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五十五章【光北VS立德 五】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蔣思安很快站起來,跳了跳,用這樣的舉動告訴隊友他沒有受傷,舉起雙手,示意隊友不用過來,深呼吸了幾次,走到罰球線上,盯著籃框,已經準備好要罰球。

看到光北與立德球員在兩旁站好,蔣思安也在罰球線站定,裁判把球傳給蔣思安,舉起食指,說道:「罰一球!」

蔣思安雙手接到球,低著頭,把額頭靠在籃球上,嘴裡喃喃自語著,像是在低聲祈禱,睜開雙眼,深深吸了一口氣,大大吐出,膝蓋彎曲,雙腿微微出力,雙腿的力量一路從腿、腰、手,最後抵達了最輕柔的手指上。

球一出手,蔣思安就知道一定會進,而球也正如他所希望的角度與方向朝籃框裡落下。

唰一聲,球空心入網,蔣思安完成三分打,比數,65比62。

在蔣思安帶領之下,立德狂追猛打,把比分追到只剩下3分差,龐大的壓力籠罩在光北頭上,就在此時,場邊傳來了宏亮的聲音。

謝雅淑從椅子上跳起來,大聲嘶吼:「嘿,全部都給我抬起頭來,現在是怎樣啊,我們落後三十分是不是,你們臉上那種表情是怎樣,搞清楚,現在領先的是我們,幹嘛一副已經輸了球賽的樣子,立德追上來又怎樣,你們沒看到蔣思安已經累的像一條狗一樣嗎,立德的教練過不久就會馬上把他換下場,不然我看他們第四節怎麼打!」

光北的球員聽了,精神一振,是啊,現在他們還保持領先,而且立德的總教練絕對會讓蔣思安休息,到那個時候就是他們拉開比數的大好機會。

謝雅淑繼續說:「包大偉,你要相信你身後的隊友,你守不住蔣思安沒關係,李光耀剛剛還不是照樣被過,但是場上並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在防守蔣思安,你身後還有四個隊友,你一個人守不住,但是五個人一起總守得住了吧,你自己好好思考一下!」

在謝雅淑的獅子吼之下,籠罩在光北隊頭上的烏雲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而謝雅淑的話卻還沒有說完。

「喂,有沒有聽到,聽到的話是不會說:『是,隊長!』嗎?」

光北場上的球員馬上齊聲大喊:「是,隊長!」

謝雅淑這才滿意地坐回椅子上,哼了一聲:「真是欠罵。」

李明正心裡默默地對謝雅淑說了聲謝謝,就算不能上場,謝雅淑依然可以在最適當的時機扮演好「隊長」這個角色。

光北的球權,詹傑成控球,率先發動一次奇襲,過了半場,面對得分後衛的防守,身體一壓低向右切入,因為詹傑成大部份時間過了半場就開始找隊友傳球,就算出手也只在三分線外,所以得分後衛根本沒有預料到詹傑成會突然切入,瞬間就被突破防守。

詹傑成一路切入到心臟地帶,逼得立德內線球員不得不出來防守他。

詹傑成沒有蔣思安那種高超的拋投技巧,但是論傳球的功力,詹傑成有絕對的自信能夠大聲說:「這座球場之中不會有人比我更會傳球!」

詹傑成在狹小的縫隙中地板傳球給魏逸凡,魏逸凡面前只有小前鋒一個防守者,雖然得分後衛也跑到他後面準備防守,但魏逸凡絕對有那個能力把球投進,只不過魏逸凡卻沒有投球,而是把球轉移到三分線外。

王忠軍在左邊側翼接到球,立德的球員全部都擠在禁區裡,外圍完全沒有人防守,王忠軍跳投出手,然後,閉上雙眼。

下一秒鐘,洗滌他身心的聲音出現,〝唰!〞。

王忠軍三分球進!再度幫助光北拉開比分,比數68比62。

可惡!

