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七十一章【光北VS忠明 中】[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第一節比賽結束前的最後一波攻勢,忠明再次在三分線外找尋到機會,深陷在魏逸凡與麥克包夾當中的中鋒立刻把球傳給在左側底角的小前鋒,小前鋒接到球,面前沒有任何人防守,馬上跳投出手,〝唰〞。

小前鋒三分球進,包含這一球在內,這是忠明在第一節所投進的第三顆三分球,不過這三顆三分球也是忠明在第一節的所有得分,在光北縮小防守圈的策略之下,忠明不管是切入或者中距離跳投,不是被光北封下來,就是幫麥克增加籃板球的數據。

進攻一向不是忠明的強項,能夠投進三顆三分球就連忠明的總教練都感到意外,不過忠明的防守質量確實令人不容小覷,團隊默契非常好,防守腳步也很積極,在場上大聲溝通,提醒隊友哪裡需要幫忙,防守輪轉的速度無庸置疑是光北遇過的所有對手中最快的。

在忠明的防守壓迫之下,光北的進攻沒有打出以往的水準,楊真毅與魏逸凡的兩人小組連線被干擾,無法發揮出禁區的宰制力,不過兩人還是依靠個人單打能力取分。魏逸凡拿下6分,楊真毅拿下4分,光是兩個人拿到的分數就比忠明還要多。

除了魏逸凡與楊真毅之外,麥克也有亮眼的表現,第一節搶下了兩顆進攻籃板,而且搶下進攻籃板之後,馬上幫光北貢獻了4分。

撇除禁區三人的得分,包大偉在全場壓迫性防守的情況下抄到兩次球,抄球後直接一條龍上籃得手,也替光北拿下4分。

忠明的小前鋒投進三分球,第一節比賽時間只剩下5秒鐘,魏逸凡連忙撿球站到底線外發球給詹傑成,詹傑成接到球就往前場衝,但是時間與忠明的防守讓他只能在後場的三分線把球奮力往前場丟,因為距離實在太遠,詹傑成這一球不僅籃框,連籃板都沒碰到就直接飛出界外了。

〝嗶───!〞,裁判哨音響起,第一節比賽結束,光北的得分是忠明的兩倍,比數18比9,光北領先9分。

「苦瓜哥,忠明的防守真的滿強的,好幾次都把魏逸凡跟楊真毅逼到差點發生失誤。」隨著第一節比賽結束,進入短暫的休息時間,蕭崇瑜放下手中的相機,與苦瓜討論起第一節的比賽內容。

「嗯,他們的防守意識真的不錯。」苦瓜簡單地評論。

「可是進攻也…」蕭崇瑜努力想出一個比較適合且委婉的形容詞:「太不擅長了一點。」

苦瓜就沒那麼客氣,冷哼一聲:「什麼不擅長,根本是爛透了,如果不是撿到那三顆三分球,忠明第一節根本沒辦法得分。」

謝娜聽著兩人的評論,開口問:「那個…光北,應該可以贏,對吧?」

蕭崇瑜回答:「照這種情況看起來,光北要晉級四強應該是沒有問題,不過球是圓的,在球場上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如果光北太輕敵的話,也是有可能大意失荊州。」

苦瓜哥說:「光北要輸很難,李明正針對忠明的弱點制訂的防守策略到目前為止成效很不錯,忠明如果不想點辦法的話,這場比賽贏球的可能性根本是零。」

謝娜聽苦瓜提起李明正,好奇地問:「叔叔,你說的防守策略是什麼東西?」

苦瓜瞄了謝娜一眼,心想這小妮子怎麼跟蕭崇瑜一樣喜歡問東問西的,真是煩人。

蕭崇瑜看出苦瓜臉上的不耐,心裡暗自偷笑,可是卻不打算幫苦瓜解圍。

「叔叔?」謝娜語氣中帶了一點撒嬌。

苦瓜看了謝娜臉上那一雙水汪汪的深棕色雙眸,嘖了一聲,態度軟化:「忠明的進攻能力很弱,尤其外線投射更是他們的罩門,所以光北在防守的時候,重點放在忠明的切入跟中距離跳投,三分線外或者三分線內一步這個範圍的出手位置,光北則是放任忠明愛怎麼投就怎麼投。」

