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苦瓜哥,前幾天光北才贏了去年第四名的大容高中,今天對上的是去年才拿第六的興華,這樣比起來,光北今天應該可以輕鬆贏球。」開車前往體育場的途中,蕭崇瑜顯得很開心,只要一離開辦公室與苦瓜一起出差採訪光北的球賽,蕭崇瑜的心情都會非常不錯。

辦公室的氣氛實在太沉悶,尤其還有一個常常刁難別人的總編輯,任誰都不想要待在辦公室裡。

苦瓜從口袋掏出已經皺巴巴的菸盒,拿出最後一根菸,放到雙唇之間,點燃,深深吸了一口,發出〝嘶〞的一聲,面無表情地吐出藍灰色的煙霧,跟蕭崇瑜臉上大大的笑容有著強烈的反差:「等一下有看到便利商店就停一下。」

蕭崇瑜明白苦瓜要買菸,精神抖擻地回答道:「是,苦瓜哥!」

苦瓜的手肘靠在窗沿,又〝嘶〞的深深吸了一口菸,緩緩地說:「籃球這種東西,就算有幾百萬種數據當作參考,真正在比賽的時候,勝負卻可能出乎意料。」

「苦瓜哥的意思是,光北有可能輸給興華?」

「在籃球場上沒有絕對,光北有可能會輸,興華有可能會贏,這就是籃球吸引人的地方不是嗎?而且你剛剛說興華去年只拿第六名,可是我們之前去採訪被喻為乙級聯賽的啟南的向陽高中,也曾經被興華擊敗過,當時賽前的預測也是向陽可以輕鬆擊敗興華。」

說完話,苦瓜一口氣把菸吸到底部,吐出一大口煙霧,把煙蒂丟進底部還殘留一點水的寶特瓶裡面,燃燒的煙蒂碰到水的瞬間,發出了嗤的一聲。

蕭崇瑜很快舉例:「所以就連NBA也會出現像是老八傳奇,或是已經領先超過20分,卻在最後第四節被逆轉戲碼。」

「數據能夠表現出來的,永遠都只有可以量化的表現,但是球員的內心素質,例如說抗壓性,卻沒有任何一種數據可以表現出來。」苦瓜右手向前指,示意蕭崇瑜前面轉角有一間便利商店。

蕭崇瑜點點頭,打了右轉燈,專心看車窗外的後照鏡,確認旁邊沒有機車之後才緩慢靠到路邊。

「不過以光北現在高昂的鬥志跟一場比一場更強的實力,興華要打敗光北的機率確實很小。」話一說完,苦瓜開車下門。

蕭崇瑜看著苦瓜走進便利商店裡面,在車子裡搖頭竊笑:「說的好像自己很客觀一樣,但是心還是站在光北隊那邊嘛,苦瓜哥真是悶騷啊!」

走進便利商店的苦瓜,直接走到櫃台,對滑手機的店員說:「一包白大衛,一杯熱美式,不用糖跟奶精。」

「要封口嗎?」

「要。」

「一共一百四十五元。」

苦瓜付了錢,拿了發票還有菸之後直接往外走,對店員說:「咖啡我等一下過來拿。」

苦瓜撕開菸盒的封膜,拿出一根菸,點燃,就這樣站在路邊抽起菸來。

隨著乙級聯賽進行到第三輪,距離甲級聯賽開打的日期也越來越近,已經有很多甲級的球隊開始打友誼賽,為了明年寒假的甲級聯賽熱身,而台灣高中籃壇開始活躍,也代表著負責高中籃球專欄的他越來越忙,尤其除了他所負責的高中籃球之外,歐洲聯賽、中國職籃、台灣職籃、NBA等等的專欄,在送到總編輯面前之前,都一定會經過他這一關,所以他最近已經忙到幾乎是昏天暗地,兩個黑眼圈就這麼掛在臉上。

不過縱使常常已經忙到要留在公司過夜這種誇張的情況,但只要光北有比賽,苦瓜都一定會帶著蕭崇瑜親自到現場紀錄比賽的過程,採訪兩隊的教練。

苦瓜也是人,不是鐵打的,當然也會覺得很辛苦,雖然籃球時刻給他的薪水也相當可觀,該給的加班費還有津貼一樣也不少,但是對苦瓜來說,他如此努力的工作並非全是為了公司,甚至更不客氣地說,他某些方面還利用了公司達成他的目的。

而苦瓜的目的就是籃球,還有將他帶入籃球這個世界的光北高中。

用籃球時刻編輯的身份,完完整整地紀錄光北高中從無到有的過程,讓苦瓜再一次深深地覺得,你怎麼能不愛籃球?

