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星期六,幾乎每一個光北隊員都用自己的方式徹徹底底地放鬆,除了一個人之外。

李光耀。

星期六,李光耀在昨晚睡前把凌晨四點的鬧鐘取消掉,想睡到自然醒,讓自己的身體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早上,當李光耀睡飽睜開眼睛時,右手抓了放在床頭的鬧鐘,看了時間。

五點十分。

李光耀翻個身,想要繼續睡覺,可是李光耀發現自己再也睡不著,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起身,翻開棉被下床,到了浴室簡單的梳洗,跟平常不一樣的是,李光耀穿上棉褲與T-shirt,頂著一頭亂髮出門買了兩人份的早餐。

李光耀拿著兩個漢堡兩個蛋餅回家,飲料則是自家冰箱裡面的牛奶。

李光耀肚子咕嚕咕嚕地叫,於是李光耀一口漢堡一口牛奶,一口蛋餅一口牛奶,很快把全部的早餐吃下肚。

李光耀填飽肚子之後,打開電視,轉到電影台,看了一部叫不出名字的愛情喜劇片,看到一半,李明正下了樓。

「臭小子這麼早就起床啦。」

「對啊,我等一下要去公園。」

李明正點頭,從口袋中掏出一千塊放在餐桌上:「今天我跟你媽要出門,可能晚上才會回來,這一千塊你收著,午餐跟晚餐自理。」

李光耀點頭說:「你們要去哪裡玩?」

「你老媽說要去一個叫做什麼妖怪村的地方走一走。」

「妖怪村,什麼詭異的地名啊?」

李明正聳聳肩:「問你媽,我也不知道。」

「好吧,我準備出門。」李光耀覺得早餐已經消化得差不多,關掉電視,拿走李明正放在餐桌上的一千塊,正要走回房間時,李明正卻叫住他。

「對了,有件事想跟你談談。」

李光耀皺眉:「怎樣?」

李明正用一種非常曖昧的眼神看著李光耀:「上次在我們練球的時候一直對你喊加油的那個女生是誰,很漂亮呢,你這臭小子眼光還不錯,有遺傳到你老爸我的基因。」

李光耀做了一個受不了李明正的表情:「老爸你別鬧了,我跟她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啦。」

「要不然是怎樣?」

「就學姐學弟的關係。」

李明正驚訝地說:「她是學姐啊。」

李光耀點頭:「是啊。」

「那很好啊,這樣子女生個性比較成熟,不會整天任性亂鬧,不然煩都煩死你。」

「老爸,我跟她之間的關係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李光耀覺得解釋的很無力。

「你不喜歡她?」

李光耀搖頭,李明正驚訝地說:「她那麼可愛的女生你不喜歡?而且她知道你打籃球很累,主動帶了香蕉牛奶給你喝不是?這女生可愛又貼心,你竟然完全不動心?」

李光耀搖搖頭,李明正手放在李光耀額頭:「不會燙啊,應該不是腦子燒壞了…」

李光耀無力地說:「老爸,你可以趕快出門嗎,你不出門我要出門了。」

李明正啊哈一聲:「我知道了,你這小子一定是有喜歡的人,否則怎麼可能拒絕的了那個女生的追求。」

李光耀臉上微微一紅:「沒有啦!你不要亂猜!」

李明正更加興奮:「被我說中了,臉紅了,你這臭小子還會害羞,老婆啊!妳兒子戀愛了,快來看他臉紅害羞的樣子!」

「老爸你真的很無聊。」李光耀快步回到自己房間,換上球衣跟球褲,套了件長袖的衣服,把籃球與一千塊塞進後背包之中,但是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李光耀心裡卻是想著完全不一樣的事情,更準確的說,是想著一個人。

