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比賽結束之後,苦瓜與蕭崇瑜很快來到籃球場上,分別找上立德的總教練與李明正。

「黃總教練,你好,我是籃球時刻雜誌社的編輯。」苦瓜說話的時候,順手把名片遞了上去:「想要借用黃總教練一點時間做採訪。」

黃總教練接過名片,掃了一眼之後把名片還給苦瓜:「可以。」

苦瓜拿出手機,開啟錄音功能:「黃總教練,今天這場比賽跟上一場對長憶的比賽很相似,兩場比賽在第四節一開始都處於落後,接著第四節蔣思安率隊急起直追,上一場面對長憶,立德順利地逆轉球賽拿下漂亮的一勝,跌破所有人的眼鏡,但是這一場比賽卻不幸落敗,請問黃總教練認為落敗的主因在哪裡?」

黃總教練稍稍思考之後回答:「整場比賽光北利用內線的優勢壓著我們打,雖然有幾次我們把比分拉近,可是光北隨後穩住陣腳把比分拉開,從這裡可以看出光北是一支很成熟的球隊。」

「光北很清楚自己優勢在哪裡,整場比賽也看得出來他們戰術圍繞著內線在打,不過相對的我們也有自己的強項,那就是蔣思安的個人能力,在蔣思安的率領之下我們總是可以追上比分。兩隊都有自己擅長的地方,而且兩隊都利用的非常徹底,落敗的主因,我因此認為並不在整體實力差距,而是兩隊球員的心理素質。」

「在第四節比賽中,我們承受落後的壓力,光北承受被追上的壓力,我們兩邊面對的壓力是對等的,甚至我們還帶有一點優勢,因為氣勢在我們這一邊,不過光北在第四節後半段換上一名球員,這名球員一上場就依靠個人單打能力改變比賽的流向,我們的球員因此開始動搖,蔣思安的表現雖然一樣神勇,可是其他隊友的鬥志卻因為比分拉不近而消失,讓蔣思安陷入了孤立無援的情況。反觀光北,雖然那名球員最後兩次出手都沒有進,可是隊友卻接連跳出來幫助球隊,給與球隊適時的火力支援,而這就是我們跟光北的差距。」

黃總教練補充:「蔣思安這場比賽的表現一樣讓我滿意,不管是球技、態度、鬥志都是,可是其他隊友不僅球技,就連鬥志跟態度都跟不上蔣思安,而光北雖然球員的實力有落差,可是每一個人的態度跟鬥志都在同一個水平上,我想這就是決定這場比賽勝負的關鍵。」

「蔣思安接觸籃球僅僅三年的時間球技就如此嚇人,雖然今天輸了,可是個人的表現絕對是全場最亮眼的球員,尤其他的身高跟身材在籃球這種競技運動當中非常不吃香,可見他擁有的天賦才情是多麼的驚人與誘人,據我所知,有幾間甲級聯賽的球隊已經對蔣思安提出邀請,希望蔣思安轉學就讀。以下是我個人的疑問,黃總教練可以選擇以立德總教練,或者是一位跟我一樣對於籃球有著深切熱愛的籃球迷的身份回答這個問題。」

「好。」

「請問蔣思安接下來的路會怎麼走,他會繼續留在立德嗎?」

黃總教練深深看了苦瓜一眼,沉默一會,深深吸了一口氣:「這個問題,不管是身為立德的總教練或者是資深的籃球迷,我的回答都是一樣的。」

「立德只是一座小池塘,但是蔣思安卻是一條大鯨魚,鯨魚只屬於海洋,不屬於池塘,我已經以立德總教練的身份答應啟南高中的邀約,明年蔣思安就會轉學到啟南,成為啟南的正式球員。」

黃總教練看著坐在椅子上,頭上蓋著一條毛巾看不清楚臉孔的蔣思安:「啟南才是真的適合他的地方,立德跟乙級聯賽對他來說……真的太小了。」

苦瓜關掉手機錄音功能後,說道:「雖然這麼說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我也是這麼認為。」

黃總教練露出笑容:「沒關係,這是事實。」

「謝謝黃總教練。」

「謝謝。」

結束採訪之後,苦瓜看了低著頭的蔣思安一眼,啟南嗎,要成為啟南的一軍球員可沒那麼容易,啟南可是一個競爭激烈到難以形容的地方,不過如果是你蔣思安的話,我相信一定辦得到。

