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六十三章【光北VS松苑 下】[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中場十五分鐘休息結束,兩隊在裁判示意之下走上場。

松苑第三節上場的球員為全先發陣容,值得一提的是,中鋒連續打了兩節比賽,在第三節繼續上場沒有休息。

光北第三節上場陣容則做了小調整,後場方面是詹傑成與包大偉的組合,內線是麥克、楊真毅、高偉柏,而楊真毅也是比賽至今還未下場休息的人,不過相較於松苑的中鋒又要搶籃板球又要防守高偉柏,楊真毅體能上的消耗相對來說少了很多。

第三節比賽的第一波球權掌握在光北手裡,詹傑成接過包大偉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

詹傑成腳一跨過中線,高偉柏就顯得蠢蠢欲動,不過詹傑成用手勢叫高偉柏稍安勿躁,把球運到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這時包大偉與禁區的隊友開始跑位,詹傑成把球交給利用高偉柏的掩護來到左側的楊真毅。

楊真毅在左邊三分線側翼的地方接到球,面對胡哲維的防守,直接下球果斷地往右切,不過胡哲維並沒有被楊真毅甩開,防守腳步動得很快,身體黏在楊真毅身邊,逼楊真毅必須在籃框前停下來。

但是楊真毅以左腳為軸心收球大轉身,擺脫胡哲維的防守,雙腳跳起準備挑籃出手,但是中鋒抓準楊真毅起跳時機,右手往後拉,眼神裡面冒出可怕凶狠的精光,就要送楊真毅一個麻辣鍋。

你可別以為松苑的禁區是可以任你出手的地方!

楊真毅眼珠一轉,看著中鋒猙獰的臉,眼神平靜,毫無一絲驚慌,雙手把球往下收,繞過中鋒的身體,小球傳給了空手切進來的高偉柏。

高偉柏接到楊真毅的傳球,身邊完全沒有人防守,不過就算有人防守也改變不了結局,高偉柏在籃下投籃,利用打板的方式將球投進。

光北在第三節率先得分,比數51比31,光北把領先的優勢擴大到20分。

20分,這絕對是非常巨大的分差,而且就光北隊今天穩定的表現,觀眾席上的苦瓜與蕭崇瑜,甚至是場邊的光北球員,認為比賽其實已經結束,只不過籃球場上瞬息萬變,就在大家以為松苑高中玩完的時候,松苑高中的球員像是被打開了開關,在第三節下起了三分雨。

松苑的控球後衛加快球隊的進攻節奏,而且松苑高中也明顯增加了單擋掩護的次數,只要胡氏兄弟開始跑動,馬上會有一至兩名隊友幫忙掩護。

在這種情況之下,胡哲維連續利用兩個隊友的單擋掩護擺脫魏逸凡的防守,在右側底角三分線跑出空檔,接到得分後衛的傳球,立刻拔起來出手。

球在空中的軌跡是一道美妙的拋物線,而當球從手中飛出的瞬間,胡哲維就知道這一球一定會進。

〝唰〞,三分球進,光北隊的20分領先優勢只保持不到二十秒的時間,比數51比34,差距來到17分。

球權轉換,楊真毅拿起球站到底線外,發球給詹傑成。

詹傑成運球過半場,並不急著進攻,17分的領先優勢在光北隊這一方,他根本不需要打得像落後17分一樣。

詹傑成非常聰明,只不過松苑卻急著想追分,控球後衛衝上來防守,而且積極地伸手干擾詹傑成的運球。

想要追分,門都沒有!

詹傑成心裡冷哼一聲,這一次沒有選擇傳球,面對控球後衛的防守,利用身高上的優勢切入突破,不過控球後衛的防守腳步比他想像的還快,在罰球線之前被擋了下來,就在詹傑成停下腳步,回頭準備運球到三分線外,控球後衛以為詹傑成要重新組織一波進攻的瞬間,詹傑成背對著控球後衛把球往後一甩。

控球後衛順著球的方向往後一看,發現包大偉偷溜進底線開後門,接到這個傳球,輕鬆地上籃取分,比數53比34。

詹傑成傳出一計漂亮的背後傳球,在這個瞬間,松苑的控球後衛真真正正地明白在籃球這個世界裡,努力是提升實力的最佳途徑,但是有一種東西是不管再怎麼努力都無法得到的東西──才能。

不過這不代表控球後衛認輸,他承認自己可能永遠都沒辦法像詹傑成一樣傳出那麼精妙且精彩的球,可是只要把球在適當的時機裡面交給適當的人,一樣是一次助攻,一樣可以幫助球隊。

