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五十三章【光北VS立德 三】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蔣思安望著李光耀,啟動引擎往右邊切,但是卻被李光耀擋了下來。李光耀利用第一節坐板凳的時間不斷觀察蔣思安的動作,發現蔣思安切右邊的機率比切左邊大很多,雙方第一次交手,蔣思安對他還不熟悉,一定會往最有自信的右邊切。

雖然被李光耀擋下來,但是蔣思安反應也很快,一個背後運球變換方向往左邊切,不過李光耀這時展現出遠勝於包大偉的防守能力,右腳一跨,再次擋下了蔣思安,右手順勢一撈,想要把蔣思安的球抄走。

蔣思安的右手擋下了李光耀的抄截,右腳奮力一踏,身體往後跳了一大步,李光耀發現蔣思安的意圖,但是蔣思安在往後跳之後又接了後仰跳投,更把投球的弧度拉得非常高,縱使李光耀已經整個人撲上去,還是來不及封阻蔣思安的投籃。

球在空中劃過一道高高的拋物線,唰一聲,空心入網。

比數,31比26。

球進之後,蔣思安特意看了李光耀一眼才跑回後場防守,用眼神對李光耀說,不管你們派誰出來防守,都擋不住我!

被蔣思安投進一顆高難度的退一步後仰跳投,李光耀臉上卻找不到任何挫折或挫敗的神色,反而是興奮與期待,在他完全把進攻路線封住的情況之下,蔣思安竟然還可以以這種高難度的方式得分,真的是太強了。

李光耀胸腔裡面充滿熱血,很想要馬上回敬一波攻勢,可是李明正規定他一場比賽只能出手五次,讓李光耀只能硬是壓抑出手欲望,把球傳給詹傑成。

李光耀看向已經站定準備防守蔣思安,沒關係,我願意等,壓軸好戲當然要等到最後一刻!

詹傑成把球帶過半場,這時高偉柏已經在禁區右側卡好位,高高舉手再次要球,但是見識過高偉柏實力的立德禁區球員馬上包夾過來,讓詹傑成沒辦法把球傳給高偉柏。

就在這個時候,詹傑成看到楊真毅利用麥克的單擋掩護在左側跑出空檔,馬上把球交給楊真毅。

楊真毅一接到球直接跳投出手,球落在籃板上,反彈落入籃框之間,激起清脆的唰聲。

比數,33比26。

立德的球權,中鋒底線發球,把球交到蔣思安手中,李光耀雙手叉腰站在中線,等待蔣思安的到來。

場邊,立德與光北看著蔣思安與李光耀之間的一對一對決,立德很清楚要贏球就是要靠蔣思安撕裂對手的防線,而剛剛李光耀展現出來的防守能力讓立德可說是吃了一驚,乙級聯賽以來,他們從未見過有防守球員可以完全擋下蔣思安的切入,逼蔣思安不得不做後仰跳投的出手。

蔣思安在立德毫無疑問是練球最勤奮的球員,總是第一個到球場,最後一個離開,主要練習項目是切入跟高拋投,但是有一天蔣思安卻開始練習後徹步(step back)跳投,立德的隊友問他,「你切入上籃跟高拋投都已經練到這麼厲害了,為什麼還要練後徹步跳投?」

蔣思安回答:「因為總有一天我會遇到可以擋下我切入的對手,我必須提早為那一天做準備。」

本來立德認為要遇到那樣的對手至少要等到他們晉級到甲級聯賽,沒想到這才乙級聯賽的第四場比賽,就出現了李光耀這一號人物。

光北看著蔣思安,心裡面的驚訝絕對不亞於立德,因為李明正的關係,李光耀一直以來沒有在比賽中展現出真正的實力,所以在場真正了解李光耀實力的只有光北的球員跟教練組,因此剛剛見到蔣思安在李光耀頭上投進高難度的跳投,在旁人眼裡可能是蔣思安個人能力的展現,但是在光北隊的眼裡,卻是看到了李光耀竟然在一對一對決的情況之下,被人當面輕鬆的拿了兩分。

