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謝娜一見到劉晏媜熱情地跑向李光耀,怒哼一聲,轉頭就走,福伯沒有說話,就這樣跟在謝娜的身後離開籃球場。

謝娜本來想要就這麼叫福伯開車回家,可是當離開籃球場之後,謝娜腳步卻往公園的步道走去,腮幫子鼓的大大的,嘴唇也噘得高高的,很明顯怒火中燒。

謝娜步伐走得很快,而且腳步踏得很重,彷彿要把公園的步道踩爛一樣,而福伯始終沒有說話,默默地跟在謝娜身後。

過了大約十分鐘,謝娜到達頂點的怒火似乎比較消散,走路的速度慢了下來,頭低低的,偶爾踢踢步道裡的小石頭。

又過了十分鐘,謝娜已經沒有散步的興致,轉頭對福伯說:「福伯,我們回家吧。」

福伯臉上帶著和藹的笑容:「為什麼?」

謝娜說:「外面越來越熱,我不想在待在公園。」

福伯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陽,雖然豔陽高照,不過在早上八點的這個時候,伴隨著一絲秋意的微風,溫度絕對稱不上熱,不過福伯也不打算戳破謝娜,點頭說:「也是,好吧,小姐,那我們走吧。」

正當謝娜滿臉失望準備邁步走回停車處時,福伯說:「看這個樣子,今天天氣只會越來越熱,李光耀如果水沒有帶夠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因為這樣中暑,看他渾身濕透的模樣,運動量應該很驚人,真是為他感到擔心。」

謝娜的腳步因為福伯的話語而頓了一下,輕咬下唇,頓時猶豫起來。

福伯說:「小姐,今天天氣不錯,我想要多走一下,妳可以陪陪我這個老人家嗎?」

謝娜其實心裡並不是真的想要離去,輕輕地應了一聲:「好。」

福伯於是跨步走到謝娜身前,沿著步道慢慢地往前走,看著許多早起運動的人,不管是老人、年輕人或者小孩,都在公園裡面散發著旺盛的生命力。

走了大約十分鐘,福伯說:「小姐,這個公園治理得真是不錯,草皮維護得很好,也沒有什麼垃圾,樹木又高又大,讓很多人可以乘涼,或許改天我們可以找機會過來這裡野餐,感覺應該會很不錯。」

謝娜又輕輕地應一聲:「嗯。」

「小姐,妳想,如果今天這座公園草皮光禿禿的,樹木全部枯萎,地上全部都是垃圾,妳還會想來嗎?」

謝娜搖頭,理所當然地說:「不會。」

福伯話鋒一轉:「是啊,所以這跟李光耀是一樣的道理。」

謝娜愕然:「什麼?」

「一座漂亮的公園會吸引人前來,條件好的男生也是一樣,一定會吸引別的女生靠近,不是嗎?」

謝娜輕咬著下唇,緩緩地點頭。

「就我剛剛看來,那個女生正熱烈的追求李光耀,不過兩個人應該不是約好在這座公園碰面,所以李光耀的表情才會這麼地驚訝,而且雖然那個女生長相不輸給我們家可愛又迷人大小姐,可是李光耀看到那個女生的時候,表情是驚訝而不是驚喜。」福伯轉過身,看著謝娜:「小姐,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代表什麼?」

