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五十四章【光北VS立德 四】[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苦瓜走出球館,拿出打火機,點燃叼在嘴巴上的菸,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團藍灰色的煙霧,走過馬路,到附近的快餐店買了兩個雞腿便當,接著到旁邊的手搖飲料店買了涼飲。

苦瓜上次在興華的採訪過程中暈倒之後,經過醫院的治療與照顧,在醫院裡面好好睡了一覺,接著又與蕭崇瑜兩個人到附近的郊外踏青,到了一個遠離城市喧囂的地方走一走,雖然蕭崇瑜找的景點並沒有任何特色,蕭崇瑜也為此道歉,不過苦瓜卻絲毫不在意,因為附近看不到城市的高樓大廈,只有鄉下地方一棟一棟的透天厝,甚至還有紅磚蓋起的三合院,也沒有24小時不關門的便利商店,只有幾間古色古香的柑仔店,顧店的老闆看到他總會含笑點頭致意,讓苦瓜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其中一間柑仔店的老闆養了一隻純黑色的貓,在他經過的時候喵了一聲,當苦瓜駐足下來時,本來慵懶躺在主人懷裡的貓馬上跳下來,跑到他腳旁磨蹭。

「呵呵呵,看起來牠很喜歡你唷。」老闆搖了搖手中的扇子,露出和藹的笑容。

「是嗎?」苦瓜也露出笑容,而蕭崇瑜敢對天發誓,這是他認識苦瓜到現在,第一次看到苦瓜露出如此溫和的笑容。

那一天的下午,苦瓜與蕭崇瑜兩個人就在景點附近的鄉下小鎮晃來晃去,晚餐時分,蕭崇瑜帶苦瓜到附近賣桶仔雞的知名餐廳吃飯,說要請苦瓜吃飯,不過到付錢的時候,苦瓜當然沒有讓蕭崇瑜出這個錢。

那一天,苦瓜獲得充份的休息,回到家洗完澡之後躺在床上,過不到五分鐘就安然入眠。

隔天,苦瓜回到籃球時刻工作,負責各專欄的人不再請他過目,苦瓜一開始感到訝異,不久後從蕭崇瑜的嘴裡知道總經理在他進醫院的時候請總編輯過去談話,之後總編輯刻意刁難的行為就減少許多,各專欄的人鬆了一口氣,也知道苦瓜實在太辛苦,就沒有繼續請苦瓜幫忙。

不過當天各專欄的負責人還是過來找苦瓜,不過這一次的目的是感謝苦瓜,而且除了當面致謝之外,還給了苦瓜一大堆補品。

補品把苦瓜本來就小的辦公桌顯得更加狹小,讓苦瓜不得不把部份的補品藥移到蕭崇瑜的辦公桌上。

下班之後,苦瓜把一半的補品送給蕭崇瑜,因為補品多到苦瓜難以帶回家,而帶回家的補品,已經足夠讓苦瓜充飽精、氣、神,為接下來光北的比賽做最好的報導。

苦瓜手提著便當與飲料,過了馬路,在進到球館之前又抽了一根菸。

當苦瓜走回到觀眾席時,蕭崇瑜連忙對他招手:「苦瓜哥,快一點,第三節比賽要開始了!」

—–Ray Allen for three!—–

球場上,裁判的哨音響起,而光北在第三節的陣容,讓觀眾席上的蕭崇瑜與苦瓜都大感意外。

「魏逸凡、高偉柏、詹傑成、包大偉、王忠軍?」苦瓜皺起眉頭:「李明正打的究竟是什麼盤算?」

接著光北擺出的防守陣型,又讓苦瓜微微吃了一驚:「防守改成一二二區域聯防?」

苦瓜嘴角勾起微笑,把便當放在一旁,注意力全部放在球賽上:「有趣,我就看李明正想要做什麼。」

第三節第一波球權掌握在立德手中,大前鋒底線發球,理所當然地將球交給蔣思安。

經過十五分鐘的休息,蔣思安體力有所回復,看到光北第三節派上來防守自己的是12號而不是24號,心裡默默的鬆了口氣,但是很快卻因為自己出現這樣的念頭感到憤怒。

我是蔣思安,不管是誰擋在自己面前都可以擊倒的蔣思安!