這時,同樣結束採訪的蕭崇瑜來到苦瓜哥身邊,把手機遞給苦瓜:「這次李明正話很少,可是都有回答問題。」

「嗯。」苦瓜接過手機,馬上就按下播放鍵。

「李教練你好,首先恭喜光北隊擊敗立德,又往前邁進一步。」

「謝謝。」

「在今天這場比賽中光北依然有著內線上的優勢,而且也利用這一點在比賽一路保持領先到最後,獲得比賽的勝利,可是在比賽中卻可以看到光北數次被立德追近比數,而且幾乎超過比分,李教練認為這是光北的防守還有所缺陷,或者是哪方面的螺絲還未轉緊?」

「各方面都還有需要加強的地方,不過團隊的防守默契跟後場球員的防守是比較大的問題。」

「今天在防守布陣上光北做出幾次調整,請問是為了立德的蔣思安所因應的防守嗎?」

「是的,沒錯。」

「這是在賽前就想好的防守布陣,或者是在比賽當中看到蔣思安不斷利用切入撕裂防守才臨時想出的主意?」

「臨時想的,這兩天下大雨,球隊沒有任何機會練球。」

「好,謝謝李教練。」

「謝謝。」

錄音結束。

苦瓜將手機還給蕭崇瑜:「走了,回去了,這場比賽之後,可以開始籌備『那個』了。」

蕭崇瑜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是,苦瓜哥!」

—–我是分隔線—–

光北球員個人數據。

李光耀,5投3中,8分,2籃板,3助攻,2抄截。

魏逸凡,15投10中,罰球4罰2中,22分,6籃板,2助攻。

楊真毅,12投8中,16分,6籃板,7助攻。

高偉柏,17投10中,罰球6罰4中,24分,5籃板,1助攻。

包大偉,2投1中,2分,1籃板,1火鍋。

詹傑成,6投3中,罰球2投1中,9分,1籃板,11助攻。

李麥克,5投2中,4分,17籃板,0助攻。

王忠軍,三分球8投4中,12分,0籃板,0助攻。

—–我是分隔線—–

比賽結束後,光北隊坐在椅子上略微休息,在李明正與吳定華聯絡好小巴士的司機之後,拿起背包準備離開球場。

李光耀在離開球館前看了蔣思安一眼,蔣思安坐在椅子上,白色的毛巾依然蓋在頭上,身邊圍繞著隊友,似乎正在安慰他。

李光耀跟上隊友的腳步,心想,如果能跟你在更高更大的舞台上交手就好了,乙級聯賽實在太小,你的隊友實在太弱,可惜了……

這時,坐在椅子上的蔣思安肩膀微微顫抖著,淚水不斷從臉龐上滑落,可是他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來,也故意低垂著頭,用毛巾遮著臉,希望隊友會以為滴落的水珠是汗水而不是淚水,不讓隊友看到他狼狽的模樣,也不希望隊友出聲安慰他。

蔣思安的隊友圍繞在他身旁,誰都知道蔣思安哭了,可是卻沒有人知道該如何安慰他。蔣思安在這一場比賽中又拼盡全力,幾乎是一個人抵抗光北,帶領球隊數次追近比分,如果沒有蔣思安,這一場比賽可能在第一節就結束了,不,是根本沒有比賽的機會,沒有蔣思安,他們早就在上一場比賽就輸給長憶了。

氣氛無比沉悶,蔣思安告訴自己要堅強,站起身來,用毛巾擦去臉上的汗水,順勢抹過眼角,嚴肅地說:「對不起,我沒有說到做到,是我太弱了,沒有辦法帶你們繼續往上走,是我的錯…」

蔣思安話才說到一半,喉嚨裡卻好像被什麼東西塞住了,讓他說不出話,鼻頭酸的好像有人把檸檬擠到鼻子裡,眼睛裡好熱好熱,蔣思安還來不及阻擋,眼淚就流了下來。

蔣思安抹去臉上的淚水,用力吞了一口口水:「對不起,我說過…說過要帶你們前往甲級…甲級聯賽,之…之後才會到啟南,可…可是…」

看到蔣思安紅了眼框,眼淚不斷落下,圍繞在他身邊的隊友也全部都哭了出來,得分後衛伸出手搭在蔣思安的肩膀上:「你已經為我們做了夠多了,去啟南之後也要繼續加油,我們相信你一定會成為啟南的王牌,成為台灣籃壇最強的球員!」

