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四十章 【光北VS大容 上】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光北高中搭著專車抵達綜合體育館,下了車之後,在教練的帶領之下,球員們魚貫走進球館內。

一踏入球館,還沒看到籃球場,吆喝聲與拍球聲就鑽進光北高中一行人的耳朵裡。

大容高中已經早一步抵達球場,進行熱身了。

聽到球場傳來的聲音,光北高中每個球員臉上出現興奮,腳步加快,把教練團遠遠拋在腦後。

抵達籃球場後,幾個人興奮的從旁邊的籃子中拿起大會準備的制式籃球,迫不及待地把包包放到場邊的椅子上,李光耀率先投出了第一球,唰一聲,球空心入網。

「Yes,我第一個把球投進,我贏了!」

謝雅淑長長的頭髮綁成馬尾,隨著跑步的節奏左右晃動,從右邊的三分線運球上籃,打板把球投進:「哼,我第一個上籃得手,我也贏了!」

高偉柏大大哼了一口氣,吸引眾人的注意力,單手抓著球,從三分線衝刺,在籃框前奮力跳起來,單手把球塞進籃框裡,發出了重重的砰一聲,看著李光耀,似乎在對他說球隊裡會灌籃的不只有他一個人。

「贏的是我!」

高偉柏把球灌進之後,一顆球遠遠的飛來,劃過美妙的拋物線,不偏不倚地在籃框中間落下,激起了無比清脆的唰聲。

李光耀回頭一看,才發現王忠軍站在三分線後,右手還維持著出手的姿勢,似乎利用這無比自信的姿勢對大家說:「贏的人,是我!」

麥克看著李光耀、高偉柏、王忠軍、謝雅淑在場上較勁,心裡感到興奮,不過把球投進籃框並不是他的強項,所以他沒有辦法跟他們比拼,只能跑到籃框旁邊,準備撿隊友練習時沒投進的球,當個臨時的撿球員,順便以這種方式練習搶籃板。

楊真毅、魏逸凡、詹傑成、包大偉沒有加入場上較勁的行列,在場外以兩人一組,互相拉筋暖身。

「大容的球員都不高,不過看他們健壯的小腿肌,切入的速度應該很快。」詹傑成皺起眉頭,防守並不是他的強項。

詹傑成坐在地上,雙腿打開,雙手放在地上往前伸,包大偉雙手用力壓在他背上,把詹傑成的身體往下壓。

包大偉言語中有著自信:「快是快,但是比賽開打之後才知道到底有多快。」

詹傑成說:「我防守沒有你好,大偉…小力一點…」

包大偉理都不理,嘆了一口氣:「你怎麼筋還是這麼硬啊…」

「我哪有辦法,這是天生的啊。」詹傑成咬緊牙根,忍受雙腿傳來的痛楚。

「不要閉氣,深呼吸,把注意力放在調節呼吸上,就不會這麼痛了。」包大偉提醒,手上的力道再加大。

「痛的人不是你,當然可以說風涼話,你壓小力一點,我就可以調節呼吸了。」詹傑成整個臉漲紅,太陽穴的青筋甚至浮起來。

「才三十秒而已就受不了,真是,好好好,再五秒就好。」包大偉數著:「五、四、三、二、一。」

包大偉鬆開壓在詹傑成背上的手,詹傑成馬上深呼吸幾口氣,三十幾秒的拉筋,就讓詹傑成流出一層薄汗。

詹傑成抱怨:「你下次小力一點好不好,痛死我了。」

包大偉聳聳肩:「我可是為了你好。」

詹傑成拍拍自己的大腿,國中開始就發現自己的筋比一般人硬的詹傑成,感到十分無奈。

「等一下我控球,他們一定會包夾,到時候要做好接球的準備。」

包大偉大力點頭:「當然。」

另一邊,魏逸凡與楊真毅也一邊互相幫忙拉筋,一邊交談著。

「看來看去,大容的內線高個真的只有一個,難怪教練要我們主打禁區。」楊真毅雙眼觀察在場上練習的大容高中球員:「每個人都不怎麼練習外線,不過切入速度跟爆發力都很不錯,真是一支有趣的球隊。」

