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四十四章【決定】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妳決定好了,確定嗎?其實妳可以多想想,才過一天而已,不需要這麼急著做決定,找父母談過了嗎?」李明正看著謝雅淑,溫言說道。

謝雅淑堅決地說:「教練,別擔心,我已經想好了,這就是我的決定。」

「是嗎,好吧。」李明正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手指在螢幕上滑了滑,找到許達偉的電話,大姆指按下通話鍵之前,看了謝雅淑一眼:「在我打電話給他之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做這個決定嗎?」

謝雅淑早就預料到李明正會問這個問題,過來找李明正之前已經讓自己靜下來,好好理清自己心裡諸多情緒,從書包裡面拿出筆記本,花了好節課的時間用筆寫下最符合心裡想法的字句。

「教練,我不太會說話,但是我花了一點時間把想說的話寫在紙上,我拿著紙唸,你不介意吧?」

李明正搖搖頭。

於是謝雅淑從口袋裡拿出準備好的寫稿,輕咳幾聲,清清喉嚨:「教練,我決定留在光北。做這個決定並不是我覺得靜美不好,也不是我不想繼續往籃球這條路走下去,更不是我自視甚高認為靜美配不上我,而是我覺得光北還有太多我沒有學到的東西,如果我沒有把這些東西學完,我沒辦法原諒自己踏出光北的大門。」

「教練,或許你會說,去靜美也可以學到東西,甚至可以學到『更多』東西,但是教練,我認為有很多東西是在光北學的到,但是靜美學不到的,而且這些只能在光北學的到的東西,除了增進我籃球各方面的能力之外,我認為會影響我一輩子,成為我人生最珍貴也是最重要的回憶,而這些東西是什麼呢…」

謝雅淑已經很久不曾一口氣說這麼多的話,喘口氣,吞了口口水,才又繼續說。

「第一,是光北籃球隊從無到有的過程,光北是今年剛創立的球隊,在設備、球員、資源,一切的一切都比別人缺乏的情況之下,我們現在竟然走到乙級聯賽的第三場比賽,而且我相信在教練的帶領與隊友的努力之下,光北一定可以走的更長遠,如果我現在加入已經是強隊的靜美,那麼我將沒辦法繼續在光北學習到如何克服一個又一個逆境,在抵抗所有不利因素之下還能下比賽勝利的堅強意志。」

「第二,跟著球隊還有隊友一起成長,光北是一支非常不成熟的球隊,隊友的程度落差非常大,有的隊友強的不像人,有的隊友已經擁有甲級聯賽的實力,可是同時也有連球都不太會運的隊友。在光北打球的時候有一個很重要的重點,就是要把自己當成口香糖,擁有怎麼咬都不會爛的適應力。站上球場,隊友可能強,可能弱,但是比賽的時間在跑,不會等你,所以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適應隊友,做出調整,而我相信如果我到了球員實力相對平均的靜美,將學習不到這種適應籃球場上瞬息萬變的能力。」

「第三,勇敢並且正面面對質疑,光北是一間純升學性質的高中,所以創辦籃球隊的時候,我相信絕對有受到學生家長的反對,只是校長跟教練都沒有讓我們知道而已,而我是一個女生,台灣社會對於女生打籃球,甚至加入籃球隊,比起男生來說會更多了一種質疑的態度,可是我相信光北現在的成績一定足以讓抗議的家長閉上嘴,而我也要跟光北一樣,用自己的表現讓質疑我的人閉嘴,可是如果我到了靜美的『女子』籃球隊,這些質疑的聲音會減少,這樣我就沒辦法把這些質疑當成前進的動力,把他們看到我的表現之後閉上嘴的表情當成最棒的獎勵。」

