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包大偉穩穩地把罰球投進,將比數拉開到10比6,光北取得4分領先。

把球罰進之後,光北全隊很快回到後場防守,而才剛上場的李光耀,以籃球場上每一個人都聽的到的音量大聲喊道:「我的隊友們,你們還記不記得我們之前在公園跟一群大叔打的練習賽,他們的跑位默契比我們今天的對手還強,而且外線又準的誇張,比起當初那一群大叔,我們今天的對手不是好守多了嗎?」

李光耀對著身後三個禁區大個大喊:「放心吧,我跟大偉絕對不會讓後衛切入,不過你們可要守死大容的禁區攻勢,麥克,你是我們的防守核心,你要指揮我們該怎麼防守,逸凡、真毅,麥克就交給你們了!」

「讓我們上半場就結束這場比賽吧!」李光耀面對大容高中的得分後衛,擺出了防守架勢。

大容的得分後衛臉色顯露不屑,心想你這個板凳球員還真敢大放厥詞,好,你可別怪我讓你馬上就在眾人面前丟臉!

得分後衛腦海中的念頭馬上化成行動,右腳往前跨,肩膀往右晃,但是球卻往反方向運,快速做了一個crossover,變向換手運球。

我的crossover可是全隊第一快,讓你連我的衣角都摸不到!

得分後衛眼神閃爍自信的光芒,然後這股光芒卻被一道身影給遮掩住,李光耀用身體擋住了得分後衛,伸出右手,從得分後衛手中把球拍走。

什麼!怎麼可能!?

得分後衛大驚,連忙轉身想要把球撿回來,但是轉身的剎那,只看到光北12號的背影往前衝。

包大偉撿起球,一個人跑快攻,大容只有控球後衛一個人來得及回防,若在平常,包大偉會等自己的隊友都跑到前場,然後把球交給李光耀組織一波攻勢,但是控球後衛的身高比他矮,而且他剛剛在大容中鋒防守下順利打了一次犯規進算,讓他的信心膨脹,眼神冒出堅決之意,收球上籃,打板得分。

比數,12比6。

李光耀看著得分後衛,直接說:「你的變向換手運球很快,但是你的動作太刻意了,好像在對我說『嘿,我要用crossover來過你』,而且你運球的時候護球的動作並沒有做出來。」李光耀伸出食指,對著得分後衛搖了搖:「這種程度,永遠都突破不了我的防守。」

李光耀發覺得分後衛用力瞪了他一眼,臉上勾起一抹笑意,膝蓋彎曲,壓低重心,像是老鷹展翅般張開雙手:「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再試一次。」

得分後衛舉起手,對著現在運球的控球後衛示意要球,控球後衛皺起眉頭,猶豫一下,最後還是把球傳給得分後衛。

得分後衛左手拿球,右手在空中揮了揮,用手勢叫隊友不要過來幫他掩護,而李光耀雖然沒有任何表示,不過光北也沒有人打算插手這場一對一,這並不是因為包大偉、麥克、魏逸凡、楊真毅討厭李光耀的自作主張,相反的,是因為他們四個人對於李光耀的實力,擁有絕對的信心。

李光耀雖然是個無比臭屁的傢伙,可是李光耀的能力,卻也無比地厲害!

得分後衛下球,連續做幾次跨下運球與試探步,肩膀左右晃動,接著突然發動攻勢,身體壓的非常低,運球往右邊切,但是這一次切入又被李光耀擋下來,不過這次得分後衛身體壓得很低,李光耀不敢伸手抄球,怕被裁判吹犯規。

得分後衛切右邊被擋下來,很快一個背後運球切向左邊,身體用力靠在李光耀身上,想要這樣直接硬切禁區,而這樣強硬的切入就算沒辦法順利得分,在乙級聯賽的尺度範圍內,裁判通常也會給一個阻擋犯規。

李光耀似乎發現裁判準備吹哨,身體讓開,得分後衛一發現李光耀退開,防守的壓力消失,一個踏步就想要收球挑戰籃框,但是得分後衛很快發覺不對,往下運的球,並沒有反彈回到手中。