魏逸凡則專心的暖身,沒有去看大容的練習情況。

「你今天打算怎麼打?」魏逸凡問。

「他們的大前鋒跟小前鋒都比我矮,而且教練說了,他們採用半場包夾防守,我一拿到球他們一定會有兩個人包夾,如果包夾防守的是後衛,那我就把球傳給外線有空檔的人,如果是大前鋒或中鋒,就把球交給你,讓你去解決。」

「你不打算自己打?」

「我覺得遇到包夾,最有效率的方式就是把球傳給有空檔的隊友,而且在禁區要造成中鋒的犯規,你的身材跟打法比較適合。」

「是這樣沒錯,不過你把這個責任丟給我,也太偷懶了吧。」

楊真毅聳聳肩:「我覺得這樣對我們比較有利。」

「才怪,是對你比較有利,你打起來輕鬆多了,累的是我,太不公平了,不行,我們今天比誰得分比較多,輸的人到時候去河堤練球要多跑折返跑,如果我得20分,你得16分,你就要多跑四趟折返跑。」

楊真毅嘖了一聲:「一定要這樣子嗎,用最輕鬆的方式贏球不是很好?」

魏逸凡拍了楊真毅的手臂一下:「是你輕鬆,我可不輕鬆。」

「好吧,一言為定。」

——-我是分隔線———-

〝叭───!〞,比賽的鐘聲響起,在裁判的手勢示意下,光北與大容的先發陣容走到場上。

光北先發,後衛,詹傑成、包大偉,內線,魏逸凡、楊真毅、李麥克。

大容方面,擺出了一大四小的陣容,除了中鋒之外,只有大前鋒的身高超過180,但也只是180出頭而已,平均身高比起光北,矮了五公分以上。

光北與大容兩邊的球員圍繞在球場中間的圓圈,麥克與大容的中鋒站好位置,雙眼緊盯著裁判手中橘紅色的籃球。

嗶一聲,裁判將球高高拋起,就在這一瞬間,大容的中鋒怒吼一聲,麥克嚇了一跳,彈跳的時間點因此慢了一步,大容的中鋒順利把球往後撥。

大容的小前鋒搶到球,毫不猶豫地往前場衝,詹傑成五人知道大容球風很快,馬上到了後場站好位置,擺出二三區域聯防,而且防守圈縮的很小,包大偉與詹傑成都站到三分線後面,完全沒有要防守大容外線的企圖。

大容的球風在乙級聯賽非常有名,對手利用縮小防守圈的方式想要阻止他們的切入也不是第一次採用的戰術,所以大容早已習以為常,按照平常練習的模式開始進攻。

小前鋒看了對位的詹傑成一眼,身體一壓低,馬上往左切,詹傑成沒想到大容一次導傳都沒有,就這麼直接發動攻勢,心理上沒有做好準備,加上本身的防守比較弱,一個眨眼就被小前鋒突破,魏逸凡看到小前鋒切入,立刻站前一步補防,小前鋒沒有勉強硬切,馬上把球往旁邊傳。

光北的球員目光隨著球移動,看著大容的得分後衛不知何時從中路空手切到禁區,接到球,身前沒人防守,麥克撲過去時已經來不及,得分後衛像是練習一樣在罰球線前一步拋投。

得分後衛球拋的很高,精準落在籃板中間的方型框框,然後彈進籃框裡。

大容高中率先得分,比數,0比2。

球進之後,大容的板凳球員紛紛站起來,表情興奮,在場邊大喊:「好球!」「漂亮!」「空手切的漂亮!」

李明正則是在場邊大喊:「防守要說話,不要漏人!」

魏逸凡把球撿起來,站到底線外,把球傳給詹傑成,詹傑成面無表情,但心裡的怒火開始燃燒,比賽才開始不到十秒鐘就因為他被小前鋒突破,造成大容率先得分且氣勢大增,根本就像大容對他說,「我們完全沒有把你的防守放在眼裡。」