謝娜問:「如果被投進怎麼辦?」

苦瓜又說:「被投進就被投進,數劇呈現出來的就是忠明在那個範圍的命中率最差,而且目前光北處於領先,代表李明正這個防守策略是成功的。」

謝娜有些聽懂,給了苦瓜一個大大的笑容:「哦,原來如此,叔叔好厲害,剛剛我只看到他們在場上跑來跑去,聽叔叔解釋之後,我好像有點看懂了。」

這時,福伯拍拍謝娜的肩膀:「小姐,比賽開始了,李光耀上場了。」

謝娜站起來,跑到欄杆前,雙手放在欄杆上,看到李光耀身穿水籃色的球衣,前胸繡著白色的「光北高中」四個大字,後背則是「李光耀」,而在光北高中與李光耀的下面,則有著數字──「24」。

李光耀抬頭挺胸走上場,球衣上的名字與號碼彷彿發著光般,讓謝娜根本移不開目光。

見到李光耀上場,蕭崇瑜馬上拿起相機,喀嚓喀嚓拍了幾張李光耀的特寫。

見到謝娜興奮又期待的模樣,福伯對著場上大喊:「李光耀!」

李光耀聽到福伯的聲音,抬頭往上一看,見到謝娜身影,興奮地說:「妳來了!」

謝娜覺得自己沒辦法發出像福伯與李光耀這樣宏亮的聲音,紅著臉,對著李光耀揮揮手。

李光耀整個人亢奮起來,對著謝娜大喊:「我會表現給妳看的!」

謝娜點頭,長長的深棕色頭髮像是波浪一樣舞動著,在這座籃球場當中,謝娜的存在頓時變成一幅最美麗的風景,而蕭崇瑜也把握機會,往後退了兩步,把謝娜與李光耀當成這一次拍照的兩位主角。

忠明的球員看到謝娜的模樣,注意力差一點就完全被謝娜吸走,心裡對於李光耀的羨慕已經不是用言語就可以形容,尤其李光耀還只是一名替補球員而已。

忠明的球員抬頭看著謝娜,心裡不約而同地閃過現在在網路上流行的用語:人帥真好。

吳定華用手肘撞撞李明正:「還繃著一張臉,怎麼樣,覺得如何?」

李明正頓時卸下身為執行助理教練的表情,換上一張充滿驕傲的笑臉:「嗯,跟他老爸一樣,有眼光!」

吳定華翻了白眼:「早知道就不問你了。」

球場上因為謝娜而出現了短暫失神的情況,不過裁判的哨音很快把眾人拉回現實。

在第一節的比賽中,光北取得第一波的進攻球權,所以第二節的第一波球權掌握在忠明手中。

忠明第二節的上場球員做了小幅度的更動,禁區的三名鋒線球員在第二節依然留在場上,兩名後衛則換上替補球員。

光北方面,詹傑成與包大偉下場休息,上場的是李光耀與王忠軍,內線部份,李明正讓麥克休息,換上精力充沛的高偉柏。

裁判輕吹哨音,把球交給底線外的忠明中鋒手中。

中鋒拿著球,看著光北依然貫徹全場壓迫性防守的戰術,讓他一時間找不到傳球的對象,最後控球後衛擺脫王忠軍的防守,順利接到中鋒的底線發球。

控球後衛一拿到球,王忠軍立刻黏了上來,李光耀也趕緊跑過來想要包夾。

控球後衛剛剛在場下看了光北的防守,知道若是不在第一時間過半場,那麼接下來一定會被光北擋下來,連忙下球往右切,而讓他感到意外的是,他輕而易舉地就突破王忠軍的防守,心中頓時升起自信,想要一股作氣擺脫李光耀將球運過半場,趁著光北的後衛球員都被他擺脫之際發動攻勢。

控球後衛在心裡面想得很美,可是李光耀跟王忠軍的防守能力並不處在同一個檔次,當他壓低身體想要擺脫李光耀的防守時,李光耀早一步擋在他的切入路線上,逼得控球後衛不得不停下來,而控球後衛停下來的瞬間,沒有運球的左手並沒有做出保護球的動作,出現了可趁之機。

