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七十章【光北VS忠明 上】[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小姐,比賽七點開始,現在才六點,不如我們先到附近買一些東西吃,妳看怎麼樣?」

謝娜微微點頭:「好。」

福伯露出一抹曖昧的笑容:「小姐應該是太過期待這場比賽,所以才這麼著急,對吧?」

謝娜輕咬下唇,暗罵自己是白癡。

今天放學福伯過來接謝娜的時候,她對福伯說今天晚上七點整,光北在市區的綜合球館有比賽,當時福伯明明就說過六點出發一定來得及,回家後可以先吃完飯,填飽肚子之後再出發,謝娜卻偏偏一直擔心,怕塞車,怕人很多沒位置坐,怕東怕西,怕那樣這樣,回到家換上貼身牛仔褲跟黑色的圓領T-shirt之後,就急急忙忙地下樓,馬上催促福伯趕快出發,結果福伯在球館外的停車格停好車,距離比賽開始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小姐想要吃什麼東西?」福伯帶謝娜過馬路,來到球館附近,苦瓜常過來買飲料與便當的小商圈。

謝娜抬頭看了眼前琳瑯滿目的招牌,在越式料理、炒飯、炒麵、快餐便當、港式燒臘、張記魯肉飯之間,選擇了張記魯肉飯:「我想要吃魯肉飯。」

福伯順著謝娜的眼光,看到前面一家專賣魯肉飯的小吃店,雖然感覺就是一般的小吃店,光線甚至還有點昏黃,給人年久失修的感覺,但是卻有人站在門口排隊,而且人數還不少。

福伯皺起眉頭,那家魯肉飯的衛生環境讓他心裡出現抗拒,福伯問:「小姐,那家魯肉飯感覺不太衛生,不如我們去吃別間吧?」

謝娜卻搖頭:「沒關係,吃那家就好。」

見謝娜堅持,福伯心想謝娜平常都是在家吃廚師煮的東西,雖然廚師每天都會更換菜色,但是畢竟是同一個人煮的東西,口味不會變,小姐每天吃應該已經吃膩了,偶爾帶她吃小吃換換口味也不錯,於是就帶著謝娜到小吃店外排隊。

由於正值吃飯時間,所以排隊的人為數不少,不過福伯跟謝娜只有兩個人,在老闆的安排之下,跟另外一組也是兩個人的客人一起坐在四人桌裡。

福伯看著菜單,問:「小姐,妳想要吃什麼?」

謝娜很快回答:「魯肉飯加魯蛋。」

「要不要配一碗湯,這樣比較清爽。」

謝娜看了掛在牆壁上手寫而成的菜單,很快決定:「貢丸湯。」

「好,小姐妳稍等一下。」

福伯拿著菜單,起身到櫃檯點餐,見到福伯離開,與謝娜坐在同桌的中年男子馬上說:「妹妹,妳今年幾歲?還在讀高中嗎?」

謝娜看了中年男子,還有坐在他身旁,身上依然穿著制服的高中生一眼,輕輕點了頭。

「妳讀哪一間高中,有沒有男朋友?我兒子今年讀高二,成績非常好,未來的成就一定不得了,你們互相認識一下。」

謝娜有點愣住兼嚇到,看了在櫃檯依然在等待點餐的福伯一眼,輕吸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冷淡地說:「對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當謝娜說這話的時候,心裡不自覺地浮現出了「他」的身影,讓謝娜臉上不禁浮上了害羞的紅雲。

同桌的高中生看到謝娜害羞的模樣,眼睛差點掉了下來,中年男子本來還想開口說話,福伯這時點好餐回來,坐在謝娜旁邊:「小姐,點好餐了,老闆娘說他們家的滷味很好吃,所以我多夾了一點滷味。」

謝娜微微點頭,福伯發現謝娜表情不太對,以為謝娜又再擔心會趕不上球賽,馬上出言安撫:「小姐,不用擔心,現在才六點十五分,絕對趕的上球賽,不用擔心,一定看得到李光耀的。」

