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星期日,凌晨三點五十分。

李光耀睜開雙眼,像個蝦子一樣彈起身來,翻開棉被,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左手把棉被翻開,拿起放在床頭的鬧鐘,看了塗了螢光劑的指針位置,又打了一個哈欠,關掉設置在五點的鬧鈴。

今天早上要到光北高中練球,不過李明正規定的集合時間是比平常還要晚一個小時的早上七點鐘,看到鬧鐘的時間,李光耀本來想讓自己多睡一會,但或許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使李光耀太過亢奮,讓他的精神處於一種非常活躍的狀態,眼睛一張開之後就沒有任何睡意。

李光耀昨天早上與下午都在公園的籃球場中度過,晚上在外面吃完晚餐之後回到家,本來想要讓自己休息一下,或者是到家裡那小小的健身房裡面稍微鍛鍊核心肌群,不過麥克卻突然來訪,於是李光耀晚上又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跟麥克一起練球。

身體在昨天超過八個小時的練習之下,李光耀本來以為自己今天會有一絲疲憊的感覺,可是令他意外的是,身體完全沒有任何痠痛或痠軟的感覺,而且只要一想到昨天與謝娜的相遇,一股甜滋滋的感覺瞬間讓他充滿了精力,暖流在身體各處流淌著,尤其謝娜答應他會來看比賽,更讓李光耀光是想起嘴角就會不自覺地揚起一抹甜甜的笑容。

李光耀很快到浴室洗臉刷牙,捧了冷水在臉上來回搓洗,回到房間換上了短袖短褲,走下樓,推開落地窗,走到籃球場中,開始熱身。

在熱身的時候,李光耀同時也想好了今天早上自我練習的菜單,與平常不一樣的是,今天菜單的內容全部都是跳投練習,包含籃底下兩邊的投籃、左右兩邊四十五度角的擦板跳投,罰球線與罰球線兩邊的跳投,完全沒有跑動式的訓練。

星期五比賽結束,李明正在回程的小巴士上就有說今天的練習會很辛苦,早上跟下午都有非常艱苦的訓練,所以李光耀不打算在早上把自己搞的太累,只要維持手指對球的感覺,還有跳投時身體的協調性就好。

李光耀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在七個地方至少投進五十顆球,出手時順暢的感覺讓李光耀很是滿意,回到家中很快把東西整理好,吃了一條巧克力補充熱量,又多塞兩條到後背包裡。

李光耀六點十分踏出家門,花了四十五分鐘的時間跑到光北高中,一踏入校門口,李光耀慢下腳步,一邊調節呼吸,一邊走向球場,看到球場裡面已經有著許多練球的身影,李光耀在心中默默點了名,發現自己竟然是球隊中最後一個抵達球場的人。

李光耀加快腳步,想要加入隊友的行列之中,不過他才剛走進球場,把後背包放下,準備拿出籃球時,李明正、吳定華、楊信哲就並肩走了過來。

李明正用力拍手,大聲呼喝:「集合!」

李光耀只能把後背包的拉鍊拉好,馬上跑到李明正面前集合,不過正當李明正掃視眾球員一眼,準備說話的時候,校長葉育誠神情嚴肅地大步走了過來。

葉育誠的到來讓大家感到意外,而且三位教練臉上也帶著意外的表情,顯然也不知道葉育誠今天會出現在球場。

葉育誠臉色沉重,對李明正招手:「明正,請你過來一下。」

李明正見到葉育誠的臉色,直覺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叫李光耀出來帶熱身操之後,很快走到葉育誠身邊。

兩人交頭接耳,小聲交談了一會,李明正就對李光耀招手:「光耀。」

李光耀微微皺起眉頭,雖然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不過隱隱約約覺得事情應該與自己有關,很快走到李明正與葉育誠面前。

李光耀走後,謝雅淑很快取代李光耀的位置,站到眾人面前,展現出宏亮的聲音:「七早八早的,聲音大一點,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對,大聲一點!」

李明正說:「你等一下先跟校長離開,校長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你的幫忙。」

李光耀啊了一聲:「那練球怎麼辦?」

李明正笑說:「你昨天練的還不夠啊?」

葉育誠則嚴肅地說:「光耀,這件事很重要,而且只有你能夠處理,所以必須麻煩你來幫忙。」

看著葉育誠嚴肅的臉色,李光耀雖然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卻也知道葉育誠是絕對不會在這種時候開玩笑的人,儘管心裡很想要練球,卻也不得不點頭:「好吧。」

