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六十八章【抽筋】[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光耀與陳紹軒坐著葉育誠的車子抵達光北高中,而陳爸陳媽也開車跟在後面,心繫兒子的他們,非常擔心長期坐在書桌上讀書的陳紹軒會承受不了籃球隊的艱苦訓練,加上陳紹軒這三天用餐的情況非常不正常,如果突然劇烈運動,陳紹軒可能會因此而出現一些讓人擔憂的現象,而陳爸是醫師,若是兒子在練習途中發生什麼意外,他可以馬上上去處理。

到達光北高中,時間已經是九點鐘,葉育誠一停好車,李光耀迫不及待地下了車直奔籃球場,陳紹軒拿著自己的行李,緊緊跟在李光耀身後。

不過李光耀在到達籃球場之後,臉上卻露出了無比失望的表情,因為他的隊友們全部都坐在地上休息喝水,顯然已經結束第一階段的練習。

李光耀嘆了一口氣,顯得相當無奈,對陳紹軒說:「現在籃球隊正在休息,不過練習還沒有結束,你先跟著我一起熱身,讓身體熱開,準備好等一下的訓練。」

「好。」陳紹軒把行李隨手丟到旁邊,跟著李光耀開始拉筋熱身。

李明正看到李光耀身旁的陳紹軒,眉頭一揚,覺得有點奇怪,尤其李光耀還帶著陳紹軒一起熱身,彷彿陳紹軒也要投入練習似的。

正當李明正想要開口詢問李光耀帶回來的朋友是誰時,葉育誠帶了陳爸與陳媽來到李明正身邊。

「明正,現在跟著光耀一起熱身的是陳紹軒,他們兩位是紹軒的父母,這位陳太太是學長公司裡的顧問律師。」

李明正點頭,但是臉上的疑惑並沒有減少,分別對陳爸與陳媽伸出手:「你們好,我是籃球隊的執行助理教練,也是李光耀的父親。」

陳爸與陳媽與李明正握手,陳爸擔心地說:「李教練,我的兒子就麻煩你照看一下了。」

陳媽說:「我的兒子很喜歡閱讀,從小就常坐在椅子上讀書,很少接觸運動,所以體力並不好,待會請李教練一定要注意紹軒。」

李明正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而葉育誠看到李明正滿臉困惑,連忙湊到李明正耳旁,簡單跟他說了事情的經過。

李明正哦了一聲,看了跟著李光耀熱身,身高目測175公分左右,身材偏瘦的陳紹軒一眼,隨即對陳爸與陳媽說:「原來他們還有達成這樣的協議,陳先生你是醫生是吧。」見到陳爸點頭,李明正繼續說:「因為我們明天有比賽,而且我們是一支很有機會打到冠軍賽的球隊,我也正為冠軍賽做準備,所以目前球隊的練習量是很龐大的,以你兒子的情況絕對撐不過去,站在教練的立場,我必須為這一支球隊跟球員負責,所以我不可能為了你兒子一個人而降低訓練量,不過我能夠做到的是,如果你兒子發生任何狀況,或是你覺得你兒子撐不下去的時候,我可以隨時喊停,這是我的底線,這樣你們可以接受嗎?」

聽到李明正這麼說,陳爸爸露出擔憂與猶豫的神情,不過他心裡知道陳紹軒是一個很固執的人,現在陳紹軒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跟在李光耀身邊,那麼不管怎麼勸也絕對勸不聽,心裡經過幾番掙扎,無奈地點頭:「好,我明白,萬事麻煩李教練了。」

