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五十章 【大雨】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45分、2籃板、8助攻、6抄截,45分是這一季乙級聯賽單場最高得分,6抄截也是最多的,簡單說,這是目前乙級聯賽最誇張的數據。」楊信哲說完之後,把筆記本與光碟片放到李明正與吳定華面前。

楊信哲在昨天晚上看到比賽的結果之後,回到家像是雪恥一樣瘋狂地查立德的資料,對楊信哲來說,這是一次非常大的失敗與恥辱,縱使李明正與吳定華完全沒有這個想法,可是楊信哲卻無法放過自己,一個晚上就把可以查到的一切數據做成圖表印出來,而乙級聯賽當天晚上就把比賽的內容上傳到官網上,讓楊信哲可以在一個晚上之間就把影片剪輯下來。

「蔣思安,高二的學生,身高170公分,體重65公斤,國三才開始打籃球,在這之前接觸的運動是田徑。如果世界上有天才型球員,那麼他一定是其中之一,短短三年的時間,就擁有爆炸性的堅強實力,帶領立德擊敗長憶。筆記本跟光碟片裡面都是立德的資料,我這一節有課,先回去了。」

「好,謝了。」李明正目送楊信哲離去之後,馬上把光碟拿在手上,放進筆記型電腦裡,吳定華則是翻開筆記本。

「45分、8助攻、6抄截,就算是在乙級聯賽,這種數據也夠驚人了。」吳定華看著筆記本上的內容,不禁皺起眉頭:「而且面對的還是去年的亞軍長憶高中,長憶的防守在乙級聯賽也是相當有名,沒想到竟然被一個球員這樣搞垮了。」

李明正對吳定華招手:「過來看看昨天比賽的影片。」

吳定華把椅子拉到李明正身旁,兩人肩靠肩,觀看楊信哲剪輯的影片。

「整場比賽拿最高分的人,背號竟然是0號?」吳定華很快找到蔣思安,因為就身高與體型上來說,他是全場「小」的最顯眼的人。

李明正嘴角微微上揚:「他故意的,用這種方式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影片裡,因為楊信哲剪掉很多繁雜的過程,所以球賽馬上開始,而蔣思安在第一節比賽就大發神威,一個人遠投近切帶罰攻下了12分,並且傳出2次助攻,外帶1抄截,除了搶籃板球之外,幾乎無所不能。

「速度好快,切入像把刀一樣穿進去,長憶的二三區域聯防完全對付不了他,就算縮小防守圈,蔣思安也擁有一定的外線能力,長憶的後衛根本拿他沒辦法。」吳定華雖然不想這麼說,卻不得不承認:「好強,強的可怕。」

李明正點頭:「動作很俐落,打球也不會猶豫,對自己非常有自信的一個球員,而且戰術明顯圍繞著他打轉,其他四名球員專心負責防守,他完全承擔進攻的責任,是立德的進攻發動機。」

吳定華說:「他們內線球員除了進攻之外,不管是防守、搶籃板、單擋掩護都很拼命,強風非常強悍。」

「除了蔣思安之外,場上其他四名先發球員的進攻能力都不是特別強,大部份時間都是靠蔣思安吸引包夾之後,把球傳給他們做大空檔出手,基本上球隊沒有特別的戰術,就是靠蔣思安一個人殺進殺出,然後分球給隊友。」李明正右手摸摸下巴,身體靠在椅背上:「不過這種簡單到極點的戰術,有時候反而是最難以抵擋的。」

吳定華說:「某些程度上來說,這也不太能算是一種戰術,只是球員個人能力的展現而已。」

李明正搖搖手指:「不,這確實是一種戰術,而且是最直接的戰術,要贏立德很簡單,就是把蔣思安守死,可是在這種情況之下,蔣思安卻撕裂防守連連得分,這樣除了被得分之外,球員的氣勢跟心態上都會承受非常大的打擊,尤其是心智發展還沒有那麼成熟的小球員,面臨這種情況很容易全面崩潰。」

聽李明正講的如此嚴重,吳定華問:「有什麼方法對付這種戰術嗎?」

「立德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進攻,最有效率抵擋的方法,就是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防守。」

李明正看著螢幕,沉思了一下:「大偉進步的很快,可是憑現在的他,絕對守不住蔣思安,一定會被耍的團團轉。」

「那怎麼辦,派光耀去守他?」

李明正搓著下巴:「目前隊上能夠對付蔣思安的,以位置上來說確實只有光耀而已,可是…」

「可是什麼?」吳定華記得李明正講話一向不這麼婆婆媽媽的。

「可是我想要藉這次機會讓大偉好好磨練一下。」

吳定華驚訝道:「什麼!你該不會真的想讓他去守蔣思安吧?」

李明正點點頭:「確實有這個想法。」

「可是你剛剛自己也說了,隊上能夠對付蔣思安的只有光耀,叫大偉去守蔣思安的話一定會被打爆,而且剛剛的剛剛,你說什麼『心智發展還沒有那麼成熟的小球員,面臨這種情況很容易全面崩潰』,你難道自己忘了?」