苦瓜抽完菸,將菸丟進便利商店放在外面的煙灰缸,進到便利商店裡拿走熱騰騰的黑咖啡之後,回到車上:「走吧,球場。」

「是,苦瓜哥。」

光北高中連續三場比賽都在同一個體育場裡面,蕭崇瑜已經不需要靠導航就可以快速抵達目的地,將車子停在體育場旁邊的停車格。

「別漏了東西。」苦瓜下車,對蕭崇瑜說道。

「是,苦瓜哥!」蕭崇瑜下車之後,一個人又提又拿又揹,將所有的錄影與攝影器材全部攬在自己身上,跟在苦瓜後面走進體育場。

蕭崇瑜身上扛著錄影與攝影器材走在苦瓜後面的情境,讓人有種蕭崇瑜是苦瓜收的小弟的感覺,而事實上在籃球時刻內部,常常也有人開玩笑地將蕭崇瑜說成是苦瓜的跑腿,因為不管是買便當、買菸、泡咖啡、泡茶,蕭崇瑜都幫苦瓜一手包辦。

不過對於公司同仁之間的玩笑話,蕭崇瑜從不放在心上,因為他對於苦瓜除了前輩的敬重之外,還有打自內心的佩服,而現在心裡的佩服已經幾乎轉化為崇拜。

蕭崇瑜是全籃球時刻最接近苦瓜的人,所以他很清楚苦瓜工作量是大到如何誇張的程度,但是苦瓜卻總是可以把事情在時限內全部做完,重點是還做的很好,讓最喜歡找麻煩的總編輯沒辦法藉機為難苦瓜,而雖然苦瓜總是一副很難讓人接近的模樣,個性又反覆無常、捉摸不定,但是蕭崇瑜看到苦瓜大部份人都沒看到的負責任且無比認真的一面,而且雖然苦瓜常常調侃他的做事方式,但是在調侃之餘,總是沒有任何保留地將經驗與正確的做法全部教給他。

為了感謝苦瓜,也為了能夠稍微減輕苦瓜負擔,不管是開車、泡咖啡、買便當或者是裝水這種小事,他都很願意去做。

兩人一走進球場就聽到拍球的聲音,光北與興華兩支球隊都已經抵達球場進行熱身,兩人於是加快腳步到了二樓的觀眾席,找了視線最好的位置架設錄影機,接著蕭崇瑜拿出全片幅單眼相機,拿出他最愛的25-400mm恆定光圈變焦鏡頭,將相機與鏡頭結合,開始補捉球員熱身的身影。

—–我是分隔線—–

在昨天晚上的練習過後,光北隊每一個人回到家洗完澡之後就馬上投入床與棉被的美好懷抱之中,詹傑成、魏逸凡、高偉柏三人甚至連澡都沒洗,換上乾淨的衣服就倒在床上起不來,不過因為李明正宣佈隔天早上不用練習,球員們可以睡的很飽,身體在沉睡中獲得足夠的休息,起床之後昨夜的疲勞神奇地全消失不見,精神抖擻的期待比賽的到來。

在這天早晨,本來包大偉還想要早起到光北練習,但是真的太累,鬧鐘鈴響之後右手自然而然地往床頭一拍,直接把鬧鐘按掉,一直到媽媽上來敲門時包大偉才驚醒過來,而且一度以為鬧鐘沒電或是壞了,好一陣子才想起是自己按掉。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李光耀身上,不過李光耀怕自己起不來,就自動把鬧鐘往後調了一個小時,比平常晚一個小時起床,而且早上的自我練習取消了很多會消耗大量體力的項目,只有練習固定的一百顆罰球,還有維持球感的半小時運球而已,除此之外,李光耀今天還是李明正載他上學,就是怕跑步上學會影響到晚上比賽的體能。