蔣思安雙眼閃爍著不甘心的火燄,自己拿球踏出底線,把球傳給中鋒,然後很快把球拿回自己手中,像是一荒野一匹狼般獨自往前場衝,利用本身的切入破壞力打亂了光北的防守陣勢,吸引了包大偉與詹傑成的包夾,在最後一刻傳給跑到弧頂三分線外的得分後衛。

可惜的是,得分後衛的體力下降,連帶著手感也冰冷起來,浪費蔣思安吸引包夾的大空檔出手機會。

球落在籃框前緣彈出來,高偉柏抓下籃板,把球交給詹傑成,而詹傑成在這一波攻勢之中把球回傳給高偉柏,讓他發揮出引以為傲的禁區主宰力。

高偉柏無視立德的防守,在籃下放進兩分,幫助光北打出一波5比0的小高潮。

比數,70比62。

接下來蔣思安發揮超人的實力,突破光北的防守,利用隊友的掩護在魏逸凡面前高拋投得手,把比數拉近到70比64,但這也是蔣思安在第三節最後一次進球,在這之後的三次出手全數落空,隊友也只進了一次中距離中距離跳投。

反觀光北,在第三節的後半段控制住了比賽,詹傑成利用禁區做為牽制,將高偉柏、魏逸凡與王忠軍的能力最大化,打出一波8比0的攻勢。

比數78比66,比分來到雙位數差距,而這個時候,立德換人。

蕭崇瑜驚訝地說:「苦瓜哥,立德竟然在這個時候把蔣思安換下場了!」

「看來立德的教練打算賭一把。」

蕭崇瑜臉上顯現疑惑:「什麼賭一把?」

「賭蔣思安不在場上的這段時間球員的防守可以維持住比數,剛剛蔣思安連續三投沒進,代表他的體力已經下滑,立德現在把他換下場是為了想要靠第四節的時間拼一把,不過這是很危險的賭注,如果這時候光北把比分拉開,第四節蔣思安上場的時候面臨的情況會更嚴峻。」

「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決定吧,蔣思安也累了,如果繼續勉強他打,也沒辦法發揮出他百分之百的實力。」

苦瓜微微點頭:「你說的沒錯,可是你是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才能夠這麼輕鬆的把話說出來,你想想,如果你現在是立德的教練,這場比賽一輸就等於打包回家,明年再來,為了這次乙級聯賽所投入的一切努力,可能會因為你個人的一次決定中全部白費,這樣你還敢把話說的這麼簡單嗎?」

蕭崇瑜設身處地一想,連忙搖頭:「不敢。」

苦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蕭崇瑜的誠實,一直以來是他很欣賞的人格特質。

蕭崇瑜看著球場,又說:「越是了解籃球,越是發現籃球沒那麼簡單。」

—–Harden’s Euro step!—–

場上,在蔣思安下場之後,幸運女神似乎幫了立德一把,在光北的籃框上加了蓋子,王忠軍兩次三分線外出手都沒有投進,就連魏逸凡與高偉柏的禁區強打,球都莫名其妙地從籃框上滾了出來,甚至罰球也沒能把握住,在第三節比賽結束時,兩隊的比分竟然就這樣維持在78比66。

高偉柏非常不甘心,但是比賽已經進入休息時間,只能與隊友一起走回板凳區。

「一邊喝水一邊聽到我這裡。」李明正站在球員面前,宣佈第四節上場球員:「麥克、真毅、偉柏,第四節禁區就交給你們了,麥克,第四節是關鍵,籃板球要掌握好,不能給立德第二波進攻籃板的機會。」

麥克緊張地點點頭。

「真毅、偉柏,有機會就在禁區強打,你們的實力比他們的禁區強,不要放過任何機會。」

「是,教練!」高偉柏聽到自己第四節繼續留在場上,臉上出現興奮的表情,他等一下一定要狠狠主宰禁區,把剛剛莫名其妙投失的球全部討回來!