好久沒有跟「她」說話了,如果是「她」來看我練球就好了…

李光耀背上後背包,到廚房裝了一公升的水,走到門口穿上訓練鞋,把籃球鞋塞進後背包當中,大喊一聲:「老爸、老媽,我出門了!」

—–我是分隔線——

七點十分,在李光耀騎腳踏車出門的時候,住在豪宅內的某位大小姐才剛起床。

謝娜把窗簾拉開,讓溫和的陽光透過窗戶灑落在木頭地板上。

謝娜打了一個大哈欠,剛起床,謝娜懶的整理頭髮,把頭髮綁成馬尾,走到浴室裡面洗臉刷牙。

用清涼的水把自己喚醒之後,謝娜走到樓下,福伯驚訝地看著謝娜:「小姐,這麼早起啊。」

謝娜心情顯然不錯,對福伯露出微笑:「福伯早,我肚子有點餓,有沒有東西吃?」

「小姐有特別想吃什麼東西嗎?」

謝娜點頭:「我想要喝牛奶,其他都可以。」

「溫牛奶?」

「都可以,不要熱的就行。」

「好,小姐請稍等,我馬上請廚師準備。」福伯放下手邊的事情,快步走到廚房內。

在等待的時候,謝娜走到書房,隨手拿了一本傲慢與偏見,就站在書櫃旁邊細細讀起來,一直到福伯過來說早餐已經做好了,謝娜才放下手邊的書本。

福伯快速走到餐桌,替謝娜拉開椅子:「小姐,今天的早餐是可頌麵包搭配花生醬,還有生菜沙拉搭配廚師調配的塔塔醬。」

謝娜點點頭:「福伯,等一下吃完早餐,我想要去公園散散步。」

「好,沒問題。」話一說完,福伯似乎想起什麼,臉上露出一個曖昧的表情:「小姐想要去哪一個公園散步?」

「就我們常去的那個公園。」

「是我們有次也是週末早上去散步的時候,看到那個皮膚黝黑、笑容陽光、身材很好的男生在打球的『那個』公園嗎?」

謝娜臉微微紅了一下:「福伯,你很故意耶!」

「所以是那個公園嗎?」

「就是我們常去那個公園嘛。」

看著謝娜滿臉發紅的模樣,福伯樂的大笑:「好,我知道了,就是那個我們常去,而且週末還可以看到那個身材很好、長相陽光、皮膚黝黑的男生打球的那個公園。」趁著謝娜還沒有滿臉發紅,福伯說:「小姐妳慢用,我去換比較輕便的衣服。」

謝娜看著福伯離去,連忙喝了幾口冰涼的牛奶,壓下臉上的燥熱感,慢慢解決眼前的早餐。

福伯換了一身運動服,回到餐桌旁邊,看到謝娜一口接著一口吃早餐:「小姐,早餐的份量需不需要做調整?」

謝娜點頭:「我想要吃荷包蛋,全熟。」

「好。」福伯很快走進廚房裡,出來的時候手裡多了一個小碟子。

「小姐,妳的全熟荷包蛋。」

「謝謝。」謝娜拿起筷子,很快把荷包蛋吃進肚子裡。

「小姐這兩天食欲還不錯呢。」福伯補充:「應該是有遇到了什麼好事,例如說,那個男生對小姐妳表白了?」

謝娜差點把口中的牛奶噴出來,臉紅的跟番茄一樣:「福伯你不要亂說話啦!」

「好。」福伯看謝娜這個模樣,知道就算事情的真相跟自己猜的不一樣,也一定不會有太大的落差,發現謝娜已經快把早餐吃完:「小姐,那我去備車,小姐吃完飯就可以出發。」

謝娜點頭:「好。」

—–我是分隔線——

李光耀抵達公園的時候,運氣不好的已經沒有空置的籃球場,早起的叔叔伯伯們散落在各個籃球場當中,有人似乎喜歡安靜,又或者只是在預防五十肩,一個人默默投著球,佔領場地,而有些場地則是有三三兩兩的人在打鬥牛。

