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四十三章 【選擇】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昨天與大容的比賽結束之後,雖然比賽的結果是好的,但是李明正卻對比賽的內容非常非常的不滿意,尤其是防守的部份。李明正自己知道光北是支剛創立的球隊,陣容裡面有兩隻甲級等級的前鋒,幾位天賦異稟的球員,球隊的態度認真、士氣高昂,怎麼說都是一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有很多甲級聯賽的球隊,在草創初期也沒有像光北走的那麼順利,他應該要覺得幸運與感恩。

然而,李明正卻沒有辦法壓下心中的煩躁,因為光北的防守在他看來,實在太爛了!

在上一場比賽中,光北外圍的防守弱點完全暴露出來,尤其是剛加入的王忠軍,本身瘦矮的身材已經不利防守,更別提防守慢吞吞的防守腳步,經驗上更是落後其他的球員一大截,一上場就成為大容球員攻擊的目標,雖然王忠軍擁有光北唯一的強大三分炮火,但是在李明正眼裡,王忠軍的帶來的貢獻還不足以彌補他在防守上造成的傷害。

除了王忠軍之外,詹傑成的防守腳步也還不夠成熟,在與大容的比賽中也常見到詹傑成被單打突破,但是詹傑成控制比賽節奏與令人驚豔的傳球能力,足以掩蓋防守上的弱點,只不過若是到了更高程度的甲級聯賽…

李明正不禁在心中嘆了一口氣,而且除了外圍的防守之外,內線也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麥克。

麥克完全是一個籃球的初學者,基本動作、運球、腳步、卡位、掩護、防守…等等,所有的一切都是從頭學起,雖然麥克擁有驚人的資質,彈跳力、爆發力、手長這種天生的條件都非常好,進步吸收的速度快的嚇人,在球場上越來越懂得如何卡位抓籃板,補防的腳步越來越快與及時,甚至連蓋火鍋的能力都逐漸在進步當中,但是麥克心理層面的弱點卻像是一顆不穩定的炸彈,只要一引爆,就等於防守中心炸開…

李明正一想到光北防守上的不穩定性,心裡就沒辦法不為光北接下來的路感到憂心,因此在今天晚上球隊練習中李明正著重在團隊防守的練習上,而且訓練量是平常的兩倍之多,短短的一個小時,體能比較差的王忠軍、詹傑成與包大偉已經臉色發白,身上的衣服吸飽汗水完全黏在身體上,累到他們想直接躺在球場上不起來,體能還算可以的麥克與謝雅淑癱坐在球場上,咕嚕咕噜地一個勁喝水,而體能較好的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則顯得沒那麼誇張,但是也累到大口喘氣,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在所有球員當中,情況比較好的是李光耀,在五分鐘的休息時間,他把前一分鐘拿來喝水休息,之後的四分鐘則是拿球站在罰球線上,專心的練習罰球。

李光耀不是不累,只是正是因為很累,在這種情況下練習罰球,最可以模擬出在比賽第四節最後一分鐘,比分依然膠著的情況下,對手採用犯規戰術時送他上罰球線的情境。

李光耀大口深呼吸,投出第一球,噹一聲,球落在籃框前緣,彈框而出。

李光耀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大口大口呼吸,試著不讓狂跳的心臟與急促的呼吸影響出手的手感,雙手拿球,運了三下球,認真看著籃框,吐出一口氣,接著輕吸一口氣,雙手把球舉起,膝蓋微微彎曲,左手只是輔助,右手將球投出。