「第四節後場組合,傑成跟大偉。現在我們領先立德12分,等一下蔣思安上場一定會開始追分,大偉,盡你所能擋下蔣思安。」

「是,教練。」

「傑成,等一下控球就交給你了,不要被立德影響,打出我們自己的節奏就好。」

「好。」

李明正拿出了戰術板,開始指點第四節的防守:「大偉你站在這裡,中線與三分線之中,傑成站在弧頂三分線,偉柏跟真毅守住罰球線兩邊,麥克你站在禁區,把防守範圍拉大,盡量逼蔣思安把球傳給隊友,不要讓他出手。」

「是,教練!」

李明正說完戰術與簡單的提醒之後,就不再說話,讓球員喝水休息與吸收自己的戰術設置。

一分鐘後,裁判哨音響起,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在這最重要的第四節比賽,立德派上了全先發陣容,很明顯就是要在最後一節當中把比分追回來。

第四節比賽第一波球權掌握在光北隊手裡,詹傑成接過麥克的底線發球,快速過半場,看著楊真毅,兩人眼神交流的瞬間,楊真毅跑到罰球線的位置,詹傑成立刻把球傳了過去。

整個第三節比賽都沒有上場的楊真毅,拿到球卻絲毫不畏懼,見到得分後衛準備包夾上來,一個傳球假動作就把得分後衛耍得團團轉,壓低重心往禁區切,利用一個轉身甩開防守自己的小前鋒,在大前鋒的補防之下小球傳給高偉柏,高偉柏在第三節後段幾次出手都落空,心裡的情緒高漲到極點,接到球的瞬間完全沒有人防守,奮力跳起,雙手用力地把籃球塞進籃框裡面。

〝砰──〞,高偉柏這個灌籃灌得特別用力,整個籃球架止不住地搖晃,高偉柏落地後仰天狂吼,把沉悶的情緒宣洩出來。

「啊───!!!」

比數,80比66。

比分被拉開到14分,身為立德王牌的蔣思安臉上卻見不到一點緊張的神色,依然非常鎮定,接過中鋒的底線發球之後,指揮隊友往前場跑。這樣的表現,讓苦瓜與李明正不約而同地在心中大讚:「真是一名擁有大將之風的球員!」

蔣思安過了半場就遭遇到包大偉的防守,但是蔣思安休息五分鐘之後體力有所回復,再度發揮非比尋常的切入速度,突破包大偉的防守,接著大轉身擺脫詹傑成,在高偉柏與楊真毅面前高拋投出手,打板得分。

這一波進攻,蔣思安只用了短短不到十秒鐘的時間。比數,80比68。

得分之後,蔣思安退到後場防守,大喊:「防守,這是最後一節了,大家拼命防守,我們絕對可以逆轉比賽,就像上一場比賽一樣,我們一定會贏!」

立德其他四名球員精神一振,大喊:「一定會贏!」

此時,觀眾席上的蕭崇瑜雙手握拳,渾身因為興奮而顫抖著:「天啊,太熱血了吧,苦瓜哥,快點阻止我,我快忍不住想幫立德加油了!」

苦瓜睨了蕭崇瑜一眼:「無聊。」

然而,幸運女神似乎也被立德的鬥志感染,繼第三節後半段之後再次站到立德這一邊,幫立德在光北的籃框上加了蓋。

在這一波攻勢之中,詹傑成選擇自行切入,打亂立德的防守,亂軍之中把球交給楊真毅,楊真毅晃肩加上試探步甩開了防守球員,帶一步跳投出手,球落在籃板上,按照楊真毅的劇本,這顆球之後應該會直接進籃,但是卻在籃框上多彈了一下,而這一下就改變了這一顆球的結果。

球在籃框與籃板之間反覆彈跳,最後從籃框上滾了下來,立德的大前鋒搶下籃板球,立刻將球交給蔣思安。

光北隊很快跑回後場防守,看著蔣思安與其他四名立德球員攻過來,繃緊神經,擺出了防守陣型。

蔣思安做一次跨下換手運球,把包大偉晃開,從左邊切,不等詹傑成防守過來,把球傳給左側三分線外的得分後衛,在這場比賽已經投進幾顆三分線的得分後衛,接到球直接拔起來跳投出手。