詹傑成看著隊友已經跑到前場站好位置,緩慢把球運過半場,而右腳才踏進前場,大容的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的包夾防守馬上過來。

詹傑成立刻把球傳給站在三分線,沒人防守的包大偉,包大偉手放在胸前,也做好了接球的準備,但是小前鋒像是鬼魅一樣從底線衝出來,眼明手快地把這球抄走,本來在包夾詹傑成的得分後衛與控球後衛也馬上往前場衝。

詹傑成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後場完全沒有人防守,大容的小前鋒一條龍上籃得分,比數,0比4。

大容的板凳區再次傳來歡呼聲:「抄的好呀!」「上籃漂亮!」「就這樣打垮光北吧!」

此時,光北的板凳區也傳來叫喊聲:「詹傑成,你在幹嘛,傳那什麼球啊,你是笨蛋啊!」詹傑成聽到謝雅淑的話語,整個怒火都快爆發了,不過謝雅淑接下來的話,卻好像一盆冷水,把詹傑成的怒火澆熄,讓詹傑成整個人冷靜下來:「他們就是因為防守爛才要用包夾啊,以你的運球技術根本不需要把球傳出去,他們根本就守不住你啦,你看不出來他們是騙人隊是不是,包夾防守只是拿來騙人的,如果不是防守太爛,幹嘛用半場包夾防守,真正防守好的球隊,早就用全場包夾了!」

「你給我冷靜一點,如果再發生一次這種白癡才會出現的失誤,我就要你好看!」謝雅淑大聲罵完之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重重哼了一口氣,然後吳定華與李明正心中不約而同地出現一個疑惑。

「怎麼她比我還像教練?」

包大偉跑到後場,接下詹傑成的底線發球,然後把球傳回給詹傑成。

「抱歉,剛剛是我的錯,我應該跑去接應。」包大偉道歉。

「不,是我的錯,我太大意了。」在謝雅淑剛剛一席話之後,詹傑成整個人冷靜下來,緩慢地運球,右腳踏過中線的瞬間,大容的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又衝了上來,這一次包大偉不敢離詹傑成太遠,而且眼睛注意著身邊是否有大容的球員又要抄球。

此時,冷靜下來的詹傑成,把剛剛的傳球失誤、防守被突破全部丟到旁邊,眼睛裡所看到的世界變的寬廣,也因此他看到一般控球後衛看不到的地方,也做了一般控球後衛不會做的事。

詹傑成收球,跳起來,雙手把球用力甩向在禁區把大前鋒死死卡在身體後面的魏逸凡。

魏逸凡一接到球,運球轉身,利用厚實壯碩的身體撞進籃下,大前鋒身材比不上魏逸凡,根本擋不住他,中鋒這時補防過來,不過魏逸凡絲毫沒有任何猶豫,在大容中鋒與大前鋒面前把這一球放進籃框。

比數,2比4。

「這就對了嘛,這才是我平常認識的你啊!」謝雅淑在場邊對著詹傑成得意地大喊。

詹傑成聽到謝雅淑的聲音,回頭對她比了大拇指。

球權轉換,大容高中的小前鋒很快運球過半場,知道詹傑成的防守腳步比較慢,再次挑上詹傑成做攻擊的目標。

小前鋒重心壓低,往右邊切入,憑藉著速度上的優勢,再次突破詹傑成的防守,不過因為光北防守圈縮的很小,所以楊真毅很快就站在小前鋒面前,擋下小前鋒。

小前鋒感受到楊真毅散發出來的壓迫感,放棄繼續切入的念頭,眼角餘光發現控球後衛從外線空手跑進來,馬上把球交給他。

控球後衛雙手穩穩地接到球,就想直接切入禁區,但是光北的禁區卻有兩個高大的內線球員,四隻手高高的舉起,讓他連籃框都看不到,強大的壓迫感讓控球後衛感到膽怯,馬上把球傳到外線的得分後衛,重新開始一次進攻。