〝唰〞,空心進網。

許總教練看到所有人都已經累到坐在地上休息,李光耀卻繼續練習罰球,轉頭看向李明正:「我可以收回剛剛說的話嗎?」

李明正面露疑惑:「什麼話?」

「要當你兒子乾爹的話。」許總教練搖搖頭:「你兒子根本是怪物,我只是人,沒辦法當怪物的乾爹。」

李明正又因為許總教練奇特的幽默大笑幾聲,說:「要不要趁休息的時間,跟雅淑聊聊,了解一下她的想法。」

許總教練馬上點頭:「我也是這麼想。」

李明正走向坐在跑道上休息的謝雅淑,對她招招手:「雅淑,請妳過來一下。」

謝雅淑把寶特瓶裡剩下的水喝完,雙手撐起身體,拖著疲憊的腳步走向李明正。

「教練?」謝雅淑看著李明正微笑的臉龐,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雅淑,我跟妳介紹一下,這位是靜美女中籃球隊的許達偉,許總教練。」李明正手放在許達偉的肩膀上:「他今天是特別過來看妳的。」

許達偉對謝雅淑伸出手,臉上帶著笑容,否則他怕天生的流氓臉會讓謝雅淑感到害怕:「雅淑妳好,聽過靜美女中嗎?」

謝雅淑理所當然地點頭,伸出手與許達偉握手:「當然知道,靜美女中去年拿下女子甲級聯賽的亞軍,前年則是拿下季軍,是台灣數一數二的高中女子籃球隊。」

許達偉滿意地點頭:「很好,事情是這樣的,前幾天我收到一個小包裹,包裹裡面除了一封信之外還有一片光碟片,我先看了信,可是寫的人字跡實在太潦草…」

謝雅淑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轉向李明正,李明正輕咳幾聲:「信不是我寫的,是助理教練。」

許達偉疑惑地看著李明正:「可是信裡面署名明明是…」

李明正突然間重重咳嗽幾聲:「許教練,那封信誰寫的不是重點。」

許達偉點頭:「也是。總之,那封信的筆跡非常潦草,但我依稀可以看出寄這封信的人,似乎是請我一定要看那片光碟。一開始我有點害怕,因為信裡面沒有提到任何關於光碟的內容,我擔心是有人想要惡作劇,光碟裡面其實是病毒,我一把光碟放進電腦裡面,我電腦裡面十幾GB的寶貝們就會突然消失,離我遠去…」

謝雅淑皺起眉頭,表情非常疑惑:「寶貝們?」

謝雅淑心想,眼前這個真的是靜美高中的總教練嗎,怎麼感覺像是領鐘點費的搞笑藝人….

李明正再次重重咳嗽:「許教練,咳咳,她還是小孩子,咳咳…」

許達偉連忙道歉:「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離題了,都是李教練害的,他剛剛在場邊淨跟我聊一些有的沒有的東西。總之呢,我抵抗不了我內心的好奇心,所以我想出一個很好的辦法,那就是用附近網咖裡面的電腦看這片光碟,結果當我看完之後,我馬上打電話來光北高中,請他們讓我參觀訓練過程,也讓我看看妳,因為光碟片裡面的內容告訴我,妳是一位非常有潛力的籃球員。」

李明正看著謝雅淑:「雅淑,很抱歉,其實我本來是想先跟妳談完之後,看妳自己的意願如何,在衡量是否要把光碟片寄給許總教練,可是當助理教練光碟片弄好拿給我的時候,我把信跟光碟片一起放在桌上,我老婆當天剛好有事要出門,沒有事前問過我,就直接把信跟光碟片一起寄出去了。」

李明正目光溫和地注視著謝雅淑:「其實這件事我之前就想跟妳談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雅淑,妳是一個很棒的球員,妳的態度很認真,有很多特質是我非常喜歡與欣賞的,例如說妳無私的球風,冷靜的打球方式,比起其他球員,妳在我心中地位並沒有比較低。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將妳排上先發輪替的名單當中,但是很可惜規定並不允許我這麼做,而最近為了準備接下來的球賽,我也不會安排任何友誼賽,所以除了球隊練習的時間之外,我沒有辦法讓妳穿上光北的隊服在籃球場上奔跑。妳是一隻羚羊,但是光北並沒有適合妳的草原,這點我需要向妳道歉。」