〝叭──〞,代表比賽開始的鐘聲響起,裁判吹哨,用手勢示意兩邊先發球員上場。

在球員上場之前,李明正不忘最後提醒:「記得,全場壓迫性防守,鞏固籃板球!」

「是,教練!」

「隊呼!」謝雅淑從椅子上跳起來,舉起右手。

光北的球員站到謝雅淑身邊圍成一圈,右手放在謝雅淑的手上,謝雅淑大喊:「光北!」

「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光北先發球員,後衛,55號詹傑成、12號包大偉,禁區鋒線,91號李麥克、32魏逸凡、33號楊真毅。

麥克走到中場的圓圈,與興華的中鋒面對面站著,盯著裁判手裡橘紅色的球,這時興華做了一件讓光北吃驚的事情。

除了跳球中鋒之外的其他四名球員,全部站在後場的位置,裁判還沒有執行跳球,他們就已經認定自己的中鋒絕對爭取不到第一波的進攻球權,已經做好擺出防守陣式的準備。

李名正看著興華球員的舉動,目光不禁瞄向興華的板凳區,把目光投注在台灣高中籃壇年紀最大,已經六十三歲的莊子華總教練身上。

這個老狐狸…

興華的中鋒比麥克矮了五公分,如果加上手長,在沒有跳起來的情況下已經輸麥克十公分,加上莊子華總教練賽前也有徹底研究過光北,知道光北高中常常在開賽跳球之後直接快攻拿分,先聲奪人,所以特別在賽前下達了放棄第一波球權的指令,讓光北沒辦法在比賽一開始瞬間取分,而且也讓光北的球員愣住,反將光北一軍。

〝嗶─〞,裁判高高把球拋起,麥克展現他傲人的身體素質,在球落下的瞬間像是打排球一樣把球拍給了詹傑成。

興華的中鋒雖然早就知道自己絕對跳不贏麥克,但沒有想到麥克的爆發力跟彈跳速度是如此的驚人,當麥克手拍到球的時候,他的手才正好在麥克手肘的位置而已。

詹傑成拿到球,觀察興華的防守陣式,果然如李明正所說,防守圈縮的很小,兩個後衛球員甚至都站在三分線以下的位置,就連他運球往三分線靠近,也完全沒有踏出三分線防守的意圖。

在這種情況之下,詹傑成反而不敢投籃,因為他的外線能力並不穩定,更別提外線比他更爛的包大偉,而他切入能力又沒有李光耀厲害,很難在興華這麼小的防守圈之下要到分數。

因此詹傑成很快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把球交給現在場上外線最準的隊友,楊真毅。

在光北陣中,中距離最準的人是李光耀,但是在李光耀之後的,令人吃驚的竟然是內線的楊真毅。

楊真毅雙腳踩在右邊底角三分線上,雙手穩穩地接到球,身體一沉,直接下球,毫不猶豫地往左邊切,防守他的小前鋒馬上往後退,得分後衛也往後沉退到底線打算與小前鋒一起包夾楊真毅,不過楊真毅一個運球之後就收球,起跳,身體達到最高點平衡時出手,球劃過美妙的弧線落在籃板上落在籃板上,反彈落入籃框裡,激起一道清脆的唰聲,乾淨俐落利用一記帶一步跳投,打板取分。

光北率先得分,比數,2比0。

楊真毅投進之後,馬上跑到中場的位置,心裡默想,今天出手的感覺還真不錯。

興華的中鋒拿著球,站到底線外準備發球給控球後衛,但是光北馬上擺出全場壓迫防守,控球後衛被死死跟著,只要一傳球就有被抄截的危險,不過興華的球員卻沒有因此表現出驚慌失措或者著急的模樣,因為光北會使出全場壓迫性防守早在莊子華總教練的預料之中,在賽前就叫球員做好心理準備。

