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比賽完的隔天是週末假期的第一天,星期六。李明正在回程的路上對球員說明天放大家一天假,讓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消除身體與心理的疲勞,星期日在練球。

「不過如果大家要出門玩,一定要…」李明正掃視眾球員,正當球員們以為李明正又要說老師那一套注意安全,讓爸媽放心等等的時候,李明正卻說:「一定要盡情地玩,盡情地放鬆,把自己暫時抽離於籃球的世界之中,懂嗎?」

球員們臉上浮現出會意的笑容:「是,教練!」

—–我是分隔線—–

在星期六這一天,所有的光北球員早就在星期五晚上規劃好了行程,用自己的方式輕輕鬆鬆地度過這一天。

〝鈴、鈴、鈴、鈴…〞,早上六點鐘,王忠軍床頭的鬧鐘響起,不過王忠軍並沒有在床上,他人早在十分鐘之前就已經起床,現在正在浴室刷牙。

王忠軍嘴裡含著牙刷,走回房間按掉鬧鐘,回到浴室很快梳洗完畢之後,跟媽媽借了菜籃,到家裡附近的菜市場買菜,七點半,王忠軍提著買回來的菜走進廚房,對媽媽說今天的午餐由他處理,妳可以放心跟朋友出門,之後就一直待在廚房裡頭沒有出來。

王忠軍把買回來的食材從菜籃中拿出來,首先把兩顆洋蔥切丁,丟一塊奶油下去炒,把洋蔥炒軟了之後盛起來放到旁邊,接著把番薯、南瓜去皮,切小塊。

接著王忠軍裝了一鍋冷水,把買來的一大塊五花肉直接丟進冷水裡,開小火加熱,過了五分鐘之後五花肉開始冒出肉渣,王忠軍用大湯匙把殘渣撈起來,一直到整塊豬五花都不再冒出肉渣之後,才把整塊豬五花肉拿出來。

王忠軍把充滿肉腥味的水倒掉,接著又裝了一鍋水,開大火,等到水滾了之後丟了幾塊咖哩塊下去,但是台製的咖哩塊不分廠牌,味道其實都差不多,所以今天王忠軍就要加一些創意,做出不太一樣的咖哩料理。

王忠軍等到咖哩塊融化,清澈的水變成濃稠的咖哩之後,把炒好的洋蔥、番薯、南瓜放進去,接著拿出牛奶、鮮奶油、起司,按照比例下到咖哩之中。

王忠軍拿出大湯匙放到咖哩裡面拌了拌,試了一口味道之後滿意地點點頭。

無聊的咖哩塊在他的創意之下,多出了一股溫和的奶香味,等之後番薯與南瓜的甜味散發出來,融入到咖哩之中一定會更完美。

王忠軍再次等到咖哩滾起來,小心翼翼地把一整塊的五花肉放到咖哩之中,要用整鍋的咖哩去燉這塊豬五花肉。

王忠軍把肉丟進咖哩之後,又等到咖哩滾,接著轉成小火,蓋上鍋蓋,慢慢讓這鍋咖哩熟成。

在等待的期間,王忠軍幾次把鍋蓋拿起來,用湯匙拌一拌,防止有食物沉到鍋底而燒焦。

等到時間差不多,王忠軍洗米煮飯,準備一家人的午餐。

在買菜回來之後的整個上午,王忠軍始終待在廚房裡面照顧這一鍋咖哩,雖然他是第一次這麼煮咖哩飯,可是他深信他這鍋咖哩一定會讓大家滿意。

等到飯煮好了,時間來到十二點十分,王忠軍的弟弟妹妹不斷催促著他,不斷對他說他們餓了,王忠軍也認為時間差不多,把整塊豬五花挾起來,拿起菜刀,從中間下刀。

被燉得軟嫩的豬五花肉輕而易舉地被切開,剖面還不斷流出香噴噴又誘人的肉汁。

王忠軍看五花肉已經熟了,不想浪費肉汁,把豬五花放到盤子上切,將五花肉切成小塊,連著肉汁一起倒回咖哩之中,關火。

然而這樣還沒有完成,王忠軍最後在咖哩上淋上了優格,在咖哩塊的鹹味,番薯、南瓜、洋蔥的鮮甜味,牛奶、奶油、起司的奶味,豬五花的肉香味之外,加上了優格的一絲酸味,讓整鍋咖哩的味道層次豐富而鮮明。

