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叭──!〞,代表第一節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兩隊球員在裁判的哨音之下紛紛走到場外,氣喘吁吁地坐在椅子上接過隊友遞來的毛巾與水。

在第一節比賽中,松苑高中的三分球6投3中拿下9分,命中率高達五成,只不過相較於上一場比賽面對弘益投進二十顆三分球,平均一節投進五顆三分球的誇張表現,在今天的比賽中光北利用一對一的盯防成功限制住松苑的三分球出手次數,雖然讓松苑兩隻後衛幾次切入突破之後的上籃與中距離出手得分,但整體來說,松苑沒有辦法在光北的人盯人防守之下打出擅長的三分線攻勢,尤其是雙箭頭胡氏兄弟在第一節僅僅各投進一顆三分線,合計只拿到6分2籃板的平平數據而已。

另一方面,光北的禁區攻勢則是讓松苑苦不堪言,雖然松苑已經把防守圈縮小想要限制光北的禁區,但是詹傑成總是可以找出方式把球塞進籃下,精妙的傳球屢屢讓場外的謝雅淑驚呼出聲,而且縱使詹傑成無法順利將球傳到禁區,楊真毅也會跑出外線接球,利用中距離的投籃技巧得分,或者是吸引包夾之後將球傳給魏逸凡。

除了楊真毅與魏逸凡精彩的禁區攻勢之外,在第一節比賽中另一位表現亮眼的是麥克,單單在第一節個人就搶下了三個進攻籃板,而且馬上在籃下取分,單節3投3中,拿下6分外加6籃板1阻攻。

第一節比賽裡,除了包大偉的快攻2分之外,其他的分數都是禁區球員拿到,比數20比16,光北暫時領先4分。

在第一節結束與第二節開始之間的兩分鐘休息時間,李明正宣佈第二節的上場球員:「第二節,忠軍、光耀、偉柏上。大偉、傑成、麥克你們三個先休息。」

「是,教練。」

李明正讓球員先坐著喝水擦汗,休息一會,等到球員呼吸漸漸緩和下來之後,利用剩餘的短暫時間對球員下達指示:「剛剛你們的防守做的不錯,第二節繼續人對人盯防,一樣放切不放投,不要給松苑他們投三分球的機會。」

「是。」

「光耀,等一下你控球,有機會就把球往籃底下塞,一口氣把比分拉開。」

「好。」

「真毅、偉柏、逸凡,松苑第二節對禁區的防守一定會更嚴密,所以我把忠軍放上場,你們要好好利用忠軍外線的牽制力讓你們打的更加輕鬆!」

「是,教練。」

這時,裁判哨音響起,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第二節比賽一開始,松苑除了中鋒之外的先發球員全部都在場下休息,在光北第一節可怕的禁區攻勢之後,松苑的總教練大膽地換上更矮小的陣容。

由於比賽第一波球權被麥克搶到,第二節的第一波球權掌握在松苑手裡。

松苑中鋒站在底線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把球傳給場上最矮的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身高只有一百七十公分,比王忠軍還要矮,不過控球後衛雖然矮,速度卻很快,幾個大步步就過了半場。

雙腳一踏過中線,控球後衛高舉左手,比出暗號的手勢,其他四名隊友馬上動了起來,跑位的速度比起第一節明顯快了很多,光北高大的陣容在防守時反而變成累贅,松苑的球員就像是老鼠一樣到處亂竄,把光北一對一盯防的陣式搞得一片混亂。

在混亂之中,小前鋒甩開了楊真毅在左側三分線外接到球,毫不猶豫地立刻跳投出手。

球在空中劃過一道美妙的弧度,落在籃框內緣,在籃框上左彈右跳,最後幸運地落入籃框之間,小前鋒三分球帶一點運氣成份地進了,比數20比19,差距縮小到僅僅的1分。

高偉柏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右腳站出底線外,把球丟給李光耀,跑過李光耀身旁時小聲地說道:「把球給我。」

李光耀訝異地看著高偉柏往前跑的背影,心想高偉柏這小子今天鬥志很高昂啊!