「我知道,別激動,畢竟這種等級的球員不會天天出現在乙級聯賽裡面,如果能讓大偉趁這個機會好好磨練,以後對光北絕對大有幫助,不過別擔心,我目前只是有這個想法而已。」

「認識這麼久了,難道你以為我不夠了解你最喜歡把想法變成現實嗎?」

李明正輕笑一聲:「被發現了。別緊張,我現在不就努力在看立德的弱點嗎,只要找出他們的弱點,那麼就算蔣思安把大偉打爆,我們也可以贏立德,我不會為了培養一個球員,而把球隊的勝負賠上去的。」

吳定華這才放下心,畢竟李明正做的瘋狂事績可不少,光是高中打球的時期,吳定華就有幾次被李明正嚇的差點連魂都飛了。

「那你有看到什麼弱點嗎?」

李明正微微皺起眉頭:「有,可是以光北目前的實力,沒有辦法有效攻擊那個弱點。」

「什麼弱點?」

「蔣思安跟另一名後衛的防守,就我觀察,雖然數據上他們兩個人在這場比賽裡面合力貢獻了10次抄截,但是他們兩個人身高不高,身材上也不厚實,防守腳步並沒有特別優秀,是一個可以攻擊的地方。」李明正說:「不過如果想要攻擊這個點,傑成的切入能力勉強可以做到,但是大偉就沒辦法,更別提根本沒有運球切入能力的忠軍,他只能在三分線外等著接球。」

「光耀可以吧。」

「他一場比賽我只讓他出手五次,所以基本上你可以忽略他。」

「那還有其他弱點嗎?」

「別急,我正在看。」李明正聚精會神地看著影片,但是一直到蔣思安等等幾位先發球員打完第一節下場休息,李明正都沒有看到光北可以趁虛而入的缺陷或弱點。

李明正眉頭微微皺起來,讓大偉防守蔣思安這個念頭開始動搖,但是第二節比賽開始沒多久,李明正皺起的眉頭就舒展開來:「搞什麼啊,原來是一支靠先發在撐場面的球隊啊!」

「什麼?」吳定華快步走到李明正身旁,剛剛陪李明正看完第一節比賽之後,因為有些睏,就起身煮開水泡茶喝,因此並沒有跟李明正看到第二節比賽的情況。

李明正哈哈大笑:「簡單說,立德就是完全靠先發在贏球的球隊,替補球員一上場,第一節的領先優勢馬上被長憶追回來,好啦,你可以放心了。」

因為開水滾了,所以吳定華把筆記本放到李明正面前之後,連忙把火關掉:「信哲筆記本裡面有寫,立德的先發跟板凳的實力落差很大,所以板凳球員上場的時間並不多,每場比賽大概只有四到八分鐘而已。」

李明正翻開筆記本,很快找到寫滿立德數據的那一頁,然後在尾端的註記看到:「立德板凳球員上場時間平均只有四到八分鐘,而且分別是第二、三、四節開始的幾分鐘。」

看到這段註記,李明正很快比影片拉到第四節的時候,繼續專心看著:「立德體能上的訓練做的很紮實,到了第四節球員也沒有顯現出疲勞,尤其是蔣思安,還是一樣在殺進殺出,完全看不出比賽已經進行到第四節。」