王忠軍拿出盤子,盛了飯之後淋上咖哩,放到飯桌上之後,弟弟妹妹很快就座。

王忠軍拿出湯匙,一一放到盤子之中,弟弟妹妹們早就餓到受不了,尤其又一直聞到廚房飄來的香味,馬上把飯連同咖哩送進嘴裡。

「好好吃唷!」

「哥哥好厲害,這比餐廳煮的還好吃!」

「天啊,超棒的!」

聽著弟弟妹妹的稱讚,看著他們開心的臉龐,雖然王忠軍累了一整個上午,自己也很餓,可是心裡面的成就感跟滿足感完全填飽了肉體上的飢餓。

王忠軍臉上浮現出笑容:「慢慢吃,不用急,我煮了很多。」

—–我是分隔線—–

早上八點,包大偉手中拿著裝滿畫筆與顏料的工具箱,小心翼翼地放進後背包之中,離開房間,走下樓。

「我準備好了。」包大偉對坐在他家客廳沙發,正看著電視的詹傑成說。

詹傑成關掉電視,起身:「吃過早餐了嗎?」

包大偉搖搖頭:「還沒。」

「那我們先去吃早餐吧。」

「好。」

包大偉對父母道別之後,與詹傑成兩人騎著腳踏車,在包大偉的帶路之下,到巷口的早餐店吃豆漿油條。

詹傑成看著眼前這一家小店,招牌破破爛爛的,上頭的字樣已經掉色,店裡的裝潢也有一種陳舊的氣氛,十分昏暗,是他第一眼看了就不會想進去的店,不過這樣的一家店,在星期六的早晨,卻有一堆人站在店門口,排隊等著外帶。

「這家店我從小吃到現在,味道從沒變過,你等一下喝喝看豆漿,絕對會顛覆你對豆漿的想像。」

詹傑成對包大偉的話半信半疑,不過在找到位置坐之後,還是點了冰豆漿喝,當店員將冰豆漿送過來,詹傑成吸了一口,眼睛瞪大,不敢置信地看著包大偉。

包大偉發現詹傑成的反應,笑說:「怎麼樣,跟你之前喝的不一樣吧,味道香純濃厚,放心,他們並不是加了什麼古怪的東西,他們就只是遵循古法,每天現磨現泡,喝這家的豆漿之後,你去喝別家的就覺得怎麼喝怎麼怪。」

詹傑成點點頭,驚嘆道:「天啊,這也太好喝了吧!」

「不只豆漿,他們的燒餅也很好吃,放心,該點的我都點好了,你就等著吃吧。」包大偉信心滿滿地說。

在這個早上,詹傑成吃了他生平吃過最美味的豆漿油條,而在結帳的時候,兩個好朋友兼好隊友在櫃台爭論不休。

「你今天帶我來吃這麼好吃的豆漿油條,我請你吃也是應該的。」

「你一大早騎車過來我家,這裡是我的地盤,應該是由我請你。」

「什麼你的地盤,我說我請就我請。」

「你很奇怪耶,就說我請了,你是有什麼毛病是不是?」

兩人的爭執引來老闆出面,一開始老闆以為是兩人在吵架,不想因此影響生意的老闆過來勸架,殊不知兩人竟是為了請客在爭執,立刻笑呵呵地說:「小包,帶朋友過來早餐呀。」

「對啊,他是我的隊友,我們球隊的控球後衛,不要看他很瘦弱的感覺,他的傳球可是我們隊上最棒的!」

「真的呀,最近比賽比的怎麼樣呀?」

「很順利,我們昨天又贏了。」

老闆滿意地點點頭:「那很好呀,你們兩個不用爭了,今天的早餐我請你們兩個人吃呀。」

包大偉與詹傑成卻搖搖頭,異口同聲地說:「不行。」

老闆訝異:「為什麼不行呀?」

包大偉說:「老闆你開店就是要賺錢,而且老闆你辛辛苦苦做出這麼好喝的豆漿跟這麼好吃的燒餅油條,雖然只是小錢,但是這些錢是你用手藝跟汗水換來的,所以我們一定要給錢。」