謝娜臉色更紅,而中年男子與兒子知道謝娜真的有「男朋友」,加上福伯回來,馬上閉上嘴,不再大膽地詢問關於讓雙方認識的事情。

「兩碗魯肉飯。」小吃店的速度很快,福伯屁股還沒有坐熱,工讀生就把魯肉飯送過來。

謝娜與福伯捧起碗,吃了一口,頓時被那股又甜又鹹又香的奇妙肉汁征服了,兩人對看一眼,福伯不禁說:「小姐,妳真有眼光,這間魯肉飯不得了,肉塊軟嫩,味道不會太鹹也不會太甜,醬汁真不知道是怎麼調出來的,而且這飯又香又Q,跟這個肉汁根本是完美的搭配,太好吃了。」

「滷味。」

工讀生這時又送了福伯挾的滷味過來,兩人吃的是大呼過癮,因為謝娜從小就被教導說吃飯要優雅,所以謝娜平時吃飯的速度很慢,可是在魯肉飯與滷味面前,謝娜把什麼吃飯要慢慢吃、優雅地吃的話全部拋在腦後,跟福伯合作,火速把魯肉飯跟滷味全部消滅。

「餛飩湯、貢丸湯。」

吃完略微油膩的魯肉飯與滷味之後,工讀生此時送上了湯品,讓謝娜可以喝湯解膩,而福伯難得見到謝娜食欲這麼好,把所有的食物吃的一乾二淨,心裡也十分開心。

兩人吃飽時已經是六點三十七分,福伯付了錢,趕緊帶著謝娜過了馬路,走進球館之中。

福伯與謝娜在六點五十分的時候抵達球館,一推開球館的門,吆喝聲與運球聲隨即傳來,謝娜與福伯兩人按照掛在天花板上的指標很快找到籃球場,看到光北與忠明都已經在球場兩邊練習,場上緊繃的感覺讓謝娜感到一絲緊張與興奮,立刻發現這與上次她在公園,看到光北與社區籃球隊的那群大叔打得友誼賽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上次在公園的友誼賽,謝娜還可以當成是光北與大叔一起歡樂地用籃球交流,可是現在卻不一樣,有規定的比賽場地,現場有鬥志高昂,想要拼盡全力贏得比賽的球員,三個身穿制服的執法裁判,每一個人感覺都很可怕很凶,還有負責錄影、鳴笛、紀錄球賽的紀錄組,現場更有一股可怕的氣氛,讓謝娜覺得這不僅僅是一場球賽,還是一場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戰爭。

謝娜興奮地找了二樓觀眾席上視野最好的地方坐下,著急地在光北隊之中找尋李光耀的身影,而她很快看到那個正在練習帶一步跳投的身影。

福伯看著謝娜臉上開心的笑容,臉上也勾起了欣慰的笑容,心想小姐自從那件事發生之後,已經好久沒有露出這麼發自內心的笑容了,鼓勵小姐接受李光耀果然是對的決定。

「苦瓜哥,怎麼辦,我們的位置被占走了。」這時,剛抵達籃球場的蕭崇瑜看著謝娜與福伯,微微皺起眉頭。

苦瓜哥說:「沒關係,我們到對面去。」

謝娜聽到對話聲,下意識地轉頭,看到蕭崇瑜身上有兩個看似沉重的大背包,心想反正旁邊也沒有其他觀眾,自己往旁邊坐根本沒差:「你們兩個要坐這裡嗎,我可以坐到旁邊。」

蕭崇瑜看了擁有天使臉孔的謝娜一眼,眼神帶著詢問意味地看向苦瓜:「苦瓜哥?」

苦瓜知道比賽快開始了,便說:「就在這吧,你趕快把東西弄好。」

「是,苦瓜哥!」

蕭崇瑜對謝娜點頭表示感謝,很快把身上的後背包小心地放在地上,拉開拉鍊,拿出腳架,熟練地把腳架調整到適合的高度,拿出錄影機小心翼翼地放在腳架上,調整錄影器的角度,確定視角可以把整個籃球場容納進去,接著拿出全片幅單眼相機,接上高速的大光圈望遠鏡頭,開始拍攝兩邊正在熱身的球員。