李光耀當然不會放過如此大好機會,手往前一探,輕而易舉地把控球後衛的球撥掉,而且球正好滾向王忠軍的方向。

見控球後衛的球被抄走,還沒有跑到前場去的得分後衛與中鋒馬上擺出防守陣式,一前一後地站在弧頂三分線與禁區。

控球後衛想要彌補自己的失誤,王忠軍撿起球還沒來得及運球,控球後衛就緊緊黏著他,想要逼王忠軍發生走步違例。

王忠軍的三分線能力對光北是一個重要又穩定的外線炮火,可是除了三分球之外,王忠軍各方面的能力都是球隊當中最弱的,不論是防守、籃板球、體能,甚至連運球王忠軍都不是很擅長。

在控球後衛的防守之下,王忠軍不敢隨意下球,深怕自己尚未成熟的運球技巧會讓球馬上被控球後衛抄走。

李光耀這時用力拍手,對王忠軍大喊:「把球給我!」

王忠軍在走步前用很扭曲的姿勢把球傳了出去,李光耀接到球就往禁區切,面對得分後衛的防守,一個轉身就把他甩在身後,收球,往前用力踏兩步,力道大到地板傳來了砰、砰兩聲,整個人高高跳了起來。

忠明中鋒見到李光耀像是火箭升空一樣飛起來,不敢輕舉妄動,舉高雙手,而李光耀似乎沒有把中鋒的防守放在眼裡,視中鋒為無物,整個人騎上中鋒,右手把球往後一拉,然後用力地往籃框塞。

〝砰──!〞,巨響傳來,籃球架止不住地晃動,中鋒被李光耀撞的連連後退幾步,李光耀鬆開緊抓的籃框的右手,身體落地時,轉身看向謝娜,右眼對她眨了眼。

怎麼樣,這個灌籃還不錯吧?

苦瓜看到李光耀的舉動,知道這個混血兒小妮子完蛋了,哼了一聲,說道:「這種把妹的把戲也太老套了。」

蕭崇瑜偷偷瞄了謝娜臉上的表情,對苦瓜說:「可是越是老套的招式越有效。」蕭崇瑜指指眼睛已經變成愛心的謝娜:「而且場上大概也只有李光耀可以做到這種誇張的顏面灌籃,震撼性十足啊。」

李光耀灌籃得手,幫助光北把比分拉開到兩位數的差距,比數20比9,光北領先11分。

這一計大灌籃把光北的氣勢提升起來,尤其是把李光耀當成競爭對象的高偉柏,更是不想讓李光耀專美於前。

高偉柏高舉雙手,對球隊大喊:「防守,在這一節比賽裡,連一分都不要給忠明!」

球權轉換,中鋒拿球站到底線外,把球發給替補的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在剛剛就知道王忠軍的防守不好,一接到球就果決地運球突破王忠軍的防守,看到李光耀準備過來擋下自己,連忙把球交給接應的得分後衛手中。

得分後衛接到球就想要突破到前場,不過楊真毅的防守黏了上來,這時底線發球的中鋒過來幫忙單擋掩護,讓得分後衛可以把球帶過前場。

得分後衛腳一跨過前場,正鬆一口氣時,高偉柏大喊:「大家不要退,一對一盯防!」

高偉柏話一說完,場上的五個人馬上展露出團隊默契,楊真毅繼續纏上得分後衛。

得分後衛想要往後退,只不過身後就是中線,再退就會犯了回場違例,把球權還給光北高中,連忙做動作想要突破楊真毅的防守,卻好像在原地打轉,始終擺脫不了楊真毅。

忠明的總教練連忙在場邊大喊:「進攻時間快到了,不要黏球,傳球啊!」

得分後衛這時才醒覺24秒進攻時間所剩不多,想把球傳給控球後衛組織一波進攻,但是控球後衛卻被李光耀黏得死死的,只要一傳球就有被抄掉的危險。

正當得分後衛想要叫中鋒過來掩護時,發現王忠軍錯位防守小前鋒,立刻把球高吊給小前鋒。

小前鋒知道王忠軍防守腳步慢,一接到球就果斷地往禁區切,想要利用身材與身高上的優勢上籃取分。

但是當小前鋒突破王忠軍的防守,收球準備上籃時,高偉柏卻從旁邊跳了出來,抓準了小前鋒的出手時機,送給小前鋒一個大火鍋。

「想要在我高偉柏面前上籃得分,連門縫都沒有!」高偉柏大吼一聲,看到魏逸凡撿到球,馬上邁開腳步往前場衝。

魏逸凡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上太久,馬上交給場上運球能力最好的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大喊道:「往前衝,快!」