此時,成為所有人目光焦點的蔣思安與李光耀,再次交手。

李光耀看著蔣思安運球過來,蹲低身體,往後退了幾步,蔣思安同時也將重心放低,準備做動作。

蔣思安運球到李光耀身前一步的位置,李光耀雙手像是大鵬展翅般往兩旁張開,想要製造壓迫感,但是蔣思安不為所動,再次往右切,但是右腳踏出去之後,身體往左邊移動,做了一次變向換手運球,crossover。

蔣思安運球後往左邊切入,但是李光耀的反應速度超乎他想像之外,一個跨步就擋在他的進攻路線上,蔣思安立刻發揮運球的天份,右腳一踩,將身體停下來,然後左腳為軸心大轉身甩開李光耀的防守。

蔣思安成功擺脫李光耀的防守,不過轉身之後詹傑成馬上撲了上來,蔣思安沒預料到第二波防守來的這麼快,動作略微停滯,李光耀抓準時間,又跑到蔣思安身旁,與詹傑成一起包夾他。

蔣思安面對包夾,運球往旁邊退,這時楊真毅也上前準備把蔣思安完全封死。

陷入包夾的情況之下,蔣思安卻完全不顯慌亂,跳起來將球傳給底線的大前鋒。

麥克看到大前鋒拿到球,馬上從禁區衝出去要防守,但是立德一直以來的戰術就是蔣思安吸引防守,然後分球給空檔的球員,大前鋒貫徹球隊的戰術,就算麥克衝上來防守,還是沒有任何猶豫地跳投出手。

球空心命中,激出響亮的唰聲。

比數,33比28。

李光耀見到蔣思安又傳出一計漂亮的助攻,情不自禁地拍了手,眼神裡的鬥志完全燃燒起來,感受到蔣思安的強大,李光耀如同飢渴的野獸,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光北的球權。

詹傑成接過麥克的底線發球,快步運球過半場,雙腳一踏過中線,詹傑成就看向李光耀,平常在練習時如果被人當面投進球,李光耀會在下一波球權中一定會打回來。

李光耀如詹傑成所預料般做出接球的手勢,立刻把球傳了過去。

站在李光耀面前的是蔣思安,蔣思安知道自己的身高與身材在防守上處於絕對劣勢,要守下李光耀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抄球!

蔣思安看著李光耀,雙手手指如同蝴蝶般抖動,來吧!

李光耀下球,但是眾人以為的對決卻沒有持續下去,李光耀運一次球之後單手將球甩給底線的楊真毅。

楊真毅在左邊底線接到球,直接下球往禁區切,收球上籃,眼見立德的大前鋒與中鋒跳起來要封阻他,楊真毅在空中把球從人縫中交給高偉柏,讓高偉柏輕鬆完成大空檔的籃下投籃。

比數,35比28。

縱使蔣思安展現出驚人的個人能力,但是光北靠著禁區的楊真毅與高偉柏的主宰力,穩穩控制住了比賽,立德派上蔣思安上場雖然順利止血,卻也沒有辦法拉近比分。

觀眾席上,在上一場比賽見識到楊真毅實力的蕭崇瑜,看到楊真毅又傳出一次助攻,說:「苦瓜哥,上一場比賽楊真毅面對興華大飆分,我以為那已經是楊真毅的極限了,可是我現在才發現楊真毅說不定是一個比我想像的還要強的球員。」

苦瓜嗤笑一聲:「是啊,光北都打了幾場比賽,你現在才發現,觀察力到也比我想像得驚人。」

蕭崇瑜豈會聽不出苦瓜正在挖苦他:「苦瓜哥,別這樣,我看球沒有你久,一開始會注意到的當然是場上表現比較亮眼的球員。」

苦瓜微微點頭,算是接受蕭崇瑜的解釋:「嗯哼。」

蕭崇瑜說:「我們追了光北隊這幾場比賽下來,我越來越發現楊真毅的球風很細膩,進攻的能力跟防守的壓迫力或許比不上魏逸凡與高偉柏,但是楊真毅在禁區處理球冷靜又專注,不只自己可以得分,還可以最高限度的發揮出魏逸凡與高偉柏的能力,難怪李明正很少把高偉柏跟魏逸凡同時放在場上,雖然他們兩個人搭配上麥克感覺是光北目前最強的禁區陣容,可是他們兩個人的打法卻互相衝突,不過如果當中一個人配上楊真毅,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苦瓜哥,我這樣說對不對?」