「要茶嗎?」

「好。」

李明正微微皺起眉頭,喃喃自語:「看來這場比賽,只能硬碰硬了…….」

—–Nash’s no-look pass!—–

早上第一節下課,楊真毅坐在位置上讀書,不過手上拿的書跟光北的課程完全沒有半點關係,是商業的周刊。

楊真毅讀的很認真,但是突然出現在桌上的可口可樂轉移他的注意力。

「這種書你看的懂?」魏逸凡從楊真毅手中搶過書,翻了兩頁之後就還給他:「每個字我都看的懂,但是組合起來我就不認識他們了。可樂給你的。」

楊真毅把書放進抽屜裡,扭開瓶蓋,在享受冰涼的可樂之前,笑道:「該不會有下藥吧?」

「放心,我對你的身體沒有興趣。」

楊真毅笑了幾聲,喝了一口可樂,然後把可樂遞給魏逸凡:「怎麼今天會上來找我,而且還帶了一瓶可樂。」

魏逸凡喝了一大口可樂,大大「哈」了一聲:「這種天氣喝冰冰涼涼的可樂最舒爽了。這罐可樂是拿來慶祝的。」

「慶祝什麼,怎樣,交到女朋友了?」

「慶祝我們球隊裡面沉睡的獅子,總算在上一場比賽醒了過來。」魏逸凡把瓶蓋扭緊,放在桌子上:「你上一場球打的漂亮。」

楊真毅笑了笑:「剛好手感不錯。」

「最好是,之後就像上一場比賽那樣打吧,讓大家看看你真正的實力,別總是把球傳給我跟高偉柏。」

「論實力,有打過甲級的你跟高偉柏都比我強,為了球隊的勝利著想,把球交給你們我認為是最有效率的打法。」

「才怪,上一場比賽你一個人就在禁區把對手打的落花流水。」

「那是因為目前遇到的對手比較弱,等之後遇到更強的對手,我就應付不來了。」

魏逸凡翻了白眼:「你怎麼對自己這麼沒有自信。」

楊真毅笑笑:「我沒有對自己沒自信,我這是有自知之明,而且我跟你一樣都想贏球,只是我們兩個人用的方式不一樣而已。」

魏逸凡揮揮手,表示不想再和楊真毅討論這個問題,話鋒一轉:「你還記得我跟你第一次見面的情況嗎?」

楊真毅點頭:「那是在國中聯賽的時候,那時候的你就已經很強了。」

魏逸凡搖搖手指:「你錯了。那個時候我國二你國三,在比賽之前教練對我們說對手不強,我們這一場比賽可以輕鬆獲勝,前提是要守好對方的9號球員楊真毅,我以為我自己很強,所以不理會教練的指示想要一個人守住你,可是你卻在我頭上一次又一次的取分,後來教練受不了在場邊大吼,我們才按照教練的指示,只要你一拿球,就至少會有兩個人包夾,儘管如此,你依然利用高超的技術在我們的重重防守下不斷拿分。」

魏逸凡目光炯炯地望著楊真毅:「在那場比賽之前,我一直以為我是全台灣國中最強的前鋒,一直到我遇到你,我才知道我的眼界有多小,雖然那場比賽我們大獲全勝,可是教練在離開球場之後把我叫過去,對我說了一段話,你知道是什麼嗎?」

「什麼?」

「他對我說,只要我打球可以像你一樣冷靜又成熟,那麼我絕對可以成為全高中最強的前鋒。」魏逸凡拍拍楊真毅的肩膀:「我聽了教練的話,只要上場比賽就冷靜應戰,而且只要練球鬆懈下來就會想起你,總想如果不努力練球,永遠都會有個楊真毅擋我在面前,然後就這樣,我在高一就被教練拉拔成為先發前鋒,雖然是因為學長受傷的關係,不過那時候在榮新,先發陣容只有我一個高一生。我在國、高中聯賽裡面打了超過一百場比賽,但是讓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跟你打的那一場,那時候你一個人撐起了整支球隊,在禁區裡面一柱擎天,散發出絕不認輸的鬥志跟自信,在我看起來,那才是真的你,現在的你太壓抑了,把真正的自己釋放出來吧。」

楊真毅沉默,魏逸凡繼續說:「昨天練習結束後,我回家上了乙級聯賽的官網,看一下我們下一場比賽對手的資料,結果對方有一個球員攻下了45分,帶領球隊打贏了去年的亞軍長憶高中,下一場比賽是硬仗,球隊需要你。」

魏逸凡說完就要離開,但楊真毅的話卻讓魏逸凡停下腳步:「這是我最後一年打籃球了。」

「你說什麼!?」魏逸凡驚訝地走回楊真毅身邊:「你剛剛說什麼?」

看著魏逸凡激動的表情,楊真毅臉上顯得很平靜:「這是我最後一年打籃球了。」

「你是認真的?」

楊真毅點點頭:「嗯。」

魏逸凡不敢置信地問道:「為什麼?」

「我要出國念書,大學跟研究所。」楊真毅補充:「六年。」

「所以就不打籃球了嗎?你爸安排的?」

楊真毅搖搖頭:「不是,是我自己的決定。不管怎麼樣,今年會是我最後一年打籃球。」

魏逸凡被這段話驚嚇到說不出話來,雙眼瞪大,楊真毅看著魏逸凡不敢置信地表情,笑了笑:「我知道有點突然,但沒必要這麼驚訝吧。」

魏逸凡緊握著拳頭,全身緊繃,看著楊真毅堅定的眼神,嘆了一口氣,全身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失去氣力:「我了解了。」

看著魏逸凡失落的表情,楊真毅說:「我只是沒有要繼續往籃球這條路走而已,沒必要露出這種表情吧?」

魏逸凡認真地看著楊真毅:「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繼續跟你一起打球,不管你的身份是隊友或是對手,我喜歡跟你一起並肩作戰,也很享受跟你對抗的過程。」

