉強將球投出,而就在這個瞬間,一道身影在後方飛起。

麥克即時回防,看到得分後衛被楊真毅擋下來,從後面跳起來,看準得分後衛投球的瞬間,右手往球重重一拍,送給得分後衛一個大火鍋,不過謝雅淑還來不得及幫麥克歡呼,尖銳的哨聲響起。

邊線的裁判吹響哨音,手指著楊真毅:「光北33號,阻擋犯規,罰兩球!」

楊真毅看著裁判,簡直不敢相信,但是最後還是舉起手,承認自己犯規。

「苦瓜哥,這兩次判決對光北隊似乎比較不利?」蕭崇瑜皺起眉頭,放下手中相機,看向苦瓜。

苦瓜輕輕點頭。

看著苦瓜與蕭崇瑜,謝娜頭頂上冒著無數個問號:「所以剛剛他們兩個這樣撞在一起,不應該吹犯規嗎?」

苦瓜嘆了一口氣,這小妮子問題怎麼這麼多,我口水都快乾了,都想出去買瓶水了。

平常只有蕭崇瑜會不斷問問題,不過隨著蕭崇瑜對籃球的了解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深,他最近問問題的頻率逐日降低中,現在卻又冒出這個混血兒小妮子出來,讓苦瓜心中大嘆,真是麻煩。

「在籃球規則中,防守的時候,防守者不能觸碰到投籃者的身體,就連出手後也要給與投籃者安全落地的空間,否則會被吹判犯規,不過尺度其實是由裁判自己去衡量,如果連摸到頭髮都不行的話,整場比賽光聽哨音就飽了。不過剛剛那種情況是忠明的球員去撞楊真毅,楊真毅只是往上跳雙手舉高,手沒有任何下壓的動作,基本上並不構成犯規的條件。」

謝娜點點頭,忿忿不平地說:「所以剛剛裁判的判決不公囉!?」

苦瓜摸摸下巴:「現在的比數48比17,就算接下來兩顆罰球進了,也只是48比19,或許判決有一些可以去討論的地方,可是如果光北照上半場的方式打下去,那麼比賽結束時比分絕對會非常難看,所以裁判多少袒護忠明是可以理解的。」

苦瓜的說法,蕭崇瑜非常贊同:「這畢竟只是高中聯賽,雙方的實力差距已經很明顯,如果讓球賽繼續走下去,忠明的球員說不定會因此受到心理創傷,裁判或許是站在保護忠明球員的立場才會有這種吹判。」

在苦瓜、蕭崇瑜與謝娜在觀眾席上討論裁判的判決時,得分後衛穩穩地罰進2分,比數48比19,差距「縮小」到29分。

球權轉換,詹傑成接到楊真毅的底線發球,快速把球推進到前場,看著隊友站好位之後,示意麥克上來幫他單擋掩護。

詹傑成馬上利用麥克的單擋掩護過了控球後衛的防守,不過因為麥克對空手切的時機與跑位還拿捏得不是很好,幫詹傑成掩護之後竟然就直挺挺地站在原地,看著詹傑成被補防的小前鋒擋了下來。

詹傑成一被擋下來,沒有慌亂,把球交給場上進攻能力最強的楊真毅。

楊真毅接到球就往禁區切,吸引了中鋒與大前鋒的包夾,選擇把球傳到外圍的王忠軍。

王忠軍接到球,得分後衛瘋也似地衝上來,貼在王忠軍身前完全不給他出手空間。

王忠軍自知運球能力不強,一旦沒有出手空間,他就等於是場上的廢人,馬上把球傳給同樣在三分線外的包大偉,包大偉快攻上籃的動作非常漂亮,可是面對面切入過人卻不是他的強項,拿著球不知所措。

詹傑成感到無奈,連忙跑到包大偉身邊接球,想要重新組織一波攻勢,指揮隊友跑位,可是場上的隊友受限於進攻能力,空手跑位對忠明來說完全沒辦法造成威脅,最後詹傑成把球傳給楊真毅,想要靠現在場上單兵作戰能力最強的他強打禁區取分。

光北三名前鋒當中,楊真毅的策應能力與全能表現無疑比高偉柏與魏逸凡都要出色,不過單就禁區的破壞性來說,楊真毅卻是三人中最差的,面對忠明大前鋒與小前鋒的包夾防守,最後勉強地後撤步後仰跳投出手。

楊真毅這一球出手力道太輕,球彈框而出,忠明的中鋒抓下籃板球,馬上傳給控球後衛。

忠明隊上運球能力最強的控球後衛一拿到球就往前推進,也不管自己的隊友有沒有跟上,包大偉試圖擋下控球後衛,讓忠明的節奏慢下來,不過當控球後衛把球傳給得分後衛之後,類似的事情再次上演。

得分後衛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突破王忠軍的防守,最後在禁區被詹傑成拉了下來。

場邊哨音馬上響起:「光北55號,拉手犯規,罰兩球!」

這一次詹傑成很快舉手,承認犯規。

光北在第三節一開始不管是進攻端或者防守端都極為不順,詹傑成在第一波防守中雖然有找到開後門的包大偉,但包大偉卻沒辦法在大空檔的情況下將球投進,接下來王忠軍與楊真毅也在忠明的防守下接連投失球,防守端為了擋下忠明的攻勢付出三次犯規,而且裁判的判決對光北較為不利,三次犯規都把忠明的球員送上罰球線。