詹傑成在旁邊附和:「對。」

最後討論的結果,包大偉與詹傑成兩人各付一半的錢,與老闆道別之後,騎上腳踏車,而這一次輪到詹傑成帶路,兩人花了二十分鐘的時間,騎到了一個小池塘邊。

詹傑成驕傲地對包大偉說:「這個地方還不錯吧。」

包大偉看著眼前這位於山邊的小池塘,蟲鳴鳥叫不斷從四周傳來,在山下隱約可見一個荒廢長滿雜草的山道,山道附近有一個小涼亭可以休息,而山邊四周都是田地,綠意盎然。

包大偉滿意地點頭,深深吸了一口氣:「這地方真棒。」

詹傑成驕傲地說:「當然,這可是我的秘密基地。」

詹傑成與包大偉很快把腳踏車停在池塘邊,詹傑成把背上的後背包拿下來,放在地上拉開拉鍊,將釣竿拿出來組合,安裝釣具,而包大偉則是把畫筆跟顏料準備好。

詹傑成拿出兩把折疊椅,一個給自己,一個給包大偉,熟練地把釣具等等的東西弄好,勾上飼料,輕輕把釣線甩出,接著就坐在折疊椅上,專心看著浮標。

包大偉則在旁邊架好畫架,拿出畫筆,沾上顏料,開始作畫。

在池塘邊,詹傑成專心看著浮標,包大偉專心畫畫,兩人沒有交談,享受四周寧靜又安祥的氛圍,把課業跟籃球放到一邊,讓身心都沉浸在放鬆的狀態之中。

—–我是分隔線—–

在同一個時間,魏逸凡、楊真毅走進百貨公司,搭電梯來到頂樓的電影院,看著掛在牆壁上顯眼的螢幕,很快決定好要看哪一部電影與場次,不過兩人卻沒有馬上買票,因為另外一個人還沒有到。

楊真毅皺眉看了手錶一眼:「遲到十分鐘了,我們要不要先去買票?」

「現在才九點半,很少人會跟我們一樣這麼早來看電影,一定會有位置,別擔心。」魏逸凡篤定地說。

魏逸凡剛說完,叮一聲,電梯門打開,一個高大的人影從電梯裡走出來,立刻對自己的遲到做出解釋:「對南部不熟,剛剛有點迷路,天啊,外面好熱,早知道我就穿短褲了,這是給你們的。」

魏逸凡與楊真毅接過高偉柏遞來的飲料,看著高偉柏滿身大汗的模樣:「走吧,買票,我們剛剛決定要看剛上映的那部電影,你覺得怎麼樣?」

高偉柏點頭:「好啊,感覺還不錯。」

三人買了電影票,走進電影廳當中,享受了一場兩個小時又三十五分鐘的視覺饗宴。

電影結束,因為喝了飲料,又足足坐了兩個半小時的時間,三個人走出影廳第一件事就是去尿尿,一邊尿尿一邊興奮地討論剛剛電影的劇情,而在接近中午的十二點十分這個時間點,三個大男孩肚子同時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

三個大男孩出了廁所就開始討論今天的午餐,高偉柏看著外面豔陽高照:「外面太陽好可怕,我們乾脆就在百貨公司裡面吃一吃就好。」

魏逸凡說:「可是百貨公司裡面的東西又貴又吃不飽。」

楊真毅同意道:「是啊。」

就在三人討論出結果,打算在百貨公司外面找吃到飽的餐廳解決午餐,準備去搭電梯下樓時,經過手扶梯的路上,看到有一個長相清新的女生在發傳單:「五樓鴛鴦火鍋盛大開幕,吃到飽只要399!」

本來三個大男孩只是被女生的長相給吸引,但是聽到女生說的話之後,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頓時間停下腳步,跟女生拿了傳單,看了一眼內容,三個人對視一眼,眼神交會的瞬間了解彼此的想法,很快搭手扶梯直奔五樓的鴛鴦火鍋。

一到火鍋店,店員對說目前店內客滿,可能要等一陣子,不過店員話才剛說完,就有一組客人剛吃完離開,等到服務生把桌面清乾淨之後,三個大男孩懷著既興奮又期待的心情點餐。

三個大男孩,身高都超過一百八十公分,每天都接受大量的體能訓練,而且正值青春期,身體渴求著大量的營養,所以食量大的驚人,才坐下不到二十分鐘,桌上的盤子就已經堆疊起來像一座小山一樣,店員要分兩趟才拿的完。

