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六十九章【認輸】[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陳紹軒覺得有人在搖自己,但他比較想投入黑暗的懷抱,完全不理會搖自己的人。

只不過這股搖動的程度瞬間加大,讓陳紹軒不得不睜開眼睛,一睜開眼,頭上明亮的燈光讓陳紹軒不禁瞇起雙眼,發出抗議般的呻吟。

見到陳紹軒醒過來,李光耀大聲說:「起床了,還睡啊。」

陳紹軒想把棉被拉過頭蓋著,但是李光耀直接把棉被拉走,經過一番掙扎之後,陳紹軒坐起身來,看了窗戶一眼,發現外頭依然是一片漆黑,聲音滿是睡意地說道:「現在幾點了?」

「三點五十九分。」李光耀話一說完,放在床頭的鬧鐘響了,李光耀關掉鬧鐘:「抱歉,我更正,是四點整。」

陳紹軒腦海內的瞌睡蟲不斷施放睏意,讓陳紹軒想要繼續睡,伸手想拉回李光耀手中的棉被,無奈地問:「你四點起床幹嘛?」

李光耀把手中的棉被丟到床上去:「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練球啊!」

陳紹軒打了一個哈欠,懷疑地說:「你該不會是在整我吧,哪有人這麼早起床練球?」

李光耀看著陳紹軒的臉,不禁笑了出來:「不好意思,我幾乎每天早上都是四點起床練球。」

「怎麼,還是說你連四點起床都做不到,難怪劉晏媜…」

一說到劉晏媜,力氣湧了上來,馬上跳起來,但是雙腿一軟,差點沒站穩跌倒。

李光耀看到陳紹軒腳軟的模樣,並沒有開口嘲笑他,淡淡地說:「昨天下午都叫你不要勉強自己,結果你還是堅持要練,你現在應該覺得兩腿痠痛無力,只要一出力就會痛的想尖叫,別擔心,這是你的肌肉組織在高強度的劇烈運動之下有所破損,你的身體會吸收食物的養份來幫助破損的肌肉變得更強壯,過了一兩天之後痠痛感就會慢慢消退了。」

「你算運氣好,抽筋之後應該就要讓肌肉好好休息,不然容易造成肌肉拉傷,嚴重一點肌肉撕裂都有可能。快去洗臉刷牙,浴室還記得怎麼走吧?」

陳紹軒努力忽略雙腿痠痛無力的感覺,想要假裝自己根本不受影響,從行李中拿出洗面乳與牙刷牙膏,快步到浴室洗臉刷牙。

當陳紹軒回到李光耀房間的時候,李光耀已經換好短衣短褲,還從衣櫃中拿出棉質外套丟給他:「穿上外套,現在秋天,清晨時分會有股涼意,小心著涼。」

「你沒穿,為什麼我要穿。」陳紹軒把外套丟到李光耀的床上。

李光耀拿起外套,掛在手臂上:「因為你這個樣子絕對沒辦法跟我一起練球,所以等一下你就在旁邊看就好,等到我需要你的時候,我會跟你說。」

「好了,走了。」李光耀關上燈,開了樓梯的燈,平常他可以不開燈就走下樓,可是今天怕陳紹軒摔倒,李光耀貼心地開燈。

李光耀下樓後先開了院子的燈,與陳紹軒一前一後走出家門,來到籃球場,清晨帶著涼意的微風讓李光耀感到神清氣爽,尤其這時的空氣特別清新,李光耀特別深吸了幾口,把外套丟給陳紹軒:「穿著吧,真的會冷。」

