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四十八章 【消失的過去】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比賽完的隔天,李光耀被鬧鐘叫醒,像是蝦子一樣彈起身,按掉鬧鐘,下床,走到浴室洗臉刷牙,然後直接到樓下穿上籃球鞋,走到籃球場熱身。

昨天李光耀上場十分鐘,整整第二節都在場上。在這十分鐘裡面5投4中,拿下8分、3籃板、2助攻、1抄截,如果不是禁區球員表現更搶眼,第二節根本就是李光耀的個人秀。

只上場十分鐘,李光耀無法滿足,但是他需要尊重教練的決定,所以他昨天晚上睡前就想好,要把昨天剩下的精力花在今天早上的自我練習當中。

李光耀拉筋熱身完之後就連跑了十趟折返跑,一連跑了三次,緊接著是下半身爆發力與肌耐力的訓練,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李光耀就把自己逼到全身發熱,汗如雨下的程度。

可是光是這樣李光耀還不滿足,拿出四張椅子,在兩個半場的罰球線左右兩邊各放一張,接著開始練習快攻。

李光耀拿著球站在底線後,把球往前場甩,接著像是獵豹一樣往前衝,在中場位置追到球,一個運球,把椅子假想成防守球員,向右大轉身,突破防守,收球後直接拋投。

〝唰!〞

球進之後李光耀沒有休息,撿起地上的球站到底線外,把球往前場甩,在中線前方追到球,而這次的動作變成變向換手運球,收球踏兩步上籃。

投進之後繼續一樣的動作,把球甩到前場,往前衝追球,追到球在椅子前面做動作,轉身、變向換手運球、跨下換手運球、背後換手運球、歐洲步,然後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上籃,拋投、騎馬射箭、小人物上籃、勾射。

李光耀整個早上都在做跑動式的練習,太陽露臉之後,李光耀脫下身上的衣服,用力一擰,濕透的衣服被李光耀擠出了混濁的汗水。

李光耀把衣服往旁邊一丟,就這麼赤裸著上身享受陽光的美好,把椅子收起來,站到罰球線上,把每天例行的一百顆罰球做為今天自我訓練的終點。

完成罰球練習之後,李光耀拿起被他丟到一邊的衣服,走回家裡,沖了一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又換上一身輕爽的衣服,拿起後背包走下樓,按照往常,開始跑往光北。

一抵達了光北高中,因為已經接近早自習的時間,李光耀直接走到廁所裡換上校服,回到教室裡面把已經擺在桌上的愛心早餐解決一空,而在早餐裡面的情書,則是被他看也不看地塞進抽屜裡面。

—–我是分隔線—–

早上七點半,在李光耀上學後不久,李明正也已經起床,正在享用親愛老婆的親手煮的早餐。

「天啊,老婆,妳做的早餐怎麼可以一天比一天好吃?」大口大口吃著林美玉做的法式吐司,配上香濃的奶茶,讓李明正不禁大呼滿足。

雖然知道李明正這是故意在討好她,但林美玉還是忍不住露出笑臉,心裡面甜滋滋的:「你那張嘴就愛亂說話。」

「我沒有說話,真的很好吃。」說話的當下,李明正又咬了一口吐司,發足滿足的「嗯」聲。

林美玉被李明正逗的發笑,嘴巴上卻說:「李明正你都老大不小了,還這麼愛亂說話,是不是平常就靠這招搭訕路邊的美女。」

李明正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手勢:「怎麼可能,我每一天的行程妳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親愛的老婆,你就別亂想了。」

林美玉嘴巴哼了一聲,臉上擺出一副完全不相信李明正的表情,手上卻是幫李明正的碗盤添了幾片吐司,還有往已經快空的馬克杯倒奶茶:「還好你不是有錢人,不然我整天光是煩惱就煩惱不完了。」

李明正臉上露出一抹微笑:「老婆,這樣的生活,妳可以嗎?」

林美玉點頭說:「這樣的日子很舒服,不是每個女人都嚮往錦衣玉食的生活,像這樣每天輕輕鬆鬆的過,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沒什麼不好。」

「那就好,等到甲級聯賽結束,過年的時候我帶妳回美國探望家人。」

林美玉搖搖頭:「我雖然想家,可是你先把你的事忙完,不把想做的事做完,你根本沒辦法專心在其他事情上,都結婚這麼久了,你以為我還不了解你嗎。」

李明正哈哈大笑,抓著林美玉用力一吻:「我親愛的老婆果然是這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