一個半小時之後,三個大男孩滿足地打著嗝,拍拍肚皮。

「我吃飽了。」魏逸凡喝著冰涼的飲料,臉上是滿足的神情。

「我也是。」楊真毅飽到無法動彈,靠在椅子上無神地看著天花板。

「快飽死了。」高偉柏呼了一口氣。

「你一個人就吃了二十盤的肉,不飽才怪。」魏逸凡說。

三個大男孩在椅子上休息一陣子,等到肚子消化了一些肉,有力氣動彈的時候,開始討論等一下要去哪裡玩。

高偉柏說他搬來台南的時候,過程有些匆忙,衣物並沒有帶齊,想要買一些衣服,三人於是決定等一下到附近的商店街逛逛。

三人走到櫃檯付了錢,隨後搭手扶梯離開百貨公司,自動門打開的那一剎那,頓時一陣熱浪襲來,三個大男孩馬上走進騎樓當中躲避可怕的陽光,走著走著,高偉柏很快看上一間時尚潮流店。

「那就進去看看吧。」魏逸凡一馬當先,而當自動門打開的瞬間,裡面的冷氣讓三個大男孩腳步加快。

一走進潮流店,高偉柏頓時感到眼花撩亂,不知道該從何下手,不過這時魏逸凡很快替高偉柏挑了幾件衣服跟褲子,要高偉柏進去試穿。

「這件搭這件,那件搭那件,可別搭錯了。」魏逸凡說。

高偉柏進去試穿之後,出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敢置信地看向魏逸凡:「你好強。」

魏逸凡問:「喜歡嗎?」

高偉柏點頭:「很喜歡。」

「剛剛的全部穿出來看看。」

高偉柏於是在試衣間裡面進進出出,每次出來造型都不太一樣,但是每一次的造型卻都可以突顯出高偉柏陽剛的氣息與高挑的身型,配合上顏色深淺的簡單搭配,展現出男孩陽光俐落的一面。

高偉柏不由得問:「你怎麼這麼會啊?」

魏逸凡說:「只要你的興趣是看潮流雜誌,你也可以。」

看到高偉柏開心的把魏逸凡挑的衣服全部下手買了,楊真毅也有點蠢蠢欲動,叫魏逸凡替他挑了幾件,進去試穿,甚至連魏逸凡本人也幫自己選了幾件褲子。

顧店的女店員看到三個一百八十幾公分,散發陽光氣息,身材比例非常完美,就像是模特兒般的大男孩不斷地換衣服,展露出迷人的模樣,雖然表面不斷介紹自家產品有多好,但是心裡卻樂開了花,尤其在三個大男孩在不經意間露出巧克力般的六塊腹肌,更讓女店員幾乎快瘋了,在一個人顧一間店,滑手機滑到已經呈現恍神狀態的時候,這三個大男孩把女店員從無聊的深淵中拉了出來。

三人在這間潮流店裡面待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各自買了衣服與褲子,走出潮流店時,手上都提著袋子。

但是高偉柏顯然還意猶未盡,說:「走吧,再逛逛。」

—–我是分隔線—–

謝雅淑在昨天晚上睡前把房間的窗簾全部拉上,因此雖然現在是早上十點,太陽已經照耀整個大地的時間點,謝雅淑的房間卻依然幽暗。

不過謝雅淑此刻並沒有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而是坐在電腦桌前,手中拿著衛生紙,眼眶泛紅,流下晶瑩的淚水。

謝雅淑用力地擤鼻涕,對著電腦螢幕大罵:「你是白癡嗎,你為什麼不對她說你愛她,你這個俗辣(膽小鬼)!」

罵完男主角之後,謝雅淑轉而罵女主角:「妳是智障嗎,哪有男生會一直無條件對女生這麼好,如果他不愛妳,怎麼可能總是一直陪妳,男女生之間是沒有純友誼這回事的啦!」

今天對謝雅淑來說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日子,因為對謝雅淑這個偶像劇狂熱份子來說,她在國中的時候看日劇,現在高中看韓劇,就是沒有看過任何一部台灣本土製作的偶像劇。

她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她覺得台灣做的偶像劇品質實在太差,又有很多是直接翻拍日本的偶像劇,根本沒有看的價值,雖然之前有一陣子台灣紅過一部很有名,叫做我可能不會愛你的偶像劇,同學們男男女女也都在討論那部偶像劇,可是謝雅淑還是沒有任何興趣,繼續看日本跟韓國的偶像劇。