李明正拍拍陳爸爸的肩頭:「放心吧,我相信我兒子會幫他走出來的。」

話說完,李明正看了手錶一眼,用力拍手,大聲喊:「集合!」

球員們很快站起身來,跑到李明正面前,陳紹軒跟著李光耀腳步,站在眾人之中,馬上引來其他人的側目。

李明正眼神掃向陳紹軒,招手:「紹軒,過來。」

陳紹軒愣了一下,李光耀見陳紹軒沒有反應,推了他一把:「去啊,教練找你,你愣著幹嘛,發呆啊?」

陳紹軒瞪了李光耀一眼,走到李明正身邊。

李明正左手放在陳紹軒肩膀上:「這位是陳紹軒同學,這兩天會一起參加球隊的訓練,大家就把他當成臨時的隊友就好了。」李明正簡單介紹完陳紹軒之後,就讓陳紹軒入列,對大家說:「剛剛兩個小時的訓練只是開胃菜,待會的兩個小時更是地獄式的特訓,我接下來會對你們非常狠,因為我們將來面對的對手會越來越強,而且我已經把目標放在乙級冠軍賽與甲級聯賽,如果照以前的方法練習,你們站上場上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被痛宰,我現在在這裡虐待你們,是為了不讓你們在場上被別人虐待,等一下依然是防守腳步的訓練,你們給我繃緊神經!」

「是,教練!」

李明正說完話之後,叫所有的球員站到邊線:「等一下聽我的指令,用防守的螃蟹步折返跑,一分鐘要來回十趟,手一定要摸到線才能夠往回跑,如果沒辦法在一分鐘內跑完十趟,再加五趟,準備,開始!」

陳紹軒一開始抱著別人做什麼自己就做什麼的心態,心想練球而已,又有什麼難的?但是當李明正一喊開始,所有人蹲下腳步馬上往另外一邊的邊線用「螃蟹步」衝過去時,陳紹軒赫然發現自己竟然馬上就被其他人遠遠拋在腦後。

這讓陳紹軒感到不甘心,尤其輸給其他人可以,他唯獨不想輸的李光耀卻又是最快的人,這激起陳紹軒心裡的好勝心,拼了命地想要追上李光耀。

不過李光耀吃完早餐,又一心想把之前兩個小時的練習補起來,所以訓練一開始就馬力全開,率先完成了螃蟹步折返跑,而且完成十趟之後並沒有停下來,依然繼續螃蟹步練習。

「陳紹軒,腳步快一點!我都已經完成十五趟了,你完成一趟了沒?」李光耀不斷超越陳紹軒,看到自己的隊友已經全部完成折返跑,全部都在等陳紹軒一個人,李光耀不禁開始催促。

陳紹軒發現自己殿後,努力地跑完這十趟螃蟹步折返跑,而光是這十趟,就讓陳紹軒累的大口大口喘氣。

「休息三十秒!」李明正在一旁大喊。

僅僅一次十趟的螃蟹步折返跑,瞬間顛覆了陳紹軒對籃球隊訓練的想像,本以為籃球隊的練習根本沒有什麼的陳紹軒,雙手撐著膝蓋,感受到雙腿傳來的痠痛感,接著又聽到李明正的大喊聲:「準備,開始!」

這是陳紹軒人生第一次了解到,原來三十秒鐘是這麼短的時間。

所有人就是沖天炮一樣往前衝,陳紹軒再次被眾人拋在腦後,速度很明顯比別人慢了不只一點,體能上的差距完全顯現出來。

當球隊中體能最差的王忠軍完成十趟時,陳紹軒才在為第八趟努力,而李光耀已經在跑第十二趟。

當陳紹軒完成十趟時,李光耀已經完成了十五趟,陳紹軒知道李光耀平常就有在練球,所以體力一定比自己好,但陳紹軒沒有想到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體能差距竟然會巨大到令人不敢相信的程度。

陳紹軒喘著大氣,雙手撐在大腿上,他可以聽到心臟就像是大鼓一樣在胸口裡面咚、咚、咚響著,也可以看到綠豆大小的汗珠滴到地上,變成一個又一個十元硬幣大小的小圓圈,大腿不斷顫抖,痠痛的感覺始終消散不去。

這時,李明正再次大喊:「開始!」

所有人又朝另一邊的邊線衝了過去,陳紹軒拖著腳步想要跟上大家,但是三天以來不曾吃過一粒飯,人生除了體育課的測驗之外幾乎不曾認真運動過的他,在第三次折返跑的時候,肚子一陣翻滾,一股噁心的感覺湧上。