林美玉臉色微微發紅:「好了啦,趕快把東西吃完,你不是還要去醫院嗎。」

李明正看看手錶:「時間也差不多了。」話說完,李明正一口氣把盤子裡面的吐司吃完,最後喝完奶茶,拍拍擁有傲人六塊肌的肚子。

李明正站起身來,林美玉幫他拿了一件棉質外套:「醫院裡面冷,穿一件外套,碗盤我洗就好了,路上記得買點水果過去。」

「知道了。」

—–我是分隔線—–

李明正開了一個小時的車抵達位於柳營的醫院,在路上買了精裝水果禮盒,提著走進醫院。

一進到醫院,李明正報出了名字,櫃台的醫護人員查到房號:「C棟,542號房。」細心地提醒:「左邊走廊直走到底,搭電梯上去就可以了。」

「好,謝謝。」

李明正按照醫護人員所說,搭電梯到了5樓,按照掛在天花板上的指標,找到542號房。

因為門是敞開的,李明正就直接走進去,然後在靠窗的病床上找到自己要找的病人。

「看來籃球時刻的銷量雖好,卻也是一間很辛苦的公司啊。」

蕭崇瑜一見到李明正笑吟吟地朝自己走過來,馬上站起來:「李教練!」

「給你們的。」李明正把手上的水果遞給蕭崇瑜。

「謝謝,李教練你太客氣了。」蕭崇瑜接過水過,放到旁邊的板凳上。

「他怎麼樣了?」李明正看著躺在病床上呼呼大睡的苦瓜。

「醫生說苦瓜哥已經一陣子營養不良、睡眠不足、積勞成多,才會突然間暈倒,醫生打了營養針之後,說讓他好好休息一下就沒事,不過之後一定要叫他不要再熬夜,三餐也要正常吃,不然之後可能就不只是暈倒那麼簡單而已。」

李明正點點頭:「那時候他突然倒在場上,還真的把我們都嚇到了。」

蕭崇瑜語帶歉意地說道:「真是抱歉,造成你們的麻煩。」

昨天晚上,當苦瓜結束對莊子華的採訪之後,一如往常轉身走向蕭崇瑜,想要確認蕭崇瑜的採訪內容,可是突然間砰一聲,苦瓜就這麼倒在場上不醒人事。

李明正的反應最快,發現苦瓜倒下後沒有醒來的跡象,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當救護人員到現場確認苦瓜沒有生命危險之後,才把光北隊帶回去。

「他平常很忙?」

蕭崇瑜嘆了一口氣:「忙翻了,整個雜誌社裡面最忙就是他了,最近總編輯不知道發什麼神經,變的很刁人,各個專欄的人都被他釘的滿頭包,大家後來就找資歷最深的苦瓜哥幫忙。別看苦瓜哥這個模樣,他根本就是標準的面惡心善,刀子口豆腐心,有什麼事請他幫忙,雖然一定會數落你幾句,可是絕對會幫你。一開始只有一、兩個人請苦瓜哥幫忙,後來所有專欄的人都跑來了,苦瓜已經忙到幾乎整整一個月都沒有休假了。」

「這麼忙,他還有時間採訪?我記得乙級聯賽每天都有比賽,他該不會忙完還要趕去採訪?」

蕭崇瑜露出苦笑,搖搖頭:「苦瓜哥沒那麼勤勞,他只專門採訪你們光北高中而已,他對你們有一股特別的情感,所以不管前一天的事情有多少,一定會提前做完,這樣他才可以過來看你們的比賽,而且進行採訪。」

「這樣啊…」李明正看著苦瓜蒼白又掛著兩個黑眼圈的臉,露出沉思的表情。

蕭崇瑜嘆了一口氣:「有時候我真的覺得苦瓜哥是個奇妙的人,懶惰起來可以一整個月都遲到早退,認真起來卻好像在燃燒生命一樣,把自己累到這種程度。」

「你們公司怎麼說?」

「我直接打給總經理,他叫我好好照顧他,不用急著回去。」

李明正點點頭:「那就好。」望向苦瓜蒼白的臉:「沒事就好,我先走了,幫我轉告他,我很謝謝他對光北的用心。」

「好,沒問題。」

當李明正轉身準備離去的剎那,幾聲咳嗽傳來,苦瓜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

苦瓜艱難地眨眨雙眼,掙扎地坐起身來,但全身乏力,看著白花花的天花板,眼珠轉動:「醫…醫院?」

蕭崇瑜發現苦瓜的聲音極度沙啞,馬上打開一瓶水,遞過去:「苦瓜哥,先喝一點水。你昨天晚上採訪的時候突然暈倒,我們叫了救護車送你過來醫院,醫生說你最近太操勞,要多休息一下。公司那邊不用擔心,我已經幫你跟總經理請假了,總經理叫你好好休息,不要勉強。」