許達偉接著說:「雅淑,我也不多說廢話了,我想邀請妳加入靜美籃球隊,我剛剛在場邊看了妳練習的情況,老實說,李教練今天給與的練習量連我在旁邊都覺得想吐,可是妳卻完全沒有喊累,而且每一項練習都紮紮實實地完成,妳用表現對我證明了妳的能力,而我能夠給妳的,就是一個可以讓妳自由奔跑的大草原。上一屆的聯賽裡,我們在冠軍賽很可惜的輸了,而今年三個先發球員一起畢業,老實說對我們的戰力影響很大,但是今天看到妳之後,我認為只要妳能願意來到靜美領導球隊,我們今年還是大有希望。」

李明正說:「我知道事情發生的有點突然,妳今天回家之後好好想想,不管妳做什麼決定教練都支持妳,也可以跟父母好好談談,這是一個會影響妳未來的決定。」

許達偉又說:「只要妳願意過來靜美,我可以為妳申請到全額的獎學金,如果妳的家人擔心升學這個問題的話,請他們放心,只要妳好好的打球,擁有女子籃球隊的國立大學絕對會對妳敞開大門,提供妳保送名額,而到時候我也會親自寫推薦信,幫妳找到最適合的學校。」

李明正與許達偉所說的話,如同一顆重磅炸彈一樣,把謝雅淑炸的腦袋一片空白,心裡面突然湧現出很多情緒,卻沒辦法用言語表達,張開嘴巴,舌頭卻好像打了死結,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李明正看到謝雅淑說不出話的模樣,拍拍謝雅淑的肩膀,露出溫和的笑容:「事情太突然了,沒關係,妳這幾天好好思考,好好想想,有什麼話想說,有任何問題想問,之後都可以找教練談。」

—–我是分隔線—–

謝雅淑望向窗外,看著藍天白雲與飛鳥,聽著麻雀吱吱喳喳的聲音,心裡不斷迴盪昨天李明正與許達偉所說的話。

在昨天練習結束回到家洗完澡之後,謝雅淑仍然覺得心亂如麻,她完全可以感受到李明正是真誠的為她接下來的路著想,許達偉也提供了難以令人拒絕的條件,而且她昨晚睡覺前上網查了靜美高中,這才發現靜美的隊史成績比她想像得輝煌許多,除了去年亞軍與前年季軍之外,靜美在過去十年裡面奪得了兩次冠軍,而且叱吒台灣職業女籃的球員當中,有很大部份都是靜美的校友。

帶領擁有如此輝煌成績的靜美的許總教練特地南下看她打球,最後還以非常優渥的條件希望她加入靜美,照理來說她應該開心的快飛上天,可是連謝雅淑自己也意外的是,開心的情緒並不如她想的那麼多,取而代之的是,比起開心還多上數百倍的猶豫不決與煩惱。

謝雅淑輕嘆了一口氣,看著在枝頭跳躍的麻雀,心裡默默想著,麻雀啊麻雀,你們如果聽到我的煩惱,可不可以現在飛到我身邊,悄悄地在我耳邊說我該怎麼做才好呢?

謝雅淑甚至閉上雙眼,希望睜開雙眼的下一瞬間,麻雀就會告訴她該怎麼做。

而在謝雅淑閉上雙眼的瞬間,她感覺到肩膀被點了兩下,謝雅淑高興的馬上睜開雙眼,但是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不是麻雀,而是老師的怒容。

老師強忍著怒氣:「謝雅淑同學,老師剛剛已經叫妳好幾次,妳都沒有聽到嗎?」

謝雅淑發現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想必她剛剛一定又想昨天的事想到出神了,溫熱的感覺馬上從臉龐一路爬到耳朵:「老師,抱歉,我剛剛沒注意到。」

老師深吸一口氣,手指著黑板:「告訴我,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什麼?」

謝雅淑瞄了黑板一眼,連想都不想,直接說:「不知道。」這時她才知道,原來已經是第二節的歷史課了。

老師再次深吸一口氣:「起立,妳給我站到下課!」

謝雅淑自知自己理虧,低著頭,默默站起身來。

歷史老師轉過身,走回講台上時,碎碎唸著:「女生學男生打什麼籃球,搞的現在這樣,上課也不專心,真是…」

若是平常的謝雅淑,絕對會因為老師的碎碎唸而怒火狂飆,甚至毫不畏懼地直接對老師嗆聲,可是現在謝雅淑的心裡面充滿著讓她感到無比繁雜的聲音,根本沒有注意到歷史老師的碎唸。