興華的得分後衛幾乎是跑到籃框下方接應中鋒的底線發球,接著靠中鋒的單擋掩護把球帶過前場,然後將球交給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一拿到球,興華的球員馬上動起來,魏逸凡沒注意到小前鋒從底線外跑到底角三分線,當控球後衛把球傳給小前鋒時,魏逸凡撲上去已經來不及,小前鋒沒有放過大空檔的好機會,三分線外跳投得手,幫助興華超前比數。

這時,謝雅淑馬上大喊:「講話!要講話!昨天教練不是說過了嗎,防守要講話,你們昨天不是也回答『是,教練。』了嗎,現在在幹嘛啊!怎麼每個人都變成啞巴了?魏逸凡,真虧你有打過甲級聯賽,怎麼了,剛剛漏人也漏太大了吧!」

謝雅淑的音量連在二樓的苦瓜與蕭崇瑜都聽的一清二楚,當然也傳達到場上球員的耳裡,魏逸凡被謝雅淑當面拿出來講話,卻沒辦法多說什麼,因為剛剛確實是他的錯。

興華得分之後,很快回防,一樣擺出防守圈很小的二三區域聯防,而這一次詹傑成再次把球交給楊真毅。

楊真毅一拿到球,運球往後退了一步,在球場右側距離籃框約五公尺的地方後仰跳投,然後又是一次打板進球。

比數,4比3。

「嗯?今天楊真毅的得分欲望真是強大,跟平常不太一樣。」蕭崇瑜有些訝異,光北至今每一場比賽蕭崇瑜都有參與到,所以他可以很肯定地做出這個判斷。

在光北的禁區鋒線之中,最不搶眼的絕對是楊真毅,就身材來說,他是最矮也是最瘦弱的,以進攻打法上來說,他沒有高偉柏的魄力,也沒有魏逸凡的靈巧,同樣在禁區裡面騙起防守球員,高偉柏會靠在對方身上尋求犯規進算的機會,魏逸凡會利用腳步閃躲開來輕巧上籃得分,但是楊真毅只會把球傳出去,而防守時,高偉柏跟魏逸凡兩人在防守上的態度很像,都不會讓人隨便突破他們的防守,但是楊真毅卻不一樣,他反而會故意讓對手突破防守,然後把對手逼到底線難以出手的地方,或是讓禁區的隊友幫他包夾。

除此之外,楊真毅平常持球時間不長,而只要一拿到球就會看左右兩邊隊友有沒有空檔,有空檔就一定傳球,不然就是把球交給魏逸凡或高偉柏,拿到球幾乎都扮演策應的角色,雖然得分高,效率也很可觀,但都是在絕對空檔的情況與搶到進攻籃板後的出手。

蕭崇瑜曾經有一度把楊真毅形容為光北的隱形人,甚至是光北最偷懶的球員,蕭崇瑜以為苦瓜會贊同他的說法,但沒想到苦瓜的回應跟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他用最省力的方式在得分與防守上發揮他的影響力,這種打法不叫偷懶,而是聰明。」

苦瓜之後還補了幾句:「而且他成功地讓你小看他,如果你今天是他的對手的話,一定只會讓他耍的團團轉,你就等著吧,他總有一點會發揮出他真正的實力,到時候你就會知道光北的禁區除了魏逸凡與高偉柏之外,還有一個楊真毅。」

蕭崇瑜看著球場,心想難道苦瓜哥說的話,就要在今天實現了嗎?