陳紹軒哼了一聲,但是這一次沒有拒絕李光耀的好意,不過也沒有穿上外套,只是把外套披在自己肩頭而已。

李光耀看到陳紹軒的舉動,搖搖頭,苦笑:「你真是個怪人。」

李光耀跟平常一樣開始熱身,活動身體,把筋拉開,一直到身體微微沁出一層薄汗。

李光耀從旁邊的籃子中拿出兩顆籃球,站在籃球場上開始練習運球,眼睛看著陳紹軒:「你每天都花幾個小時在讀書上面?」

陳紹軒問:「什麼?」

李光耀問得更仔細:「你回家之後要讀幾個小時的書,才能做到連續三年都是全校第一名的好成績?」

陳紹軒聳聳肩,隨意地說:「沒有算,但我每天都十點半上床睡覺,所以大概是三個小時。」

李光耀驚訝地說:「什麼?只有三個小時?你是怎麼做到的,你有補習嗎?」

陳紹軒嗤笑一聲:「又不難,幹嘛要補習,上課聽老師講完我就大概都懂了,回家只要複習一下增強記憶力就可以了,只要在考試那一周多讀一下書,考第一名根本就沒有那麼難。」

李光耀張大嘴巴:「真的假的啊,我怎麼覺得比登天還難,除了英文之外,我其他科目都爛到爆炸,尤其是化學,真的是爛到無可救藥了。」

陳紹軒看到李光耀的模樣,冷哼一聲:「是你理解的方式有問題。」

李光耀喃喃自語地說:「原來世界上真的有天才這回事啊…」

李光耀加快運球節奏,開始變換運球的方式,但是眼睛始終沒有看向手中的球,而是利用指尖對球的觸感來掌握球的彈跳,目光一直注視著陳紹軒:「那你最喜歡的科目是什麼?」

陳紹軒回答:「沒有,都很無聊。」

李光耀又問:「我記得考大學的學測快到了,你有想要讀什麼科系嗎,例如說跟你爸爸一樣當醫生的醫學系,或者跟你媽媽一樣當律師的法律系?」

陳紹軒回答:「關你屁事。」

李光耀聳聳肩:「我只是問問,沒有別的意思,不過看你這個反應,你應該不想要當醫生也不想要當律師,什麼醫生或律師只是你身邊的親戚、長輩、老師、朋友給你的期望而已,對吧?」

陳紹軒不說話。

李光耀自顧自地說:「像我這種成績普普通通的學生,就不會有人在我旁邊一直囉哩叭唆,不過就算有人在我旁邊給我意見,我也不會理他們,因為我早就下定決心要成為籃球員,而且是全世界最強的籃球員。在我人生中不知道已經有多少人對我說籃球是一條很難的道路,可是其實他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有多難,也根本沒有看過我付出了多少努力,他們總是擺出擔心你,害怕你受傷失敗的好意來阻止你往夢想前進,但其實他們根本一點都不了解你,也不會關心你的想法,只是一味地用自以為是的態度告訴你應該以及不應該怎麼做而已。」

陳紹軒看著李光耀快速的運球動作,聽著李光耀的話語,心裡出現了一絲震撼。

「所以啊,對於那些人的『好意』建議,我全部都當成耳邊風,繼續努力朝著夢想邁進,我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一個人都有著專屬於他能夠做到,但是別人做不到的事情。盲目地聽別人建議,卻不肯聆聽自己內心深處聲音的人,最終只會迷失自己而已。」

李光耀對陳紹軒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我都說了這麼多了,也該輪到你說你的夢想是什麼了吧?」

陳紹軒看著李光耀臉上的笑容,眼神中的真誠,還有渾身散發出來的自信與堅定,這一刻,陳紹軒似乎能夠理解為什麼劉晏媜會喜歡李光耀,也了解當初劉晏媜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

「我喜歡李光耀,不是李光耀很會打籃球,而是因為李光耀是李光耀,閃耀著專屬於他的光芒。」

不過更讓陳紹軒印象深刻的是接下來的話語:「拿下全校第一名這虛假的外衣,你就什麼都不是。」

陳紹軒終於明白,原來李光耀吸引劉晏媜的地方在於李光耀專注地做自己,用自信與努力,堅定不移地朝自己心裡的夢想前進。

陳紹軒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反觀自己,總是生活在別人的掌聲與讚美之中,以為第一名就很了不起,殊不知自己已經被關在名為成績的象牙塔之中了。

陳紹軒看向李光耀,如果是李光耀的話,應該不會嘲笑自己的夢想吧?