〝噹、噹、噹、噹…〞,下課鐘響,歷史老師離開教室,而教室裡面的學生抓緊這少少的十分鐘下課時間,有些人跑到福利社買些零嘴飲料,有些人則在走廊上聊天,有些人趴在桌上睡覺。

謝雅淑則是默默走出教室門口,直接走到隔壁教室的後門,點了點坐在教室最後面的魏逸凡。

「幹嘛?」魏逸凡看著英文課本,下一節要小考英文單字,現在惡補一下,看可不可以對個一題兩題,少寫幾次罰寫。

「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昨天晚上我們練球的時候,李教練身邊不是站著一個陌生人嗎,他是靜美女中的總教練,他昨天邀請我參加靜美的籃球隊。」

魏逸凡有些驚訝,但看到謝雅淑煩惱的表情,很快把驚訝的心情壓下去:「妳打算怎麼辦?」

「我就是不知道才來問你啊。」

魏逸凡點點頭,反正就算再怎麼惡補英文單字也一定背不起來,現在謝雅淑過來找他,正好給他絕佳的理由把課本蓋起來。

「我之前的經驗跟妳比較不一樣,所以我現在也沒辦法給妳太多建議,不過如果妳想要聽的話,我可以跟妳分享我之前遇到的事。」

「你說。」

「這個經驗其實是不久前發生的事,當初我跟我媽聊了很久,我得到她支持我繼續往籃球這個方向走之後,其實當下我就想要轉回榮新,但是我還是去找校長談了,結果校長就讓我跟李光耀打一場,我輸了就必須留下來。我輸了,所以留下來,本來我覺得很不甘心,因為我覺得光北實在是一間很鳥的學校,不過漸漸的我的想法改變了,因為我發現在光北能夠學到的竟然比榮新還多,在光北,隊友的實力差距很大,有的很強,有的很弱,而當你跟很強的隊友,或者是很弱的隊友一場上場的時候,打球的方式跟心態都要調整,這一點對我來說是很不一樣的,畢竟在榮新的時候每個人實力都很平均。」

謝雅淑發現魏逸凡不說話了,問:「就這樣?」

魏逸凡點頭:「對,就是這樣。」

謝雅淑面無表情地點點頭:「我知道了,謝謝。」

謝雅淑走回教室,坐在椅子上,手肘放在桌子上,手掌托著下巴,看向窗外。

學習啊……可是我根本沒辦法上場比賽,沒辦法像魏逸凡一樣,在與強弱不一的隊友聯手對抗敵隊時學習到任何東西,可是如果我到了靜美,就可以獲得很多上場機會,而且還有全額獎學金跟大學保障名額…

謝雅淑嘆了一口氣,麻雀啊麻雀,去靜美,是不是對自己比較好的選擇呢?

—–我是分隔線—–

〝噹、噹、噹、噹、噹…〞,下一節下課,謝雅淑走上樓梯,到樓上找楊真毅。

楊真毅看到謝雅淑從後門走進來,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馬上放下手上的商業書籍:「妳怎麼了嗎?」