在這一波進攻當中,松苑繼續利用多重掩護讓胡氏兄弟有空檔可以出手投籃,光北知道松苑現在全力幫助胡氏兄弟製造空檔,也拼了命的想要阻止胡氏兄弟出手,於是當楊真毅或高偉柏被擋下之後,麥克、包大偉跟詹傑成就會幫忙補防,不過這麼一來他們防守的人就會出現致命的漏洞。

胡氏兄弟不愧是帶領松苑擊敗去年季軍弘益的球員,縱使面對落後19分的不利情勢,依然保持冷靜,胡哲維接到球,面對詹傑成的補防,把球傳給在弧頂出現空檔的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在弧頂這個他最喜歡也是最有信心的地方接到球,馬上拔起來跳投出手。

球落在籃框後緣,但是因為球帶著強烈後旋的關係,並沒有遠遠彈走,反而往上飛,落在籃框前緣彈回籃板,在籃板與籃框之間前前後後地跳了幾下,最後竟然幸運彈進籃框裡。

控球後衛三分球進,比數53比37,分差16分。

觀眾席上的苦瓜輕哼一聲:「果然開始打球星戰術了。」

蕭崇瑜問:「苦瓜哥,什麼球星戰術?」

苦瓜哥反問:「你還記得立德的戰術是什麼嗎?」

蕭崇瑜理所當然地說:「不就是靠蔣思安一個人狂轟猛切,或者利用本身吸引包夾的能力把球傳給外線的隊友嗎。」

苦瓜點頭:「這就是球星戰術,靠球員個人能力來得分,或者吸引對手的包夾防守來創造隊友的空檔機會。」

「苦瓜哥,你是說現在的松苑打的是球星戰術?」

「當然是這樣,你沒有看到現在松苑全心全力想要替胡哲名跟胡哲維單擋掩護嗎,在第一節的時候,松苑總教練還想要利用團隊默契來打這場比賽,但是在第二節被高偉柏稱霸籃下一口氣拉開比分之後,第三節就馬上開始打球星戰術了,現在松苑高中的命脈已經完全掌握在胡氏兄弟手裡了。」

蕭崇瑜問:「打球星戰術不好嗎?」

「這沒有好不好的問題,當團隊打不出來的時候,就勢必要找突破的方式,所以現在松苑的總教練才希望利用胡氏兄弟的個人能力來追分,可是風險在於若是胡氏兄弟不能像他希望的那樣發揮出影響力,那麼松苑高中的氣勢就會崩盤,這一場比賽就幾乎沒有任何獲勝的機會。」

「就跟立德第四節尾端,除了蔣思安之外其他球員都已經喪失鬥志一樣嗎。」

苦瓜點頭:「沒錯。」

場上,在松苑的控球後衛投進三分球之後,高偉柏馬上還以顏色,在禁區內面對中鋒、大前鋒跟小前鋒的包夾,依然把球打板投進籃框裡,展現出無人可擋的氣勢。

比數,55比37。

球權轉換,追分時期,松苑的控球後衛用最快的速度把球帶到前場,傳球給胡哲名,讓他處理這一波攻勢,而其他三名隊友開始幫胡哲維單擋掩護。

只不過胡哲名卻沒有把球傳出去,在進攻時間還剩下16秒的時候,在右側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直接出手投籃。

沒有人想到胡哲名竟然來一個early offense,球空心入網,三分球進!

在胡哲名三分球進之後,松苑將分差縮小到15分,比數55比40。

第三節比賽才開始不到兩分鐘的時間,松苑連續投進了三顆三分球,在這三分球的帶動之下,松苑的氣勢復活,場上五名球員眼中閃動著一團炙熱的火燄,心裡流淌著熱血,想要趁著手感火燙的時候一口氣拉進比分。

在接下來的防守之中,松苑的中鋒與大前鋒聯手擋下高偉柏的切入,逼高偉柏必須用高難度的方式出手,球落在籃框左緣彈了出來,幸運地是楊真毅撿到這一顆長籃板球,馬上在外線跳投出手,不過楊真毅最有自信的擦板竟然也沒有彈框而出。

松苑的中鋒拼了命想把籃板球搶下來,讓胡氏兄弟可以利用三分球來拉近比分。

這場比賽才進行到第三節而已,只要靠著三分球,我們絕對可以打出一場漂亮的逆轉勝!