李光耀把球帶過前場,思考該怎麼打這一波攻勢的時候,高偉柏上到罰球線,把中鋒卡在身後,對他高高舉起手,而大前鋒與小前鋒剛剛在場下見識到楊真毅與魏逸凡的能力,不敢冒然上前包夾高偉柏。

李光耀露出微笑,企圖心這麼強烈啊,我喜歡,好,就把球給你!

李光耀立刻將球高吊傳給高偉柏,高偉柏背框接到球,以左腳為軸心轉身面對籃框,一個向右的試探步之後往左切,中鋒雖然沒有被高偉柏的試探步騙開,不過高偉柏的第一步爆發力太快,加上中鋒身材上不如高偉柏厚實,高偉柏一個運球之後直接頂開中鋒,這時松苑大前鋒的補防過來,不過高偉柏絲毫不在意,收球後踏兩步,奮力跳起來,雙手把球拉到後背,帶著像是要炸毀籃框的氣勢把球塞進籃框裡。

〝砰─!〞,一聲巨響傳來,高偉柏灌籃得手,落地後雙手肌肉繃緊,手臂上的青筋清晰可見,仰天大吼:「呀啊啊啊───!」同時場邊跟底線後方的裁判哨聲同時響起。

「松苑19號,阻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好啊!」高偉柏右手握拳,朝空中猛然一揮,對自己剛剛這一記灌籃感到十分滿意高偉柏,馬上站到罰球線準備再拿一分。

今天的高偉柏是一隻野獸,單單一記雙臂灌籃沒有辦法滿足他龐大的胃口。

裁判見到兩邊球員站定,把球地板傳球給高偉柏:「罰一球。」

高偉柏接到球,眼神專注地盯著籃框,隨後把握住進算加罰的機會,穩穩地將球投進,比數23比19。

高偉柏把球投進之後很快跑回後場防守,站在禁區裡面大喊著:「防守!跟緊他們,不要讓他們投三分球,就算被他們切入也無所謂,我會在禁區裡面幫你們補防!」

「我絕對不會讓他們在禁區得分!」

高偉柏渾身散發出像是火燄般炙熱的氣勢,光北隊受到高偉柏的氣勢感染,每一個人的防守動作越來越積極,而且大聲說話溝通,提醒隊友松苑的跑位狀況,松苑的球員本想繼續利用快速的跑位製造光北防守上的混亂,進而跑出外線空檔的投籃機會,不過光北的防守適應的速度遠超過他們想像,在24秒進攻時間快結束之前,得分後衛才終於在左側三分線跑出空檔,持球的小前鋒立刻把球傳給得分後衛,讓得分後衛可以出手投籃。

想得美!

然而李光耀可不允許得分後衛得分,算準得分後衛的出手節奏,高高躍起,狠狠把球拍走,送給得分後衛一個大火鍋。

這時紀錄組鳴笛,裁判哨音響起:「24秒進攻違例,球權轉換!」

場邊的謝雅淑又跳了起來,對場上的隊友大吼:「好球,守的漂亮!」

高偉柏很快跑到場外把球撿回來,展現出積極的態度,交給場邊的裁判,就這麼站在界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之後很快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拿到球,看著高偉柏,心想今天高偉柏吃了什麼藥,感覺跟平常不太一樣。

李光耀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不過這種不一樣,感覺還不錯。

李光耀運球過半場,高偉柏再次來到罰球線,把中鋒卡在身後高舉右手要球。

雖然防守楊真毅的小前鋒已經準備好要包夾高偉柏,但是李光耀依然把球傳給高偉柏,因為他想要看看高偉柏的能耐到達什麼樣的程度,是否可以應付接下來松苑的包夾防守。

高偉柏一接到球就遭遇到中鋒與小前鋒的包夾,不過高偉柏保持冷靜,雙眼看向楊真毅,做出傳球假動作,逼包夾自己的小前鋒不得不回到楊真毅身邊防守,這時高偉柏轉身面向籃框,下球往右切,一次運球之後收球大轉身擺脫中鋒的防守,左手輕柔地把球挑進籃框。