得分後衛往下一看,才發現李光耀不知道什麼時候抄到球,已經一個人運球往前場衝,而且儘管運著球,李光耀的速度卻快到回防的控球後衛只能追著李光耀的屁股跑。

李光耀在罰球線收球,踏兩步,輕鬆上籃得手。

比數,14比6。

李光耀往後場跑,看著得分後衛,聳肩,雙手一攤,像是對大容的得分後衛說:「我說過了,你過不了我這一關。」

大容的得分後衛接應控球後衛的底線發球,接著自己運球過半場,看著李光耀,眼中冒著不甘心的火燄,但是場邊這時傳來大容總教練的大吼聲:「傳球!」

得分後衛聽到教練的指令,咬牙切齒,只不過一切還是要以球隊的勝負做最高考良,縱使得分後衛心裡面有很多不甘心,但是也只能選擇把球傳出去。

控球後衛接到得分後衛的球,心裡鬆了一口氣,事實已經非常明顯,李光耀並不是得分後衛可以應付的對手,若是繼續硬打下去,過不了李光耀的防守不說,更嚴重的還可能影響到全隊的節奏,那麼這場比賽就很難打了。

控球後衛右手拿著球,看著已經開始跑位的隊友們,眼珠轉動,目光搜尋空檔的隊友,但是隨著時間一秒一秒過去,他開始感到著急,因為光北禁區的防守變得非常吵,同時也變的更加嚴密。

「底過、底過!」魏逸凡提醒著麥克與楊真毅。

「人多!上中了,麥克,那是你的!」楊真毅手指著從籃框底下繞到罰球線的小前鋒。

麥克緊張地點頭,馬上站前兩步,重心放低,已經準備好防守小前鋒。

「單擋掩護,真毅,幫麥克注意一下!」魏逸凡發現自己身邊的大前鋒朝小前鋒跑去,而小前鋒已經準備好幫大前鋒擋人,馬上大聲提醒楊真毅。

楊真毅馬上上前,喊道:「底線還有一隻!」

「好!」魏逸凡馬上退到底線。

控球後衛看著禁區,發現隊友一直跑不出空檔,傳給得分後衛也突破不了李光耀的防守,心裡急了起來,而這時候包大偉上前防守,在三分線前兩步的距離纏上了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馬上把球傳給得分後衛,將球的控制權交給得分後衛。

得分後衛直接切入,但是這一次大前鋒上來幫他掩護,擋下了李光耀的防守,不過得分後衛隨即面對更高大的魏逸凡,牙一咬,硬是往右切向禁區,但是魏逸凡輕易地就壓縮了得分後衛的出手空間,得分後衛不敢硬上,把球分給此時從三分線外跑進來的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一接到球,眼前一片遼闊,完全沒有人防守,但是當他收球準備上籃時,眼角餘光卻發現一道巨大的黑色身影飛了過來。

控球後衛嚇了一跳,放球時手指輕微地抖了一下,而這輕微的一抖,卻造成球的軌道偏移,球打在籃板上,照控球後衛的劇本應該直接落入籃框中心的球,卻反彈在籃框上,在籃框上左彈右跳,最後彈了出來,而現在大容已經完全沒有身高優勢,根本沒有人有能力跟麥克、魏逸凡、楊真毅搶籃板,這顆籃板球就在麥克高高躍起之下,被他牢牢抓在手中。