謝娜看到蕭崇瑜的裝備,微微吃了一驚:「叔叔,你們…好厲害。」

蕭崇瑜看了謝娜,暫時放下手中的相機,從錢包中拿出名片,笑說:「我們不厲害,只是在做應該做的事情而已。」

謝娜接過蕭崇瑜遞來的名片,看到上面的名稱,籃球時刻雜誌社,編輯助理,蕭崇瑜,下意識地說:「好厲害!」

蕭崇瑜微微搖頭,指指坐在椅子上翹腳看兩邊球員的苦瓜:「我不厲害,他才是真正厲害的人,我是他的助理,別看他感覺繃著一張臉的模樣,他可是超級資深的籃球迷,尤其對光北高中是情有獨鍾。」

苦瓜睨了蕭崇瑜一眼,嚴肅地說:「少說話,多做事。」

蕭崇瑜舉起手向苦瓜敬禮:「是,苦瓜哥!」

謝娜大眼看向苦瓜:「叔叔,你喜歡光北高中?」

苦瓜看了謝娜一眼,隨即把注意力放在球場上,輕輕哼了一聲:「嗯。」

「為什麼?」

苦瓜看向福伯,心想你這個當爸爸的,不是應該教女兒不能隨便跟來路不明的陌生人說話嗎,尤其你的女兒還長的這麼如花似玉。

不過想歸想,苦瓜依然回答:「因為光北的李明正教練。」

苦瓜的答案大出謝娜意外,謝娜驚訝地問:「叔叔你喜歡李光耀的爸爸,李明正?為什麼?」

苦瓜揚起眉頭:「妳知道李光耀?妳是光北的學生?」

蕭崇瑜在旁邊說:「我們之前有到你們學校採訪呢。」

謝娜點頭說:「我是光北的學生沒錯。」謝娜又問了一次:「叔叔你為什麼會喜歡李光耀的爸爸?」

苦瓜見謝娜打破砂鍋一定要問到底,感覺像是另一個蕭崇瑜,嘖了一聲,不耐煩地簡短說道:「因為他很厲害。」

這時,〝嗶─〞,場上傳來尖銳的哨音,裁判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球場上傳來大喊聲,嚇了謝娜一跳,不過充滿好奇心的謝娜,馬上趴在欄杆上看發生什麼事。

球場上,光北的球員圍成一個圈,右手高舉靠在一起,大喊著:

「光北!」

「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兩邊的先發球員脫下長袖衣服以及外套,露出身上代表各自學校的球衣,站上場中。

謝娜興奮地想要從光北的先發五人中找尋李光耀的身影,但是最後她卻發現李光耀坐在板凳區,滿臉失望地從欄杆前離開,坐回椅子上。

福伯察覺謝娜臉色不對,問道:「小姐,怎麼了?」

謝娜難掩失望地說:「李光耀沒有上場。」

苦瓜看了謝娜一眼,原來這個小妮子是過來看李光耀打球的。

苦瓜淡淡地解釋道:「光北隊參加比賽至今,不管是丙級聯賽或者乙級聯賽,李光耀都沒有先發上場過,而且李明正也會限制他的上場時間,基本上,妳一場比賽最多只能看到他上場十五分鐘而已。」

謝娜不解地問:「為什麼,是李光耀太弱了嗎?」

蕭崇瑜噗了一聲,笑道:「絕對不是,弱這個形容詞,絕對不是拿來形容李光耀的,尤其是他在打籃球的時候。」

謝娜更疑惑了:「那是為什麼,我不懂。」

苦瓜說:「李明正的想法很難預測,但我猜他是為了團隊的默契為考量,才會限制李光耀的上場時間跟出手次數,如果讓李光耀在乙級聯賽就展現出過人的能力,那麼球隊的成長將會被壓縮。」