球落在籃框前緣高高彈起,落下時又回到籃框上,轉了一圈,滴溜溜地滾入籃框內。

得分後衛地三分球幸運得使,比數回到個位數差距,80比71。

接下來光北的進攻當中,高偉柏中距離失手,麥克搶到進攻籃板,但是放球時又沒有把球放進,自己再搶到進攻籃板,卻因為第一次補籃沒進而不敢再出手,然而麥克把球傳給外圍的詹傑成時發生了失誤,看到得分後衛準備衝向詹傑成,心裡知道不該把球傳給他,但是球卻脫手而出,因為這一下猶豫,讓球飛的速度慢到連小學生都可以輕易抄到這顆球,更遑論是擅長抄截的得分後衛。

得分後衛把球穩穩地拿在手上後就直接往前場丟,因為他深信現在全場最快的人一定可以追到這顆球。

蔣思安再次把油門踩到最底,把包大偉甩在後面,在罰球線的位置追到球,踏兩步上籃取分。

比數,80比73。

而就在這個時候,場邊,李光耀站起身來:「老爸,差不多了吧?」

李明正微微點頭:「嗯,上吧,換大偉。」

李光耀站起身來,脫掉身上的外套,臉上展露出自信的笑容:「是時候結束這場比賽了。」

李光耀大步走向紀錄組:「請求換人。」

紀錄組點頭,向裁判示意。

這時詹傑成把球帶過前場,眼睛看著楊真毅的跑位,手卻把球傳給高偉柏。

高偉柏接到球就往禁區切,利用身材上的優勢頂開大前鋒,面對中鋒的防守,硬是在他頭上出手,高偉柏出手的感覺很好,認定這一球一定會進,可是偏偏球卻撞到籃框後緣彈了出來。

高偉柏不敢置信地大吼:「怎麼可能!」跳起來想要搶下進攻籃板,但是球卻偏偏從他的手指上飛過。

球落在立德小前鋒手中,小前鋒立刻把球傳給了蔣思安,光北五人迅速回防,不過蔣思安卻沒有畏懼,一個人帶球往前衝,把隊友拋在腦後。

光北看蔣思安竟然一個人想要挑戰五個人的防守,心裡下定決心一定要讓蔣思安嘗到苦頭,包大偉與詹傑成率先黏上了蔣思安,麥克、高偉柏、楊真毅回到禁區之中要擋下蔣思安。

然而蔣思安非但沒有停下來,反而一股腦地往前衝,直直撞入禁區三人的包夾之中,加上身旁的包大偉與詹傑成,蔣思安被光北五個人團團包圍住,沒有任何一絲空隙可以逃脫,儘管如此,蔣思安表情依舊冷靜,在五個人包夾的情況下,連看都沒看地把球往後一甩。

光北五人一看,發現蔣思安的隊友在這時候衝過半場,小前鋒接到這顆球,傳給這場比賽投進最多三分線的得分後衛手裡,得分後衛接到球,直接在弧頂三分線外出手。

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如同彩虹般的美妙拋物線,朝著籃框中心落下。

〝唰〞,三分球進!

比數80比76,立德在第四節比賽剩下五分三十九秒的時候把比分追到了只剩4分差,在蔣思安的率領之下,立德吹響了反攻的號角,氣勢大盛,每個人眼睛裡的鬥志熊熊燃燒,深信著蔣思安可以帶領他們前往勝利。

反觀光北,被立德急起直追之後失去氣勢,壓力如海嘯般撲面而來,詹傑成受到影響,傳球差一點造成失誤,蔣思安想要抄球,但是沒有掌握好球,球往界外跑,但是蔣思安卻絲毫不放棄,拼命地追球,其他立德的球員也飛快往前場跑,光北反應不及,若是蔣思安把球救到送到前場,立德很可能就這樣把比分追到2分差,不過幸運女神這一次眷顧光北,蔣思安雖然救到球,但是腳踩在線上,被裁判抓個正著。