謝雅淑簡短的說明昨天晚上發生的事之後,直接問:「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辦?」

楊真毅微微皺起眉頭:「我大概會像妳現在一樣,問別人的意見吧。」

「可是現在遇到問題的是我不是你,可不可以來點建設性的答案或者建議?」

楊真毅看著謝雅淑煩惱的表情,沉默一會:「如果是我,大概會去靜美吧,縱使很捨不得光北,但應該會去靜美。」楊真毅停頓,又想了想,點點頭:「對,應該會去靜美。」

「為什麼?」

楊真毅嗯了一聲:「因為靜美開出的條件很好,對妳現在幫助很大,對未來也有保障,而且我覺得靜美是一支很適合妳的球隊。」

「怎麼說?」

「因為如果靜美不適合妳,妳今天就不會這麼苦惱了,不是嗎?」

「所以你認為我應該去?」

楊真毅卻搖搖頭:「我沒這麼說,我剛剛說的是,如果是我,我應該會去靜美,但是我畢竟不是妳,或許妳的想法跟我不太一樣。」

「你說話好像繞口令,可不可以說的簡單一點?」

楊真毅露出笑容,難得看到謝雅淑如此煩惱的模樣,沒想到她也有可愛的一面。

「簡單說,這是妳的人生,妳該為自己做決定。」

—–我是分隔線—–

回到教室之後的謝雅淑,眉頭幾乎碰在一起,她覺得找魏逸凡跟楊真毅根本一點幫助都沒有,真的是浪費時間。

難怪兩個人總是膩在一起,原來根本就是物以類聚,兩個白癡!

謝雅淑如同洩了氣的皮球,整個人癱軟在桌上,手指推著桌上的鉛筆,看著鉛筆來回滾動:「到底該怎麼辦啊?」

李明正雖然說可以找他談,但是謝雅淑卻從未想過要問李明正的意見,因為李明正絕對會叫她去靜美,對她說靜美是最好的選擇。

其實謝雅淑也知道對自己來說去靜美是一條非常好的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謝雅淑卻完全不想離開光北,只要一想到要離開光北,她的心就好像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把她對於籃球的正向情緒全都吸的一乾二淨。

謝雅淑重重嘆了一口氣,心裡浮現出一個人影,一個面對籃球時,只會露出開心笑容的人影。

「待會就去找他吧…」謝雅淑雙手放在桌上,撐起身體,準備上課:「找完他之後,就做決定!」

五十分鐘過後,下課鐘聲響起,而這個鐘聲代表著中午吃飯時間到了。

謝雅淑一點胃口都沒有,下課鐘聲響直接走下樓,離開二、三年級的教室大樓,走向聚集了所有一年級的教室大樓。

謝雅淑腳步很快,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走到位於二樓的教室。

「我記得他是讀一年五班。」謝雅淑看著教室門牌,走到一年五班的後門,探頭觀望,果然在教室後面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

「李光耀。」謝雅淑直接走進一年五班,看著正大口大口扒著飯的李光耀。

李光耀驚訝地看著謝雅淑,嘴裡全部都是飯菜,含糊不清地說:「幹嘛?妳怎麼會過來?」

「你出來一下。」吃飯時間,一年五班鬧哄哄的一片,吵的謝雅淑更加心煩意亂。

「等我飯吃完,可不可以?」李光耀很餓。

「不行,我要說的事很重要。」

李光耀聳聳肩:「好吧。」說完話,大口一張,一口氣把便當裡面所有的飯全扒進嘴巴裡。

謝雅淑嘆了一口氣:「你的吃相怎麼可以這麼難看?」

李光耀怕一說話嘴巴裡面的飯就會噴出來,雙手遮著嘴巴,大口大口的咬,陪謝雅淑走到教室外,把嘴裡的飯全吞了進去,抹抹滿是油光的嘴巴:「過來找我幹嘛?」

謝雅淑簡短地把事情說了一遍,用近乎求助的眼神看著李光耀:「你覺得我該怎麼辦?」

沒想到李光耀竟然露出無聊的表情:「就為了這個跑過來找我,真是的,這麼簡單的問題,想打球就去靜美,想變強就留在光北而已啊!」

謝雅淑沒有想到李光耀這麼快就回答她的問題,而且語氣還是如此的理所當然。

「為什麼?」

「簡單說,妳到靜美就可以上場打比賽,但是在光北,妳有一個全台灣最強的高中生隊友,妳只要偷學到他一點打球的技巧,包準妳一定會變的更強。」

謝雅淑看著李光耀無比自信的臉,突然間大笑起來:「李光耀,有沒有人說過你真的很臭屁?」

李光耀搖搖頭指,嘆了口氣:「這不是臭屁,是事實,為什麼我遇到的人,總是一直在逃避事實呢?」

謝雅淑笑的更大聲,轉身走向樓梯:「我知道了,回去吃你的便當吧,對了…」謝雅淑在樓梯前回頭:「你的嘴角有飯粒。」

——-
老話一句,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好像一陣子沒有跟大家聊天了,今天就再來跟大家談談「夢想」