謝雅淑又停了一會,這次李明正很貼心的拿紙杯倒了些水給她,謝雅淑感激地對李明正點頭,一口氣把紙杯裡的水喝完。

「第四,增加對抗性與籃球智慧,誰都沒有辦法否認男生的生理條件天生比女生好,或許上帝也是偏心的,一樣是專業訓練的運動員,但是男生的成績一定都會比女生好,而在籃球場上,生理上的差距顯現的更明顯,光北的隊友越來越強壯,跟他們打球的時候越來越吃力,為了不落後於他們,我必須讓自己變的更強壯,除此之外,還要不斷思考該怎麼調整打法來縮小身材上的差距,而這些是我到了靜美『女子』籃球隊之後,絕對學不到的東西。」

「第五,也是最後一點,光北裡面有一個球員說他自己是全高中最強的籃球員,不可否認的是他真的很強,而且他是男生,就算我跟他一樣努力的練習,我也沒辦法擊敗他,可是每次一看到他,總是可以給予我動力,讓我持續為了全高中最強的女子籃球員的目標而更加努力,可是一旦轉學到靜美,就沒有一個強的像是怪物的隊友,用他本身的存在提醒我必須努力再努力,才能機會達到心中的目標。」

「教練,請你幫我跟許達偉總教練說,如果他願意的話,我想要明年在轉學去靜美,而到時候的我絕對會是全高中最強的女子球員,也一定會帶領靜美拿下冠軍!但是在這之前我要留在光北,跟著大家一起訓練,看著光北拿下冠軍。」

說完之後,謝雅淑長呼了一口氣,把心裡的話一口氣說完的感覺,竟然是這麼樣的美好。

掃去了猶豫、煩悶、憂愁之後,謝雅淑心裡面充盈著自信,眼神裡發著光,而看著謝雅淑的雙眼,李明正完全可以感受到謝雅淑的決心,點點頭:「我了解了,我會幫妳跟許總教練說。」

謝雅淑站起身來,對李明正躬身:「也請教練幫我對許總教練說謝謝,謝謝他看的起我,願意給我這個機會。」

「沒問題,掃地時間快結束了,妳趕快回去教室準備上課吧。」

「好。」

看著謝雅淑離去,李明正按下螢幕上的停止鍵,其實剛剛在李明正問謝雅淑:「在我打電話給他之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做這個決定嗎?」這個問題的時候,李明正並不是準備打電話給許達偉,而是開啟手機裡內建的錄音功能。

李明正播放錄音,把手機湊到耳前聽了一次,確定錄音的品質可以聽清楚謝雅淑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之後,把錄音檔傳給了許達偉。

過不到五分鐘,許達偉馬上打電話給李明正。

「老實說,我沒想過她會拒絕我。」許偉達的語氣裡有著濃濃的失望。

李明正輕笑一聲:「我也沒有。」

許達偉沉默一會,嘆了口氣:「你幫我跟她說,我願意等她。」

「好。」

「高中最強的女子籃球員啊。真是好大的口氣,不過說起來我也算是小看了她,她的想法真遠,本身的格局也比我想像中的大多了。」

「所以我說了,如果她是男生的話,一定是我的先發陣容。」

「嘖,你有沒有覺得你是個運氣很好的人?怎麼這麼一個好球員不是進來靜美,而是沒有女子籃球隊的光北呢?」

李明正笑了:「我的運氣一向都很不錯。」

「唉,本來想說有了謝雅淑,多少可以補三個主將離去的空缺,算了,這樣也好,就算謝雅淑過來,靜美今年也不可能得冠軍,只是浪費她一年的時間而已,如果留在光北訓練,或許就跟她講的一樣,學習到的東西會比在靜美多很多。」

「當然是這樣,畢竟光北有我。」

如果李明正是用視訊通話的話,一定可以看到電話另一端的許達偉翻了一個大白眼:「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還以為你是什麼正經八百的人,原來那只是表面的模樣,骨子裡根本就是一個自信過剩的傢伙。」