陳紹軒摀著嘴,連忙跑到跑道旁邊的樹木下吐了起來,一口氣把今天早上吃的三明治跟玉米蛋餅全部吐光。

陳爸與陳媽很快跑了過來:「兒子,你還好吧?」「兒子,來,喝點水!」

陳紹軒把父親遞過來的水推開,抹去嘴角的胃酸,想要走回場上,而本來不想管陳紹軒的李光耀,在李明正的眼神與抬下巴示意之下,無可奈何地朝他走了過去。

李光耀說:「你先休息吧。」

陳紹軒倔強地說:「我不要。」

李光耀無情地說:「你在拖累大家,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可以浪費。」

陳紹軒把李光耀推開,重新站回場上:「我不會拖累你們。」

李光耀聳聳肩,心想陳紹軒真是個不服輸的人,不過如果體能有不服輸一半的程度就好了。

李明正等到陳紹軒在邊線外站好之後,才繼續大喊:「開始!」

在螃蟹步折返跑這個項目,李明正足足要求球隊做了十次的練習,總共跑了一百趟,而且每一次只休息三十秒鐘,不過儘管李明正的要求很高,光北高中卻沒有任何人落後,在這十次折返跑當中每一個人都做到在一分鐘內折返十趟的標準,當然,陳紹軒每一次都花了超過一分鐘的時間才跑完十趟,但是他畢竟不是光北籃球隊的球員,所以李明正並沒有叫他要另外再多跑達不到標準的五趟。

陳紹軒在第十次的折返跑時,感受到全部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他覺得那些目光是嘲笑、嘲諷的,心裡面覺得屈辱,覺得不甘心,可是偏偏自己的雙腳卻抖的不像話,速度慢的像一隻蝸牛。

陳紹軒完成折返跑之後,無力地坐在地上,以為可以休息了,但是李明正卻說:「等一下練習轉換攻守時的防守練習,所有人站到底線去,聽到哨音之後就往前衝,哨音響就往回跑,了解嗎?」

光北球員大喊:「了解!」

眾人馬上往底線移動,陳紹軒心裡的不服輸把他支撐起來,跟著大家一起走到底線,走了一個位置站好。

李明正看到球員們已經準備好,把哨子含在嘴中,吹出了尖銳的哨音,〝嗶!〞。

光北的球員奮力地往前跑,李光耀就像是飛箭一樣一馬當先的跑在最前頭,看到李光耀跑過中線,李明正又吹了哨子,每個人就像撞到牆壁一樣馬上轉身往回跑,下一秒李明正又吹哨,球員們又一個轉身往前跑,連續幾次這樣來回,比起剛剛的螃蟹步折返跑更累人。

李明正跟其他球員的步調實在太快,陳紹軒根本跟不上,而且肌耐力不夠的雙腳完全承受不住這種訓練,在某一次哨音響起,陳紹軒想要轉頭往前場跑時,右腳勾到左腳,整個人跌倒在地,膝蓋跟手肘都傳來火辣辣的痛,但是更讓陳紹軒受不了的是,自己的沒用。

屈辱的感覺再一次充斥在陳紹軒心中,而且李光耀的大吼聲馬上傳來:「你是要休息多久,每個人都在努力練習,你在幹嘛啊!?」

陳紹軒緊咬牙根,雙手撐起身體,顫抖地站起身來,繼續往前跑,這個世界上,他輸給誰都可以,就是不想輸給李光耀,就算籃球場是李光耀熟悉的地方,陳紹軒也不想被李光耀嘲笑。

然而,陳紹軒很快知道李光耀並不是針對自己。

「王忠軍,你這樣慢吞吞的,等到比賽的時候對手已經準備投球,你還在前場來不及回防!」

「高偉柏,你前幾場表現不錯,怎麼練習的時候差這麼多?」

「魏逸凡,怎麼了,累了啊?要不要到旁邊乘涼休息一下?」

「謝雅淑,需不需要氧氣筒?」

陳紹軒看著李光耀不斷以近乎羞辱的言語對隊友大吼,而被李光耀用言語攻擊的隊友總會從身上擠出體力,拼命地想要超越李光耀,利用表現讓李光耀閉嘴,這時陳紹軒忽然覺得,籃球場似乎是一個跟自己原先想像的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讓球員來回不斷跑了三分鐘之後,李明正大喊:「休息一分鐘!」

