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鈴、鈴、鈴、鈴、鈴…〞,惱人的鬧鐘響起,李光耀關掉鬧鐘,沒有跟平常一樣彈起身子,下床洗臉刷牙,而是把鬧鐘往後調了一個小時,設定在五點,然後閉上眼,翻了身,繼續睡覺找周公打籃球。

李光耀其實在四點的鬧鐘響之前就已經醒了,但是並不是自己醒來,而是被磅礡大雨打在窗戶上的啪嗒啪嗒聲音吵醒。

這一夜大雨打亂了光北的練球計畫,而且整夜不停,完全沒有停歇下來,一直下到了現在。

李光耀默默嘆了口氣,昨天李明正說如果今天早上雨還沒有停,早上的練習一樣取消。照現在這個情況看來,雨應該很難在六點前停了。

李光耀躺在床上,想要給自己多一點的休息時間準備晚上的球賽,可是躺了十分鐘之後,早已習慣這個時候站在籃球場上熱身的身體醒了,所以儘管李光耀的眼睛閉上,心裡不斷呼喚周公,周公卻再也不來找他。

在床上多躺了十分鐘之後,李光耀睜開雙眼,翻開棉被,將鬧鐘的設置關掉,開了燈,走到浴室刷牙洗臉,讓自己的大腦在冷水的刺激下醒過來。

接著李光耀從衣櫃裡面拿出一條毛巾,脫掉睡衣與睡褲,穿上運動長褲,赤裸著上半身走下樓,到了廚房,打開冰箱裝了一杯冰涼的豆漿喝,喝完後用水簡單洗了杯子,打一個嗝,把毛巾披在脖子上,走到客廳旁邊的小房間前。

李光耀轉開小房間的喇叭鎖,打開門走進漆黑的小房間內,手在牆壁上摸索,將燈打開。

小房間不大,大約只有七坪大小,裡面有一台跑步機跟複合式的健身器材,光是這兩台機器就占據了小房間大部份的空間,李光耀克難地利用狹小的空間拉筋暖身,五分鐘之後,身體流出一層薄汗。

李光耀熱身完畢,站上跑步機,把跑步機的跑道坡度調高少許,這麼做除了可以模擬在山坡上跑步,増加心肺能力之外,還有效可以減低對膝蓋造成的負擔。

李光耀在跑步機上以一小時十一公里的速度跑了半小時,跑完之後走了五分鐘,緩和呼吸心跳,這才走下跑步機,用毛巾擦去滿身的汗水,接著走到複合式健身器材前,開始重量訓練。

因為晚上還要比賽,李光耀練習主要以輕重量與高次數的訓練方式為主,不想讓乳酸堆積過多導致影響了晚上的表現,尤其昨天晚上李明正說今天的對手立德高中是強敵,一定要全力以赴,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輸球。

李光耀一聽到強敵兩個字,腦子裡啪一聲,像是開關被打開一樣整個人興奮起來,不過興奮歸興奮,李光耀知道要把這樣的情緒投入在籃球場,而不是現在的重量訓練當中。

李光耀簡單做了腹部核心肌群與後背部的重量訓練之後,又走上跑步機上跑了二十分鐘,之後做了收身操,結束今天早上的自我訓練。

李光耀關上燈,離開小房間,走到廚房,又倒了一杯豆漿給自己喝,而這時李明正剛好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李光耀有些訝異地問:「爸,今天怎麼這麼早起。」

李明正打開冰箱,一樣倒了豆漿喝:「雨下那麼大,起床載你這個臭兒子上課。」

「這場雨下真久。」李光耀看著窗外,雨水依然不斷打在窗戶上。

「下點雨也好,不然南部秋冬不會下什麼雨,如果又沒有颱風,夏天可能會沒水可以用,麻煩的很。」李明正拿出吐司與果醬:「要不要吃點東西?」

「我可以指定吃老媽煮的嗎?」

李明正笑罵一聲:「你的意思是我煮的不好吃就對了,你老媽還在睡覺,很抱歉,你只能吃我做的。」

李光耀自己拿了兩片吐司:「那我自己做就好。」

李明正又笑罵一聲:「臭小子!」

「老爸,今天的對手真的很強嗎?」

李明正點頭:「強,尤其是陣中的0號蔣思安,他的切入速度跟爆發力可能比你還快,基本上以乙級聯賽的等級,應該沒有人守的住他的切入,破壞性非常強,擁有無限開火權,然後其他四個人專注防守,是一支非常團結的球隊。」