苦瓜一連喝了好幾口水,喉嚨才舒服些:「現在幾點?我睡多久了?」

「現在是早上九點半,苦瓜哥你睡了將近十二個小時。」

苦瓜無力點點頭,嘴巴極度乾渴的他,一口氣把剩下的水喝完:「對了,你昨天的採訪內容呢?」

「既然躺在病床上就別再想工作的事,好好休息比較重要。」李明正看到苦瓜一醒來沒多久就開始關心採訪的事,不禁出言勸道。

苦瓜這時候才發現李明正站在床尾,面露驚訝:「李教練?」

「苦瓜哥,昨天就是李教練第一個反應過來幫你叫救護車的,他剛剛到醫院,特意過來探望你,還送了一盒水果。」蕭崇瑜一邊說話,一邊調整病床,將病床立可以,讓苦瓜可以半躺半坐地跟李明正說話。

苦瓜看著李明正,眼神裡有著一抹激動:「謝謝。」

「不用客氣,好好休息,我們之後還要靠你的採訪,讓大家知道光北的厲害。」李明正給了苦瓜一個笑容:「保重,我先走了。」

出乎李明正與蕭崇瑜預料的,苦瓜在李明正轉身的瞬間,叫住他:「李教練,等一下,在你離開之前,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李明正停下腳步:「什麼問題?」

「你在受傷之後,去了哪裡?」

李明正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你想知道?這可是一段很長的故事。」

苦瓜點點頭:「想。」

「要我說故事可是有代價的。」李明正對蕭崇瑜舉起食指:「一杯冰咖啡,加糖,不加奶精。」

「是!」蕭崇瑜馬上走出病房外,把空間留給兩人。

李明正在蕭崇瑜的椅子上坐下來,看著苦瓜期盼的表情:「我受傷之後的事情,你都沒有靠你們雜誌社的資料庫查到?」

苦瓜搖搖頭:「我只查到你受傷之後去了美國,然後就沒有了,當時我想要繼續調查下去,可是被上層的人阻止,叫我不要浪費時間。」

李明正哈哈大笑:「原來如此,如果我是你的長官,我想我也會阻止你,畢竟一個阿基里斯腱跟十字韌帶都斷掉的高中球員,根本沒有未來可言。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從去美國之後開始說起好了。」

「那時候去美國,除了治療腳傷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想去籃球的發源地親眼見證世界最高殿堂的實力,所以在開刀之前我特地去看了一場NBA,不管是現場的感覺或是球員的實力,真的都非常驚人,我心滿意足地被送進手術房,開完刀,醫生對我說手術很成功,可是那時候醫術不比現在,醫生也說了,我的腳就算完全好了,最多也只能發揮出原本七成的爆發力而已。」

「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這個消息根本等於晴天霹靂,尤其在完全復原之前還有長達一年的復健期,這一年的復健真的漫長的讓人無法相信,在這之前,我都不知道一年是這麼長的時間,長到讓我萌生出放棄籃球的念頭,因為復健真的太痛苦了,不過好險在那段痛苦又黑暗的期間,我遇到我的老婆。」

「那個時候因為復健期太久,我爸媽就安排我上美國的高中唸書,那時候我需要拄著拐杖,所以生活上無可避免會遇到很多不方便的情況,而班上的同學對我這個黃種人愛理不理,看我遇到困難,很多時候都冷眼旁觀,那個時候對我伸出援手的只有一個也是來自台灣的女孩,也就是我現在的老婆。」

「我老婆全家在她國中的時候移民到美國,所以她雖然已經習慣美國的生活,卻還是會想念台灣,然後就跟我這個來自台灣的小子好了起來,大小事都幫我。那時候正是因為她參與我的生命,才讓我低沉又自我放棄的情緒慢慢好轉。」