得分後衛面對包大偉,身體一壓低,向左切入想要突破防守,但是包大偉卻踩住了得分後衛的進攻路線,讓得分後衛又退到三分線後面。

這時大容的板凳區傳來大吼聲:「進攻時間快到了!快點出手!」

大容的得分後衛往右邊切入,但是再次被擋下來,隊友的跑位又因為光北的防守圈縮的很小,沒有很好的機會,得分後衛沒有辦法,只能在三分線外出手。

得分後衛一出手,本來就狹小的禁區因為擠入了四個長人而顯的更加擁擠,麥克、魏逸凡、楊真毅三個人圍在大容的中鋒身邊,大容的中鋒一次承受來自於三人的壓力與碰撞,孤立無援的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顆籃板球被一隻黑色的大手抓走。

麥克抓下籃板球,落地之後按照李明正平常所教導的,用雙手與身體好好保護住球,冷靜地尋找球隊的後衛,確認詹傑成附近沒有虎視眈眈想要抄球的大容球員,才放心地把球傳給詹傑成。

詹傑成一接到球馬上往前場衝,踏過中線時大容的球員才剛回防,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馬上包夾上去,不過詹傑成趁著對方防守還沒有到位的狀態下,硬是往空隙比較大的左邊邊線切入。

大容的兩隻後衛馬上跟上去,想將詹傑成逼到邊角,讓他沒有任何閃躲與運球的空間,但是就在他們這個念頭浮現出來的時候,詹傑成左手單手把球傳給禁區的楊真毅。

楊真毅接到球,面對身高比自己矮小的小前鋒,靠在小前鋒身上,運球切入禁區。

大容防守一如往常,大前鋒放下自己對位防守的魏逸凡,過去包夾楊真毅,若是平常的楊真毅,看到魏逸凡有空檔一定會選擇傳球,但是賽前他與魏逸凡的約定,讓他把球繼續留在自己身上。

楊真毅收球,往後轉身,做了一個投球假動作,大容大前鋒與小前鋒雙雙被騙起來,楊真毅靠在小前鋒身上,嗶──,場邊裁判哨音響起,楊真毅順勢把球投出。

「大容15號,阻擋犯規!」裁判說話的同時,球打板彈進籃框:「進算,加罰一球!」

楊真毅把握住罰球的機會,完成三分打。

比數,5比4,光北超前比分。

只不過大容沒有讓這個情況維持太久,中鋒拿球站到底線外,用力把球往前甩,得分後衛與小前鋒已經跑到前場,光北反應不及,被大容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的快攻。

比數,5比6。

而這樣的開局,讓觀眾席上的蕭崇瑜大大皺起眉頭。

「苦瓜哥,光北怎麼這一場比賽打的這麼辛苦,平常的節奏沒有打出來,也沒有守住大容的快攻,甚至還出現很要不得的失誤。」蕭崇瑜滿臉失望,全片幅單眼相機拿在手上,完全沒有拍照的欲望。

苦瓜一樣喝著熱騰騰的黑咖啡,臉上沒有表情:「李明正都不擔心了,你在擔心什麼。」

「可是今天光北的表現完全就是荒腔走板啊!」

「別激動,靜靜看球賽,如果光北是一支值得我們去期待的球隊的話,就會想辦法突破現在的僵局,而且球賽才剛開始,光北在之前的比賽從未遇到像大容這種快速球風的球隊,一時間難以適應也是正常的。」