蔣思安在心裡大吼一聲,看到包大偉一改第一節死死黏住他的防守方式,像是李光耀一樣站在中線等待他進攻,心裡面的憤怒往上提升,加上球隊處於雙位數落後,馬上加快了自己的節奏。

包大偉看蔣思安過來,蹲低身體退了幾步,回想剛剛在場下觀察李光耀的防守方式,想要依樣畫葫蘆,在這一節當中限制住蔣思安。

但是理論歸理論,實際歸實際,當蔣思安啟動引擎切入的時候,包大偉的防守腳步完全跟不上,一個晃眼之間就被蔣思安突破防守,詹傑成與王忠軍衝上來要擋下蔣思安,不過小前鋒上前單擋掩護,讓蔣思安可以安然的從小前鋒身旁掠過,不受光北防守干擾地做一個急停跳投。

〝唰!〞,球空心入網,第三節比賽開始不到十秒鐘,蔣思安漂亮進球,比數55比45。

高偉柏撿起球,站到底線外,把球發給詹傑成。

詹傑成接球,快步過了半場,左手運球,右手指揮隊友跑位,把球傳給上中來到罰球線的魏逸凡。

魏逸凡拿到球,轉身面向籃框,高偉柏站到禁區卡位,高舉右手要球,「球!」但是立德兩名禁區球員包夾馬上過來,讓魏逸凡不敢冒然傳球。

魏逸凡見禁區太擁擠,硬打絕對不會有好下場,把球回傳給詹傑成。

詹傑成沒有把球停留在自己手上太久,立刻傳給包大偉,包大偉把球舉高,看著禁區,想要高吊給高偉柏或魏逸凡,但立德看防的很緊,若是傳球只怕會被抄走,於是把球傳給王忠軍。

上半場兩節都沒有上場的王忠軍早就手癢到不行,在左邊四十五度角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接到球,連想都沒想就直接出手,不過因為太久沒有上場,一時間還找不到手感,球落在籃框右緣彈了出來。

籃板球被立德的中鋒抓下來,蔣思安直接跑中鋒身旁把球拿過來,也不管隊友怎麼樣,一個人運球往前場衝。

光北隊馬上跑回後場防守,但是蔣思安眼睛閃爍堅決,就算光北已經有三個球員回防,跟在自己身旁進攻的隊友也只有得分後衛,蔣思安卻沒有停下來的打算,一個背後運球突破包大偉的防守,在詹傑成與王忠軍的面前收球拋投出手。

球高高飛起,精準地落在籃框中心,唰聲隨及響起。

蔣思安個人連得4分,把比數追到個位數差距,55比47。

蔣思安眼神冒著自信光芒,而這一記拋投也讓立德場邊出現歡呼聲,蔣思安跑回後場防守,隊友們舉起右手,與蔣思安擊掌。

蔣思安站在左側三分線,轉身面對光北的進攻,大喝一聲:「大家加油,守一波!」

場上其他四名隊友馬上回應:「好!」

詹傑成把球帶過半場,感受到立德上揚的氣勢,眼睛掃向禁區,想要藉由魏逸凡與高偉柏的禁區強打澆熄立德的氣勢,然而立德球員看穿詹傑成的意圖,禁區頓時變成一個肉搏戰場,魏逸凡與高偉柏想要拿球,拼命地卡位,立德的球員知道實力上有落差,拼命阻擋魏逸凡與高偉柏,不讓他們接球。

詹傑成見魏逸凡與高偉柏一時間卡不到好位置,而且蔣思安與得分後衛又退到接進罰球線的位置,很顯然已經準備好要包夾,把球傳給禁區太危險。

詹傑成看著禁區,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運球的右手把球往左邊一甩,眾人的目光隨著球移動,看到王忠軍在左側三分線外的地方接到球。