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明白李光耀想要利用火鍋之後打出一波快攻,讓高漲的氣勢直接淹沒忠明高中,三人全速奔跑,很快過了中線,而忠明的防守全部被持球的李光耀還有三個鋒線給吸引,五名球員往後沉退,外圍無人防守,這個時候,李光耀把球傳給了在左邊三分線側翼的王忠軍。

王忠軍接到球,周圍兩公尺都沒有人防守,讓他可以好整以暇地按照平常練習的節奏出手投籃。

球一出手,王忠軍高舉右手,閉上雙眼,見到王忠軍這個模樣,魏、楊、高三人沒有與忠明的球員卡位搶籃板,直接回頭跑回後場。

接著,來自天堂的救贖之音響起。

〝唰〞,王忠軍三分球進,幫助光北把比分拉開,比數23比9,光北領先14分。

「苦瓜哥,李明正算是很寬容的教練,對不對?」蕭崇瑜說。

本來專心看球賽的苦瓜揚起眉頭:「怎麼說?」

蕭崇瑜說出自己的觀察:「因為在剛剛的防守當中,高偉柏突然要球隊一對一盯防,可是在這之前光北都是二三區域聯防,顯然一對一盯防是高偉柏個人的想法,不是李明正賽前擬定的戰術,不過李明正卻沒有表示反對,而且除了這一場之外,之前李光耀也有類似的行為,而李明正也沒有任何意見,所以我認為李明正給球員的自主性相當高,是個很寬容的教練。」

苦瓜淡淡地說:「這跟李明正寬不寬容是兩回事。」

蕭崇瑜疑惑:「為什麼?」

「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李明正信任自己的球員,他相信在場上的球員有足夠的自主性與判斷力,可以在瞬息萬變的籃球場上做出最符合現況的決定,不過這也是我們兩個人浪漫的想法,說不定李明正在比賽之前就跟球員說可以視情況而定執行一對一盯防。」

蕭崇瑜點頭,贊同道:「也是。」

聽到苦瓜與蕭崇瑜在談論李明正與光北,謝娜暫時把視線從李光耀身上移開,又問:「叔叔,我有一個問題。」

蕭崇瑜立刻轉過頭,熱情地問:「什麼問題?」

苦瓜則是在心裡碎唸,這小妮子的問題真是有夠多,真是煩人。

謝娜眼光注視著苦瓜:「叔叔,你剛剛有說,你是因為李光耀的爸爸才會注意到光北,而且是因為他很厲害的關係,我剛剛聽你們說他說得好專業的感覺,我不知道李光耀的爸爸是個怎麼樣的人,想要多了解一下,可以請叔叔你告訴我嗎?」

蕭崇瑜記得第一天加班時苦瓜就說了李明正的故事給他聽,而且那段如同神話般的故事蕭崇瑜自己也想要再聽一次,拍拍胸脯:「那有什麼問題,對不對,苦瓜哥?」

苦瓜卻直接澆了謝娜與蕭崇瑜一桶冷水:「有什麼好說的,拍你的照,看妳的李光耀。」

謝娜噘起嘴,默默地說:「人家也只是想知道李光耀爸爸的事而已…」

看到謝娜落寞的模樣,還有明明就像在喃喃自語,音量卻大到足已讓他聽到的話語,苦瓜嘖了一聲,這小妮子完完全全中了李光耀的毒,而且中毒很深,毒氣已經攻「心」,現在竟然就想知道李明正的事,李光耀這小子上輩子好事做了不少,不知道燒了幾萬柱香,豔福可真不淺。

苦瓜看著謝娜失望的表情,不耐煩地仰天長嘆一口氣:「想聽的話就給我注意聽好了。」

謝娜眼睛一亮,目光充滿期待。

苦瓜回憶當年,緩緩地說:「那是我人生看的第一場球賽,在那一場球賽發生的事,根本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奇蹟。」苦瓜見到謝娜表情興奮,水靈的眼睛充滿著期待的光芒,讓苦瓜心裡大嘆,我不是來這裡工作的嗎,怎麼現在竟然在應付一個小妮子。

