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五十七章【眼光】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他有什麼毛病嗎?」李光耀看著高三學長走下樓梯的背影,抓抓頭,走回座位上。

李光耀拉開椅子坐下,一日之計在於晨,這句話說的很對,可是李光耀還想要在補充一小段話。

「一日之計在於晨,更在於吃完早餐之後。」

今天李光耀桌上只有兩份早餐,是他在與東台友誼賽結束之後最少的一次,不過李光耀食量也沒有大到像日本大胃王那種可怕的程度,兩份早餐算是非常剛好。

不過在李光耀吃這些愛心早餐之前,他首先拿出壓在早餐底下,摺成愛心形狀的紙條,翻開閱讀:「李光耀,你最近的表現很棒,繼續加油唷!」

另外一張紙條就寫的比較直接:「李光耀,雖然你說你只喜歡謝娜,可是我要告訴你,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

兩張紙條底下都有寫是她們來自哪一班的誰誰誰,還寫了可愛的綽號,最後面一個愛心做為結尾,不過當李光耀把這兩封紙條收進抽屜裡之後,就已經把班級、姓名、綽號忘的一乾二淨,眼前只有兩份香噴噴的早餐而已。

「你剛剛跟那個學長…怎麼了?」麥克怯怯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李光耀完全沒發現麥克什麼時候到班上,差點被麥克嚇了一跳:「什麼學長?」

「就剛剛從我們班上離開的那個學長。」

「哦,他就說他是劉晏媜的男朋友,叫我離劉晏媜遠一點。」李光耀拿出漢堡,大大咬了一口,右手食指在腦袋旁邊轉了轉:「我個人是覺得他腦袋有點問題啦,你認識他嗎?」

麥克連連搖頭:「不認識,但是我知道他是誰。」

李光耀喝了一口奶茶,把嘴裡的漢堡吞下去:「你怎麼這麼厲害,這所學校還有沒有你不知道的人?你根本是光北裡的情報王,太厲害了。」

麥克臉微微一紅,但膚色太黑,根本看不出臉紅。

「所以他是誰?」李光耀大大咬了一口漢堡,眨眼間就把漢堡吃了一半。

「他是全光北高中成績最好的人,從高一到高三每個學期都是全校第一名,很多人都說他是全光北,甚至是光北高中史上最聰明的人。」

李光耀嘴裡停止咀嚼食物,把注意力集中在腦部,努力回想高三學長的長相,而在腦海中浮現的是那憤怒的面容,還有長期睡眠不足所造成的黑眼圈。

「全光北最聰明?不見得吧。」李光耀把嘴巴裡的食物吞下,一口氣把剩下的奶茶喝完。

「他很聰明啊,不然怎麼能每個學期都拿全校第一名,而且他爸爸是醫生,媽媽是律師,全家都是聰明人。」

李光耀拿出另外一袋早餐,拆開免洗筷,開始享用蛋餅:「麥克,我問你,在籃球場上最強的人,會是那個身高最高的人嗎?」

麥克搖頭:「不會,場上最強是像你一樣,最努力練球的人。」

「那就對了啊,同樣的道理,成績最好的也不會是最聰明的人,而是最努力用功念書的人,而且他是高一到高三每一個學期都拿全校第一,如果不是每天都很認真念書,根本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

麥克恍然大悟地點頭:「有道理。」

李光耀失笑:「什麼有道理,不管做什麼事都一樣,你想要成為頂尖的人物,不是靠一顆聰明的頭腦,也不是靠傲人的天份,而是靠比任何人都還要多的努力,然後數年如一日這樣堅持下去。」

麥克聽了李光耀的話,用力地點頭,但李光耀卻突然在麥克面前舉起食指。

「不過還有一件比努力更重要的事情,你知道是什麼嗎?」

麥克搖搖頭。

「那就是心,你一定要對追求的事物有一顆充滿熱誠的心,這樣不管遇到多少困難、挫折、挑戰,你才可以一次又一次的跨過去,否則一定很快就放棄,而且越努力越痛苦,就像那個學長一樣。」