葉育誠滿意地說:「好,你跟我走,順利的話你很快就可以回來了。」

—–我是分隔線—–

李光耀坐在副駕駛座上,不禁問:「校長,可以先讓我知道發生什麼事嗎?至少讓我有點心理準備。」

握著方向盤的葉育誠,表情依然嚴肅,說:「陳紹軒的事。」

李光耀臉上顯現疑惑:「陳紹軒,誰啊?」

葉育誠露出驚訝的表情,說道:「你不知道陳紹軒是誰?」

李光耀搖頭:「不知道。」李光耀補充:「好像有聽過,但不知道是誰。」

「他是全光北高中成績最好的學生,連續三年都拿全校第一名。」

李光耀哦了一聲:「這我就知道了,原來他叫陳紹軒啊,他怎樣了嗎?」

葉育誠嘆了一口氣:「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詳細的情形我也不是很清楚。本來我是不想帶你過去,可是他的爸媽不知該如何是好,所以跟家長會長,就是楊真毅的爸爸聯絡,請他幫忙。」

葉育誠解釋:「陳紹軒的媽媽是律師,而且是家長會長公司的顧問律師,他們通過電話之後,會長在昨天晚上打電話給我,叫我一定要請你幫忙,因為這件事只有你可以解決,你也知道籃球隊的事情會長幫了很多忙,光北欠會長很多人情,而且陳紹軒的情況似乎很嚴重,我就想說今天趕快帶你過去看是怎麼一回事。」

說到這裡,葉育誠搔搔頭,好奇問:「你跟他到底發生什麼事,怎麼嚴重到連會長都出面了?」

李光耀聳聳肩:「沒什麼事,只是他反應有點過度而已。」

葉育誠又嘆了一口氣:「從會長說話的語氣聽起來,可能不只是過度而已。」

葉育誠開了十五分鐘的車,來到一處距離商圈、學區、公園都只要十分鐘車程的高級住宅區裡,。

李光耀看著眼前一棟棟大房子,雖然不是很清楚這裡的房價,也不知道這裡是精華地段,卻看的出來眼前的住宅區的房子比較大也比較漂亮,哇了一聲:「原來他住在這種地方啊,家境這麼優渥。」

葉育誠打開車窗,對門口的警衛報上了門牌號碼,說自己是來住在裡面的陳醫師,警衛點頭,進到警衛室打電話與陳醫師確認之後,按下鐵門的開關,指引葉育誠哪裡有臨時停車位。

葉育誠把車子停到臨時停車位之後,下車,準備帶李光耀找陳紹軒的家時,一位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腳步匆忙的走了過來:「請問是葉校長嗎?」

「是。」

「我是紹軒的爸爸,不好意思麻煩你了,請跟我來。」陳爸爸走路的速度明顯表現出心中的焦急,步伐邁得很大,連客氣的寒暄都用一句話帶過,帶領葉育誠與李光耀來到一間歐式風格的大房子之間。

門沒有鎖,陳爸爸推開門,請葉育誠與李光耀進去。

一進到陳紹軒家中,李光耀就被那閃亮的大理石地板給嚇了一跳,但是隨後吸引他眼球的卻是桌上的早餐,早上三點五十分起床,自我練習兩個小時,又跑四十五分鐘到光北高中,這段時間裡面李光耀只有吃一條巧克力,他現在肚子已經餓到快發瘋的程度了。

「是李光耀,李同學嗎?」客廳裡,一位中年婦人坐在沙發上,臉上顯而易見地充滿擔憂,打量李光耀,而李光耀身穿球衣球褲,衣服上明顯有著一大片汗水的痕跡的形象,讓中年婦女感到十分意外,顯然在見到李光耀之後與她原本腦海中想像的李光耀有很大的落差。

李光耀點頭:「我是。」

中年婦女雖然已經壓抑自己的激動,但言語中還是難掩因為關心而產生的焦慮:「我兒子星期四早上突然跑回家,接著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裡面大吼大叫,到今天為止都沒有出過房門,已經整整三天沒有吃飯,我跟我先生都很擔心,因為他大叫的時候我有聽到他不斷說著你的名字,沒辦法之下,就請你過來一趟了,如果造成什麼不便之處,請你見諒。」