聽到李明正這麼說,李光耀血液都沸騰起來:「老爸…」

李明正在李光耀說話之前,就打斷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你上場時間一樣會壓縮在十五分鐘以內,這場比賽也只能出手五次,這是對你跟對光北的考驗,現階段我在意的是光北的防守跟團隊默契,而且相信你的隊友,魏逸凡跟高偉柏對球賽的影響力不會比你少,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外,上一場比賽楊真毅不也展現出主宰比賽的能力嗎。」

李光耀雖然洩氣,卻也點頭承認:「我明白,只是我好想要跟那個蔣思安交手。」

李明正臉上勾起笑容:「就算限制你的上場時間跟出手次數,你還是可以跟蔣思安一對一正面交手。」

李光耀眼睛發亮,看著李光耀的眼神,李明正說:「第四節最後五分鐘,好好把握。」

—–Shaq’s monster jam!—–

雨勢一直到中午才緩緩變小,烏雲密佈的天空微微透出一些光亮,雲層明顯由厚變薄,不過雨始終沒有停歇,而且因為雨勢變小,雨滴的重量變輕,風可以輕易地改變雨滴的方向,讓光北每一棟大樓的走廊此刻都積水。

昨天晚上跟今天早上的球隊訓練都被這場大雨打壞,今天晚上的對手又是強敵立德,光北完全沒有進行防守的演練,晚上的比賽完全就靠團隊的默契去打球,這讓光北的部份球員略微感到不安。

當中不安指數最高的就屬麥克,而且越接近比賽的時間,越是顯現出不安。

第七節下課。

「麥克,你怎麼了?」感受到麥克不穩定的情緒,李光耀左手手肘靠在桌上,手撐著頭看著麥克:「上課動來動去,不像平常的你。」

麥克看李光耀一臉輕鬆的模樣,聲音有些顫抖地說:「我有點緊張。」

「緊張,為什麼?」

「因為教練昨天晚上說今天的對手很強,可是因為下雨,昨天跟今天都沒有練球,我怕到時候上場的表現會很糟糕。」因為心裡感到不安,麥克講話又變得很小聲。

李光耀哈哈大笑:「麥克,你想太多了,你的實力不會因為兩天沒有練球就衰退,就算你今天在場上表現不好,那也只是因為你心理作祟,讓你變的畏首畏尾。」

雖然李光耀這麼說,麥克依然感到不安,李光耀拿麥克沒辦法,從後背包拿出籃球,丟給麥克。

「既然那麼擔心,就到後面練運球。」

麥克真的拿著球,走到教室的最後方開始練球,李光耀就坐在位置上看著麥克,而讓李光耀驚訝的是,王忠軍手裡拿著球,默默的站在麥克旁邊,跟他一起練習運球。

李光耀忍不住發出笑聲:「沒想到你也是會緊張的那種人,還真是讓我意外。」

王忠軍緊抿著嘴,不說話。

同一個時間,詹傑成與包大偉也聚在一起,站在走廊傳接球,不過因為人來人往,傳接球的距離只有五公尺。

「有信心嗎?」詹傑成問。

「如果你是指守住在上一場面對長憶的防守還得到45分的蔣思安的話,當然沒信心。」包大偉直接承認:「以我現在的防守能力,還沒有辦法守住他,最多只能在他持球的時候多製造一些麻煩。」