看著得分後衛穩穩地罰進第一顆球,吳定華不禁擔心地站起身來,走到李明正身旁:「明正,你看現在需不需要…」

不等吳定華把話說完,李明正就打斷:「不需要。」

見李明正眼神堅決,表情依然帶著從容自信的模樣,吳定華只能坐回椅子上觀看球賽。

李明正看著忠明的得分後衛又罰進兩顆罰球,把比數拉近到48比21,卻始終安靜地觀察球賽,就連剛剛兩次爭議性的判決都沒有對裁判表示不滿,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默默地看著球員的表現。

兩球罰進之後,球權轉換,詹傑成接到麥克的底線發球,腦海中不斷思考著該突破目前的僵局。

「現在光北在場上的陣容,應該是各種組合搭配中最弱的,沒有高偉柏、魏逸凡,更沒有李光耀,雖然忠明是一支擅長防守的球隊,但是以光北這樣的表現,如果不想個辦法提升能力的話,就算能夠突破向陽那一關,到了甲級聯賽也只有被慘電的份而已。」話一說完,苦瓜哼了一聲,站起身來,快步離開了球館。

苦瓜走出球館,點了一根菸,深深吸了一口,想不通李明正為什麼要在比賽關鍵的第三節派出這樣的陣容。

在鬱悶的情況下,苦瓜把菸放到嘴中的頻率比平常還要快上許多,一根菸花了短短兩分鐘就抽完,立刻回到球館中,在原先的位置上坐下,發現光北陣容沒有做任何更換,皺起眉頭:「情況怎麼樣?」

蕭崇瑜說:「忠明打出一波10比0的攻勢,現在比數是48比25。」

苦瓜點頭,對蕭崇瑜說:「等一下比賽結束之後,記得問李明正為什麼會在第三節有這種陣容上的安排。」

「是,苦瓜哥。」

—–我是分隔線—–

在第三節的比賽中,詹傑成努力地想要傳出助攻,幫隊友找尋較簡單的出手機會,不過受限於陣容上的進攻能力,第三節光北進攻端打得是荒腔走板,整節只靠楊真毅勉強在禁區單打拿下了4分,詹傑成與包大偉切入雖然有站上罰球線,卻沒辦法把握得分的機會,四罰全部落空。

防守端,光北在被打出一波10比0的攻勢之後回過神來,展現出團隊的防守默契,讓忠明沒有辦法把氣勢延續,被忠明連得10分之後,在第三節剩下的時間把忠明壓制到只得5分。

第三節結束,比數52比30,光北儘管第三節打的不盡人意,但是因為一二節的好表現,仍舊領先忠明高達22分。

第四節比賽一開始,忠明維持全先發陣容,縱使還落後22分,可是他們全隊上下相信在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之前,絕對還有機會逆轉這場球賽,尤其光北第三節的表現悽慘無比,代表光北並不是無法打敗的球隊,只要抓準光北的弱點去攻擊,這場比賽絕對還有希望。

忠明的球員眼神中閃動著熊熊燃燒的鬥志,不過李明正在第四節派上場的球員,卻即將粉碎他們逆轉比賽的希望。

光北第四節上場球員,後衛由李光耀搭配詹傑成,禁區鋒線則是楊真毅、高偉柏與魏逸凡的組合。

比起第三節的陣容,第四節的球員不管是進攻或者防守上的能力都遠遠高了不止一個台階,尤其光北在第四節繼續執行全場壓迫性防守,逼得忠明連連發生失誤,光是在這一節當中,光北全隊就有五次抄截,利用忠明失誤之後的得分高達12分。

除此之外,光北禁區的攻勢讓忠明的內線球員吃盡苦頭,不管是包夾三人中任何一個人,都一定會出現致命的漏人,如果讓後衛沉退到禁區補防,外圍又有一個可怕的李光耀。

以防守聞名的忠明高中,在第四節比賽中雖然不曾放棄過,不過雙方實力的差距實在太大,尤其第三節光北被打的灰頭土臉,球員嘴巴上沒有說,心裡卻不約而同地想要加倍討回來,縱使裁判在第四節的些許判決還是偏袒忠明,但是忠明並無法光靠哨音的幫助改變這場比賽的結果。

由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坐鎮的禁區,進攻方面把忠明打得潰不成軍,不論是高偉柏與魏逸凡的禁區強攻,又或者是楊真毅籃框三公尺外的擦板跳投,忠明都拿他們三人無可奈何,防守端更不用說,在全場壓迫性防守之下,忠明在第四節能夠把球帶到前場的禁區心臟地帶的機會少之又少,三人耗費在防守端的力氣並不多,尤其有一個叫做李光耀的防守球員,總是利用精準的判斷力與詹傑成合力包夾帶球的後衛,逼後衛必須把球傳出來,而在李光耀與詹傑成高舉雙手的情況下,後衛不得不把傳球的弧度拉高,這讓高、楊、魏三人可以很輕易就判斷傳球路徑,把忠明的傳球抄走,或者逼迫忠明發生8秒沒過半場的違例。

第四節十分鐘,光北跟第二節一樣又得了30分,不論是禁區的攻勢或者李光耀單兵攻擊能力,忠明都無力阻擋,多點開花的情況下,忠明的防守徹底被淹沒。

防守端被光北擊潰,進攻端忠明也沒有任何對付全場壓迫性防守的辦法,整個第四節,忠明只靠著三次站上罰球線的機會拿下5分。

當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最後的比數是82比35,光北大勝46分,晉級四強。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