「出界,光北隊球!」

這時,紀錄組鳴笛,裁判哨音也響起:「換人!」

李光耀走進球場內,指了指包大偉,包大偉會意,與李光耀擊掌後走回板凳區。

李光耀一上場,麥克、詹傑成、魏逸凡、高偉柏都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雖然魏逸凡跟高偉柏常常在練習時與李光耀較量,每次都想要超越李光耀,不服輸地想證明自己的實力在李光耀之上,可是他們心裡面其實早已接受事實──關於李光耀是光北籃球隊王牌的事實。

真正的王牌上場,就算只是站在那裡,都可以讓其他的球員感到安心。

李光耀一上場就展現出企圖心,對詹傑成說:「把球給我。」

詹傑成點點球,在界外從裁判手裡拿過球後,直接把球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左手運球,緩慢地走到中圈的位置,舉起右手由左往右一揮,見到李光耀做出這個手勢,光北其他四名球員立刻往兩旁站,清出空間給李光耀。

立德的球員頓時被光北陣型的變化搞的一陣疑惑,清開空間很明顯就是要讓現在持球的24號單打,可是明明他在前三節比賽一次出手也沒有,上場時間也不多,不就只是一個防守比較好的板凳球員嗎,在這種關鍵時候竟然把球交給他單打,光北隊是燒壞腦子不成?

可是想歸這麼想,立德的球員現在心裡竊喜,因為光北選擇把球交給一個上場時間不多的板凳球員,就是他們反擊的大好機會。

李光耀左手運球,看著紀錄台顯示的進攻秒數。

10、9、8、7…

在24秒進攻時間只剩下最後六秒鐘的時候,李光耀動了,在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往左切,得分後衛往右邊退,心裡想著這個板凳球員一定是太緊張了,竟然在這麼遠的地方就開始做動作,這樣防守實在太容易了。

然而李光耀並沒有讓對位的得分後衛高興太久,一次運球之後在三分線外直接拔起來跳投。

李光耀把球的弧度拉的很高,而把弧度拉高需要更用力投球,一旦用力投球,對於出手瞬間手指對球的輕柔度與敏感度有更高的要球,否則球一定沒辦法進。

立德球員看到球的高度完全超過籃板,認定這一顆球一定不會進,馬上在籃下卡位,而球的軌道也跟他們想的一樣完全偏離籃框,但是在下一個瞬間,球正好落在籃板上的方型框框中,彈入籃框裡。

李光耀高難度的打板三分球進!

比數,83比76。

李光耀將球投進之後,退到中線,雙手叉腰,等待蔣思安的到來。

剛剛李光耀的三分球除了拉開比分之外,也打擊了立德的士氣與氣勢,蔣思安不害怕分數拉開,他比較害怕隊友會因此而喪失鬥志,真正宣判一支球隊死刑的不是在第四節比賽剩下五分鐘的時候落後7分,而是失去了對勝利的執著與打死不退的鬥志。

因此,蔣思安急於用個人的表現帶動全隊,讓球隊不會因為那顆三分球而陣腳大亂。

蔣思安接過小前鋒的底線發球,馬上向前場衝,看到防守自己的是李光耀,牙一咬,壓低重心向右切,速度飛快的李光耀也擋不下來,只能做到緊緊跟在他的身旁。

蔣思安身體靠在李光耀身上,在小前鋒與大前鋒單擋掩護的幫忙之下,擺脫了李光耀與後面的詹傑成,堅決地切入禁區,面對光北的禁區長人,打算再上演一次高拋投的高超技巧。

然而這一次蔣思安的高拋投卻失敗了,因為蔣思安面前的防守者是高偉柏。

高偉柏在上一次高拋投時雖然被蔣思安打一次進算加罰,但是也因為如此,高偉柏已經抓到蔣思安的拋投時機,這次蔣思安想要故技重施,高偉柏完全不客氣地賞了他一個大火鍋!