「那你打算怎麼辦,總不能讓他予取予求吧?」詹傑成接到包大偉的傳球,用力回傳。

感受到詹傑成傳球的力量,包大偉也用力傳了回去:「當然不可能,沒辦法守住他,那就不要讓他拿到球,只要他手上沒有球,他就不可能得分。」

「難道你要全場黏著他?」

「沒錯。」

「這樣你的體力會消耗的很快。」

「我知道,可是我在球隊的定位就是防守,除了防守之外我一無所有,防守是我唯一可以證明自己存在的方法,而且也只有這樣做我才有那麼一點可能阻止他得分,讓他太容易接到球,絕對只有被他電爆的份。」

詹傑成用力傳球:「好險這場雨下的夠久,昨天跟今天都沒有練習,讓你的身體有充足的體力可以應付今天的比賽。」

「沒錯。」

—–Dirk’s one foot jumper!—–

〝噹、噹、噹、噹、噹…〞,第八節下課鐘響,光北高中放學時刻,可是跟平常不一樣的是,放學時學生離開教室的速度並不快,因為雨還沒有停,走廊上還有積水,如果跟平常一樣用衝的出去的話,一定會跌個狗吃屎,加上下雨一定會影響放行的時間,所以即便加快腳步,也不能保證可以早一點離開學校。

光北籃球隊的隊員在比賽前一如往常,到了廁所先換上了隊服,接著往教練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球員們先後走進辦公室之中,領了便當,開始大口大口吃起來,如果在比賽前餓著肚子,那根本沒力氣打球。

球員們吃完便當之後,不管是家長接送、坐校車、騎腳踏車的學生都已經完全離開學校,校門口淨空,李明正、吳定華、楊信哲帶領球員走上租來的小巴士上,前往今天比賽的球場。

比賽時間是晚上七點,球員們在巴士消化晚餐,略微休息,有些人戴上耳機,讓音樂放鬆身心,有些人闔眼休息,有些人就這麼靜靜地看著窗外,小巴士裡面異常安靜,在比賽開始之前,每個人都把說話的力氣節省下來。

光北隊抵達球場的時間是晚上六點半,而當他們走出小巴士的時候,赫然發現下了將近一天的雨總算停了,西邊的殘陽發射著橘紅色的光芒,把天上的雲朵染成了蘋果般的紅色。

因為這連綿不絕的雨停了,光北隊本來有些鬱悶心情有了轉變。

光北隊很快走進球館裡,將身上的東西放置好之後,很快踏上場熱身,練習投籃與跑位。

整整一天沒有整隊聚在一起練習,光北隊根本不受影響,投籃跑位跟平常一樣順暢,傳球的時機點也抓的很好,這讓原本因為沒有練習而感到緊張不安的人的心情安定下來。

過了十分鐘,立德高中也抵達了籃球場,在另外一邊的半場練習投籃,而二樓的觀眾席上,苦瓜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蕭崇瑜正忙著架設錄影機。

很快架設好了錄影機,蕭崇瑜從後背包中拿出全片幅相機與鏡頭,裝上後開始補捉球員的身影,而今天成為蕭崇瑜第一個拍攝對象的人,反常的不是光北隊的球員,而是立德的0號,蔣思安。

「天啊,苦瓜哥,蔣思安真的好矮。」雖然早就已經知道蔣思安的身高,可是在現場看到蔣思安時,蕭崇瑜還是不免感到驚訝。

苦瓜淡淡地回:「我看得到。」

「這麼矮還能得到45分,是怎麼辦到的?」蔣思安身旁的隊友最少都高他半顆頭,蕭崇瑜很難想像以蔣思安這種身高,是怎麼在長憶的防守下得到這麼驚人的分數。

「你等一下就可以知道了。」苦瓜看向光北,心想今天光北會怎麼防守蔣思安,是一對一盯防,或者是利用團隊默契去封住蔣思安,不過不管是哪一種防守方式,絕對都沒辦法完全限制住蔣思安。

苦瓜又想,面對這種強敵,李明正還會繼續限制李光耀的上場時間跟出手次數嗎?