話說大家都知道追求夢想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也一定聽過哪一個名人在成功之前,過得是如何艱苦的日子。

雖然我還沒有成功,但是我也想來分享一下在追求夢想之中,最艱苦的兩個月我是怎麼過的。

在我下定決心追求夢想之後,我立刻辭職,在租屋處附近找了一個工讀生的工作。

工讀生的工作,讓我一個月大概可以賺六到七千塊錢。

不過當時的固定支出是,一個月一萬塊租金,三百至四百的水電費,這樣其實我的收支就非常不平衡了,那要怎麼省錢?

就是從平常的生活開銷著手了,我住在台北,一個月生活開銷壓低到三千塊,等於一天不能花超過一百塊,在一個雞腿便當八十塊的台北市,其實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

為了省錢,我經常晚起床,就為了省去早餐一餐,中午永遠都只吃七十圓的豬排或魚排便當(老闆娘應該會覺得我很怪,怎麼每天都吃一樣),晚上的話,就隨便買一個最便宜的麵包,晚上有上班的話,就吃公司供給的員工餐,但是因為我只是工讀生,班沒有很多,所以常常還是要一天吃兩餐,並且把錢壓在一百塊以內。

我常常一邊聽著肚子傳來咕嚕咕嚕聲,一邊灌水把自己灌飽,一邊寫作。

曾經,為了省吃飯錢,我買了「雞汁麵」,我從未看過那個泡麵,但是外包裝寫著:「原味雞湯麵,簡單好吃」,於是我買了,一袋才四十圓,一袋裡面有五包麵,一包麵平均也才八圓。

我心想,其中一餐吃泡麵,就可以省很多錢!

殊不知,那個泡麵難吃到爆炸!醬包根本就是只是胡椒粉加鹽而已!

但是為了省錢,我還是吃了,甚至有一次,為了最大限度地省錢,我一次吃兩包雞汁麵,一天就吃那一餐,總共花了十六塊。

那兩個月的時間,讓我瘦了好幾公斤,穿褲子的時候一定要繫皮帶,否則會掉下來,不過那兩個月也是我寫作的高峰期,每天至少都要寫六千個字,一個月下來,累積的字數超過十八萬字。

不過當你的努力被人看到的時候,其實你會受到很多人幫助。

兩個月過去了,我所有的存款都用得差不多了,而上班的店的老闆娘知道我在追夢,主動幫我加薪,並且給了我非常彈性的班表,讓我有充裕的時間創作,也有足夠的金錢來維持我的生活。

而我也幸運地在附近找到一間租金便宜非常多的套房,雖然設備相當簡陋,空間也小了很多,但是因為如此,我經濟上的壓力消失一大半,著實讓我鬆了一口氣。

那兩個月的時間,幾乎是我這輩子遇到的最大挑戰,那種苦日子,我真的不想重來一次,但是你問我有沒有因為這樣而後悔過追夢這個決定,我可以挺起胸膛告訴各位,至今,我從未後悔,甚至我還非常慶幸我做了這個決定。

不管我之後的結果是窮困潦倒,或者是被時間的洪流淹沒,但是我絕對不會後悔,因為我知道我這輩子,有確確實實地為自己活了一次。

當然,這邊還是要再次感謝極力誌,他們精心經營的粉絲專頁人數高達三十萬人,相較起來我只是個默默無名的網路作家,當初我寫信請他們讓我在極力誌更新小說時,他們大可以拒絕我的請求,但是他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不管之後我的成就是高是低,極力誌,永遠都會是我這輩子最感謝、最感激的對象之一。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