「代表李光耀並沒有喜歡那個女生,否則他臉上一定會充滿驚喜的笑容,不是嗎?」

謝娜想了想,覺得福伯講的有道理,臉上的失望慢慢消退:「嗯。」

「有時候啊,愛情這個東西是不能靜靜等待,需要適時地主動出擊,小姐,妳認為呢?」

謝娜知道這是福伯用言語暗示自己,皺起眉頭,手指捏住了衣角,目光左右游移,牙齒輕咬著下唇,心中猶豫再三,最後才輕輕地點了頭:「嗯。」

福伯看到謝娜點頭,嘴角大大上揚,心中為謝娜跨出這一步而感到開心:「那我們去買水,看今天這種情況,等一下太陽一定大到嚇死人,如果李光耀因為水喝不夠中暑就不好了。」

謝娜微微點頭:「好。」

—–我是分隔線——

李光耀休息完之後,從後背包中拿出籃球走上場,準備開始練習跳投時,卻看到一個中老年人手裡拿著一瓶水,朝自己走過來。

李光耀看中老年人身上的衣著,覺得中老人年並不是過來打籃球的人,尤其他腳上的鞋子是不適合打籃球的慢跑鞋,慢跑鞋的鞋底比較高,打籃球的時候容易扭傷腳踝。

中老年人的出現讓李光耀覺得奇怪,而讓李光耀更感到訝異的是,中老年人直直走到他的面前,露出溫和的笑意問道:「你是李光耀嗎?」

李光耀心裡起了一絲防備之意,因為他確定他這輩子從未見過這個中老年人:「我是。」

中老年人把手中的水遞了出去:「這瓶水是給你的。」

李光耀沒有接下這瓶水,而是用狐疑的眼神看向中老年人,中老年人很明顯發現李光耀散發出來的防備與懷疑,身體一側,眼神裡閃爍著期待的光芒:「這瓶水是我家小姐要給你的。」

聽中老年人這麼一說,李光耀更感困惑:「你家小姐?」

中老年人點頭:「嗯。」目光往後一看,而當李光耀順著中老年人的目光看去時,發現他日思夜想的女生就站在籃球場的外圍。

李光耀驚喜地馬上邁開腳步,朝謝娜跑了過去。

謝娜看到李光耀朝自己跑了過來,心臟砰砰亂跳,心裡面的念頭雜亂的讓謝娜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等一下要跟李光耀說什麼?我今天穿這樣他會不會覺得不好看?他會不會覺得我買水很多管閒事?他會希望看到我在這裡嗎?我該問她跟劉晏媜是不是約好在這邊嗎?這樣會不會顯得我很在意他跟劉晏媜之間的關係?

李光耀很快來到謝娜面前,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嗨!」

謝娜也回了一聲:「嗨。」

李光耀劈頭就問:「那個人說水是妳要給我的,真的嗎?」

謝娜輕輕地點頭:「嗯。」

李光耀笑容洋溢,一股暖流充滿心頭:「謝謝妳,我今天帶的水不太夠,本來才想說等等要去買而已。」

「不客氣。」

李光耀看到謝娜今天的穿著,心臟也砰砰亂跳,真心地說:「妳今天穿這樣很好看,好漂亮。」

謝娜臉色微微一紅,心想自己怎麼了,之前對李光耀總是可以很不客氣的說話,怎麼今天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謝謝。」

「妳喜歡這個公園嗎?」

「嗯。」

「我也很喜歡,不只是因為這裡有籃球場,還因為我在這裡遇到妳兩次了。」李光耀興奮的說,而李光耀直白的話語讓謝娜臉色一紅,謝娜深怕被李光耀看出自己的窘迫,低著頭,不敢看向李光耀。

因為謝娜的回應始終很簡短,李光耀以為謝娜並不喜歡跟自己講話,而一直以來李光耀雖然不斷對謝娜表明心意,謝娜卻始終沒有正面回應,而且都保持著距離,所以李光耀驚喜的心情慢慢地減退,正當李光耀心裡感到沮喪,不知道該怎麼跟謝娜聊天時,謝娜適時地問了一個讓他可以滔滔不絕的問題。

「最近…籃球隊好像一直贏球?」

「是啊,而且我們已經打進乙級聯賽的八強了!只要再贏三場比賽就可以拿下冠軍,並且在明年二月中的時候參加全台灣高中籃球的最高殿堂,甲級聯賽,雖然我們可能會在冠軍賽遇到長期稱霸乙級聯賽的向陽高中,不過我們隊上有很多很強很有天賦的球員,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打贏他們!」李光耀信誓旦旦地說道,接著也問了謝娜一個問題:「妳平日晚上有空嗎?」