六點五十五分,在比賽開始前五分鐘,李明正把在場上練習的球員全叫到自己身前。

「今天這場比賽就跟昨天說的一樣,防守方面盡全力守住蔣思安,如果大偉被突破防守,補防一定要馬上跟上,立德其他四名球員都會不斷替蔣思安單擋掩護,交換防守的時候一定要交待清楚,不要給蔣思安輕鬆出手的機會。」昨天下雨之後,李明正把球員帶到教練辦公室之前,雖然沒辦法練球,卻把對付立德的策略與戰術都交待的一清二楚,包含讓大偉整場盯防蔣思安與進攻的戰術,怕球員忘記,現在在比賽之前再做一次提醒。

「是,教練!」

「進攻方面,他們防守很強悍,也很喜歡抄球,今天進攻端要注意保護球,攻勢跟上一場一樣主要集中在禁區,我們的內線具有強大的優勢,傑成,要好好利用禁區牽制他們的防守。」

「是,教練!」詹傑成大聲回應。

「好,比賽就要開始,上場去吧!」

李明正話說完之後,謝雅淑馬上跳出來,舉起手:「隊呼!」

所有人在謝雅淑身邊圍成一圈,手放在謝雅淑高舉的手上。

謝雅淑大喊:「光北!」

「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完成隊呼之後,裁判的哨音響起,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光北先發球員,包大偉、詹傑成、李麥克、楊真毅、魏逸凡。

麥克走到中場的圓圈,與立德的中鋒準備跳球。裁判見兩邊球員都已經站定,吹出響亮的哨音,同時高高將球拋起。

麥克與立德的中鋒同時跳起,麥克的彈跳速度略勝一籌,把球往前拍,想要這樣直接完成一次快攻。

只不過麥克這個想法很快就落空,因為接到球的人並不是他的隊友,而且好巧不巧是立德的得分狂人,蔣思安。

蔣思安接到球,馬上發揮出驚人的速度往前場衝,因為沒想到蔣思安會這麼快拿到球,光北的內線球員來不及反應,後場沒有人來得及回防,眼看蔣思安雙腳就像裝了馬達,一下子就衝到罰球線收球準備上籃取分時,有一個身穿12號的球員從後面追上蔣思安,算準了蔣思安的腳步,在他放球的瞬間從後面狠狠地把球拍飛,送給他一個大火鍋!

球直接飛出界外,場邊哨音響起,包大偉緊張地看向裁判。

「出界,立德球權!」

包大偉頓時鬆了一口氣。

「好球,漂亮的火鍋!」詹傑成舉起手,與包大偉擊掌。

對於蔣思安被打火鍋,立德的球員非常鎮定,中鋒走到球出界的地方,從裁判手中把球拿過來,想要直接發球給蔣思安,但是包大偉死死黏著蔣思安,不讓蔣思安輕易接到球。

蔣思安一時間甩脫不了包大偉,擔心會發球違例,手指著得分後衛,大喊道:「先傳球!」

(進攻方在場外發球時,發球者在五秒內無法將球發進場內,即為發球違例,球權轉換。)

中鋒立刻把球傳給得分後衛,蔣思安快步跑向得分後衛,包大偉跟了上去,但蔣思安突然停下來,就在包大偉也停下腳步的瞬間,蔣思安又往得分後衛衝過去,包大偉反應不及,讓蔣思安順利的接到球。

包大偉見蔣思安在三分線外兩大步的地方拿到球,馬上貼了上去,不過蔣思安幾乎不把包大偉的防守放在眼裡,下球向右切,一個大跨步就過了包大偉的防守,速度比包大偉想像的還要快很多。

包大偉被突破之後,光北的防守圈動了起來,站在弧頂三分線的詹傑成朝蔣思安衝了過去,但是得分後衛的單擋掩護過來,擋下了詹傑成,讓蔣思安完全不受影響,繼續往禁區切,這時禁區的麥克、楊真毅、魏逸凡上前,準備一起封住蔣思安。