「那個學長,他怎麼了嗎?」

「哈哈,他沒有怎麼了,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已,他的爸爸是醫生,媽媽是律師,就算他的爸媽很開明沒有給他壓力,可是他身邊的人一定會用期待的眼光看著他,『因為你爸爸是醫生,媽媽是律師,你一定也是那種很會讀書的人,將來一定會是醫生或者是律師。』,如果他成績不好,身邊就會開始有那種很討厭的聲音出現:『唉呀,你爸媽都那麼厲害,怎麼生的兒子會這樣啊?』,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然後就只能每天都讀書讀到很晚,把睡覺的時間拿來讀他不喜歡的書,讀到兩隻眼睛的黑眼圈很重。」李光耀嘆了一口氣:「真是個可憐人。」

麥克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不定他自己也很喜歡念書,只是他鼻子不好,常常鼻塞,所以容易有黑眼圈而已,你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

李光耀哈哈大笑:「你這麼說也對,是我想太多了,不會有人不喜歡念書,卻可以把自己逼到連續三年都拿全校第一名。」

「對了,你知道他為什麼會為了劉晏媜特地過來找我嗎?」

「他之前有跟劉晏媜交往過,而且還是劉晏媜歷任男友中交往最久的。」

「最久?交往一年嗎?」

「一個月。」

李光耀差點把嘴巴裡的早餐噴出來:「一個月是交往最久的男友?」

麥克點頭:「是啊,劉晏媜換男友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她又漂亮又主動,歷任男友都是她主動告白的,命中率百分百,從來沒有人拒絕她……」麥克看著李光耀:「除了你之外。」

「什麼!?劉晏媜這麼厲害?」

麥克擺出一副你怎麼這麼大驚小怪的表情:「你該不會現在才知道吧?」

「可是那關我什麼事?我不是早就擺明我非謝娜不可嗎,他幹嘛為了劉晏媜過來找我,還自稱是劉晏媜的男朋友?」李光耀更感到疑惑。

「這我就不知道了,學長是劉晏媜的前任男友,說不定他覺得劉晏媜是因為你才跟他分手,所以把氣出在你身上也說不定。」

李光耀一聽,大大贊同,用手指撥弄頭髮:「有道理,天啊,天生帥氣難自棄,長的帥又迷人也不是我願意的啊…」

看到李光耀又開始自信過剩,麥克從書包裡拿出早餐,開始細嚼慢嚥,偶爾他會希望如果自信是一種物品就好了,這樣李光耀就可以把多到滿出來的自信分一點給他。

當麥克吃完早餐的時候,早自習的鐘聲響,沈佩宜拿著一疊考卷走到班上:「昨天說過了,今天會有小考。」

聽到這段話,李光耀心情不錯,因為英文正是他最擅長的科目,由於小時候在美國待過一段時間,又遺傳到李明正的語言天份,所以李光耀本身英文底子非常好,上課根本不需要聽就可以應付考試。

李光耀花了十分鐘的時間寫完考卷,之後拿出一張白紙準備簡單畫出籃球場的圖形,但是才畫了中線,紙就被收走。

「考卷寫完了嗎?」沈佩宜的聲音從身旁傳來。

「嗯,寫完了。」李光耀把考卷的正反兩面翻給沈佩宜看。

「檢查過了嗎,你確定沒有任何錯誤?」

「應該不會有任何錯誤,但就算有也無所謂,我不追求一百分。」李光耀聳聳肩。

沈佩宜深吸一口氣,李光耀總是可以輕易地挑動她的理智線,把她的憤怒引誘出來,偏偏李光耀的英文成績又是全班最高,讓她沒辦法在這方面多說什麼:「如果考卷寫完了,可以拿別的科目的書出來看,不要發呆。」