「我想要…成為哲學家。」

李光耀愣了一下,露出新奇的表情:「哲學家,為什麼?你是我身邊認識的人裡面唯一說想要成為哲學家的人,好酷。」

看到李光耀的反應,陳紹軒鬆了一口氣:「因為我喜歡思考,你知道人類跟動物最大的差別在哪裡嗎?」

「在哪裡?」

「在於人類會去思考這個問題。」

李光耀眼神一亮,似乎發現新行星一般:「哇塞,有道理。」

陳紹軒手指點了點頭腦:「人類之所以能夠稱霸地球,靠的就是這小小又脆弱的大腦,透過思考,人類創造出了許多更便於生活的器具,但這些是物質上的,非物質的呢,人類發展出了宗教、文化還有思想。哲學聽起來好像很複雜,關於哲學的定義甚至也有很混雜的說法,可是對我來說,關於心靈或者思想上的一切,都可以在哲學的討論範疇之內。哲學是很廣泛的,它甚至可以很簡單,只是大多數的人在缺乏了解的情況之下,會傾向把事情想的太過複雜,所以台灣對於哲學的刻板印象是探討一些虛無縹緲的人生,但其實不是這樣,哲學深入每一個人的日常生活,例如說儒家思想,它也是一種哲學,而且是深入你我生活與生命當中的哲學。」

李光耀連連點頭,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是充滿疑惑,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又或者是似懂非懂。

「所以你想要考哲學系?」

陳紹軒大力點頭:「嗯。」

李光耀說:「那就去啊,反正你成績那麼好,考上哲學系應該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吧。」

陳紹軒眼神複雜地看了李光耀一眼,看到陳紹軒的眼神,李光耀頓時明白陳紹軒的顧慮。

「哦,我知道了,你是怕大家反對你。」

陳紹軒不說話。

李光耀結束運球練習,把其中一顆籃球拿去放,對陳紹軒說:「我現在要練習投籃,你幫我撿球。」

陳紹軒默默站起身來,把外套放到旁邊,踏上籃球場,站在籃底下準備幫李光耀撿球。

李光耀站在弧頂三分線,拿球往上比,做一個投籃假動作,肩膀晃動,右腳向右踩,做出試探步,下球往左切,一個運球之後拔起來跳投,球劃過美妙的拋物線,〝唰〞。

陳紹軒看著李光耀行雲流水的動作,心裡不禁浮現出一個疑問,李光耀到底是努力了多久,才能夠有這種近乎藝術般的美妙投籃動作。

陳紹軒把球撿起,傳給走回弧頂的李光耀。

李光耀再次做了往左的帶一步跳投,唰。

「雖然你是全校第一名,可是有一個科目你絕對比不上我,那就是英文。」李光耀篤定地說。

「我全民英檢通過中高級,多益考了950分。」一說到成績,陳紹軒有自己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的自信。

李光耀笑笑:「我可以保證我的聽、說、讀、寫都比你強,因為我小時候有在美國生活過,在全英文環境中成長,跟在台灣用中文的思考邏輯去學習英文是兩回事,而且我平常也有在念英文,所以我自認為我的英文程度是很高的,但是我說這些,並不是想跟你比較誰的英文比較好。」

李光耀接住陳紹軒傳來的球,又做了一次帶一步跳投,〝唰〞。

「除了英文之外,我會說一些德文,而且我也請我媽幫我買了一些德文的自學書籍,想要把德文提升到能夠達到日常會話的程度,除此之外,在高二的時候我更打算學西班牙文,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陳紹軒撿球,傳給李光耀:「為什麼?」

李光耀接球,投球,〝唰〞。

「因為籃球。除了美國之外,我小時候也在德國待過,所以還記得一些德文,只要花一年的時間認真自學的話,我相信很快就可以達到自己心中的標準,而西班牙文又是除了英文之外全世界流通最廣泛的語言,現在歐洲那邊的籃球也發展得很不錯,如果接下來我沒辦法順利到美國打球的話,我擁有的英文、德文、西班牙文能力,我相信足夠支持我闖蕩歐洲。」

陳紹軒看著李光耀眼神裡發著光,再一次被李光耀給震撼到,原來李光耀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只是一個喜歡打球,把籃球當作夢想的人而已,對於夢想,除了努力練球之外,他還努力提升語言上的能力,對未來做準備。

在李光耀面前,陳紹軒莫名地感到了一絲自卑。

李光耀問:「你有聽過一個叫做五月天的樂團嗎?」

「廢話,當然有。」

「他們有一首歌叫做倔強,裡面有幾句歌詞我很喜歡:『逆風的方向,更適合飛翔,我不怕千萬人阻擋,只怕自己投降。』,對於職業籃球員這個夢想,別看我這樣,其實我也有擔心害怕的時候,可是除了籃球之外,我對其他東西都沒有太大的興趣,讓我提不起勁去學習,不過如果今天成為籃球員要學會化學的話,我會是全校化學最好的人,這就是夢想帶給我的力量。」