話一說完,陳媽媽站起身,對著李光耀深深的一鞠躬,李光耀看到陳媽媽這個舉動,連忙說:「沒有不便,只是小事而已,陳媽媽妳不用這樣。」

陳爸爸從鞋櫃裡面拿出室內拖鞋,放在葉育誠與李光耀面前:「鞋子脫下來放著就好,兩位請進。」

李光耀很快脫下腳上的慢跑鞋,穿上室內拖,走到客廳,聞著擺在桌上的早餐散發出來的香味,李光耀不禁吞了一口口水,但在陳爸爸、陳媽媽焦慮的臉色面前,當然沒有開口詢問自己可以不可以吃的這種不要命的問題。

陳爸爸擔憂地說:「我們不是盡責的父母,平常我們都很忙,所以並沒有太多時間照料到紹軒,只不過紹軒他在課業表現上非常優秀,老師們也都讚譽有加,所以我們認為紹軒是一個很成熟不需要我們去擔心的孩子,前幾天突然發生這樣子的事情,唉,實在是太突然了,讓我們有些不知所措,我們勸了那個孩子幾天,可是他自從第一天亂吼亂叫之後,這兩天都安靜的很可怕,就算我們叫他下來吃飯,他也只說他肚子不餓而已,我們怕請鎖匠過來把門打開會更刺激到他,這兩天為了這個孩子的事情已經睡的很不安穩,各種方式都試過了,可是他就是不出來,萬分不得已之下請你過來,真的是非常抱歉。」

在陳媽媽之後,陳爸爸又非常客氣的說了這番話,讓李光耀連忙說:「陳爸爸千萬別這麼說,我可以理解你們的心情,換作是我一定也會這麼做。」

陳媽媽焦急地問:「李同學,可不可以請你跟我們說星期四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紹軒會突然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裡面?」

李光耀思考了一下,讓陳爸陳媽失望的是,李光耀搖了搖頭:「這我沒辦法說,因為我不認為他會想讓你們知道原因,這對他來說是很傷自尊心的事情。」

李光耀反問:「陳爸爸,陳媽媽,你們可以跟我說他星期四大吼大叫的內容是什麼嗎?」

陳媽媽馬上回答:「詳細的內容我並沒有聽的很清楚,但是他似乎覺得自己比不上你,跟你比起來,他只是個…」陳媽媽吞了一口口水,努力壓下心中的難過:「廢人。」

葉育誠臉上出現驚訝,這時他才完全了解事情的嚴重性,難怪昨天晚上會長打給他的時候,語氣是罕見的著急。

不過李光耀的反應卻很平淡,輕輕地點了頭,站起身來:「他在哪裡,讓我跟他談談。」

陳爸爸與陳媽媽馬上站起來,想要帶李光耀到陳紹軒的房間,不過李光耀這時提出一個請求。

李光耀摸著肚子,苦笑:「不好意思,我肚子真的太餓…我可以拿一點早餐吃嗎?」

—–我是分隔線—–

在李光耀的強烈要求之下,陳爸爸、陳媽媽、葉育誠都在客廳坐著等待結果,雖然李光耀知道這樣對陳爸爸陳媽媽是一種可怕的煎熬,不過李光耀認為陳紹軒絕對不會希望爸媽聽到他們這段對話。

李光耀伸手轉了陳紹軒房間的喇叭鎖,果然從房間裡頭反鎖著,於是李光耀坐在地上,靠著門,拿出陳媽媽給他的早餐,首先開始吃牛肉培根漢堡,聽著從門縫傳來的陳紹軒的鼾聲,用手指敲敲門。

〝叩、叩〞

陳紹軒的鼾聲停了一陣,但是沒有任何回應,於是李光耀加重力道,又敲了門。

裡面頓時傳來陳紹軒暴躁的聲音:「我不餓!」

李光耀大口咬了一口漢堡:「是這樣啊,這個培根牛肉漢堡可真是好吃,妳媽說這是妳最喜歡的那家早餐店做的,也是你最喜歡吃的口味。」

裡頭沒了聲音。

李光耀又大口咬了一口漢堡:「放心,這不是你的幻覺,是我,李光耀,應該是你現在最討厭而且最不想見到的人。」

裡面依然沒有聲音。

李光耀說:「你爸媽在樓下,在門外的只有我,你真的不餓嗎,我聽說你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加上今天的話就是四天了,這早餐真是好吃,你不出來我就要把漢堡吃完囉。」