王忠軍接到球,感受到詹傑成傳球的力量,知道詹傑成透過這顆傳球想要表達的是,「你就放心出手吧!」

因為王忠軍剛剛第一次出手沒進,立德認為王忠軍這一球也不會進,並沒有人撲出去防守,而他們很快就知道他們犯下了下錯。

王忠軍雙腿蹲低,雙手將球舉到額頭的上前方,左手輕輕地扶著球,右手手腕集合了全身的力量,由手指平均地施加在籃球上,在投出的瞬間,籃球帶著後旋往籃框飛去。

王忠軍右手高舉,維持著出手的姿勢,閉上雙眼,詹傑成與包大偉見到王忠軍這個模樣,馬上跑回到後場防守,據王忠軍所說,當他出手之後閉上雙眼,就是他準備享受籃球與籃網摩擦的瞬間傳來的那清脆的唰聲。

〝唰!〞

「因為這個唰聲,就像是救贖我靈魂的天堂之音,讓我感到重生。」當時王忠軍是這麼解釋的。

王忠軍三分球進!

比數回到兩位數差距,58比47。

球進之後,光北隊馬上回防,準備擋下蔣思安的攻勢。

蔣思安運著球,眼神顯露不屈的意志,像是古代大將軍一樣散發出逼人的魄力,身上的光芒耀眼到完全把四名隊友都掩蓋住,像是單槍匹馬地面對光北。

蔣思安雙腳踏過中線之後,面對包大偉的防守,僅利用一次跨下換手運球就擺脫包大偉,利用隊友的掩護在罰球線右側找到機會,急停跳投出手,進!

蔣思安連續投進三球,個人連得6分,又將比分追近到個位數差距,58比49。

不管是誰,都可以很明確地看出來包大偉對於蔣思安的防守是失敗的,縱使包大偉已經很努力想要去防守,但是當蔣思安完全發揮實力,彼此的差距就無情地顯露出來。

這就是籃球場殘酷的地方,就算有態度、有鬥志、有心,但是沒有實力,你就會被啃蝕,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舞台。

但是在籃球場上,沒有人是孤軍奮戰。

在下一波進攻之中,王忠軍把蔣思安展現個人能力的3投3中完全抵消掉,在左邊底角接獲包大偉的傳球,又投進一顆三分球。

比數再度回到雙位數差距,61比49。

蕭崇瑜看著比數又重回到12分的差距,吞了一口口水:「三分球的威力真是太強大了,蔣思安那麼努力3投3中得到6分,但是王忠軍在外線3投2中也是一樣得到6分。」

苦瓜淡淡地說:「所以現在全世界籃球的走向都是越打越外面。以效率值來說,A球隊專門投兩分球,命中率高達50%,B球隊專門投三分球,而B球隊的命中率只要略高於33%,總體的比分就會比A球隊還高,這就是三分球恐怖的地方。」

「籃球是活的,到了如今依然在演變,三分球漸漸取代過去的中距離跟禁區得分,就跟你說的一樣,蔣思安那麼辛苦地殺進殺出,3投3中,但是王忠軍投進兩顆三分球就把蔣思安的努力抵消掉了。」

苦瓜看著球賽,又說:「可是我不認為兩分球的藝術會就此消失,三分球確實威力強大,但是兩分球也有它比起三分球更優異的地方。」

苦瓜話才說完,蔣思安又突破包大偉的防守,在詹傑成與王忠軍的包夾之下又高拋投得手,而且場邊裁判的哨音響起。

「光北20號,打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蔣思安整個人被詹傑成與王忠軍撞到地上,但是蔣思安很快從地上跳起來,大聲說:「我沒事!」

蔣思安很快站到罰球線上,抹去臉上的汗水,做了一次深呼吸,對裁判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準備好了,裁判大喊:「罰一球!」

蔣思安接到球,又做了一次深呼吸,緩和呼吸心跳,穩穩地將球投出,把握住罰球的機會,又將比分追回到個位數的差距。

蔣思安完成三分打,比數,61比52。

球權轉換,詹傑成接過魏逸凡的底線傳球,運球過半場,雙腳踏過半場的時候,收球就要傳給站在弧頂的王忠軍,而蔣思安早就注意到王忠軍,已經準備好要抄球,但是詹傑成眼睛看著王忠軍,手卻把球看似隨意地高高一拋。