「經過一年的復健之後,我的腳恢復狀況並不如預期,只恢復了大約五成,醫生對我說,如果我只把籃球當作一種運動,那麼持續按時吃藥就可以,如果想把籃球當成職業,那麼就要再動一次手術。」

「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又是一次晴天霹靂,我以為我的惡夢跟地獄已經結束了,結果沒有,再一次的手術代表再一次漫長的復健,在那個瞬間,我真的聽到夢碎的聲音。」

「後來又是我的未來老婆鼓勵我,告訴我不要放棄,再接受一次手術,她會陪在我身邊,不管是開刀或者復健,她都會陪我。我花了很大的勇氣跟決心,把散落一地的碎片撿起來,將夢想一塊一塊的拼回去,去找醫生,對他說我決定再開一次刀。或許是被我的堅持給打動,醫生給了我一組電話跟地址,對我說他可以介紹一個權威醫生給我,不過那個醫生在德國,但是如果我要去的話,他會幫忙安排一切的事。」

「對我來說,要跑到德國又是一次打擊,我以為只要再美國開刀就好。後來我的家人跟老婆支持我,於是我帶著不安的心情到了德國,安置好之後,馬上安排開刀的時間,跟我預料的一樣,開完刀之後還有一年的復健期。」

李明正這時嘆了一口氣:「雖然有心裡準備,但是聽到醫生親口對我這麼說的時候,我的心情不禁再次沉到谷底,現在想想,那段日子真的非常非常難熬,如果不是我的老婆總是在我身邊陪我,我真的早就放棄了。」

「手術之後,漫長的復建期開始了,然後不是我在說,除了籃球之外,我本身的語言天份也很驚人,靠著自學加上語言學校,我三個月就可以順暢地聽、說、讀、寫德文,接著考上德國當地的大學,邊復健邊讀書,而我老婆則在當地的餐廳工作,學了一手好廚藝,還被餐廳聘請為正式廚師。」

「復健期結束,醫生說我的腳恢復狀況很好,可是要到職業籃球場上跟對手廝殺,還是非常難。他是個人很好的醫生,用很委婉地方式對我說,以我腳的情況要回到籃球場,就算付出比別人多兩倍的努力都不一定能夠成功,而且我因為開刀復健,球技已經荒廢,要回到過去的水準要花很久的時間,他希望我認真考慮一條除了籃球之外的道路。」

「其實不用他說,我自己也明白這個道理,手術非常成功,我的腳恢復到七成的水準,可是要重回以前那種立定跳就可以灌籃的爆發力,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更別提還要把身體協調性跟球感找回來,加起來可能要花一年、兩年的時間,接下來還要習慣球場的激烈碰撞與快速節奏,憑我這條右腿做的到嗎,我在心裡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可是如果不打籃球,我還能幹什麼呢?我對語言很有天份,但是對於語言我是純粹的興趣,如果把它作為職業就免了,不過除了籃球跟語言,我還能做什麼?」

「我一邊讀大學、一邊打工、一邊思考這個問題,但是我始終想不到答案,後來在我陷入迷茫的時刻,我的未來老婆告訴我她懷孕了,這個消息沖淡了我對於未來的困惑,而且這個孩子的誕生,就像是一座燈塔,讓我不再迷失。」

「當我跟老婆討論未來要怎麼教育小孩時,我靈光一閃,雖然我今後沒辦法在籃球場上奔馳,成為一個優秀的職業籃球員,但是我可以當教練,教別人怎麼打籃球。」

「這個念頭一出現,我拼了命的只用了兩年的時間把大學讀完,同時在德國當地考到教練執照,費盡千辛萬苦才申請到願意聘請我的學校,這當中的過程,絕對不比成為職業籃球員簡單。」

這時,蕭崇瑜手拿著咖啡回來,李明正一連說了這麼多話,口剛好渴了,一接過咖啡就一口氣喝完一半。

「後來呢,不是我在自誇,我發現我很有當教練的潛力,我只花了兩年的時間就帶領那間學校拿到亞軍,而那間學校在之前已經超過十年不曾拿到前五名的成績。」

「我當教練,老婆當廚師,生活也慢慢穩定下來,然後孩子出生了,是個男生,就是李光耀,因為德國的生長環境還不錯,我跟老婆也想要在德國多待一陣子,所以就讓李光耀在德國長大。」