「我相信如果成為哲學家是你的夢想的話,那這個夢想一定可以帶給你很大的力量,可以讓你排除萬難,而且如果現階段你只是想要讀哲學系的話,那麼我相信以你的成績,絕對可以順利錄取台灣任何一間大學的哲學系,是吧?」

陳紹軒沒有說話。

「如果你是害怕當你說出你想要讀哲學系,身邊的老師、朋友、親戚會反對,會不斷勸你醫學系、法律系對你未來才是最好的選擇,你將沒辦法得到他們的認同與支持,全世界好像都站在你面前來阻擋你,卻沒有人站在你身邊支持你。」

李光耀走到陳紹軒面前,彎腰撿起球,對陳紹軒露出一個笑容:「記得,你永遠都不可能討好每一個人,而且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是真心地為你好,你需要得到認同與支持的,是那一些真心關心你,真心想要為你好的人,例如說,你的爸媽。」

李光耀輕輕拍了陳紹軒的胸口:「你爸媽是很明理的人,我相信他們會支持你的夢想。」

陳紹軒一語不發,轉身離開籃球場。

李光耀看陳紹軒離開,也沒有多說什麼,繼續練習帶一步跳投。

陳紹軒回到李光耀的房間,沒有開燈,坐在林美玉為他擺好的床墊上,頭埋在雙手之間,任由黑夜籠罩他的世界,因為只有在這樣子的黑暗下,他才能夠將深埋在內心已久的懦弱釋放出來。

陳紹軒無聲流淚,為在這天以前總是為別人而活的人生哭泣著,但是陳紹軒發誓,從今天以後他要主宰自己的人生,他要做自己人生的主人,他要為自己而活。

——我是分隔線——

陳紹軒再次感覺到世界在搖動,不過這一次他很快就醒過來。

「起床啦,我媽已經做好早餐,吃完早餐我爸會載你上課。」

陳紹軒打量李光耀身上的裝扮,露出疑惑的目光:「你呢?」

結束今天早上的自我訓練,已經把一身臭汗沖掉的李光耀,拿起後背包,察覺陳紹軒眼裡的疑惑,解釋道:「我每天都跑步上學。」

陳紹軒驚呼一聲:「每天!?」

「是啊,要維持住體能,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每天都鍛鍊,就跟你每天都讀三個小時的書,才能每個學期都考第一名的道理是一樣的。」

「好了,我先走了。」李光耀把後背包揹上,準備離開時,陳紹軒卻叫住李光耀:「等一下。」

李光耀轉頭:「幹嘛?」

陳紹軒咬牙,握緊拳頭,但是看著李光耀的臉龐,雙拳緩緩鬆開:「這一次,就算是我輸了。」

雖然李光耀不確定陳紹軒指的是什麼事情,不過李光耀還是給了陳紹軒一抹自信的笑容:「廢話,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比我早出生的人,根本沒人贏得過我。」

李光耀話一說完,離開房間。

聽著李光耀下樓的腳步聲,陳紹軒在房間裡輕輕地說:「你這個混蛋,我可是人生第一次對別人認輸。」

——我是分隔線——

在李光耀離開之後,陳紹軒很快穿上制服,整理好頭髮,拿著行李走下樓,發現李明正與林美玉已經在餐桌上吃飯。

林美玉見到陳紹軒下樓,熱情地招呼:「陳同學,來,過來吃早餐了。」

陳紹軒看著眼前明顯是林美玉親自下廚煮的早餐,雖然只是簡單的什錦粥,但是陳紹軒想起自己的爸媽總是忙於公事,從未在家煮過早餐,都只是在附近的早餐店買好了事,看到眼前這個景像,讓陳紹軒不禁羨慕起李光耀。

「好,謝謝。」陳紹軒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林美玉說:「多吃一點,不用客氣,要吃多少自己來。」

「好,謝謝阿姨。」陳紹軒拿起桌上的空碗,替自己盛了滿滿一碗什錦粥,吃了一口,雙眼瞪大,不敢置信地說:「這絕對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什錦粥。」