蔣思安回頭一看,見到光北32號從底線溜到禁區裡,高高跳起來接到球,在空中輕柔地把球放進籃框裡。

詹傑成與魏逸凡完成一次漂亮的空中接力,比數63比52。

「好球!」魏逸凡落地之後,手指向詹傑成,回防時重重拍了詹傑成的屁股,表示詹傑成這一球傳得漂亮。

立德在蔣思安一次又一次的進攻下不斷把比分追近到個位數的差距,但是王忠軍的三分球加上詹傑成的助攻,卻可以一次又一次把蔣思安追近的分數抹煞掉,這場比賽頓時間成為了拉鋸戰,考驗兩邊球員的心理素質。

立德要抵抗落後11分的劣勢壓力,努力追上光北的分數甚至超前比分,這樣蔣思安在第四節承受的壓力比較小,對體力的負擔也相對不會那麼吃重,因此在這一節比賽中,立德至少要把比數追到5分以內。

光北的壓力則與立德相反,他們要抵擋住立德如潮水般的攻勢,把比分維持在雙位數以上的差距,做好一切所能做好的事,試著擋下蔣思安,就算分數被立德逐漸追上也不能慌了手腳,否則就很有可能被迎頭趕上。

第三節的比賽,變成一場追趕與擺脫追趕的球賽。

接下來,蔣思安明顯加快進攻節奏,運球快跑過半場,沒有做什麼多餘的動作,一個壓肩直接突破包大偉的防守,面對詹傑成與王忠軍的雙人包夾,選擇把球傳給左側的小前鋒。

小前鋒在距離籃框約六公尺的地方接到球,這是他最擅長的地方,馬上跳投出手,打板進籃。

比數63比54,在蔣思安不斷發揮個人影響力下,立德再度把比分追到個位數差。

蔣思安回防地時候用力拍手,大聲喝道:「守一波!只要把光北擋下來,我就可以得分,我們就可以贏球!!」

立德其他四名球員也大聲斥喝:「好!」

一時間,立德的氣勢大盛。

一支球隊最可怕的地方不在於集結了五名最強的球員,而是場上五名球員都強烈有著共同的目標,當向心力達到最高點的時候,這支球隊將可以發揮出超越極限的力量。

而這樣的力量,將立德的防守帶到了一個更強的境界,也讓他們擋下了來自於高偉柏的強大禁區宰制力。

高偉柏在這一波進攻之中對詹傑成要球,而且態度非常強烈,於是詹傑成把球傳給他。高偉柏拿到球就往禁區衝,運用速度甩開了大前鋒的防守,面對中鋒的補防,完全不畏懼,面對面地在中鋒頭上投籃,但是高偉柏這一次出手實在太過大意,沒有注意到大前鋒追了上來,投籃被大前鋒從後面狠狠地蓋了下來。

得分後衛衝上去把球抓下來,馬上傳給蔣思安,蔣思安就像一台搭載了一千匹馬力引擎的超級跑車,瞬間把油門踩到底的他,沒有任何人追得上。

蔣思安完成一次快攻上籃,比數63比56。

球權轉換,包大偉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站到底線外,把球交給詹傑成。

詹傑成運球過半場時,感受到立德的氣勢,像是有一塊大石頭壓在心上一樣,讓他連呼吸都變的急促了些。

不行,如果就這樣被立德壓倒,這場比賽會很危險!