謝娜搖搖頭:「我要補習。」

李光耀表情難掩失落:「是這樣啊…」

「妳是笨蛋嗎?」劉晏媜的聲音從一旁傳來,讓李光耀與謝娜吃了一驚。

劉晏媜露出一副受不了謝娜的表情:「男生這麼問妳的時候,就是他想要約妳出來,結果妳竟然笨到說妳要補習,天啊,我的對手怎麼會這麼白癡?」

謝娜本來被罵笨蛋而不開心,可是聽了劉晏媜的話語,加上李光耀的臉紅,這才發現原來李光耀竟然是想約自己出去。

「你要約我?」

李光耀臉雖紅,卻大方的點頭承認:「嗯,我想要請妳過來看我們球隊的比賽。」

福伯走了過來,把手中的水遞給李光耀:「小姐會去的,我對你保證,你別看小姐這樣,其實小姐很喜歡籃球。」

李光耀接過水,興奮地看著謝娜:「真的嗎?」

謝娜在李光耀的注視之下,一股燥熱感從臉一路蔓延到耳根:「嗯。」

「好,那我會跟妳說我們什麼時候會比賽,如果妳有時間就過來看,好嗎?」

謝娜與李光耀目光交接,謝娜看著李光耀輪廓深邃的臉龐還有真誠的雙眼,李光耀看著謝娜深棕色的眼眸,兩人臉上同時一紅。

謝娜羞紅著臉,微微點了頭,輕輕地說:「好。」

——我是分隔線—–

詹傑成眼睛盯著浮標,看到浮標開始抽動,右手握起釣竿,身體趨前蓄勢待發,等到浮標往下一沉的時候,右手馬上舉起釣竿,與水面下的魚拔河。

水面下的魚左右亂竄,而且力氣不小,把詹傑成手中的釣竿拉成了彎月形,詹傑成知道這條魚可能是今天最大的一尾,更是繃緊神經,拼命地與魚拉扯。

經過了十分鐘的努力,詹傑成左手拿著撈網,右手高舉釣竿往後拉,把已經力竭的魚拉近岸邊,看到水面上長達六十公分的草魚,臉上充滿著滿足感。

草魚在水面上又掙扎一會,但詹傑成還是順利地把牠撈上岸,左手把草魚壓著,右手小心翼翼地把沒有倒勾的釣勾拔掉,雙手捧著草魚,把草魚放回去池塘裡面,看牠擺尾躲回水面深處之後坐回折疊椅上,回想這十分鐘的拼博過程,臉上不由得勾起了微笑。

這條讓詹傑成努力十分鐘的六十公分草魚力氣可真不小,讓詹傑成右手痠麻無比,決定暫時休息一會。

趁著休息的空檔,詹傑成看著從頭到尾都在旁邊默默畫畫的包大偉,驚訝地發現隨著包大偉一筆又一筆的點綴之下,圖紙上出現了另外一個「池塘」,第一次見識到包大偉畫畫才能的詹傑成,不禁驚呼一聲:「天啊,好美!」

包大偉把食指放到嘴唇上:「噓,我快畫完了,安靜一下,我不想在最後把這幅畫搞砸了。」

詹傑成立刻閉上嘴巴,坐在包大偉旁邊,看著包大偉專注的畫畫,看他如何運用顏料與顏料之間的結合,筆尖與畫紙之間的接觸,把原本空白無物的畫紙變成一張比眼前景像還要美的一幅風景。

當包大偉完成最後一筆之後,包大偉沾了紅色的顏料,在畫紙的右下角寫下了今天的日期還有簽名,輕呼一口氣,看向詹傑成:「我很喜歡這裡,很安靜,很適合畫畫,為了感謝你,這幅畫送給你。」

「謝謝。」詹傑成好奇地問:「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畫畫的?」

「國小,某一年老師派給我們的暑假作業是素描,主題自訂,我就拿家裡的杯子、水果、傢俱亂畫一通,也就是那個時候發現自己對畫畫有一些天份,可是素描是黑白的,對當時的我來說有點無聊,於是我拿彩色筆塗上顏色,不過彩色筆的顏色總讓我覺得缺少了什麼,一直到接觸了水彩,可以自己調配顏色之後,我就一頭栽進去了。」