「過獎過獎,哈哈哈。」

許達偉長嘆一口氣:「跟你說話可真是累人。算了,這樣,雅淑就拜託你了,請好好的照顧與訓練我未來的主將。」

「放心吧。」

「對了,可不可以幫我問她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她缺不缺乾爸爸?」

—–我是分隔線—–

下午掃地時間,李光耀擦完玻璃,拿著寶特瓶到走廊上裝水,而且故意走到比較遠一邊的飲水機,因為這樣會經過謝娜的教室,有那麼一點機會可以偷看到謝娜。

讓李光耀覺得很失望的是,謝娜並不在教室裡面,他在教室後門探頭「偷看」了十秒之久,都沒有看到謝娜的倩影。

李光耀裝完水,滿是失望的準備走回一年五班的時候,卻讓他看到一個很驚駭的景像。

之前來找過她的劉晏媜,竟然走進一年五班。

「天啊,那女人想幹嘛?」李光耀有預感,劉晏媜絕對是來找他的,但是李光耀並不想要碰到她,直接跑到走廊底端的樓梯躲了起來,希望劉晏媜看到他不在教室之後就會馬上離開。

李光耀走下樓梯,到了一、二樓之間的樓梯轉彎處的小平台,趴在平台上看著掃地的人,一邊喝著水,嘴裡哼著小曲,今天李光耀的心情其實還不錯,因為明天又有比賽。

只要隔天有比賽,不管是什麼樣的比賽,李光耀前一天都會顯得特別開心與興奮。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李光耀旁若無人地哼起歌,不自覺的將歌詞唱出來,而且還加上一些小改編。

「都一樣就是你給我的失戀稱謂,妳說的,我做的,原來通不過考驗,被你KO沒有怨言,都是我不對,可是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才能不一樣?」

李光耀唱歌唱的興起,完全沒有注意到從樓梯走上來的謝娜,而謝娜看到李光耀完全沒注意到她,更是不說話,放輕腳步,想趕快回到教室,而這個時候,二樓樓梯口卻有人破壞李光耀的即興演唱。

「李光耀,原來你在這裡!」劉晏媜認出李光耀的背影,快步走下樓梯,來到李光耀身邊。

「你在這裡幹嘛,難怪我剛剛在教室找不到你。」劉晏媜自然而然勾住李光耀的手臂,說話時故意靠近李光耀。

李光耀感到全身不自在,掙脫劉晏媜的手,往後退了半步:「妳找我幹嘛?」

劉晏媜再次勾住李光耀的手臂,比上一次更靠近李光耀,露出迷人的笑容說:「我是啦啦隊的隊長,想要跟籃球隊的主將討論一些籃球隊的問題,不行嗎?」

李光耀想要掙脫劉晏媜的手,可是這次劉晏媜抓的很緊,李光耀怕弄傷她纖細的手臂,只能任由她抓著自己。

「什麼啦啦隊,我們學校沒有這個東西吧。」李光耀現在只希望上課鐘聲趕快響起,讓劉晏媜趕快離開。

劉晏媜搖搖頭:「這你就錯了,啦啦隊前幾天成立了,負責人還是籃球隊的助理教練,楊信哲老師。」

「真的假的?」李光耀半信半疑。

「你不信?不然我們現在去問楊老師。」劉晏媜雙手抱著李光耀的手,就要拉李光耀一起走下樓,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晏媜看到了站在樓梯的謝娜。

李光耀連忙說:「不用不用。」開玩笑,如果被大家看到劉晏媜這麼抱著自己的模樣那還得了,被別人誤會沒關係,如果傳到謝娜耳裡被她誤會,那就真的問題大了!

劉晏媜抱著李光耀的手,用得意的眼神望向謝娜,身體幾乎已經貼在李光耀身上,李光耀想要往後退,但是身體已經靠在平台的牆壁上,沒有任何空間退後:「那個…可不可以請妳放開我?」

劉晏媜嬌嗔一聲:「為什麼?」心裡面默想,你都不知道整個光北有多少男生想被我像這樣抱著,給你吃豆腐竟然還不要!