聽了苦瓜的解釋,謝娜似懂非懂地點了頭:「原來如此。」

在謝娜與苦瓜在觀眾席上談話時,比賽開始了。

裁判站在中場的圓圈裡,把手上那顆橘紅色的球往上高高一拋,麥克看準時機奮力往上一跳,展現出驚人的彈跳力與手長的優勢,搶在忠明的中鋒之前把球往前拍。

麥克把球拍得很遠,包大偉最快反應過來,一個轉身往前場衝,在所有人之前追到球,直接往籃下切想要完成一次快攻,但是忠明不愧是一支以防守過關斬將的球隊,回防的速度快的嚇人,當包大偉追到球的時候腳程最快的得分後衛已經站在禁區等他。

包大偉看忠明得分後衛的體型比他稍大一些,果斷地放棄挑戰籃框的意圖,把球傳給詹傑成。

詹傑成在左側三分線外接到球,大喊:「穩下來,按照賽前講的打一波!」

詹傑成等到全部人都過了前場之後,比出戰術的手勢,把球傳給上中的楊真毅。

楊真毅順利地在罰球線接到球,不過防守他的小前鋒很快黏了上來。

楊真毅背對籃框,以左腳為軸心往右轉身,面對小前鋒,膝蓋彎曲,身體一沉,下球往右邊切,小前鋒連忙往後退,然而楊真毅一個運球之後緊急煞車,收球拔起來,帶一步急停後仰跳投出手。

不過忠明真的不愧是以防守聞名的球隊,球員的個人防守能力鍛鍊得非常紮實,小前鋒在楊真毅舉球瞄籃的瞬間,雙腿用力一跳,飛撲上去要封阻楊真毅的跳投,大前鋒與中鋒也積極在籃下卡位,要搶下跳投不進之後的籃板球。

楊真毅的跳投吸引了忠明所有人的注意,每一個人都認為他一定會出手投籃,做出一連串反應,但是楊真毅這一個光北最全面的球員,在空中找到一個比跳投更好的得分機會,把球往下壓,塞給了趁機空手切入禁區的魏逸凡。

魏逸凡接到球的瞬間,完全沒人防守,忠明的大前鋒與中鋒全都面向籃框準備搶籃板球,他們以為楊真毅這球一定會投。

在這種情況下,魏逸凡直接省去運球這個多餘的動作,踏兩步輕鬆上籃取分。

比數,2比0,光北率先得分。

「好球。」魏逸凡得分後,轉身跑向楊真毅,伸出右手:「傳得漂亮。」

「那當然。」楊真毅也伸出右手與魏逸凡擊掌,光北默契最好的雙人組,一開賽就上演精彩的搭配,替光北率先取得2分。

魏逸凡得分之後,球權轉換,忠明的中鋒拿起在地上微微彈跳的球,站出底線外,但是當他想要傳球給控球後衛時,卻被光北的全場壓迫性防守弄得一時間不知所措。

比賽剛開始就弄全場壓迫性防守,有沒有搞錯!?

中鋒看向兩名後衛,但是兩個人都被包大偉與李光耀緊緊跟著,隨著裁判數秒的手勢揮動,中鋒眼神閃爍著急之意。

但是忠明也是一支打進八強的球隊,縱使平均勝分只有1.3分,不過毫無疑問是支成熟的球隊。

見到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被守死,沒有接球的機會,小前鋒馬上跑到後場接應。

中鋒才在擔心發球五秒違例,小前鋒就跑過來,連忙利用過頭傳球將球傳給小前鋒。小前鋒接到傳球,馬上轉身把球帶過半場。

一發現全場壓迫性防守失敗,光北的球員如潮水般很快退回後場,擺出二三區域防守。

小前鋒並不擅長控球組織,等到控球後衛過半場之後,立刻把球傳給他。

「嘿!」控球後衛接到球後,大喊一聲,吸引隊友的注意力,高舉右手,比出了戰術的手勢。

見到控球後衛的手勢,忠明整隊動了起來,按照平常練習的方式跑位。

在楊信哲所蒐集到的數據與資料顯示,忠明的進攻能力並不強,不管是兩分球、三分球、罰球的命中率與出手數都是現在乙級聯賽八強中的末座,而且從影片中可以看出來,就算有空檔的投籃機會,只要出手地點是距離籃框四公尺以外的地方,忠明的命中率會大幅下降到僅僅只有兩成五。