「你呢,什麼時候喜歡上釣魚?」包大偉反問。

「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我爸帶我出門釣魚,當我拿起釣竿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愛上了釣魚,小時候只是單純喜歡跟魚拔河的感覺,現在則是喜歡上寧靜的氛圍,釣魚在大多數時候都在等待,這段時間可以讓我靜下心來好好審視自己,讓我知道我之前的人生有多麼荒唐,多麼自以為是,好險籃球讓我重新回到正軌,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幹嘛。」

說到籃球,包大偉與詹傑成對視一眼。

包大偉說:「快中午了,我們去吃飯吧。」

「吃完飯呢,你下午有事嗎?」

「沒事,我想要去跑個步加強體能,一起去嗎?」

「當然。」

——我是分隔線——

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在騎樓底下逛著街,碰巧經過一間唱片行,喜歡聽歌的高偉柏停下腳步:「我想要進去逛逛。」

魏逸凡與楊真毅配合高偉柏,一起踏進了唱片店之中,一進到唱片行,高偉柏很快拿起了周杰倫的最新專輯「哎呦,不錯哦」。

「你喜歡周杰倫?」楊真毅看高偉柏專心看著專輯,隨口一問。

高偉柏點頭:「非常喜歡,他是一個天才,如果台灣現在再出現另一個周杰倫的話,我覺得亞洲地區的音樂將會被台灣稱霸,而不是現在流行的K-pop。」

魏逸凡說:「沒那麼誇張吧。」

高偉柏回答:「至少我是這麼認為,他有太多太多的歌都是前無古人的,會不會後無來者我不敢說,可是至少在我看來,他很多歌都是只有他一個人可以寫出來的,例如說以父之名、迷迭香、夜的第七章、止戰之殤、可愛女人、雨下一整晚、飄移、娘子等等,而且他寫的歌多到你難以想像,很多藝人的歌都是他寫出來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我在比賽前最喜歡聽他的歌,因為只有他的歌給我一種抽離現實的感覺,可以讓我馬上從緊繃的情緒放鬆下來。」

魏逸凡拿起羅志祥的專輯:「我到是比較喜歡羅志祥,雖然他唱歌並不是特別厲害,可是只要一站上舞台,就是可以散發出這個舞台是屬於他的這種魅力跟霸氣。」

楊真毅聳聳肩:「我是只要歌好聽,不管誰唱的都無所謂,你要買這個專輯嗎?」

高偉柏搖搖頭,放下周杰倫的最新專輯:「本來是要買的,但是今天花太多錢在衣服上了,剩下的錢我要去買一雙新的球鞋,現在穿的這雙鞋底都已經磨平了。」

魏逸凡說:「我的也是,我也要買一雙新鞋,我的底已經開口笑了。」

楊真毅說:「我記得附近好像有運動用品店,等一下可以去逛逛。」

高偉柏放下手中的專輯:「不用等一下,現在就去逛。」

魏逸凡也放下羅志祥的專輯:「那就走吧。」

楊真毅說:「球鞋買了就是要穿,不如今天晚上去河濱公園打球吧,自從加入籃球隊之後,我好久沒有打三對三鬥牛了。」

魏逸凡說:「這到是真的,打全場五對五打久了,偶爾換個口味也不錯。」

高偉柏問:「河濱公園在哪,怎麼去?」

楊真毅說:「不用擔心,我們會帶你過去。」

高偉柏點頭說:「好,那我們現在去買球鞋,吃完晚餐之後到你們說的河濱公園稱霸球場!」

—–我是分隔線—–

謝雅淑在吃完泡麵之後,並沒有照著原本的計劃坐在電腦桌前看電影,而是穿上球衣球褲,把一頭長髮綁成馬尾,騎腳踏車到籃球場打球,而籃球場上除了認真練習投籃的她之外,還有她的好搭擋,國中生小智。