中鋒抬頭看著籃球,如此深深地相信著。

只不過卻有人拒絕讓中鋒搶到這顆籃板球,而這個人就是高偉柏。

高偉柏覺得剛剛那一球應該要投進,心裡極度不甘心,把這口氣發洩在籃板球上,硬是在中鋒頭上抓下籃板球,落地上馬上跳起來出手投籃,中鋒為了不想讓高偉柏得分,出手想把高偉柏拉下來,但是高偉柏的力氣卻超乎他所預料,就算被他犯規還是硬生生地把球打板投進。

底線與邊線馬上傳來響亮的哨音,裁判指著中鋒,喝道:「松苑29號,拉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啊─────!」高偉柏興奮地大吼一聲,場邊的謝雅淑也大喊:「高偉柏,進攻籃板搶的漂亮!」

高偉柏很快走到罰球線上,雙手穩穩地接住裁判的傳球,做了一次深呼吸之後執行罰球,輕柔地把球投進。

高偉柏三分打成功,幫助光北把比分拉開,比數58比40,差距回到18分。

然而一旦被松苑抓到三分線外的手感,要擋下他們的三分攻勢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在這一波進攻當中,松苑的多重單擋掩護又破壞了光北的防守,加上胡氏兄弟完全吸引了光北的注意力,對其他人放鬆警戒,胡哲維看到得分後衛在外圍出現空檔,馬上把球傳給他。

得分後衛在左側三分線接近邊線的地方接到球,心中沒有任何猶豫地跳投出手。

下一個瞬間,清脆的唰聲傳來,松苑連續投進四顆三分球,把比數拉回到15分,比數58比43。

「好球!」「大家加油!」「繼續投三分球,再打出一場漂亮的逆轉勝!」

場外的松苑球員興奮地跳了起來,但是他們高興的時間並沒有持續太久,光北在下一波攻勢馬上還以顏色。

光北繼續在禁區裡面凌虐松苑的防守,楊真毅在上一波進攻中錯失一個空檔的外線跳投,在這一波攻勢當中立刻討回來,利用快速精湛的禁區腳步把松苑的防守耍得團團轉,利用傳球假動作騙過防守球員,一個墊步輕巧地挑籃得手。

比數60比43,第三節比賽變成一場拉鋸戰。

不過在三分線外找到手感的松苑高中,完全沒有被這17分的差距影響。

在這第三節,松苑讓光北見識到他們引以為傲的三分神射,胡哲名與胡哲維緊接著各投進一顆三分球,松苑在整個第三節總共投進七顆三分線,而且有著10投7中的超高命中率,一度把比分追近到10分,不過光北不慌不忙,不斷利用內線的優勢摧殘松苑的禁區,尤其是高偉柏,在今天的比賽裡始終保持著十足的侵略力,而且松苑的中鋒身背四次犯規,只要再一次犯規就必須下場休息,這樣場上松苑除了沒有人可以頂住高偉柏跟楊真毅之外,也將失去唯一可以跟光北的內線搶籃板球的禁區大個,所以松苑中鋒防守變的綁手綁腳,更讓高偉柏可以盡情地肆虐松苑的禁區,單節高偉柏一個人連投帶罰拿下了16分,靠著高偉柏的精彩表現,在第三節結束時光北始終沒有讓松苑把比分追近到個位數的差距。

比數,73比59。

雖然第四節一開始就要面對14分的落後,可是松苑高中沒有任何一個人放棄這一場比賽,14分的差距感覺起來似乎很多,可是只要投進五顆三分球,就可以一口氣壓過比分,逆轉這場球賽,品嚐最美味的逆轉勝。

在前幾場比賽中,松苑高中也有過在第四節還是處於落後的不利情況之中,但是在靠著最後一節的三分線攻勢,一舉逆轉比賽,取得比賽的勝利。

松苑深信今天這場比賽最終的勝利也將是屬於他們的,深深地相信著。

松苑展現追分的企圖心,第四節上場球員維持不變,反觀光北則是每一節都做出陣容上的調整。

光北第四節上場球員,後場的搭配是李光耀與王忠軍,內線則是麥克、魏逸凡、高偉柏。

第四節第一波球權掌握在松苑手中,而且松苑確確實實地展現出企圖心,在弧頂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立刻飆進一顆三分球,把比分拉近,比數73比62。