不過這個偏見在今天徹底瓦解,昨天晚上謝雅淑回到家之後就開始看偶像劇,但是她想看的日韓偶像劇清單都被她解決了,她又不想看還沒有演完的偶像劇,這樣還要每個星期、每個星期等待,實在太麻煩了,於是她靈光一閃,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開始看我可能不會愛你。

結果一發不可收拾,謝雅淑從午夜看到凌晨三點,本想睡到中午起床之後繼續看,但是生理時鐘卻讓謝雅淑在六點半就起床,於是謝雅淑頭髮沒有整理,牙沒有刷,臉沒有洗,接著在電腦桌前繼續看。

謝雅淑一路看到下午兩點,把我可能不會愛你完全沒有遺漏地看完之後,因為沒有睡飽,吃了一包餅乾之後又躺回去床上睡覺。

睡覺起來已經是下午四點,謝雅淑打了一個大哈欠,走到樓下到了廚房,肚子不斷咕嚕咕嚕地叫,謝雅淑從櫃子中拿出一包泡麵,一包科學麵,兩顆蛋,一把青菜。

謝雅淑不像楊真毅或是王忠軍有烹飪的興趣,她也不是愛吃泡麵,只是泡麵對她來說困難度是最低的,只要把調味包、麵、蛋、青菜全部丟進水裡面,等到水滾了,麵條散了,就可以吃了,多麼方便簡單又快速!

謝雅淑花了十分鐘的時間把泡麵吃的一乾二淨,拍拍肚皮:「嗯,看完偶像劇,等等來看個電影吧,電子情書似乎也很浪漫!」

—–我是分隔線—–

早上六點,麥克起床,在這個悠閒的星期六,麥克把步調放慢,早上在家跟李雲翔吃完早餐之後,父子兩人出門隨意散步了一個小時,之後回家一起做家事。

因為李雲翔平常就會整理家裡,所以兩人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把家事做完。

早上九點,兩人做完家事,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院長問:「麥克,中午想吃什麼,爸爸煮給你吃。」

「我想要吃麵,爸爸你上次煮的那個湯麵好好吃,我想再吃一次。」

「哦,我上次煮的那個什錦湯麵嗎,好啊。」

兩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但是李雲翔現在看的是老片,麥克並沒有興趣,又想起很多功課要寫,對李雲翔說:「爸爸,我先上樓寫作業。」

李雲翔點頭:「好,中午麵煮好之後我會叫你。」

「好,謝謝爸爸。」麥克回到自己的房間,從書包中拿出課本與上課抄的筆記,開始專心讀書。

麥克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寫完沈佩宜派的作業,接著讀自己最不擅長的英文,然後花一個小時的時間複習化學、物理、數學,一直到李雲翔說麵已經煮好時,才放下手中的書本。

餐桌上,院長關心地問:「麥克,最近籃球隊怎麼樣?」

麥克興奮地說:「很不錯啊,我們一直贏球,大家的默契也越來越好。」

看著麥克的表情,李雲翔滿意地點點頭:「那就好,麵趁熱吃,下午爸爸帶你出去走走。」

「好,謝謝爸爸。」

李雲翔與麥克吃完麵,在家休息了一下子,李雲翔回到房間睡了午覺,麥克將碗盤洗好後則在沙發上哈哈大笑地看星爺的電影,等到中午毒辣的太陽慢慢西沉,開始變得溫和之後,兩人才牽著腳踏車一起出門。

李雲翔與麥克兩人延著附近河岸公園的自行車步道騎了一圈,在下午三點的時刻裡,雖然陽光已經沒有那麼可怕,可是在接近十二月的南台灣,下午時刻的太陽依然會讓人覺得悶熱,李雲翔與麥克騎了一圈之後都流了一身汗。

李雲翔抹去臉上的汗水,提議要去吃冰冰涼涼的豆花,麥克當然不會拒絕,兩人到了公園附近一台攤販車點了粉圓豆花,讓冰涼的豆花降低體內的溫度。

院長露出和藹的微笑:「好吃嗎?」

麥克點頭:「好吃!」

—–
接下來的章節會比較輕鬆一點,老話一句,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