林美玉笑開如花:「好吃就多吃一點,不用客氣。」

陳紹軒已經不知道多久沒吃過熱騰騰的早餐,加上林美玉的手藝實在太精湛,讓陳紹軒一連吃了三碗才放下手中的碗跟筷子。

「我吃飽了,謝謝!」

李明正吃完六碗粥之後,放下手中的筷子跟碗:「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林美玉說:「碗放著,我來收就好,你們路上小心。」

李明正拿起林美玉的手,輕輕在手背上吻了一下:「好,老婆,妳今天的早餐還是跟以前一樣好吃,謝謝妳。」

林美玉羞紅了臉:「有人在看,你別這樣。」

李明正哈哈大笑,對陳紹軒說:「走吧,出發。」

李明正與陳紹軒一起走出家門,坐上車。

路途上,李明正顯得心情不錯,聽著電台播放的歌曲,偶爾也會跟著節奏哼個一兩段,而陳紹軒卻顯得很安靜,一直到陳紹軒克服心裡的緊張,看向李明正。

「叔叔,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好啊,你請問。」

陳紹軒開門見山地問:「你會支持李光耀打籃球,是因為你本身是籃球教練的關係嗎?」

李明正搖頭:「不是啊,這跟我的職業沒有關係。」

陳紹軒又問:「要當職業籃球員是一件很難的事,更何況李光耀又不只是想要在台灣打籃球而已,他還想要跑到歐洲跟美國去,我覺得這根本是接近不可能的事,為什麼叔叔你會支持他?」

李明正笑了幾聲:「因為他是我兒子。」

聽到這個答案,陳紹軒愣了一下。

李明正繼續解釋:「我自己以前也是個夢想要到美國打球的人,可是在一次嚴重的受傷之後,夢想破碎了,之後的路也走得跌跌撞撞,所以我當然知道這是一個很困難而且也很危險的夢想,可是如果你問我後不後悔當初做了籃球這個夢想,我會跟你說,不會。」

「很多時候,過程比結果還重要,我是失敗了沒錯,可是我在失敗時學到的東西比起生活平穩時要多很多,失敗讓我更懂得面對挫折,讓我更知道要感恩惜福,讓我知道要隨時隨地都要保持學習的熱誠,失敗造就了現在的我,所以我很感謝失敗。」

「當光耀對我說他想要當職業籃球員的時候,我就已經看到他的未來是充滿挫折與痛苦的,可是從挫折中學習,從痛苦中成長,是讓男孩蛻變成獨立負責男人的最快途徑,尤其他對籃球有很大的熱情,所以我相信不管面對什麼樣的挫折與困難,他都可以利用心裡面的熱情去勇敢克服,面對眼前的挑戰。」

「我希望他往自己的熱情與目標走,否則當一個人沒有目標與熱情,那麼他不管做什麼事,只要遇到一點小小的挫折,一定會馬上放棄,我不希望他成為這種人,這樣他一輩子都沒辦法長大。」

李明正摸摸下巴:「哈哈,真是抱歉,一不小心就好像是在說教了。」

陳紹軒搖搖頭:「不,謝謝叔叔。」

李明正看著陳紹軒眼神散發出堅定,露出會意的微笑,輕輕說:「不客氣。」


這兩章的內容,講述的是夢想。

我自己很喜歡這兩章,因為我是一個追夢的人。

作家這個夢想,很難,家裡的親戚想當然爾,反對的比支持的多,我父親也說把文字當一種興趣就好,要靠文字賺錢養活自己,太難。

事實上,真的很難,我寫到現在,也還未從文字這一塊賺到任何一毛錢。

我也了解大環境很糟,現代人願意花錢買書的也越來越少,因為網路太方便。

可是我仍想要用力、努力、不計後果地去追夢,因為我這是我自己的人生,我想為自己而活。

文字這條路,勢必會有很多的挫折、失敗等著我,不過我不怕,因為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我有勇氣面對。

打出這些話,不是為了跟你們說我很厲害,追求夢想什麼的,不是。

我是想要藉由我自己的例子,告訴大家,去勇敢追夢吧,自私地為自己活一次,別在人生的最後關頭才後悔自己為什麼當初沒有追求夢想。

我是台南人,現在住在板橋,是一個工讀生,每個月只賺一萬多塊,可是照樣活了下來。

過得很苦,但是活得好好的,我可以,現在在電腦、手機前面的你,一定也可以。

加油!

〝你必須先相信自己,別人才會相信你!〞
〝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是成功的人,都一定很努力!〞

共勉之。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