「我沒有發呆。」

沈佩宜不想繼續跟李光耀溝通,她發現每次跟李光耀講話總會讓自己的怒氣升起。沈佩宜把紙還給李光耀:「總之,不要把你的時間浪費在無所謂的事情上,好好讀書!」

話一說完,沈佩宜就回到講台上坐好,努力壓抑自己的怒火。

—–我是分隔線—–

〝噹、噹、噹、噹、噹…〞,早自習的下課鐘響,收回考卷之後沈佩宜直接走下樓,回到導師辦公室。

一到辦公室,沈佩宜看到楊信哲已經坐在位置上喝飲料,心裡罵了一句:「吊兒郎當的態度,看了就討厭。」

楊信哲大大喝了一口冰涼的梅子雪碧,看到沈佩宜一大早臉色就不是很好看,馬上表示關心:「沈老師早,怎麼啦,心情看起來不太好?」

沈佩宜擠出一個假笑:「沒事。」

「要不要來一杯冰涼的梅子雪碧,梅子是我弟從台東寄過來的,滋味超棒的!」

沈佩宜又一個假笑:「不用,謝謝。」

楊信哲聳聳肩:「好吧。」這時劉晏媜走進辦公室裡,找到楊信哲:「老師,你找我?」

「哦,對,啦啦隊的事情我大致想好了,叫妳過來主要是想在真正實施之前跟妳這個隊長討論一下,除了這個之外,因為我有為啦啦隊設計衣服,所以我需要妳幫我調查現在啦啦隊每一位隊員的衣服尺寸。」

「好,沒問題!」

「這個啦啦隊是為了籃球隊而創立,所以你們每一個人都需要對籃球隊的成員有所了解,但是考慮到不是每個人都對籃球有興趣,所以我把你們需要知道的資料整理出來,內容不多,也不複雜,沒有任何專業術語,我相信只要花一點時間你們就記的起來。」楊信哲在抽屜中翻來翻去,這才找到裝有資料的文件夾,又花了點力氣把文件夾拿出來,這才遞給劉晏媜。

劉晏媜接過文件夾:「謝謝老師。」

「一開始我把這個啦啦隊想的太複雜,考量到許多困難之處,我跟校長最後討論出來的結果,就是將啦啦隊作為氣氛的領導者,在球隊氣勢起來或者處於落後的情況下,帶領現場的觀眾或者光北的學生幫光北加油,我記得你說過啦啦隊裡面有熱舞社跟熱音社的團員,這樣很好,妳可以跟這些人討論一下口號跟動作,越簡單越好,妳看可口可樂、Nike、Adidas、麥當勞他們的口號都非常簡單,可是卻讓人印象深刻,動作也不用太難,主要是帶動氣氛為主,這樣可以理解我想表達的是什麼嗎?」

劉晏媜專心聽完楊信哲說話後,點點頭:「沒問題,簡單,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

楊信哲訝異:「一個星期?」

劉晏媜點頭:「會太久嗎?」

楊信哲說:「其實不需要這麼急…」

劉晏媜直接打斷楊信哲:「我這個人有點急性子,一個星期可以完成的事,就不想要拖到兩個星期。老師,你放心,雖然我不太會讀書,但是這種小事我還有能力處理好!一個星期後我會再來找老師,你儘管放心好了!」

