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四十二章 【很棒的球員】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賽後,蕭崇瑜與苦瓜按照慣例,很快從觀眾席移動到籃球場上,個別找上了李明正與大容的總教練。

「林教練,你好,我是籃球時刻雜誌社的編輯,請問可不可以跟林教練借一點時間採訪。」苦瓜雙手遞上名片。

林教練右手接過名片,很快掃了一眼,點點頭:「可以。」

苦瓜拿出手機,開啟錄音功能:「去年大容拿下第四名的好成績,今年在外界的預測中,大容也是拿下甲級聯賽門票的熱門球隊,今天卻意外輸給默默無名的光北高中,請問林教練覺得這場比賽球隊的問題主要出在哪裡?」

林教練搖搖頭:「沒有任何問題,我的球員們今天這場比賽把平常練習的成果完全表現出來,我對比賽的內容很滿意。」林教練嘆了口氣:「只不過我們運氣比較不好,第二場比賽就遇到光北而已。」

「原來如此,那請問林教練認為今天輸給光北的主因是什麼?」

林教練毫不思索地說:「禁區。光北的禁區比我們強大太多,今天我們根本搶不到籃板球,打不出我們擅長的快攻,這一點真的太傷,除此之外,光北禁區的嚇阻力跟防守能力都很強,讓我們的球員的進攻效率下滑很多,節奏完全打不出來。」林教練再嘆了一口氣:「我本來以為在乙級聯賽裡只有向陽擁有這種等級的禁區,沒想到突然跑出一個光北…」

苦瓜心想,擁有魏逸凡、高偉柏兩個甲級等級前鋒的光北,在乙級聯賽來說,確實在禁區擁有非常大的優勢。

「雖然這麼問有些不太禮貌,不過我想請問林教練,你覺得今年哪一支球隊最有可能拿下前往甲級聯賽的門票?」

林教練想也不想地回答「絕對是向陽高中,除了本身的實力之外,向陽高中投入在籃球的心力也早就達到甲級聯賽的水準,而且他們等待已久的就是這個機會,我相信他們絕對不會讓給任何人。」

「好,謝謝林教練。」苦瓜關閉手機的錄音功能,對林教練點頭致意之後,轉身離開。

但是林教練卻叫住苦瓜,問:「如果以專業編輯的角度來看,你覺得會是誰拿到這張門票?」

苦瓜回頭看著林教練一眼,淡淡地說:「當然是向陽高中。」

話一說完,苦瓜快步走向已經結束採訪的蕭崇瑜,問:「怎麼樣?」

「今天贏球,但李明正表情有點嚴肅,完全沒有開心的模樣。」蕭崇瑜拿出手機:「你聽。」

苦瓜接過手機,毫不猶豫的播放錄音檔。

「李教練你好,按照慣例,我又要借用你一點時間採訪。」

「請。」

「首先恭喜光北擊敗大容高中,拿下乙級聯賽的第二場勝利,尤其大容去年拿下第四名的好成績,能夠擊敗大容,也證明光北在乙級聯賽擁有立足之地。」

「謝謝。」

「在這場比賽之中,光北做了戰術的調整,把禁區當成攻防的重心,與前幾場比賽以壓迫性防守與快速攻擊的戰術有很大的差別,請問是因為大容的球風而做調整,還是光北本身正在嘗試多樣化的戰術設計?」

「就這場比賽來說,是為了大容而做的調整。」李明正非常簡短的回答。

蕭崇瑜等了一會,發現李明正沒有繼續說明的意思,問:「做出調整是因為李教練認為光北的禁區擁有絕對優勢的關係嗎?」

「沒錯,我是這樣認為的。」

「目前光北主打禁區的四位球員,麥克、魏逸凡、楊真毅、高偉柏,當中有兩位球員都曾經打過甲級聯賽,而且分別是強權榮新與新興高中的先發前鋒,就李教練看來,光就禁區這方面來說,光北在乙級聯賽是不是已經擁有絕對的優勢?」

「沒有,還差的遠。」回答之後,李明正主動說:「今天就到這裡就好。」

「好,謝謝李教練。」錄音到此結束。

苦瓜將手機還給蕭崇瑜,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好了,在附近隨便吃個晚餐就回去吧。」