其他隊友紛紛把手放在蔣思安的肩膀上:「你一定可以的!」「我相信你!」「你是最強的!」「去吧,在更大的舞台展翅高飛!」「你的比賽我們一定都會去看的!」「成為啟南王牌之後,接受採訪的時候要記得提起我們!」「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在你的背後支持你!」「就算你離開,你還是我們的主將!」「對,你是我們永遠的隊友,就算你離開了,你還是在我們心中帶領著我們!」

到了後來,立德每一位球員都泣不成聲,所有人抱在一起,為這一場球賽的結果,也為蔣思安即將離去的事實而哭泣,可是同時他們也為蔣思安獻上真心的祝福,他們知道蔣思安的才能不該被困在立德,立德沒辦法給蔣思安足夠的天空翱翔,但是啟南可以。

蔣思安是一個該在更大的舞台更多人面前發光發熱的明日之星,能夠跟著蔣思安後面一起打球他們已經心滿意足,就算蔣思安沒能夠實現諾言把他們帶到甲級聯賽的戰場去,這並不是蔣思安的錯,蔣思安已經發揮出超人的實力,是他們沒辦法提供蔣思安足夠的幫助,是他們守不住光北的內線,是他們的腳步跟不上蔣思安,是他們拖累了蔣思安。

蔣思安給他們的已經夠多,現在他們唯一能夠給蔣思安的就是最真心的祝福,讓蔣思安心中不要有任何負累,帶著滿滿的祝福飛入啟南的天空之中。

—–我是分隔線—–

球員們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到家中,到目前為止,立德是光北在正式比賽中遇過最難纏與強悍的對手,就算比分一次又一次的拉開到雙位數的差距,立德卻一次又一次的追上來,比賽一直纏鬥到第四節李光耀上場後才分出勝負。

這場比賽除了奔跑、投籃、防守之外,抵抗立德所帶來的心理壓力也是造成體能大量消耗的一大因素,而正值青春期的光北球員,經過這一場比賽之後早就把便當的熱量跟營養消耗一空,因此大部份光北的球員回到家之後第一件事不是洗澡,而是吃宵夜。

—–我是分隔線—–

楊真毅一回到家就走進廚房,除了籃球之外,下廚是另一件可以讓他忘卻所有煩惱的事情。

楊真毅打開冰箱,看到冰箱裡有剩下來的飯,直接拿出來掀開保鮮膜,接著又拿出了一片培根、洋蔥、紅蔥頭、一小塊奶油、蛋。

楊真毅很快把培根、洋蔥、紅蔥頭切成丁,把蛋打勻,開火預熱鍋子,首先將培根放進鍋子中,拿著筷子撥弄一會,等到培根的香氣與油脂一出來,將洋蔥與紅蔥頭丟下去炒,三者的香氣很快衝出來,接著融在一起,這時楊真毅把飯放進去,讓飯可以吸收這誘人的香氣。

楊真毅熟練的翻鍋,把結在一起的飯炒開,在炒飯快完成時轉小火,把奶油丟進去,利用飯本身的溫度融化奶油,緊接著又淋上蛋汁,簡單翻弄一下,輔以鹽與黑胡椒調味,關火,起鍋。

簡單的西式培根蛋炒飯,完成!

—–我是分隔線—–

魏逸凡一到家,坐在客廳等候的母親就問:「今天比賽怎麼樣?」

「贏了。」魏逸凡的口氣一派理所當然:「家裡還有水餃嗎,我好餓。」

「有,要吃幾顆?」

「十五顆就好。」

「好。」魏逸凡媽媽關掉電視,到廚房幫魏逸凡煮水餃:「你先去洗澡,洗完澡就可以下來吃了。」

魏逸凡也很想擺脫一身臭汗,到了浴室洗了個熱水澡,沖走今天的疲憊之後,摸摸不斷咕嚕咕嚕叫的肚子,走下樓,看到桌上已經多了一盤熱騰騰的水餃,而且除了水餃之外,還有已經倒好的醬油加白醋,他吃水餃必沾的醬料。