陳紹軒雙腿無力,累到直接蹲坐在球場上,喘著大氣,可是在他這麼做的同時,其他的球員卻是往底線走去。

李光耀說:「大少爺,你要休息多久,到底線去了。」

「什…什麼?」陳紹軒大口喘氣到連話都沒辦法連貫地說出來。

「要休息到底線去休息,休息完了就可以直接開始訓練,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樣累就倒下來休息,等一下教練喊練習開始,還要花幾秒鐘的時間走到底線,每一個人浪費幾秒鐘,累積起來這支球隊就浪費了幾分鐘,如果這幾分鐘的時間加起來,一個月累積起來就會落後別的球隊好幾個小時的時間,這幾個小時的時間最後變成什麼你知道嗎?」

李光耀蹲了下來,看著臉色蒼白的陳紹軒:「就會變成實力強弱的差距,實力的差距會變成什麼你知道嗎,就是比賽勝負的關鍵。」

「你想要成為一個弱者我管不著,但是我們想要變強,你想要休息就到旁邊去,籃球場上容許不了懦弱。」說完,李光耀站起身來,走到底線去準備下一輪的轉換攻守練習。

聽了李光耀的話之後,陳紹軒咬緊牙根,雙手撐起身體,腳步踉蹌地走到底線去。

李明正看了手錶,休息時間一分鐘已經到了,拿起哨子吹出尖銳又響亮的哨音:「開始!」

光北隊員奮力往前跑,陳紹軒也想要跟上別人,但是就在他右腳奮力踏出的瞬間,大腿與小腿的肌肉劇烈抽筋,痛的陳紹軒齜牙裂嘴。

見到陳紹軒痛苦的倒在地上,李明正馬上喊停。

「紹軒!」聽到陳紹軒痛苦的慘叫聲,陳爸陳媽擔憂地跑了過來,但是李光耀比他們更快跑到陳紹軒的身旁。

李光耀發現陳紹軒只是腳抽筋,鬆了一口氣,左手把陳紹軒的膝蓋壓穩,右手緊緊抓著腳尖,把腳尖往脛骨的方向壓下去,拉開小腿的筋。

李光耀看著陳紹軒痛苦的表情,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我說過了,這裡是地獄。」

陳爸與陳媽慌忙來到陳紹軒身邊,李光耀對他們說:「不用擔心,只是抽筋而已,把筋拉開就好。」

李光耀處理好小腿的抽筋問題之後,叫陳紹軒面朝地板趴下去,抓起右腳,把腳根往後側大腿壓下去,很快拉開抽筋的大腿肌肉。

幫陳紹軒解決抽筋之後,李光耀說:「去旁邊休息吧,抽筋之後如果繼續勉強練球,可能會造成你肌肉組織的永久性傷害。」

「紹軒,來,媽扶你。」

陳紹軒推開媽媽的手,自己站了起來,一拐一拐地走到跑道旁邊的樹蔭底下。

陳媽媽想要趕快過去安慰陳紹軒,但陳爸卻抓住陳媽的手:「讓那個孩子自己靜一靜。」

坐在樹蔭底下的陳紹軒,低垂著頭,滾燙的淚水從眼眶中流下,自己的身體竟然連一個小時的訓練都撐不下去,自己竟然成為拖累別人的角色,自己竟然需要李光耀的幫忙!