詹傑成感受到危機,想要找尋一個穩定的得分點,首先看向王忠軍,蔣思安正虎視眈眈地盯著王忠軍,如果傳給王忠軍,球可能會直接被蔣思安的快手抄走,不能傳。詹傑成又看向包大偉,但是包大偉除了快攻上籃之外沒有其他進攻能力,傳給他根本沒用。

詹傑成評估形勢,禁區的高偉柏與魏逸凡是目前最可靠的得分點,他們兩個人都是具有甲級實力的前鋒,傳給他們是最保險的決定。

詹傑成心裡抉擇著要傳給魏逸凡還是高偉柏時,想要雪恥的高偉柏在禁區卡好位,高舉著手對他要球。

於是,詹傑成將球傳了出去。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高偉柏身上的時候,詹傑成偏偏把球傳給魏逸凡,魏逸凡在罰球線接到球就往右邊切,見到包夾過來,直接轉身擺脫防守,收球後仰跳投,唰一聲,球空心入網。

比數,65比56。

觀眾席上,蕭崇瑜專心看著這場比賽,連相機都掛在脖子上沒有再使用,雙手緊抓著欄杆:「苦瓜哥,這場比賽也太精彩了吧!」

「嗯,確實不錯。」

「魏逸凡太強了,儘管立德已經準備好要包夾他,他反應更快,一個轉身後仰跳投就把球投進了。」

「魏逸凡雖然厲害,但是你沒看到的是詹傑成的傳球。」

蕭崇瑜臉上顯現疑惑:「詹傑成的傳球,怎麼了嗎?」

「他的傳球越來越細膩,剛剛高偉柏被蓋了一顆火鍋,現在心情一定沒辦法平復下來,雖然他的實力無可否認的強,可是他的缺點就在於太容易衝動,沒辦法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緒,如果詹傑成把球傳給他,高偉柏有可能會發生失誤,平白把球權送給立德,所以詹傑成選擇把球交給處理球相對冷靜的魏逸凡,也成功地止住了立德的反撲氣燄,把比數拉開到9分。」

蕭崇瑜望向底下的詹傑成,表情顯露驚訝:「真的假的,剛剛那一次傳球,竟然有這麼多考量?」

苦瓜肯定地點頭:「光北擁有很多具有天份的球員,所以控球後衛這個位置非常重要,如果控球後衛沒有相稱的才能,根本沒辦法把光北隊的實力引導出來,而毫無疑問地,詹傑成正是一名具有如此能力的控球後衛,雖然他防守上的缺點顯而易見,不過並不足以掩蓋住他在控球上的驚人才華。」

蕭崇瑜驚訝地看向詹傑成,苦瓜非常難得用這麼多的話來稱讚一名球員,這代表詹傑成真的是一名在控球上具有無限潛力的球員,不過蕭崇瑜的驚訝還沒有結束,因為苦瓜話還未說完。

「但是在立德,還有一名比他更有天賦的球員。」

「苦瓜哥,你說的是蔣思安嗎?」

苦瓜微微點頭:「在台灣,我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矮卻具有如此巨大能量的球員,他根本是把立德整個扛在肩膀上在前進,現在立德才落後光北9分,全部都是他的功勞,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他是國三才接觸籃球,短短三年的時間就擁有這樣的實力,如果再給他一點時間,一定會是一名震撼台灣籃壇的超級新星。」

此時,蔣思安又突破包大偉的防守,面對詹傑成與王忠軍的包夾,還有高偉柏與魏逸凡等候的禁區,蔣思安沒有利用大前鋒的單擋掩護繼續往裡面切,而是把球傳給右邊底角的得分後衛。

得分後衛早已站在底角等候許久,接到傳球後馬上拔起來出手,唰一聲,空心入網,三分球進!

比數,65比59,第三節比賽開始到現在,立德的命中率是百分之百,沒有投失任何一次球,沒有放過任何一次可以得分的機會。

第三節,立德散發出此戰必勝的驚人氣勢!