這一個火鍋,讓高偉柏鬱悶的情緒再度獲得發洩,落地之後繃緊雙臂肌肉,仰天大吼:「禁區是我的天下!」

高偉柏把球拍的老遠,詹傑成知道這一波的球權至關重要,拼命擺動雙腳,硬是在立德小前鋒與得分後衛之前把球搶下來,緊緊抱在懷裡。

立德見沒有機會搶到球,只能不甘心地退回後場防守。

「搶得漂亮。」李光耀對詹傑成露出笑容,雙手放在胸前,做接球的手勢。

詹傑成立刻把球傳給李光耀,只要李光耀一開啟進攻模式,就是他在場上最輕鬆的時刻。

李光耀拿到球,很快過半場,看了紀錄組台上的進攻時間與比賽時間。

距離比賽結束還有四分多鐘,而距離24秒進攻時間結束還有17秒。

李光耀一樣左手運球,讓時間慢慢流逝,而這一次不用他做手勢,其他四名隊友馬上讓出空間讓他盡情發揮。

這時立德終於察覺李光耀或許跟他們想的不一樣,並不是那一種因為實力弱所以才被當成板凳球員的人。

蔣思安無法忍受李光耀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從三分線衝到李光耀身前防守他。

李光耀接受蔣思安的挑戰,壓低身體向右切,蔣思安往左邊退要擋下李光耀,但是李光耀僅用一個簡單的轉身就擺脫了蔣思安。

突破蔣思安之後,李光耀在三分線前瞄籃準備收球出手,得分後衛撲上來想要封阻,但是這只是李光耀的收球假動作,晃起得分後衛之後往前跨了一大步,在罰球線的位置跳投出手。

〝唰〞,球空心進網,李光耀中距離得手,單節2投2中,個人連得5分。

比數,85比76,差距來到9分。

在李光耀連得5分之後,蔣思安最擔心的事情出現了,立德的氣勢頓時減了大半,隊友眼神裡的火燄逐漸熄滅。

「我們還有機會,不要擔心,這一波打進去,下一波守住,我們還可以逆轉比賽!」蔣思安對著隊友大吼著。

在蔣思安的大吼之下,立德其他四名球員眼神裡的火燄這才又再度燃燒起,但蔣思安自己知道現在情勢越來越險峻,比賽剩下三分多鐘的時間,雙方比數差9分,如果要逆轉勝,每分鐘至少要追回3分,而且要守下對方24號球員。

蔣思安看著舉手投足間都展露出無比自信的李光耀,心裡不由得浮現出一個念頭。

原來乙級聯賽裡天才型的球員,不只我一個人啊……

蔣思安很快把這個念頭拋在腦後,現在最重要的事球隊的勝利,不是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

蔣思安接獲隊友的底線發球,因為時間緊迫,腳步加快,很快過了半場準備攻擊,但是現在防守他的是防守腳步更快更優異的李光耀。

李光耀知道像蔣思安這種球員,越是關鍵時刻越會發揮出超乎預料的能量,這場比賽還沒有結束,李光耀對自己說絕對不能大意,一定要擋下蔣思安。

這場比賽到了第四節尾端,完全變成李光耀與蔣思安兩人的戰爭,兩人都有扛下比賽勝負的使命感,兩人都有無比的鬥志與信心,兩人都是天才型的球員,不過在籃球場上,永遠都沒有平手這種東西,兩個天才在球場上一定要分出高下。

蔣思安連續做了跨下換手運球、轉身、背後運球等等的動作想要突破李光耀,但是李光耀一一擋了下來,最後讓蔣思安在罰球線的地方停了下來,蔣思安沒有選擇,往後跳,緊接著後仰跳投出手。