自尊心非常高的陳紹軒,想起剛剛自己在籃球場上的表現,不禁流下了男兒淚。

陳紹軒不由得想起在遇到李光耀之前,這個世界好像是屬於他的,連續三年,整整六個學期都是第一名,而且不是班排名第一名,是全校第一名,不管是老師、同學、親戚、朋友都認為台大醫學系或者政大法律系,對他來說都只是手到擒來,探囊取物爾爾。

意氣風發,神采熠熠,每一個人都用崇拜的眼光看著他,而且還有劉晏媜這樣一個美女主動追求,整個人生跟世界都是顯得如此美好。

可是在李光耀出現之後,世界風雲變色,劉晏媜拋下自己,投入了李光耀的懷抱,身邊越來越多聲音說得是籃球隊有一個學弟身材超好,長得好帥,而且又會打球,自己受到的注目越來越少,而現在竟然還在籃球場上自取其辱,陳紹軒,你是智障嗎!?

陳紹軒肩膀顫動,低聲啜泣著,這時的他感到極端的無助,眼前一片黑暗,自己的人生到目前為止,全部被一個名為李光耀的人給摧毀了。

樹蔭底下的陳紹軒,在短短不到一個小時的練習中用盡體力,又把早餐全部吐光,現在把力氣花在哭泣上,渾身軟綿綿的沒有一絲氣力,意識漸漸矇矓,尖銳的哨音與球員的呼喊聲飄得越來越遠。

陳紹軒靠著樹幹,眼角殘留著淚水,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陳紹軒發覺臉上傳來冰涼的感覺,嚇了一跳,馬上驚醒過來。

李光耀把水塞到陳紹軒手中:「水,給你喝。」

李光耀赤裸著上半身,渾身流著大汗,在陳紹軒身旁坐了下來,大口大口喝了一口水:「怎麼樣,地獄的感覺很不好受吧。」

陳紹軒沒有說話,默默扭開瓶蓋喝水。

「剛剛大家在訂便當,他們本來要問你想吃什麼,但是我猜這個世界上應該不會有人不喜歡吃雞腿便當,所以我就自作主張幫你訂了雞腿便當,你應該沒有對雞肉過敏吧?」

陳紹軒嗤笑一聲:「誰會對雞肉過敏。」

李光耀臉上出現笑容:「唉唷,還有力氣說話,很好。」

李光耀伸展身體:「我剛剛在場上對你很凶,並不是我對你這個人有什麼意見,我的隊友已經習慣我這麼做,他們是一群不服輸的人,所以只要我故意激怒他們,他們就算真的沒力了也會想辦法擠出力氣,這是我們的相處模式,我是把你當成自己人才這麼做的,不過畢竟你不是籃球隊的人,他們可以理解我的做法,但你不一定可以,所以我覺得我必須解釋剛剛的行為。」

陳紹軒默默地喝水,沒有理會李光耀。

「我們下午要練習進攻,而且訓練的份量一定會非常可怕,你剛剛抽筋的很嚴重,下午的練習就先休息一下吧。

這時,楊信哲嘹亮的聲音傳來:「便當來了!」

李光耀拍拍陳紹軒的肩膀,露出微笑:「走啦,吃飯了,我都快餓死了,你這個三天沒吃飯又把早餐都吐光的傢伙還不餓啊?」

陳紹軒依然沒有說話,手靠在樹幹上把自己撐起來,排隊拿了便當,跟著其他球員一起坐在樹蔭底下吃飯。

趁著球員吃便當的空檔,李明正大聲說:「大家注意聽到我這裡,明天晚上我們比賽的對手是忠明高中,忠明高中今年在乙級聯賽的平均勝分是1.3分,是一支防守重於進攻的球隊,實力比起我們前兩場比賽遇到的立德跟松苑都有一定的落差,但是大家不能因為這樣就輕視對手,還是要拿出獅子搏兔全力以赴的心態去面對這場比賽。」

「是!」

「明天的比賽採用全場壓迫性防守,忠明很會防守,那我們就讓他們整場比賽都防守到底,明天我要看到的是具有侵略性的全場壓迫性防守,不要怕賠上犯規,積極一點,讓他們連半場都過不了!」

—-
「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但是成功的人都很努力。」

這是我時常拿來勉勵自己的話,想藉這個機會分享給大家。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