楊信哲一時間被劉晏媜的氣勢所震,愣愣地點頭:「哦。」

「老師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對我說嗎?」

楊信哲愣愣地搖頭。

「好,那我先走了。」

楊信哲站起身來:「請慢走。」

楊信哲看著劉晏媜離去,失笑道:「這小妮子,啦啦隊會不會真的被她搞出些什麼名堂出來。」

—–我是分隔線—–

劉晏媜一離開辦公室,沒有回到自己的班上等待上課,而是走上樓梯,腳步輕快地來到一年五班。

一到一年五班,李光耀坐在座位上不知道畫著什麼東西,而讓她驚訝又驚喜地是,李光耀一看到她就站起來,筆直地朝她走過來。

劉晏媜心裡面感動萬分,以為李光耀總算是想通了,要拋下謝娜,投入她的溫暖懷抱之中,迫不及待地張開雙手,想要給李光耀一個深情的擁抱。

李光耀伸出雙手放在劉晏媜的肩膀上,阻止她繼續朝自己前進:「妳幹嘛?」

劉晏媜理所當然地說:「抱你啊。」

在劉晏媜如此直白的言語攻勢之下,平常自信過剩讓其他光北隊員受不了的李光耀竟然招架不住,臉微微一紅,輕輕推開劉晏媜:「不要鬧。」

劉晏媜直直盯著李光耀的臉,露出陽光般的溫暖笑容,而一年五班的男生全部都停止手邊的動作,目不轉睛地看著劉晏媜。

「原來你也會臉紅啊,真可愛。」

聽到這句話,麥克跟王忠軍都不禁轉過身來看李光耀,因為他們兩個從來沒有見過李光耀臉紅的模樣,就連他在全隊跟教練面前大聲說他將成為史上最強的籃球員都沒有臉紅過。

當時李光耀是這麼說得:「如果別的星球也有外星人在打籃球,我會用我的實力告訴他們,全宇宙最強的籃球員在地球的台灣!」

李光耀輕咳兩聲:「你之前是不是有跟那個蟬聯全校第一名的學長交往過?」

劉晏媜絲毫不扭捏地承認:「是啊,我上一任男朋友,怎麼了嗎?」劉晏媜眼睛轉了轉,古靈精怪地看著李光耀:「你在意我的前男友嗎,不用擔心,我的心是屬於特別的你。」

一年五班的男生在心裡哀嚎,他們多希望劉晏媜這句話是說給他們聽的,如此簡單的一句話,就可以把他們的心給融化了。

不過李光耀的反應卻只是搔搔頭:「也不是說在意,只是他今天早上突然過來找我,他說他是妳的男朋友,要我離妳遠一點,讓我覺得非常莫名其妙,希望妳可以跟他解釋一下。」

劉晏媜聽了臉上的笑容馬上消失不見:「他真的這麼對你說?」

「是啊。」

「好,我等一下就去找他說清楚,我之前就明確地跟他說過我們結束了,真的很討厭這種糾纏不清的人。」

「我看的出來他也只是很喜歡妳而已,沒必要把話說成這樣吧。」

「你不懂,我一開始以為他就是個斯斯文文很會讀書的男生,跟他在一起感覺應該不錯,沒想到他根本就是一個佔有欲過剩到可怕程度的書呆子。」

李光耀擺出一副有那麼誇張嗎的表情:「這樣妳還可以跟他在一起一個月?」

「誰跟他在一起一個月,才一個星期我就提分手了,只不過他一直煩我,拖了一整個月才分手,真是累死我了。」

李光耀聽劉晏媜把分手講的這麼輕鬆容易,表情突然間變的有些嚴肅,劉晏媜發現李光耀的表情變化,咯咯笑了幾聲:「放心吧,對我來說你是特別的,我不會這樣對你。」

李光耀搖搖頭:「妳誤會了,我只是覺得妳真的是一個很有魅力很迷人的女生,妳該找一個懂得疼妳愛妳的男生交往,不應該一直換男友,這樣不好。」

劉晏媜伸出食指搖了搖:「我一直換男友一定讓你覺得我是個很花心的女生,但其實我跟你想的不一樣,我只是想要找一個特別到值得我去愛的男生而已,但那些熱舞社的社長,熱音社的社長,全校第一名都不夠特別,他們都缺少了某一種『氣』,但是我現在卻在你身上找到了,最重要的是,你跟別的男生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你有種獨特的堅定氣質,很吸引人,有那種讓人想要依靠的感覺,好像在你身邊任何事都有可能成真。」說著說著,劉晏媜伸出雙手,又想要擁抱李光耀。

李光耀連忙抓著劉晏媜的肩膀,繼上次樓梯事件之後,再一次祈禱上課鐘聲趕快響起:「別亂來。」

劉晏媜嘟起嘴,模樣真是可愛極了,但偏偏李光耀完全不動心。

李光耀轉移話題:「妳今天上來找我幹嘛?」

「是這樣的,剛剛你們的助理教練找我過去,跟我說了一些啦啦隊的事情,然後我馬上有了一些想法,就跑過來問你了。」

「什麼想法?」李光耀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

「因為啦啦隊的關係,我現在看電視都會轉到體育頻道看籃球的賽事,我發現在比賽開始前,每一隊的球員都會聚在一起,喊一些聽不懂的話,或者會做出特別的手勢,光北有這種東西嗎?」