「因為如果被大家看到,大家亂說話,不太好…」李光耀再次試圖掙脫劉晏媜,但劉晏媜實在抱的太緊,而且劉晏媜把他的手臂整個抱在胸口,手臂只要動,就一定會觸碰到劉晏媜胸前柔軟的地方,讓他左右為難。

「我不怕大家亂說話啊。」

「可是我怕啊。」李光耀苦笑,他現在的心情是寧願連續一百次起立蹲下,也不想再跟劉晏媜再講一句話。

「有什麼好怕?」劉晏媜心想,本姑娘都不怕了,你怕什麼。

「妳真的想知道?」

「說啊,沒關係。」

既然劉晏媜都這麼說,李光耀也只能將心裡的話說出來:「簡單說,我怕有人亂說話,結果讓謝娜聽到。」

劉晏媜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放開李光耀的手:「你就這麼喜歡她?」

劉晏媜語氣變的很冷:「據我所知,她對你完全沒感覺,你這樣還要喜歡她?」

李光耀毫不猶豫地點頭:「我喜歡她,跟她喜不喜歡我沒有任何關係,我就是喜歡她。」

「她哪裡比我好?為什麼你喜歡她,不喜歡我?」劉晏媜強忍住翻白眼的衝動,這樣有失她美女的風範。

李光耀很老實的說:「我不知道。」

「什麼你不知道,有這種答案嗎?你到底喜歡她什麼?」劉晏媜感覺到心裡面有一把火在燒,她無法容忍謝娜在李光耀心目中的地位,竟然比她高的這麼多,或者應該說,她非常討厭自己輸給謝娜!

李光耀覺得劉晏媜問了一個比化學更難的問題。

李光耀深深皺起眉頭,手一下捏著眉心,一下摸下巴,一下按著額頭,最後還是說:「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喜歡她,就跟我喜歡籃球一樣,不需要任何理由。」

「可是如果她永遠都不喜歡妳,你要怎麼辦?」

這個問題就簡單多了,李光耀對劉晏媜露出一個非常爽朗的微笑。

「我還有籃球。」

這一瞬間,李光耀臉上爽朗的笑容與直接、真誠又清澈的眼神,讓劉晏媜呆住了,而且心臟還漏了一拍,這聽起來是一個很簡單的答案,可是聽在劉晏媜耳裡,卻讓她有了非常深刻的感受。

劉晏媜看著李光耀,嘆了一口氣:「好吧,我承認你跟我之前遇過的男生都不一樣。」

李光耀臉上馬上露出一如往常的自信:「妳在說什麼,我可是全高中最強的籃球員,怎麼可能跟妳之前遇過的男生一樣。」

劉晏媜深深看著李光耀:「不,你是白癡,像我這種美女對你投懷送抱,你竟然完全沒有開心的感覺。」劉晏媜輕笑一聲:「算了,這一回合,就算我輸了好了。」

〝噹、噹、噹、噹、噹…〞,這時,李光耀渴望已久的上課鐘聲終於響起,劉晏媜說:「很可惜,上課了,我這個啦啦隊隊長下次會再來找你,主將。」離去之前,劉晏媜輕輕捏了李光耀的臉。