在那些正在鬥牛的場地裡頭,年紀至少四十起跳的中老年人打起籃球來絲毫不含糊,沒有因為年紀就慢慢來,在籃球場上推擠來碰撞去,切入也是硬著上,在籃球場上,這些叔叔伯伯們拋去了年紀的包袱,帶著一顆純粹喜歡籃球的心在場上奔馳著。

李光耀把腳踏車停在場邊,把後背包拿下來,直接開始熱身,而正在打球的叔叔伯伯們一看到李光耀,馬上熱情地打招呼:「光耀,過來打球啊?」「光耀,等等熱身完要不要過來跟我們打?」「光耀,一陣子沒來了,要不要來挑一場。」「光耀,我們九個人,缺一個打全場,等你過來。」

李光耀一一打招呼,卻對這些叔叔伯伯說:「先讓我自我訓練完,結束之後有時間就跟你們打。」

「好,等你唷!」「沒問題!」「要快一點耶!」「很久沒跟你一起打球了,我們會等你的!」

李光耀揮揮手,表示自己聽到了,而這時有位伯伯把籃球場讓給李光耀,讓他可以進行自我訓練。

李光耀謝過之後,也不推辭,把腳踏車牽到籃球架後面,熱完身拉完筋完就開始折返跑。

雖然沒有任何教練盯著,但是李光耀並沒有因此而放鬆,相反的,李光耀在一開始的折返跑就把自己逼到極限,才跑了十五分鐘就滿頭大汗,而這樣的練習量,讓一旁打球的叔叔伯伯們覺得可怕。

只不過這十五分鐘的折返跑對李光耀來說只是開胃菜,待會結束折返跑之後的防守腳步練習更是可怕的訓練。

在第一個小時的自我訓練當中,李光耀給自己的菜單全是跑動式的練習,前半個小時是折返跑,後半個小時是防守腳步練習,接著李光耀脫掉身上已經沾滿汗水的長袖衣服,喝了些水,讓自己休息十分鐘的時間,準備接下來的練習。

李光耀換上球鞋,站上場中,擺出防守架式,在腦海中幻想出一個進攻能力超強的球員,而自己正在防守他。

李光耀進行每個星期一定會找出時間練習的「意識模擬練習」,不過才剛開始練習不到十分鐘,場外傳來明亮的聲音:「李光耀,我總算找到你了!」

李光耀轉頭一看,發現劉晏媜身穿貼身的灰色T-shirt,極短的深籃色牛仔熱褲,如同瀑布般的黝黑長髮綁成青春洋溢的馬尾,手裡拿著保溫瓶,正對著自己揮手。

李光耀訝異地問:「妳怎麼在這?」

劉晏媜大步走向李光耀:「當然是過來找你啊,好險一下子就找到了。」

「找到了?」

「對啊,前幾天我約你看電影,你說你要到公園打球,我猜你平常都很早就到學校練球,今天應該也會早上就開始練球,就跑遍學校附近的公園想要找到你,而我運氣不錯,這才第二個公園就讓我找到你了。」劉晏媜晃了晃手中的保溫瓶:「香蕉牛奶,給你喝的。」

李光耀看著劉晏媜,心裡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接下劉晏媜手中的保溫瓶。

劉晏媜看李光耀皺著眉頭,眼中閃爍著猶豫地模樣,直接把保溫瓶塞到李光耀的手裡:「拿去,等一下你可以喝。」

「好吧。」李光耀把保溫瓶放到籃球架下,對劉晏媜說:「謝謝。」

劉晏媜給了李光耀一個大大的笑容,把背上的後背包拿下,從裡面拿出一把陽傘,撐開,接著坐在籃球架底下。

李光耀問:「妳幹嘛?」

劉晏媜理所當然地說:「看你打球啊,既然你不跟我去看電影,那我就在這裡陪你,你不用擔心我,你就練你的球。」

「真的嗎,很熱耶。」

「我只是坐在這裡而已,你還要動來動去,你都不覺得熱了,我怎麼可能會覺得熱。」

李光耀看劉晏媜這麼堅持,也不好意思趕她走,回到場上想要繼續意識模擬練習時,旁邊的叔叔伯伯這時候大聲喊:「光耀,那是你女朋友嗎?」「長的好漂亮,有眼光,不錯!」「可別顧著跟女朋友談情說愛,忘了過來跟我們打籃球!」