楊真毅站起身,拍拍魏逸凡的肩膀,笑笑:「我知道,接下來要跟我站在敵對的角度對抗是不可能的,所以啊,如果想要繼續跟我一起站在場上並肩作戰,你可要努力地把我傳給你的球都投進籃框裡,否則下一場可能就是我人生最後一場球賽。」

魏逸凡傻眼:「這算什麼東西,為什麼要把這個責任丟給我,就是因為每一場比賽都有可能是你最後一場比賽,你才要盡力打好不是嗎!?」

楊真毅再次笑笑:「每一場比賽我都很盡力去打。用我認為最有效率,也最可以幫助球隊的方式去打。」

魏逸凡一愣,就說話這一點來說,他遠遠比不上楊真毅。

〝噹、噹、噹、噹、噹…〞,上課鐘響,魏逸凡雖然心裡面的情緒像是海浪般波濤洶湧,但是以他的口才,卻只能留下兩句話。

「在最後一場比賽結束之後,我一定會讓你親手端起甲級聯賽的冠軍獎盃。」

楊真毅看著魏逸凡的背影消失在門邊:「端起甲級聯賽的冠軍獎盃,代表的可是要打倒王者啟南啊,口氣還真大…」

「不過,這才像他!」

—–T-Mac’s miraculous 13 pts in 35 seconds!—–

晚上六點五十五分,吳定華、李明正、楊信哲一起走到操場,而所有的球員跟往常一樣,散落在各個球場裡面練球,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練習禁區進攻腳步,謝雅淑、王忠軍、麥克兩個人投球一個人撿籃板,李光耀、詹傑成、包大偉在練習防守腳步,不過練習的方法是李光耀持球進攻,包大偉與詹傑成輪流防守。

球員們一看到教練走過來,馬上放下手邊的球,跑到操場集合。

李明正滿意地看著球員,大聲說:「今天練習的主要重點一樣針對防守,熱身好了嗎?」

「好了!」球員們精神抖擻地回應。

「很好,今天跑十五圈,去!」

李明正一聲令下,球員們像是飛箭一樣往前衝,而楊信哲也在這個瞬間按下碼表。

秋天,在接近七點的這個時刻,太陽已經完全隱沒在西方,天空上漆黑一片,而因為現代社會光害嚴重,在夜空上看不到幾顆星星,即使如此,李明正抬頭看天空看到入神,鼻頭皺了皺,露出深思的表情。

吳定華問:「在想什麼?」

「我在想,等一下會不會下雨。」李明正低下頭,看著在操場上努力奔跑的小球員們:「如果下雨了,就沒辦法練球。」

「你少在那裡烏鴉嘴。」吳定華抬頭往上看,露出擔憂的神情。

李明正的雙眼在楊翔鷹「捐贈」的燈柱照耀之下顯得炯炯發光,眼神裡流露出懷念:「你還記得以前我們練球遇到下雨天的時候,都怎麼處理嗎?」

吳定華點頭:「當然記得,就到走廊練運球,或者練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增加身體對抗性。你總是說就算沒有籃球場,沒有籃框,甚至沒有籃球,一樣有方法可以變強。」

「哈哈,我有說過這種話嗎?」

吳定華非常篤定地說:「有。」

李明正看著奔跑的球員:「明天的比賽,你怎麼看?」

「我們會贏。」

李明正訝異地看著吳定華:「真是難得。」

「難得什麼?」

「難得你說話這麼有自信。」

「跟你學的。」

「那你還沒學到家。」

「臭屁我可學不來。」

李明正大笑。

過了十五分鐘之後,球員陸續完成這十五圈的跑步,李明正滿意地看著球員:「原地休息五分鐘,等一下開始練習防守,跟平常一樣,一開始是個人防守腳步的練習,再來就是團隊防守的默契。」

「是,教練!」

趁著球員休息的空檔,李明正接過楊信哲的筆記本,很快掃過一遍:「比平常多跑五圈,體能的差距更明顯,不過都慢慢跟上了,很好。」

李明正眼神裡閃過亮光:「代表他們可以接受更高強度的訓練了。」

吳定華在旁邊提醒:「明天有比賽。」

「我知道,我等一下會斟酌練習的份量,之後就按照我們今天早上講的那樣,模擬立德高中的進攻模式去防守。」

吳定華點點頭:「那就好。」

李明正看了手錶一眼,正準備叫球員集合時,左手手背卻出現一滴水滴,李明正還沒有意會過來,突然間大雨磅礡,嘩啦嘩啦嘩啦的傾盆而下。

———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也請大家多多支持,謝謝!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