苦瓜望了蕭崇瑜一眼,輕輕哼了一聲:「嗯。」

場上,李光耀繼續糾纏蔣思安,蔣思安則試圖擺脫李光耀的防守,最後靠著一次背後運球勉強切入禁區,但是後面的高偉柏與楊真毅立刻包夾上來,蔣思安擺脫李光耀時花費太多氣力,讓後方的光北球員可以輕易預測他切入的方向與時機。

蔣思安切的太深加上進攻路徑完全被封死,完全沒有出手的機會,只能選擇把球傳給外圍的小前鋒。

不過小前鋒並沒有把握住空檔投籃的機會,球彈框而出,麥克展現優異的籃板球能力,高高一躍,右手抓下籃板球,落地後把球傳給詹傑成。

詹傑成想要快速推進,正準備大聲吆喝叫隊友跑快攻時,蔣思安卻像是鬼魅一樣從後面把他手中的球拍走。

詹傑成連忙衝上去要將球撿回來,但是立德的得分後衛卻早一步把球搶走,眼睛看向蔣思安,詹傑成以為得分後衛要把球傳給蔣思安,馬上退到他身邊防守,但是得分後衛卻運球退了一步,在身邊都沒有人防守的情況下三分線外跳投出手。

見到得分後衛順暢的投籃動作,詹傑成心裡叫糟,見到球在空中劃過一道近乎於彩虹般的美妙拋物線,落入籃框之中,激起了唰聲。

得分後衛三分球得手,比數,35比31。

麥克拿著球踏到底線外,把球發給心裡大恨的詹傑成。

詹傑成硬是壓下心裡的情緒,運球過半場,而立德明顯加強禁區的防守,蔣思安與得分後衛都站在三分線後方一步的位置,以利禁區的包夾防守,楊真毅跟高偉柏的攻勢實在讓立德無法招架,讓立德的總教練不得不在場邊大吼,叫場上的球員做出防守陣型的變化。

詹傑成看著內線的高偉柏及楊真毅都被跟得死緊,蔣思安與得分後衛也都沉退到接近罰球線的地方,明顯就是把防守的重心擺到禁區。

詹傑成不敢冒險傳球,看向李光耀,李光耀還是一副沒有進攻欲望的模樣,手垂在身體兩側,完全沒有準備要接球。

詹傑成心中大罵,如果教練不要限制李光耀的出手次數,現在光北早就把分數拉開了!

詹傑成想歸想,也知道李明正不會突然就給李光耀無限開火權,自己身為光北的指揮官,要想辦法突破目前的情況。

然後詹傑成心想,如果這個時候換成自己的偶像,他會怎麼做?

詹傑成看著得分後衛,想到他剛剛投進一顆三分球,心裡冷哼一聲,眼眸精光一閃,在三分線外收球,突然拔起來跳投。

〝唰〞,球空心進網,詹傑成立刻回敬一顆三分球。

比數,38比31。

球進之後,光北很快回防,等候蔣思安的大駕。

這時,李明正對包大偉說:「大偉,有看清楚光耀是怎麼守蔣思安的嗎?」

包大偉沒有預料到李明正會突然問這個問題,有些手足無措:「我…還在看。」

「注意看,光耀他本身防守能力雖然比你好,可是他不完全是靠個人的防守能力去守蔣思安。」

場上,蔣思安正試圖擺脫李光耀的防守,蔣思安一連做了轉身、背後運球、變向換手運球來突破李光耀,但是一一被擋了下來,而這時詹傑成上前包夾,蔣思安被逼到沒辦法,只好把球傳到三分線外的得分後衛。

得分後衛在相同的位置接到球,毫不猶豫地再度出手。

然而這一次出手卻有所偏差,球落在籃框右緣高高彈起,落下後在籃框與籃板上反覆彈了幾次,帶點幸運成份地又進了。

比數,38比34。

李明正看向包大偉:「看清楚了嗎?」

包大偉一臉茫然。

李明正解釋:「你跟他防守蔣思安的時候,場上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點,那就是光耀防守蔣思安的時候,常常讓蔣思安陷入包夾的情況之中,逼他不得不把球傳給外線的隊友,雖然他的隊友連續投進兩顆三分球,但是這就是我們的目的,不讓蔣思安持球。那光耀是怎麼做到的呢?第一,因為蔣思安爆發力實在太可怕,所以光耀防守的時候總是會故意退後半步,增加自己的反應時間,第二,他會逼蔣思安不斷變換方向,這會讓立德的球員不敢上前幫蔣思安掩護,因為他們不知道蔣思安要朝哪一邊進攻,第三,他一旦擋下蔣思安第一次切入,就會利用腳步上的移動,讓蔣思安沒辦法發揮全速切入,這幫助身後的詹傑成,甚至是高偉柏或楊真毅可以更好判斷包夾的時機。」