球權轉換,光北持續全場壓迫性防守,但興華顯然有備而來,在一次傳導加上大前鋒的掩護,控球後衛輕鬆把球運過前場,開始指揮隊友跑位。

在謝雅淑剛剛的提醒之後,這一次光北的防守就「大聲」起來,每一個人提高音量,提醒隊友興華的跑位狀況。

在籃球場上流傳著這麼一句話:「防守越好的球隊越吵」,這一句話完整地說明了在防守時講話提醒隊友的重要性,一個掩護,一個空手走位,一個開後門,若是沒有溝通、提醒,很容易就會失分。

防守時,隊友與隊友之間是需要說話來互相提醒與溝通,才能達到最好的防守效率。

然而興華不管是傳導球或跑位都有十足的默契,在幾次傳球加上單擋掩護跑位之後,竟然讓得分後衛跑出空檔,從左邊底角繞到弧頂三分線空手切進禁區,光北沒有人注意到他,持球的小前鋒馬上把球交給得分後衛,得分後衛一接到球就踏兩步準備上籃,眼前除了籃框與籃板之外一片遼闊,但是放球的瞬間,得分後衛始料不及的是,有一隻黑色的大手狠狠地將球拍了下來。

麥克在最後一刻及時補防,賞了得分後衛一個大火鍋!

可惜的是,球飛出去竟然落在三分線外的控球後衛手裡,因為進攻時間所剩不多,控球後衛毫不猶豫地將球投出去,球落在籃框後緣轉了幾圈,幸運地落入籃框之間。

興華連續兩次三分線外得手,比數,4比6。

三分球命中之後,興華全隊馬上回防,不讓光北有打快攻的機會。

球權轉換,麥克踏出底線,發球給詹傑成。

詹傑成運球過半場,思考要怎麼發動這次攻勢時,卻看到楊真毅對他舉起手要球,眼神閃爍著熊熊燃燒的鬥志。

把球給我!

詹傑成愣了一下,因為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楊真毅很少很少這麼主動積極的對他要球,而且眼神裡還充滿了他前所未見的鬥志。

詹傑成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既然你難得如此鬥志高昂,好,我就把球傳給你。

楊真毅接到詹傑成的高吊傳球,運球往後退一步,瞄籃,準備收球投籃,對位防守的小前鋒馬上跳起來要封阻楊真毅,殊不知這只是楊真毅的收球假動作。楊真毅騙起小前鋒之後直接往禁區切,興華中鋒往旁邊一跨,馬上站到楊真毅面前補防,若是平常的楊真毅,這時一定會把球塞給沒有人防守的麥克,可是今天的楊真毅覺得自己手感很不錯,沒有將球傳出去,選擇自己拋投出手。

楊真毅把球拋的很高,高度甚至超過籃板,落下之後,球與籃網摩擦出清脆的唰聲。

拋投命中!楊真毅開局三投三中,連續拿下6分,幫助光北追平比數。

場外的謝雅淑看到楊真毅的表現,從椅子上跳起來:「楊真毅,這麼打就對了,一股作氣把興華的禁區打爆吧!」

場邊的李光耀與高偉柏也對著楊真毅喝采:「好球耶!」,沉默的王忠軍則是舉起雙手用力鼓掌。

楊真毅連得6分的表現,讓光北的士氣高昂起來。

只不過在場上的楊真毅沒有得意忘形,將精神投入在防守之中,而這次光北的防守把興華逼到差點犯下8秒違例。(進攻方在底線發球後,8秒鐘內球沒有過半場視為違例,計進攻方一次失誤,球權轉換。)

控球後衛在第8秒的時候把球運過半場,雖然有違例的嫌疑,但是裁判沒有吹哨,球賽繼續。

興華球員在控球後衛的指揮下開始跑位,不過因為之前已經浪費了8秒鐘的進攻時間,這次興華的跑位稍微倉促,在沒有跑出完全空檔的情況下,控球後衛把球交給了小前鋒,投籃不進,麥克搶下籃板球。

「麥克傳前場!」在小前鋒投球的瞬間包大偉就已經往前場衝,麥克接到球的瞬間,詹傑成指著前場大喊。

麥克單手拿球,右手往後一拉,用力地把球像是棒球一樣往前丟,這一次麥克沒有把球丟出場外,而是精準地落在包大偉前方,讓包大偉跨兩步追到球之後直接上籃取分。

光北再度超前比分,比數,8比6。

看到包大偉乾淨俐落的上籃取分之後,李明正轉頭望向吳定華:「他的快攻速度變的比以前更快了,動作也比以前漂亮,沒想到你上次跟他說完話之後還蠻有效果的嘛。」

—–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