於是李明正就針對這一點做出縮小防守圈的戰術設計,不去管忠明的跑位,就算外圍的人出現可以喝一杯咖啡在出手投籃的大空檔,也不要隨意補防,主要防守籃框周圍三公尺的地方即可。

然而,今天的忠明似乎告訴楊信哲,資料與數據雖然可以當作參考,但是球賽的勝負可不是光靠數據與資料就可以決定的。

得分後衛利用大前鋒的單擋掩護在右側三分線找到空檔,因為李明正的戰術設計,本來可以上前補防的包大偉選擇留在罰球線的位置,如果得分後衛把球塞到禁區,他可以立刻回頭包夾。

然而得分後衛並沒有把球傳出去,接到球就毫不猶豫地跳投出手,球在空中劃過彩虹般的美妙拋物線。

〝唰─〞,清脆的唰聲隨即響起,三分球進,比數2比3,忠明領先1分。

「嗯?竟然進了。」得分後衛這個三分球,讓場外的吳定華皺起眉頭。

謝雅淑拍拍手,對場內的隊友說道:「沒關係,這波進攻打回去,把領先要回來!」

麥克拿球站到底線外,發球給詹傑成。

詹傑成快步過了半場,沒有停下來,一路衝到了弧頂三分線前,也沒有把球傳出去,甚至沒有指揮隊友跑位,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地直接拔起來出手。

然而詹傑成並不是一個出色的射手,投籃的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方高高彈起。

不過詹傑成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外線跳投不穩,他會如此突然地出手,當中自然有他的考量,而這個考量就是,麥克驚人的搶籃板球能力。

今天早上練球的時候,楊信哲說忠明是一支不會得分也不太會搶籃板的球隊,贏球的方法是用堅強的防守壓制對手的分數,所以每一場比賽的平均勝分才會出現1.3分這種嚇人的數字。

身為球場上的指揮官,詹傑成自覺光北與忠明相反,是一支用強大的進攻輾壓對手的球隊。詹傑成認為,贏得這場比賽的關鍵並不是守下忠明的進攻,而是做好光北最擅長的兩件事,第一,禁區攻勢,第二,籃板球。

場上忠明最高的中鋒雖然有193公分高,可是體重也有100公斤,就身上抖動的肥肉與比賽一開始的跳球看起來,不管是活動力、彈跳力、反應力,麥克都遠遠超越忠明的中鋒,因此詹傑成對麥克有信心,他絕對可以搶下進攻籃板。

麥克沒有辜負詹傑成心中對他的期待,在眾人之中高高躍起,大手抓下籃板球,落地之後直接再跳起來,雙手把球小心翼翼地放進籃框。

麥克深怕自己這樣還投不進,放球時太過小心,手指瞬間抖了一下,讓球出現了側旋的情形,落在籃框上轉了好幾圈,讓麥克無比緊張地看著球,在心裡祈禱球趕快滾進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球真的聽到麥克心裡的祈禱,很快滾進籃框之中,讓麥克大大鬆了一口氣。

比數,4比3,正如謝雅淑所希望地,光北很快把領先要了回來。

觀眾席上,補捉到麥克搶下籃板球英姿的蕭崇瑜,放下手中的相機,對苦瓜說:「苦瓜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怎麼覺得麥克搶籃板球的能力比以前更強,而且跳得比以前更高了。」