「光耀打過的比賽比你多很多,所以他在防守上的經驗值得你學習,他防守是用腳步的移動去防守,這是最紮實的防守方式,要像他那樣防守,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苦練,你的努力我都有看在眼裡,我相信過不了多久,你在防守上的能力就會追上光耀。」

「現在好好看著光耀防守,第三節換你上場。」

聽到李明正的話,包大偉心中感到振奮:「是,教練!」

場上,詹傑成把球帶到前場,看到立德的防守還是一樣沉退,運球到三分線前收球,馬上拔起來出手,想要還以顏色。

可惜這一次的出手彈框而出,麥克高高躍起想要抓進攻籃板,但是這一球彈的太高又太遠,就連麥克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球從他頭上飛過。

球好巧不巧的落在全場速度最快的蔣思安手中,蔣思安運球毫不猶豫地往前場衝,速度快的嚇人,來得及回防的只有李光耀跟詹傑成,但蔣思安縱使運球還是跑得比他們兩個人還快,迅速推進到前場之後,在三分線外拔起來出手。

李光耀與詹傑成跑到籃底下想要抓籃板,但是清脆的唰聲傳來,球空心入網。

蔣思安三分球進!比數38比37,立德追到只剩1分落後。

場邊的楊信哲與吳定華不禁露出緊張的表情,但是李明正卻顯得老神在在的模樣。

光北此時陷入只要這一波進攻沒有得分,就有可能被立德超過比分的情況,壓力倒在光北這一方。

李光耀撿起球站到界外,把球傳給詹傑成,詹傑成運球過了半場,感受到立德球員飢渴的眼神,像是恨不得馬上把球從他手中搶過去似的。

上一球失手之後,這一次詹傑成不敢再投外線,而就在他又不知該把球傳給誰的時候,楊真毅繞到三分線外要球。

詹傑成立刻把球傳給楊真毅,楊真毅一拿到球,小前鋒就跟了上來,站在他面前防守。

楊真毅看都不看防守自己的小前鋒,身體壓低往底線切,一次運球之後突然拔起來跳投,球的軌道明顯偏移籃框之外,立德知道機會來了,拼命在籃底下卡位要搶籃板球,然而球落在籃板上之後,乾淨俐落地反彈落入籃框之中。

〝唰!〞

楊真毅的帶一步跳投幫助光北隊拉回安全的3分領先,比數,40比37。

在楊真毅這一顆球投進之後,就算立德在這一波進攻之中投進三分球也只是打成平手而已,但如果楊真毅沒有投進,那麼立德就算只得兩分也會把比分壓過去,僅僅一顆中距離,對於雙方壓力的轉換造成巨大的效果。

立德的球權。蔣思安控球,過了半場之後就發動攻勢,但是這次的進攻被李光耀完全擋了下來,不用詹傑成的補防,李光耀一個人就把蔣思安逼的不得不把球傳出去。

外圍的小前鋒又在三分線外拿到球,而且是同樣的位置,前兩次出手都進帶給他無比的信心,再次選擇出手。

然而這一次的出手卻彈框而出,籃板球被麥克掌握住。

麥克很快把球傳給詹傑成,詹傑成在李光耀的手勢示意之下快速過了半場,把球交給右邊底角的楊真毅。

楊真毅拿到球就遭遇到小前鋒與得分後衛的防守,立刻把球傳回給三分線外的詹傑成,球沒有在詹傑成手中停留太久,馬上到左側三分線外的李光耀手裡,李光耀像是接到剛蒸好的地瓜,燙的他一接到球就塞給禁區的高偉柏。