「啟南高中,足足稱霸台灣高中籃壇三十年的強權,或許妳對啟南高中不熟,不過只要有在接觸籃球的,都一定聽過這一間學校的名字,因為他們實在太強了,在他們成立籃球隊的三十年裡,當中的二十年拿下了冠軍,這種成績真的是無人能敵,也為他們贏得『啟南王朝,無可動搖』的美名,這三十年當中的其中一年,他們橫掃甲級聯賽,以王者之姿拿下了總冠軍,包含冠軍賽在內,他們那一年的平均勝分是極為可怕的20.3分,這個紀錄是當時的歷史新高,那一年的啟南被大家喻為是『史上最強的啟南』,不過大家所不知道的是,隔年啟南的陣容更加可怕,原先的主力陣容從高二升上高三,打法變的更成熟,還有一個天才控球後衛王思齊,他們有信心可以把20.3分這個可怕的紀錄往上推。」

「結果在甲級聯賽的第一輪比賽,啟南面對的對手是第一次打進甲級聯賽的光北高中…」

聽到熟悉的名字,謝娜驚呼一聲:「光北之前有籃球隊!?」苦瓜斜眼睨了謝娜一眼,謝娜吐吐舌頭,雙手蓋住嘴巴,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再打斷他說話。

「啟南原先以為光北是一支不需要派出先發就可以輕鬆對付的球隊,第一節比賽派出了全板凳陣容,結果光北隊沒有因為那是他們第一場甲級聯賽,面對的對手還是王者啟南就感到害怕,反而露出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發揮出強大的三分炮火,第一節結束竟然領先了啟南整整10分。」

「不過落後10分對於王者啟南根本不是太大的差距,第二節一開始,啟南派出了先發球員,短短五分鐘就把光北打得潰不成軍,一口氣逆轉比分,而這個時候,在前十五分鐘完全沒有出手的8號李明正,被大家視為最沒有存在感的球員,竟然出乎眾人預料地開始接管球賽,不管是遠投近切,啟南都沒有球員奈何的了李明正,就像現在的李光耀一樣。」

聽到苦瓜的話,謝娜與蕭崇瑜把目光轉移到籃球場上,看到李光耀運球切入,接連突破了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的防守,收球上籃,吸引大前鋒與中鋒的補防,然後在空中小球塞給魏逸凡,讓魏逸凡輕鬆地在籃下打板取分。

「當然,啟南也不是省油的燈,雖然守不住李明正這名超乎想像的球員,但是光北也守不住啟南的進攻,整場比賽就這樣你來我往,一邊看著光北的李明正殺進殺出,在兩個人甚至三個人的包夾之下還能夠用高難度的跳投或上籃得分,一邊看著啟南發揮出強大的團隊戰力,蹂躪光北的防守,不管是禁區強攻或是後衛的攻擊,都讓光北無可奈何。」

「在李明正跳出來之後,兩支球隊一直纏鬥到比賽的最後一秒鐘才分出勝負,而在最後兩分鐘,兩隊頂住可怕的心理壓力,接連在關鍵時刻把球投進,我可以大膽地說,那一場比賽完全超乎高中生的水準,而在比賽的最後二十秒,啟南還領先1分且保有球權,眼看時間一秒一秒流逝,當大家心想雖然經過一場沒有預料到的硬戰,但是啟南最終還是要贏下這場比賽時,李明正從啟南高中的王牌後衛王思齊手中抄下球,在比賽鐘聲響之前完成一次驚天灌籃,逆轉球賽,也讓信誓旦旦想要創下甲級聯賽新紀錄的啟南高中鎩羽而歸。」

苦瓜話一說完,場上傳來了尖銳的哨音。

「忠明,暫停!」

蕭崇瑜這時看了場上的情勢,驚訝地說:「苦瓜哥,光北把比數拉開到20分以上了,30比9。」


老話一句,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話說上一章在人名上發生一些錯,有讀者糾正,真的是非常感謝你們。

我其實是一個非常粗心大意的人,常常會在校稿上發生錯誤,尤其腦跑的思緒比打字快太多,所以常常會有打錯字的情形出現,而我校稿通常都只是看語順好不好,常常就把錯字落掉了。

而我相信極力誌的編輯也相當忙碌,在密密麻麻的字之下,會有那麼一兩次沒看到我語句的失誤也很合理。

我會盡力校稿,讓每一章都趨近百分之百的狀態,不過若是大家有看到什麼錯誤的狀況,請大家多多提出來!
謝謝。

(感謝揪錯的人,因為我認為只有著迷於劇情之中,認真地看了每一個字句的人,才會看出哪裡有錯,謝謝你們,讓我知道最後一擊是一本有人在追的小說。)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