然而在下一波光北的進攻當中,他們逆轉比賽的希望瞬間粉碎了,被一名身穿24號的球員粉碎了。

在第四節比賽開始之前,李明正只對球員說了一句話:「把松苑的中鋒打下場。」

不用李明正多做解釋,光北的球員明白只要松苑中鋒犯滿畢業,那麼在整個第四節比賽他們在禁區將擁有攻守與籃板球的絕大優勢,也代表這一場比賽的勝利將會有一半落入了他們的口袋之中。

李光耀接過王忠軍的底線發球,慢慢地過了半場,現在光北處於14分的領先優勢之中,所以可以盡情的放慢步調,該著急的是松苑,不是光北,不需要被松苑的三分球打亂步調。

李光耀在進攻時間剩下15秒的時候,舉起右手在空中一揮,隊友看到李光耀這個手勢,馬上往兩邊散開,清出空間讓李光耀單打。

李光耀加快運球節奏,大步來到三分線之前,面對比他矮小的控球後衛,身體一沉,重心壓低,一個大跨步往右切,瞬間突破控球後衛的防守,面對空無一人的禁區,收球,腳步跨大,整個人高高飛起,中鋒與胡哲維這時過來補防,伸長了雙手想要阻止李光耀,李光耀本來想要上演一記精彩的大灌籃,但是在最後一刻改變心意,手腕用力把球高高拋起,三個人身體在空中碰撞,李光耀整個人被撞倒在地,哨音響起的同時球也空心入網。

「松苑29號,阻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這時紀錄台鳴笛,表示中鋒已經犯滿畢業,必須下場。

比賽,就在這一刻結束了。

—–我是分隔線—–

當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松苑的球員難掩滿臉的失望,低垂著頭,在裁判的指示下與光北的球員握手。

比數,90比71,光北以19分的差距大獲全勝。

在中鋒下場之後,松苑的總教練派出板凳上身高最高替補球員上場,但是這名替補球員身高才183公分,只比胡氏兄弟高1公分,而且還是一個高一新生,根本扛不住光北的禁區。

在第四節當中,光北隊一口氣搶了七個進攻籃板,光是麥克一個人就搶了三個,而且利用進攻籃板的第二波攻勢連連取分,失去中鋒的松苑高中,根本抵擋不了光北的內線大個,禁區完全處於被霸凌的狀態。

缺少了中鋒,沒有籃板球的支援,松苑高中的球員變得不敢在三分線外出手,因為只要沒有投進,光北絕對會搶下籃板球馬上打出一波攻勢,這種心理壓力把命中率沒那麼高的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壓垮,唯一能夠頂住壓力並且把球投進的只有胡氏兄弟,因此場上松苑的球員也更加倚賴胡氏兄弟,不過這也讓光北的防守變的輕鬆簡單。

胡氏兄弟兩人頑強抵抗光北的防守直到比賽的最後一秒,儘管光北早已拉開比分,但是胡氏兄弟拒絕放棄,在比賽的鐘聲響起之前仍舊努力的想要把比分追近,無奈光北對他們加重看防,就算吸引包夾把球傳出去,其他三名隊友也沒有辦法把空檔的機會把球投進。

胡氏兄弟只能抱著遺憾與失望,坐在板凳席上不發一語。

比賽結束後的鐘聲響起沒多久,苦瓜與蕭崇瑜就已經來到籃球場上,各自找上了松苑高中的總教練與李明正。

「周總教練你好,我是籃球時刻雜誌社的編輯。」苦瓜遞出名片:「想請問周總教練你願不願意接受採訪。」

周總教練看著名片,微微點頭:「可以。」

「在上一場的得分大戰中,松苑在最後一分鐘連續投進兩顆三分球,逆轉了原本落後一分的局面,之後松苑也被視為乙級聯賽的黑馬,可是在這一場比賽之中松苑卻沒能成功打出擅長的三分線攻勢,除了胡哲名與胡哲維之外,其他球員的表現與上一場落差非常大,請問周總教練認為這是今天輸球的主因嗎?」

周總教練毫不猶豫地搖頭:「當然不是。」

「那麼周總教練認為今天輸球的主要原因是?」

周總教練略微激動地說:「籃板球,我們籃板球搶不下來,雖然我不知道確切的差距,但我想光北今天應該比我們多搶了兩倍到三倍的籃板球,光是第二波的進攻籃板就把我們的球員打得鬥志全消,如果我們隊上有那個黑人,就算我們的禁區被光北打爆,今天贏的也會是我們。」