「麥克!」在控球後衛出手的瞬間,包大偉就已經往前偷跑,見到麥克抓下籃板球,馬上對麥克大喊。

麥克雙手把球用力「丟」到前場,但是用力過度,球從包大偉頭上飛過,落下之後直接飛出場外。

裁判哨音馬上響起:「出界,大容球權。」

麥克看到包大偉跑出去場外把球撿回來,心裡的恐懼與不安又開始冒出來,包大偉本來可以輕鬆幫球隊添上兩分,卻因為他愚蠢的傳球失誤喪失了大好機會。

李光耀回頭,看向麥克,哈哈大笑:「看來你的體力很充沛啊,就這樣繼續把所有的籃板球搶下來吧!」

魏逸凡拍拍麥克的肩膀:「沒事,下次注意一點就好。」

楊真毅拍拍麥克的屁股:「籃板球搶的漂亮!」

「麥克,好球,傳的漂亮,下次我一定會追到球!」包大偉把球交給裁判之後,右手高高比了大姆指,對麥克喊道。

「麥克,沒關係!籃板球搶的漂亮,下一球傳好就好!」場外的謝雅淑對著麥克大喊著。

此時,在觀眾席上的蕭崇瑜皺起眉頭:「麥克還是有些畏畏縮縮的,這樣在籃球場上很難生存啊。」

苦瓜手肘放在大腿上,手掌托著腮:「對麥克來說,心理層面確實是他最需要克服的問題,不過我想他應該經歷了一段非常難熬的童年,所以才會變成現在只要一犯錯就會緊張畏縮的樣子,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變的事情,但是你看,光北的球員都已經習慣,也知道該怎麼應付這種情況,不就代表光北實力增強之外,球員們彼此也連結在一起,況且麥克的進步也是有目共睹,在禁區防守的嚇阻力跟他第一次比賽比起來有很明顯的增強。」

「嗯,苦瓜哥說的有道理。」

苦瓜瞄了蕭崇瑜一眼,緩緩地說:「比賽開始了,專心拍照。」

「是,苦瓜哥!」

在麥克發生失誤之後,蕭崇瑜把焦點放在麥克身上,一連按了幾次快門。

大容的球員發現光北禁區的防守嚴密,很難單純靠空手跑位獲得得分機會之後,立刻改變進攻戰術,不論是誰持球,內線的球員都會馬上上來單擋掩護,藉此提高切入的成功率,而其他的球員則在一旁伺機而動,一有機會就開後門、空手切入禁區。

光北的防守一時間跟不上大容的步調,被連追了4分,比數14比10。

然而在第一節結束前的兩分鐘,李光耀與禁區的魏逸凡、楊真毅聯手發動一波10比0的攻勢,把領先的優勢一口氣拉開到14分。

第一節結束,比數24比10。

休息兩分鐘之後,場邊的鐘聲響,裁判很快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而光北與大容在第二節比賽一開始,都做了陣容的調整。

大容的總教練派了身上有兩次犯規的中鋒上場,其他的位置全部替補球員上場,第二節的球員,除了中鋒之外,其他都是第一次上場的板凳球員。

光北方面,李明正把包大偉與李光耀換下去休息,後場的組合改為詹傑成與王忠軍,禁區方面,魏逸凡與楊真毅維持在場上,高偉柏代替麥克的中鋒位置上場。

高偉柏上場前,李明正把他拉到身邊:「忠軍跟傑成的防守比較弱,補防這方面你要多注意一點,然後我要看到你、逸凡跟真毅三個人一起蹂躪大容的禁區。」

「是,教練!」

第二節一開始,光北的球權。王忠軍底線發球給詹傑成,詹傑成接到球很快運球過半場,而大容的策略完全沒有改變,詹傑成右腳才剛踏到前場,得分後衛與控球後衛馬上衝上來要包夾。

詹傑成早有心理準備,很快把球傳給站在一旁,雙手放在胸前已經做好接球準備的王忠軍,而光北場上強大的禁區陣容,讓大容的禁區球員不敢隨便離開禁區抄球,因為一旦沒有抄到球,光北又把球塞到禁區的話,會變成三打二的絕對不利情況,已經兩次犯規中鋒為了繼續留在場上對球隊做出貢獻,一定會避免犯規,沒辦法使盡全力防守,只能讓光北的球員在禁區予取予求。

王忠軍一接到球,也不管自己站的位置離三分線足足有一大步的距離,直接出手投籃。

在大容總教練的眼裡,王忠軍這個出手讓他感到很開心,因為這是一個非常不合理的出手,就算貪心想要靠三分球拉開比分,但是出手的位置離三分線實在太遠,誰都知道出手距離籃框越遠,投籃命中率越低,而且就合理的情況之下,這球應該要想辦法塞入禁區,把他們唯一有能力搶籃板的中鋒逼出場外才對。

大容總教練心想,這個射手一看就知道不會打籃球,這麼不合理的出手太誇張了,光北的球員素質真是良莠不齊,有的球員強的不像話,有的卻會緊張的亂出手,這樣也好,該輪到我們打出一波逆轉的攻勢了。