蔣思安見到三人氣勢洶洶地要上前防守,眼神閃過自信的光芒,在他們防守還沒有到位的情況下,在罰球線的位置收球,直接高拋投出手。

在蔣思安出手的瞬間,麥克、楊真毅、魏逸凡馬上轉身到籃下卡位準備搶籃板球,但是隨著清脆的唰聲出現,他們的奮力卡位變成徒勞無功。

這一計高拋投,漂亮地連身為對手的李光耀都差一點跳起來替蔣思安喝采。

雖然有了心理準備,但是蔣思安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還是讓光北全隊上下感到驚訝,而二樓的蕭崇瑜,也知道為什麼蔣思安能夠在長憶的防守之下拿到45分了。

「苦瓜哥,你有看到嗎,蔣思安那個切入速度快的不像人,而且那計拋投也太漂亮了!」

苦瓜點點頭:「嗯,我有看到,他的爆發力真的很驚人。」

「好瀟灑,真是快。」蕭崇瑜不禁再次讚嘆。

場上,詹傑成把球帶過半場,對位防守的是蔣思安。

詹傑成一邊運球一邊觀察隊友的跑位,蔣思安發現詹傑成眼睛沒有看著他,馬上向前衝想要抄球,但是詹傑成的反應比他想像的快,一個轉身運球就閃過了他的抄球。

詹傑成閃過蔣思安的快手,直接運球往禁區衝,在立德的大前鋒上前補防的瞬間,球交給從底線偷溜進禁區的魏逸凡。

魏逸凡一接到球,省去運球這個步驟,直接踏兩步上籃得手,開後門成功。

比數,2比2。

魏逸凡得分之後,光北隊馬上回防,除了死死黏在蔣思安身邊的包大偉之外。

為了擺脫包大偉的防守,蔣思安不斷變換方向,時停時跑,甚至跑到底線發球的中鋒面前才順利拿到球。

蔣思安一拿到球,向右切之後緊接著一個轉身,再次突破包大偉的貼身防守,不過包大偉被突破之後並沒有放棄,馬上從後面追上蔣思安。

就像是跟屁蟲一樣。

蔣思安發現包大偉跟在自己身後,剛剛被包大偉蓋火鍋的陰影還沒有消失,過了前場之後就停了下來,比賽才剛開始,如果步調衝的太快隊友不一定跟的上,自己的體力也不一定可以撐完全場。

蔣思安一停下來,包大偉完全不管體力會不會消耗過大,馬上積極地上前壓迫防守,手一直干擾蔣思安的運球。

然而蔣思安因為身高矮,運球時又故意把重心放的非常低,包大偉根本抄不到蔣思安的球。

這時,立德的其他球員紛紛跑到前場,蔣思安看到隊友已經準備好之後,馬上發動攻勢,一個變向換手運球Crossover直接晃開包大偉,過了包大偉第一關之後毫不猶豫往禁區切,詹傑成跟楊真毅上前要包夾,但是蔣思安卻把球傳給外線大空檔的得分後衛。

得分後衛接到球馬上跳投出手,但是球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

魏逸凡跟麥克在禁區內卡位,最後由魏逸凡把這顆籃板球搶了下來。

魏逸凡搶到籃板球,轉頭找詹傑成,很快把球傳給他,但是當他眼角餘光看到一個矮小的身影從一旁掠過的時候,心中閃過不妙的感覺,而這個不妙的感覺很快化為現實。

魏逸凡這一球傳的太大意,沒有注意到蔣思安就在詹傑成附近徘徊,傳球速度又太慢,蔣思安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馬上啟動雙腿的引擎,直接把球抄走。

蔣思安抄球抄的突然,連包大偉都反應不及,蔣思安一抄到球根本無人防守,在三分線外拔起來跳投。

〝唰〞,清脆的聲音出現,三分球進,比賽一開始,蔣思安個人連拿5分。

比數,2比5。

—————–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