6分的分差,壓力重回光北隊身上。

詹傑成緊咬牙根,立德緊追在後的氣勢實在太可怕,讓他感到有些喘不過氣來,畢竟這是只要輸一場就要打包回家的戰場,在加入光北隊之前沒有任何正式比賽經驗的詹傑成,心裡出現慌亂的情緒。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隻大手落在詹傑成的肩膀上:「不用擔心,等一下把球交給我。」

魏逸凡撿起球,腳踏到底線外把球發給詹傑成,然後往前場跑去。

詹傑成看著魏逸凡,心裡湧現出踏實感,這時他才真切地感受到,隊上有一名曾經在更高級別打過球的球員當隊友,是一件多麼值得慶幸的事。

剛剛魏逸凡的舉動,看在李明正眼裡,心裡不禁稱讚:「嗯,逸凡越來越有領袖的樣子了。」

詹傑成運球過半場,很快把球交給上中的魏逸凡,不過這一次立德有備而來,魏逸凡一拿到球就直接兩名球員包夾,魏逸凡閃躲立德球員想要抄球的手的同時眼睛觀察隊友的站位,然後把球傳給外線無人防守的王忠軍手中。

王忠軍在三分線外接到球,蔣思安與得分後衛連忙撲過去,想要阻止王忠軍投籃。

不過魏逸凡傳球的時機很巧妙,讓王忠軍有足夠的時間把球投出去,但是出手的瞬間,王忠軍卻想要衝到籃下搶籃板球,見到王忠軍這個模樣,魏逸凡與高偉柏知道這一顆球絕對不會進,也趕快卡位想要爭取好位子。

然而立德的球員早就擠在籃下,把魏逸凡與高偉柏死死卡在身體後方,不讓他們有搶到進攻籃板的機會。

立德的中鋒抓下籃板球,光北球員馬上回防,就怕又被蔣思安打一次措手不及的快攻。

除了包大偉之外。

蔣思安伸手想要接中鋒的傳球,卻發現有一個人跟在自己後面,回頭一看才發現是包大偉。

蔣思安心裡冷哼一聲,煩人的傢伙又要故技重施了。

包大偉在接連被蔣思安突破之後,決定使用第一節的防守方式,緊緊黏住蔣思安,讓他連拿球都要費一番功夫。

然而蔣思安與包大偉實力上有著巨大的差距,當蔣思安拿到球之後,包大偉就完全拿蔣思安沒有辦法,而且包大偉的防守在後場就被蔣思安甩開,讓詹傑成與王忠軍必須站到三分線外阻擋蔣思安,與底線的魏逸凡、高偉柏距離變遠,防守陣式因此被打亂。

蔣思安把包大偉甩在身後,面對詹傑成與王忠軍,堅決地往右切,突破詹傑成的防守。

高偉柏見蔣思安衝過來,剛剛被蓋火鍋的心情還沒有平復,想要討回顏面,認定蔣思安這一球一定會使出最擅長的高拋投,整個人撲了上去,想要蓋蔣思安一個大火鍋。

高偉柏的預測是對的,但是蔣思安的動作卻比他想像的更快,在他撲出去的瞬間,蔣思安加快出手的節奏,在高偉柏封阻到來之前把球投出,而高偉柏衝得太快,整個人就像是煞車失靈的大卡車,直接撞上了蔣思安

蔣思安整個人被撞倒在地,同時哨音響起。

「光北21號,阻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
Kobe Bryant退休了,我這世上唯一一個偶象,從國中開始就在仰慕的巨人,也終來到退休這一天。

我仍然深深地記得,國小的時候,我從桌球改打籃球,只是因為同學都跑去打籃球,於是我也跟著去打了,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那時候也沒有在關注NBA,一直到我在公車站的椅子上看到一份報紙,籃球在我的生命中才開始有了意義。當時報紙的各版面散落在各的位置上,而就是那麼剛好,在我旁邊的那一份是體育版。

因為等車無聊,我隨手拿了起來,整個板面最大的圖片是Kobe跟O’neal,當年湖人驚天動地的F4組合,兵敗給底特律活塞,被視為奇恥大辱,而O’neal之後馬上遠走邁阿密熱火,Kobe成為千夫所指的戰犯。

那一刻起,我對Kobe這個球員產生好奇,為什麼大家都把錯怪在Kobe身上?不是其他人,偏偏就是這個Kobe Bryant?這個球員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Kobe的身影就這麼深深烙印在我心裡,然後從下個賽季開始,我不斷在籃球雜誌、新聞、報紙、網路找尋Kobe的身影,發現這個人會被討厭真的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這個傢伙個性實在太高傲、我行我素,不去理會別人說了什麼,永遠只專注在自己的道路上,甩都不甩不別人。