高偉柏禁區強攻再次得手,個人連得5分,比數25比19,光北領先6分。

球權轉換,松苑想要馬上還以顏色,但是光北隊在讓松苑第一波進攻得手之後,好像就抓到松苑的進攻節奏,不管松苑怎麼快速地移動跑位,光北總是可以即時防守,不讓松苑有輕易投三分球的機會。

而光北能夠成功阻止松苑的三分線攻勢有一個很簡單的原因,那就是現在場上的松苑替補球員實在太執著投三分球,他們並沒有像是第一節的先發球員一樣除了尋求三分線外的機會之外,還頻頻利用切入之後的上籃與中距離跳投取分,在戰術僵化與跑位模式固定之下,雖然松苑的總教練想要利用矮小但速度快的陣容打亂光北的防守節奏,但是光北的防守能力讓他的盤算徹底失敗。

在這一波防守之中,光北再一次成功擋下松苑的攻勢,松苑小前鋒在24秒進攻時間結束前,在楊真毅的貼身防守之下賭博性地在右邊底角跳投出手,但是球連籃框都沒碰到,高偉柏接下小前鋒這一球籃外空心,直接把球傳給場上的指揮官,李光耀。

李光耀接過球,啟動引擎快步過半場,這時高偉柏從他旁邊衝過去,站在罰球線與三分線之間,把對位防守的中鋒死死卡在後面,不過松苑的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離高偉柏很近,很顯然對高偉柏有所防範。

李光耀眼睛看著高偉柏,右手卻把球往左邊傳。

松苑,你們可別以為三分球是你們的專利。

王忠軍在左側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接到球,馬上拔起來出手。

說起三分球,在場每一個人一定會聯想到松苑高中,一說到松苑高中,每一個人一定會聯想到在底角三分線擁有高達六成命中率的胡氏兄弟,但是卻沒有人想到在兩邊球員之中三分球命中率最高的並不是松苑的胡氏兄弟,而是光北的王忠軍,而且王忠軍在左側三分線外的命中率,更是可怕的七成!

球劃過彩虹般的美妙弧線,王忠軍高舉著投球的右手,雙眼閉上,準備享受那每每救贖他的天堂之音。

〝唰!〞,球空心入網,王忠軍的三分球幫助光北再度拉開比分,比數28比19。

這時松苑高中的總教練臉上出現急躁之意,走到紀錄台,比出T的手勢:「暫停。」

紀錄組點頭,舉牌對場上的裁判示意,不過松苑的球員急於還以顏色,已經發球進場,加上目前場上沒有死球狀態,所以無法立刻實行暫停。

場上的松苑球員感受到光北高中的氣勢,心中除了著急地想要得分之外,還有一股接近慌亂的情緒,在這一波進攻之中,松苑的球員們依然按照教練的指示不斷跑位,在三分線外尋找得分機會,不過光北早已看穿松苑的意圖,讓松苑的努力白費,最後得分後衛竟然在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做賭博式的出手投籃。

得分後衛出手力道明顯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高偉柏在禁區卡到好位置,輕而易舉地把這一顆籃板球抓下來,眼神凶猛地瞪著想要抄球的得分後衛。

想抄我的球,門都沒有!

松苑的球員見沒有機會抄到球,很快往後場回防,高偉柏這才把球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運球過半場,享受著當控球後衛的快感,思考在這一波進攻要把球交給第二節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表現的魏逸凡或者楊真毅手上時,高偉柏從底線繞出來,眼神裡面燃燒著一團火燄。

把、球、給、我!

李光耀看到高偉柏依然想要摧殘松苑的禁區,嘴角浮現一道微笑。

有意思。

李光耀就像是聖誕老公公一樣,滿足高偉柏的願望,將球高吊傳了過去。

高偉柏在跑動中接到球,立刻下球往左邊切入,利用身材頂開中鋒的防守,在籃下左手輕巧地勾射打板,球進!