陳紹軒聲音嘶啞:「你來幹嘛,來嘲笑我的嗎,看到我這個樣子,你很開心吧。」

李光耀實在太餓了,一口氣把剩下的漢堡塞進嘴裡,咬了咬,吞下肚子之後,笑說:「我哪有看到你什麼樣子,我只看到門,而且你以為我沒事幹啊?我對你的樣子沒興趣,我是練球練到一半,被校長載過來你家的。」

李光耀拿出裝著蛋餅的盒子,拆開免洗筷,這時候他已經管不了環保的問題了,心中默默說了聲地球我對不起你之後,又開始大快朵頤,含糊不清地說:「你爸媽都很擔心你,你趕快打開門讓他們看一下,也讓我可以早一點回去練球,可以嗎?」

陳紹軒不說話。

李光耀一口氣夾起三塊蛋餅往嘴裡塞,說道:「你還真是個任性的小鬼。」

「如果你是過來嘲笑我的,那你現在可以走了。」

李光耀說:「才不要呢,我早餐又還沒吃完,而你媽媽人真好,她說如果我吃不夠,樓下還有,她買很多。你家應該蠻有錢的吧,大房子,爸爸是醫生,媽媽是律師,都是高知識份子,應該有很多人都很羨慕你生在這樣的家庭吧。」

「關你屁事,吃完早餐趕快走,我家不歡迎你!」

李光耀笑了幾聲:「是你不歡迎我,你爸媽可歡迎的很。不過生長在這種家庭,你的壓力應該也很大吧,而且別人越是羨慕你,你的壓力就越大。」

陳紹軒又回了一句:「關你屁事!」

「嘖,你這人說話怎麼這麼討厭,難怪劉晏媜不喜歡你。」

一說到劉晏媜,陳紹軒心裡的憤怒馬上升起,在房間大聲嘶吼,不知道拿了什麼東西砸房門,發出沉悶的砰一聲:「你給我滾,我不想聽到你的聲音!」

李光耀沒有被巨響嚇到,將嘴裡的蛋餅吞下後,好整以暇地拿出火腿蛋吐司吃:「原來你不想談到她啊,我本來想告訴你為什麼劉晏媜會喜歡我而不是喜歡你的原因,但是你似乎不想聽,既然這樣我也不說了。」

房裡頓時安靜下來。

過了一陣子,當李光耀又把火腿蛋吐司吃完,拿起吸管打算喝奶茶時,房內傳來了細微的聲音。

李光耀啊了一聲:「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

房內安靜了幾秒,才傳來陳紹軒微弱的聲音:「為什麼?」

李光耀啊哈一聲:「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嗎?」

陳紹軒的聲音一樣很細微,但李光耀聽的清清楚楚:「告訴我。」

李光耀欣然答應:「可以,不過我有條件。」

陳紹軒沉默一下,心裡掙扎了一會,最終還是敗給了名為劉晏媜的誘惑之下:「什麼條件?」

「我覺得我光用說的你絕對沒辦法了解,所以你今天跟明天都要住我家,我會讓你徹徹底底的知道我跟你之間的差別,而這個差別就是為什麼劉晏媜會喜歡我,而不是喜歡你的原因,怎麼樣,敢不敢?」

房裡面沒有聲音。

李光耀也不著急,在門外喝著奶茶,然後拿出鍋燒意麵,把蓋子打開,聞著鍋燒意麵傳來的香味,左手捧著碗,右手拿起筷子,夾起捲曲的麵條,豪邁地吃了好大一口。

這時,陳紹軒的聲音從門縫傳來:「好。」

李光耀喝了一大口湯,滿足地哈了一聲:「好,你現在趕快整理行李,記得多帶幾套換洗的衣服,最重要的,記得帶一雙球鞋。」

—–我是分隔線—–

陳爸爸、陳媽媽擔憂又期待地坐在沙發上,頻頻看往樓梯的方向,而李光耀在下樓之後,馬上對他們說了他的計畫跟想法,陳爸陳媽兩人第一次接觸李光耀,不知道李光耀的家庭背景,心裡起初有些掙扎,可是想到陳紹軒這幾天的情況,加上葉育誠為李光耀說話,兩人雖然眼裡充滿猶豫,但是最後還是點頭答應。