「所以周教練認為籃板球是松苑與光北之間差距最大的地方,也是今天輸球的最大因素?」

周總教練繃緊了臉,最後嘆了一口氣:「籃板球是其中一個原因,另外還有光北的防守,他們很清楚我們的戰術,比賽一開始就展現出擋住我們三分炮火的企圖心,讓我們不管是投籃命中率或者進球數都比上一場比賽少很多,反觀我們明明知道光北的禁區有著可怕的破壞力,卻沒能想出方法阻止光北隊的內線球員,輸球的主因不是籃板球,兩隊本身的實力就有差距,光北明顯是一支比我們成熟的球隊,而我身為總教練並沒有盡到職責,想出對付光北的戰術拉近彼此實力的差距。」

感受到周總教練哀傷的情緒,苦瓜於心不忍,提早結束這場採訪:「好,謝謝周總教練。」

「謝謝。」

苦瓜採訪結束之後,轉頭看向蕭崇瑜,而蕭崇瑜還沒有結束採訪,正和李明正有說有笑著,也不知道說的是不是跟採訪有關的事情。

過了大約五分鐘之後,蕭崇瑜才結束採訪,快步走向苦瓜。

「苦瓜哥,今天李明正心情還不錯,剛剛還說了一個笑話給我聽。」說話時,蕭崇瑜把手機遞給苦瓜。

「哦?平常就算贏球李明正臉上也很少露出笑容,今天這樣還真是罕見,是因為光北隊打進八強嗎?」

蕭崇瑜說:「苦瓜哥真聰明,確實就是這麼一回事,而且光北接下來的賽程除了向陽之外根本沒有可以威脅他們的對手,所以李明正才會難得這麼放鬆。」

「這麼說來,李明正已經把目標放在冠亞軍賽了。」

蕭崇瑜搖搖手指:「我是覺得李明正早就把目標放在冠亞軍賽了,這幾場比賽在李明正心裡,或許只是一種讓光北的球員磨練的過程而已。」

苦瓜突然間哈哈大笑,蕭崇瑜疑惑地問:「苦瓜哥,我剛剛說了什麼好笑的事嗎?」

苦瓜搖搖頭,說:「我只是覺得在剛剛那個瞬間,你比我更了解李明正心裡的想法。」

蕭崇瑜又問:「那又怎麼樣?」

「李明正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你能夠了解他的想法,就代表你也逐漸變成一個對自己有自信的人。」

「是這樣嗎,我覺得可能只是因為每一次比賽之後都是我在採訪他,所以比較知道他在想什麼而已。」

苦瓜愣了一下,搖頭失笑:「你說的沒錯,根本就是我想太多,你這小子最缺乏的就是自信,而且又太膽小,就算每天跟李明正相處在一起,也不可能從他身上偷到任何一絲自信。」

苦瓜不理會蕭崇瑜接下來的抗議,打開蕭崇瑜手機裡的錄音檔,放到耳朵旁邊細心聆聽。

「李教練,恭喜光北隊順利打進八強…」

李明正打斷道:「不錯不錯,有做功課,知道我們贏這場比賽之後就進八強。」

「這是當然,在這場比賽當中光北利用一對一盯人防守,成功限制松苑的三分線外出手次數,而且也降低松苑的投籃命中率…」

蕭崇瑜話還沒說完,李明正再次打斷:「是的,因為松苑的球員切入能力很弱,所以用一對一盯人防守我認為是最恰當的方式。」

「接下來…」

「接下來就是做好跟向陽高中比賽的準備了。」

錄音到此結束,苦瓜不解地問:「你剛剛不是跟李明正講很久嗎?」

蕭崇瑜說:「是李明正自己按掉的,接下來的內容也跟光北跟籃球沒什麼關係。」

「那李明正剛剛跟你在說什麼?」

「他在說黃色笑話。」

「……」

—–我是分隔線—–

光北球員個人表現。

高偉柏,20投12中,罰球9罰6中,30分、12籃板、5助攻、1阻攻。

麥克,5投5中,10分、22籃板、0助攻、2阻攻、1抄截。

魏逸凡,10投7中,罰球3罰2中,16分、8籃板、3助攻、1抄截。

楊真毅,8投5中,10分、7籃板、8助攻、2抄截。

李光耀,5投3中,6分、4籃板、4助攻、1阻攻、1抄截。

包大偉,3投2中,4分、2籃板、1助攻、2抄截。

詹傑成,2投1中,2分、3籃板、11助攻。

王忠軍,三分球6投4中,12分,0籃板,0助攻。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