大容總教練的嘴角甚至微微上揚,但是下一秒鐘出現的清脆唰聲,卻讓他臉上的微笑凝結了。

「王忠軍,好球!」謝雅淑看到王忠軍一上場就投進一顆大號三分球,忍不住站起身為王忠軍喝彩。

王忠軍聽著清脆的唰聲,眼神散發出自信的光芒,對謝雅淑點頭致意之後,馬上回到後場防守。

王忠軍投進三分球之後,一口氣把比分的差距拉大到17分,比數27比10。

第二節比賽才一開始,比分就被拉開到17分,讓大容總教練臉上的表情沉了下來,心裡出現焦躁的情緒,不過這個情緒沒有出現太久,臉上甚至又微微勾起笑意,因為他很快就發現光北的兩名後衛球員,是光北的防守黑洞。

詹傑成就不用說了,第一節比賽就被看穿是防守腳步比較弱的球員,而王忠軍的防守也很快就被得分後衛輕鬆突破,雖然魏逸凡的補防來得及時,不過詹傑成卻沒有注意到空手切的控球後衛,得分後衛很快小球交給控球後衛,控球後衛拋投得手。

比數,27比12。

球權轉換。

詹傑成運球過半場,而這次大容不敢包夾詹傑成,深怕放王忠軍大空檔之後,他再次投進三分球。

一發現大容放棄包夾防守,詹傑成馬上展現個人突破能力,絲毫不畏懼控球後衛的防守,連續兩次變向換手運球把控球後衛甩在身後,把球運到三分線前,然後地板傳球給在罰球線左側卡好位的楊真毅。

楊真毅一接到球,面對的是比自己矮了五公分以上的大前鋒,直接往左邊切,一個運球之後馬上拔起來跳投。

簡單的帶一步跳投,卻很有效率的空心進網,拿到2分。

比數,29比12。

「光北完全對著大容的弱點在打,如果大容的教練再不下指示的話,這場比賽半場就算結束了。」苦瓜一口氣提神的黑咖啡喝完,說:「大容的戰術非常具有攻擊性,但是我想在這場比賽結束之後,大容的教練組應該要好好思考一下,讓球員增加外線攻擊的能力,如果大容的球員具有外線能力,那麼現在的分數絕對不會是這樣,戰術也可以更多變。」

「苦瓜哥,比賽還沒有結束呢,現在才第二節而已,誰勝誰敗還很難說,不是有一句話:『球是圓的』嗎,在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之前,會發生什麼事誰都不知道。」

「說的真好,我會特別記起來的。」苦瓜臉上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這時大容的得分後衛突破詹傑成的防守,一個傳球假動作騙過補防的魏逸凡,拋投打板得分。

比數,29比14。

在大容球員回防時,場邊的總教練大喊:「積極防守,跟平常練習的一樣,半場包夾,不用怕,有機會就抄球,跑快攻!這是你們的武器,不能輕易放下!」

大容的球員聽到教練的指示,又開始實行半場包夾防守,但是詹傑成非常冷靜,看了無人防守的王忠軍一眼,讓包夾上來的後衛以為他要把球傳給王忠軍,腳步因此慢了幾分,而詹傑成把握住機會,運球突破防守,接著把球塞到了禁區的高偉柏手裡。

高偉柏一接到球,雙手往下一個運球,利用厚實的身材直接把大容的中鋒頂開,在籃板下投籃打板得手。

比數,31比14。

被光北接連得分,大容的球員很快發動攻勢,針對王忠軍與詹傑成做攻擊,而禁區的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雖然非常努力補防,但是就場上的形勢而言,在防守上光北幾乎是三個人在應付大容五個球員的攻勢,因此被得分率很高。

儘管如此,雙方的比分還是越拉越大,光北雖然擋不下大容的進攻,但是另一方面,大容也無法阻止光北得分,而且光北的攻勢比起大容更加凶猛,不論是禁區楊、魏、高的強打,亦或是外圍王忠軍的三分攻勢,都讓大容束手無策,除此之外,大容的中鋒雖然努力又盡力的在籃下卡位,不過一個人難敵魏、楊、高三人的圍剿,搶不下籃板球,大容打不出得意的快攻攻勢,在第二節比賽,比分拉開到了20分。