李光耀這才知道,原來這群年紀四十起跳的叔叔伯伯也有八卦的一面,不過李光耀知道解釋會招來反效果,於是把精力放到自我練習上。

李光耀意識模擬練習了半個小時,之後又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在折返跑上,而且再一次地把自己逼到極限。

前兩個小時的練習結束,全部都是跑動式與防守腳步的練習,這讓李光耀體內的水份大量流失,球衣喝飽了汗水黏在身體上,若不是劉晏媜在,李光耀真想把身上的球衣脫下。

李光耀拿起自己在家裝的一公升的水,一口氣喝了一半,這時劉晏媜把保溫瓶打開:「香蕉牛奶可以快速補充體內流失的營養,只有水是不夠的,尤其你的運動量又那麼大。」

「謝謝。」李光耀接過香蕉牛奶,很快喝了一大口。

趁著李光耀休息的空檔,劉晏媜開始與李光耀聊天:「你知道嗎,一開始我以為你在騙我,你說你要來公園練球只是不想跟我約會的藉口。」

「怎麼可能。」李光耀說。

「是啊,我覺得你不是這種人,所以今天就出門來找你,結果真的讓我找到你了,也讓我更喜歡你了,你是個誠實的男生,這是女生很看重的特質。」劉晏媜看著不斷流汗的李光耀,眼神中流露出愛慕:「平常又要練球又要比賽,你都不會想要放鬆一下嗎,例如說跟朋友吃個飯,或者看個電影之類的?」

李光耀把香蕉牛奶喝到一半,把保溫瓶還給劉晏媜,用手抹去額頭上的汗水:「會啊,當然會,我想要開開心心地看電影,想要去吃大餐,想要出門玩,可是比起這些,我更想要成為一名比現在更強的籃球員。」

說到籃球,李光耀語氣上揚,眼神裡閃爍著炙熱的光芒:「我想要出去玩,可是世界上一定有人放棄玩樂,努力地練球,努力地想變強,我一想到這裡,我就沒有出去玩的興致,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一旦鬆懈下來,我就追不上那些比我更努力的人,我也會被原本比不上我的人追上。」

「籃球這個世界是很現實跟殘酷的,你想要大聲說話,就要拿出平等的實力出來,否則大家絕對不會理你,我知道我在台灣的高中生來說算是很強,可是世界上比我強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不說職業籃球員,美國、歐洲、中國、日本、韓國、菲律賓、伊朗等等的國家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了變強在努力練習著,如果我今天出去玩沒有練球,我會追不上他們,我的目標是成為世界上最強的籃球員,雖然這是個聽起來很遙遠的夢想,可是我相信只要每一天都努力練習,並且堅持下去,那麼這個夢想絕對不是無法達成的!」李光耀從後背包拿出籃球,站起身來:「我並非不喜歡玩樂,只是比起玩樂,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是分隔線——

謝娜出門前看了鏡子裡面的自己,純白色的t-shirt搭上淺藍色的牛仔襯衫,襯衫下擺簡單地打了個結,表現出少女的青春洋溢,下半身搭配刷白的牛仔熱褲,展現出又長又直的美麗雙腿。

謝娜點點頭,滿意地看著自己,走下樓,穿上深藍色的慢跑鞋,而福伯早已備好車等著謝娜。

謝娜打開門,一坐上車,福伯利用後照鏡打量謝娜一眼:「大小姐,妳穿這樣去散步?」

「我穿這樣怎麼了嗎?」謝娜看著自己的穿著打扮,沒有發現任何不對的地方。

「很漂亮,可是感覺不是去公園散步,而是去約會。」福伯這時打到D檔,輕踏油門。

「哪有。」

福伯笑著說:「哪裡沒有,上次小姐心情不好,叫我載妳去公園的時候,穿的可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小姐真是會穿衣服,穿這樣很好看,等一下如果那個皮膚黝黑、身材很好、長相陽光的男生看到了,一定會很開心。」