在高偉柏勾射投進之後,比分來到了兩位數的差距,30比19。

高偉柏3投3中,在第二節比賽一開始個人連拿7分,主宰禁區,松苑中鋒的防守對他來說宛若虛設。

這時場邊的哨音響起,裁判指向松苑:「松苑高中,請求暫停!」

雙方球員回到各自的休息區,光北的五名一回到場邊之後,李明正只簡單地說了幾句話:「等一下松苑應該會換上先發球員上場,你們剛剛的表現很好,待會就繼續這麼打就好,但是防守上要多注意,現在我們雖然領先11分,可是絕對不能大意,松苑的三分炮火很凶猛,只要我們一不注意就會被追上。」

「是,教練。」

李明正話一說完,就告訴球員趁暫停的時間休息,自己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讓人看不穿情緒與想法。

這時在觀眾席上的苦瓜與蕭崇瑜,開始談論起剛剛表現非常搶眼的高偉柏:「苦瓜哥,今天高偉柏的表現也太強了,而且整個人散發出一種近乎可怕的氣勢。」

苦瓜微微點頭:「確實如此,高偉柏今天的企圖心很強。」

蕭崇瑜打趣地說:「會不會是他跟隊友有打賭今天要拿下幾分幾籃板,否則就要接受處罰,所以才會打的這麼賣力。」

苦瓜說:「高偉柏應該不是這麼無聊的人,不過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你可以在賽後採訪李明正完之後問他。」

本來苦瓜只是隨口說說,殊不知蕭崇瑜真的點頭說道:「這是個好主意!」

場上,暫停時間到,紀錄組鳴笛,裁判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正如李明正所預料,松苑換上了全先發陣容,明顯想要靠著先發球員的能力一口氣拉近比分。

在第二節的後段,松苑多次想要靠胡氏兄弟的三分線外的能力將比數追近,而兩人也不負松苑上下的期望,聯手投進了四顆三分球,而且都是在楊真毅與魏逸凡防守到位的情況之下,硬是在他們兩個人面前拔起來後仰跳投的高難度出手方式。

除了胡氏兄弟之外,松苑也發現王忠軍的防守能力並不強,控球後衛隨即針對王忠軍突破攻擊,一時間造成光北隊防守上的混亂,只不過松苑的先發球員除了胡氏兄弟之外,並沒有人能夠靠著光北隊的防守混亂順利拿到分數。

反觀光北,王忠軍多次被控球後衛突破,表情雖然沒有任何變化,可是個性其實心高氣傲的王忠軍怎麼受得了,靠著三分線外的攻勢把自己失去的分數討了回來,在整個第二節的時間,王忠軍投進了三顆三分球。

除了王忠軍之外,高偉柏的表現更加搶眼,利用自己身材、速度與經驗上的優勢,一個人就把松苑的禁區打爆,儘管松苑的球員都已經上來包夾高偉柏,高偉柏依然可以把球放進籃框裡,而且就算投球沒進,高偉柏也數次造成松苑禁區球員的犯規。為了防守高偉柏,松苑的中鋒一個人就賠上了三次犯規,胡氏兄弟則是一人一次。

雖然高偉柏的打法在眾人眼裡看起來有點自我,但是高偉柏卻偏偏可以在包夾之中把球投進,而且在第二節最後一分半鐘的時間,高偉柏利用自己吸引包夾的能力,連連把球傳給楊真毅與魏逸凡,讓他們兩個人可以輕鬆投籃得分。

單單是第二節,高偉柏一個人包含罰球拿下了14分、7籃板、3助攻的可怕數據。

而在第二節,最像隱形人的反而是李光耀,在整個第二節沒有任何一次出手,但不是李光耀沒有出手欲望,在高偉柏灌籃之後李光耀心裡的鬥志也被點燃,可是他為了看高偉柏可以主宰比賽到什麼程度,硬是壓抑心裡的出手欲望,不斷把球交給高偉柏。