在陳爸陳媽答應之後,李光耀這才把剩下的鍋燒意麵吃。

等到李光耀吃完麵,陳媽媽貼心地說:「放著就好,我收。」

陳媽媽拿起袋子,驚訝地發現李光耀竟然把牛肉培根漢堡、鮪魚蛋餅、火腿蛋吐司、鍋燒意麵全部吃完,看著李光耀絕對不算「龐大」的身材,心裡不禁懷疑李光耀的胃到底是什麼做的,怎麼能一口氣裝下這麼多的食物。

李光耀坐在舒服蓬鬆的沙發上,望向掛在牆上充滿設計感的時鐘,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半,這代表他完完全全錯失了早上的練球,這讓他覺得有點不開心,不,是非常不開心。

李光耀在心裡面做了簡單的計算,在這一段時間,他可以投進一百顆罰球,加上折返跑二十趟,再加上快攻練習二十趟。

不管怎麼算,李光耀都覺得自己在這裡浪費了非常寶貴的一個半小時。

這時,樓梯傳來了腳步聲,陳爸陳媽站起身來,眼神中閃爍著複雜的情緒,而當陳紹軒走下樓,那雙頰凹陷的模樣,讓身為人父人母的他們不自覺的濕了眼眶。

陳紹軒手上提著後背包,對李光耀說:「走吧。」

李光耀指指桌上的早餐:「走去哪裡,先把這些東西吃完再說。」

陳紹軒哼了一聲,坐到沙發上,陳媽媽很快幫陳紹軒從袋子裡拿出早餐:「紹軒,你想要吃什麼?」

陳紹軒說:「我自己來就好。」

陳紹軒拿出三明治,一開始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吃,但是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只有喝房間浴室的自來水的他肚子早就已經餓壞了,很快開始狼吞虎嚥,一下子就把三明治跟玉米蛋餅吃完。

「我吃飽了,我們走吧。」

李光耀點頭,站起身來:「這兩天會是你人生中最痛苦的兩天,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

陳紹軒嗤笑一聲:「你可以再誇張一點。」

李光耀露出笑容:「你很快就會知道,我剛剛說的話沒有任何誇張的成份。」


在此對大家說,新年快樂!

2015年的4月,我做了追求夢想這個決定,回過頭看,我真的非常慶幸自己做了這個決定,也為自己感到自豪,因為我知道,不是每一個人都敢冒險地為自己活一次,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能夠為自己而活。

環境、經境狀況、難言的苦衷等等,都可能抹殺一個心裡充滿熱血與理想的年青人。

我是一個幸運的人,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讓我不需要為了家裡的經濟而煩惱,我父母親不需要我養,我只需要照顧好我自己就好。

我是一個幸運的人,在這半年多以來,受了很多人的幫助,在我幾乎窮到沒錢吃飯的時候,朋友請我吃飯,在我想要為最後一擊打開知名度的時候,極力誌扶了我一把。

我是一個幸運的人,在夢想這一路上,在每一次感到疲累與挫折的時候,總會有一群讀者給與我支持與力量,推動著我向前進。

2015已經過去了,2016年,我為自己設了很多目標,這些目標對我來說都是很大的挑戰,只不過當我想到每跨越一次挑戰,我就離夢想越近,我的心裡就沒有恐懼,而是滿滿的期待。

反省了過去一年,有好的事情,也有壞的事情,但是這些事情無一例外都成了過去,最重要的是有沒有從這些事情學到了東西,而我可以拍著我的胸口,大聲地說,在這一年,我學到很多!

因為2015年,我對2016年充滿著期待,而且也準備好要用更積極的態度朝夢想前進!

在我的讀者專頁上,有讀者問我,如果要給今年的我一個字,我會選什麼?

我的回答是,倔。

倔強的倔。

我從小到大就是一個很倔強的人,別人說往東走才是對的,我偏偏喜歡問,往西走不行嗎?

選擇追尋作家這個夢想,身邊有支持的聲音,也有反對的聲音,對於支持我的人,我始終保持感謝感恩的心,對於反對我的人,謝謝你們,因為你們讓我更堅定這條路。

我的個性就是,你越覺得這條路行不通,你越覺得我做不到,我就是要把這條路打通,我就是要成功給你看。

我就是一個這麼「倔」的人。

我的倔,帶領我往逆風飛,而我會努力飛翔,到達一個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的高處。

新的一年,也請各位多多指教、支持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