看著劉晏媜的背影離去,李光耀這才驚訝地發現謝娜就站在離自己不到五步的距離,而且看她那個樣子,好像已經站了一段時間。

「我剛剛說的話,妳都聽見了?」

謝娜輕哼一聲,手裡拿著藍色的垃圾桶,快步走上樓,連看都沒看李光耀一眼。

—–我是分隔線—–

下午六點,楊信哲右手拿著光碟片跟筆記本,左手提著便當,走到了位於體育科辦公室旁邊,葉校長特地為了吳定華、李明正還有他所設置的教練辦公室。

楊信哲一開門,發現吳定華與李明正正在討論今天的練習內容,把手上的光碟與筆記本直接放在李明正與吳定華面前。

「這是明天比賽的對手,興華高中的資料。」

楊信哲拉開自己座位的椅子,一屁股坐下,把便當從塑膠袋裡面拿出來,從抽屜裡拿出自己準備的餐具,拆開便當上的橡皮筋,開始大快朵頤。

李明正看著楊信折的吃相,皺起眉頭:「你有這麼餓?」

楊信哲抬起頭,嘴裡塞滿飯菜,指著便當:「這…這是我的午餐。」

「好好好,不打擾你,你趕快吃。」李明正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吳定華拿起光碟片,放進筆電裡,李明正則是翻開筆記本,找尋楊信哲的筆記:「在哪裡啊,怎麼找不到?」

楊信哲從李明正手中搶過筆記本,直接翻到寫滿興華資料那一頁,再把筆記本還給李明正。

李明正看著筆記本上的標題:「沒有特色,卻可以贏球的球隊?」

「這是什麼意思?」李明正皺起眉頭。

楊信哲抬起頭,正準備說話,卻因為滿嘴的食物一時吞不進去,竟然噎住了,李明正連忙把自己的茶遞過去。

楊信哲想也不想就把茶一口氣喝完,總算把食物吞進胃裡,長呼一口氣,用手背抹抹嘴角:「天啊,還以為要死了。」

「那個意思是,興華打球的方式沒有什麼特色,不管是進攻或者防守都是這樣。興華的球員實力非常平均而且接近,進攻端就是傳球跑位還有不斷的單擋掩護,誰有空檔就傳給誰,興華沒有特別的進攻手段,也沒有進攻能力特別強的球員,防守則是採用二三區域聯防,防守圈縮的很小。」

李明正一邊看楊信哲做的筆記,一邊看吳定華筆電螢幕上的球賽:「他們去年成績怎麼樣?」

「還不錯,第六名。」

「第六名,確實是不錯的成績,你覺得他們有什麼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嗎?」

「感覺上是一支不難對付的球隊,可是卻又不能這麼說,他們進攻的效率很高,防守也很有默契,雖然說不上很強,但又不能說是弱隊,沒有特別明顯的優點,也沒有特別明顯的缺點,找不到任何形容詞來形容的一支球隊。」

「嗯……」李明正專心看著筆電上的剪輯。

「你打算怎麼打?」吳定華問。

「再讓我看一下。」李明正聚精會神地看著影片,看了足足十分鐘之後才做出評論:「他們整隊的默契很好,跑位很順暢,單擋掩護也做的很漂亮,雖然沒有特別強的球員,可是靠著團隊默契,得分效率確實不低,防守的話也完全是靠球員的默契,中鋒身高不高,籃板球跟封阻的能力應該不怎麼樣,防守圈縮小,代表他們防守腳步應該不快,所以寧願放對手投外線。」

李明正雙手搓了搓:「他們的節奏不快,我們逼他們快,用全場壓破性防守對付他們,他們放我們投外線,我們就投外線,反正他們內線高度不高,就算投不進我們的內線也搶的到進攻籃板。」

李明正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把筆記本還給楊信哲,從抽屜裡拿出一包餅乾,遞給楊信哲:「多吃一點,如果真的撐不下去,我幫你去跟那個流氓說。」

楊信哲馬上拆開餅乾,最近事情真的太多,時間很不夠用,因此這次筆記的內容比較凌亂而且缺乏重點,而這並沒有逃過李明正的眼睛。

李明正伸了懶腰,看了手錶,六點三十分,而在距離籃球場不到一百公尺的教練辦公室內,已經可以聽到籃球的拍打聲。

李明正露出興奮的表情:「該來想想今天要怎麼操爆球員了。」

——-
大家有猜到謝雅淑的決定嗎?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