「大姐頭,妳今天打算投幾球?」

「不知道,就投到天黑吧,不想算。」

「好啊。」

謝雅淑邊投球邊說:「小智,我有對你說過靜美女中的總教練親自過來光北高中找我的事情嗎?」

小智興奮地說:「沒有,靜美女中很強嗎?」

「很強,他們的女子籃球隊歷年成績都很不錯。」

「所以大姐頭要轉學到那間學校嗎?」

「暫時不會。」

「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我待在現在這個球隊學的東西比較多,而且我們球隊裡面有一個很可惡卻很強的人,雖然我不願意承認,可是他真的比我強很多,每次只要一看到他,總會讓我覺得我不能滿足於現在的自己,一定要努力再努力才能不被他遠遠拋在腦後。」

「大姐頭妳之前也有對我說過這個人,他真的有那麼強嗎?」

「至少他是我目前為止接觸過最強的人,我今天本來想要一整天都坐在電腦桌前看影集,可是我一想到如果我把時間花在電腦桌前,那我就更別想要追上他。」

「原來如此,我相信大姐頭妳一定可以追上妳說的那個人,我相信妳!」

謝雅淑看著小智,站在弧頂三分線把球投出,唰,球空心入網:「謝謝你,小智。」

—–我是分隔線—–

吃完冰冰涼涼的豆花之後,麥克與院長回到家中,為了擺脫一身臭汗,麥克與李雲翔分別到二樓與一樓的浴室洗澡,沖了涼。

洗完澡,換上乾爽的衣物,兩人坐在客廳看電視,李雲翔問:「麥克,你今天晚餐想吃什麼?」

「我都好。」

「那我今天就簡單的炒個飯,好嗎。」

「好。」

在傍晚這個時間點,電視上播放的都是無聊的節目,而台灣的新聞又窮盡無聊至極,每一個新聞台所製作出來的水準跟內容都差不多,李雲翔手裡拿著遙控器,轉來轉去,不經意轉到了體育台,很剛好的體育台正重播早上的NBA。

因為麥克參加籃球隊的關係,李雲翔放下搖控器,跟麥克一起慵懶地躺在沙發上看NBA球賽。

因為李雲翔對籃球不太了解,所以時常提出一些問題,例如說為什麼有時候裁判吹哨的時候是在場邊發球,而有時候又有球員站在罰球線罰球,還有球評說的籃板球跟24秒進攻違例是什麼意思。

麥克一一向李雲翔解答,扮演著解說員的角色一直到比賽結束,結束的時間剛好是六點,李雲翔把搖控器給了麥克,自己到廚房炒飯。

麥克拿著搖控器,在各個節目轉來轉去,最後把電視關掉,腦海中充滿著剛剛NBA球賽的內容,站起身來,走到廚房:「爸爸,吃完飯之後可以載我到李光耀他家嗎?」

—–我是分隔線—–

王忠軍煮了一鍋咖哩,看著自己的弟弟妹妹全都吃飽之後,這才把自己餵飽,收碗盤,洗碗盤,把咖哩放涼之後用保鮮膜封上,放進冰箱之中。

一早上就進到廚房連續忙了三、四個小時,平常在學校又有午休時間,把咖哩放好之後,習慣午睡的王忠軍到客廳坐在椅子上,禁不住睡意,竟然就歪著頭睡著了。

看到王忠軍睡著,弟弟妹妹們拿出棉被蓋在王忠軍身上,把電視的音量轉小,讓王忠軍可以安穩地睡覺。

一直到生鏽的鐵門發出刺耳的聲音,王忠軍才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

「媽,妳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只是跟朋友吃個飯而已,你以為要花多久時間,要睡覺怎麼不到房間睡,這樣睡會著涼的。」

王忠軍打了個大哈欠,站起身來:「我等一下要出門,晚餐你們先吃,不用等我。」

「你要去哪裡?」

「練球。」

—–
雖然是籃球小說,但是既然是以高中生為主軸,勢必會有愛情的部份。
老實說,我不是一個很會寫愛情小說的人,但是我很盡力寫,還是老話一句,希望大家會喜歡。

謝謝大家的支持!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