「如果包含開刀跟復健,我在德國總共待了七、八年的時間,後來決定離開,是因為德國的籃球風氣還不是非常盛行,而我如果繼續待在德國,沒辦法獲得突破性的發展,所以就動了回美國的念頭,我跟我老婆討論,畢竟她家人也在美國,所以她同意我的決定,我們就這樣回到美國。」

「回到美國,又是一段艱辛的過程,因為德國的教練經驗到了美國,人家根本看不上,尤其我又沒有顯赫的籃球生涯,甚至還是一個從台灣來的華人,根本沒有學校願意讓我教球。」

「不過我這個人運氣真的很不錯,我老婆娘家附近有一間學校剛好成立了籃球隊在找教練,因為那間學校沒什麼錢,開出的薪資並不怎麼樣,所以沒什麼人願意去,而這就是我的機會。我接受學校的薪資條件,學校聘請我當教練,然後在創隊的第二年,我就帶領那間高中拿到了州季軍,一開始有人說我是運氣好,但是隔年我帶領球隊拿到亞軍,讓那些人閉嘴,甚至還上了報紙,有媒體來訪問我,後來有一間知名大學的籃球隊看到報導,打電話挖角我,希望我當他們的助理教練。」

「他們開出的薪資條件非常好,比起在小小的高中當教練不知道好了幾倍,而且又是NCAA一級球隊,一個最接近NBA的大學殿堂,說不定自己教球的球員當中,未來就有一、兩個成為NBA的超級巨星,就在那間大學待了下來。」

李明正說到這裡,苦瓜突然有一個疑問:「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回來?」

李明正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因為李光耀。」

「我知道籃球這一條路有多難走,我自己本人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一次受傷之後就回不了籃球場,所以老實說,雖然我當了教練,可是我並不希望李光耀走籃球這條路,平常也沒有特別對他說籃球的事,而且我也不會限制他未來的路,如果他想要畫畫,那就去畫畫,如果想拍電影,那就去拍電影,總之,他想做什麼我都會全力支持,而我沒想到,他跟當初的我一樣,選擇了籃球。」

聽李明正這麼說,苦瓜感到更困惑了:「可是如果留在美國,對李光耀來說不是更好嗎?」

李明正點點頭:「你說的沒錯,美國各方面的資源都比台灣好很多,而且美國人對體育也更支持,留在美國似乎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不過換一個角度想,如果今天有一個台灣人,他在台灣學習到怎麼打籃球,在台灣打國中聯賽、高中聯賽,代表台灣打亞青盃,一步步成長,然後帶著在台灣所學的一切挑戰美國NBA…」

李明正露出大大的笑容:「這樣不是更酷嗎?」

——-
這一章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一章。

我不知道大家對最後一擊的感覺是什麼,可是除了一本讓大家看著主角們在比賽與練習之中成長,慢慢變強,進而打比賽取得勝利的過程之外,我還想要在這本小說內述說別的東西。

教育、生育率是我很重視的社會議題,但是這本小說本質上就是籃球小說,我不想把它搞的太沉重,所以教育跟生育率我都淺淺帶過而已。
但是在這一章之中,我特別利用了苦瓜過勞這個機會,講述當初李明正在受傷之後治療的故事。

我認為,不管做任何的事都一樣,在你很努力、很拼命地想要完成一件事情的時候,突然間遇到了類似李明正這種嚴重大傷的重創,因為受傷或者未預期的挫折、失敗的影響,甚至到了無法回到原來軌道的慘痛情況。

可是呢,這絕對不代表世界的終結,或許你已經沒有辦法走之前想要走的路,但是一定還有別條平行的路可以走,你可以抱怨上天待你不公,你可以在無人的地方痛哭失聲,但是別忘了,世界很大,路是人走出來的,一定有別條道路讓你選擇,讓你用不同形式的方式來追求夢想。
就像是李明正一樣,因為腳受傷的關係,沒辦法繼續打籃球,但卻可以當教練,用別種形式繼續將最愛的籃球融入生活之中。

我相信人都具有無限的潛力,哭完後,把眼淚擦乾,站起來,轉個方向,繼續走,雖然路途跟原先計劃的可能不一樣,但是終點,說不定會有著讓你驚喜的寶藏。

共勉之!
大家一起加油!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