「老媽,謝了。」

魏逸凡的媽媽露出和藹的笑容:「你一定累了吧,吃完趕快休息。」

—–我是分隔線—–

麥克一到家就直接到浴室洗澡,洗完澡出來看到桌上擺了一大杯冰牛奶,底下還有一張紙條。

「喝完牛奶之後早些休息,愛你的爸爸。」

麥克感到一陣暖流透過紙條流到心中,拿起牛奶咕嘟咕嘟地一口氣喝完,到廚房把杯子洗乾淨順便漱口,這才輕手輕腳地回到房內,確認明天上課的科目,把教科書跟講義放進書包裡面之後馬上關燈,上床休息。

—–我是分隔線—–

高偉柏走回高聖哲幫他在光北高中附近租的房子之前,順手在附近的便利超商買了香蕉跟無糖豆漿,簡單補充流失的熱量與蛋白質之後,發簡訊對高聖哲說今天比賽勝利與個人數據,之後拿了件內褲,開了冷氣,洗了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

一走出浴室,房間已經涼爽無比,高偉柏躺上床,看了高聖哲傳來的簡訊:「兒子,幹的好!」

—–我是分隔線—–

「天啊,今天在場邊罵人罵得我都累了。」回到家中的謝雅淑,摸摸肚子,走到廚房:「如果以後沒有我看他們怎麼辦,真是一群令人擔心的小鬼。」

謝雅淑邊抱怨邊從櫃子裡拿出一包泡麵,還有兩顆蛋外加一把青菜,等水滾之後將這些材料全部放進裡頭,不到一分鐘就把麵倒出碗裡,拿筷子把還沒有熟的蛋黃戳破,看著金黃色的蛋液流出,謝雅淑吞了一大口口水。

「這就是人生啊!」

—–我是分隔線—–

包大偉回到家,今天防守蔣思安已經讓他累到說不出話來,雖然肚子餓的要命,但是家人都睡了,弄東西吃只怕會吵醒家人。

包大偉沖了一個舒服的熱水澡,身上只穿著一件內褲,拿一條乾毛巾包住頭,也不把頭髮吹乾,就這樣直接關燈上床睡覺。

—–我是分隔線—–

詹傑成一回到家,媽媽就已經替他準備好宵夜,但說是宵夜,其實也不過是把沒吃完的晚餐弄熱而已,即使如此,早已飢腸轆轆的詹傑成也是很快把一大碗飯吃的乾乾淨淨,還喝了兩大碗湯。

媽媽在旁邊看到詹傑成像是餓昏頭的模樣,笑瞇瞇地說:「你多吃一點,這樣明天就可以煮新的菜,你爸爸才不會一直嫌每天吃的東西都跟昨天一樣。」

「嗯。」

—–我是分隔線—–

王忠軍一到家,媽媽就關心地問:「今天怎麼樣?」

王忠軍簡單地回答:「贏了。」

「有沒有受傷?」

王忠軍搖搖頭,到冰箱拿出麵條、蝦仁、蔥、蒜頭、一片豬肉。

王忠軍煮水,等到水滾後把麵條放進去,然後拿出鍋子,把蒜頭切成末,蔥切成段,豬肉片切成絲。

王忠軍首先將蒜末丟到鍋子裡面爆香,蒜香味出來後把蔥白丟進去,緊接著是豬肉,等到豬肉炒到五分熟的時候下了一些醬油,因為鍋子很熱,醬油一下整個醬香味都冒出來,這時麵條已經有七、八分熟,王忠軍把麵條撈出來,直接丟進鍋子中,因為麵條裡有水份,所以不用擔心鍋子裡面的蒜末、蔥白、肉絲會焦。

王忠軍加了半茶匙的鹽做為調味,翻了兩次鍋,接著把蝦仁放進去,再翻兩次鍋,關火,最後把蔥綠丟進去,把蓋子蓋上,等了兩分鐘之後起鍋。

這樣子蝦仁的熟度剛好,吃起來非常Q彈,麵條也是王忠軍最喜歡的軟硬度。

光北隊裡面,楊真毅跟王忠軍都非常喜歡下廚,差別在於楊真毅是看了美食節目之後產生下廚的興趣,而忠軍是因為生活所苦,家裡環境不好,在得到楊翔鷹幫助之前必須幫媽媽顧麵攤,煮麵煮到對下廚產生興趣。