第二節比賽結束,光北打出一波29比15的攻勢,把比分拉開到18分的領先優勢,比數49比31。

蕭崇瑜看完第二節比賽,轉頭想對苦瓜說話,但苦瓜卻舉起手:「我去外面抽菸,有話等我抽菸回來在說。」

苦瓜起身,順著樓梯與指標走出球場,前腳一踏出球館,嘴裡的菸就已經點燃了。

苦瓜深深吸了一口菸,發出嘶的聲音,接著吐出一口藍灰色的煙霧,看著眼前的十字路口,車子按照交通號誌的變換來來回回移動著:「今年乙級聯賽的黑馬球隊不少,可是不管是擊敗去年亞軍,有著蔣思安帶領的立德,或者是擊敗去年季軍,由胡氏兄弟率領的松苑,都擋不下光北高中的可怕氣勢,放眼整個乙級聯賽,能夠對付的了光北高中的絕對只有向陽了。」

「向陽應該很快也會發現光北這支球隊。」苦瓜臉上泛起笑容:「真是迫不及待想要早點看到兩隊交手的情景。」

苦瓜很快把菸吸到接近濾嘴的地方,走到附近的垃圾桶,用腳踩熄之後把菸蒂丟進垃圾桶裡。

一回到觀眾席,蕭崇瑜馬上興奮地對苦瓜說:「苦瓜哥,我知道了。」

苦瓜微微皺起眉頭,問:「你知道什麼?」

「我知道你為什麼會覺得兩分球有它的優勢存在。」

「好,說來聽聽。」

「因為兩分球比起三分球還要穩定,而且比起三分球,兩分球更有機會可以造成對手的犯規,像剛剛的高偉柏,他強打禁區雖然有幾次沒進,可是都利用對手的犯規站上罰球線,利用罰球得分,反觀松苑,在整個第二節裡因為把攻勢主要集中在三分線外的關係,所以完全沒有獲得任何罰球的機會,雖然王忠軍在防守上有賠上兩次犯規,但都不是出手時的犯規,除此之外,兩分球可以應用的戰術也比三分球多元,以兩分球為主體設計的戰術,絕對比三分線為主體設計的戰術來的更有威脅性。」

蕭崇瑜一口氣把話說完,等待苦瓜的稱讚,但是苦瓜這一次卻緩緩搖搖頭:「你前面說的是對的,但是最後面兩句話是錯的。」

蕭崇瑜不解:「為什麼?」

「因為每一支球隊的球風不一樣,不能以這麼簡單的兩句話來區隔,兩分球有兩分球的優勢,就像你說的,兩分球是更靠近籃框的出手,所以命中率通常會比三分球高,而且更容易造成對手的犯規,但是三分球也有三分球的好,只要夠準,不論是追分或者拉開比分,三分球造成的影響絕對會讓你驚訝。」

聽到苦瓜這麼一說,蕭崇瑜疑惑頓解:「有道理,苦瓜哥你說的對。」

苦瓜淡淡地說:「現在的籃球趨勢越打越外面,其實這也沒有什麼不好,因為這代表大家發現了籃球新的可能性,今後的戰術會越來越多元,球賽也會越來越精彩,你不覺得這很有趣嗎?」

「什麼很有趣?」

「隨著時代的變化,籃球也跟著演化,就好像籃球是活生生的一樣,十年前的籃球跟十年後的籃球,絕對有不一樣的樣貌。」

蕭崇瑜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有,我有這種感覺。」

苦瓜說:「現在大家越來越重視三分球,說不定在不遠的將來,我們可以看到稱霸籃球界的不再是以兩分球為主三分球為輔的球隊,而是反過來,三分球為主兩分球為輔的球隊。」

---
你們是不是也覺得,籃球是活生生的,十年前的籃球,跟十年後的籃球,絕對有著不一樣的面貌呢?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喜歡,謝謝!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