謝娜臉色微紅,不說話。

福伯問:「小姐,那個皮膚黝黑、身材很好、長相陽光的男生叫什麼名字,每次我都要說十幾個字來代表這個男生,講久了舌頭會打結的。」

謝娜臉上出現猶豫。

「看來小姐真的很喜歡這個男生,竟然連他的名字都害羞地不敢說出口。」

「我哪有。」

福伯笑笑:「有,如果是小姐不在意的男生,小姐一定馬上就會說出他的名字,因為既然不在意,就沒有什麼好顧慮的。」

謝娜連忙說:「他叫李光耀。」

「李光耀,這名字不錯。」

「哪裡不錯?」

「只要是小姐喜歡的男生的名字,我都覺得不錯。」

謝娜大聲抗議:「福伯,你不能這樣啦!」

福伯看著謝娜生氣的模樣,露出和藹的笑容:「小姐,這種事又沒有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妳早就中了戀愛的毒了,前幾天愁眉苦臉,飯吃不下,這兩天臉上總是會帶著若有似無的微笑,偶爾還會哼著小曲,食欲也不錯,這就代表小姐最重要的東西被偷了。」

「什麼東西被偷了?」

「心。」福伯說:「如果不是小姐的心被偷了,不會整天這樣魂不守舍,好像生了病一樣。」

「我哪有。」

「小姐妳自己沒有發現嗎,這種病的症狀很明顯耶。」

「什麼病?」

福伯露出曖昧的笑容:「相思病。」

謝娜大聲抗議:「福伯!」

福伯大笑:「小姐,可不可以跟我說說,這個李光耀做了什麼事,讓小姐這兩天的心情變得這麼好?」

「不要,我不理你了。」

「等一下!」福伯露出非常曖昧的笑容:「有語病。」

「哪有。」謝娜反駁。

「我剛剛問小姐李光耀做了什麼事讓小姐這麼開心,可是小姐妳說不要,這代表說這個李光耀確實有做了什麼事讓小姐開心,只不過小姐不想告訴我。」

謝娜臉色發紅,又羞又怒,氣自己怎麼這麼笨,一不小心就露了口風。

看著謝娜氣鼓鼓的模樣,福伯說:「小姐妳這個模樣還真是可愛,李光耀看了一定很開心。」

福伯話一說完,剛好抵達了公園,福伯很快停好車,讓謝娜可以趕快到公園裡散步。

「小姐想要先在周圍散步嗎,還是要直奔籃球場?放心,我雖然已經算是老人家,但我還記得籃球場在哪裡,如果小姐想要先走一步的話,我隨後就到。」

謝娜一方面不想要讓福伯調侃自己,所以想要假裝自己只是單純想來公園散步,順著步道走一走就好,可是一方面知道昨天籃球隊有比賽,所以今天籃球隊不會練習,因此「他」有很大的機會出現在籃球場裡面自己練球。

謝娜猶疑不定,站在公園的路口不知道該往哪邊走,這時福伯露出溫暖的笑容,輕輕地把謝娜推到往籃球場的那個方向。

「我這個老人家平常生活太無聊,正好想要看看年輕人打籃球的青春活力模樣,小姐,我們走吧。」

「嗯。」謝娜輕輕點了頭,隨著福伯的腳步走向籃球場,心裡有些期待見到在球場上奔跑的「他」,可是又怕自己的期待落空,「他」今天並沒有來籃球場練球。

懷著這樣忐忑的心情,謝娜跟在福伯後面走到籃球場,一踏入籃球場,謝娜就看到劉晏媜對李光耀揮手大喊:「李光耀,我總算找到你了!」


最近的章節會比較輕鬆一點~
老話一句,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