「是,苦瓜哥!」

—–我是分隔線—–

光北隊坐車返回學校的路上,楊信哲靠著巴士裡面的燈光,將今天比賽的資料很快整理好,拿給李明正:「這邊是今天比賽的數據,這裡是球員本身的數據。」

李明正拿過楊信哲遞來的資料表,再次為楊信哲高效率的辦事速度感到嘖嘖稱奇:「楊老師,我覺得你在葉校長底下做事,有點大材小用了。」

楊信哲則嘆了一口氣,露出苦澀的笑意:「李教練,這個事實你察覺的實在太晚了。」

李明正哈哈笑了幾聲,光北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是聚集了有趣的人。

李明正先看了比賽的數據,雖然他很專心地站在場邊看了整場球賽,對於比賽的內容跟球員的表現心裡都有自己的一把尺在衡量,但是有了更詳細的數據內容當作依據,可以幫助他更了解現在光北的優缺點,是絕佳的輔助工具。

李明正很快看完比賽的數據,接著換球員個人的數據。

麥克,1投1中,2分,20籃板,1助攻。

魏逸凡,13投8中,罰球3投3中,19分,6籃板,2助攻。

楊真毅,15投7中,罰球6投5中,19分,2籃板,6助攻。

高偉柏,10投6中,罰球10投8中,20分,8籃板,0助攻。

李光耀,5投5中,沒有任何罰球機會,10分,4籃板,3助攻。

詹傑成,5投3中,罰球1投1中,7分,2籃板,12助攻。

包大偉,6投3中,罰球1投1中,7分,1籃板,1助攻。

王忠軍,5投3中,五次出手全部集中在三分線外,9分,0籃板,0助攻。

李明正看著球員的個人數據,數據底下還有楊信哲的個人註記,包含球員的犯規與失誤次數,還有一些球員的動作上的小習慣,例如說麥克搶下籃板球之後,總是會把籃球用力抱在懷裡,像是深怕別人搶走似的,還有詹傑成在運球過半場的時候,一定會用左手運球,右手指揮球隊跑位,王忠軍最喜歡在左側三分線接球,命中率也最高,高偉柏在禁區投籃前常常會做一個假動作,騙取進算加罰的機會…等等。

李明正將楊信哲所紀錄的數據表鄭重地放進自己的側背包裡,捏捏眉心,閉上雙眼休息,心裡微微嘆了口氣,年紀有了,還不到十點就想睡了。

—–我是分隔線—–

比賽結束後的隔天早上,李光耀在鬧鐘響前的一分鐘睜開雙眼,右手關掉鬧鐘的設置,翻開棉被,坐起身來,伸了大大的懶腰,打開燈,看了鬧鐘一眼。

「剛好四點啊。」李光耀拖著腳步,揉揉眼睛,走到浴室洗臉刷牙,然後到了籃球場暖身。

早晨的空氣總是特別清新,李光耀深深吸了一大口氣,卻皺起眉頭,鼻子抽動幾下,嘆了口氣:「希望不要下雨。」

李光耀往上看,但是因為太陽還未從東方冒出頭,天上完全漆黑一片,四周除了路燈之外,也就只有牆壁上李明正之前裝上的燈提供光亮,讓李光耀完全沒有辦法判斷雲層的厚度。

李光耀非常擔心等一下會下雨,加快了暖身的動作,很快把時間投入在運球、罰球、投球的練習之中。

不過今天李光耀的擔心是多餘的,雖然空氣中瀰漫水氣的味道,太陽露臉後也看到天上濃厚的雲層,但是到他結束最後一組帶一步後仰跳投練習之前,都沒有任何一滴雨從天上掉下來。

李光耀用手指抹去臉上的汗水,回到家裡沖了熱水澡,換上清爽的衣服,背起後背包出門。上次心血來潮幫自己做了早餐,雖然很有成就感,但是實在太麻煩,這次他決定提早出門買早餐。

李光耀跑到家裡附近的早餐店隨便買了一個豬肉三明治,在他明確又堅決地拒絕所有愛慕他的女生的追求之後,最近桌上的早餐數量很明顯地減少了,雖然這個情況讓他必須要多跑一段路買早餐,但是對於這個結果他非常感到滿意。