聽苦瓜這麼說,蕭崇瑜才冷靜下來,拿起手上的相機,對準正在運球的詹傑成,右手食指半按快門,準備拍下詹傑成的特寫畫面,但是在下一個瞬間,詹傑成突然消失在畫面。

蕭崇瑜放下相機,發現詹傑成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突破了大容的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的包夾防守,直接切入禁區,絲毫不畏懼身高超過190公分的大容中鋒的封阻,堅決地挑戰籃框。

詹傑成身體在空中與大容中鋒碰撞,繃緊腰部的肌肉,在空中撐了一下之後才把球投出,尖銳的哨音同時響起。

「大容25號,打手犯規!」裁判看著在籃框上不斷彈跳的球,舉起來的右手隨著球落入籃框而往下揮:「進算,加罰一球!」

聽著裁判的判決,詹傑成興奮地大吼一聲,沒有馬上站到罰球線上,而是把麥克、魏逸凡、楊真毅拉到自己身旁:「等一下籃板球,靠你們了。」

說了這短短兩句話後,詹傑成站到罰球線上,裁判拿著球,看大容與光北的球員在兩邊站好之後,吹出短促的哨聲,把球傳給詹傑成:「罰一球。」

詹傑成深呼吸,用力把球投出,這個瞬間麥克、楊真毅、魏毅凡衝入禁區,團團圍住大容的中鋒,包大偉甚至也從三分線衝進來,想要衝搶籃板球。

場上所有的球員的頭都仰著,看著球在空中劃過美妙的拋物線,最後落在籃框後緣,在籃下推擠想要搶下籃板球的禁區球員在這瞬間似乎成了傻子,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球遠遠彈走。

詹傑成本來就不想把罰球投進,所以故意用力把球投出,沒想到球竟然遠遠彈離禁區,著急地他想要去拿下這顆籃板球,否則一旦被大容的球員拿到,那麼絕對又是一次輕鬆的快攻。

詹傑成身體才剛動,就發現一道人影從自己身旁竄過去,在球沒落地之前就把球抓在手裡,而這個人正是從三分線衝進來的包大偉。

包大偉一拿到球,運球切往禁區,而大容的控球後衛、得分後衛、小前鋒、大前鋒早就已經等著要衝往前場,讓禁區除了中鋒之外別無他人,也讓中鋒必須面對麥克、魏逸凡、楊真毅的圍繞,還有包大偉的圍繞。

大容中鋒站在禁區,觀察包大偉的動作,現在身邊有三個光北的禁區球員,而包大偉的速度不是特別快,身材不是特別厚實,因此中鋒判斷包大偉有非常高的機率會傳球,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包大偉看都沒有看隊友一眼,一個運球後就收球,踏兩步在他的面前上籃。

中鋒預測包大偉會傳球,但是包大偉也預測中鋒認為自己會傳球,所以毫不猶豫的收球上籃。

中鋒跳起來要封阻包大偉的時候已經太遲,時間點沒抓對,右手打在包大偉的手上,而且包大偉早已把球投出,打板進球,場邊的哨音再響。

「大容25號,打手犯規,進算,加罰一球!」

不到三十秒的時間裡,詹傑成與包大偉兩次積極挑戰籃框,連續造成大容中鋒的犯規,而這個犯規,讓魏逸凡、楊真毅、詹傑成興奮地對包大偉大喊:「好球!」同時也逼大容的教練不得不換下先發中鋒,派出身高矮一截的替補中鋒。

不過換人的不止大容,在李明正的指示之下,李光耀上場,換下詹傑成。

李光耀一踏進球場,就以所有人都聽的到的音量大聲說道:「好了,是時候一口氣擊潰對手了!」

———-
NBA開打了阿阿阿阿阿阿!
身為Kobe的大粉絲,我真的只希望Kobe能夠健健康康地打完這個球季,季後賽阿,總冠軍阿,我都不奢望。
就讓我好好看Kobe健康打完這整個賽季就好了!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