我深深被這種孤傲又孤獨的身影攫住了心靈,因此成為他的球迷。隨著我越是關注NBA,越是可以發現,儘管放在眾球星當中,Kobe依然是那個最特別的人,因為不管他表現再好,不管球隊是否贏球,就是有人會想盡辦法去責罵、責難Kobe,Kobe得分多,說他出手次數過高,太獨;Kobe傳助攻,大家說他不敢投籃,沒用;Kobe拿50分,大家說他只爭取個人榮譽,不在乎球隊輸贏。

04-05、05、06、07-08,這三年,湖人的戰績並不好,可是對於全世界的湖人球迷來說,心情卻是無比振奮的,因為少了O’neal,Kobe正式地羽化成蝶,在NBA這個可怕的戰場上,開始開闢一條史詩般的輝煌道路。

一個人在籃球場上,散發出捨我其誰、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驚天氣勢,用33分鐘(上場三節)攻下62分,對手小牛主力加板凳卻只拿到「61」分,一個人狂轟猛炸贏過了小牛隊全隊的得分,然而這種神蹟般的表現,卻依然招來批評。

有人說他還是太獨幹,這一場比賽贏了,不代表下一場還是可以贏,這種方式球隊走不遠。有人說Kobe第四節應該繼續上場,創造歷史性的紀錄。

結果,Kobe過不久就創造歷史,在1月22號對抗暴龍隊的比賽,個人獨拿81分,湖人隊在第三節一開始一度落後18分,但是當Kobe開啟殺神模式之後,世界上就沒有任何人阻止的了他,第三、四節分別攻下28與27分,光是下半場比賽就拿了55分。

55分,世上多少球員一輩子都得不到這種分數,Kobe老兄僅花了兩節的時間就拿到了,只要想想,就知道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我深深地記得,當年就連台灣的一般媒體,都報導了Kobe在NBA獨拿81分的比賽,那一場比賽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可是,Kobe表現越好,越是遭人討厭,引來越來越多的批評,說他沒辦法帶領湖人隊在季後賽贏球,說他這種表現只是一時的…

然後,Kobe又用連續四場50分的比賽回應質疑,在NBA這個地方,要拿50分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太多球員整個生涯都拿不到50分,結果Kobe老兄連續四場比賽都至少拿到50分,這四支苦主球隊,都知道Kobe為了贏球一定會瘋狂投籃,也試著傾全隊之力去阻止他,但是Kobe就是可以在一重又一重的防守中得分。
就好像是拿著漁槍站在船首的堅強漁夫,不畏海浪一波波的衝擊,手一揮,漁槍穿入海中,拉起來就是龐然大物。

Kobe這個名字,就這樣傳遍世界各個角落。

單場81分,三節(33分鐘)拿62分,連續4場50+,連續9場拿40+,06年1月平均得分40+…

Kobe Bryant,這個名字讓人又愛又恨,世上有多少人喜愛他,就有多少人恨他,而不管愛他或恨他,背後的原因都是一樣的,就是因為他的強大。

球衣、球鞋、報紙、雜誌,我一樣一樣地追,一樣一樣地買,甚至到了大學最後一個寒假,為了親眼目賭Kobe打球的英姿,孤身一人跑到LA看他打球。

然而再輝煌的史冊,都會來到尾頁,強如Kobe,也無法敵過傷病與時間老人,屬於他的傳奇故事,即將劃下句點。

我是一個幸運的人,活在有Kobe的時代,在我心裡,Kobe Bryant才是籃球之神,他帶給我的感動,是世上其他籃球員全部加起來也比不上的。

Kobe正式宣佈退休,今後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關注NBA,因為對我來說,沒有Kobe的NBA,就像是少了蒼狼的草原,少了那一股嗜血野性。

Kobe Bryant,不是某一個時代的一員,他本身,就是一個時代。

Heroes come and go, but Kobe Bryant is forever.

謝謝你,Kobe Bryant.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