李光耀對於愛情的態度跟籃球一模一樣,對於籃球,他的目標就只有「最強」,對於愛情,他心裡也只有謝娜。

李光耀把豬肉三明治放進後背包之中,然後開始十公里的路跑。

李光耀抵達學校時距離早自習還有一段時間,於是腳步自然而然往籃球場前進,而在不需要練習的這個早晨,籃球場卻滿是奔跑的人影,李光耀仔細一看,才發現除了他之外,球隊的每一個人都在籃球場裡面練習著。

詹傑成、包大偉、王忠軍三個人一組,正在練習防守,魏逸凡與楊真毅在一對一單挑,高偉柏則是在教導麥克的禁區進攻腳步,謝雅淑一個人練習著罰球線左右兩邊的跳投。

謝雅淑第一個發現李光耀,對他大喊:「李光耀,過來,今天我要打敗你!」

李光耀心裡感到無比振奮與開心,快步踏進球場,哈哈大笑:「別傻了,回家做夢去吧!」

—–我是分隔線—–

早自習結束,班導師們回到導師辦公室。在辦公室內,有的老師埋頭改學生的作業與考試卷,有的老師則是與學生聊天說話,有的老師在吃早餐,有的老師在喝咖啡,卻也有一位老師,在忙著吸血鬼校長所指派的額外工作。

楊信哲臉上充滿疲憊,昨天球賽結束,回到家的時間已經接近午夜,而公事包裡面卻還有學生的考卷沒有批改完,把考卷改完,洗好澡,躺上床,最後一次看手機時,螢幕上顯示的時間是兩點零三分。

今天早上起床,翻開棉被時簡直像是要了楊信哲的命,而到了學校還閒不起來,利用早自習的時間講解學生考卷上最常錯的習題,講到嘴巴都乾了,現在下課十分鐘還需要畫啦啦隊的隊服,一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楊信哲雙眼非常乾澀,整個腦袋昏昏沉沉,可是在他的價值觀裡認為事情既然要做,就要做到能力範圍內的最好,而平常教導化學、帶班還有助理教練這三件事已經把他平常大部份的時間給填滿,現在他只能利用十分鐘或者午休這種瑣碎的時間,盡力把事情做好。

然而,在楊信哲拿出紙筆準備開始畫草圖時,有一個女生走到楊信哲身旁。

楊信哲抬頭一看,發現是上次向他詢問過啦啦隊事情的劉晏媜,而她的出現,再次吸引了辦公室內所有男同學的眼球。

「劉同學,請問妳有什麼事嗎?」

劉晏媜指指自己身後:「上次老師你說要創立啦啦隊不能少於十個人,所以我今天帶了十個人過來。」

楊信哲往劉晏媜身後一看,發現一排男生站在她身後。楊信哲表情很訝異:「你們都是來參加啦啦隊的嗎?」

「是,老師。」十名男同學齊聲回答。

接著劉晏媜向楊信哲介紹這十名男同學:「老師,他是熱音社社長,擔任主唱,站在他旁邊的是鼓手,他是熱舞社的社長,上次在校慶時擔任壓軸演出的就是他,然後旁邊是熱舞社的社員…」

介紹完之後,劉晏媜臉上充滿得意與自信的表情,對楊信哲說:「我相信他們的社團經驗還有音樂與舞蹈上的天份,絕對是啦啦隊成員最好的選擇,如果人數不夠的話,我還可以再找一些人過來,老師你覺得呢?」

楊信哲有些愣住地看著眼前的情況,他覺得幸運女神一定是看到他最近累的睡不飽,黑眼圈都跑出來,於心不忍,所以才派出劉晏媜這個人世間的代言人來幫他的忙,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就解決他之前最擔心沒有人會想要加入啦啦隊的這個問題。

「夠了夠了。」楊信哲拉開辦公桌的右邊第二層抽屜,點了十張報名表,深怕他們會後悔似的,把報名表塞到十個男同學的手裡,還跟旁邊的老師借藍筆,叫他們馬上填好姓名、班級等等的資料。