李光耀的表情像是說妳在開玩笑嗎:「當然有,這是一定要的啊!」

「那你們是什麼,口號嗎,還是手勢?」

李光耀臉上顯露興奮的表情:「把妳的右手舉起來,麥克,你過來!」

麥克站起身來,看了劉晏媜一眼,很快低下頭,劉晏媜實在太美麗,美麗到麥克根本不敢看她。

麥克躲在李光耀身後,小小聲地問:「怎麼了?」

「她是我們光北籃球隊的啦啦隊長,她說她需要我們示範我們的隊呼給她看。」李光耀把麥克從身後拉出來:「不要怕,把手放到她手上。」

「哦…好…」麥克小心翼翼地把手臂靠在劉晏媜細瘦的手臂上。

而這麼近距離的靠近,讓麥克更加緊張,也讓劉晏媜更加佩服李光耀,原來李光耀都跟這麼高的人打球嗎,太厲害了!

李光耀看著劉晏媜,說:「因為妳不清楚流程,所以我簡單跟妳說,在比賽開始之前,我們的隊長謝雅淑會第一個跳出來喊隊呼,她會高高舉起右手,我們其他人就會圍繞在她身旁,接著把手像這樣靠在她的手上,然後她會開始隊呼,我示範一次給妳看。」

「麥克,等一下我當謝雅淑,你跟平常一樣喊隊呼,可以嗎?」

麥克點頭,李光耀深吸一口氣,大喊:「光北!」

「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李光耀把手拿開,看著嚇傻的劉晏媜:「大概就是這樣,現場音量更大,因為是所有人一起大喊。」

劉晏媜回過神來之後,顯得非常興奮:「這太酷了!好,我更知道該怎麼做了,一個星期絕對就可以有成果出來。」

相較於劉晏媜的興奮,李光耀很平靜:「其實不需要急,就算有成果出來,目前我們在打的乙級聯賽根本沒有人在看,沒有電視轉播、沒有球迷、沒有觀眾、什麼都沒有,就算啦啦隊到了現場也沒事可做。」

李光耀說的跟劉晏媜想的完全不一樣:「什麼,那幹嘛成立啦啦隊?」

李光耀勾起自信的笑容:「很簡單,學校是為了進軍甲級聯賽做準備,到了台灣高中籃球最高殿堂的甲級聯賽,一場比賽至少都會有上百個人看,到了冠亞軍外現場更是突破千人,如果加上電視轉播前的觀眾,人數一定都是破萬,到了那個時候,現場的氣氛會很可怕,就需要你們啦啦隊的幫忙了。」

劉晏媜心想,整個光北也才將近一千個人,到了甲級聯賽,照李光耀所說,不就是每一場比賽都會有跟光北差不多人數的觀眾進場看球嗎,媽呀,這也太恐怖了吧。

「怎麼了,怕了嗎?」

劉晏媜直挺挺地看著李光耀:「才不,本姑娘可是大名鼎鼎地劉晏媜,怎麼可能會怕,我只是覺得很興奮而已!」

李光耀哈哈大笑:「那就好,到了甲級聯賽,雙方都一定會有支持的觀眾跟球迷,到時候就麻煩妳大聲幫光北隊加油了。」

「當然。」

劉晏媜眼睛狡黠地轉了轉:「不過在這之前,你這星期六有沒有空,最近有一部很不錯的電影要上映了,我們一起去看?」

李光耀想也沒想,直接拒絕:「我沒空,我要去公園練球。」

「那我去公園陪你練球。」

「啊!?不要啦,我已經習慣一個人去公園練球,妳陪我練球,我會覺得很奇怪,沒辦法專心。」

「為什麼?你練你的球,我就在旁邊看你練球啊,不會吵你。」

李光耀堅決地搖頭:「妳就約妳的朋友看妳說的那一部很不錯的電影就好啦,幹嘛來陪我?」

「為什麼要陪你,很簡單啊,雖然我跟謝娜是兩種不同類型的女生,可是我看得出來她跟我一樣是很有眼光的人,我怕她一旦看出你的特別就會立刻愛上你,這樣我會很危險,所以我當然要抓緊機會主動出擊啊!」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