李光耀早就預料到蔣思安會來這一招,人也跟著撲上去,但是最後卻沒有蓋到蔣思安的火鍋,因為蔣思安把投球的弧度拉高到他能力的極限。

縱使李光耀已經使勁全力跳起,籃球還是從他手指上方飛過,下一秒鐘,出現了這場比賽到目前為止最響亮清脆的〝唰〞聲。

蔣思安超高難度出手進!靠著個人能力,蔣思安以一己之力把比分拉近到85比78,比賽時間剩下三分三十秒。

球權轉換,想當然爾,球再次交到了李光耀手裡。

李光耀把球運過半場,看了進攻時間一眼,打算在進攻時間剩下6秒鐘的時候在發動進勢,不過蔣思安並不打算讓李光耀拖延時間。

李光耀看到蔣思安防守過來,眼神充滿鬥志,加快運球的節奏,雙膝彎曲,做了一個變向換手運球,晃開了蔣思安,這瞬間,李光耀給了蔣思安一個眼神。

這一招,我也會!

李光耀往左邊切,蔣思安被突破防守之後絲毫不放棄地跟上李光耀,李光耀擔心被蔣思安從後面抄球,在三分線前停了下來,得分後衛見機不可失,衝了上來,想要跟蔣思安一起包夾李光耀。

不過當立德全部球員的眼睛都在注視著李光耀時,就代表光北其他球員有了機會。

李光耀在包夾還沒到位之前把球傳了出去,立德五名球員的眼睛隨著球移動,看到球到了開後門偷溜進底線的楊真毅手上,這時候立德的禁區球員要去防守已經太遲,楊真毅籃下打板得分。

李光耀全場唯一一次助攻,卻無比關鍵。

比數,87比78,比分回到9分差,比賽時間剩下三分十秒。

立德中鋒趕快把球發給蔣思安,蔣思安拿到球就往前場衝,先後突破了李光耀與詹傑成的防守,但是卻在禁區被楊真毅擋了下來,接著面對李光耀、詹傑成、楊真毅的三人包夾,把球傳給外線絕對空檔的得分後衛,得分後衛在三分線外接到球,直接出手,但是在這場比賽三分線外命中最多球的他,卻在這一刻失手了。

球彈框而出,麥克穩穩地抓下了防守籃板。

此時,比賽剩下兩分五十五秒。

光北這一波進攻球權,球自然交給了李光耀處理。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在比賽剩下兩分五十秒的時刻,雙方比分差距9分,這一波進攻可能是決定這一場比賽勝負的關鍵一球。

如果光北隊這一球打進,除了能夠把比分擴大到雙位數差距之外,也可以完全把立德的氣勢打碎,讓這場比賽提前結束,但是如果沒有打進,立德還保有一線生機,因為蔣思安還在場上,你很難預測蔣思安這樣的球員會在最後會不會出現超人的表現。

在這種關鍵時刻,李光耀當然不會把球交給別人,他最享受的就是這種被關注的感覺,享受在比賽最後時刻掌握勝負的優越感。

而最能體現出一個球員價值的,就是在比賽最後也是最關鍵的時刻。

在被李光耀連續突破防守兩次之後,蔣思安不敢冒然跑上前,跟得分後衛一左一右站在三分線外,等到李光耀靠近就馬上雙人包夾伺候,絕對不給李光耀切入攻擊的機會。

只不過李光耀接下來的舉動卻超乎蔣思安,甚至是全場人的預料之外。

李光耀往前跨了兩步,在三分線外兩步的距離直接拔起來出手。

蔣思安看著李光耀的動作,心裡閃過了非常不妙的預感,而這個預感很快變成現實。

〝唰〞,三分球進!

比數,90比78,差距來到12分。

在李光耀三分球進的瞬間,立德的鬥志與氣勢完全潰散,比賽在這一刻分出了勝負。

雖然蔣思安奮戰到了比賽最後一秒,但是他的隊友早就跟不上他的腳步,儘管李光耀之後的兩次出手都落空,但是楊真毅與高偉柏代替李光耀得分的角色,幫助光北在比賽的最後時刻連連取分,相較於蔣思安的孤立無援,光北的多點開花掌控了球賽,當比賽的鐘聲響起時,光北抱走了這場比賽的勝利。

比數,97比82。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