傳球的速度永遠比腳移動的速度快,當高偉柏拿到球時,立德來不及包夾,面前只有中鋒一個防守球員,高偉柏豈會放過這種大好機會,一個運球直接將中鋒頂開,擠出碩大的出手空間,中鋒為了阻止高偉柏得分,奮力跳起來封阻,兩人身體在空中碰撞,中鋒手也打在高偉柏手上,哨音立刻響起,而高偉柏靠著強壯的身體與輕柔的手感,硬是在中鋒犯規的情況下把這一球投進。

「立德82號,阻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呀啊啊啊─────!!!」

高偉柏興奮地仰天狂吼,沒有放過加罰的機會,穩穩把球投進,完成一次三分打。

比數拉開,43比37。

因為高偉柏這個三分打,光北的氣勢大盛,相反的因為比分再次被拉開,立德剛剛高漲的氣勢立刻消退。

這時立德的靈魂人物蔣思安大聲喊話:「沒關係,這一波打回來!抬起頭,現在才第二節而已!」

簡單幾句話,立德的球員眼睛裡再度閃過亮光,馬上跑到前場,在自己命中率最高的地方站好。

蔣思安運球過了前場,知道這一球一定要打進,不然對球隊的氣勢又是一次打擊,深深吸了一口氣,運球向前,準備對付李光耀的防守。

李光耀也深深吸了一口氣,蹲低身體,準備對付蔣思安的進攻。

蔣思安壓低身體往右切,但讓他意想不到的是,李光耀早就已經擋住他的進攻路線,而且手還伸進他的懷中把球拍走。

蔣思安想要趕快把球撿回來,只不過當他轉身的瞬間,只看到一個光北的球員從身旁掠過把球撿走,然後完成了快攻上籃。

詹傑成快攻得手,再把比分拉開,45比37。

「不是我的防守變快了,是你的切入變慢了。」李光耀對蔣思安說道。

蔣思安用手抹去臉上的汗水,不理會李光耀,跑到後場接應大前鋒的底線發球。

觀眾席上,蕭崇瑜說:「苦瓜哥,剛剛李光耀竟然擋下蔣思安的切入,還把球直接抄走!」

苦瓜點頭,指指自己的眼睛,無奈地說:「我有看到。」

「這還是這一場比賽到現在李光耀第一次完全擋下蔣思安的防守,而且直接讓隊友有快攻得分的機會!」

苦瓜面無表情,蠻不在乎地說:「蔣思安累了,切入變慢,會被李光耀擋下來也是正常,他第二節根本沒休息到多久的時間,而且進攻端一個人包辦一切,又是切入又是分球又是後仰跳投,就算是鐵人也會累。」

「這樣的話,立德的進攻端不就等於當機了嗎。」蕭崇瑜拿起相機,利用觀景窗看場上的蔣思安,發現蔣思安臉上明顯展露疲態,防守已經沒有一開始積極,偏偏光北這時候又加快進攻節奏,楊真毅拉到外線打,讓立德已經沒辦法光靠沉退防守抵擋光北的進攻。

在第二節後半段,因為蔣思安體力流失嚴重,立德的進攻大當機,最後兩分鐘1分未得,反觀光北則是在楊真毅的中距離與高偉柏禁區強打的攻勢帶動之下,打出一波6比0的小高潮,幫助光北在第二節結束取得兩位數的領先。

比數,55比43。

「苦瓜哥,比賽該不會就這樣結束了吧?」

苦瓜站起身,掏出口袋裡的菸,迫不及待拿出一根叼在嘴上:「還早,中場有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對於底下那群青春期的小毛頭來說,十五分鐘已經足夠恢復很多體力了,下半場還有得看!」

—–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前幾天過了生日,也來到24歲這個年紀了,慢慢跟「年輕」二字有些距離。

24,是我生命唯一的偶像,Kobe Bryant的生日,他對籃球的態度跟堅持影響了我太多,也因為如此,我把「24」刺在左腳踝,時時刻刻告訴自己要在自己選擇的路上,與Kobe一樣用盡全身的力氣努力,為了抓取目標,不讓自己有任何一絲後悔的餘地。

跨入24歲,在這之前,我在文字這一條路走得跌跌撞撞,不斷挫折、失敗,我頂過一次次沮喪想放棄的負面情緒,拼命地往前爬,到了24歲,希望一切就跟竹子一樣,冒出頭來之後,就可以瘋狂往上長。

祝福我自己生日快樂!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