比數45比25。

——-我是分隔線——–

中場二十分鐘的中場休息時間結束之後,光北的陣容做了大變動,後衛方面,包大偉換下體力較差的王忠軍,禁區方面,楊真毅與魏逸凡休息,李光耀與麥克上場,禁區的組合變成麥克、高偉柏與李光耀。

這場比賽的勝負,就在這第三節分了出來。

第三節比賽一開始,高偉柏就蓋了切入禁區的得分後衛的火鍋,李光耀撿到球,直接往前場丟,包大偉跑在所有人之前,追到球,直接兩步上籃得手。

大容想要還以顏色,針對詹傑成做攻擊,但是高偉柏與李光耀的補防太快,禁區裡面又有一個麥克,讓大容的攻勢不如第二節順暢,反觀光北的攻勢,卻比前兩節凶猛的多。

包大偉快攻上籃得手之後,接下來的連續三波攻勢都由李光耀主導,大容的包夾防守對付不了開啟進攻模式的李光耀,連續三波進攻,兩次跳投,一次上籃,個人連拿6分,而李光耀的表現刺激到了高偉柏,在進攻端努力卡位,不斷用手勢與發出聲音示意詹傑成把球傳給他。

詹傑成不負所望,不斷把球塞給高偉柏,讓高偉柏可以利用厚實的身材與進攻腳步把大容的禁區攪的一團亂,連續兩次的禁區強攻除了進球之外,也都造成大容禁區球員的犯規,賺取到加罰的機會。

第三節比賽開始五分鐘,在李光耀與高偉柏的帶領之下,光北打出了一波18比4的攻勢,讓比數來到63比29的大分差。

之後,李明正換人,李光耀與包大偉下場,取而代之的是魏逸凡與王忠軍。

大容的總教練知道時間所剩不多,叫球員不斷攻擊光北的兩隻後衛,而這個方式奏效,光北的防守被大容不斷的切入之下完全撕裂開來,在第三節後面的五分鐘,大容靠著不斷的切入一口氣拿了15分,但是光北當然沒有那麼好對付,王忠軍的三分球與高偉柏強攻禁區,也替光北拿下10分。

第三節結束,比數73比44,光北的領先優勢來到比賽目前為止最多的29分。

五分鐘過後第四節比賽開始,大容換上先發陣容,明顯想要搶分,而光北陣容只做了一點小變化,楊真毅代替麥克上場。第四節陣容,後衛詹傑成、王忠軍,禁區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

在比賽的最後一節,大容的球員在進攻端與防守端都毫無保留地拼盡全力,在近乎瘋狂的努力之下,這一節拿到了驚人的30分,可惜這並不足以幫助大容拿下這場比賽的勝利。

詹傑成穩住光北的節奏,沒有讓大容牽著光北的鼻子走,把攻勢集中在禁區,王忠軍當成外線的牽制,讓大容的防守圈沒辦法縮的太小,就這樣穩紮穩打,第四節攻下了20分。

〝叭─〞,代表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裁判的哨音也同時響起:「比賽結束!」

最後比數,93比74。

—–
NBA開打,我想最近的焦點一定都在咖哩小子身上!

他真的太猛了,從我看NBA以來,還真沒看過有人這麼投三分球的!

這兩三年,NBA將是他的天下,不過除了咖哩之外,Westbrook這頭猛獸也是非常誇張阿,雷霆對魔術那一場比賽打得你來我往,太好看了。
今年的NBA非常精彩。

不過對於我個人而言,其實只要Kobe可以健健康康打完這個賽季,就是我最大的安慰了。

Kobe for life.

雖然說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可是每當我回想起Kobe技術與體能同樣位於顛峰,一場比賽要拿下40~50分是他想不想,願不願意的問題的時候,真的很感慨阿。

除了歲月催人老之外,連續三人受到嚴重傷病,Kobe真的不是已前的那個Kobe了。

即使如此,我還是愛他,就如恨他的人,永遠恨他一樣。

Hero come and go, but legend stays forever.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