「目前啦啦隊還在創立的階段,還沒有固定集合與練習的時間,如果有什麼最新的消息,我會馬上通知你們。」

劉晏媜搖搖手指:「老師,不需要,你只要通知我就可以了,我是啦啦隊的隊長。」

雖然這個啦啦隊隊長的身份根本沒有經過他同意,但是既然啦啦隊的成員都是劉晏媜帶來的,加上他根本沒有太多時間搞啦啦隊這個事情,楊信哲不敢有任何意見,在心中舉雙手贊成,點頭稱好:「那就拜託妳了,隊長。」

聽到隊長這個稱呼,劉晏媜滿意地笑了:「當然,老師,有我在,你放心好了。」

楊信哲也開心地笑了,因為這代表他可以不用花費太多的精神在啦啦隊上。

楊信哲與劉晏媜臉上充滿著笑意,但是劉晏媜是因為有非常好的理由可以接近李光耀而開心,楊信哲則是因為自己省去了一個大麻煩而鬆一口氣,兩個人都不是為了啦啦隊本身感到歡喜。

然而,劉晏媜臉上的笑容很快消失不見,因為她發現辦公室男生的眼神從她身上移到了她的身後,而且眼神裡都充滿著愛心與迷戀。

劉晏媜不用想也知道在她後面的人是誰,因為在這所學校,能夠把男生的視線從她身上吸走的女生,只有一個。

謝娜。

劉晏媜轉過頭去,她想親眼看看能夠讓李光耀癡迷的女生長得是什麼模樣。

謝娜手裡捧著書,開門走進教室,似乎是來找老師交作業。劉晏媜把焦點集中在謝娜深邃立體的臉上,潔白又保養得宜的皮膚,高挺的鼻子,小巧的下巴,粉嫩欲滴的嘴唇,鵝蛋般的臉型,還有讓她最羨慕的又長又捲的睫毛,雖然劉晏媜很不甘心,但是謝娜確實是一個非常美麗動人的女生。

謝娜一走進教室就發現有人盯著自己不放,雖然她常常被男生偷瞄,已經習慣被注視的感覺,但是男生因為怕被她發現,所以目光通常不會停留在她身上太久,但是這次卻不一樣,除了注視自己不放的人是女生之外,這個女生的眼神還帶著一股咄咄逼人的敵意。

這種注視讓謝娜感到不舒服,所以她仔細瞧了回去,想知道是誰討厭她,而讓她驚訝的是,這個充滿敵意的目光注視竟然是來自一個非常漂亮的女生。

女生的身型高挑,頭髮如同瀑布般落在肩上,髮尾微捲,髮色黑的很動人,臉上的雙眼像是黑夜上閃亮的星星,迷人的就像是漩渦一樣將人的注意力完全吸進去,而且就算蘊含著敵意,謝娜卻無法否認那是一雙充滿誘惑力的雙眼,配合上又黑又長的眉毛,謝娜完全可以想像男生看到這個女生的雙眼時,一定很快就會迷醉在她的魅力之下。

只是謝娜不懂為什麼這個漂亮的女生,會莫名其妙地對自己散發出敵意。

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在下一秒就解開了。

劉晏媜大步走向謝娜:「妳就是謝娜對吧,果然是個美女,但是我不會把李光耀讓給妳的。」劉晏媜話一說完,哼了一聲,直接從謝娜身旁走過,而在打開門離去之前,又說:「對了,我叫做劉晏媜,是李光耀的未來女友。」

—–我是分隔線—–

晚上七點,練習時間。

跟往常一樣,球員們在七點以前就抵達了球場,完成暖身拉筋,準備好今天的練習。李明正在六點五十五分到達球場,看球員們已經暖身完畢,馬上叫球員開始跑步。

「老實說,光北的球場跟我想像中的有點不太一樣啊。」場邊,除了李明正、吳定華、楊信哲之外,還有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饒有興致地看著眼前的景像。