苦瓜搖頭:「這不是你的錯覺,麥克確實一直都有在進步,就連彈跳速度都比以前更快,所以才能夠這樣看似輕鬆地抓下籃板,就彈跳速度這一點來說,連魏逸凡都已經比不上他,在籃板球這方面,麥克已經成為光北隊不可或缺的禁區大個了。」

聽著蕭崇瑜與苦瓜之間的談話,剛剛也有用自己雙眼看到麥克表現的謝娜,很難把籃球場上的麥克與平常膽小,走路彎腰駝背,不敢面對別人目光,總是躲在李光耀身後的麥克連結起來。

沒想到在籃球場上的麥克,竟然跟平時的他有這麼大的差別,那麼李光耀呢,會不會在球場上也是另一種模樣?

想著想著,謝娜深深地希望李光耀可以趕快上場。

場上,在麥克順利得分之後,光北隊繼續執行全場壓迫性防守。

在這一次全場壓迫性防守當中,控球後衛雖然接到中鋒的底線發球,不過一拿到球就面對詹傑成與包大偉的包夾,在混亂之中勉強把球交給得分後衛,得分後衛接到球就往前衝想要過半場,不過楊真毅直接從中線的位置殺過來,擋下了得分後衛,而且包大偉很快從後面過來,與楊真毅聯手包夾得分後衛。

得分後衛試著把球一口氣傳到前場的小前鋒與大前鋒手中,但是楊真毅卻擋住了他的傳球路線,加上包大偉不斷干擾他,讓他別無辦法,只能把球往後傳給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在後場罰球線的地方接到球,詹傑成的防守隨即黏了上來,而且包大偉完全不擔心體力的流失,放下得分後衛,積極地衝向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做出變向換手運球的動作,往邊線切想要擺脫詹傑成的防守,卻反而被詹傑成與包大偉聯合鎖在邊線無法突破。

得分後衛、小前鋒、大前鋒都上前想要接應,但是當控球後衛跳起來把球傳給小前鋒的瞬間,魏逸凡動了。

魏逸凡身形如同飛箭般衝了過去,大步一跳,在空中把這一球抄下來,落地後直接運球往籃下切,面對中鋒的防守,毫不畏懼地挑戰籃框。

中鋒見到魏逸凡衝上來,感受到魏逸凡驚人的氣勢,心裡出現了一絲怯意,不想在比賽一開始就背負犯規,身體往後退,讓魏逸凡完成一次簡單的上籃。

比數,6比3。

魏逸凡得分之後,很快退到中線的位置,在中場支援球隊的全場壓迫性防守。

忠明的小前鋒擔心球隊會被光北的全場壓迫性防守搞垮,移動腳步到了後場,分擔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的壓力。

中鋒底線發球給控球後衛,馬上上前幫他單擋掩護,讓他可以利用自己的掩護突破詹傑成的防守。

在這一次的全場壓迫性防守當中,忠明的控球後衛利用中鋒與小前鋒接連的單擋掩護突破光北的防守,順利把球帶到前場。

控球後衛把球推進到前場的瞬間,光北五人很快退到三分線後,擺出二三區域聯防。

一過半場,忠明控球後衛馬上指揮隊友跑位,經過幾次導傳之後,忠明發現光北的區域防守相當紮實,沒有太大的空隙,球回到控球後衛手中,在進攻時間剩不到10秒鐘的情況下,小前鋒跑到左邊底角的位置。

因為李明正制訂的防守策略的關係,最靠近小前鋒的楊真毅,並沒有上前防守,控球後衛心想剛剛也投進一顆三分球,現在進攻時間所剩不多,就再試一次吧。

念頭閃過的瞬間,控球後衛將球傳給小前鋒,小前鋒接到球,見楊真毅沒有撲過來的意圖,直接拔起來跳投。

楊真毅看到小前鋒出手的節奏與姿勢,心裡閃過一絲不妙的感覺,而這個感覺很快成真。

〝唰〞,小前鋒三分球進,不擅長外圍投射的忠明高中,在比賽一開始連續投進兩顆三分球,第一節開始一分半鐘,雙方戰成平手,比數,6比6。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