王忠軍不把麵裝盤,直接拿鍋鏟站在廚房裡面吃麵,這麼做只要洗鍋子跟鍋鏟就好,不用另外洗碗盤,可以省下一些些的水費,縱使水費不貴,可是積少成多也是一筆錢。

王忠軍吃完麵,很快洗好鍋子與鍋鏟,花了五分鐘的時間洗好澡,在床上躺平後不到三分鐘就傳來了均勻的呼聲。

—–我是分隔線—–

李光耀與李明正一打開門,一股香味撲鼻而來,林美月早就準備好了宵夜等兩人回來享用。

「你們餓了吧,快過來吃。」林美月看親愛的老公跟兒子回來,露出開心的笑臉,替兩人乘好用大量的蔬菜與少量雞肉炒好的雜燴。

因為這是宵夜,所以林美月煮的份量並沒有很多,而且炒的過程中並沒有加任何一滴油,甚至連雞皮都拿下來,用疏菜本身的水份把食材全部悶熟,加了一些些的鹽與胡椒粉做為調味就端上桌。

雖然這是一道沒什麼味道的宵夜,但是林美月的愛心就是最好的調味,所以父子兩人很快就把宵夜吃的一乾二淨。

吃完宵夜之後,李明正先回房間洗澡,李光耀則從冰箱拿出豆漿,喝了一大杯,滿意的哈了一聲,這才拍拍肚皮,走到樓上洗澡,還利用洗澡的時間想好明天早上自我訓練菜單,吹乾頭髮回到房間,關上燈蓋上棉被,期待明天的到來。

—–我是分隔線—–

〝鈴、鈴、鈴、鈴、鈴…〞,凌晨四點,鬧鐘響起,李光耀把鬧鐘按掉,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起身下床,打開燈,到了浴室洗臉刷牙,抓緊時間,到籃球場自我訓練。

李光耀大大吸了一口清晨時分的清新空氣,享受這寧靜的氛圍,跟隊友一起練習一起流汗一起進步,這種感覺確實很棒,可是在這種天地寂靜無聲,沒有任何人、事、物打擾他的情況下練球,也讓李光耀感到非常愉悅。

李光耀很快熱身完,開始折返跑,跑完之後拿出椅子隨意擺在籃球場上,練習切入時的各種腳步變化,不過考量到晚上光北還有練習,所以李光耀有斟酌練習份量,沒有消耗過多的體力。

切入練習結束之後,李光耀站在弧頂三分線外,練習左右手的帶一步後仰跳投,兩邊各投進五十球之後,進行今天早上最後一項,也是每天一定要練習的一百顆罰球。

李光耀跟往常一樣以九成命中率完成一百顆罰球,回到家裡沖了熱水澡,背上後背包,先到家裡附近的早餐店買了一個豬肉三明治,接著邁出大步,朝著前往光北高中的十公里路程前進。

跑到學校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李光耀覺得今天肚子特別餓,很快到廁所換上制服之後,邊走路邊吃豬肉三明治,希望今天放在桌上的早餐多一點。

但是事情總不會跟人想的一樣順利,當李光耀走進一年五班的時候,卻有一個從未看過的人坐在他的位置上,讓他沒辦法馬上吃早餐。

李光耀不禁在心裡嘆了口氣,為什麼總是會有不認識的人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這是光北的傳統嗎?

坐在李光耀椅子上的人看到李光耀走進教室,目光凶狠地站起來,快步走到李光耀面前:「你就是李光耀?」

李光耀從制服上的學號知道眼前是高三的學長,心裡疑惑高三的學長幹嘛用凶狠的神情跟質問的語氣問自己是誰。

「我是。」

高三學長右手抓著李光耀的衣領:「很好,我是劉晏媜的男朋友,警告你,你最好離劉晏媜遠一點,不然我就要你好看!」

李光耀頓時愣住,高三學長以為李光耀是怕了,臉上露出得意的表情,用力推了李光耀一把後大步離開一年五班。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