「比你想像中破舊,對吧。」李明正毫不猶豫的說出口。

中年男子輕笑幾聲,說:「就我觀察,光北各方面的設備確實不好,但是球員的素質卻是讓人垂涎啊。」

中年男子以開玩笑的口吻問:「你們還缺教練嗎?」

李明正微微一笑:「只怕靜美不願意放人啊,否則我一定要請許總教練來光北助一臂之力。」

此時站在李明正身邊,被他稱為許總教練的中年男子,正是台灣女子高中籃球甲級聯賽強權,靜美高中的總教練。

許總教練看著在跑道上奔跑的球員:「她的體力跟其他球員比起來,並沒有遜色太多,嗯,不錯。」

「她的體力非常好,每一次的訓練都沒有落後過,就我的體能標準裡,她絕對是合格的,我相信以她的體能絕對足以應付女子聯賽的強度。」

許總教練點頭,目光盯著謝雅淑不放:「差距有些拉開了呢。」

李明正解釋道:「跑在最前面那三個人,其中有兩個之前是新興與榮新的先發球員,所以體能比較好也是正常的。」

許總教練哦了一聲:「原來如此,難怪覺得有點眼熟,那跑在最前面那個呢?」

「他是我兒子。」

許總教練瞄了李明正一眼:「看的出來是一個非常天賦異稟、潛力無限的球員,對了,你兒子缺乾爸爸嗎?」

李明正哈哈大笑幾聲:「許總教練,當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覺得你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人,但是經過短暫的時間相處,才發現你根本就是個冷面笑匠啊!」

許總教練輕笑了幾聲:「沒辦法,不偶爾開個玩笑逗大家開心,我常常因為長相的關係被當成流氓。」

李明正看了一眼許總教練那較為「凶悍」的面容,拍拍他的肩膀:「這些年來,辛苦你了。」

許總教練笑了幾聲,雙方對於彼此的陌生,在幾次開玩笑與笑聲之中很快融化開來。

「對了,雅淑擅長的打法是什麼?」許總教練問。

李明正說:「雅淑她是一個非常非常聰明的球員,她打球非常冷靜,而且觀察力很強,在場上表現也很無私,如果她是男生的話,絕對會是我的先發後衛。」

「呵呵,你對她真是讚不絕口,但是可不可以說的更詳細一些?」

「當然沒問題。我會說她打球很聰明跟冷靜,是因為我從來沒看過她在場上情緒起伏過大的情形發生,你也知道有些球員雖然實力強,但是在球場上情緒控管卻很糟糕,雅淑她完全不會這樣。觀察力很強是指她懂得怎麼去觀察敵隊的強弱之處,然後提供球隊戰術上調整的建議,無私的話就不用多說了,她並不是一個貪功的球員,在球場上總是以球隊的勝利為第一優先,利用冷靜的打球方式,強大的觀察力,把球隊的優點發揮到極限,帶領球隊拿下勝利,除此之外,我個人最欣賞的一點,她是一個把隊友凝聚在一起的人,在隊友表現不好的時候,她總是有辦法激勵隊友,在隊友表現好的時候,也會適合的給與稱讚,簡單說…」李明正加了重音:「她是很、棒、的、球、員!」

——
前天去電影院看了「小王子」,電影改編一位法國作家安托萬·德·聖-埃克蘇佩里的同名作品。

有些人說,這一部電影,小孩子看了會笑,大人看了會哭。

我看了,我沒有哭,但是也沒有笑,心裡有一點點感傷,也有那麼一點點高興。

感傷在於,我真的不是一個小孩了,距離以前那純真,就算只是看到蝴蝶在身前飛過,聽到蟬趴在樹上唱歌,都會笑的很開心的小時候很遠很遠了。

我看得懂這部電影,所以我不再是個小孩。

高興在於,縱使我看得懂電影,已經出社會變成一個「半大人」,但是我沒有因為出了社會之後就迷失,我現在做的事情是自己想做,而且做了非常開心,雖然偶有挫折、失敗、沮喪,但是抹抹臉,消沉個一兩天,總會振作起來。

我並沒有迷失我的「初心」,也沒有忘記自我的價值,所以我感到高興。

看完,在搭捷運的路上,我覺得我的腳步非常踏實,我的世界還在,就在我心中,或許我已經不在像是小孩子那樣純真,但是最純粹的我,依然還在。

小王子這一部電影,我認為非常適合你們每一個人去看,推薦給大家。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